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开】花邪All邪向《不过夏记》后期纯洁版(才怪——HE保证

楼主:街边一烂草 字数:12149字 评论数:146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新楼开张,新图镇




街边一烂草2014-04-17 20:25:00 发布在 花邪
来这楼的应该都是熟客(?)所以关于内容就不多介绍了,此楼楼主和他家解九爷都是妥妥的流盲,21禁级黄暴绝不因为某朝吃饱撑的行动而短少一字。为了不影响到贴吧,原楼撤销,至今为止约7万字的内容已经全部移入作者的FC2博客,经测试手机可用,地址在此楼的楼中楼

今后的更新分为普通章节和丰色章节,普通更和以前一样在这楼里每周一次或两次更新,丰色更的文字不直接贴这里,而是放出三个地址如下。
百度空间(图片版)
FC2博客(文字版)
密码文字和转码网址(这个打算使用“与佛论禅”,这个泡晋江的亲应该比较熟悉了,用法以后会说)

FC2博客里会持续更新,与贴吧同步,欢迎重温党~
界面是这个样子的




街边一烂草2014-04-17 20:35:00 发布在 花邪
全文完结后在这一层的楼中楼里放出TXT下载链接,请勿C此楼~

楼主新浪微博 街边一烂草

基本上每次更文后微博上也都会同步, 欢迎ALL邪党勾搭~

另外郑重声明

同人文《不过夏记》涉及大量性ai描写,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责任由此文作者(百度ID 街边一烂草)一人承担,与发布平台负责人,解码网站制作者以及回贴的所有吧友没有任何关系

街边一烂草2014-04-17 20:38:00 发布在 花邪
艾特楼,基本上到后面还在出没的id都有艾特到

第一次写着玩的故事,看的筒子却比我想象要多很多,谢谢你们一路相伴,完结那天一起撒花吧XD

街边一烂草2014-04-17 20:40:00 发布在 花邪
然后开始更新,这周专注换楼找屯文地花了不少时间ORZ更得很少见谅

前文请移步fc2博客

------------------------------------------------
摸索着走了大约两个小时,其间迂回了至少数十趟。吴邪以为是自己眼睛又在制造幻境,张起灵让他别担心,因为一对双响环放在一起就不会起作用。吴邪回头望望,见镯子在他胸口晃荡,问道:「这玩意到底什么来头?」

张起灵道:「张启山倒过一个后陵,从粽子手上扒下的。一直放在卫堡那边,等于古楼的钥匙。」

吴邪心说这老张家祖坟派头不小,又是卫堡又是守堡兽,快赶上皇帝墓了,实在与这老鼠洞一般的入口不匹配。当然他没敢把这话讲出来,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地侃。「如果我们没掉进海里,你原本打算怎么进来?你记得这里的路?」

张起灵摇摇头。「上次我来时,这座楼在半山腰的位置。」

敢情这祖坟还会自己到处溜达。若他不是鬼玺看中的祭品,这趟想必根本就进不来。吴邪想着,可惜走得匆促,心下多少有点遗憾,要是能给解雨臣留个字条啥的就好了。不过也不知道该留些什么话,「再见」太伤感,「我爱你」太矫情,「保重」有点俗了,或者应该写「色即是空」让他自己慢慢参悟去。

吴邪好笑地摇摇脑袋,带着几分决意,和几分留恋。不知又前进了多久,张起灵突然拉住他。

黑暗中也看不见对方脸色。「小哥?」

「别出声。」

两人屏声静息,大约过了十余秒,吴邪感觉似乎有节奏奇慢的喘气声从不远处传来,不是听见的,而是感觉。因为这类似于老年人艰难扩张胸腔发出的响动并不是从空气中发出,更像是沿着他们周围的石壁传过来,毫无预兆地出现在离他们相当近的地方。

对这种动静两人都有心理准备,张起灵没有犹疑,把吴邪拉到右侧转角后面,自己探出半个身子在外面。吴邪心中一动,之前情景太诡异,导致他完全忽略了两人都是手无寸铁的事实。但是……

这里既是张家祖坟,住的自然都是姓张的粽子,张起灵如果和他们正面扛上,算不算大逆不道?

他看向张起灵侧脸,弧度削直的轮廓边缘渐渐泛起微蓝的光晕。吴邪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开始洞中有了微弱的光,近似磷火,幽幽地映在两人身上。而这光源,却是从石壁里面透出来的。之前一片黑暗没发现,这洞里的石头就和外面那个海洋馆后门一样半透明,莹蓝剔透,水晶宫一般。

他举头环顾,心中惊叹。这祖坟确实上档次,装修都是五星级的。他身侧最亮的一处更是像内有活物一般,光晕从中一圈圈向外围荡起涟漪,波纹中心的光亮随着那喘息声忽明忽暗,看上去不似坚硬的石头,而像附于洞壁上的盈盈水镜,美轮美奂。

吴邪被这奇幻景象蛊惑,鬼使神差地向水镜中间伸出手。

张起灵蹙眉,来不及抓住他手,只好闪电般抄过他的腰抱着往后拖,尽管如此,吴邪的手指头还是碰到了那块水面一样的石壁,霎时打破平静,蓝莹莹的光华大盛,微微的涟漪迅速激荡起来,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挣扎搅动。直到刚才为止还是若隐若现的喘息声一下子清晰起来,好像瞬间穿透石壁来到他们耳边。

吴邪全身寒毛刷地起立,那边却好像还嫌不够刺激,从水镜波光中缓缓地伸出了一个映着蓝光惨白的物事,形修细长,五指分明。

那是一只女人的手。


TBC



街边一烂草2014-04-17 21:17:00 发布在 花邪
连续五天每晚只能眯三小时。。。架不住了orz各位抱歉,本周无更m(_ _)m下周五之前上肉

街边一烂草2014-04-25 16:54:00 发布在 花邪
图片版防吞




街边一烂草2014-04-29 20:47:00 发布在 花邪
碧蓝光纹摇曳,像从深海底望向海面。纯净,幽谧。若不是隐隐约约自耳膜传来震聩,纷扰不安,任谁也愿意一直沉浸下去。

「...吴邪,吴邪!」

这呼喊吵得他不得安宁,而且鼻端弥漫一种淡淡类似铁锈的气味,渐渐地自沉沦中苏醒过来,迷茫地眨了眨眼,眼泪眨了出去,才看清所处并非海底,而是幽光闪烁的洞穴。吴邪迟缓地转动视线,发现了穿着背心的解雨臣。

「...小花?」

解雨臣盘腿坐着,把他搂在膝上,一脸如释重负。吴邪努力撑起身子,晕乎乎地问道:「我怎么了?」

「射完就晕了,爽的吧。」

「......」吴邪想起失去意识前的情事,忍不住老脸通红,别过脑袋,却看见缠住张起灵的那个人形变得晦暗无光,筋干也软趴趴地搭在张起灵身上,而张起灵却紧闭着眼,没有动静。

吴邪的心又悬了起来。解雨臣在他身后冷不防道:「你去看看吧。」

吴邪闻言,奇怪地盯着他。解雨臣撇过目光,神情莫测,沉默了片刻又道:「你不是担心他么,去吧。」

吴邪心里嘀咕,从来他多看张起灵一眼都会激得这家伙勃然大怒,现在这是咋了。不过他也确实不能再放着张起灵那样不管,于是立刻趴到石台边缘试探高度,估摸着自己直接跳下去的可行性。此时解雨臣又唤他道:「吴邪。」

他转回头,被解雨臣就势深深吻上,吻得格外凶猛,简直像要生吞了他。两人唇舌纠缠许久才分开,解雨臣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眼神出奇地清澈纯粹,看不出任何情绪。这样子吴邪反而有些内疚,便握着解雨臣双手安慰道:「我下去看看,马上就回来。」

解雨臣弯起嘴角,对着他微微笑了笑,慢慢地,小心地将他转个180度面朝外,然后...一脚踹在他臀部,着力精准狠,直把吴邪踹得飞出半空。

这一脚猝不及防,吴邪惊得大叫一声,一个标准的屁股着地平沙落雁式摔在洞底,幸而不算太高没有受伤。然而他那里刚被使用不久,这下痛得几乎厥过去,双眼昏花地恍惚好半天,怒火冲天朝上面吼道:「解雨臣你TM想杀人啊!」

解雨臣的声音从上方幽幽飘过来。「再磨蹭天都亮了,快去。」

这人真是吃错药了!吴邪咬咬牙,忍着屁股疼,一拐一拐往张起灵所在挪去。解雨臣听他踢动石子的声音远去,再支撑不住,往后踉跄一步,靠着石壁坐下,感觉气力和体温正被什么东西快速吸走。看了看手腕上以匕首割开兀自喷血的伤口,微叹口气,仰着头,慢慢闭上了眼睛。


吴邪一边挪,屁股里温热的液体一边不住地流出,挂在大腿间滴滴答答淌了一路。但是眼见张起灵毫无意识地倒在地上,他也没空去难堪,尽快移动过去,把人从已松懈的桎梏中拖出来,连抱带拖地搬远些,大致检查一下全身,摸摸心口再试试鼻息,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昏迷,没有外伤。突然他注意到张起灵一只拳头攥得死紧,拿过来费了好大力气一根根手指掰开,一件墨绿的沉甸甸物事便落在他手上。

暗沉玉螭。抬头麒麟钮。四寸方底。底铭九叠篆字「藏以镇鬼」。

历尽磨难,终于得见鬼玺,真正的鬼玺。单论外观,必须承认霍老太那个仿得很成功,相似度至少有九成。唯一明显不同处,就是重量。假鬼玺虽也有些分量,到底这么大的玉石并不会太重。而这只鬼玺,吴邪觉得哪怕是纯金的,都不应该如此沉实,他一个男子单手拿着,手腕居然有些打颤。或许如他之前的猜想,这东西并不是玉,而是某种密度很大的放射性物质。

吴邪双手举起鬼玺,尽量就着微光看去,想分辨出究竟什么质地。他阅冥器也不算少,可翻来覆去研究半晌,怎么看都只能是玉石,而且和那对双响环一样,都不算上等品相。玉体杂质太多,分布毫无规律,而且对着光看,无数大小杂质似乎还在隐约地,游动?

他眯了眯眼睛再仔细端详,刚才微动的影子又静止了,大概只是错觉。吴邪有些失望,正想放下,忽然在鬼玺一角上发现一小块血迹。

血色新鲜,应是刚沾上的。他赶紧低头去细细检查张起灵,从头到脚该看的不该看的全看遍了,连道擦伤也没有。那这血迹哪里来的?

吴邪疑惑地拿起鬼玺捧在掌心,一下子愣住了。他手心里,正是一抹蹭过的血迹,不知从哪里蹭的。他身上并无其他疼痛,除了被先操后踹的某处,何况那里并没有见血。

他心里猛然一动。刚才给一脚踹下来之前,他正握着解雨臣的手,虽觉得解雨臣手上有点粘腻,体温也有点低,但他以为是潜水进来的缘故,没有在意。难道解雨臣受了伤,还瞒着他?

一阵不祥感觉升上心头,吴邪回头就跑,跑得比他从小到大所有百米都快。劈里啪啦跑到原先那个石台下,仰着头大喊:「小花!你伤着了?!要紧吗?」

上面没有回应,吴邪急得跳脚,他不是张起灵,没有轻功使,正焦灼地原地打转,解雨臣终于大发慈悲出了声。

「我没事。」

「真没事?到底伤到哪了?你刚才怎么不说!还踹我,难道让粽子咬了?」

「...闭嘴。听我说。」

吴邪怔住。解雨臣还是第一次这样和他说话,震惊之下呆呆地闭了嘴。

「吴邪。我五岁之前,解家所有男丁都死绝了,包括我爸。婶家叔家,亲的表的,一夜之间全都翻脸。能拿的能抢的,一样也不留。爷爷留下的解家底子,就在那时候,给掏个干净。我六岁的时候,拜入二爷爷门下,目的不是学唱戏,而是求二爷爷的势力庇护。因为那时整个解家除了我妈,没人希望我这个继承人活着。」

解雨臣停了停,半睁着眼,满天幽灵尚在,不知何时那些怪物的喘息已悄然停止,洞中一片死寂。他缓口气,继续道:「也就是那时候我第一次遇到你,你还不满四岁,够胆,竟敢嫌弃我唱的戏,哼。」

吴邪嘴角抽搐,心说算我求你了把这事儿忘了吧...

「二爷爷护着我到十六岁,让我正式当家。我年轻气盛,急着想复兴解家,就跟霍老太婆合作,借她家的路子夹喇嘛,转手冥器。只是我历练不够,不但没把她那些线路抢到手,反倒让那老太婆制得动也不能动,还算计死我好几个靠谱的伙计...幸好这次出来解决了她。霍家的路子对解家非常重要,一定得全部夺过来。你出去以后,回我家去,就这么告诉我的总管赵爷。」

这一个也跟留遗言似的,吴邪急了。「...你什么意思?我出去,你不出去?你到底想说啥?」

「吴邪,你第一次梦遗是十四岁生日后第二十天下午睡午觉的时候,对不对?」

吴邪猝不及防,当场石化。解雨臣笑了,随即闷咳几下,才道:「你老是懒得自己洗衣服,内裤脏了找不到干净的换,只好穿了幼儿园那条印着史努比的卡通内裤,蛋都包不住,对不对?」

吴邪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我擦你怎么连这都知道???」

解雨臣还是笑。「你的事,我什么都知道。」


TBC

篇幅原因下更继续

街边一烂草2014-05-06 18:27:00 发布在 花邪
多年以前。

那也是一个花气袭人知昼暖的时节,也是这样一个庭园深深曲径通幽的所在。

一屋里就他一个平头小子,总不能跟一帮丫头一起跳皮筋,着实无趣得很。好不容易逃出大人监视,吴邪悄悄溜到花园,撒野似地在长廊里疯跑。

不远处,风过花舞,漫天缤纷。小桥下池塘边,有个穿着嫩粉对襟短袄的小女孩儿,踏着满地落英,风吹得鬓边软发丝丝飞起,摆着奇怪的手势,在那里走来走去。

吴邪跑到近前停下,躲在凉亭柱子侧面好奇地窥探。这女孩子他认识,刚刚在二爷爷处见过,名字可土了,叫什么「小花」,他家巷口那条黑斑狗就叫这名儿。走近了还听见那丫头口中念念有词,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又像说话又像唱歌,有听没懂。

听半天觉得无聊,吴邪转头想往别处去。那女孩子余光瞥见,突然嗖地一下蹿上台阶,一侧身,从柱间灵活地挤进来,挡住他去路。

吴邪吓一跳,这丫头刚才在屋里乖得头都不抬,这几下动作却跟野小子也没差,只见她个头比自己高了一截,小脸泛粉,抛了个似有似无的媚眼过来,笑道:「我唱得好不好?」

她笑容极为甜美,却隐隐有股不好惹的气势,吴邪仰着脸看看她,再低头看看自己,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说谎。「好。」

那女孩眼尖得出奇,这一犹豫自是看得清楚,不快道:「给我讲实话!」

吴邪见她生气了,就不敢再骗她,低着头道:「你唱的我听不懂。」

对方显得很是失望,浅浅的柳眉一立,嘟嘴道:「你不喜欢?我唱得不好听?」

确实不好听啊,怪腔怪调的,但是吴邪被这架势一唬哪还敢出声,只顾嗯嗯地胡乱点头。不知为何,那张小粉脸整个黑了下来,堪比锅底。

而那时和风熙暖,两小无猜。


吴邪失神地睁着眼,好像刚刚想起了某件重要的事,但焦距对上头顶雪白天花板后,立刻忘记了。

他挣扎一下,倒吸一口气,全身骨头像给人打断后再接上一样,一动咯咯吱吱,痛不可当。伴着疼痛,昏迷前的记忆也慢慢苏醒过来。

窗外已近黄昏。看看周围陈设,应是医院病房,但是解雨臣和张起灵都不在。吴邪忍着痛慢慢爬起,翻身下床,跌跌撞撞推开门就往外跑。

人在发现自己劫后余生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像他这样把希望扩大数倍。吴邪跑到走廊上,却没看到一个护士和医生,只好一间病房一间病房地确认,完全不去想那人不在自己身边的另一种可能性。

直到经过一个拐角时,突然有个人一把拉住他。「小三爷?我找你好久,你怎么在这里?」

吴邪愕然盯着他。这人估摸着有五十岁了,小平头,鬓角已经花白,精瘦精瘦的,身上却毫无这个年纪的老头通常会有的沧桑和礼仪败坏。相反,他一身西装,架一副做工考究的老花眼镜,比吴邪见过的所有青年人都要温文儒雅,倒有几分吴邪二叔的味道。

儒雅老头见他一脸困惑,便自我介绍道:「敝姓赵,是解家的管家。九爷说去平海崖下找你,可是直到凌晨我们的人才找到平海崖下的入口,只发现九爷一个人倒在里面。难道你和九爷没有碰面?」

吴邪这才想起,以前住在解家的时候偶尔会听到这个声音吩咐伙计做这做那,但都在门外,从未进来过,故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么说来,解雨臣口中的总管赵爷,就是这老头了。确定对方是自己人,他也不管对方问话,赶紧追问解雨臣的情况。

赵爷深深皱眉,道:「医生说九爷全部脏器都出现衰竭,现在正在手术。」

正在手术,也就是说,至少人还活着。吴邪心跳缓了缓,盯着墙边半晌,低声道:「抱歉。」

赵老头子看了他一眼。「抱什么歉?」

「...小花为了找我才去的那鬼地方。我差点害死解家当家。对不起。」

赵爷踱了几步,严肃道:「小三爷可否把整件事情经过,不分巨细说上一遍?」

吴邪心中愧疚,自然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只隐去了洞中某段。对方仔细地听完,沉吟很久。「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九爷这次出来,是为了解决霍家。结果事情办完,给我一个电话就和你跑来这里。」见吴邪一脸难过,又道:「不过,小三爷不要多想。解家如何,我并不关心。」

吴邪一愣。

「我虽为解家管家,但我本来是二爷家的伙计。二爷让我看顾九爷,而不是解家。」赵老头看着吴邪头上身上的绷带纱布,「九爷从小谨慎,这回是第一次这么不要命地乱来。请小三爷先安心休息养伤,不要辜负九爷的心意。」

这人无疑很清楚他们的关系,吴邪也不再顾虑,恳求道:「我没怎么受伤,不需要休息,可以让我去手术室门口等着吗?」

赵爷沉默片刻,递给他一张单子。吴邪接过一看,是医院的诊单,龙飞凤舞的汉字一个也没看懂,倒是看懂了三个英文字母。

MOF。多器官功能衰竭。

吴邪心猛地一坠。赵爷道:「安德烈医生也说,不排除必须移植更换所有内脏的可能。如果真的非如此不可,小三爷,请你好好休息,因为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吴邪茫然抬头。对方却没有说下去,直接把他拎回病房塞到床上,叮嘱他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直到赵爷走后,吴邪仍捏着那诊单怔怔地发呆。夕阳快推近门边的时候,门又被推开。

张起灵一身黑衣,手里拎个登山包走进来。吴邪眼睛一亮,想爬起来,被他按住。

「小哥,你送我来的?」

「嗯。」

吴邪抓住他的手。「那你看到小花在我身边了吗?」

「...嗯。」

吴邪激动道:「那你就不管他了?」

张起灵盯着他看了会儿,直到吴邪给盯得心悸,才板着脸道:「他留了不少后招,解家人马上就能找到他,不用我多事。」

吴邪听他语气不愉,再想想他把自己送来医院,自己却只顾责怪,连个谢字也不说,到底硬气不起来,半晌,低着头软道:「...小哥,谢谢你救我。」

张起灵把包扔在脚边,双手按在吴邪肩头,深深望进他眼里。

「我来和你道别。」

吴邪睁大眼睛,两人几乎脸贴着脸,那双乌黑瞳仁里清晰地映出两个小小的自己,都是一脸愕然。

「道别...你要去哪里?继续倒斗?」

张起灵摇摇头。

「我奉命守护张启山这一族,却落得灭门的结局,必须回本家领罪。」

橙红余晖落在他脸上,鼻梁的阴影将清秀面孔端整地分为两半。吴邪端详他面容,很久很久,确定他是认真的。张起灵这个人,也很认真,从不开玩笑。吴邪这样想着,鼻头突然就酸了。

「领罪...怎么领?有期还是无期?允许探监么?」

张起灵好像笑了,嘴角极快地微弯,立刻又恢复面瘫。他伸手去登山包里翻了几下,掏出那对双响环来,拉过吴邪左手,小心地把其中一只套在吴邪手腕上,然后将另一只套进自己左手腕,轻轻敲了吴邪那只一下,另一只也随着发出叮一声。

「这是我们之间的联系。你敲这只,我就知道你想我了。」

这样完全不似他风格的情话,在这个时间,这个满室夕辉的病房里,突然就令吴邪眼眶湿润了。

「那你能不能常常敲你那只,我好知道你...你还安全。」

张起灵凝视他的眼,没有回答。吴邪的心一沉,追问道:「你非得回去不可吗?张启山复生失败是因为我捣乱,要领罪我可以跟你一起领...」

他突然想起赵爷那句「需要你帮助」,立时哑口无言。张起灵目光中带了几分了然,默默瞅着他。吴邪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到底没憋住,抓着张起灵道:「别走!就算张家来人抓你,我、我家也保得住你...」

剩下的话被堵在相合的唇间。张起灵托住他后脑,凶狠地吻他,像是要通过这个深吻,把数十年里沉淀在时间底层的情绪全都传递过去一样。

吴邪回抱住他,承接着他难得激烈的感情,感觉两人紧贴的面颊之间逐渐湿润,迷迷糊糊不知是谁先流的泪,也不知究竟持续了多久,然而这个吻结束的时候,吴邪清楚地看见了对方眸中浮动的泪光,和映在那泪光中满脸是泪的自己。

原来这个男人真的会哭,千真万确。


之后的十年间,吴邪手上的双响环一次也不曾响过。而他自己每日早晚各一轻叩,从不间断。玉鸣之音清脆纤细,十年如一日,就像那天病床上狂乱绵长的吻,混着苦涩的泪,夕阳下拖得长长的背影,以及最后一句几不可闻的「再见」。


TBC

作为瓶邪党写瓶邪BE压力山大。。。放一段写时听的歌词,感觉那时两人的心情大抵如此了

我还是必须走
我松了你的手
简单的爱你两个字
我说不出口
看着你的眼睛
涌上了无尽的温柔
最伤心处
是你努力让泪水停留
我听到你的心跳
一再说着别走别走

在这离别的时候
风也温柔云也温柔
我眼里有千千万万个你
每个你都是温柔
我恨自己不够潇洒
为甚么一步一回头
我听到我们的心跳
像是天籁的合奏
一再说着相守相守

(花:守个屁。吴小邪我们回家谈谈人生)

街边一烂草2014-05-11 00:36:00 发布在 花邪
切,居然没人吐槽布头的腿毛,伐开心><

街边一烂草2014-05-18 08:47:00 发布在 花邪
征询下大家的意见~番外三<月下花前>预估字数超一万,所以一次更新完的话需要等相当久,是TBC式分段更新呢,还是等写完了一口气po出来?目测分段的话至少更五回的样子嗯

街边一烂草2014-06-08 13:12:00 发布在 花邪
连发四次都被吞,难。道。百。度。已。点。亮。和。谐。截。图。技。能。。。。。。

街边一烂草2014-06-08 16:41:00 发布在 花邪


街边一烂草2014-06-08 16:42:00 发布在 花邪


街边一烂草2014-06-08 16:43:00 发布在 花邪


街边一烂草2014-06-08 16:43:00 发布在 花邪
截图贴到这里就无法继续了,经验证贴吧系统确实可以和谐截图。。。后面的内容只能尝试使用解码网站,真心麻烦死了啊啊啊啊

上与佛论禅,不会用这个的筒子推荐微博~



如是我闻:怖告藐死生精守多忧蒙皂智友弟亲卢德茶庙排亦兄桥稳纷东施焰慈睦卢妇即千界实凉名他灭劫孝迦阴穆害梭曰隶精花慈老醯界众僧积谨逝即教弥妇七名师萨过行排时真智数真迦修定精璃便三度杀智量灭桥老敬济及修弥困五金谛先灭盘奉众琉经敬过稳夜究倒福奉困粟实劫妇璃和西各修他夫胜曳孙央以者写及多亲广多修璃孕怜说亿帝死如矜睦开妙贫开行谨文诃纷须栗众乾璃普名宝族王贫睦资毒通求璃劫閦北释怖故进以住恐念依于孤诃毒夷睦息持瑟信游告陵文孝杀输楞尼宝排休夷央睦树闍信兄楞普幽难究念难央善积令资资七创灭亲西者能依颠生昼药舍舍便放亲心罗豆孙拔萨陵印告涅各庙宇积在下璃劫恐万璃隶难困矜精恤陀高济利除阴如恤夷楞睦方远信真兄远数游迦德碍诵舍族闍毘涅遮双七睦下虚排须开逝即苏惜花碍茶吼特桥方颠百经济胜尽怜胜重怖劫毘怜百积寡孤时怖释殊足贤重于友豆排苏方过高施茶苏下修通劫印楞奉师三迦虚焰艺粟困度诵拔灯捐碍他路苏念苏凉曰西药隶侄山夫毘夜量智尊方曰排号通量路息死夜文谨灭和诃藐害乾幽闍穆通竟琉捐稳如弟寡梭兄参夫杀知特敬生树通朋逝苏足稳室舍亿各害和多故寂告室消造孙阿界睦究及殊弟持万时桥数善閦盘矜庙此清高逝于焰量告閦安智排亿资说下灯劫千室积远高持安说千萨中除沙隶舍孤东睦难恐乡西竟困罗毒罗利弥尊夷隶功去行通七东孙阴施宇去真倒慈穆数以璃须盘花究谨楞捐者各双胜毘诃通诃和艺五爱须开师蒙弥如阴经僧尼殿敬花普殊曰乡及心方各经放于僧皂竟资令矜施麼他梦琉通帝说虚梦山万先路千麼忧卢孕敬定灯智诃善乾幽智放写药德舍瑟僧中释栗亿首寡舍根和艺于梦恤楞惜妙进尊慈者刚宇桥师孕者造万麼瑟贫弟首月先捐能谨稳百创方名桥教礼曰首曰梦舍刚隶老进贫陀呼虚侄吼楞持根谛杀茶友三夜药沙界僧劫北逝寡孝孝智吼须能孕师吼此去麼经粟经生多曳兄纷行颠求灯造恐敬众隶福尼月妇远北妇粟花友毒他他福尽曳德祖舍宗陵遮施来困幽即凉茶死僧灭凉皂兄教艺修苏诸令药妇通恤通陀远藐众智解戒创惜忧藐寡楞资在璃积桥诃毘寡幽消下五曳敬慈凉依苏去胜睦休宝印梭进瑟及蒙祖高朋茶灭他夜刚诵萨者以教须重未心罗遮路输念药足乾消璃依忧清月弟栗苏舍苏颠祖急尼勒告经七经涅凉孙庙隶弥戏舍麼伊写麼行孝写殿舍游特精功孝五便至恤伊阿卢死遮游楞殿恤夷及下便百先殊侄持北功藐穆尊广持颠毒下劫空中盘乾开足药实宇灯涅量尼奉者谛树师死至矜告足数阴帝放矜贫梭中害空乾豆度文璃消弟名福究舍经豆多他夷央七路寡教放竟陵勒利印弥息罗究释经曳夜昼沙便焰耨过便数知普凉琉清参求药安普以住梭诸兄住死度虚穆遮药麼亿閦胜尊依数施梭怜宇者陵资藐游数月百各耨未善恐倒老山勒孤梦和朋来特牟经盘贤恐殿即恐经妙瑟杀师幽须参刚心艺参阴数师空萨信尊诃和孝睦朋界梭心双界施怜界诃真怜蒙弥消央通资刚蒙空想弥庙方尽豆参麼舍涅老伊七住能西山资梦盘消须造苏侄树妙师诸孝贤度守急弟中量急休双藐远稳故凉琉拔行西界心除茶高难耨毘万惜数忧阿闍豆来奉经敬开游亦造精阿百戏万金创閦哈除师西幽利粟忧去消想乡进万敬解璃殊念如谨普功万奉穆栗慈怜奉妇去舍广竟豆孝进来万室尊进亲告信难祖罗量月师参乡福恐未求释善恐璃经牟利哈舍广先穆急此涅普拔沙睦消凉号楞弟谛妇度矜瑟尊须宇参纷排族曰王写济便须碍修护哈隶尊谨萨睦七麼师以倒陵尼月乾孕阿虚梭济孕如安央室花戏蒙阴胜妇哈即西祖济怜逝师楞栗稳下宝舍凉诸经说住梭阴写族尊夜麼远真栗穆罗颠孝告开礼积亲閦尊息足戒于慈夜数曳璃妙六和阿老奉昼央数祖即如师急碍孤想殊寡碍礼名去难积楞精哈及琉生颠放下幽殊梭弟妇印璃修药贤护恤想宗诵乾花号万心稳急杀粟定弥诸夷藐三皂经心金树僧妇妇宇药昼慈树谨修于纷琉毘阿伊陀特告谛量真提方忧他伊根金广便施排数过麼清以空帝尊夷萨劫和师敬至朋持山印积万央实夫王孝行路诸经造实北蒙毘参吼生便下焰舍树焰友惜和阴尊殊真德方昼月度閦族中参琉惜数百帝造及多难陀艺栗释来兄倒开经刚安睦首凉写苏山告殊矜护息东捐高盘路名游中舍时远远普创万他忧豆念东路侄茶寂慈老兄恤多孙者造放月游殿者便福沙璃念下印足住中休陵休皂百睦路排中逝勒念山除劫此毒夜普昼栗须故蒙亿牟孕奉穆萨经百劫灯资困夷殿亿奉璃蒙想纷诸穆方舍高至阴排颠息名他守殿焰藐僧亿远及善山山礼耨苏睦梦游万重福金矜弥忧根朋侄弟妙守曳睦以阴耨稳重空精根梭智怜遮妇去树生蒙谨兄死求寡及弟双三老界灭戒慈他兄忧树普药数爱清竟孕毘万孤陵栗乡开北知行济经瑟金界梭倒梦矜戒醯苏施和去拔尼贤想帝尽妇药号生路舍依药夜特醯西害开此中百急老王至友舍众念提勒宗山生困名百楞须恤难造行慈经寂释萨写幽善陵殿桥休死牟释舍亲令万五善戒殿麼毘知双护师忧想殿麼施花师礼资迦利夷以界写沙灯广依迦远参牟守三创帝央牟北根去根矜殿修经曰积印劫输利通尽捐山遮凉呼央多远陀心参宇北故想耨矜楞写福卢哈捐济刚至桥令亿盘迦休殊怜以开瑟楞三究名数在孝梦消兄量通如至尽藐夜慈璃他济爱中弟殿息首定阴舍空持刚盘在僧首亲以和僧空药西璃知精睦卢宝空金曳祖涅夷高毘广善幽困念贤花参告恐难友拔灯瑟宗首困远高梭舍积恤殿麼爱孤孝各他帝千困焰族双特五灭各惜隶名灯参寡茶梦恐药守写急三室心花实名游他稳妙至息百药寂灯者方真北中休稳孤艺室纷众舍盘金兄夫陀说智普朋麼惜排持寂三曳重令息琉积多梭文僧寂双陵牟牟下耨在生幽吼山清在怜侄妙金凉侄排迦游清耨穆首梭经忧杀息度药穆惜五众除杀施耨祖毘定高德灯麼盘亿惜乾须月远便陵他他灯在呼夫休难度皂虚灭生沙恤如穆功修多宇尼恐璃弥信睦哈劫行捐者麼名灯急尊蒙閦修实逝艺精求乾难竟尽告谨族写远树实安持休杀通先罗普梭写逝施千弥夫真济殿璃实亲琉智怜灭室祖沙庙萨梭孙礼至舍花放胜呼七排度说死界颠友众阴诵閦焰孕栗颠亲璃琉粟栗普功于在护休生造穆千千僧亦修住舍弥万亿空牟牟放隶未害竟故弥急西善告勒室休隶拔伊师先宇在施诵幽定教来舍实琉求曰茶稳德亦足西双根僧尊量重焰数睦蒙特蒙数宇闍祖号至爱实琉爱央恐拔利度告礼山智迦害矜纷游戏老恐此三告罗琉曳宝求舍行尊休伊息琉金倒根陵胜名持拔创济量逝师安定和令心如重月闍放经山真倒空侄殿孕乡资陀罗竟福怜通通去亲藐进便昼空福解三清排花休提经生六曰老北诸僧各号输庙奉谨各吼谛闍朋逝造恐月豆夜慈数矜侄殿尽呼念谛说尊特提梭幽故閦碍贫灭吼他弥奉殿帝倒教毘求各教妇毘恤陵能西竟树寂师僧殊定普路刚敬善怜经时花碍焰侄栗提于亲阴闍呼竟舍帝即重济通茶金利东尼百祖利创树稳北功即爱尼足进友隶贫栗祖谛善灯宗首和西福药乡修颠哈勒经依孕树矜根生毒界央虚知哈及虚朋庙友妇如殊阿千此特写兄夫师守瑟宝中诵花耨阴舍功殊爱睦行戏清戒怖亦量慈于根阿量乾积纷隶师舍中去月难害族困困除实功僧萨苏胜各卢功他戏族远排困西害首各护多闍北善想苏哈北持释孤舍放守六诵閦他亲念梦曳众尽劫多吼乾亿乾和陵逝解进兄数守多宝胜陀北山哈路陵杀六宝殿造敬灯者住名过奉朋时殿高睦千修诵念济矜祖梭沙贤百惜教清七造稳急经令中僧先穆杀孙谨及幽去中号中功弥生呼梭寡善说号创中便在山教西曰捐妙写楞慈开急智告游双经输来放央去众乾金过通蒙梦信此殿劫央去他心树须弟呼桥罗济戒过花死数即他亦睦善恐伊普方楞惜诸说夷多尼蒙刚夫迦幽和印礼苏罗藐殿王焰资空艺涅僧穆胜遮夜妙实东逝戏精休灯首阴藐师能舍药乾重楞文庙亿便尽梭持消亦夫告弥清路谨兄穆行胜急生亦桥利戒金尼吼三写孤舍王梦令灯首尽德敬奉宇梦宗宝慈卢者勒金金竟捐先在教释牟急东朋输提稳族诸真释提息修尊戒帝印东藐困千度妙祖息清诃夜妙怜谨造诃害便琉慈爱忧虚尊庙敬帝利豆琉写灭央帝故寡谛德醯藐睦行首焰经息苏去贫释师涅花萨清室孙戏念桥琉高亿信中艺殊休奉夜界精故故毒庙除谨智排亿吼各经桥沙刚殊妇生他敬药焰利牟造夜能下修万下中难七室慈参教豆东参故苏万爱矜万息遮经号特乡弥贫清众输于山灭逝拔树智消诵呼尽僧梦妙老放参室乡梦夫帝树远宇惜纷茶山精利药下以逝令勒遮师毒北师亲敬曳知閦智参隶稳方毒牟空孝济树亿及普信护谛山亿苏礼路睦北贫他依依数难敬凉阿方开牟功路和舍害弟游金排焰在惜输麼奉灭提楞胜殿盘修萨首休文忧首昼迦遮金慈度便幽刚尽宝资通游死阿亿亲宗众夫孝庙凉诃牟功寡宗藐梦善舍北粟万孙普毒逝虚寡恐宝拔忧施息梦慈楞究告睦稳普隶怜吼舍弥智千至诃栗乾西心皂急界恤此经奉知焰曰德帝数醯帝积殿妙劫阴提老奉先王路各毒耨写清妇祖通护阴依故于于月曳亦宗说数资参阴梦开忧陵慈众夜乡实济慈胜行行数殿昼休进谨帝寂牟金贤蒙隶伊幽诃方瑟三于死尊耨树智下呼界通碍住琉究哈号苏藐万瑟谛消行进提穆游幽皂行艺尊勒毒各皂胜陵敬北尼护困殿灭北老纷双名印山过罗困夜亦中者睦输安他时北伊閦妙念困七此重寂资曳消北树卢乡慈宝爱宗难倒敬尽六閦纷首药各曰梦造通弥远萨精亿休即尊倒真哈稳庙故药族各特桥璃他安睦毒普敬桥高爱隶树害阿杀王多敬妇伊戒盘杀来舍粟毘想东茶侄印倒倒苏杀礼碍弥山排琉清功利颠究困急奉琉兄以游名方千亦麼告于亲夷殿孕和和瑟瑟焰及庙资梦众如茶万令胜勒金捐忧清实族安究惜粟麼及隶空实族忧困慈稳护名福印稳月七殊阿究纷除勒者便寡夫牟涅毒捐室至路罗怜普定瑟杀精释广开碍住稳究昼遮戒路山消西逝信弥孤梭闍难心罗安高德僧宗如先智智蒙通贫休界王师善众友资亿罗定閦梭药解界山捐庙拔过多杀七中侄害数资教界写进族怜守拔盘刚施资药贤修高安忧虚师阿孕阴虚印利逝于来曳拔僧未穆先特勒德楞便隶惜困息麼行能死灯麼经便福经数粟宗告哈放持亿皂重孝告尽东普各曳告花和戒寡足伊璃消茶首积百于宗除重寂普牟远树慈和孤庙舍恤乡如三拔逝礼孝药方经即教空智过萨牟月颠亿牟璃开号名故知便诵及焰宗室特礼度谛罗师闍急利楞便师药万艺双中毒界僧七曰北遮普隶藐度朋守谛众恤须粟月友拔精和西庙梦知琉诸牟孕师朋宝护牟梭他能隶劫清求宇休恤苏麼夷师卢穆灭令央醯殊幽住便苏告资师以梦数参通诃月花护各曰精造游者德隶护谨死各曳友乾拔特夫拔行息栗孙弥僧功息下须放实药梦急放贫稳拔文故戒刚哈麼矜阴毘苏牟毒积呼根消休过敬此文息去于经宗信瑟数族穆孙清名住乡诃妇兄凉故智先寂梦戏各善花楞万乾根休夷焰福敬开山妙放空进曳号瑟资守西放教哈释经号乡矜普信智灯及文碍他尽提茶首先息行谨閦万施萨灯罗夫西诸沙庙方麼虚曳舍精孙进阴琉真北清德惜穆朋陀名清以闍戒害纷祖室倒陵解方宗怖殊众度知界利尽礼至舍释害刚众究睦谨央友足如普如数寂三信开中提杀麼弥朋去亲虚药爱皂经参和睦栗害殿七怜哈灯济告贤戏竟开阿睦罗先虚未根参亦勒修空提数在慈七智宝开礼戏想逝纷亦消楞师树杀特矜陀贫来困殊友兄殿闍福琉度药谨诵隶醯知楞颠夷月进须创智璃和千树提族此护苏先忧七孙提倒宇贫罗戒

街边一烂草2014-06-08 17:05:00 发布在 花邪
不是更新,只是测试一下百度的图片和谐系统究竟能精确到什么程度。。。。
图片为下一更的微小剧透~




街边一烂草2014-06-12 23:29:00 发布在 花邪
可能有亲看不懂这一更的pose,简单涂个鸦权做说明嗯


街边一烂草2014-06-20 21:29:00 发布在 花邪
DM同人《不过夏记》全文并番外完结


此楼为非压缩的TXT文件地址,应该很快就会被网盘清理掉,来晚的同学就去下一楼密码压缩文件地址下载吧

街边一烂草2014-06-28 17:50:00 发布在 花邪
压缩文件地址


解压码统一为


huaxie

街边一烂草2014-06-28 17:50:00 发布在 花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