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重发)直播一段我去边疆看病的故事《麦地骷髅》

楼主:紫芝翁 字数:379264字 评论数:1908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我现在瘫坐在塔城伊宁路一间旅馆的沙发上。。。
伸手抖抖索索地从床上扯过裤子,从兜里掏出手机,
湿漉漉的,我有点担心进水,撕了块纸巾擦了擦,
幸好能开机!
谁来救救我!
我一个人逞勇来塔城,身边没有亲人和朋友陪同,没承想就偏偏遇到了这么可怕的事情。
先报警吧,这是我目前唯一能采取的自救措施。
报完警,我的身子还是一阵一阵痉挛性的抽搐,由内而外,完全是被吓的。握着手机的手不可遏止地颤抖着,写字是不可能了,所以我用语音输入写下了这段话。
等等,让我先深呼吸一口气,等我呼吸变得平稳一点再说。
现在除了等警察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神经紧崩,危险好像就在门外,我脑海里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强烈臆想,觉得门外站着一个戴墨镜的可怕男子,随时都会破门进来绑架我或者杀掉我。
我强自镇定,告诉自己并没有被他们发现,我是安全从那个地方逃出来的。
但,如果被他们发现,我或许躲不过今夜。
我心里很矛盾,写下这些文字不知该不该发到网上?胡乱发布或许会被他们发现,让他们按图索骥找到我,给我带来杀身之祸。但我希望我的朋友、家人,和看到这些文字的其他人,也能够知道我今天所经历的奇事,知道的人越多越好,因为有时候个人的不幸如果得到公众的知情,就会获得舆论的关注和鼓励,进而获得政府的额外照顾。
但发表在哪里好呢?太显眼的地方肯定不行,想来想去还是发表在天涯上吧。一时之间我想他们也不会发现吧。
现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身上还满是污垢和机油的臭味,床上扔着我刚脱掉的脏得不能再脏的衣裤。我本想先洗个澡,但我害怕门外的墨镜男在我洗澡的时候,因为水声阻挡了听觉,眼睛又被水淋得睁不开,他会悄悄闯进来,把我割喉或者捅一刀。。。
我现在真的是一只惊弓之鸟,疑神疑鬼。只敢躺在沙发上,眼睛睁得大大的,死盯着门板。。。
“当当当!”有人敲门,门口一阵窸窣。
我心上一紧,连忙屏住呼吸。
“当当当!”门又被敲响。
“谁?”我低声问,大胆推测应该不是他们。
“我派出所的,是你报的警吗?”
紫芝翁2018-11-03 18:50:17 发布在 舞文弄墨
我出现了,
我还活着!
哇!简直有种劫后余生的欣喜呢。
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让我冷静下先。
好吧,我就从头开始说吧。
我因为患有一种特殊的白化病,在老家治疗花了不少钱,但一直不见好。。。就那种在课堂上坐着坐着,突然会咳血,吓坏老师同学,而且越来越频繁。所以只好经常休学。去过北京和上海的大医院,也查不出病因。
在万般无奈的时候,我家人接到一个电话,那人说他是T城的一家医院,他们那能够治好我的这种病。一开始我们对这个电话是持怀疑态度的。因为现在社会上这样的医疗骗子太多了。
幸好我爸的一个老同学在阿克苏当老师,老爸就拜托那位叔叔,顺着电话里的指导,亲自到T城的这家医院看过。因为叔叔是老师,也算半个公务员,经他多方了解,可以确定这家医院是一家正规的国家甲级医院。后来我在网上也浏览过这家医院的网站,里面党政建设、行业标兵、获奖经历等版块看上去都挺老派和正规的。所以我就决定来试一下。我没有让家人陪同,因为那样又会多出一笔费用。我是久病成良医,自己的情况自己明白,走医院的流程也很清楚,能够照顾自己。再加上叔叔在阿克苏,有什么急事我可以打电话找叔叔帮忙。
紫芝翁2018-11-03 18:55:48 发布在 舞文弄墨
我大前天晚些时候到的T城。到了先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了下来,也就是现在的这一家。第二天早上我到那家医院挂号。但工作人员说专家到省城会诊去了,要过些天才回来。让我多等几天,还有几个和我一样情况的病人也在等,等专家来了一起会诊。
听了他的话我觉得有些惊讶,怎么还有很多人也患我这种病吗。我又问了一遍那个疑问,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患有这种病的?那个工作人员的回答跟之前给我们打电话的人一样,说他们和全国各大医院都有联网,像我们这种其他医院治不了的病,上头会进行调度,把资料发到他们这边,所以就打电话叫我们来了。
我听了之后欲言又止,怀着一种莫得莫失的心情晃游回小旅馆。
紫芝翁2018-11-03 18:58:21 发布在 舞文弄墨
前天回到旅馆,后半日我基本上是在床上度过的。因为白化病的缘故,我相貌有些异于常人,所以不大喜欢在处抛头露面,被人围观。可是昨天早晨醒来,我的心情又莫名其妙的乐观起来,想通了一些事。
因为像我这样的病人总会从父母老师同学杂志电视书籍各个渠道品尝到这样那样充满正能量的心灵鸡汤,久而久之,人的精神也就变得时而格外乐观和勇敢。于是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怕什么,我这么帅,上街还巴不得高回头率呢,哈哈。左右都是等待,不如到这座小城去逛一逛,毕竟是边疆,何不领略一番异域风情呢。前天去医院,大致在公车上瞄了瞄市区,发现四周的建筑跟内地没有什么两样,钢筋水泥玻璃瓷砖,现代化设计风格的建筑,乏趣可赏。所以昨天我准备去郊区看一下,或许会遇到一个充满民族风情的小市集也说不定。
紫芝翁2018-11-03 19:00:34 发布在 舞文弄墨
我随便搭了一辆公交车,随便它带我去一个地方。相逢不如偶遇,或许到了终点站,我就会邂逅一个卖当地美食和工艺品的小巴扎。
这趟公交车的终点站有点远,已经出了城区。到了终点站下了车,四周的风景跟我想象的完全相反,宽阔的马路边房屋稀少人影寥落,看不出哪有热闹集市的样子,我感到有些失望。
于是我就索性想,要不干脆到更远一点的地方去玩玩,反正已经来了边疆,如果不能领略到一些极具民族特色的风土人情岂不遗憾?并且,对要去的地方毫无所知,这不正好充满了新鲜与刺激吗?这两种感觉像两只小手一样,挠的我心痒痒起来。
紫芝翁2018-11-03 19:21:22 发布在 舞文弄墨
我朝马路上张望,看看有没有长途汽车过来。
不一会,马路上驶来一辆小型长途客车,我招手拦停,上了车,车上差不多坐满了旅客,我装作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全车,表情轻松自然,好像本地人一样。这是出门在外必备的技能之一。
等到售票员来买票,我说我是去红谷的,也就是上车前我才从贴在车前玻璃上的站点牌上随意记住的一个地名。
一路上,我被沿途的风景迷住了,一来我是路痴,二来太阳当时已经爬过车顶,汽车转了几个弯之后我就分不出东南西北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只管欣赏着车窗外美丽的风景。
窗外阳光明媚,空气特别干净透明,天空蔚蓝,云朵洁白。边疆的夏天气候宜人,田野山岗绿草茵茵,几匹马儿或立或卧,悠闲自得。一点人影,一带清溪 ,如诗如画,好一片离尘仙境呀。
到了平坦的地方,车窗外时不时晃过一些民居,皆是簇新的样子。田野里因地制宜种着各式作物。
车子继续向前行驶了大概半小时,我的目光又被马路边新出现的景色吸引住了。只见大片紫粉色的花海延伸到遥远的地方,我的心上立即升起一股好奇。这是什么花?在这样广阔的天地间,是谁种植了这一片花海?好壮阔好美丽!真想下去看看。
心动不如行动,我起身招呼司机停车。
紫芝翁2018-11-03 19:23:45 发布在 舞文弄墨
一下车,浓郁的香味就扑进鼻孔,空气干热而馥郁,令人以为来到了普罗旺斯,心中充满喜悦和激动。我迈步穿过马路,向花海走去。到跟前仔细观察了一会,也认不得这是什么花。有点像月季和玫瑰。
抬眼远眺,花海尽头看似很远的一脉矮山脚下有一带树林,深翠幽徊。一股寻幽探胜的心情从我心底翻涌出,我就想走到那里去看看,然后再绕回来搭车。
我找了一道田埂走进了这片花的海洋。
或许是用来制作香料的吧这些花。我猜着。或许就这几天就要采摘了吧。
我试着摘了一片花瓣,又赶紧转身环伺周围,看看有没有人发现我的这种破坏行为。说也奇怪,这么大片的花地,竟然没有一个人看管。不过说怪也不怪,这里的人们对这些花已司空见惯,谁会无聊到来糟蹋或者赏玩呢。
除了像我这样的!
紫芝翁2018-11-03 19:27:34 发布在 舞文弄墨
那一带看似不远的树林走着去其实挺远的。走累了我就坐下来休息一下,嘴里叼上一棵从田埂上掐的狗尾巴草,看着天空发一会呆。花香令人迷醉,突然我被自己的一个想法逗乐了。从高空看去,花海像一块毯子,游走其间的我,是一个钻在里面的虱子。
如此走走停停,过了些时候。到后来我便加快了脚步,因为我的游性己失去了大半,花香熏得人头脑发晕。那树林看上去也不远了。更糟糕的是,天空居然暗了下来,原先的那些白云逐渐变得乌青。天空蒙上了一层灰幕,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我停下脚步,看看前面的树林。树林后面居然掩映着一座大院子。
那我到底是要继续往前走呢还是往回走?我有些犹豫不决。
转身瞅瞅,来路显然要比去到树林后面大院子的前路远很多。
往回走吧,前面的地方太陌生了。我都不知道那座院子是干什么用的。里面有没有人,有些什么人,他们乐不乐意接待我帮助我?
哦,对了,我知道了,那院子一定是这片花田主人的庄园。要不然这么大的一片花田岂不成了无主之地?
我对自己的聪明感到有些小小得意。
那就不成问题了,我只是到他们的屋檐下避避雨,乡野之地,民风淳朴,想必他们不会断然拒绝我的冒然来访。
紫芝翁2018-11-03 19:29:04 发布在 舞文弄墨
起风了。花海泛起一阵阵的波浪,可惜我已无暇领略此番美景了。乌云渐渐漫住了天空。我加紧脚步又走了几步,终于走出了这片花海。脚下变成了麦地,麦子已经结了穗,看看前面的建筑离我越来越近。我喘口气,找田埂,继续加紧了脚步。
“妈呀!”
我失声惊颤尖叫,被脚下的东西吓得一个激灵。双腿条件反射的向前骤然蹦出几步,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股冷气从脊梁直窜头顶,后脑勺麻刺刺头发根竖。那居然是。。。那居然是。。。我的心脏骤然蹿到嗓子眼,失律狂跳。妈呀,这是什么鬼?!吓死我了。
虽然我本能地第一眼就认出了脚下的东西。可第一反应却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紫芝翁2018-11-03 19:38:51 发布在 舞文弄墨
我刚刚居然从一堆人骨旁边走了过去!
就在我快要走出麦地的时候。
我吓得四处张望,发现左右附近麦苗凌乱的地方,居然还有几堆这样的白骨!
我的心脏紧张得咚咚狂跳,感觉快要从胸膛里撞出来了。身体上的每一块肌肉都被抽紧了,就等大脑一声令下,跑!我就能像闪电一样窜出去。但我的理智似乎还没有被完全吓跑,人类天生的好奇心按捺住了我狂奔的冲动。
我环视四周,不见人影。天空虽暗,但四野清朗,好像实际上暂无危险。
这是怎么回事?
稍稍冷静下来之后,我的脑袋里立刻就被各种问题塞满。
这里怎么会有人类的骸骨?
是被谋杀的还是自杀死亡的?
根据现场,肯定是被谋杀的。
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死了多久了?
没有别人发现吗?
。。。
这些问题,我一个都不知道答案。
要不要过去走近看看清楚?
不敢,好可怕!。。。
但那只是一堆骨头又不会扑过来。
会不会是鬼?
不会,大白天怎么会有鬼。
再说晚上也不会有啊!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相信鬼神这些东西。
可它们真的很可怕呀!
我一时慌乱,不知所措。
渐渐地我脑海里就只剩下一个声音,“这里怎么会有一具具人类的骸骨?”
这个疑问才是最令人害怕的。瞬时,我感到身后好像有一双黑手向我抓来。我连忙转身看……没有人。
恐惧攫住了我,我想就这么逃离此地。可心又不甘,好奇心紧紧的拽着我不让我迈步。
紫芝翁2018-11-03 19:59:22 发布在 舞文弄墨
就这样度过了最初的一阵惊恐慌乱之后,我的情绪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一点点勇气又填充进了我的胸中。看看周围,没有别人,此刻的我应该是没有危险的。好吧,我就过去查看一眼,只一眼,我就快走。我心里这么对自己说着。脚下就慢慢往回揶了过去,
这具骷髅不是躺着的,而是堆在一起的。他底下的一圈地,麦子好像被腐蚀过,黑乎乎的一滩,上面有些不知是土坷垃还是什么的碎渣渣。看骸骨堆叠的姿势,他生前应该是呈跪地的姿势,头骨面朝地,只能看到他光溜溜的后脑勺,
唉,奇怪呀!他的后脑勺好光滑呀!好像打过蜡一样泛着油光。还有他其他的骨头也是如此。再看他的双臂,两只手腕是交叠在一起的。生前好像是双手被反绑跪在地上。
天哪,这是怎么一回事?我脑海里思绪纷乱而又高速地运转起来。我好像猜到了什么,但又不知具体是什么。当时又紧张又害怕,容不得我多思考,站起身瞥了瞥其它黑地上的骨架,他们的情形大致相同。我不敢再多呆了,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向前面的院子跑,向那里的人求救。
经过刚才的惊吓,我的双腿有点发软,脚腕那里好像塞了棉花,走起路来软的发不上力。但全身的肌肉又本能地一紧一抽,催促我快走。
前面树林后面的房子对我来说就好像一个避难所。我只要到了那里就能摆脱身后的恐惧了。
但渐渐的我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对劲。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庄园,我突然想到,那些骷髅离这座庄园也很近啊!
紫芝翁2018-11-03 20:09:18 发布在 舞文弄墨
对啊,我刚才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或许正是院子里的人将那些受害者置于死地的。看看这座院子的地理位置。远离城市和公路。极目远眺,四周也没有其他的村子和人迹。它的存在本身就很可疑。如果是农场主的庄园,也应该建在马路边,方便运输啊?
我越想越害怕,渐渐放慢了脚步。
可是我已经来到了它跟前。从近处看,这座庄园的院墙还挺高的,上面种着铁蒺藜,越看越瘆人。
正在我进退两难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我听到了一阵狗叫声。天哪!被发现了。现在往回跑已经来不及了,他们肯定能追上我。我都不敢想象,那些狗追上我会把我咬成什么样子?
紫芝翁2018-11-03 20:20:22 发布在 舞文弄墨
也或许他只是普通的看门狗。房子里的人也是好人。我该大胆一点,不应该把人人都想的那么坏。。。此刻我又突然产生了一点侥幸心理。
但那几具骷髅离着这座院子不远呀!惨剧发生的时候,这些房子里的人不可能不知道!
这么反复一想,我才终于敢确信,这座院子里的人绝非善类。但我往回跑肯定也不是出路。情急之下,我决定反其道而行,先绕到房子后面躲起来再说。等狗不叫了我再跑。我拔腿向院墙左面绕去。就在这时候我听到开铁门和几个人说话的声音。只听一个人说的是,又是兔子吧?另一个说,如果是兔子的话,狗不会叫的这么厉害,出去看看吧。
天哪!
事已至此,形势危急,容不得我多想。先绕到院子后面躲起来再说,万一不行我再想。。。办法,
办法,会有吗?
紫芝翁2018-11-03 20:22:11 发布在 舞文弄墨
就在我慌乱逃窜的时候。我看到墙根处有一个缺口。看样子是排水沟出口。大小能容一只狗进出。我灵机一动。要不从这里钻进去?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们万想不到我会钻到院子里面。等他们转一圈找不到人,回头进院子的时候我再钻出来。
但里面如果还有其他人呢,我不是自投罗网吗?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看看这个洞后面是什么吧!这个洞也就刚比我的头大一点。我小心翼翼地把头探了进去。幸好狗被牵出去了。看看院子里好像也没有其他人。铁门打开着,听声音,那两个人也跟着我绕了过来。我看到正对着铁门的那一边有一间大房子。门开着半扇,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但听上去静悄悄的,应该没有人。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正是生死存亡之际。既然绝无退路。那就向着生死未卜的地方前进吧!
紫芝翁2018-11-03 20:29:47 发布在 舞文弄墨
我扭动身子,使劲钻过了洞。幸亏我很瘦,刚好可以挤着爬进来。我弓着腰放轻脚步,快速的窜到了大房子的门前边。探头往里一看,原来是一间车库,停着几台收割机系列的大型机车。靠墙有工具架,墙角堆着轮胎,地上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零件和杂物。我闪进门去,第一个念头就是找藏身的地方。这间车库看上去倒是个躲藏的好地方。但如果他们认真找,我肯定躲不过狗鼻子的搜索。
躲车底下吧,不行,那肯定很好找。躲箱子里吧,那也很好找,岂不是自投罗网,让人家瓮中捉鳖。。。
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我听到狗正在墙外面叫。隐隐约约还听到那两个人在说着什么。
豆大的汗珠从我额头滚落。心脏已经惊慌的失去了节律。
藏哪藏哪藏哪?我在心里不住地问自己。死定了,这下完蛋了。我的眼前一黑一黑的,这一次死亡的恐惧,才是真切强烈,以前吐血的时候我都没这么怕过。神经处于崩溃的边缘。我又想起了那几堆骷髅的样子。他们是被绑着跪在那里的。可见生前一定经历过一番痛苦的挣扎。如果我被抓到,很有可能也会像他们那样。一想及此,我的后脑勺就直发麻。
我听到狗在洞口叫了一会,那两个人嚷嚷着说有东西钻过去了,商量着饶回前门进来看。我听了已经吓死一半。我看到墙角堆着一摞旧轮胎,情急之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决定躲在轮胎后面的墙角里,
可他们有狗啊,狗鼻子那么灵一定会嗅到我的,
怎么办?
紫芝翁2018-11-03 20:37:39 发布在 舞文弄墨
突然我脑中灵光一闪,因为我看到车库中间有一块地方,地上全是油渍,墙边还放着各种修车工具和一些油桶,那里应该是平时修理机器的地方。我突然记起以前看过的一部恐龙电影,里面的主人公为了躲避恐龙的追杀,躲在了一部车子的底下,可当他看到恐龙不断用鼻子嗅着另一部车子的底部,然后一下子掀翻那辆车子,把躲在底下的那个人一口吞了之后,他赶忙掏出匕首,切断了汽车底部的油管,把油洒在自己身上,涂的满脸都是。等恐龙到他车子这边之后,嗅了一会就走了。我灵机一动也决定采用这个办法。
我提起放在墙边的一个上面写着润滑油的方形铁皮桶,沉甸甸的里面至少有半桶油,我挙起油桶,极不情愿地往自己的身上倒了一点下来,
真脏!暗红色的,真难闻!若在平时打死我也不会这样干!但此时来不及我矫情了。
多洒点吧,保命要紧。
哎呀不好了,油倒在地上了,这不是很明显留下了线索吗?
干脆豁出去了!我躺下用衣服擦地上的油,这样正好涂得全身都是。我又倒了一些油往裤子和屁股那里擦了擦,擦完赶紧把桶放回原处。看看地上,刚刚擦拭过的地方跟原来有些不一样,但这块地方本来就有油污,不仔细看也察觉不出异样,
我刚要往轮胎那边跑去。可突然又停住了脚步。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哦对了,我现在脚底上全是油,这样跑过去不是留下脚印了吗?我赶紧在地上擦擦鞋底。然后掂着脚尖跑到了轮胎那里。
我使劲把那一摞轮胎移动位置,躲进墙角,然后把轮胎移回原来大致的位置。也就在堪堪我完成这些动作的时候,就听到铁门被推开,人和狗一起进来的嘈杂声。
紫芝翁2018-11-03 20:42:33 发布在 舞文弄墨
那狗的叫声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可怕的动物叫声,五雷轰顶!每叫一声我就心脏一紧。我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丝动静。
只听一个人说,“我看根本没有人进来,这狗东西肯定是又闻到了兔子才乱叫。”
“嗯嗯嗯行了,不管啥情况,你就跟着它找呗!”这是另一个人说话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
我感到那狗在车库里面拖着狗链子到处乱窜,好像很兴奋的样子。幸好没到我这边来,我松了一口气。
但是,突然,那条狗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夹着铁链的划擦声向我这边逼了过来,它呼哧呼哧快速喘气的声音越来越明显。天哪!千万别过来。难道它发现我了?我害怕的两腿发软,简直快要崩溃到失声尖叫。。。
还好,那狗没在轮胎前面多做停留。嗅一嗅就跑到别的地方去了。那一刻我如释重负。感到暂时安全了,只要狗发现不了我,这两个人肯定也不会再找。
果然,那狗在屋子里乱转了几圈,一无所获,跑回主人身边,鼻子里发出哼哼咛咛的声音,好像在讨饶乞欢,一点也不像刚进来时那样嚣张狂妄。只听一个人不耐烦的骂道,“狗日的瞎扯东西,走吧走吧,没事了。”另一个人大叫一声,“龙龙过来。”那条狗便跟着他们走了。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妈的游戏刚打到关键时刻。”
嘘,我长出一口气,浑身感到轻松无比。看起来有时候玩游戏上瘾,玩物丧志,也不见的会是一件坏事。
紫芝翁2018-11-04 08:10:54 发布在 舞文弄墨
但我还是不敢麻痹大意。狗的耳朵特别灵,我如果在这里发出动静,它或许会听到又会叫起来。
我听到他们把狗又栓到了大门口那里。这下糟了,我不能从这间车库岀院子了,只要一出车库,狗就能发现我。
我蹲的有点累。就尝试着轻轻的推动轮胎。给自己留出一块空地,坐下来休息。
妈呀,这是怎么一回事呀!真是睁着眼睛做一场噩梦。我大脑神经都疲惫的虚脱了,刚才崩得真是太紧了。真有点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我感到特别的孤独无助。鼻子酸酸的有点想哭。想起了我的爸爸妈妈和远在天边的家。那里多么温暖多么安全。可是我现在却身陷魔窟,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逃出去呢!就连我住的那间小旅馆,此时也觉得是个温暖亲切的小爱巢。
紫芝翁2018-11-04 08:13:02 发布在 舞文弄墨
我累的想不下去了。先休息一下吧,等手脚没有这么虚弱无力再说。
屋子里的光线越来越暗。窗外的天空阴云密布。风声一阵紧似一阵,有雷声轰隆隆传来,我的心上也越加感到恐怖。真是天要亡我啊!
不一会,我听到了外面下雨的声音,这滴滴答答的雨声,就像为我敲响的丧钟。我怎么这么倒霉,我的人生难道注定要经历厄运和不幸?我感到万念俱灰,绝望透顶。一个人,如果老天都要与你作对。你还有活的希望吗?
紫芝翁2018-11-04 08:37:12 发布在 舞文弄墨
风雨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了。
恍惚中,我听到了一声狗叫。那声音在风雨中显得比刚才小了许多。
刹那间,我醍醐灌顶,潘然醒悟,这场大雨其实并没有害我,反而是在帮我,风雨声这么大,岂不是可以在我逃跑时帮我作掩护!我突然想明白了这一点。老天啊老天,刚才是我错怪你了,你老人家千万别责怪我,千万别让雨停了。只要我逃出去,我一定天天给你上香,感念你的好处。
紫芝翁2018-11-04 08:59:21 发布在 舞文弄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