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真实灵异经历汇集版,颠覆三观,听我娓娓道来!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红色记忆343 字数:570405字 评论数:24061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主图镇楼,马上开讲

红色记忆3432019-05-13 10:34:37 发布在 莲蓬鬼话
首先,我得说一说我们村乱葬岗的事情
以前医疗条件真的很差,如今的年轻人是无法理解那个时代的,我简单说说。
那个时代的农村生孩子都是在家,每个村几乎都有一个接生婆,谁家有女人该生了就把她请过去。而且那时候死人很正常,如果因为接生死了人,没有人会去责怪接生婆,只会怪自己运气不好,不像现在这样,医院死个人,不论怪不怪医院家属都会闹,最后得到几个钱了事。还是那句话,人心坏了,世风日下。
那时候农村媳妇怀孕没有人去做B超,B超在当时还是超级“武器”,只有省城大医院有。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肚里的娃是什么情况,比如有没有脐绕颈啊、有没有胎位不正啊、母亲的盆骨适合不适合顺产啊,一概不知。那么接生婆接生也就是碰运气,遇到个骨盆小的女人孩子生不出来,那就活该你倒霉,谁让你骨盆那么小呢!
而且那个时代农村人都想着法地努力生孩子,因为当时农民种地还是人力为主,劳动力多了才可以多种地多打粮食。于是乎经常就有人用篓啊筐啊或者破编织袋啊什么的装着死了的婴儿去乱葬岗扔掉。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个时代的野狗都长得异常壮实、凶残的原因,因为几乎天天吃人肉啊!
但那时候野狗很少,原因是家家都养狗,都把狗当成家庭的一员,那个时代贼多啊!养狗多少可以起到看家护院的效果。这样就很少有人会把狗给扔掉,往往一家的母狗生养了小狗,刚生下来就被村里人给预定一空。
红色记忆3432019-05-13 10:38:21 发布在 莲蓬鬼话
我常去的地方就是乱葬岗!要说我胆子并不大,可那个地方几乎没人去,清净!而且还有很多鸟儿,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些奇怪的动物,比如立起身子歪着头看我的黄鼠狼、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像是在开会的大田鼠、慢慢悠悠散步的鼹鼠,当然,还有很多被扔掉的死婴。不过我去的地方在西坡,东坡才是真正的乱葬岗,西坡离东坡有200米左右的距离。
我第一次去乱葬岗时大概有7岁左右,那是个夏日的午后,我和一帮小伙伴去黄河渠里游泳,然后回来时为了抄近路,就选择从乱葬岗过。当时我是被一只叫声很奇特的鸟叫声给吸引了,就仰着头四处寻找叫声的来源。等我最终没找到那只鸟再去找小伙伴们时,他们早就没影了。
我就信步在坡上的林子里溜达,没走多远就发现了一个蓝色的小包袱,小孩子好奇嘛,我就捡了根树枝把包袱给挑开了,结果里边一下子跑出好几只老鼠,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婴儿!眼睛和鼻子已经被老鼠给啃没了,看着有点吓人。
那会儿我心里有点可怜这个小婴儿,觉得他这样被老鼠给吃掉真的很残忍,于是就找来一根大点的树枝,在旁边掘了一个很深的坑,我是怕他被野狗给刨出来,接着我把婴儿用树枝慢慢移到了坑里,又用树枝把小包袱盖好后就用土给填埋了。
做完这些后我觉得心情很好,很自豪自己兑现了对二叔(我爸的亲弟弟,小时候得小儿麻痹落下双腿残疾,平时会占卜看事什么的,属于农村野仙级别)的承诺:多做善事!这应该也算是善事吧!
我后来又闲逛了一会儿,突然就又听到了那种动听的鸟叫声,于是我就爬上了一棵很高的桐树,然后骑坐在树杈上四处寻找那只叫声悦耳动听的鸟。
这样过了一会儿,我突然就觉得非常非常困,困得马上就想睡觉那种。我就找了一个三个树杈围起来的安全点的地方准备睡一会儿。农村孩子经常会在树上睡着,当然也有出意外掉下来的,不过很少见。
红色记忆3432019-05-13 10:40:16 发布在 莲蓬鬼话
那天我睡的很沉,也没做什么梦,后来是被晃醒的,因为起风了,风势还不小!我看看天,太阳已经西沉,空气里开始酝酿着丝丝的凉意。是该回家了!
当我扶着树枝站起身准备下去时,透过茂密的树叶空隙,似乎看到树下有东西在动,于是就俯下身扒开树叶往下边看了去。
树下是一条高大的大黄狗,嘴里叼着一个红色的小包袱,它把包袱放下后用前爪扒拉开了包袱,里边是个死婴!我是第一次看到野狗吃死婴儿,心里多少有些紧张,不敢看又好奇。那狗三下两下就把婴儿吞进了肚子里,然后左右环顾着。我大气都不敢出,紧盯着那条大狗。
不久,大黄狗就跑了!我长出了口气,就顺着树干开始往下出溜。刚到树下,就感觉身后不对劲,一回头,大黄狗正站在离我一米多远的地方虎视眈眈地看着我,我吓得“妈呀!”叫了一声,身子紧贴着树干一动也不敢动。
我惊恐地往周围看了看,一个人影都没有!这会儿是不敢跑的,因为我不可能跑得过这条狗,可周围又没人,所以当时我的心情简直无法比喻,绝望至极吧!
那条狗开始发出了“呼呼”的低吼声,头和身子慢慢伏了下去,我绝望地闭上眼睛,脑子里开始出现自己被野狗吞食的画面。
红色记忆3432019-05-13 10:40:44 发布在 莲蓬鬼话
说真的我吓哭了当时,自己年龄太小了,还无法正视死亡的威胁。不过还好,那次我并没有死。
那条狗突然发出一阵哼哼,我睁开眼时发现它已经跑了,我很纳闷,想不明白它为什么放弃了,难道是因为闻到我的肉不好吃吗?
不管怎样,我是脱离危险了!我长出了口气,正要走,就觉得刚刚黄狗站着的地方好像有东西!但那东西就像一个影子,影影绰绰看不真切,但绝对不是我眼花,它就站在我面前,有点观察我的意思。
我当时有点被吓住了,不知道究竟该不该逃跑!幸亏,这时我听见了我妈喊我的声音,一定是长时间不回家担心了。我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赶紧答应着:“妈!妈!我在这!我在这呢!”
那天我被爸妈训斥了一顿,警告我再也不许去乱葬岗!当然,我没说自己遇到的怪异之事,我怕被揍!
可那次事件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经常会想着再去一次,心里对鬼倒是不怎么怕,还很想能见到,可我怕那只狗!
于是某个周末的下午,我喊了自己的小伙伴鹏子又去了乱葬岗。
红色记忆3432019-05-13 10:41:17 发布在 莲蓬鬼话
我们兜里装了很多鞭炮,鹏子说狗怕鞭炮,见了就放鞭炮吓跑它。我觉得这个方法挺好的,所以就买了很多预备着。
我们俩到了乱葬岗时,那里出奇地静!当时一点风都没有,连虫叫声也没有,就像到了一个封闭的世界。
四处转了转,发现乱葬岗真的很臭的!死婴儿很多,还有一些已经被野狗给吃了,只剩下布包。鹏子当时就有点打退堂鼓,说他有点害怕呢!我就给他打气,说回去给他买糖和小人书,他这才勉强同意继续陪我转悠。
这样溜达了能有一个多小时,我们俩一起动手埋掉了能有十几个死婴,后来觉得累了,就坐在一棵大树下休息。
过了能有几分钟吧,就听到有小孩子唱歌的声音,唱的歌听不懂,不属于歌曲范畴,没有歌词,就是哼哼,但哼得阴阳顿挫并不难听。
鹏子和我左右环顾,没有看到人影。
“是鬼不?”鹏子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惊恐地问。
“不是吧!”我说着就站了起来,然后往前走了几步打算四周看看,刚走了两步,后边的鹏子就“妈呀!”惊叫了一声。我赶紧回头,突然看见鹏子左肩膀后边趴着个婴儿的头!那个头就像铅球那么大,粉嘟嘟的,一脸的笑模样。
红色记忆3432019-05-13 12:28:16 发布在 莲蓬鬼话
鹏子吓得浑身发抖,脸都绿了!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好,说害怕倒也不怎么觉得,就是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自己该怎么做。
那时候我已经背会了二叔给我的那本书,当然根本就不懂,就是死记硬背。我当时猛然就记起书里有个“捉鬼咒”,也忘了二叔说的真遇到鬼我18岁以前不许用书里东西的叮嘱,就一口气背了出来!结果,就不太好了!
起初背过后那个头就不见了,我以为起作用了,心里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太了不起了!我拉起鹏子,说咱赶紧回去吧!他有点软瘫,吓得根本站不起来,说腿不听使唤。我蹲下给他使劲揉腿,正揉着,他就开始往后欠身。
“你老实点啊!我揉揉就好了!”我往前挪了两下继续按,可他还是往后退。我就生气了,抬起头就想骂他,但看到他双眼睁得很大,嘴巴半张着,那种惊恐的表情真的吓到我了。
“你,看到啥了?”我一时也不敢回头看,就紧张地问他。
他张了张嘴,然后突然翻转身连滚带爬“妈呀!”叫着跑掉了!我喊了两声,越喊跑的越快。
红色记忆3432019-05-13 12:28:47 发布在 莲蓬鬼话
我本想也跟着跑掉,不过已经晚了,两个小婴灵歪着头,慢慢移到了我面前。其中一个眼睛眨巴着,好像哭了,他举起小手指了指我身后,我没有明白什么意思。他们俩又移到了我身后,然后到了两棵大树的中间,两树中间有十几米的距离,地面凹进去了一些,上面盖着枯叶、树枝。
两个婴灵站在那里盯着我,手一起指向了凹进去的地方。我心里有些纳闷,就走过去蹲下身用手扒拉开了枯叶和树枝。慢慢的,一个包袱露了出来,是死婴!我虽然没有揭开包袱,但肯定就是死婴。
两个婴灵哭了起来,但不是那种婴孩般哇哇的大哭,而是压抑着,努力不发出声。他们眼睛盯着包袱,眼泪不停地落着。
我找了根树枝慢慢把包袱挑开了,里面竟然是两个死婴,不过都已经成了白骨,看样子已经被丢弃在这里好久了!
这时,两个婴孩哭得更痛了,个子稍微高一些的那个孩子伸手揽住了矮小的一个,他们抱在一起抽泣着。我看得很难过,知道这是他们的肉身,于是就把包袱先移到了一边,然后找根树枝拼命地挖了个很深很深的坑。
当我把他们的尸骨放进坑里填埋好后,他们俩不再哭了,一起转身面对着我们村子的方向出神,他们是在想自己的父母吗?
过了一会儿,两个婴孩对我笑了笑,然后牵着手慢慢移到林子深处去了。
我那次回来后安然无恙,可鹏子却病了好几天,不过还好,这小子就算烧到说胡话的时候也没把我给供出来。
红色记忆3432019-05-13 12:29:14 发布在 莲蓬鬼话
这一节,开始介绍关于我们村鬼楼的事。本来我是想放到前面去写的,后来觉得先写它的故事有些唐突,就忍住了,现在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那时候,我们家就住在大队部前边,大队部是由地主家的宅院改造而成的。说是改造,其实就是在楼顶架几个高音喇叭,正屋里放桌椅板凳和柜子就算大队部了,平时开个村民代表会什么的也算有地方了。
这个宅院如今成了旅游景点之一,被定成了文物,还经过三次大的整修。
来说说这个宅院,这是个四合院,大门朝南,南门顶上建有垛口,就像古代城门上的那种。院子四面都是两层,木质楼梯和楼板,一楼窗户很大,正方形,小方木格子的窗扇。二楼的窗户都很小,下边长方形,顶上半圆,看着怪怪的。
我小时候大队部从来不锁门,但很少有人进去,因为啥?因为关于它的闹鬼事件太多了,村里人都对它怀有恐惧心理。
而我那时候爱探险,所以经常偷偷一个人溜进去,毕竟就在我家后边,我觉得里边清净,适合我去做白日大梦。虽然我爸妈警告我多次不要一个人进去,可我就是这样,你越强调,我越是去做,说是另类,其实因此栽了不少跟头,您可千万别学我,没个好!
我第一次想进去,是因为我妈给我讲了件事。那天是晚饭时,不知谁挑起的话头,我妈就说刚搬到这里时,她喜欢把衣服拿到大队部的小院里去晾晒,因为这样就不怕有人偷,没人轻易会进去呗!而我妈虽不是党员什么的,但绝对的无神论者,所以她不怕。
红色记忆3432019-05-13 12:30:46 发布在 莲蓬鬼话
话说我妈那次忘了收衣服,晚上才想起来,就独自去了。刚收了第一件,半空中就“嘭”的一下掉下一块砖头,正好落在我妈脚边!我妈虽然吓了一跳,但并未往其它方面想,觉得也许是墙头滑落的呢!其实吧,她晾晒衣服的地方离墙远着呢!
我妈收了第二件,又一个砖头掉了下来,不偏不正还是正好落在相同的位置!这下我妈可有点害怕了,就加快了收衣服的速度,不过,她收的快砖头掉落的也快。我妈最后吓得夹起衣服就跑,那砖头就在后边追,一块块地落在我妈身后!直到出了大门,才算完事。那以后,我妈是打死也不去大队部院里晒衣服了。
我当时问我妈是不是村里人跟她开玩笑呢!我妈说小屁孩懂个啥啊,谁敢大半夜藏进大队部去逗乐?我想想也是,村里的干部有事开会都不敢晚上去,就算没办法非得去,进去和走的时候也绝对不敢一个人开门、锁门。
我爸也说了一件事,他当时是党员,又兼着村里的会计,所以有一年县里调拨了一批化肥,暂时存放在了大队部,上边要求一袋都不许丢。村干部就商量怎么看护,最后商定找出十个人,晚上就睡在大队部里。而作为党员,我爸就必须参加。
红色记忆3432019-05-13 13:41:06 发布在 莲蓬鬼话
那晚其他九个人打算拿我爸逗乐,所以在大队部正房大通铺睡下后,他们就等着我爸睡熟。我爸是村里有名的大胆,做医生的好像胆子都挺大的吧!他们就想试试我爸胆子究竟有多大,所以等我爸鼾声一起,他们九个人就一个个偷偷溜了出去,然后回家睡觉去了。
我爸说他半夜被尿憋醒了,撒完尿回来才发现屋里就剩了他一个人!他心里那个气啊,不过也并不害怕,躺下继续睡呗!
可他想得太简单了,刚躺好,木楼梯就开始发出了声音,是那种有人一步步走下来的声音。我爸说他当时觉得是老鼠,应该是老鼠一级级地往下跳,所以就没在意,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觉。
可当那声音消失后,就有东西开始往他脸上吹气,我爸“噌”一下就坐了起来!开始骂,因为他觉得是那几个人在吓他,骂了几句后我爸再次生气地躺下了,心说你们使劲闹,不想睡就折腾去吧!
快入睡时,房门突然响了,是慢慢被拉开那种“咿咿呀呀”地响!我爸掏出手电照了照,一照就又不响了。
“你们几个就使劲作吧!”我爸用被子蒙住头,一会儿就睡着了。
红色记忆3432019-05-13 13:41:47 发布在 莲蓬鬼话
第二天一大早,那九个人就到了大队部,纷纷问我爸晚上睡的怎么样。我爸问他们闹腾了那么久不累啊?他们就问我爸看到啥了,当我爸把听到看到的说出来后,他们就面现惊恐之色,一致认为我爸命大,还说当医生的鬼不敢欺负这种传言看来一点不假。
我爸说他觉得就是他们在捣鬼,我妈不信,说反正她是见识过了,绝对有鬼。
说完爸妈所经历的,当然就轮到我了,可是我遇到这些一般不会告诉爸妈,因为以前说过就被揍,就慢慢学乖了。
第一次“探险”是个夏日的下午,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是个大晴天,当我进到大队部院里时,一下就觉得像是黄昏了。因为这个四合院东西有十五米左右,南北有三十米,本来就不大的院子里种有三棵杨桐树,枝叶繁茂,把四合院上边不大的天空完全给遮蔽住了,所以里边几乎不见阳光。
我觉得很惬意,因为一进来觉得无比凉爽,比当今夏天空调吹出的冷气舒服,不过有些冷入骨髓的意思,我当时是打了几个寒颤的,好像一下就进入了深秋的季节。
东西厢房和正房的门都开着,门都高出院里的地面有三米左右,门前建有砖制台阶。我看了看西厢房,没敢进去,因为听村人传说地主家的一个女儿是在西厢房吊死的,还说她常常现身,脖子里挂了根绳子,舌头伸出来老长。虽然是传言,可也够恐怖的,还是不进去的好。
红色记忆3432019-05-13 13:42:48 发布在 莲蓬鬼话
我搞不懂楼上为啥要放棺材,也不知道这棺材里有没有死人,我当时觉得脊背凉飕飕的,就想着赶紧下去,这二楼一点都不好玩。
刚想转身,身后有个声音喊了一声:“皓冉!”
“哦!”我答应了一声,习惯性地回头去看,哪有什么人影!我心里马上就害怕起来了,是真的害怕,因为我二叔说过,在诡异的地方或半夜走夜路时如果有人背后喊你的名字,千万不要立即答应,要先慢慢回头,看清楚有没有人,如果有,要确定是人以后才可以说话。
读到这里,你们可以想想我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样的,我那时可还是个孩子,再胆大也不行啊!你要不信那你穿越回去试试,在那种气氛下,不吓得你尿裤子算你真胆大。所以我比你强,我没有尿裤子,我只是有点腿转筋,迈不开步!
红色记忆3432019-05-13 23:55:14 发布在 莲蓬鬼话
偏偏在这个时候棺材上还有了动静,我那时候觉得是老鼠,因为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这叫绝望中的幻想。
我吓得正想张开嘴放声大哭,院里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接着有人走进了一楼,我听出说话的人之中有村里的支书和村长,于是“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但说不出话,就是扯开嗓子哭。
那天我回家后的待遇可想而知,屁股疼了好几天,被我妈揍的,用扫帚把揍的,我妈当时边揍边哭,说我这是作死。
我妈挺了解我的,我从小到大一直喜欢作死,后来我一个师姐也这样评论我,说我是个喜欢作死的货。她这样说,是因为我一个通灵体,有次大半夜跑到黄河边一座古墓去探险,结果引得一串阿飘上了我的身,后来是师姐通过画符救了我一命。其它还有很多次,都是作不死誓不罢休的节奏,这让我的师父师娘和师姐师兄们挺郁闷的,师门里怎么会有我这样一个奇葩呢?说真的,我比他们郁闷多了,可没办法呀!我就是这样一个冥顽不化的家伙。
红色记忆3432019-05-13 23:55:44 发布在 莲蓬鬼话
我是一个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主,屁股不疼了,也就忘了老妈不许再进大队部的警告。可要说起来,第二次进大队部也不怪我,是我的一个好伙伴五子跟着爸妈从北京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杆帅气的小号气枪,把我馋坏了,老想摸摸。可他说想玩抢也行,必须陪他进大队部,因为他一个人不敢去,可又特别好奇,想看看鬼到底长啥模样。
那次真的挺让我为难的,最后我在气枪和老妈的警告之间做出了选择,带着五子偷偷摸摸进了大队部。
当时是上午,院子里还算亮堂些,不过比外边那可是显得阴暗多了。一进去,五子就好奇地跑进主屋去了,我则在院子里兴奋地拿着那把气枪到处找鸟儿,可我通过瞄准镜找了半天也没见鸟儿的影子,最后没办法,就找个固定的目标打。
主屋的窗户上都有雕花,龙凤都有。而且那些龙嘴里都有一颗如玻璃珠大小的珠子,我就瞄准那颗珠子打,但打几次都没有打中。
我移动着瞄准镜,想再找其它的龙珠试试。瞄准镜里出现了二楼的一个小窗户,窗户里闪现出一个人影,那人影爬上了窗洞,是五子!
红色记忆3432019-05-14 08:09:22 发布在 莲蓬鬼话
“五子,危险呀!不要爬窗户!”我放下气枪对着他喊了起来。可他根本不理我,还在继续往外爬,已经到了窗户边上!我见他仰头看着天空,一副很痴迷的样子,还慢慢伸开了双臂!这小子,不会是想跳楼吧?虽然说是二楼,可这种古建筑的二楼相当于现代楼层的三楼那么高,这要跳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五子!五子!不要跳!”我扔下气枪就往正屋里边冲,刚冲进正屋里,就听外边“咚”地响了一声!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这小子跳楼了。
那次事件给我的打击很大,因为五子的死,使我们两家从此结了仇,他父母和我父母吵的不可开交,原因是五子父母觉得都是我的过错,是我把五子带到大队部才发生了这种事。我很委屈,一五一十说了情况,五子父母就是不信,说五子是个很乖的孩子,根本就不会自己跑到大队部还敢独自上二楼。
红色记忆3432019-05-14 08:09:42 发布在 莲蓬鬼话
这事发生后没几天,一次我去给二叔送吃的,他问起了当时的经过,我原原本本都说了,问二叔这能怪我吗?二叔啃了一口苹果后说:“父母作孽,他自己也作孽,该死!”
二叔的话让我有些惊讶,就问他啥意思。
“买个气枪到处打鸟儿,他爸妈还专门买来鸟儿,用绳子吊在树上让他打。有些没打死的,从树上取下来用脚踩死。五子这小子还喜欢虐待鸟儿,用汽油烧、用针扎、用刀子割开肚子...各种折磨鸟儿的招他都用过。那些鸟儿的冤魂一刻不停地找他寻仇,你说他不死可能吗?他爸妈以后是再也生不出娃了,报应!”
二叔说完继续啃苹果,他的话把我唬得一愣一愣的,我问二叔你有千里眼呀?你咋都知道?可二叔不理我,认真啃手里的苹果。
“二叔,五子干吗非得跑到大队部死啊?这不是害我啊?”我有些郁闷地问。
红色记忆3432019-05-14 08:10:21 发布在 莲蓬鬼话
“我跟你说说哈!地主家以前有个二儿子,吃喝嫖赌什么都干,他那时候做保安大队长,村里的小媳妇没少被他糟蹋,有人家从外村娶了新媳妇,第一夜要先陪他睡,不然他就编理由把人家全家关进牢里去。因为这,村里人都恨死他了。后来,村里一些抗日的地下党员就秘密开会,准备把这个害人精给整死。有一天,这小子从镇里回来躲在二楼抽大烟,那些党员就得到信了,弄来很多玉米杆,浇上煤油点着了往楼里塞,这个害人的保安队长最后被活活烧死在了楼上。”
“二叔,这事我听我爷爷讲过,你说这跟五子啥关系啊?”我觉得二叔有点跑题了。
“五子的爷爷,就是烧死保安队长的主谋啊笨蛋!”二叔说着扔了苹果核,瞪了我一眼。
我有点明白,又不太明白,眨巴着眼睛看着二叔。
红色记忆3432019-05-14 12:55:04 发布在 莲蓬鬼话
“你知道五子家为啥搬走?为啥跑北京去了?”二叔用手擦了擦嘴后问我,我说不知道,听说他家北京有亲戚,去做生意去了。
“因为五子的爸妈以前生过两个娃,都是不到一岁就死了,他们夫妻梦里都梦到有个一身是火的男人喊着找他们报仇。后来他们遇到一个算卦的,说他们必须去北方,才可以避开怨鬼讨债,明白了不?”
“楼里有个烧死的鬼?二叔你咋不早说啊?我以后可不敢再去了。对了二叔,你说这话我懂了,五子是被那个烧死的鬼给害死的,可你刚才不是说是鸟的冤魂寻仇害死的他吗?到底五子是被谁害死的啊?”
二叔有些生气,瞪大眼睛看着我说道:“你怎么不开窍?五子那么胆小,为啥非要让你带着去大队部?还自己爬到二楼去?那些鸟的冤魂可聪明着呢,它们杀不死他,可知道谁可以杀死他。”
二叔说的太惊悚了,简直变成推理小说了,我的小脑袋瓜一时有点转不过弯。所以我开口还想问。二叔还没等我开口,就直接说他知道我想问啥,是不是问五子为啥偏偏选我带他进去。
我惊讶地连连点头,心说二叔还是人吗?他不会是妖精变得吧?
红色记忆3432019-05-14 12:55:26 发布在 莲蓬鬼话
“我现在说了你也许不信,不过将来你会信的。五子的本神也知道五子不可饶恕必须一死,可他又不想五子死后下地狱去,就必须找一个可以免除这种因果的人,咱们村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一个,就是你!”
我嘴巴张的老大,云里雾里,心说二叔越说越玄乎,一定是在吭我,故意逗我玩呢!
“你别不信,你是做不到,可你的本神做得到!你带他进了大队部,然后他死了,你已经参合进了他的因果里,你的本神就得负责。五子的本神要的就是这效果,所以五子头七过后你就会生病,还会病得爬不起来,不经过49天你别想好。”二叔说的唾沫星子乱飞,我怀疑他发烧了,一定病得不轻,就不想理他了,于是站起身说了声不听你讲故事了,然后就抬腿往外走。
快到院门口时,身后的二叔提高声音说道:“想不生病也行,五子头七那天夜里你必须去大队部二楼给五子烧份纸,你也别怕,没东西能害你,不过必须你自己去。”
我停下身回头看着二叔,问他真不是在讲故事吗?二叔撇了撇嘴,然后抬手指了指天,说自己说的已经有点多了,反正信不信在我。说完这些他就去逗他养的狗狗去了,不再搭理我。
红色记忆3432019-05-14 12:55:48 发布在 莲蓬鬼话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