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原创\/150515』【生子】初恋粉色系(牛鹿\/现实向\/HE)

楼主:鹿止繁 字数:377170字 评论数:787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度娘,您吃好喝好,可千万别来吞我的楼昂。

鹿止繁2015-05-15 08:05: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第四章
什么情况?
老高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要伸手去拉占窈,但是看到占窈神色不太好,他也就放弃了。占窈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宽心,自己转身进了手术室。
看到手术室的红灯亮起,他才突然反应过来,但是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走廊的座椅上。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老高甚至都不敢去看手表上的时间,干脆狠了狠心,把手表取下来了。
突然想起吴亦凡也在医院里,而且就凭鹿晗刚刚的那副样子,老高基本上可以确定了,吴亦凡同样还没有脱离危险。
但是最关键的问题是,他完全不知道吴亦凡具体的位置,更不知道吴亦凡为什么会进医院。可是他如果不提前问好结果,等鹿晗醒了,以鹿晗的性子绝对要去找吴亦凡,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这样一想,老高又纠结了。

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老高一下子回过神,站了起来。
出来的是一个护士,手里还端着一个不锈钢托盘,里面是一滩暗黑色的血。
老高顿时眼皮一跳,过去询问:“你好,我想请问一下,这托盘里面的是……”他低头看了一眼托盘,立刻觉得触目惊心,赶紧别过眼,不敢再看了。
护士看他一眼,慢悠悠地开口:“淤血而已。”
他还想说些话,那护士已经端着托盘走了,只就给他一个背影。他再转头去望手术室时,手术室的门已经打开,鹿晗被两个护士推了出来,他赶紧走了过去。鹿晗还没有醒,脸色很苍白。他只是看了一眼,心就险些提到了嗓子眼,同时也在庆幸,吴亦凡幸好不在这里,要是他看见了,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怎么样?”老高看了鹿晗一会儿,又把视线落在占窈脸上,问了一句。
“没事了。”占窈把口罩取下来,“不过,你还是得提醒他一些,有的工作能停就停,实在不行就推了吧。他现在禁不起折腾。而且老高,你也知道的,他原本在韩国,身体就不太好。”
老高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他这是什么情况啊?”
占窈望他一眼,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能怎么了?有了呗。”
老高的眼睛立刻瞪大了。
占窈再次拍拍他的肩膀:“走吧,去我办公室聊会儿。他麻醉还没有过,要一会儿才会醒。”

这个点还算是清晨,走廊上空空荡荡的,头顶上的灯光十分刺眼。偶尔有人经过,也能带起阵阵的风。
“他这个有影响吗?”进了占窈的办公室,老高把门关了,径直问她。
她给老高倒了一杯水,拨了拨垂到耳边的头发,巧笑倩兮:“不大。”
老高道了声谢,接过杯子。
杯子是玻璃制的,占窈先是给他接了开水,又兑了一些冷水进去,温度正合适,他却觉得有些刺骨地凉。
他和鹿晗认识太多年,彼此之间都是推心置腹,他不想也不愿看到鹿晗出一点事,现在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在鹿晗身上,他首先考虑的当然是鹿晗的安危,其次才是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也别太担心。”占窈劝慰着,“定时来做检查,慢慢来,不急。”
“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啊。”老高有些无奈地说,“而且,占窈,你怎么确定鹿晗一定会要?”
占窈唇角笑意更深:“上个世纪,台湾曾经有过一个。只是后续结果不太清楚,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两人之后又聊了几句,老高才去了鹿晗病房。
鹿晗已经醒了,正躺在床上玩手机。
“还玩呢?别玩了。”老高拿走鹿晗手机,放到一边,“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鹿晗摇头:“没。吴亦凡呢?”老高给他倒了一杯水:“我没去看,不知道在哪。”

“我去看看。”鹿晗说着就要下床。
老高伸手就把他按住了:“别闹,你现在不能动。”鹿晗一脸茫然地看着老高,“怎么了?”
老高动作一顿,松了手,挪了张板凳过来坐下,不吭声了。

鹿晗更懵了。
正在这时,占窈推门进来了。她看见病房里这副情景,忍不住笑了起来:“哟,干嘛呢这是?”
老高那个郁闷啊,这都是什么事儿?
干脆站起来,走到一边:“占窈,你跟他解释。我实在说不出口。”说完他就出去了。

占窈走过来在板凳上坐下,“你好,我是占窈,你的主治医生。”
她这话的同时也伸出了手。她的手指白皙,也很秀气,特别好看。
鹿晗迷迷糊糊的,但是出于礼貌,还是和占窈握手了。只是耳根却有些微红,也一直没有说话。

占窈笑容更深。
她一直都知道老高和鹿晗认识,关系和感情也很好,自己私底下也曾经搜过鹿晗的相关资料,从知道的资料以及别人的描述来看,觉得鹿晗偶尔还挺萌,但从来没有真正见过,所以也不清楚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小鹿,你喜欢小孩子吗?”占窈看着他一会儿,突然抛出来这么一个问题。
“啊?”鹿晗没反应过来,“挺喜欢的,怎么了吗?”
占窈拿出一份检查报告给他:“你先看看。”

他接过,道了声谢。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涌起了波浪,似乎,暴风雨就要来了。
占窈微侧着头,仔细观察着他的反应,猜想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小心翼翼地措辞:“别惊讶。偶尔,还是会有的。比如,上个世纪的台湾,二战时期的苏联,美国的那个男人,以及前段时间的印度。”
鹿晗把检查报告合上,重新递还给占窈,笑了笑:“占医生,你说的那些……恐怕都是人为的吧。”
“差别不大,我有办法。”占窈接过检查报告,随手把它放到一边,“现在只是需要征询一下你的意见。小鹿,你想要吗?”

“嗯。”鹿晗这次倒是回答得毫不犹豫。
占窈点点头,站起身:“好,那你先休息。具体的内容之后再详谈。我先出去了。”
“占医生!”鹿晗突然唤住她,“请问你知不知道吴亦凡,在哪里?”
“吴亦凡是吗?”占窈问,“你想见他?”
鹿晗点点头:“嗯,我很担心他。”

占窈之后将鹿晗带去了吴亦凡的病房,她也明确告知鹿晗,吴亦凡是心肌炎再次复发,并且伴随感冒加高烧。鹿晗说了一声谢谢,送占窈出了病房。
鹿晗搬了一张板凳到吴亦凡病床床边,看着依然昏迷不醒面色苍白的吴亦凡,鹿晗只觉得心痛。
他完全不想吴亦凡成现在这个样子。无论是之前,现在,还是以后,他都不想,也不愿意。

吴亦凡在睡梦中也皱着眉头,鹿晗知道他是不舒服,下意识地抬手就想抚上他的眉,还没等有下一步动作,泪就落了,滴在吴亦凡落在被外的手上。
鹿晗慌慌张张地抹去那一滴泪,可是这泪却越流越凶。到了最后,他连擦泪的勇气都没有了。

“晗晗?”吴亦凡刚醒就看见鹿晗一脸的泪,“怎么了?”
他顾不上自己还是一个病号,一下子就要坐起来,被鹿晗按住:“别,躺着吧。”
鹿晗起身,抱住吴亦凡。
吴亦凡人都是懵的,只是回搂住鹿晗。他感觉得到鹿晗还在流泪,他身上的病号服都已经湿了。他不敢开口说些什么,也知道这时候再说话也没用,只是静静地抱着鹿晗,偏头亲吻着鹿晗的头发,渐渐地也红了眼眶。

鹿止繁2015-05-15 08:13: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老高见他这副模样,也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过了,最后只是深叹了口气,发动了车子。不一会儿又停了车,下车买了一瓶矿泉水,又买了味道不是特别甜腻的面包。
不是没有想过买饮料,但是他又怕刺激到鹿晗的胃。现在好不容易反应缓解一些了,万一又被引起来,怕是比之前更加严重。

到了地儿,老高把鹿晗赶进去换衣服,顺便叫了自己相熟的化妆师来帮忙,力争尽快提高效率。
鹿晗换衣服的时候才发觉自己身上已经起了变化,原先腹部上的某些脉络特别清晰,现在已经完全不见了,而且格外地软,小心地摩挲着,如果静下心,能够感觉到一丝微弱的凸起。
他不由得愣了下。外面传来老高催促他的声音,他赶紧回神,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又出去化好妆,才重新上了车。

“唷,穿上这件了啊。秀恩爱还是打掩护呢?”老高开着车,眼角余光瞥了鹿晗一眼。
鹿晗听得一头雾水,低头一看自己身上才明白过来。
原来刚刚因为时间太紧,光线也不是特别清楚,他急急忙忙的,也有点慌张,他的注意力也全在自己起了变化的肚子上,一时间也没有注意,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把吴亦凡的衣服穿上了。
这条蓝色条纹长T是吴亦凡在春节度假时穿的,今年春晚彩排结束之后他俩就去了鹿晗自己的家里,第二天吴亦凡走的时候不小心把衣服落在他那儿了。后来两人住到了一起,东西也相继搬到了一块,谁也没有管理,结果更乱了。
因为他和吴亦凡两个人的性格本身就存在差异,在很多方面更是不一样,所以即便是同样的一件衣服,他们带给人的感觉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到了活动现场,鹿晗先下车,老高则去把车停好。临进门的时候,鹿晗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鞋子,暗自皱眉,心里只想着一定要把孩子护好,万一出了什么事,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文/鹿止繁
2015.5.23

鹿止繁2015-05-23 23:16: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鹿止繁2015-05-24 22:15: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吴亦凡在车里坐了一会儿,只是靠着椅背放空。雨已经越来越大了。
老高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分钟之后了。他匆忙停了车,冒着雨进了鹿晗的家。看到旁边的车,他匆匆转过头看了一眼,认出是吴亦凡的车,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这俩货肯定是吵架了,再想起鹿晗刚才在电话里的反应,他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吴亦凡看到老高竟然驱车赶了过来,突然头皮一阵发麻,感觉全身像陷入潭水之中,冰凉刺骨,他甚至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浑身止不住地战栗。他猛地一下咬住自己下唇,以痛感驱散寒意,随后也跟着冲下了车。

老高一进卧室就发现不对劲了,鹿晗那货竟然坐在地上,身上一件衣服也没有。
“怎么回事?”老高眉头拧得更紧,从衣柜里取出浴袍,蹲下来给鹿晗裹上,“你们吵架了?我刚看到他人在下面。”
鹿晗突然哭得更凶了,手一直虚按在肚子上,肚子里太疼了,他完全不敢用力往下按:“我肚子好疼……”他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老高,时不时地还抽噎几下。
老高看得那叫一个又急又气,生气之余也不免心疼,却还是数落道:“鹿晗,你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在和吴亦凡有关的事情上这么没有分寸?现在是什么时期,你不清楚吗?还敢乱来!简直胡闹!”鹿晗敏感的神经一下子就触碰到空气里浓重的血腥味,他的心终于是彻底慌乱了起来,“老高,先送我去占窈那里吧……我,我流血了……”
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慌张。
老高也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抱起鹿晗,刚走出卧室门口,就迎面撞上了刚从楼下上来的吴亦凡。
吴亦凡的视线冷得像冰一样:“鹿晗怎么了?”

老高看了吴亦凡一眼,没搭腔。
吴亦凡把鹿晗害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会好言好语地跟他说话就怪了。况且这会儿鹿晗和那个小家伙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他也不知道,现下一分一秒都特别珍贵,当然不容许浪费。
这样一想,老高的脸色也难看了些许:“麻烦让让,我要送鹿晗去医院。”
吴亦凡的视线落在他怀里的鹿晗身上,温度终于缓和了一些,但还是有些冰冷:“老高,麻烦你告诉我,鹿晗他到底怎么了。”
老高抱紧鹿晗,摇了摇头,拒绝回答吴亦凡的问题:“不好意思,我无可奉告。”

鹿止繁2015-05-25 13:03: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之前也不知道有孩子,他那段时间不太舒服,本来是拒绝的。但是觉得也没多大问题,没有彻底拒绝。”老高无奈地说,“明天的球赛是必须参加的了,怎么办?”
占窈叹口气:“先让他在医院里呆着,明天下午等情况好一点再去踢球。一定要提醒他,千万注意一些,如果不舒服,一定要到我这儿来。明白吗?”
老高点点头:“好,那我出去了。”

吴亦凡认出占窈是给鹿晗治疗的医生,见到她和老高一起出来,没忍住走上前,问道:“你好,我想请问鹿晗……”
占窈见到他也同样没有好气,鹿晗身上的那些印记很明显就是他干的,虽然没有导致直接伤害,但是他也脱不了干系:“胃出血。”
“胃出血怎么会流血?”吴亦凡又紧接着问了一句。
老高表情难看:“我手受伤了,所以鹿晗身上才会沾染到血。”
吴亦凡这才看见老高手上的纱布。纱布包扎得很专业,应该是占窈包扎的,而且伤口应该很深,还有鲜血往外渗。

老高看着吴亦凡,冷冷地开口:“吴亦凡,你还是先回去吧。鹿晗现在需要休息,接下来还有工作要忙,你也是一样。慢走不送。”
吴亦凡神色犹豫:“”我想再看一眼鹿晗……”
“什么时间不能见,非要现在?”老高口气更冷,“你在这里只会打扰到他休息。他白天还有活动,你不是还要拍戏吗?赶紧回去,这里不欢迎你。”
吴亦凡没办法,只是朝着他们鞠了一躬,“对不起。”说着就准备离开。
老高又补上几句话:“吴亦凡,我是鹿晗的好友,我不希望他为了你放弃自己的原则。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够跟他提出分手。他是一个容易心软的人,这种话他说不出口,所以只能拜托你。你们是真的不合适。”
吴亦凡的脚步顿了顿,再迈步离开的时候,眼泪已然落下。

文/鹿止繁
2015.5.25

鹿止繁2015-05-25 14:43: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鹿晗看着老高的脸色,一时间里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老高无奈地叹口气,把身上的钥匙串取下来,又把折叠刀打开,在那崭新的小袋棉签封口处小心地切割了一个小口,取出新的棉签。
他又拿了纸巾,铺开摊好,把棉签放在上面。
旁边的椅子上放着背包。他走过去,拉开背包拉链,从里面翻出来一个装着纸杯的小纸袋,随手拆了包装,取出一个小纸杯。
刚刚他装水的杯子里已经装满了水,他倒出来一半到小纸杯里,仔细地清洗过,把所有的水全部倒进了卫生间的洗手池里,这才又出来,重新接了水。

鹿晗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老高,看着他有条不紊地完成这一系列事情。
老高在椅子上坐下来,伸手拿过刚刚放在纸巾上的棉签,将纸杯拿近了一些,又把棉签放进去,小心地沾满水。
结果鹿晗一脸吃惊。
老高没好气:“鹿晗,把你的嘴巴给我闭上!至于吗你?”
他把沾满了水的棉签又往鹿晗已经有些干裂的嘴唇上沾,一点一点的,极有耐心:“你嘴唇太干了,刚刚占窈说先别让你喝水,等天亮了再说。”
鹿晗看见他手上的纱布,微微一惊,眼睛也不自觉地睁大,“你手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老高看一眼自己手上的纱布,因为刚才划的时候没有注重力道,再加上时间紧迫,他也没管自己往哪儿划了一刀,这会儿才注意到鲜血已经渗透了整块纱布。
“没事。”老高无所谓地甩了甩手腕,神色自然,“不小心划伤了,过几天就好了。”
“你别这样甩手。”鹿晗皱眉,“伤口会裂开的。”

鹿晗醒来没见到吴亦凡,再看到老高手上的纱布,和那些已经渗透纱布的鲜血时,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对不起老高,麻烦你了。”鹿晗一脸歉疚地说。
老高看了看手表,淡定地拍了拍鹿晗的肩膀:“兄弟之间不讲这个。行了,你先睡一觉吧,我出去溜达一圈。”
说着又换了一根棉签,重新润了一次鹿晗的嘴唇,又给他掖好被角,这才关了灯出去了。

鹿止繁2015-05-28 01:48: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鹿晗其实是很喜欢踢足球的,一直以来都是。每次感到心情不好或者压力太大的时候,他都会选择踢足球来放松。也只有那个时候,他才是最快乐的。
在更衣室换球衣的时候,他突然叹了口气。
知道这个孩子这么久以来,不管他心里有多么难受,他都从来不会表现出来。虽然他表面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但其实,他比任何人都在意。
鹿晗摸着自己的肚子,暗自跟宝宝说着话,也祈祷宝宝不会出事。

进入绿茵场,鹿晗依照习惯和粉丝打了招呼。
刚进来,距离还很远,他就已经看见了那些粉丝拿着金黄色的手幅,为他加油打气。这个场景也像极了当年的那片鹿海。
现实就是这样,每当离开了某段日子之后,不管是什么事物,哪怕是一根极其纤细的绣花针,也总能勾起很多回忆,那些被隐藏着的情绪也险些冲破心海,震撼心神。

场上的队伍都是青少年,青春活力,全身上下都洋溢着生机勃勃的气息。
鹿晗因为记挂着肚子里的那个小家伙,再加上踢球难免会受伤,他不止担心自己受伤连累小家伙,也担心万一动作太大牵连队友,所以一直不敢用太大力。但是一起比赛的小伙伴们都是脚法娴熟、身体灵活的,依照他目前的情况,他也只能勉强应付,不过也是认认真真地在踢球。
老高被邀请担任解说员,但是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鹿晗身上,就怕鹿晗出事。以前踢球就只是踢球,现在不止鹿晗踢球,身上还自带了一枚,他不担心才怪。

上半场很快结束,鹿晗回到后面休息。
也许是太久没有接触到自己最喜欢的运动的关系,鹿晗的兴致一直很高,眼角眉梢都是满满的兴奋和喜悦,看不出来有哪里不舒服,他自己也没有感觉到。
老高看到他这样兴奋,立刻气不打一处来,走过来,黑着脸问他:“你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鹿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确定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之后,才抬起头冲着老高微笑道:“没事的,放心吧。爷很坚强的。”老高脸色更加难看了,“那是你!你坚强,你肚子里那个坚强吗?”
鹿晗刚想说什么,工作人员进来通知鹿晗上场了。鹿晗点点头,应了一声,又跟老高说:“我会护好它的,别担心。”然后就出去了。

有时候,偏偏自己所想的永远都不会实现。
下半场快结束的时候,因为不小心,加上太过紧张,鹿晗全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猛地被撞了一下,他吓了一跳,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为了不让上半身着地,他弯了下腿,膝盖被蹭出血。
比赛暂停。
老高急忙冲向他,一手扶起他:“没事吧?有没有怎么样?”

鹿止繁2015-05-28 01:49: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解释下医院那部分,就是老高用棉签沾水润鹿晗嘴唇。
我是突然想出这个梗的。因为文中鹿晗有洁癖,而且身体不好免疫力低,所以老高才会那样注意。
简单来讲,就是他拿了一根新棉签放在铺好的干净纸巾上。用医院的杯子接了水,清洗了纸杯再把原来杯子里、纸杯里的水全部倒掉,重新接水润唇。第二次润唇的时候同样,并且更换了棉签。

鹿止繁2015-05-28 01:53: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儿童节快乐~

鹿止繁2015-06-01 14:43: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鹿止繁2015-06-02 02:09: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他离开便利店的时候手里提着袋子,里面装着啤酒罐。玻璃杯被他小心地端在手里,杯口用干净的纸巾遮盖住,防止有灰尘落进去。
老高回到烧烤摊的时候,鹿晗已经吃完一串素菜,正在无聊地拿着竹签戳着餐盘,旁边还有几罐啤酒,其中一罐的拉扣已经被扔掉了。
“你还喝酒?”老高看到那些啤酒罐脸色就变了。鹿晗无奈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喝酒了?少乱讲。”
老高把玻璃杯放到鹿晗面前,上面的纸巾已经被他取下了:“行了啊,大晚上的喝什么酒,还是冰冻过的,你本来胃就不好。这是刚烧好的开水,降了点温度,就喝它吧。”
鹿晗吐槽:“诶我说老高,这烧烤根本就没有味道嘛,加点辣椒不行吗?”老高白他一眼:“有得吃就不错了,还挑?再挑就别吃了,省得你又吐。你就不能顾及点你自己,顾及一下那个小的?”
“……”
鹿晗自知理亏,也不好再多说,只得乖乖闭嘴,安静地吃烧烤了。
老高也不再说话,自顾自地开了啤酒罐,看了一眼鹿晗下半身的短裤,又看了看桌上餐盘里的烧烤,暗自叹息。
时间也不早了,这个点外面又这么冷,必须得加快速度了,不然鹿晗冻感冒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又不免叹了一口气,抓起一个还剩下一半的啤酒罐,仰头一饮而尽。
这种照顾别人老婆,还替别人养娃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文/鹿止繁
2015.6.3

鹿止繁2015-06-03 03:35: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身体不好免疫力低,身体不好免疫力低,身体不好免疫力低。

鹿止繁2015-06-03 03:36: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第十七章
老高把一罐空啤酒压扁,随手扔进桌下的垃圾桶里。鹿晗微低着头,专心对付着餐盘里的烧烤,模样显得挺一本正经的。
这个点并不算晚,可是也不早。
周围都没有多少人了,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还在吃着烧烤,喝着饮料,兴致来了,还嗑嗑瓜子。偶尔有人离开了,没多久又来了其他人。

“鹿子啊,我跟你说点事。”
老高把竹签都从餐盘里挑出来,拿纸巾包好,扔进了垃圾桶里,又抽了新的纸巾出来,一点点地把刚刚不小心滴在桌子上的油给小心擦了个干净,把揉成一团的干净纸巾打开铺好,沾了油的纸巾被他扔在上面,他又揉成团。刚想扔进桌下的垃圾桶里,突然发现满了,四处看了下,对准隔壁桌的垃圾桶,准确无误地扔了出去。纸团以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的弧度抛了过去,迅速直直地坠进垃圾桶。

鹿晗应声抬头,恰好看到他这一番动作,如云流水,一气呵成,忍不住翻个白眼,一副跟看「脑子进水了」的人的样子。
老高又开了一罐啤酒,“下个月,7号,他们让同学聚会。你去不去?”
“谁?”鹿晗一时间里有点没反应过来。
“高中同学。”老高说。

四周的风吹得呼啦呼啦地响。
鹿晗脑海里一片空白,拿着素菜的手也放了下来,怔怔地看着老高好一会儿,才略微放松了一下紧张的心绪。他只觉得胸膛里跳得厉害,呼吸有些急促,一张脸白得不像话:“高中……同学?”
老高知道鹿晗在想什么。可是他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尽力劝慰着鹿晗:“是,如果你实在不想去,可以拒绝。我也不去了。这次聚会的发起者是以前的班长,苏柏。”

鹿止繁2015-06-06 09:33: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鹿晗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白了,表情都是掩藏不住的慌张,按在桌子上的双手也抖得厉害,豆大的汗珠直顺着他的额头往下掉。
老高也是吓了一跳,暗自责备自己,早知道会这样,当时就应该瞒着鹿晗以鹿晗的名义拒绝这次同学聚会的邀请。
他想归想,还是递了纸巾给鹿晗:“鹿晗,没事吧?”鹿晗没有接纸巾,只是抬头看着他,“老高,是时候该回去了吧?”
“好,我去结账,你坐在这里等我。”老高把纸巾放到桌上,立刻起身去结账。

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却见到鹿晗低着头,一只手微握成拳,抵在腹前。
他更加懊恼,赶紧过去一把拉起鹿晗,问,“是不是不舒服?走,我送你回去。同学聚会不去了。”
鹿晗按着肚子,脸色白得像一张A4纸一样。他呼吸不稳,思绪也很混乱,往日里那些几乎可以说是噩梦一般的回忆,在这个时候如同外来生物,一下一下地敲击着他已经濒临瓦解的理智,心房被不明物体入侵,就好像是藤蔓,一点一点地紧裹住他脆弱的心脏,意外地加快了跳动的频率。
他把手从肚子上稍微移开了一些。因为衣服单薄,他能够感觉得到那一丝微弱的变化,不敢太用力,怕出事,又担心宝宝的安全,所以还是小心地捂着肚子。最后他咬了咬牙,说道:“不用,我去。”

老高吃惊地睁大眼睛。
鹿晗居然同意去参加同学聚会了?
这次同学聚会是苏柏组织起来的,平时鹿晗躲避都来不及,怎么这次却……

“总不能为了躲苏柏,就躲一辈子吧?”
鹿晗笑着说了一句,笑容也十分无力和苍白,嘴唇也全无血色。
老高却更加地皱紧了眉头。

苏柏是谁?
他们高中班集体的班长,一个,让鹿晗避之不及的,男人。
特别是高中最后一年。
这个叫苏柏的男人在很大程度上,给鹿晗营造出了,一个极深极重的梦境。他对鹿晗做过什么暂且不提,但是单是他对鹿晗近乎疯狂的占有欲,就足以令人对他心生恐惧。
鹿晗曾经有段时间压力特别大,天天做噩梦,哪怕人已经到了国外,也还是会经常梦见。每次醒来都是一身冷汗。
这次由苏柏组织同学聚会,如果鹿晗参加了,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难以预料。
在鹿晗的内心深处,对于苏柏这样的人,一直是有着深深的恐惧,而他如果说出来,会付出比之前更为惨烈的代价,久而久之,他也就不愿意说了。所有的心绪,几乎全被他深藏。

鹿止繁2015-06-06 09:35: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只能发图了,嘤嘤嘤,这文太能拖了。





鹿止繁2015-06-10 01:02: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席上其他人都是和吴亦凡相识并且熟悉的一些朋友,看到Rhoda像一只无尾熊一样,全身柔若无骨地挂在吴亦凡身上,基本上都看不下去,更有人打算把Rhoda狠拉下来扔到椅子上,全都被吴亦凡拦下来了。
有人就炸了:“亦凡,你管她干什么?她又不是你什么人,这样赖在你身上,身上香水味又重。还是别管她了。”
吴亦凡摇头。他的脸色其实并不好看,只是碍于无法驳了Rhoda的面子他才任由Rhoda折腾,只要不是太过,他通通都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Rhoda在半醉半醒之间,手指上微长的指甲一点一点地蹭着吴亦凡像雕塑般精致的脸颊,留下淡淡的划痕,但是她力道掌握得很好,一点痛感都没有。她的另一只手在吴亦凡的胸膛上游离,视线停留在吴亦凡衣服的黑色蝴蝶结上,指甲上还没有干透的红色指甲油全染在了上面。
“亦凡,你也不小了,怎么还不找女朋友呢?”
她突然抛出来这样一个问题。

吴亦凡暗自皱紧了眉,忽然就起了把Rhoda整个人都扒拉下来的心思。
一个人在外闯荡多年,见惯了各式各样的人,对于Rhoda这样的人,他一早就看了个清楚,只是因为很多因素,他无法直接驳了Rhoda的脸面,但是他也不是没有底线的。
Rhoda的言外之意他很清楚,无非是毛遂自荐,想把自己推到他的身边来,以此博取某些在别人眼里十分可笑的存在感和优越感。
他把Rhoda的手臂拉下来,又不着痕迹地把自己的身体挪远了一些:“事业比较重要。”
Rhoda又想说些什么,被他冷声打断:“你喝醉了。”Rhoda其实是装醉的,吴亦凡气场太强大,她也只得乖乖安静了下来。

鹿止繁2015-06-10 23:25: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这一章是送给我一个朋友的,不知道她的百度,微博上送了祝福了。
明天是她的生日。
感恩陪伴,感谢有你!

鹿止繁2015-06-10 23:28: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重发的第二十章。











鹿止繁2015-06-12 18:24: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
下章分开,终于分开了!!!!

鹿止繁2015-06-12 22:26:00 发布在 exo王道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