【潇湘溪苑】【原创】严苛(师徒,娱乐圈,训诫)

楼主:芋…… 字数:61967字 评论数:651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先敬度娘

说明:
此文半纪实,我改变了师父的身份,把师父从一个普通的主持人意淫成超级无敌**的娱乐圈大佬,同时故事里的一些细节也因此稍作调整,有一部分的拍是虚构,算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吧。
全文不配图,我尽量用文字营造画面,同时给你们留足想象空间。。。新手第一篇文,求轻喷。。。



芋……2017-08-17 03: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人物介绍:
于鸣:师父,全国著名主持人,同时是公认的娱乐圈前辈和大佬,威望极高,主持水平备受称赞,节目邀约不断。
乔辰:徒弟,Q大计算机系本科生,超级学霸,记忆力很强,口才极好,从小梦想做主持人。
其他的人物遇到的时候再作介绍。。。

芋……2017-08-17 03: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章:梦想就只是梦想吧

乔辰,出生在一个实在算不上富裕的家庭,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拿着还算看得上眼的工资,勉强过着安稳的生活,一家人小日子也算幸福美满。
乔辰一家住在早年母亲单位分配的小楼里,院内院外都是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小伙伴挺多,麻烦事也不少。周围的邻里整日咀嚼着街头王大婶巷尾刘大妈的那点鸡毛蒜皮,谈得最多的就是孩子的学习成绩,家长在外面炫耀扯皮得开心,回到家倒霉的就是一个个正处在花样年华的孩子,“你看看人家家的孩子,吧啦吧啦吧啦吧啦。”个个遭殃,家家如此。
唯一与众不同的就是乔辰,因为他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亲朋好友们总说,这孩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遗传的,怎么就这么聪明呢。乔辰也很喜欢自己的脑子,记忆力超群,逻辑思维能力极强,从小从未为成绩烦恼过,刚结束高考的他毫无悬念地又将给邻里带来一记重磅新闻。顶着这样的光芒,乔辰必定是自信从容阳光幽默的,有着老干部般的沉稳老练,却又不失少年本有的清纯阳光,加上俊俏得可谓出类拔萃的身材和长相,怕是自己都不记得收到过多少封情书了吧。

出成绩那天,感觉整个城市都绷紧了弦屏息以待。市重点中学年级前三的成绩,让所有大学都早早地向乔辰抛出了橄榄枝,麻木地,乔辰在电脑上写下了Q大计算机,这个所有人心中的学术殿堂。爸妈笑容都快开出了花,亲朋好友的祝贺电话不断,可只有乔辰一个人默默坐在电脑前,看着电脑屏上自己填下的志愿,埋藏在心底的那份不甘涌出,我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没有成为邻里的笑柄,可是,我的梦想呢,我从小的梦想。。。。

上幼儿园的时候,乔辰的幼儿园有毕业典礼,每个班级出一个节目,有的是诗朗诵有的是小品有的是唱歌跳舞,从小就稳重大方自带光芒的乔辰则被任命为串场主持人,没错,是被任命,因为乔辰压根就没这想法,被人裹得像个圣诞礼物一样扔到台上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这是乔辰万万不想的,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你不想又能怎么办,还不是要被人裹得像个圣诞礼物一样扔到台上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因为典礼那天爸妈会到场,一向不愿让爸妈失望的乔辰也算是认真对待了台上的每一分钟,可他没想到,就是这次的妥协,让主持人的梦想伴随了他十多年。

从此之后,小学、初中、高中,所有的学校,大小活动,乔辰都是主持人,于是,还没上大学的乔辰,就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磨练出了铁齿铜牙般的三寸不烂之舌,处理过各种突发状况,临场反应极佳,加上度过变声期之后越来越磁性的嗓音,别的不敢说,当个婚庆主持人我看是绰绰有余。
可就是这么好的条件,乔辰也是断然不敢跟爸妈说要放弃文化课去学播音主持的,毕竟有这样的文化课成绩,哪家的父母会放自家孩子去当艺术特长生。于是拖着拖着,就到了上大学的时候,当主持人的梦想也就被一起带进了大学,计算机系,多讽刺啊,在乔辰心里,慢慢地倾向于向现实妥协,我现在的位置该是多少人仰望而欣羨的啊,或许,梦想就只能是梦想吧。。。

芋……2017-08-17 04: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不拖节奏,下章拜师

芋……2017-08-17 04: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谢谢你们。。今晚有文,我尽量日更,但是不敢保证

芋……2017-08-17 11:5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梦想也可以不只是梦想(1)

不管内心多么的不甘,17岁的乔辰还是满怀期待和欣喜地踏进大学校园。慢慢的,新奇的校园生活逐渐走向平淡,但无论生活是怎样的波澜不惊,乔辰心中那蠢蠢欲动的梦想都在昭告天下,这个男孩子,是与众不同的。

那个彻底改变乔辰生活的男人就这样出现在他面前。
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晚上,室友有的在看书,有的在抠脚,有的在打游戏疯狂骂队友,乔辰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百无聊赖地瞄着手机屏幕,手指飞速地滑动,感觉他头顶的空气都快要静止了。突然,他一个挺身,忽地坐起来,像久旱之人见到泉水,眸子闪闪发光,屏幕上,Q大公众号上赫然写着“XXXXX节目来Q大录制挑选大学生嘉宾,于鸣老师亲自面试”。
于鸣!那个全中国一顶一的主持人,那个陪伴我整个青春的综艺大咖,我一直模仿、渴望超越的偶像!他的节目,居然,要来Q大选大学生嘉宾!乔辰激动得,就差从床上跳起来一头击穿天花板了。毫不犹豫的,他点开报名链接,双手都在不住地颤抖,小心翼翼地输入自己的个人信息,生怕写错一个字给于鸣老师带来一点点不好的印象。
郑重其事地点击“提交”,仿佛完成了什么历史性的壮举,乔辰一个挺尸躺在床上,微笑地瞪着天花板,一夜无眠。。。。

凭乔辰的实力,初试复试自是没什么问题,一路过关斩将,于是,像一场梦一样,青涩的乔辰就这样直挺挺地站在了于鸣老师面前。
环顾四周,学校金碧辉煌的大礼堂,台下空空如也,只有于鸣老师的经纪人助理和零星的几个工作人员。
于鸣老师年过40,看起来却依然年少如昨,常挂嘴角的微笑真是让每个看到的人都如沐春风。今天一身白色休闲装配灰色鸭舌帽,就像是邻家大哥哥,却又比邻家大哥哥多了许多成熟男人的魅力,实在让人难以侧目。
乔辰暗自轻咳了一声,算是给自己壮壮胆。真的面对于鸣老师,反倒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紧张,如有神助般的放空了身体,满身的朝气快要溢出来了,乔辰用坚定直视的目光,把这份青春朝气毫无保留地传递给了于鸣。
于鸣看着眼前的孩子,青涩,满眼的青涩,可是看着怎么就这么舒服,不高不矮的个子,轮廓分明的脸庞,纯净又坚定的目光。。。
“于鸣老师好,我叫乔辰,今年17岁,是Q大计算机系大一的学生。”
好!于鸣在心中暗暗叫好,干净富有磁性的嗓音,标准地挑不出毛病的普通话发音,大方得体的表达,看不出丝毫怯场的微笑。而气息的羸弱告诉着于鸣,这孩子没受过任何专业训练。可造之才,难得的可造之才,只说了一句话,于鸣便认准了他。。。之后的候选人如过场般一个个从于鸣眼前走过,无论他们是怎样的手舞足蹈卖力表演只为博他一笑,无论他们声音是多么洪亮震耳温柔婉转只为引他注目,于鸣的眼前、脑子里全是乔辰的微笑和那句“于鸣老师好”。。。
就这样,如另一场梦一般,乔辰站到了聚光灯下。。。
当了这么多次主持人,乔辰当然知道,不能让包袱落地,一个好笑的梗要贯穿整个节目,什么时候该插话什么时候要收敛,丝毫不顾形象地表演,一场3个小时的录制,乔辰满头大汗,但毫无疑问他是成功的,剪辑下来,他是最让人眼前一亮的嘉宾,胜过场上一票综艺老手。。。看着成片的于鸣笑着嘀咕,“好小子,有点我当年的样子”。
乔辰结束录制回到公共化妆间,站在聚光灯下的自己仿佛被打了鸡血,现在瘫坐在沙发上,可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体内的血液飞速的流淌,他想着,或许这才是我真正应该做的事,这才是我该付出一生为之奋斗的职业。。公共化妆间的大门大敞着,素人嘉宾们陆续离开,偌大的房间只剩下乔辰,呆呆地盯着对面私人化妆间门上写着“于鸣”的银色标牌,这一刻,他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芋……2017-08-17 18: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就没有人对我的卡表示抗议么

芋……2017-08-18 00: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梦想也可以不只是梦想(2)

因为助理去买饭了,于鸣一个人坐在私人化妆间,毫无目的地翻看着手机打发时间。
“咚咚咚”,三声清脆的叩门声,于鸣以为是工作人员,习惯性地脱口而出“请进”,就继续自顾自地低头刷着手机。乔辰轻声打开门,僵硬的向前迈了几步,在离于鸣老师大概有两步的位置站定,看于鸣老师低着头,于是轻声说:“于老师,我是乔辰,请问您现在有时间么。”
于鸣一惊,抬起头,看到乔辰笔直地站在自己面前,不可否认于鸣是惊喜的,可多年的职业素养还是让他隐藏了对这个17岁孩子的欣赏,略显疏离地说:“暂时没什么事忙,乔辰,我记得你,今天表现的不错,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乔辰深吸一口气,毅然决然地,“咚”地一声跪下,大腿和上身挺直的一条线,虽是跪着却好似丝毫不失尊严。这个突然的下跪可着实把于鸣吓了一跳,赶忙站起来作势要扶,嘴里嘟囔着:“你这是干什么呀,孩子,有什么话说就好呀。”乔辰微微摇头,轻轻推开于鸣伸过来扶自己的手,抬头直视着于鸣的眼睛,目光坚定,用他那磁性的嗓音说:“于老师,请允许我跪着,把接下来的话讲完,可以么?”于鸣伸过去的手一滞,也不再坚持,慢慢站直身子,低着头平静地看着跪在脚下的乔辰,静静地等着这个与众不同的孩子接下来要说的话。
像讲一个动人的故事,乔辰开口了:“我叫乔辰,17岁,从小到大学校的大小活动我都是主持人,成为一个真正的主持人是让我魂牵梦绕了十几年的梦想,因为自己当初没有勇气告诉爸妈放弃Q大而选择播音主持,最终还是如父母所愿选择了现在的大学现在的专业。但上了大学,我更加明白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今天的录制也再一次告诉我,我是有能力也有激情做好一个主持人的。您是我最最敬仰的主持人,这种敬仰跟追星是不同的,我不会像疯狂的粉丝一样总是关注您帅气的外表,但我会一遍遍地看您主持的视频,学习您表达的方式、控场的技巧。但我确实也感到深深的无力,因为隔着屏幕很难想象现场真实的状况。作为一个综艺节目主持人,您开创了一个很独特的风格,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成为继承您衣钵的人,于老师,您能收我为徒么。我不求您用您的人脉给我任何主持的机会,所有的机会都应该由我自己获得,只希望能够跟您在录制现场学习主持,伴您身侧学习为人处事的道理。如果有一天您后悔收我为徒,您可以毫无顾虑地抽身离去,弟子绝不为难您,当然只要您同意收下我,我就绝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我会尽全力做您最懂事听话的徒弟,决计会认真做好为人子弟应该做的,无论您给弟子再苛刻的要求,弟子都会毫无怨言地完成。生活中,我也会在您膝前尽孝,无论将来的我是什么样子,成功或者失败,工作是否繁忙,只要您一句话,弟子随叫随到,虽然您不老,但有个亲近的人照顾总是好的嘛。”
说完这段话,乔辰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于老师,请给我个机会作您的弟子吧。”说完,一个头扣在地上,于鸣心里苦笑:这是一点都不给我拒绝的余地啊,这我要是拒绝了,得折多少寿啊,这小子像我刚出道的时候,满腔激情不知道往哪使。心里这样想,说出的话却还是不带一丝情绪的:“全国这么多人想做主持人,你觉得你比他们强在哪里,我凭什么要收你为徒?”乔辰微微一顿,继而直起上身,重又抬头面对于鸣犀利的目光,丝毫没有畏惧:“是,全国想要做您徒弟的人成千上万,但是,今天,跪在您面前的人是我,我比其他所有人都更加勇敢,比其他所有人都更加坚定,只空想不行动的人没理由被眷顾,除了我,没有人配作您的弟子。”这个即兴的回答,于鸣不知道有多满意,但他还是故作严肃地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当我的弟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会很苛刻,我的惩罚可不好受。”听了这句话,乔辰内心欣喜若狂,这是要答应我了?内心的兴奋压都压不住,乔辰什么都顾不得地膝行两步,屈身离于鸣更近了些,赶忙说:“弟子受得住,多苦多严苛弟子都愿意接受!”于鸣终于露出了笑容,就像他在荧幕前一样的温暖:“那好吧。”说着就去扶还跪着的乔辰,乔辰哪里等得及于鸣来扶,早就激动地跳起来了,还不忘说:“谢谢于老师。”于鸣假装生气:“你叫我什么?”乔辰立马反应过来,连声叫:“师父,师父,谢谢师父!”于鸣也崩不住笑了:“一会你就跟我走吧,我们在车里再细说。”

芋……2017-08-18 10: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之前说这文是半纪实,其实前半部分算很纪实的,我是非科班,也确实是这么跟师父勾搭上的,只是师父没那么有名,节目也是电台的小节目,也没什么海选,就是在那实习的学长朋友圈发的广告。。。不过师父实力是真的很强,纯科班,节目在当地反响也很好。。。在电台拜师的时候我自然是没有跪的哈哈哈,站着把话说完,当然肯定没乔辰表现得那么好,当时紧张的语无伦次,我之后问师父为什么会答应我,他说看我紧张的,他怕他拒绝我我会当场晕过去。。。

芋……2017-08-18 20: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没有规矩不成方圆(1)


“砰”,助理小胖提着大包小包五颜六色堆在一起看不出来是什么玩意的各色美食撞门而入,还没见人先听见他那跟身材毫不相配的童声:“欸呦喂,鸣哥,快看我买来什么好吃的了,对面的美食城今天……”话说到一半,就被眼前的画面搞得一脸懵*呆在原地,房间里没有他的鸣哥,只有一个少年微笑地看着他,小胖赶紧退出来抬头确定了一下门上的私人化妆间标牌,看到门上赫然写着“于鸣”两个字,正想着鸣哥是吃了APTX-4869还是他的私生子上门来讨说法,正好被从洗手间回来的于鸣撞个正着,“诶,小胖回来了,快把东西放下,我先给你介绍一下。”于鸣还没来得及说,小胖就迫不及待地戳戳于鸣的胳膊,凑到他跟前小声说:“私生子?”于鸣笑着指着小胖:“你小子,什么私生子!这是我新收的徒弟,以后大家就朝夕相处了。”乔辰赶紧站起来,对小胖微微点头:“你好,我叫乔辰,以后请多多指教。”小胖一脸堆笑地走过来,狠拍了乔辰肩膀一下:“行啊你,来,悄悄跟我说说怎么让我鸣哥看上的。”
“欸欸欸,行了行了,赶紧回家了,好不容易闲下来了,回去歇着吧你!”于鸣毫不客气地推开小胖,对正一脸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乔辰说:“乔辰,走吧,跟我回家。”说着,提起小胖买回来的美食就要出门,独留小胖一个人在房间里无助地呐喊:“诶诶诶,怎么这就走了?”


司机开着保姆车,载着师徒二人回于鸣家。两个人坐在后排,于鸣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一会我们回家再正式立规矩,先跟你讲一下我工作的情况。”开场白就让乔辰内心直打鼓,但他从小就是很有规矩的孩子,大部分礼仪习惯都早已养成了,也就没有特别害怕,轻声回了一句“嗯”,于鸣冷下脸:“回话要回‘是’。”乔辰赶忙恭敬地说:“是,师父。”于鸣这才接着往下说:“我是什么职业你都很清楚,我工作可以说非常得忙,经常要到处飞,但你要知道,我也是绝对有充足的时间来教导你的。你既然说你重新选择了人生道路,我也觉得你很适合做这一行,那么你学校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占用太多时间,能正常毕业就可以,这一点你能做到么。”乔辰想都没想:“我能,师父,那本就不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我相信爸妈也会理解我的。”
于鸣点点头接着说:“那好,那从今天开始,你24小时跟在我身边,学校的功课你自己解决,考试我会放你回去。在BJ也不要住宿舍了,直接住我家,我去任何地方工作你都跟随我。但是以你现在的水平和实力,我不许你参加节目录制,暂时把精力放在观摩和提高自己,在向外输出之前先要有足够的输入和存货,不然你会发现自己疲于应付各种琐事,水平却毫无精进,至于需要韬光养晦多久,这个看你自己能力提高得多快。”
乔辰也很明白自己有着满身天赋,却青涩生疏的紧,毫无技术可言,所以也很满意师父的安排,回话道:“是,师父,弟子知道了。”于鸣听后接着说:“所以我暂时不会把你的身份公开,除了很亲近的人,你对外的身份暂时是我新招的助理,等什么时候我允许你出道接节目的时候,我再公开你的身份,至于主持的机会,即使作为你的师父,我也是不会帮你走后门的,这是原则问题。”乔辰点点头:“是师父,弟子明白,我会用实力去争取。”


说着说着,就到了于鸣的家,是BJ很有名的豪华小区,房子是典型的中式装修,庄重又大气,跟于鸣综艺节目主持人的身份以及在镜头前嘻嘻哈哈的形象很不相配。除了厨房和卫生间,每个房间都铺满那种宾馆常见的硬地毯,但这时的乔辰并没有想到,这对他的膝盖是多大的保护。“不用穿拖鞋,把鞋脱掉跟我进来。”于鸣说着就往里走,穿过客厅,于鸣打开一个房间的门,指着里面说:“这个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对面是我的卧室,旁边是书房,其他的我也不给你一一介绍了,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自己都能认清。”乔辰点点头,于鸣皱眉,厉声说:“回话!”乔辰赶忙说是,于鸣接着说:“你房间有家居服,换了衣服到书房来。”
过了没多久,“叩叩叩”乔辰轻叩书房的门,听到一声“进。”于是乔辰开门进去,轻轻关上身后的门,没来得及欣赏环绕三面上顶天花板的整屋的书,就赶紧跨步走到书桌一侧,在离坐在书桌后面的于鸣一步的位置站定。于鸣看着眼前站得笔直的小伙子,厉声说:“跪下!”

芋……2017-08-19 18: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稍微说一下人设的问题,就像这个文的题目,师父是非常严厉的,对乔辰的要求也异常严苛,但是这是基于乔辰拜师的时候就有下跪扣首,说明他是一个绝对受得住严苛规矩的人,再加上他已经17岁了,不是小孩子,不用哄一哄什么的,乔辰自己心里也清楚,能让自己进步最快的方式就是师父严格的要求。。。
所以文中的师父严苛得过分,乔辰也懂事得过分。这文里几乎见不到师父发糖,但是基本的规矩立起来之后,也就不会时常很凶,规矩很多,但也算正常的相处

芋……2017-08-19 22: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有点忙,弱弱地请一天假,各位小祖宗们批不批假

芋……2017-08-20 11: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已经写好文了,准备睡觉,明天发(有一小小拍)

芋……2017-08-21 01: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没有规矩不成方圆(2)

乔辰毫不犹豫地“扑通”跪下,跪得笔直。
于鸣心下很是满意,一是这孩子的确内心足够强大,受得住师父的苛求,更重要的是,他确实有一心向学、足够虔诚和坚定的心。
于鸣口气缓和了很多:“今天是要给你立规矩的,让你跪下是希望我接下的话你都听清楚、记仔细了。”
乔辰这次没有忘记回话:“是,师父,弟子一定谨记。”
于鸣接着说:“首先讲一下你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安排,对于你现在这个半瓶子醋的水平,首先就是基本功的练习,以后每天早上6点钟起床晨练,如果我早上有工作你要跟,就再早,保证每天至少两个小时的晨功,主要练口部操和气息,你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唇舌力度不够、口腔开合不够、气息严重不足,声音打不出去。”
自己的缺点就这样被人像炮弹一样一连串地说出来,乔辰羞得脸一红,但又赶紧重新集中精力听。
“我一会好好教教你该怎么练,每周三周日我会检查你的基本功,最好别让我发现你偷懒。再就是你现在文化修养很不够,每天给我背3篇散文,我每晚检查,背诵的要流畅而且富有感情,这个你自己抽时间背,我不要求过程,只看结果,达不到我的要求你自己掂量掂量。另外这屋子里的书你可以随时看,我不会硬性规定读什么、读多少,但你要每天完成一篇读书笔记,保质保量,我也会不时地问一下你读书的进展。基本功暂时就这些,所有的一切没有例外,就是过年你也别想放一天假,有什么其他的安排我之后再补充。”
“是,弟子记住了。”乔辰点头回道。
“我休息两天,就又要有一大波工作袭来,我所有的录制任务你都要全程在现场观摩,自己带好笔记本和笔,记下一些小的技巧,我会在录制结束之后考校一些录制中遇到的情况以及你自己的心得,不时地也会陪你一起看节目录像,总之,过程你都参与,但这对于你来说是课程,我绝不允许你把这当作一种休闲或游戏来看待。”
于鸣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好,重复一遍我刚才说的话,速记也是主持人的基本功。”
一句话吓得乔辰一身冷汗,但还好他有很认真地听,而且记忆力是实在很好,没费什么力,边回忆边讲,说的也算全面又准确。
于鸣点点头:“嗯,现在把双手并拢摊开,手臂伸直,举高。”待乔辰一头雾水地摆好姿势,就拉开了右手边最上面的抽屉,拿出一个长方形的木盒,打开来是一柄一指厚三指宽的红棕色戒尺。乔辰也不是没见过戒尺,看到这个第一反应就是疼,一瞬间头皮发麻。
于鸣把戒尺轻轻放在乔辰高举的手心上,很严肃的说:“这柄戒尺是我的师父留给我的,我现在把它给你,你要随时把它带在身边,等哪天我想打你你却拿不出戒尺,我就给我小心点吧。”
乔辰赶忙问:“那师父的……师父是谁呀。”于鸣说:“是我大学期间的一位老师,我的基本功全是师父给打磨的……现在你师公已经不在了。”说这些话时,于鸣语气没有一丝的波澜,就好像说的不是自己的师父,但乔辰还是看出了于鸣脸上的伤感,或许难过早就被师父埋得很深了吧,毕竟师父做的是给人带来快乐的职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我不该提的。师父您别难过,您还有徒儿、有事业,师公在天之灵会很为您开心的。”乔辰赶忙说,虽然知道很无力,但还是想竭尽全力安慰师父,希望师父能好受一点。
于鸣似乎根本没听到乔辰说的话,过了一会,好似回过神来,于鸣拿起戒尺,说:“现在说说你的问题,今天多少次,不知道答话。”“啪啪啪啪啪!”“这种事还用我一直提醒么?”“啪!”“嗯?”毫无征兆,连续5+1下贯穿乔辰高举的双手,抽在掌心的正中间,两只手瞬间通红。乔辰吃痛,本能的缩手。于鸣拉住乔辰的指尖,又摆在刚才的位置,厉声对乔辰说:“以后犯错挨打,自己拿戒尺请罚,不许动不许躲,好好受着,这是让你明白挨打是一件很严肃的事,也不许叫不许哭,这是为了保护你的嗓子。”“啪!”“听到了么?!”
沉浸在疼痛中刚刚回过神来的乔辰手心又挨了一下,赶忙说:“是,弟子记住了,以后不敢了。”
“还有就是对于日常礼仪和道德品质,我的要求绝不会比任何人低,别让我发现你有这方面的问题,发现一次打一次。”于鸣说着就又把戒尺放回到乔辰的手心,“端一会,好好想想我的话,一会教你基本功。”
“是。”乔辰赶忙回是。
-----------------
那天之前我从没想到,会在一天只能两次跪同一个人,那天的我却已经隐隐地感觉到了,这两次下跪会彻彻底底地改变我的人生轨迹。
至于第一次挨打,我不知道师父这几下手心是不是有下马威的意思,只知道从那以后,我再没有忘记长辈教导时要适时回话。

芋……2017-08-21 10: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从这篇开始,每一篇最后都有几句话的乔辰内心自述

芋……2017-08-21 10: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四章:另一个于鸣(1)
乔辰从此就过上了“助理”的生活,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勤工俭学,跟于鸣如影随形,镜头中只要出现于鸣轻装简服快步如飞地穿梭机场,身边就一定捎带着乔辰背上背着、手上提着、身后还拖着好几个箱子,总之是十分艰难地给师父拿各种行李,但他毫无怨言,因为在膝前尽孝是他拜师时许下的承诺,再者这也确实是为人弟子该做的。

于鸣20岁出道,红了20多年,从没过气,是娱乐圈实实在在的大佬和前辈,主持着数档综艺节目,总有各色明星作为嘉宾,人脉遍布整个娱乐圈,再加上于鸣不论是对观众还是对身边的朋友从来都是超级无敌大暖男的形象,贴心又温暖,永远带着笑,虽然年龄不小却很能嗨很能闹,人缘实在太好。而这其中跟于鸣最铁的莫过于李子奕、张健和隋文馨。于鸣从刚出道就跟这两男一女一起合作主持一档节目一直到现在,彼此十分了解,关系也早就超越了普通的同事关系。

今天,乔辰就是跟随于鸣来录制这档节目,这也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伴随他成长的节目的后台。
七拐八绕,乔辰跟在师父身后走进了一个很大的休息室,刚进门,于鸣就宣告着他的到来:“同志们,我来了!“
化妆间里传出来了七嘴八舌的问好声,“诶哟,我鸣哥来了。”“鸣哥,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啊。”“节目录完对面喝酒去吧,鸣哥。”这时候乔辰才走进休息室,看到房间里其余三位主持人都在。
于鸣把身后的乔辰叫到身旁,对着自己的三个好朋友说:“这是乔辰,就是之前跟你们讲过的我新收的徒弟。不过我暂时不许他出道,我有徒弟的事我可只告诉了你们几个,千万别给我说出去了。”三个好友连连答应着,于鸣接着转向乔辰:“愣着干什么,跟前辈问好啊!”
跟着师父去过不少节目,这还是师父唯一一次说出自己的身份,乔辰有点不好意思地往前蹭了两步,深深鞠了一躬:“前辈们好,我叫乔辰,是于老师的徒弟,以后还要向前辈多多请教。”
看到乔辰有些局促,李子奕首先上前把乔辰搂到沙发上坐下。师父还站着呢,当徒弟的怎么能先坐呢,乔辰像触电一样赶紧站起来,看着师父在沙发上坐稳翘起了二郎腿,才默默地重新坐下。
旁边隋文馨“噗嗤”笑了,拍拍乔辰说:“没想到你还挺怕你师父的,鸣哥就是个大暖男,我们20多年了没见过他发脾气,你不用怕哈。”
乔辰心中腹诽:我怎么看不出来师父像20年不发脾气的样子。

慢慢地,乔辰也就跟几个前辈混熟了,有说有笑的等着录制。因为于鸣之前跟乔辰说要抽空多看看节目录像,跟大家闹了一会儿后,乔辰就拿出ipad,插上耳机,默默地坐在角落看节目,不时地放声大笑。
突然,于鸣大步向乔辰走去,一把扯掉徒弟的耳机,乔辰一头雾水,但看师父冷着脸很生气的样子,赶忙起身,转身面对师父立正站好。
于鸣用力拉着徒弟的胳膊把他拽进隔壁房间自己的私人化妆间,一把甩开,扬手就是一个耳光,乔辰本来脸就小,这一巴掌下去,左半边脸瞬间红肿一片。
这突如其来的耳光彻底把乔辰打蒙了,但也不敢喊疼,不敢捂脸遮伤,赶忙屈身跪下,小声说:“师父,弟子……”
还没等乔辰说完,于鸣厉声说:“掌嘴!”
乔辰猛地抬头,看向师傅,脸上写满了惊讶和诧异。可怜兮兮地小声说:“师父……”
“掌嘴!你最好别让我说第三遍。”于鸣又提高了声音。
乔辰低下头顿了一下,虽然很是委屈,而且自己打自己是实在下不去手,但乔辰还是抬起手,每一下都尽量打得结结实实。
没过多久,乔辰两边脸都已经红肿得有些变形了,于鸣才冷声说:“停。知道错哪了么。”
乔辰大气不敢出,小心翼翼地说:“对不起师父,弟子,弟子不知道哪里做错了,请师父……”
又一次打断乔辰,于鸣对着直挺挺跪在跟前的乔辰,指着公共休息室的方向,冷声说:“不知道就给我进去休息室,到墙角镜子前面跪着,什么时候知道了什么时候起来。”
于鸣语气还算平稳,但乔辰听出了师父在强压着怒气,轻声回了一句“是”。
于鸣说完就走出了房间,乔辰也不敢耽搁,默默站起来跟着师父走回休息室,走到墙角,对着镜子,略带委屈地,缓缓跪下。

芋……2017-08-22 16: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一章是我开这个文的初衷,这章几乎纪实,是我开文之前不久刚发生的事,是我跟着师父两年多来,师父打我打得最狠的一次。。。

芋……2017-08-22 16: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其实这章的下篇我已经写完了。。。在想要不要提前放上来

芋……2017-08-22 16: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四章:另一个于鸣(2)


李子奕和张健看到这个场景,觉的自己智商实在有点不要太够用,就赶紧去于鸣身边,悄悄问:“这是怎么了?”
于鸣微笑着说:“哦,没事,乔辰犯错,罚他……诶你们可别想劝我,我自己的徒弟自己教。”两个人指着于鸣佯骂:“没想到你于鸣也能这么狠心,顽固不化,怪不得辰辰这么怕你。”说是这样说,人家教训自家徒弟,两个人也实在没有立场再横加干涉,也就默默地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了。


乔辰两颊火辣辣的疼,但这都不算什么,最关键的是师父究竟为什么这么生气,乔辰百思不得其解,不自觉地微微抬头看看镜子中的自己。忽然间,他恍然大悟,因为乔辰通过镜子看到了斜躺在沙发上、因为疲惫已经睡得不省人事的隋文馨,而自己,刚刚就坐在她身后的位置,沉浸在师父的节目里,毫无顾忌地放声大笑,自己又何时考虑过别人,何尝有一丝修养。
想到这,乔辰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但他没有立刻起来告诉师父自己已经明白,而是立刻调整了跪姿,自罚似的跪得笔直,两手紧紧贴住身体两侧,微微低下头,目光没有丝毫游移。两膝压迫性地酸痒骚痛感越来越强烈,而乔辰始终一动不动。
这些,于鸣都看在眼里,心下了然,知道自己故意把罚跪的地方放在镜子跟前是起作用了,自家徒弟算是想明白了。
但于鸣也不想戳破,乔辰既然有自罚的心,当师父的自然也不会阻止。更何况于鸣刚才是真的很生气,他实在没想到这种恶劣的行为居然会出现在乔辰身上,是该好好罚罚他了。
到了快要主持人上场的时候,乔辰膝盖早就疼到麻木了,但他丝毫都没有想主动站起来的意思。就在这时候,于鸣走过来,冷着脸对乔辰说:“知道错哪了么?”声音不带一点温度。
乔辰还是一动不动:“师父,弟子知道错了。”
于鸣声音依然没有一丝情绪:“嗯,起来,去吧戒尺拿来。”
乔辰踉跄着起来,扶着墙,勉强拿到戒尺,回到于鸣身边,重又重重跪下,双手端着戒尺伸到于鸣手边,说:“师父,第一,弟子沉浸在节目里,没有时刻注意观察身边人,忘记了身为主持人最应该养成的习惯。第二,弟子不顾身边人的感受,放纵自己,肆意妄为,毫无修养。弟子知道错了,请师父责罚。”
于鸣也没再难为乔辰,拿过戒尺,说:“好,就罚你这两条,50下,转过去。”
乔辰赶忙右转90度,笔直地跪着,双手紧贴大腿前侧,把身后留给师父的右手。
于鸣说:“主持人是个照顾人的活,不论在台上还是台下,时刻关注身边人和观众的需求和感受,给出最及时的反馈,这点做不到,你永远都成不了一个好的主持人。”
“而你今天的行为,根本都提不到做一个主持人的程度,连做人最基本的教养都没有。”
说到这,乔辰的羞愧无以复加,微微低着头,坚定地说:“是,弟子知错了,您的话我记住了,谢谢师父。”
“话我就不多说了,我相信你能明白,自己报数。”于鸣说完,就抡圆了胳膊,很有节奏地一下下抽打在徒弟身后。房间里再没有其他声音,只有戒尺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和乔辰越来越颤抖的报数声。
“啪”“一”“啪”“二十,五”
打到一半的时候,乔辰已经感觉自己要倒下去了,为了姿势不变形,他使劲地掐住大腿前的肉,希望能借上点力气,虽然整个身体都在不住地颤抖,但意志力让他强迫自己跪直跪端正。
“啪”“四十九”“啪”“五……五十”
打完最后一下,乔辰仿佛跑了一场马拉松,整个人虚脱了,喘着粗气,满头大汗,流下的汗水划过脸颊,两颊的伤沾上汗水,一跳一跳的刺痛。
“谢谢师父……责罚。”
于鸣微微点头,伸手扶起已经没办法自己站起来的乔辰,语气终于温柔起来:“来,起来吧,今天就别去现场了,在这休息休息吧。”
乔辰虚弱地摇摇头:“不用了师父,我不想失去这次机会,每次观摩对于我来说都很重要。”
于鸣担忧地说:“现场可是有观众的,就算你现在这样站得住,你脸上还有伤,我还想给你留点面子呢,你可是要出道的。你说你,我让你掌嘴就是怕我下手重了,结果你这小孩下手更重,你怎么这么实在呢,打自己也不知道收着点。”
乔辰微微笑笑说:“没关系的,伤没有多重的,我戴个口罩就可以了,师父放心。”
“你脸上的伤戴口罩不疼么,你这孩子,还是打得轻。”于鸣佯装发狠地说。
但乔辰一脸童叟无欺的笑容让于鸣实在没法招架,也只得随他去了。
演播厅内,于鸣在台上依旧光芒万丈,站在舞台一侧的乔辰,由于口罩和汗的原因,两颊刺痛,但口罩下面,少年的笑容依旧灿烂。
---------------------------------------------------------
有时候没教养不是在明知会打扰到别人的时候执意不收敛,而是根本没有以人为先、时刻关注他人感受的意识。
罚过打过伤好得快,教训却是实实在在记住了,很感谢那天的自己没有因为一开始不理解而不服管教,没有因为伤得重而放弃去录制现场,因为很多事,一旦为自己开了头,就是不断在之后的路上增加放纵自己的理由。
今天的自述不来自乔辰,来自我自己

PS:几乎纪实的一章,唯一的不同是对话语言的称谓、一些细节,掌嘴并没有打那么重,以及师父是拿白板上没有拉长的伸缩教杆打的(我也拿不出戒尺),还挺疼的。。。
感觉写完这一章已经了无遗憾了怎么办。

芋……2017-08-22 17: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加餐明天就不更了吧哈哈哈。。。
接下来三章拍也都是纪实,但我会适当加重师父的惩罚,不至于让你们看不过瘾,等先把现成的事都写了再想段子

芋……2017-08-22 22: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