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一世长乐未央之当年九幽

楼主:无想111 字数:115578字 评论数:332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你们没看错,第二卷来了,请新老朋友多多支持,第三卷完结了。
(楼下第三卷链接)

给新朋友的介绍:
有人会问长乐未央为何意?
汉代有两座著名的宫殿,一是长乐宫,二是未央宫。
永远快乐,没有止境,这便是长乐未央,代表人们美好的期许。
本文分为四卷,预计是个大长篇,不重生,不穿越,有甜有虐,带你领略不一样的燕淳爱恋。
【第一卷】郎骑竹马
李白《长干行》有一句诗:“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 青梅竹马的故事。 我的灵感就来源于此。
【第二卷】当年九幽
九幽之后,何去何从。
【第三卷】燕北萦泪
主要是在燕北,为什么是萦泪呢?
泪水凝聚在眼眶,不知该流向何方。
【第四卷】长乐未央
永远快乐,没有止境,燕淳不分离。
本来不打算写文的,但前些天发了一个淳儿夫君大投票的贴,搞的有人以为我要写文,纷纷来问我。
自己最近又迷上了燕淳,有灵感,只好再次提笔写文了。
本文从第三卷开始写,引出第一二卷。
我最喜欢第二卷,感觉给我的灵感最多。但第三卷的插入性更强。
你们最喜欢哪一卷呢。




无想1112017-09-04 21:44:00 发布在 元淳
第三卷链接
http://tieba.baidu.com/p/5248454033?share=9105&fr=share&see_lz=0

无想1112017-09-04 21:45:00 发布在 元淳
谢谢两个老朋友*^_^*
我记得你们。

无想1112017-09-04 21:56:00 发布在 元淳
有没有谁记得在大明湖畔、还没结果的寒月cp
不要忘记他们哦😊

无想1112017-09-04 21:59:00 发布在 元淳
@醉念[email protected]媣冷@时光不复@幕斯布丁prince

无想1112017-09-04 22:08:00 发布在 元淳
之前更了一点,被我删了,因为觉得还有进步的空间,楼下重写。全新修订版本。

无想1112017-11-18 22:17:00 发布在 元淳
【当年九幽】
〖第一章〗


元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睁开眼睛的,她怕清醒,她怕看见光,因为,她怕面对事实。

记忆还停留在那漫天的大雨,雨与满地的血融合在一起……

燕洵哥哥……

整个人一个激灵,因为太着急,连人带着被子滚下了床,顾不得此时的自己多么狼狈,套上鞋子就跑了出去。

刚打开大门就被人拦住了。
“公主,贵妃娘娘吩咐了,您不能出去。”

元淳有点不正常的摇头。
不行……不行……一定要出去,去找燕洵哥哥。

向后退了几步,就使劲地冲出去。突然多出来的几个禁卫军就把她拦下。他们身上穿的坚硬的甲把她撞的生庝。
元淳管不了这么多,燕洵哥哥身上的庝比她更甚千倍万倍。

抬眸就见魏贵妃身穿华冠盛服眼有不忍地看着她。

元淳碰的一声,跪在魏贵妃面前,已经泣不成声。
她想说话,可是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任由泪水肆流。

魏贵妃叹了一口气,先随她吧。
白天之事还历历在目,她也自觉对不住燕洵,燕洵也受了这么重的伤,需要人照顾。
不过,她是绝对不允许他们两人在一起的。
“淳儿,你去吧。”
然后示意拦住元淳的手下退下。

元淳得到宽令,就立马站起身,脚底生风一样,飞奔而去。
全然不顾宫里来来往往的人的目光,此时狼狈的她,哪里还是那个大魏朝最骄傲与最受宠的的公主。



无想1112017-11-18 22:20:00 发布在 元淳
元淳跑到莺歌小院,她知道燕洵在这。可跑进去看见眼前的景象时,腿软的差点摔倒。

“快点,把最好的太医叫过来。”元淳看着躺在床上满身是血的燕洵,现在根本冷静不下来,疯狂的对一旁的宫女说。
她的眼里只有受了重伤的燕洵,连怎样流泪都忘记了。
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一旁的宫女恭敬的回答道:“回禀公主,太医已经来处理过了。”

元淳听完,心又更冷了,失望无助之感涌上心头。
“这样是处理过吗?你们实在冷血……”

宫女无奈的摇头,她们只是服从命令而已。

“你们都出去。”
我自己来,我的燕洵哥哥我自己来救。

元淳先是从外面打了一大盆水,有些跌跌撞撞的搬到床边。
然后用布沾湿了水,却不知道要从哪下手。
燕洵的嘴唇下巴脸颊还沾满了血迹,上半身的衣服应该也被血粘住了。
太医只把血止住了,他们就以为血止住了,燕洵哥哥就没有死的危险了吗?就这样让燕洵哥哥自生自灭吗?

元淳先在燕洵的脸上轻轻擦拭着,她本以为自己的眼泪已经流干了,可是并没有,眼泪再一次奔涌而出,模糊了视线。
一边忍住眼泪,一边擦着燕洵的脸。
很快,燕洵的脸又恢复了白净,但苍白的可怕。

燕洵的衣服是被换过的,应该是之前太医帮他止了血的缘故,但燕洵身上原本有很多血,那衣服又被一大块一大块的染上血迹,与伤口皮肤黏在了一起。
元淳第一次看见这番景象,心里又害怕又心疼。
双手颤抖的想拔开燕洵的上衣,衣服与皮肤黏在一起的轻轻用力,就可以弄开。
元淳看不见燕洵的伤口在哪,她的动作十分慢和轻,生怕会弄疼了他。

差不多到了燕洵胸口处位置,就被阻碍住了,就在她停住的那一秒钟,她清楚的看见了燕洵哥哥皱了一下眉头。
燕洵哥哥,肯定很疼吧,你忍一下,很快就好的。

元淳深吸一口气,手抓住燕洵的衣服,狠下心一用力,就扯过了伤口。
“庝……”
这种痛,就连还是昏迷状态的燕洵,都潜意识的喊庝,眉头都皱在了一起。
被撕扯的伤口又有些许血流了出来,元淳赶紧用布擦拭。
然后把太医留下的止血药洒在那上面。

元淳这下真的忍不住哭出了声。
燕洵哥哥,要是我能替你承受痛苦就好了,淳儿只想看着你好好的。
我多想听见你叫我一声‘淳儿’。

元淳手抓着衣服,来到燕洵胸口之下,这里应该有箭伤。
衣服又沾着伤口,元淳顿时哭的更厉害了。
她看着尽冒冷汗的燕洵,
燕洵哥哥,对不起,你再忍一下……

这一下,安静的空气中都能听见血肉撕扯的声音。
“啊……”
燕洵痛的发出了呻吟,头上的冷汗冒的更多了。

元淳的心仿佛被拉开了一条口,痛苦无比。
燕洵是生理上的痛,而她是心理上的煎熬。

很快,不知道换了多少次水,同时,元淳将燕洵的伤口包好了,身上都擦的干干净净。
元淳帮他换了一身新的衣服后,已分不清脸上的是泪水还是汗水。

她坐在床边,手附上燕洵的大手。
燕洵哥哥,你要快点好过来,淳儿在等你。

“水……”半夜时,燕洵嘴中吐出模糊不清的字眼。

元淳听见有声音,立马反应过来。
“燕洵哥哥,你是要喝水吗?”
然后元淳又凑近去听,才听得真切。
她连忙拿到水来,要喂燕洵喝水。

可水完全从燕洵嘴边流走,灌不进去。
元淳看着杯子,想了想,只能这样了。
她先自己喝一口,然后俯下身子,贴紧燕洵的嘴唇,传了下去。
反复了几次。
元淳见燕洵终于安静了,才安心了。
燕洵哥哥,只要你没事,淳儿做什么都愿意。



无想1112017-11-18 22:21:00 发布在 元淳
第四卷 大结局篇链接
http://tieba.baidu.com/p/5312939736?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8.8.8.9&st=1511015402&unique=06DEE8DC3180AFDAA6E732367667445C

无想1112017-11-18 22:30:00 发布在 元淳
〖第二章〗

燕洵感觉全身很痛,睫毛微眨,努力的睁开了眼。
他看见了趴在床边睡着的元淳。
想说话,喉咙赌的难受,发不出一点音调。
他只能颤抖着手来到元淳的头上,就差一个指节的距离了。
突然,九幽之上的一幕幕冲上了他的脑海,燕洵又慢慢地把手放下,握紧成拳。

眼睛变得空洞无神,似乎是不能接受这发生的种种,明明之前都是好好的……

他恨……恨所有人,连带着元淳……




元淳睁开惺忪的双眼,发现燕洵醒了,还是如以前那般琳琅的声音。
“燕洵哥哥,你醒了。”

而燕洵直直的看着屋顶,眼睛依旧空洞无神。

元淳看燕洵这副模样,她被吓到了。
“燕洵哥哥,你……你不要吓淳儿啊。”
本来起身去叫太医的,可是看到了燕洵渐渐恢复焦距的眼眸,停下了动作。

燕洵没有给她一个眼神,还把头偏了过去。

元淳安慰自己说,没关系,燕洵哥哥现在受伤了,身体不舒服,所以才会这样。
“燕洵哥哥,你要不要先喝点水,或者吃点东西?”
她看见燕洵的嘴唇还是发白的。

可燕洵还是没有半点回应。

元淳只能认命了,她预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双手拉住燕洵的手,害怕的说:“燕洵哥哥,你不要这样对淳儿。”
以前,燕洵哥哥对她可是很好的,向来是宠着她,哪里会像现在这样。

燕洵的手抗拒,手上也有伤,使不出力气,只能用冰冷的眼神示意元淳放开。
费力的吐出嘶哑的两字:“放开。”

元淳见燕洵这么辛苦,只好悻悻的放下手。
然后就坐在一旁,看着燕洵。
怎么办,燕洵哥哥真的要不理自己了。

而燕洵就直直的看着上方,目光呆滞,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


燕洵醒了没多久后,不敌倦意,又沉沉的睡去。

见燕洵睡了,元淳才敢伸出手,抚摸燕洵的脸。
燕洵哥哥,我是大魏的公主,我来代替大魏来向你赎罪,接受你的惩罚。
这是我的命,我要承担这种种,只求能够化解仇恨,让你变的和以前一样,爱我,宠我。

哪怕要我死,我也愿意……



无想1112017-11-18 22:58:00 发布在 元淳
希望在看的人,花费几秒的时间,留个言啊什么的。
我知道有部分人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可以是表情啊 顶啊 加油啊
给我支持与动力。
潜水的人是不尊重作者的哦,这可是我花费很多的时间一个字一个字 想出来 打出来的

无想1112017-11-18 23:04:00 发布在 元淳
〖第三章〗

这三天,元淳日日夜夜的照顾大部分时间都昏迷不醒的燕洵。
晚上,燕洵会发烧,她就每隔一会换掉燕洵头上的布。燕洵的药每隔几个时辰就要吃,哪怕是半夜,元淳也不敢有任何疏忽,照样计算好时辰喂药。

就是这样,元淳这三日都未怎么合过眼,睡过一觉。同样,她也没有吃过几口饭,因为根本吃不下。

应该是到了要吃饭的时辰了,宫女把饭菜端进来后就出去了。

元淳看着桌上的饭菜,没有半点食欲。
她刚想从床边站起身,头就晕的,眼前一黑。
她一只手撑住了床沿,才让自己不摔倒。

缓了好几秒,才恢复了正常。
她知道,她的身体再这样下去就撑不住了。

元淳的目光又落在了燕洵身上。
不行……不能倒下,燕洵哥哥,还需要她照顾呢。

元淳身影有些颤的来到桌子前,大口大口的吃着东西,她没有夹菜,就这样让饭塞满了整个嘴。眼中的两行泪猝不及防的流了下来。

我要坚持住,我怎么能倒下……

要是连我都倒下了,那燕洵哥哥怎么办……

无想1112017-11-18 23:58:00 发布在 元淳
晚上更,坐等哦(´-ω-`)

无想1112017-11-19 14:13:00 发布在 元淳
更文了,大粗长。。。。

无想1112017-11-19 21:46:00 发布在 元淳
燕洵感觉自己处于一片黑暗中,所有人都在远离他,仿佛就是一个个空荡荡的灵魂,他无论怎么抓都抓不住……

猛地睁开眼睛,那一瞬间的光有点刺痛他的眼。

慢慢地坐起身来,环顾四周,空无一人。
在他意识模糊期间,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一直在照顾他,他知道,那是淳儿……

就在燕洵恍神期间,元淳端着一盆水进来,从小没干过粗重之事的她,此时有点摇摇晃晃的。
她看见燕洵醒了,激动地把水放到桌子上,跑到床前,兴奋的叫:“燕洵哥哥……”

燕洵没有作答,一双黑眸紧紧的看着元淳。元淳发丝凌乱,穿的也没以前那样讲究,脸上尽显苍白疲惫之色。

元淳想要靠近燕洵,可一双手刚碰到他,他就突然闪到后面去,就如同碰到瘟疫一般……

她被伤到了,被燕洵厌恶的眼神和动作伤到了,明明心很痛,可还是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默默地收回手。
安慰自己说,没关系,没关系……

故作欢快的说:“燕洵哥哥,你肯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然后急的逃离这里。

燕洵这才抬头看着元淳慌乱的背影,透露出一股悲凉到绝望的忧伤……

元淳到了小厨房,让她们做点吃的给燕洵。
她进去也帮不了什么忙,索性就等在厨房的门口。
没想到,等了没多久,就有人端着托盘走了出来。

她仔细看了碗里的饭菜。
这是人吃的东西吗?

元淳生气,用质问的眼神看着那名宫女。

那名宫女也懂元淳的意思。
“公主,我们也是照命令行事。”

元淳强压下心里的怒气,装作冷静的接过托盘说:“给我吧。”

元淳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把那饭菜倒了,然后过了一会儿又折回去,找了一个安静善良的宫女,让那名宫女去做点吃的。
元淳懊恼不已,自己怎么以前就不学学下厨呢。

这饭菜虽然很普通,可比之前那几根烂菜叶做的要好太多了。

做好的饭菜,元淳也让那名宫女端进去给燕洵,而自己就守在门口。

燕洵捂住胸口,因为脚也受了伤,所以有点不稳的来到桌前。
麻木地一口一口的吃着东西,眼中的恨几乎要把自己燃烧。
他要活着……即使再苟且……

在门口的元淳担心燕洵不吃饭,所以在窗纸上弄了个洞,偷偷看他,见到他在吃,才安心了下来。
她知道燕洵现在不想看见自己,所以她尽量不去打扰他,免得让他伤心,也让自己伤心……

元淳同样让那名宫女告诉燕洵,过几个时辰要吃药啊,吃什么药,什么时候身上要换药啊,她怕宫女会记错,还再三考问。

她对燕洵,真的付出了前所未有的认真……她现在也不敢奢求什么了,只希望能够赎罪……

无想1112017-11-19 21:47:00 发布在 元淳
〖第四章〗

月光轻轻地从窗户洒进,燕洵躺在床上,盯着窗户不知在想些什么。

突然,想到了什么,起身,去打开了门。

一个蜷缩的身体就顺势倒在了他的脚边。

元淳惊醒,她本是怕燕洵晚上会不舒服,所以想等晚一点,燕洵肯定睡着了的时候再进去,可不料,自己不敌困倦,靠在门上就睡着了。
她尴尬地站起来,刚想说话就被燕洵眼中的冷意吓了回来。

“你在这做什么,滚。”

燕洵哪里对她说过这么重的话,以前她无论惹的燕洵再生气,他也不会忍心说如此重的话。
元淳抓住燕洵的双手,几乎就要哭出来,声音哽咽地说:“燕洵哥哥,我是你的淳儿啊,你不能这么对我……”

燕洵冷漠地抽出双手。
“以后你做你的公主,呆在你的宫殿,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一句话,仿佛要把曾经的所有都否定。

元淳听完这话,身体一软,跌坐在地上。她就知道会是如此,那个说会娶她的燕洵哥哥不见了……

燕洵下意识的想接住她,仅半秒又把手缩了回来。

元淳站起来,她告诉自己说要坚强,这都是她应该承受的……

眼中有雾气,可还是扬起一抹笑容,就像一个倔强又骄傲的小猫。
“我明天再来看你。”
转身,向外面走。

燕洵看着她失魂落魄地背影,更加绝情地说:“不要来了,我们结束了。”
然后走进屋子里,那关门声极大,元淳的心也跟着那声音瑟缩了一下。

燕洵死死地背靠着门,在这个世界上,他想他是最了解元淳的人,他猜到了元淳会在外面。
终于把她敢走了……待在那外面有什么意思,还不是折磨她自己,这样就以为他会心软吗?
不可能。他们之间在九幽之上就已经结束了。

就在燕洵失神期间,外面又传来了元淳的声音。
“燕洵哥哥,你等下记得吃药,还有,小心你的伤口不要碰到了水……”

燕洵手握得青筋暴起,他要用指甲陷入肉里的痛来抑制心中那股不断涌入的暖意,那种一直以来的悸动。

不要对我这么好……


无想1112017-11-19 21:48:00 发布在 元淳
〖第五章〗

第二日,宫女把饭菜端了进来。燕洵看见盘中的吃食,便知道了昨日的吃的应该是元淳准备的。
心中不知是何种滋味……




吃了几口,就自嘲一笑,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总有一天,他要把他遭受的所有都还回去。

昨夜想了一宿,计划如何复仇,现在他被困在这里,这么多人在监视他,光靠他一个人是根本不够的。
不知道风眠和楚乔被关在哪里了,要怎么样才能把他们弄到这?

现在还有谁能帮他呢?



元淳提着食盒跨步进来,眉头一皱,急忙抢过燕洵手中的筷子。
“燕洵哥哥,你怎么能吃这种东西?我给你带了饭菜。”
她边说,边把食盒里的饭菜端出来。

端出来的菜比昨天的还要好的多,明显是元淳特意从自己宫里带的。

“燕洵哥哥,你在养伤,要吃些有营养的。”

元淳弄好了后,抬头见燕洵深深的看着她,让她头皮有点发麻。

燕洵蓦然勾唇一笑。
对了,元淳,只有她了,这个傻女孩会帮自己的。

他以前一直觉得利用别人的爱,是很可恨的事情。可是现在,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要做这样可恨的事。

元淳,谁叫你是大魏的公主呢,如果你不是,那该有多好。
可惜没有如果,事情发生了就没办法挽回。这些都是你应该承受的。

这种痛,也是他应该承受的……
脸上有不忍,但一瞬间就消失了。

元淳心里有一点欣喜,这次燕洵哥哥没有立马赶她走。

燕洵的话刚到喉咙处又被他咽了下去,思量了一下,问:“楚乔被关在哪了?”
他故意把风眠略去了……

元淳刚有的欣喜被完全扑灭了,燕洵哥哥跟她心平气和地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问楚乔在哪。
怪不得这次没有赶自己走……

以前燕洵哥哥跟楚乔走的近,她会吃醋。那现在呢,是不是连吃醋的权利都没有了?
“楚乔她……她还被关在牢里。”

“那风眠呢?他也在牢里?”燕洵在元淳那瞬间塌下的脸中读懂了她的不开心。
他记起了以前,元淳总是吃醋,那时的她会直接表明自己的不开心,不会像是现在这般,忍着不说……

元淳失落的点了点头。

“那你帮我把他们俩弄到这。”

燕洵眼有希冀,仿佛只有元淳做了这事,他才会开心。

元淳在燕洵眼里看见了光,是这几天从未出现过的。她也想燕洵能够高兴。
可是……
“我不过是一个公主,我帮不了你……”

燕洵猛地抓住她的手臂,激动地说:“你不可以,但你哥哥一定可以。”
他要复仇,不能没有楚乔和风眠。

无想1112017-11-20 14:46:00 发布在 元淳
先更一点,晚上有时间的话就接上

无想1112017-11-20 14:48:00 发布在 元淳
我们风眠和楚乔要来了。有人会问第三卷的时候楚乔哪去了,我能说被我吃了吗😊。不过,很开心,第三卷的神助攻风眠出来了。。。

无想1112017-11-20 17:02:00 发布在 元淳
是啊,哥哥一定可以。
“那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帮你。”

燕洵示意元淳说,只要他能够做到,他都会答应。

“你让我时常能来看你,不要赶我走。”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理不理会你就是我的事了。”
燕洵没想到这竟然就是元淳的条件,真是傻,他现在有什么好的,来找虐受苦的?

元淳见燕洵答应了,开心的点头,只要肯给她机会,她会非常努力的,她相信自己能感化燕洵,温暖他冰冷的心,让他忘却仇恨……但是,这都是她以为,三年后,当燕洵血洗长安时,她会无比后悔今天所做的决定……


“哟哟哟,堂堂燕洵世子竟然吃着连狗都不吃的东西。”宇文怀一脸奸笑跨步进来,还带着几个手下,看见桌上的饭菜,故意说。

燕洵一看到宇文怀,浑身青筋暴起,手握成拳头,欲上前去。

元淳急忙抱住燕洵,一边阻止,一边生气的对宇文怀说:“你嘴巴放干净点。”

元淳能感受的到燕洵浑身的冲动,她用了最大的力气怀抱住他,看着燕洵猩红的眼睛说:“燕洵哥哥,你冷静点……”
燕洵哥哥身上的伤还没好,宇文怀更是带了手下来,不能起冲突……

燕洵无法冷静,他一看见宇文怀就想杀了他,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宇文怀,你快点走,这里不欢迎你……”元淳向宇文怀吼到。

宇文怀看见燕洵如此激动的样子,刺激到燕洵,他就开心了。
“好啊,要我走可以,不过,明天我和朋友去狩猎,淳儿,你陪我去 。”

元淳还没消化完宇文怀的话,燕洵就猛的挣开她的束缚。

口中暴怒一声:“滚……”

燕洵冲上去挥拳,可还没碰到宇文怀,就被他的手下一拳打在地上。

元淳惊叫一声,蹲下身,担心地查看燕洵的伤。
手臂,胸口处都流血了,浸透了衣衫……

几日前的伤没愈合,现在又扯破了。

元淳忍不住眼泪又滚滚直流。

燕洵根本不顾自己身上的血,失去理智地对元淳说:“你要是敢去,我就杀了你……”

宇文怀哈哈大笑,除了九幽台,现在他又见到了发狂的燕洵,心情极好。
事情闹大了也不好,转身带着手下即去。

元淳哭着说:“我不去,我当然不会去……”

这时的燕洵仿佛疯了一般。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大魏血债血偿,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包括你……”


元淳蓦然呆住,连眼泪都忘记了怎样流,这时她才如此真切的感觉到了,有些东西已经变了……

这疯狂的一幕,在以后的三年时光里,经常让她午夜梦回,然后惊醒……

无想1112017-11-20 23:00:00 发布在 元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