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腐小说《监察利剑》连载

楼主:花开满东楼 字数:171564字 评论数:241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第一章 历史的机遇(上)


整个上午,市委办公楼的走廊都很静,特别的静。
孙赫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抬手看了看表,原定的会议时间已经超时了十五分钟。
一墙之隔的小会议厅里面,叶云忠正代表中央工作组,传达着中央的重要决策指示。眼下就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不应该飘出点儿喜气洋洋的味道来吗?
可是,这走廊却依然静得如同医院的手术室。
这巨大的反差让孙赫有些坐不住了,难道中央的思路和决策又有了变化?
孙赫站起身,才发现自己的牙根儿都咬紧了,他恨不得马上就把头贴在会议室的门上,虽然他也很清楚,那样做是极不妥当的。
好在一声轻响,小会议厅的门终于打开了。
徐建辉、钟良国和叶云忠走了出来。从三个人轻声而愉快的交谈中,孙赫发现,自己的担忧其实是多余的。
孙赫满带微笑和恭敬站在一边,徐建辉、钟良国和叶云忠缓缓走过。
叶云忠的感概声清晰入耳。
“长州的变化确实大啊!这几年我带着中央工作组前前后后也来过几次了,每次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都说徐书记是最具有开拓奋进精神的为政者,从这城市建设的面貌上就能看出来!”
孙赫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谨慎地和领导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过依然能感受到徐建辉话语中的自豪与笑意。
“那也是中央的政策得力,加上长州1800万人民的共同努力,才有了今天的建设成就,我这个市委书记,不过是个带头人罢了!”
叶云忠抬手晃了晃手指。
“还有从机场过来,这一路的银杉树,视觉效果也是相当的震撼呐!我原来只是在广西、贵州才看到过这么多的银杉树,没想到在这儿的银杉更多!我还以为飞机降错了地方呢!”
徐建辉的笑特别爽朗:“银杉好啊!不但能抗烟吸尘,还具有观赏、经济、药用的价值,是园林绿化非常重要的树种,所以我们才重点栽植了银杉。”
“长州近些年的经济建设也是非常令人瞩目的。GDP总量突破2.6万亿,超过省会嘉州足有一倍!”叶云忠并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辞,“一般来说,因为历史、政治和经济资源分配的原因,非省会城市都是跟着省会城市在跑,而长州就实现了颠覆!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呐!”
徐建辉的脸上挂满了笑意:“叶组长,你这么说,我们可要骄傲了呀!”
徐建辉用手指了指另一边的钟良国。
“这里面钟市长的功劳可不小啊,为了长州的发展,钟市长是日夜操劳……”
钟良国笑着摆了摆手。
“我可不敢领这份儿功啊!长州发展到今天,主要还是靠徐书记的高瞻远瞩和领导有方,我这个市长不过是尽力配合罢了……”
“你们两位就不要再谦虚了!”叶云忠微笑着扬起两手,“徐书记刚刚不是说了吗,是长州1800万人民的共同努力,才有了今天的建设成就。这1800万人当中,不就包含你们两位了吗?”
爽朗的笑声回荡在走廊里面。虽然正值盛夏八月,孙赫却感到,长州的春天,来了。
叶云忠继续说道:“所以说啊,经过几年的调查、研究和论证,中央选择长州作为区域经济的突破口是有依据的,中央关于成立新的华宁省,以此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决策和思路也是科学的!”
叶云忠停下脚步,转过身体面向徐建辉。
“作为区域经济建设发展的楷模和领跑者,未来华宁省的建设和运转铁定是要以长州为核心的,如何建设一个更加高效的华宁省?怎样让华宁省辐射和带动周边省市,实现区域经济的协同发展?徐书记,你是扬德省的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兼长州市的市委书记,中央也想听一听你这个长州一把手的想法和思路。”
徐建辉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叶云忠继续说道:“中央希望在今年年底,最迟明年年初,能看到这样一份规划和建议,徐书记,你看有没有问题?”
那一刻,孙赫看到,徐建辉的眼里透出了前所未有的坚定。
“没问题!中央布置的任务,我肯定会全力完成!叶组长,就按你说的这个时间,我一定完成这份规划和建议!”
叶云忠伸出手,和徐建辉握在了一起。
花开满东楼2020-10-17 11:40:52 发布在 舞文弄墨
百盛宾馆的宴会厅里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一众宾客围坐在一桌桌的酒席边,连入口处水牌上的字都洋溢着欢乐与喜庆:恭祝新郎杨宇先生,新娘姚晔小姐,喜结良缘,白头偕老。
谭远牧走到宴会厅的门口,抬手看了看表,掏出了手机。
“永捷,什么时候到啊?再不来可就错过婚礼仪式了啊!”
“快了快了!我在出租车上,估计10分钟之后就能到!”
“那行,到了给我打电话。”
杨宇像风一样走了过来。
“哎哟,谭主任呐!我四处找您,您躲在这儿打电话呢!”
谭远牧看了一眼杨宇:“着什么急啊,这仪式一过,老婆你就娶回家了,你还怕她跑了不成?”
“我不是对我自己着急,我是对您着急啊!”
“我?我有什么好着急的?我又不用再娶媳妇!”
“可您这会儿也别老打电话呀,您得酝酿酝酿感情!”
“什么意思?”
杨宇不住地挤眉弄眼。
“您都看见了,姚晔那边来了不少单位上的领导和同事,您是纪委书记又是监委主任,待会儿上台发言的时候可得好好夸我几句!不然,我这面子从哪儿来啊!”
谭远牧笑了起来:“原来是为这个……放心吧,待会儿在台上我一定好好粉饰你一顿,让你倍儿有面子!行了吧?”
“行!这才是好领导嘛!”
谭远牧随即板起了面孔。
“不过,新郎官同志,婚礼仪式开始之前我还得说你几句,中央巡视组下午就到长州,你早不选晚不选,偏偏选在今天举行婚礼!巡视组一开展工作,咱们的担子可就重了,这人手……”
杨宇一把握住谭远牧的手。
“领导同志,您以为这良辰吉时、结婚地点这么好定啊?我和姚晔跑遍了市里面大大小小的酒店,人家早在一年前就预定完了!只有咱们这市政府的接待宾馆还在试营业,有点空余档期,您要再让我往后推,这媳妇儿我得猴年马月才能娶回家啊!”
“这我能理解,可是你这一结婚,还有婚假……”
“这一点我们也考虑到了!我和姚晔商量过,可以把婚假延期嘛。巡视组驻守长州,我和姚晔肯定也会坚守岗位,寸步不离!巡视组离开长州,我和姚晔再去补婚假!您看,这工作、生活两不误,多好啊!”
谭远牧笑了笑:“行!婚假延期,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走!进去吧。”
花开满东楼2020-10-17 12:40:20 发布在 舞文弄墨
孙赫敲敲门,走进了徐建辉的办公室。
“书记,已经确认过了,巡视组一共6个人,下午4点的飞机到长州。不过,对于巡视组的行程安排,市里面能提供的服务确实不太多……”
“说具体点儿。”
“他们不要迎接,也不用我们提供的车辆接送,连住宿的酒店都在离开嘉州前就预订好了。”
这一点让徐建辉稍感意外:“哦?”
“我问过他们,预订的是哪家酒店,以便于我们提供相应的服务;可是连这酒店的名字他们都不肯透露,说是住进去之后再通知我们。”
徐建辉轻轻放下了手里的文件。
“既然这样,你就不要再多问了。”
市公安局局长赵长海悄然出现,敲敲门走进办公室,径直在徐建辉的对面坐了下来。
“书记,听市委接待办说,这次中央第四巡视小组的行程是既神秘又低调,不要接送,不要警车开道,那……我只能把人和车都撤回来了。”
徐建辉笑了笑:“巡视组有自己的办事原则和办事风格,市里面不要过多地插手,以免适得其反。”
“书记,以您的经验,这次巡视组来的会是哪些人啊?”
徐建辉沉吟了片刻:“组长陈旭光……副组长王志昌,一共十二个人……正常情况下,估计是王志昌带着5个人过来。”
“我估计也是这样,陈旭光这个组长总得带着一半人马驻守省会嘉州吧。”
徐建辉走出办公桌,背负着双手,在办公室里面踱起了步子。
“本来市里面计划安排百盛宾馆作为他们的下榻之地,现在看来……”徐建辉停下脚步,转过了身,“百盛宾馆现在怎么样了?工程距今超过3年了吧?怎么好久没听到动静了?”
孙赫说道:“好像……还在试营业。”
徐建辉脸一沉。
“又不是商业酒店,搞什么试营业?如果工程竣工,就该立刻报请验收,然后交付使用。如果还没竣工,那就更不像话了!”
“书记,您别发火啊,市里面投入这么大,对百盛宾馆进行重装,估计宾馆管理层也是想通过试营业,打造一个更理想的对外形象吧。”
徐建辉依旧绷着脸。
“如果巡视组选择入住百盛宾馆,他们就拿巡视组作为试营业对象了?简直乱弹琴!诶,你是怎么知道百盛宾馆还在试营业的?”
“段风丽告诉我的。”
徐建辉略微一思索:“段风丽?你女朋友?市监委那个?”
孙赫笑了笑。
“书记,您还记得她呀?我听段风丽说,今天市监委有一个同志结婚,订在百盛宾馆举行婚礼,我也是这么着才知道的。”
“原来这么个情况……”徐建辉点了点头,“走!去百盛宾馆看看。”
孙赫吃了一惊:“现在去?”
“现在就去!我就是要看看他们这个试营业,到底营业到什么程度了……”徐建辉看了一眼赵长海,向门口走去,“你也一起去。”
赵长海站了起来。
“书记,上次听顾主任说,徐冰洋好像是今天中午的飞机回来。他一年才回来一两次,这重逢就不要错过了吧?”
“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徐建辉停下了脚步,“这中央工作组刚刚才离开,巡视组马上又要进来,我哪有心思去管他呀……”
孙赫说道:“书记,要不今天就别去宾馆了,我马上去机场,或者赵局去一趟也行啊!”
徐建辉摆了摆手:“不用了,这事儿我记不住,顾主任肯定不会忘的,还是去宾馆!”
花开满东楼2020-10-17 12:40:51 发布在 舞文弄墨
顾文君的办公室,其特点不在于大,而在于一个雅。不仅四面墙上都挂着古字古画,正对办公桌的那块区域,还摆着两张大方桌,文房四宝整齐地置于其上。
陶成业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不像是进了办公室,倒像是走进了一间字画展览室和书画练习室。
而现在的陶成业,正站在那两张大方桌前,屏气凝神地写着“天道酬勤”四个字。
写完最后一笔,陶成业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嘴里有抒发不完的感慨。
“古人云,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我这字啊,要形没有形,要神没有神,惭愧啊!”
“陶总,你可千万别泄气啊,其实你的字在力量和节奏感上已经有了提高,只是还缺少一些神采和立体感,还有就是一些小瑕疵。”顾文君的脸上依旧带着贤淑的微笑,“作为大企业集团的董事长,一个身家上亿的大老板,能有这样的书法造诣已经相当不错了!”
顾文君用手指点着陶成业的字。
“你看啊,点画线条是体现字体力量感的要素之一,讲究的是藏头护尾,力在字中,点画势尽,力收之。意思就是点画要深藏圭角,有往必收,有始有终,才能展示力度。”
顾文君伸手拿过来一张白纸。陶成业放下手中的笔,急忙接过顾文君手中的水杯。
顾文君在桌上铺好了白纸。
“当然,我们强调藏头护尾,不露圭角,并不是说就可以忽略中间的行笔。中间行笔必须取涩势中锋,才能使点画线条浑圆淳和,温而不柔,力含其中。”
顾文君提笔一气呵成完成了“天道酬勤”四个字,迎来了陶成业发自肺腑的赞叹。
“佩服!佩服!和您这字一比啊,我那几个字就真是拙作了!”
顾文君笑了起来:“陶总,你也太谦虚了!平心而论,你的字已经进步不小了。我啊,也就是在你面前才敢称大师!”
“顾主任,您这是比我还谦虚啊!说实话,您这书画水平,真够我学的了!诶,对了,您刚才还说到字儿的神采和立体感,这笔画线条可以再练,但这字儿的神采怎么出来啊?”
“书法当中的神采,一方面依赖于技巧的精熟,这是前提和基础;还有就是讲究一个心态,只有创作心态恬淡自如,创作当中心手双畅,物我两忘,才能写出真情至性来。”
陶成业叹了一口气。
“您看我这一天到晚俗事缠身,浑浑噩噩,要不是您把我引进这艺术的殿堂,我这辈子可真要恶俗到底了!”
“你别谢我了,陶总,说起来我还得谢你呢!”
顾文君轻轻走到墙上那幅《临溪抚琴图》的面前。
“这幅《临溪抚琴图》气象萧疏,意境深远,水与墨的使用恰到好处,笔与墨的衔接极其自然,看得出的确为高人所作!能找到这样的高仿作品,陶总,你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陶成业笑了笑。
“不难不难!北京啊就这点儿好处,毕竟是古都嘛,流传下来的古物多,倒腾这些东西的人也多!其实啊,顾主任,在北京像您这样专找古画进行临摹学习的人不少,这样才能提高水平嘛。”
陶成业说着走了过来。
“我呢本身就是北京人,恰好也有点儿这样的爱好和门路,还能找到一些这样的高仿作品。您想啊,这真品有几个人买得起?但这高仿的就不一样了,说白了就一仿冒的,顶多收点儿工本费,花不了几个钱的!”
“就算成本不高,那也得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吧。你要让我去,我可找不到这么以假乱真的作品。”
“这哪能让您去呀,这种小事儿让我陶某人出马就行了!”
顾文君抬手一看手表,一声惊叫:“哎呀!差点儿忘了!”
“怎么了,顾主任?”
顾文君快步走到办公桌前,匆匆收拾起桌上的东西。
“今天我儿子从欧洲回来,中午十二点的飞机到机场,我得去接他。这不,都十一点半了!我还没出门呢!”
“哎呀,这都怪我!老缠着您说这书画的。对对对,是得赶紧出门了。”
顾文君抓起提包,和陶成业一起急匆匆地走出了办公室。
花开满东楼2020-10-17 12:41:23 发布在 舞文弄墨
饭点儿的时间,长河新区管委会的一楼大厅里,只有司机小王还坐在靠墙的长椅上玩着手机。
顾文君风风火火地走出电梯。
“小王,快把车开出来,我要去机场。”
“顾主任,车送去4S店保养了,要下午才能取回来。”
“啊,下午!那……那我还是打车吧!”顾文君快步向楼外走去。
“顾主任!顾主任!这大中午的,这儿又是开发新区,哪儿这么容易打到车啊!”陶成业挥手招呼着顾文君。
“那……那怎么办?”
“您别急,我有车啊!您坐我的车去不就行了?”
顾文君有些迟疑:“这……行吗?”
“这有什么不行的!”
“我怕耽误你的事情……”
“嗨!我能有啥事情!您儿子多久才回来一次?这才是大事儿呢!”陶成业抬手看了看表,“咱赶紧走,还来得及。”
“陶总,那可太感谢你了!”
花开满东楼2020-10-17 12:42:10 发布在 舞文弄墨
第一章 历史的机遇(下)


宴会厅里的欢乐气氛在不断漫延和扩散,认识的人不停打着招呼,又为还不认识的人做着引荐。
谭远牧神情轻松地在曹云坤旁边坐了下来:“他应该快到了。”
曹云坤笑了笑:“李晶,去把杨宇和风丽叫过来,就说有一位特殊的客人让他们见一见。”
“哦。”李晶起身离开了。
曹云坤还有些疑惑:“谭主任,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是怎么想到要把沈永捷从国监委借调回来的呢?”
“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原因。从前些年的情况来看,在巡视组检视期间,纪委和监委的工作都会成倍地增加,仅靠这两个部门原有的工作人员,很难保质保量地完成巡视组移交的全部工作,往往都要从各区县的相关部门借调大量的工作人员,来协助市纪委和监委的工作。”
曹云坤点了点头:“嗯,的确是这样。”
“可人是来了,但在日常的具体工作当中,又会产生沟通不畅、配合不佳等新的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又会降低我们的工作效率。”
“所以……你就想到了沈永捷?”
“不错。他本来就是从长州走出去的,各方面的情况都了解;更何况,他曾经还是你这个前反贪局局长、现监委副主任的得力干将,你对他知根知底,有他在,我们的工作一定会顺畅得多。”
曹云坤笑了起来。
“谭主任,还是你考虑得长远呐!沈永捷这个人,头脑灵活,观察入微,判断精准,常常能看到和发现别人都容易忽略的地方,杨宇、李晶和段风丽都挺佩服他。正如你所言,有他在,我肯定会放心得多。”
正说话间,沈永捷笑容满面地出现在了谭远牧和曹云坤的面前。
“谭主任、曹主任,我到了。怎么样,我没错过什么吧?”
曹云坤上上下下打量着沈永捷。
“永捷,三年没见你了!保持得不错,还是原来的样子!”
谭远牧微笑着站了起来。
“沈永捷同志,在此,我先代表市纪委和监委向你的到来表示欢迎!巡视组入驻以后,还有很多工作需要你协助我们来完成呐!”
“谭主任,您这可言重了!我这次虽然是借调回长州,但也算是长州纪监委的工作人员吧,您和曹主任就是我的领导了,有什么工作尽管吩咐!”
花开满东楼2020-10-17 13:57:13 发布在 舞文弄墨
李晶拉着杨宇和段风丽走了过来,杨宇一路上都在不停地嚷嚷。
“曹主任,我都准备登台了,这会儿又有什么特殊嘉宾呀……”
沈永捷微笑着看着杨宇:“杨宇,祝你新婚快乐!”
杨宇吃了一惊:“沈处长?什么时候回来的?听说你在北京落户了,一天到晚忙得要死,请帖我都没敢发给你!也没敢想你能回来呀!”
李晶吐了一下舌头:“二位领导,你们可真会制造惊喜啊!远在北京的嘉宾都能请回来!”
谭远牧笑了笑。
“各位,我正式宣布,沈永捷同志经国监委和市委徐书记的同意,借调回长州,协助市纪监委开展工作。让我们欢迎沈永捷同志的到来!”
沈永捷连连摆手。
“欢迎就用不上了吧!毕竟我也曾经是长州的一员。不管在哪儿落户,长州也是我的家!我一路上紧赶慢赶,就是不想错过今天这历史性的时刻!”
李晶一脸的微笑:“着什么急啊,你也会有这历史性的一天的。说说看,在北京谈好对象没有?”
段风丽端着一杯饮料,阴沉着脸站在一旁,一语不发。
杨宇看了看段风丽的脸色,用胳膊肘碰了碰李晶,“嗯嗯”地清了清嗓子。
沈永捷把脸转向了段风丽:“风丽,你……”
段风丽虎着脸,突然眉毛一竖,一抬手,一杯饮料全都泼在了沈永捷的脸上。
众人都惊呆了。
段风丽的脸上像涂上了一层冰霜:“沈永捷,你今天回来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还敢说长州是你的家!”
沈永捷尴尬地用手擦拭着脸上的饮料。
段风丽阴沉着脸走开了。
“沈处长,快擦擦吧。”杨宇赶紧将一张纸递给了沈永捷。
李晶小声地问道:“刚才那一杯是酒还是饮料啊?”
杨宇小声地回应:“我看既不是酒,也不是饮料。”
“那还会是什么?”
“我看是辣椒水!”
曹云坤微微皱了皱眉:“你们俩说什么呢?李晶,还不去看看她!”
“哦。”李晶朝着段风丽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风丽!风丽!你去哪儿……”
谭远牧说道:“杨宇,你也快去准备你的事儿吧,段风丽的情绪我们来处理。”
沈永捷尴尬地笑了笑:“还没来得及给杨宇送礼呢,自己倒先收了一份儿见面礼!”
谭远牧笑了笑:“先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吧。”
花开满东楼2020-10-17 13:57:42 发布在 舞文弄墨
沈永捷离开了。
谭远牧微笑着看了看曹云坤:“曹主任,这四个人3年前就是你手下的兵,今天这饮料事件,也只有你才能给我分析分析啰。”
曹云坤笑了笑。
“我大概知道一些来龙去脉。三年前,这四个人在反贪局都是我手下的兵,沈永捷是他们的头儿,因为工作能力突出,加上自身的一些个人魅力,段风丽和沈永捷两个人相互都比较欣赏。”
“哦,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往事。”
“不过,当时还有一个情况,沈永捷还有一个竞争对手,市委那个孙赫也在追求段风丽……”
谭远牧吃了一惊:“孙赫?你是说……徐书记身边的那个孙赫?”
“对,就是他。”
“孙赫不是段风丽的现任男友吗?那……沈永捷他……”
“当时孙赫对段风丽的追求也是锲而不舍的,不过段风丽最终还是选择和沈永捷确立了恋爱关系。但是,没过多久,最高检从全国各省市检察院选拔了十个优秀年轻的检察官,前往最高检进行为期两年的挂职锻炼,沈永捷就被选拔去了北京,一呆就是两年。”
“那他和段风丽的关系……”
“两个人的关系没有断,只不过变成了遥远的异地恋。两年以后,又碰上国家进行机构改革,原检察院反贪局的人马整体转隶到新成立的监察委员会,沈永捷就被转到了国监委;按组织上的安排,还在北京落了户,这下就回不了长州了。”
“那……他是怎么和段风丽说这事儿的?”
“原本让段风丽在长州等了两年,沈永捷就已经很愧疚,哪知道两年之后还回不来了!为了不再耽误段风丽,沈永捷主动提出结束这段关系,让段风丽重新再寻找更合适的人,这让段风丽非常失望和痛苦。”
“所以……孙赫才追到了段风丽?”
“这两年当中,孙赫可是一直都没停止对段风丽的追求,段风丽在痛苦和失落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和孙赫建立起了新的恋爱关系。”
“原来是这样。”
曹云坤又笑了起来。
“本来这事儿就此告一段落了,哪知道你一个借调,又把沈永捷从北京叫了回来,让这个昔日的旧情人又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加上段风丽本身的暴脾气,才有了刚才的饮料事件。”
谭远牧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沈永捷向段风丽提出要分手的事情?”
“我前两天找段风丽谈过话,好让她有一个心理缓冲的时间。哪知道她还是没能控制住情绪,当头就是一棒啊!”
谭远牧略微一沉吟:“这不会影响他们今后的相互协作吧?”
“放心吧,沈永捷有控制局面的这个能力!我们也可以在中间做做工作嘛。”
花开满东楼2020-10-17 13:58:19 发布在 舞文弄墨
徐建辉站在百盛宾馆的一楼大厅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瞅着宾馆的装修和来来往往的人群。
孙赫走到大厅靠墙位置,一个放着“大堂经理”牌子的接待桌前。
陈小瑞微笑着抬起头:“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孙赫用头朝着徐建辉的背影点了点。
“市委的徐书记来视察工作,你给领导介绍一下宾馆现在的情况。”
“哦,好的。”陈小瑞急忙走出接待桌,来到徐建辉的身旁,“徐书记您好,我是宾馆的大堂经理陈小瑞。”
徐建辉点了点头:“嗯,我看这儿来来去去的客人不少嘛,咨询订餐、会议的有好几拨,订房退房的就没断过。”
“总的来说宾馆的营业情况还算不错,会议、餐饮、房务和团购的业务我们都在同步拓展。”
“既然营业情况这么良好,为什么还不向市里面报请验收,开始正式营业呢?”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这都是宾馆领导在安排……”
“说说看,裙楼的设计和布置是什么样的?”
“一楼除大厅以外,还有B型大会议厅、咖啡厅、特色名品店和自助餐厅;二楼配备有大宴会厅和16个VIP餐饮包房;三楼是A型大会议厅、影视厅、两个中型会议厅和8个小会议室。”
“地下的情况呢?”
“负一楼主要是宾馆的办公区域和停车场,负二楼有健身房和游泳池。”
“嗯,你先去忙你的吧。”
徐建辉很快把目光转向了二楼:“走,上去看看。”
花开满东楼2020-10-17 13:58:48 发布在 舞文弄墨
李江涛站在宴会厅的门口,打着电话。
“……金店失窃那个案子一定要跟紧,千万不能疏忽了!另外,青山路抢劫案的材料我下午回来再研究研究,然后再确定抓捕方案……嗯,嗯,好,就这样吧……”
徐建辉、赵长海和孙赫站在距离宴会厅门口不远的地方。
徐建辉看了看门口的那块水牌:“这就是你说的那场婚礼?”
孙赫回答道:“对,新郎杨宇就是段风丽的同事,也是市监委执纪审查组的一名监察员。”
李江涛猛然看见了徐建辉等三人,快步迎了上来。
“徐书记,赵局,你们也来了?”
徐建辉上下打量了一下西装革履的李江涛。
“这话好像应该由我来说啊,你怎么也在这儿?连警服也不穿?”
李江涛笑着回答:“今天局里面一个下属结婚,这婚礼现场的,就不用穿警服了吧?看着……也别扭啊。”
徐建辉有些意外:“这么巧?不会是这个新娘姚晔吧?”
“对,新娘就是姚晔,市局技术侦察科的一名警员。”
徐建辉把头转向了赵长海:“原来新娘是你那边的人,刚才在办公室怎么不说?”
赵长海笑了笑:“书记,下属结婚这种小事儿就不用专程向您汇报了吧?真要说了,我怕您骂我大事小事不辨,轻重缓急不分呐。”
徐建辉笑着看了看赵长海一身的警服。
“看来,你这个领导是不打算上台说两句祝福语了?”
赵长海笑着回答:“这个任务我已经交给李局了。”
李江涛笑着接过话:“就是就是!发言稿我都准备好了。”
徐建辉想了想:“结婚也是人生的大事儿!不能完全说是小事儿。你不去,李江涛这个副局再不上台的话,你们市局就太不人性化了。走,进去看看。”
花开满东楼2020-10-17 13:59:15 发布在 舞文弄墨
沈永捷回到了宴会厅。
谭远牧看了看沈永捷:“永捷,没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水渍已经擦得差不多了。”
谭远牧笑了笑:“我说的是段风丽,今天的饮料事件可不止我们几个人看到。”
沈永捷尴尬地一笑:“嗨!她今天没拿棍子打我,已经算不错的了!放心吧,谭主任,风丽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孰轻孰重她分得清楚。”
曹云坤附和道:“我刚才还在给谭主任说,相信你和段风丽一定会处理好感情和工作的关系,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李晶挽着段风丽的手臂,边走边劝说着段风丽。
“……他是你的恋人,不是你的仇人!再说了,人家是组织上借调回来协助我们工作的,又不是专程来添堵的,你就别往心里去了……”
段风丽依旧在气头上:“我看他就是来添堵的!”
李晶把段风丽拖回到了谭远牧等人的身边。
段风丽白了沈永捷一眼,把头扭到了一边。沈永捷苦笑着摇了摇头。
李晶看着宴会厅的门口,惊讶地开了口。
“谭主任,谭主任!你看那边……好像是徐书记过来了!”
花开满东楼2020-10-17 13:59:54 发布在 舞文弄墨
徐建辉等人进入宴会厅,朝着主宾席的方向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微笑着和两旁的人打着招呼。
谭远牧起身迎了上去:“徐书记,真没想到您也来了。”
孙赫适时地插了话:“徐书记主要是来宾馆视察和指导工作的……”
徐建辉一扬手,止住了孙赫的话。
“既是来指导工作,也是来讨杯喜酒,沾沾喜气的。”
徐建辉把目光放在了谭远牧身旁的沈永捷身上。
谭远牧介绍道:“徐书记,这就是我向您请示过的,从国监委借调回来的沈永捷同志,他也是今天中午,刚刚才从北京赶回长州的。”
孙赫也看见了沈永捷,脸色陡然一变。
“徐书记您好,我是沈永捷,在国监委执纪审查处工作。非常感谢领导对我的信任,能回到长州开展工作,希望能接受您的指导。”
徐建辉点了点头。
“谭主任跟我说过你的情况,你能被最高检选中进入挂职锻炼的行列,最后又能被国监委招入麾下,相信你是个有能力的年轻人。别的我不多说,希望你回到长州,能发挥你应有的作用,协助谭主任和曹主任干好纪监委的相关工作。”
“请徐书记放心,我一定尽职尽责,不辱使命!”
杨宇拉着姚晔的手也走了过来,笑得合不拢嘴。
“徐书记,做梦也想不到您会光临我们的婚礼,您这一来,咱这婚礼的规格和档次瞬间就提高好几倍啊!我和姚晔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徐建辉微笑看着杨宇:“你是杨宇吧?”
“我是杨宇,在市监委执纪审查组工作。”
“徐书记您好,我叫姚晔,是市公安局技术侦察科的一名警员。”
徐建辉微微一沉吟。
“姚晔……我们形容花草在风中飘摇叫做随风摇曳,今日一见,的确人如其名。新娘很漂亮,就像在风中飘摇的一朵美丽的鲜花啊!”
众人都笑了起来。
徐建辉微笑着说道:“杨宇,这么美丽的新娘,以后可得好好珍惜呀!”
“那是必须的!徐书记,我记住您的话了!”
徐建辉一伸手:“拿酒来。”
李江涛适时地将一杯酒递给了徐建辉,李晶也将两杯酒递给了杨宇和姚晔。
徐建辉端着酒杯,朗声说道:“既然来了,就要祝福你们。第一呢,我要祝你们爱情甜蜜,永结同心,生活充实饱满!”
杨宇笑着回应:“谢谢!谢谢徐书记!”
“第二,我要祝你们在工作、事业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争取更优异的工作成绩!”
姚晔笑着说道:“徐书记,在此我也要祝您身体健康,顺心如意!相信在您的英明领导之下,长州一定会迎来一个更美好的明天!”
徐建辉也不禁笑了起来:“这新娘可比新郎更会说话啊!”
徐建辉举起了酒杯。
“各位,在此就让我们共同努力,为长州更美好的明天,干杯!”
花开满东楼2020-10-17 14:00:25 发布在 舞文弄墨
第二章 书记的儿子(上)


机场的航站楼前车来人往,只有徐冰洋能做到像尊佛一样坐在台阶上,仿佛除了手机里的游戏,身边的一切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顾文君拉开车门,朝着徐冰洋小跑了过去。
“冰洋!”
徐冰洋闻声抬头,站了起来。
顾文君冲到徐冰洋身前,张开了双臂。
“儿子,你可算回来了!快让妈抱抱……”
徐冰洋退后一步,抬手做了个“停”的手势。
“停!停!第一,你迟到了十分钟;第二……”
徐冰洋瞅了瞅陶成业:“谁给你配的司机,比你还老;第三……”
徐冰洋将头靠近了顾文君:“长州的公务车标准升级了?连保时捷都可以配?”
顾文君“啪”地一下打在徐冰洋的胳膊上。
“你少来了!妈现在就回答你。第一,路上塞车,妈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了!第二,那不是妈的司机,是妈的朋友!你是不是在国外漂亮女孩儿看多了,一回来就嫌妈老、嫌妈难看了!”
“嘻嘻,跟您开玩笑呢。妈,您风姿卓越,谁敢跟您比啊?”
“还学得油嘴滑舌的!第三……”顾文君也将头凑近了徐冰洋,“别让你爸知道我在外面坐别人的保时捷,你爸非骂死我不可!”
“知道了!会给您保密的!”
顾文君挽起徐冰洋的手臂,将徐冰洋拉到陶成业的面前。
“来,妈给你介绍一下……陶总,这是我儿子徐冰洋,刚从美国留学回来!冰洋,这是你陶叔叔。”
徐冰洋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陶成业,把头转向了一边。
“大叔,你好。”
顾文君不禁责怪道:“怎么说话呢,是陶叔叔,不是大叔!”
陶成业笑着连连摆手:“没关系!没关系!叫什么都不要紧!只要认识就行!”
“这孩子不太懂礼貌。陶总,你别介意啊。”
“都是小事情,哪来什么介意啊!顾主任,您看现在正是饭点儿,要不,咱们还是先去吃饭,边吃边聊嘛!”
“好啊,那……”
陶成业用手一指:“那边有家餐馆,菜品和环境都不错,以前我来机场接朋友,就在那儿摆的接风宴,要不去试试?”
“也……行吧。”
“行,那我就先去订位子,顺便把车停了。你们顺着这条路直走过去,五分钟就到了。那我先去了啊!”
花开满东楼2020-10-18 10:25:47 发布在 舞文弄墨
顾文君挽着徐冰洋的胳膊,并排走在路上。
“儿子,不是说要8月份才离校吗?怎么走得这么早?学校改流程了?”
“不是学校改流程,是房东改主意了。”
“房东?她改什么主意?”
“那套别墅她不租给我们了,说是要卖掉它。我问过了,要240万美元呢。”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们又不买她的别墅。”
“可那套别墅住起来真的很舒服啊,我就在想什么时候能把它买下来。”
“你呀,什么时候能挣那么多钱?什么时候就能把它买下来?还有,你说要和几个同学去欧洲旅行一个月才回来,怎么又提前了?”
“没钱了呗,不回来干嘛?”
顾文君大吃一惊:“没钱了?我给你的那张可是三十万额度的信用卡,你这么快就刷光了?”
徐冰洋耸了耸肩:“妈,我是在欧洲旅行,你以为是在国内逛街啊?欧洲好玩儿的地方多了去了!你那三十万根本不够花!”
顾文君不禁气上心头:“三十万还不够你用?这要让你爸知道了……”
徐冰洋又抬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打住!打住!这事儿千万别让爸知道,不然,挨骂的可不止我一个人!”
“你呀,迟早把我气死!”
“妈,这姓陶的什么来头?哪一行的大老板?”
“你怎么知道人家就一定是大老板?”
“切!不是大老板能开保时捷911?400万的车啊!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行!算你有眼光!人家是房地产开发集团的董事长,当然能开911了。”
“还算有点儿来头。”
“不过,你也别以为人家就是暴发户,你陶叔叔还是有些书画方面的雅好,他经常来找我请教诗词书画的。”
“哦,怪不得你会坐他的车,臭味相投啊!”
顾文君一把拧住徐冰洋的耳朵。
“那叫志趣相投,不是臭味相投!”
“哎哟!轻点儿!轻点儿!我跟您开玩笑的……”
花开满东楼2020-10-18 10:26:45 发布在 舞文弄墨
房间两面临湖,位于二楼通道的最里面。
置身其中,只闻蛙叫,没有一丝的嘈杂之音,看得出是天字第一号的雅间。
陶成业笑呵呵地一招手:“我已经告诉厨房,让他们尽快上菜。顾主任,冰洋,来,坐坐坐!”
徐冰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拿出手机又玩起了游戏。
顾文君满脸的歉意:“陶总,你这忙上忙下的,真是让你费心了!”
“费什么心呐!既然出来了,那就得吃好喝好,顺顺利利地把事儿给办好了,这才是咱们应该考虑的!”
“不好意思啊,陶总,我去趟洗手间。”顾文君叮嘱徐冰洋,“冰洋,别光是玩游戏,陪你陶叔叔说会儿话。”
顾文君离开了。
徐冰洋自顾自地玩着手机,似乎并没有要搭理陶成业的意思。
陶成业面带微笑看着徐冰洋。
“听你妈说,你在美国念的是进出口贸易,毕业了干嘛不留在美国创业啊?美国的市场经济环境又成熟,干嘛还要跑回来?”
徐冰洋慢条斯理地回应道:“你以为我不想吗?开公司、招人、进货,哪样不得花钱?人家又不会赊给我!”
陶成业笑了笑:“那倒也是,你陶叔当年创业的时候也碰到过这些困难。不过你陶叔从不轻言放弃,咬牙坚持着,还是挺过来了。”
“那算你厉害啰。”
“来的路上我还听你妈说,之前你一直在欧洲旅游,计划下个月才回来。欧洲我也去过,好玩儿的地方可多了!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徐冰洋一脸的无奈:“钱花光了,卡刷爆了,没钱寸步难行啊!不回来干嘛?”
陶成业又笑了笑:“也是啊,挺具体的问题。”
徐冰洋把目光从手机移到了陶成业的脸上。
“我妈可真是什么都跟你说啊!大叔,我妈跟你什么关系啊?”
“好朋友啊!是她把我领上了艺术的道路,进入了艺术的殿堂,我经常向你妈请教诗词书画的!你别怪陶叔罗嗦啊,你妈说起你的时候,那句句都是带着关心和爱护的!”
徐冰洋白了陶成业一眼:“我怎么觉得你比我妈还关心我。”
“应该的嘛!你陶叔是一个乐于助人、知恩图报的人!顾主任传授我那么多艺术真理,她关心的人和事儿,我顺带着操心一下,这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呀!”
徐冰洋终于放下了手机。
“大叔,你……真是那么高尚的人?”
陶成业用手指敲了敲桌面。
“冰洋,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出来,只要你陶叔办得到的,一定替你解决!帮你就等于是回报顾主任对我的艺术栽培啰!”
徐冰洋的脸上写满了半信半疑:“真的吗?陶……叔?”
花开满东楼2020-10-18 10:27:45 发布在 舞文弄墨
沈永捷、谭远牧和曹云坤在宾馆裙楼的走廊里边走边聊。
“永捷,你在北京呆了两年多,那边儿的消息可比长州要灵通多了吧?”
沈永捷笑了笑。
“您是说华宁省的事儿吧?长州这些年飞速发展,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据说中央是有这样的战略设想,以长州为核心,建设和打造一个新的省份,也就是外界风传的华宁省;以此发挥长州的辐射作用,以点带面,来实现区域经济共同发展的战略目的。”
谭远牧问道:“那你这次回长州,有没有什么直观的感受啊?”
“当然有了!长州变化太大了,每次回来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说实话,如果不是组织上的安排,我还挺希望留在长州发展的。”
曹云坤问道:“那对于杨宇选择的这个结婚地点,你有什么感觉吗?”
“百盛宾馆的变化就更不用说了,和以前相比,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宾馆!我记得三年前,百盛宾馆还是一栋单体楼,现在这规模,至少扩大一倍了吧!”
谭远牧点了点头。
“百盛宾馆是扩建加重装,在原址的基础上,对周边的房屋进行了拆迁,扩建了裙楼,在上面又盖了一栋主楼,营业面积足足增加了一倍,拆迁后把前面的广场扩大了五倍。”
沈永捷指了指两边的墙:“不止是外面,还有这内部的装饰用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品牌,但也看得出,用料和工艺非常讲究。”
“那是肯定的,市里面在宾馆的装修上可是投入了3.5个亿,这还不算扩建裙楼和主楼的土建成本。”
沈永捷吃了一惊:“3.5个亿!在一座市政府的接待宾馆上面投入这么大?”
曹云坤笑了笑:“这就是徐书记的为政风格,按照他的原话来讲,长州市大到市政工程,小到一花一草一树,都必须要能够体现出长州这些年所取得的建设成就。”
谭远牧接着说道:“按照最初的计划,百盛宾馆的装修是要达到超五星级的标准。是钟市长指出,周边五个省,达到超五星级标准的也只有一家商业酒店,而且还是国际品牌,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于引人注目了?后来才改成了不是超五星,胜似超五星的内部要求。”
沈永捷不禁哑然失笑:“徐书记可真是大手笔啊!”
“可实际上,你回来之后要面临的第一个案子,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座百盛宾馆。”
“哦?”沈永捷诧异地停下了脚步。
“在你回来之前,中央第四巡视组就已经在省会嘉州驻扎了一周,早在那个时候,巡视组就把一份关于百盛宾馆装饰工程的举报材料转到了市纪委和监委。据这份材料所述,百盛宾馆早在半年以前就完成了装饰进程,但却一直不向市里面报请验收,而是密不作声,采取了试营业的方式,一直悄无声息地营业到现在。”
“装修完毕……却不验收?试营业达半年之久?”沈永捷沉吟了片刻,“那只能说明,宾馆已经达到了可以对外营业的程度,但却没有达到能够接受验收的标准!莫非……是有人在那3.5个亿上面做了手脚!”
“究竟有没有人做过手脚,还有待于我们的调查。不过,举报材料上倒是明确指出,这座宾馆貌似富丽堂皇的装饰之下,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瑕疵和隐患。永捷,你能看出来是哪儿的问题吗?”
沈永捷仰起头,俯下身,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检查着宾馆内部的装饰情况,还把脸贴近了电梯门两边的灯槽。
“是灯带!灯带出了问题!”
沈永捷用手指了指天花板和电梯门的灯槽。
“两位领导,你们看,这灯带是由一颗颗的LED灯珠组成,正常情况下是应该整条灯带全部发光;可实际上,这里面有至少50%的灯珠是没有发光的,形成的照明效果就是一截明亮,一截黑暗,整个走廊的灯带全是如此!”
沈永捷抬头看了看裙楼大厅的天花板。
“连大厅也是这样……可以推断,灯带的死灯现象是宾馆在照明上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
谭远牧和曹云坤相视一笑。
“说得没错,这正是举报材料上所指明的问题。”
“万幸的是,这灯带并不是宾馆灯具当中的主照明,只是装饰点缀照明,别说是来来往往的客人,就是来开展检查验收的领导,也未必能发现藏在这灯槽里面的问题!”沈永捷耸了耸肩,“不过话说回来,宾馆的管理层可不敢有这种幻想,万一这领导的眼力劲儿够好,刚好就发现了呢?那可就不好自圆其说了!这大概就是百盛宾馆敢于营业,却不敢报请验收的原因。诶,谭主任,我什么时候能看看这份材料?”
“你别急,你现在的任务是去和杨宇多喝两杯,再找李晶和风丽多说说话!材料可以下午再看。”
“谭主任说得对,虽然你以前就是他们的头儿,但毕竟两年多没在一起了,联络联络感情,对你以后整合团队,开展工作是有好处的。”
“行,我听领导的!那我去了啊!”
看着沈永捷离去的背影,谭远牧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果然如你所说,这沈永捷的确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问题,而且,还是个急性子!”
曹云坤笑着说道:“有这个急性子在,我们的工作就好办得多了!”
花开满东楼2020-10-18 10:28:48 发布在 舞文弄墨
顾文君惊讶地发现,吃饭前还形同陌人的陶成业和徐冰洋,吃饭之后却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对忘年之交,总有说不完的话,谈不完的情,搞得自己连话都插不进去。
“我去米兰的那次,正赶上国际时装周!世界各地的服装界大腕儿都来了,那场面可热闹了!”
“下次我也要选在那个时间点儿去!”
“不过你得注意了,人越多的地方,小偷也越多,全世界哪儿都一样!上次我就碰见好几个小偷。”
“行,我知道了!”
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骑着两辆两轮电动车,从三人面前呼啸而过。
徐冰洋的脸上露出鄙夷之色:“切!就一国产的,得瑟什么呀!陶叔,我在美国玩儿过更好的,我同学的Segway,那驾驶感觉才叫一个爽!”
陶成业把头略微靠近徐冰洋:“什么牌儿的?”
徐冰洋提高了嗓门:“Segway!”
“哦,记住了。”陶成业掏出了车钥匙,“顾主任,您看这接下来是回家还是回管委会?”
顾文君连连摆手:“不了不了!陶总,今天已经够麻烦你的了,不能再耽误你时间了,我已经叫了网约车,一会儿就到!”
“顾主任,您这是干嘛?这有现成的车,何必去叫网约车呢!”
“陶总,我是……觉得吧,老是坐你的车在管委会进进出出的,怕是……影响不好……”
陶成业用手一拍脑袋:“我怎么没想到!理解理解!顾主任您说您这身份,是得注意点儿影响。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陶成业挥挥手,走开了。
徐冰洋大声喊道:“回头见啊,陶叔!”
陶成业也大声回应道:“路上注意安全!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啊!”
顾文君非常的不解:“我说儿子,你不是和他没话说吗?怎么一顿饭的工夫就好上了?”
“谁说的!我和陶叔可有共同语言了!陶叔在欧洲住过一年,欧洲的事儿他可熟悉了,他还教了我好多东西呢!”
“行,人家好的东西你就得学着!”
说话间一辆白色的轿车朝这边开了过来,顾文君看了看车,对着车挥了挥手。
“车来了,走,快上!”
花开满东楼2020-10-18 10:29:52 发布在 舞文弄墨
第二章 书记的儿子(下)


市委大院的道路不但洁净平整,而且宽窄有度,两旁种的都是徐建辉最喜欢的虞美人。徐建辉一向觉得,在这样的环境里面一边走一边听取工作汇报,不但比枯坐在办公室里面惬意得多,也会让他头脑更加清醒,思维更加缜密。
而此时,孙赫就走在徐建辉的斜后方,向他汇报着巡视组的相关情况。
“……巡视组选择了四季酒店,还是260元的普通标间,人数也确定了,一共6个人,不过具体人员还没有见到……”
徐建辉扬起了手:“不用查了,开会的时候自然能看到。”
说话间已经到了会议室的门口,陈旭光和王志昌等6人也从走廊的另一头走了过来。
徐建辉微笑着迎上前,握住了陈旭光的手。
“陈组长,欢迎来到长州指导工作啊!”
“我们昨天下午到的长州,晚上就在市区逛了一下,高楼林立,五彩炫目!长州在徐书记的领导之下,真是日新月异啊!”
“那都有赖于中央的政策得力和长州人民的不懈努力,我这个地方省市的领导也不过是添砖加瓦罢了!”
“你们看,徐书记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啊!”
众人都笑了起来。
陈旭光用手指了指身边的王志昌。
“徐书记,介绍一下,这位是第四巡视小组的副组长王志昌同志。”
徐建辉看着王志昌,脸上露出一丝意外的表情,但很快便展现出了职业而熟练的笑容,伸出手和王志昌握在了一起。
“王副组长,欢迎来长州指导工作。”
“徐书记,以后的工作还需要你大力支持才行啊。”
“那是当然的,也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嘛。”
陈旭光抬手看了看表:“到时间了,我们进去吧。”
徐建辉微笑着做了一个手势:“陈组长,王副组长,请。”
花开满东楼2020-10-18 17:34:13 发布在 舞文弄墨
台的上方悬挂着“长州市巡视工作动员大会”的红色条幅,陈旭光、王志昌、徐建辉、钟良国和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德平、市政协 孙兆林并排坐在 台上,台下坐着长州市各大班子的领导成员。
陈旭光扫视了一遍台下的参会人员,开口讲了话。
“同志们,根据中央的统一部署,中央第四巡视小组今天开始对长州市展开专项巡视,下面,根据中央的相关精神,我讲几个重点。
“巡视是党章赋予的重要职责,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手段,是加强党内监督的战略性制度安排。新时期的巡视工作,更是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重要平台。
“十八大以来,中央将巡视工作摆在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特别是明确了聚焦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一个中心’、突出‘四个着力’的新定位,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的理论创新、制度创新和实践创新成果,这也充分表达了中央对坚决惩治腐败、建设廉洁政治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
台下的人一边仔细听着发言,一边认真地做着笔记。
“巡视期间,我们将按照中央的部署和要求,重点做好以下几项工作:一是突出以四大班子及其成员,特别是‘一把手’为重点的监督对象,突出群众反映强烈、问题线索比较集中、身处重要岗位可能还会继续提拔任用的这三类‘重点人群’。但同时,也要对下一级领导班子主要负责人的有关问题进行了解和掌握。
“二是在监督内容上,用纪律的尺子来衡量被巡视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的行为。
“第三,我们将主要通过听取汇报,调阅、复制有关文件资料,与干部群众个别谈话,受理来信来电来访,对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情况进行抽查核实等方式来推进巡视工作……”
陈旭光扭头看了看身旁的王志昌。
“……但同时,我们也会根据需要,关口前移、下沉一级,到区县和群众当中去了解情况,对干部群众反映的重要问题线索进行深入了解。”
王志昌点了点头:“在此我补充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在信访受理范围上,巡视组主要受理反映市委、人大、政府、政协领导班子成员、法检两长和下一级领导班子成员及重要岗位领导干部问题的来信来电来访,重点是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等方面的问题。
“对其他与巡视工作无直接关系的个人诉求,将按照分级负责、属地管理原则,转交长州市相关部门进行处理。”
花开满东楼2020-10-18 17:35:04 发布在 舞文弄墨
徐建辉接过了话:“同志们,刚才,陈组长和王副组长代表中央第四巡视小组先后作了重要讲话,深刻阐述了开展巡视工作的重大意义;这不仅是对本次巡视工作的深入动员,也为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党风廉政教育课。
“此次中央第四巡视小组来我市开展巡视,是对我们各项工作的全面检阅,也是对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廉洁自律的‘政治体检’,充分体现了中央对我市工作的重视与支持,也是对我市各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关心与爱护。我们一定要站在政治和全局的高度,充分认识巡视工作的重大意义,把接受巡视组的监督检查当作一次加强党性锻炼的机会,一次检验工作成效的机会,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的工作部署上来。
“在此,我对长州配合支持巡视工作作出以下要求,第一,要端正态度,第二,要密切配合,第三,要搞好协调,第四,要严肃追责!
“同志们,做好这次专项巡视工作,使命光荣、责任重大。我们必须认真落实中央有关要求,统一思想、同心同德,以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新成效,为长州市的建设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徐建辉把头转向身旁的钟良国,脸上挂满了微笑。
“钟市长,你也讲两句。”
钟良国笑了笑,清了清嗓子。
“同志们,刚才巡视组的相关领导和徐书记都做了重要讲话,我想说的是,巡视组的各位领导,长期在中央重要部门工作,熟悉中央的各项重大决策部署,也有着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这次来我市开展巡视,不仅是对我们的监督检查,更是对我们的指导和帮助。
“我们恳请巡视组的各位领导对长州的工作多批评、多指导、多提宝贵意见,严肃指出我们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帮助我们把长州的工作做得更好。我们一定会珍惜和把握好这次巡视监督的重要机遇,充分利用好开展巡视工作所创造的良好政治环境,全面推进我市的党风廉政建设、反腐败斗争和各项重点工作,绝不辜负中央的期望和全市人民的重托!”
台下再次响起一片掌声。
陈旭光一边鼓掌一边把头凑近王志昌:“钟市长讲得很诚恳呐!”
王志昌一边鼓掌一边点了点头。
徐建辉的脸上却露出了不自然的笑容。
花开满东楼2020-10-18 17:35:40 发布在 舞文弄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