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人的意识逐渐清醒,“这是哪?

楼主:雪无痕973 字数:51929字 评论数:88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我现在还不能随意的下床走动,我会把你们要训练的内容告诉鸣人,让他代替我监督你们训练。”
“好了,为了迎接一周后的大战,事不宜迟,准备半小时后在后边的森林集合。”语音刚落,一个小男孩从门外走了进来。
“哦,伊那利你跑到哪去了?”
“欢迎回来,爷爷。”
“伊那利,快跟客人们打招呼,他们可是护送爷爷回家的忍者们哦。”
“没关系,没关系的,对不对,伊那利。”
“妈妈,他们都会死的,反抗卡多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不想死的话还是早点回去吧。”
“小鬼,不要把你父亲的悲剧套用在我的身上。我还没有你父亲那么弱。”鸣人看着伊那利离去的背影淡淡的说道。
“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父亲的事的?!”伊那利迅速跑过来揪住鸣人的衣领。
“放手,你的触碰让我感到恶心,再不放手的话,下了你哦,我在乎多杀你一个人。”鸣人释放出杀气逼迫伊那利放手。看着被伊那利就出的衣服褶皱满脸的嫌恶。“你的父亲为什么要反抗卡多你知道原因吗。”
“那是为了村民未来不受卡多的压迫……”
“那么你看看现在,你是不是与你父亲的最初目的背道而驰了呢。在卡多的压迫下苟且偷生,如果你父亲还活着他会怎么做,而你看看你现在是怎么做的。你父亲是个英雄,那你身为英雄之子还需要我教你怎么做吗。”鸣人的语气依旧没有什么起伏,但站在面前的伊那利哭了。
“好了,去准备吧,为了一周后的大战。”
森林中
“现在由我代替卡卡西老师监督你们的训练,这...”鸣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春野樱打断了,“等等,为什么是你来监督我和佐助,要是训练的话也是实力较强的佐助来监督才对,为什么是你来!”
“我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春野樱你给我听好了,第一,我不喜欢别人打断我的话;第二,对于我的话要完全服从;第三,如果你不想训练的话可以现在选择离开。听明白了吗。”
“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凭什么听你的!”小樱的两个人格终于彻底的融合,暴露出本性。
“佐助,你也不想听他的吧。”小樱立刻改变目标向佐助撒娇。
“鸣人比我强。”佐助淡淡的说了一句。“还是听他的吧。”
都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佐助怎么会这样对我。小樱在心中咆哮。
但这一切都没有逃过鸣人的眼睛。
“现在开始训练,第一个项目就是爬树,进行查克拉提取的训练,不用双手,走着上树,时限为一天,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一天过后,即使你不会也不会等你修炼完毕后进行下一项训练。我先给你们做个示范”
鸣人非常轻松的走到了树冠的位置。

雪无痕9732017-08-29 21:24: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你们自己进行尝试吧,实在抓不住诀窍就来问我。但希望不是一些太弱智的问题。”刚说完鸣人就到树上冥想去了。
“九喇嘛,开始吧。”
“小鬼你确定吗?!融合了它的过程非常痛苦,你现在已经有了影的实力,不用操之过急。”
“九喇嘛,别劝我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比起身体上的痛苦,心痛才是真的痛。”
“唉,现在真是说不过你这个小鬼。提前说好,我会在你承受不住的时候立刻停手。”
“知道了,九喇嘛,现在开始吧。”鸣人看向那块巨大的黑白晶体,与其说是晶体,不如说是一个有着晶体外表的液体,其中的黑白液体相互侵蚀却又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九尾把其中的一些液体黑白等份的分开,混合后注入鸣人体中。
“啊!!!”这些液体刚刚接触鸣人的身体,鸣人立刻发出了一声惨叫。以现在鸣人的忍耐力就算是贯穿伤也不会发出一声惨叫,可见鸣人现在经历的到底有多痛。
惨叫还在不断地持续,知道鸣人昏迷好九尾才停止继续帮鸣人融合的行为。九尾心疼地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小小的身影,小心的用查克拉帮鸣人疗伤。
“这又是何必呢。”九尾无奈。
“九喇嘛,这只是为我们的计划上一个保险罢了。”鸣人依旧虚弱地躺在地上。
“唉,真是个倔强的孩子。有人来了,你该出去了。”
看着那还有一大部分的晶体,九尾无奈地叹了口气。
鸣人看着走过来小樱,但并不打算第一个开口说话,小樱终于忍不住了,“鸣人,第一个训练我已经完成了,下一个训练项目是什么?”
“小樱,我应该说过时限为一天,今天没过完,你就不会得到下一个训练项目。不过,你现在很擅长对查克拉的控制,你可以去找卡卡西老师进行幻术的学习。现在你可以走了。”
“知道了。”小樱隐藏在阴影下的脸庞划过一丝不甘。
“佐助,你现在能走到哪了。”
“树的上半部分。”
“记住,查克拉的输出要稳。”不再搭理佐助,鸣人继续冥想。

雪无痕9732017-08-29 22:57: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时限已到,该回去了,佐助。”
“鸣人,你先回去吧”
----------------时间分割线
第二天
鸣人准时到达了森林,“现在开始第二个训练项目,踩水。重点是随着水流的频率来改变你查克拉的输出频率。时限为6个时辰。现在训练开始。”
鸣人继续在树上进行冥想。精神世界 “继续吧,九喇嘛。”
鸣人继续忍受着非人的痛苦,在融合了与昨天等量的份量的时候鸣人并没有晕过去,但依旧不好受。
“继续,九喇嘛。”
在增加一份融合后,鸣人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
再醒之前,鸣人梦见了自己的前世,看着心脏上的苦无,他无声地笑了。这就是我保护的结果吗?就因为我拥有比他们强大的力量……
“鸣人,鸣人,鸣人,你没事吧,怎么哭了?!”九尾心疼的看着鸣人。
“没事,就是梦见了上一世的自己。或许上一世佐助的选择离开是正确的。”
九尾也不知说什么,就这样安静地陪着他。
“九喇嘛,你不用担心,我已经不会动摇了,我要向木叶复仇。”
“鸣人,学学治疗忍术吧,对你没坏处。”
“知道了,九喇嘛。我先出去了。”
现实
“现在训练结束,接下来是实抗对战。你们继续。”说完,鸣人迅速离开。
谁也不知道鸣人到底去哪儿了。
---------------时间分割线
一周后大桥
“你果然没死,桃地再不斩。”
“你没死我怎么舍得死呢。是吧,卡卡西。白,那边的小鬼交给你了。
“是”
“交给你了,佐助。”鸣人看向佐助。
(战斗废,参考原著。)
鸣人给了白最后一击,卡卡西那边的战斗也随之落幕。“他们果然没用,连几个小孩都搞不定,还要我出马。”迎面走来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
身后一阵骚动,是伊那利带着国民来了。
“住手,你们别掺合。剩下的让我来玩玩。”鸣人舔了舔嘴唇。
“那么,游戏开始。”鸣人看向对面的一百来号人,突然眼睛一眯,对面的人就开始自相残杀。最终就剩卡多一个人了。
“那么,卡多先生,你想怎么死呢?让我想想,水煮?炭烤?”
“怪物,别靠近我,要什么我都给你,不要杀我。”卡多终于承受不了心里压力惨叫一声没了气息。
“啊啦,这就活活被吓死了?!没劲。”
“水遁-大瀑布之术”清洗完现场后,鸣人一脸淡定的往回走,仿佛刚才不是他杀人一样。
--------------时间分割线
一个月后大桥建成,被命名为鸣人大桥。

雪无痕9732017-08-29 23:41: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楼楼困了,明天再更。

雪无痕9732017-08-29 23:42: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有建议的话,尽管提,我会参考。

雪无痕9732017-08-29 23:42: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抱歉抱歉,现在才起床。xiazaimadhanggeng

雪无痕9732017-08-30 11:50: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现在马上更

雪无痕9732017-08-30 11:50: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不错,可是鸣人有血瞳,比轮回眼都厉害。

雪无痕9732017-08-30 12:14: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血瞳临驾于所有瞳术之上。

雪无痕9732017-08-30 12:15: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任务结束,明日我们就返回木叶。”卡卡西对着纳兹纳说。
“你们不再多留些时间了?!”
“时间来不及了,现在任务完成就不多留了。
“那好吧,你们好好休息。”
---------------时间分割线
第二天木叶
“这个任务终于结束了!”小樱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木叶大门满脸的放松。佐助尽管没有说什么,但面部肌肉的放松昭示了他的疲惫。
“现在任务结束,你们有一星期的假期,好好放松去吧。”卡卡西接着说道。
“耶,终于可以好好放松了。”小樱迫不及待的向木叶的大门冲去。
“那先这样吧,我先去交任务,你们两个先跟着小樱,可能有事要与你们三个说。”卡卡西交代完迅速离去。
佐助鸣人默默的对望了一眼,抬脚跟了上去。
---------------——-------
火影塔
“卡卡西,任务完成了?”
“是”
“鸣人的状态怎么样?”
“漩涡鸣人的进步很快,而且嗜杀。”
三代眼中闪过阴狠,“这样的话就不能再留他了,中忍考试后把“它”解决了,卡卡西。”
“是”
--------另一边 街上-------
鸣人三人一起在街上游荡, “嘭”看着前面发生的事,小樱快步走上前去。
原来是一个木叶丸撞上了一个脸上油墨色极重的人,他没带着木叶的护额,相反,他带的是砂忍的护额。勘九郎把撞在他身上的小孩提起来,这一幕正巧被赶来的小樱看见,立刻动手把小孩抢了过来。同时她嘴上也不闲着,盯着面前的二人,“你们跟孩子较什么劲。”勘九郎他们也不解释,反而是出言讽刺,“哦~,原来这就是你们木叶的待客之道啊。今天真是开眼了。”
身后的佐助看着一棵树,缓缓地道,“你们这样躲在树上,连地主都不见,这就是你们砂忍的待客之礼吗?”一个黑眼圈极重、背着一个大葫芦的人从阴影中走出,“我对你很感兴趣,你的名字是。”
“在询问别人名字时,先报出自己的名字才是礼貌吧。”
“沙暴我爱罗”
“宇智波佐助”
鸣人看着我爱罗,身体有轻微的颤抖,他抬脚向前,把我爱罗抱了个满怀。
“我爱罗,再也不会让你寂寞了,以后安心的睡吧,一尾,我会解决的。”鸣人靠在我爱罗耳边小声地说道,当鸣人抱过来的那一刻,我爱罗就呆了,不只是他,除鸣人之外的所有人都呆了。片刻后鸣人放开了我爱罗,我爱罗看着眼前漂亮的人不知说什么好,有太多的疑问,不知从何说起。
“我爱罗,什么都不用想,专心中忍考试吧。”我爱罗呆呆的点了点头,不禁开口道,“我还能见到你吗?”
“当然,以后我会去找你的。”鸣人看着眼前的人不禁的笑了。这不笑还好,一笑,天地瞬间失色。

雪无痕9732017-08-30 13:02: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好好和他们相处吧,他们不会害你的,可以信任。”鸣人收起微笑,仿佛刚才的都是幻觉。看着后面的勘九郎他们,转身对我爱罗说道。
“你现在什么都不用想,我会帮你,不单单因为我是九尾人柱力。”
语毕,鸣人转身离去。
与此同时事发现场众人的心理活动。
手鞠、勘九郎:他是谁啊?抱了我爱罗,居然没被杀?!绝对防御去哪了?!而且我爱罗那反应是怎么回事?!
小樱:鸣人怎么可以随便抱人呢?他不是讨厌肢体接触吗?上次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衣服,就差点被杀。
佐助:鸣人和他认识吗?
四人感觉到了来自世界的深深的恶意。

雪无痕9732017-08-30 13:33: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贪心的小馋猫

雪无痕9732017-08-30 13:49: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马上更

雪无痕9732017-08-30 13:49: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佐助、小樱跟在鸣人身后若有所思。卡卡西在这时突然出现。“卡卡西老师,有什么事吗?”看着这个挡住去路的不良上忍,鸣人皱了皱眉。
“嘛嘛,鸣人的表情不要那么恐怖嘛,先跟我来。”
咖啡厅
鸣人三人看着面前的表格,“所以?”
“你们要不要参加中忍考试,仅凭自愿。”
“可以”
“好”
“嗯”
“好,那么准备准备三天后进行考试。”
---------------时间分割线
三天后
考试开始,第一关依旧是考察侦查能力,顺利。
第二关进行中
“你是谁?!”佐助看着这个脖子能伸长的人,满脸的嫌恶。
“佐助,你真的不错。”之后他咬了佐助,(现在大家都知道他是谁了吧。)鸣人冷眼旁观,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并没有出手阻止。只是在大蛇丸要走之际传音说了一句话。听见这句话的大蛇丸明显愣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看向鸣人。
夜晚
“大蛇丸,出来吧,我知道你来了。”鸣人看着眼前的空气。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能认出我的真实身份。”
“你放心,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来找你做一场交易,我也知道你的计划。只要你答应了这场交易,我就不会干扰你的计划。”
“哦?!那说说看吧,你想要什么?”大蛇丸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少年,蛇的本能告诉他这个少年很危险。
“我要你手上的一种秘术。”鸣人直戳了当的说明了目的。
“哦?!是什么秘术?”
“秽土转生”
“你从哪听来的我手上有这个秘术。”大蛇丸突然变了脸色。
“我从哪听来的并不重要,这个条件你答应吗。”
“既然是交易,那对我有什么好处。”还是阴测测的声音。
“我会让佐助自动的去找你寻求力量,也不会戳穿你,在你和三代对打的时候保证没人插手怎么样。”鸣人看着大蛇丸,没有丝毫对三忍的怯懦。
“好,交易成立。这是你要的秘术。”大蛇丸突然把一个卷轴抛向了鸣人。
“你就不怕我不帮你吗,大蛇丸。”
“相信你不会的,这对你没什么好处。”大蛇丸说完这句话后迅速离开。
鸣人得到了好处,也不停留,直接返回营地。
------------------------
“第二关结束,现在站在这里的人能参加三天后的决赛,那么,现在解散。”
“佐助,你最好找卡卡西老师学习千鸟,再让他帮你封印咒印。”鸣人转身看向佐助。

雪无痕9732017-08-30 14:47: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现在楼楼要开始码文了!

雪无痕9732017-08-30 15:33: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嗯”佐助应了一声。
鸣人转身离开。
“家”中
“九喇嘛,开始吧。”鸣人看了看那还剩一半的晶体,对九尾说道。
“那准备好了,马上开始。”
“九喇嘛,这次一次性都融合吧,我相信我能做到的。”
“好,要开始了。”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充斥了整个空间。“啊!!!啊!!!!”
鸣人的嗓子已经喊哑了,但疼痛还在继续。鸣人眼前出现了他上一世的生活,梦想、希望、执着、温暖、同伴···画面定格在小樱拿刀砍来的那一刻。
疼痛如潮水般退去,鸣人的眼睛再次变成了血红色,与他对视仿佛要被吸入血的世界,永世不能翻身,银灰色的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身后。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殷红的小嘴,标准的瓜子脸、洁白如玉的皮肤,与其说现在的鸣人是帅气,还不如说他美的不可方物。松垮垮的和服套在鸣人的身上,露出精致的锁骨。鸣人的双眼逐渐恢复了神采,入眼的是一个红发的男人。与鸣人不同,红色的长发扎刺刺的乱翘,(请参考斑的发型)琥珀色的眼睛有着不同于人类的瞳孔,张扬的红色和服,有着一种不可忽视的气场,但英俊的面庞充斥着满满的关心。
“没事吧,鸣人。”那人紧张的问道。
“九喇嘛?”鸣人不确定么问道。
“嗯,是我。”
“这是你的人型?还不错。”鸣人带着欣赏的眼光看着九尾。

雪无痕9732017-08-30 17:46: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九尾拿来镜子,“你喜欢先看看吧。”
“哦啊!这谁啊这是!”鸣人被镜子中的自己吓到了,“还有着双眼睛是怎么回事?”鸣人扭头看向九尾。
“好啦好啦,我现在给你解释,别在看着我了。”
“你现在的这双眼睛就是你的血继界限—血瞳,它凌驾于一切瞳术。而你现在的样子就是觉醒血继界限的影响。在伊鲁卡死的时候,这种现象短暂的发生过一次。”
“那还能变回去吗?变不回去的话会引人起疑的。”
“当然不行,这就是你以后的样子了,现在出去的话根本就没有人认识你,但你可以选择用忍术把它藏起来。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了,”

雪无痕9732017-08-30 17:56: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话说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中忍考试决赛过没过?”
“你就昏迷了两天,现在休息一下,明天就是中忍考试。现在先从这里出去吧。”
现实第二天
今天大蛇丸要假扮风影来进行计划吧。
一切如上世,鸣人还是遇见了宁次,佐助也遇见了我爱罗。表面上看去一切平和,但实际上是否暗潮汹涌谁也不知道。
鸣人并没有插手事态的发展,他还是做着相同的事情。“九喇嘛,你化成小狐狸出来呗,我想抱抱。”
“小鬼,什么叫你想抱抱!老夫是你能抱的吗?!”
“切,小气,以前又不是没抱过。”
“小鬼你小声嘀咕啥呢,不要以为我没听见,那还不是为了让你的身份保密,要不然谁会让你抱!”
“小九又口是心非,不饱就不抱。”
“话说谁是小九啊,小鬼你讨打吗!···”还不待九尾说完,鸣人就中断了谈话,只留九尾一人在精神空间暴怒。

雪无痕9732017-08-30 21:58: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啊,写的九尾好像有点崩

雪无痕9732017-08-30 21:59: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还是和小九说话有趣,早就知道结果的比试还真是无聊,该开始了吧—暴动。鸣人看向大蛇丸的方向,果然瞅见大蛇丸蠢蠢欲动的手。
结果还是以三代火影战死,大蛇丸失去双手收尾。战后,鸣人找到佐助,“佐助,你想不想变强?”
“你难道会有方法?”佐助一脸不信任的看着鸣人。
“去找大蛇丸吧,他能帮的了你,现在他想得到你的身体来为他下次的转生做容器,时限为三年,只要你能在三年内杀了大蛇丸,得到足够的实力,那就加入晓吧,你想要杀的人在哪里。”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第一是因为一场交易,第二是因为你是一个人才,第三是因为一种感觉。要不要去,选择权在你手里。”
“好好考虑吧。想好了晚上在村子门口见。”鸣人瞬身离开。
到底要不要相信他?还有那该死的悸动是怎么回事!显现鸣人刚才的表情,他应该没有骗我才对。算了,就姑且信他一次吧。
---------------时间分割线
晚上木叶村大门
“漩涡鸣人,你确定你没有骗我,佐助怎么还不来。”让我们把目光转移到我们鸣人身边的人身上,阴测测的声音—大蛇丸。
“不要急,时间还没到。”鸣人语气中充斥着自信,相信着佐助一定会来。
从远处开始出现一个小黑点到逐渐变大成模糊的人型,那黑影走近一看,是佐助没错。
“佐助,你来了,考虑好了吗?”
“我要变强,我要学习更强大的忍术。”佐助满脸的坚定。
“即使不惜成为判忍,也要获得强大的力量吗。”
“即使成为判忍也要获得强大的力量,我本不就爱木叶,即使成为判忍又如何。”
“大蛇丸,你看我说的没错吧。”鸣人转头看向一出阴影。
“佐助君真的很优秀呢。”
“你就是大蛇丸?!”
“佐助,你别惊讶,你脖子上的咒印就是他给你下的。现在只是换了一张脸而已。”鸣人向佐助解释道。

雪无痕9732017-08-30 22:30: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