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秋司   攻对受的占有欲超强

楼主:楠筠 字数:75590字 评论数:196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楠筠2009-01-09 14:44:00 发布在 bl小说
当秋司睁开双眼,迷茫的看向四周,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秋司缓慢的起身,打量着四周,豪华的超级大床,高贵美丽的地毯,华丽的摆设,还有光裸的酸痛身体,后面的私处更是像火烧一样的疼痛,秋司不用多想也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秋司扶住有些发痛的头部,好象自己和朋友们去PUB喝酒,自己好象喝的过多,提前离开,然后呢?毫无头绪的自己,无心思去哀悼自己的第一次,只能忍受着疼痛起身寻找自己的衣物,可却怎么都找不到半件遮羞物,这可怎么办?在不离开一会这的主人回来就糟了,秋司知道自己的模样如何,虽然自己没有什么美丽或者英俊的外表,只能称的上温和清秀的相貌,但是也常常惹来一些同性的窥视,自己虽然不讨厌同性之爱,但是自己也不想惹来一些不必要的痴缠。想离开,可是衣物在哪里?秋司无奈只能把床单围在自己为着寸娄的身上,没有衣服就无法离开,秋司只能鼓起勇气开启房间内的唯一通往外面的门,手刚放在把手上,就发现把手自己在转动,看来是有人来了,反射性的秋司退后一步,却不小心踩到了围在身上过长的床单,刚要倒地就被一双强健有力的手勾入对方的怀中。

楠筠2009-01-09 14:45:00 发布在 bl小说
“没事吧?”对方的声音冰冷而含着那不可忽视的威严,看来这次是惹到了不好惹的人,秋司忍了忍不小心扯到的伤口上的疼痛,“先生,你要是能放开我,我才真正的会没事。”秋司无奈的看着对方的一双铁臂,正好压在自己酸痛不已的腰上,这回可真是伤上加伤了。
 对方看了他一眼,打横把秋司以公主式的姿势抱起,轻放在床上,然后,打量起秋司身上的白色床单,眼光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秋司有些不自在。
 “这位先生,我可以回去了吗?昨晚喝多了,意识不清醒,所以这件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你可以把我的衣服还给我吗?”秋司说话时并不敢盯着对方说,并不是对方丑陋,相对的,那个男人是个很英俊的人,但他有些惧怕对方身上的低气压,最重要的是对方不断散发出的威严,那是一种王者的气息。
 “不喜欢这个房间吗?住不习惯,我让管家给你换个让你满意的房间,还有不要叫我先生,叫我言”声音还是一如即往的冰冷。
 “这不是房间的问题,这里很漂亮,我很满意,但这里不是我的家,我们平水相逢,不好意思在打扰了。”秋司脸部有些发黑,这好象和房间没关系吧?
 “叫我言。”
 “啊?..言。”我晕,这个人怎么这么奇怪。
 “明天我就把这个别墅过到你的名下。”桑墨言还是事不关己的样子,仿佛在他眼里,这栋别墅就犹如送个模型一样的简单。

楠筠2009-01-09 14:47:00 发布在 bl小说
我还在写,明天还会继续更新.

楠筠2009-01-09 15:01:00 发布在 bl小说
晕,怎么发不上去

楠筠2009-01-10 12:42:00 发布在 bl小说
“昨天晚上是你的第一次,所以伤到了那里,不适合吃不好消化的东西。”桑墨言面无表情的说完,把资料放在一边,盯着秋司瞬间红通通的脸,把手贴在了他的额头上,确定温度没事,才把手放下,若无其事的端起碗,悠闲而不失高雅的吃起午饭。
 而秋司被气的以无心在吃下眼前的食物,这个人怎么这么的......开放,他又偷瞄了一眼站在后面的邵管家,虽然昨天的荒唐事身为管家应该多少的知道一些,但是当面在提起这件事,还是让自己接受不了,现在他恨不得钻进桌子底下去,邵管家好象也发觉到了他的糗迫,温和的笑了一下,让秋司更加羞红了脸,刚想鸵鸟的把脸埋到桌子上,就被一把拉过去,毫无防备的坐在了言修长的腿上,擒住秋司的下颔,不管他还没回过神,低头就吻上了秋司红润的唇上,夹杂着怒气很狠的咬了两下才松口,而秋司完全的呆住,不知道反抗,昨天的事情他因为昏睡,所以什么都不清楚,但是现在完完全全的感受到了这种不一样的感觉,这就是吻吗?充满qingse与暴力?

楠筠2009-01-10 12:43:00 发布在 bl小说
“不许你勾引别人,我该教教你你是属于谁的。”桑墨言猛地把秋司抱了起来,不理他的强烈反抗,还是轻松的把他带回了之前的卧房,然后不失轻柔的把秋司丢在了软软的大床上。
 “我是属于我自己的,这位先生,昨天是酒后乱性,而且吃亏的是我,所以放了我好吗?我绝对不会给你找麻烦的。”后面的伤口好象又撕开了,好想开口骂人,这人怎么说不通?
 “你不属于你自己,你是我的,我不需要你的声音来答复我的问题,我需要的是你用身体来回复。”说完不管秋司的反坑,撕裂了才穿上不久的新衣。

楠筠2009-01-10 12:44:00 发布在 bl小说
“先生,你放过好吗?我真的不认识你,要是我哪里得罪你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可以吗?不要用这种方式来羞辱我。”桑墨言的动作与语气,让秋司有些慌乱,同样是男人,还是被压的那个,这个事实让他接受不了。
 “你要是觉得这是羞辱,也无所谓,你只要记住,你是我桑墨言的。”一声脆响,让秋司羞愤的知道,自己的衣裤已经完全被强制的脱离了身上,紧抵着大腿的灼热也明确的告诉了身为同性的他,桑墨言下一步想要做什么?
 “不。”秋司使用全身的力气,把桑墨言推倒在一边,然后迅速的向着床的另一边爬去,恼怒的桑墨言,狠狠地抓住他光裸的脚踝把秋司拖了回来,将他压在身下,
 “由不得你。”他的手,下一刻擒住了秋司的下颚,扣住他的脑后,再次吻上了秋司的唇,这次没了上次的粗暴,反而多了一丝温柔,但这些秋司都感觉不到,只想着怎样逃离这里。
 离开秋司红肿的嘴唇,桑墨言seqing的低头又舔了一下,“你不专心,在我的面前,你只能想着我,看着我。”
 “你就只会用的强硬让我臣服吗?”秋司怒视的瞪着桑墨言,其实心理怕的饿要死,这个人的眼神就像充满血腥味道的野兽,

楠筠2009-01-10 12:44:00 发布在 bl小说
明天还会继续更新,今天就到这里了,谢谢645774779

楠筠2009-01-10 12:49:00 发布在 bl小说
好的,我会尽量多更新一些,我还有一个古文的坑,所以只能每天更一些.

楠筠2009-01-10 13:13:00 发布在 bl小说
第二章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在秋司的身上,很是舒服,刚刚睡醒的他,非常不雅的伸了个懒腰,不小心又抻到了后面的伤口,在次的提醒他现在所处的处境。
 怎么离开呢?那个人的无故囚禁,一定是个心理变态,唉,自己真倒霉,怎么无缘无故的遇到这么大的麻烦呢,看向四周部满衣服的残骸的地面,秋司又是一声叹气,又没有了衣服,怎么逃出去,不知道那个邵管家会不会在给他送衣服过来。
 正想着,敲门声有规律的响起,秋司挑了一下眉,真的是邵管家来给送衣服了,看来有一线希望了。
 “进来。”秋司尽量稳住自己的情绪,不想让这个精明的管家发现他要跑的意图,而秋司完全没有想过,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有想逃跑的想法,要是十分镇定就更说明有鬼。
 “赵先生,这是您的新衣服,要是没什么吩咐我就出去了,有事按床头旁边的那颗突起的红色宝石,我就会出现。”然后微微鞠了一下躬,等待秋司的答复后在离开。
 “那个,我想问一下,那个叫什么言的心理是不是有什么病?”虽然不想问,但是还是希望他有病治病,无病放人。
 “老爷的全名叫桑墨言,老爷的身体很强壮,每三个月都有定期的做全身检查,所以老爷一定能满足您,无论是身还是心,在这点上请赵先生放心,您要是还是觉得不妥,我可以把检查报告拿给您过目。”邵管家的脸上还是保持着他特有的微笑,让人感觉很舒服,但是除了他的刚才所说的话。

楠筠2009-01-11 11:52:00 发布在 bl小说
“没事了,你可以去忙你的了。”唉,这个别墅里还有没有能和他正常沟通的人?想起刚才邵云脸不红气不喘的说起的那些话,更让秋司满脸黑线,他感觉邵云活象个拉皮条的,自己就是那个要被贩卖的良家妇女,这种想法更处使秋司想离开的决心。
 秋司换好衣服,走到宽敞明亮的露天阳台,俯视着四周的风景,这里应该是郊外,现在很多为了清净的人,都会把别墅建在安静的郊外,看来逃出去的可能性会高一些,毕竟四周有很多的树木可以隐藏,看着离自己不远处,叶子茂盛的大树,秋司有了新的策略,他又打量了一下,发现院子没有任何人,也就是说,现在是逃跑的好时机,秋司单脚踏上阳台上护栏,身子轻轻一跃,便跳到了离自己所在点不远处的大树上,刚庆幸自己的逃跑成功了一小步时,就被一个温和的声音吓的僵住了身体。
“赵先生,具我所知,在树上乘凉,并不是很舒服,您要是不喜欢我给您安排的房间,我可以为您换一间,最起码让您绝对不会被热的想爬树的卧室。”
 这绝对是最有效的威胁,无奈的秋司只能从树上爬下,可是快到离地面不是很远的距离时,左脚因为没有站稳,而不小心从树上滑下,秋司紧闭双眼不忍心看到自己掉下去的糗态,和接下来要伤上加伤的小屁屁,但意想不到的疼痛没有降临在秋司的身上,反而闻到一种青草的淡淡轻香,秋司睁开双眼,应入眼中的是邵云温和带笑的面容,“赵先生,您没事吧?”邵云的声音把秋司拉入现实,才发现自己还在人家的怀中,这些更让秋司尴尬
 “没......没事。”天呀自己怎么这么的笨,连个才二层楼高的树都不会爬,还落在别人身上。
 “你们在做什么?”一声暴怒拉回秋司的思绪。
 “老爷......”邵云刚想解释,就被桑墨言比往常更加冰冷的声音打断。
 “滚。”
 “是,老爷。”邵云还是不忘礼仪的微微鞠躬,在转身离去,这些让秋司更加觉得对不起邵云,毕竟是人家救了他,反而还连累人家被骂,这种想法让秋司有些自责。
 “你是不是舍不得让邵云离开?”紧接着下颚被一双有力的大掌扳过,让秋司有些措手不及的接受桑墨言杂着怒气的吻,尖利的牙齿咬噬着他的舌间,直到血腥味传达到彼此的口腔里,桑墨言才放开被他蹂虐红肿的唇。

楠筠2009-01-11 12:03:00 发布在 bl小说
我争取下午在更新一些

楠筠2009-01-11 12:28:00 发布在 bl小说
各位亲,今天只有这么多了,谢谢你们的支持.

楠筠2009-01-11 16:15:00 发布在 bl小说
“你记住我不喜欢任何人忤逆我,尤其是你。”随着话语,桑墨言开始撕扯秋司的衣服,眼神因为怒气而变的更加深邃。
 “不。”秋司奋力的抵坑着对方在他身上的不断撕扯。
 桑墨言无动于衷的单手从脖子上取下领带,把秋司不断舞动的双手缠绕在一起,不顾他因恐惧而瞪大了的双眼,撕去他最后的避体物,而后,如狂风暴雨般的吻降落在了秋司的单薄的胸膛上,每个吻都像是一种惩罚,在秋司的肌肤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你只要记的,你是我一个人的,是我桑墨言的所有物,只有我能碰处。”说完桑墨言的大手就向着秋司后面的入口摸去,这个动作使得秋司脸色更加苍白。
 “不要,不要。”秋司浑身已经开始颤抖,眼眶里打转的眼泪,也顺着脸颊滑下,桑墨言低头添去他眼角的泪痕。
 “别怕。”温和带点冷意的声音,没有起到安抚作用,反而加速了秋司泪珠滑落的速度。
 “不,不要,我不要,你不要碰我。”秋司从小到大都很少哭,就算惧怕什么,他也会忍着,他觉得男人就是应该坚强,不应该把眼泪当成解放不好心情的工具,但这次不一样,他真的怕了,看着桑墨言冰冷的面孔,让他觉得自己就身处地狱。
 “看来不给你点颜色,你是不会学乖的。”瞬间变的冰冷的音调,使的秋司更加的惧怕,眼神流落出对恐惧的色彩,加上不断挣杂的身体,这些使的本以盛怒的桑墨言,更加愤怒。他拉开裤链,毫无润滑的把自己的送进了秋司为扩松的体内。
 “啊!痛。”那种就要被撑破的痛楚把秋司拉回了现实,让他更加清楚的知道,自己逃离不了这种痛苦的折磨,无论怎样哀求,他都逃不开。
 “看来我是不够努力,还能让你想着其它的事。”使得桑墨言的每一次进出,更加使力,都仿佛要将秋司刺穿,这样无休止的折磨让以昏沉在苦海中的秋司更加痛苦。
 当秋司再度睁开眼睛时,以不知现在是什么时间。豪华的大床上只有他一个人,桑墨言已不见了踪影,秋司环顾四周,看着这些摆设,应该是在他昏迷的时候,桑墨言又把他抱回到了之前醒来的房间。秋司就那样躺在床上,呆楞的盯着天花板,任由眼泪顺着脸颊一串串滑落……
 难道就要一直这样下去,也许有一天桑墨言会厌倦他,但这些的折磨让他一日也不想多停留。
  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响起,秋司转过头呆呆看著门板上持续传来敲门声,直到对方自己把门打开,果然又是邵管家。

楠筠2009-01-12 12:07:00 发布在 bl小说
“赵先生,老爷吩咐,让您中午务必在11.00时,起床吃午饭。”邵管家这次没有走进屋,他一直都很守礼,前两次,都会先开门,在进屋,站在离床大约1.8米处站好,在回答他来的目的,可是这次却只是站在开门处,这些疑点,并没有引起正内心烦乱的秋司的注意。
 “赵先生,衣服我已经为您提前准备好了,就在您的右手边的柜子里。”看着还是毫无动作的秋司,邵管家叹了口气,还是走进了屋子,帮秋司把以配套好的衣物取出,放在秋司的枕边,然后转身把窗帘打开,引入一室的阳光,阳光正好照射到秋司的脸上,让他不自觉的伸出无力的右手,遮住眼睛,每天都有日升日落,事情也会有个尽头,也许应该想开一些。
 “他,咳.咳,他呢?”秋司,轻咳了几声,嗓子有些不适,吞咽口水都会感到疼痛,这也让他想起昨天发生的事,脸色又变的苍白。
 “老爷今天早上以出国办事,明天晚上7.00才会回来。”邵管家走到卧房的一端,开启小冰箱取出一瓶清水,倒在另一边的已准备好的杯子里,端过来,递在秋司的手中。
 秋司接过邵管家递过来的清水抿上一口,清清嗓子后,果然舒服了很多。
 “赵先生,一会我会把午饭端到您的房间,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邵管家又退回到门边,微微鞠躬,等待秋司的回答。
 “没事了,你忙你的去吧。”邵管家离去后,秋司支起酸软的身体,开始把衣服套在身上,也许桑墨言不在,逃跑的几率可能会高一些。他脚步不稳的向阳台走去,想继续完成他昨天为完成的计划,可是,树!?到哪里去了?明明昨天还爬到树上想逃跑,今天树怎么不见了。
 正在我疑问间,门外又传出敲门声.

楠筠2009-01-12 12:10:00 发布在 bl小说
645774779 亲  我这几天比较忙,所以每天更文都不多,过几天也许会多更一些.
谢谢你们的支持.

楠筠2009-01-12 20:07:00 发布在 bl小说
今天就写到这里了.明天会继续更新的.

楠筠2009-01-12 20:20:00 发布在 bl小说
正在他疑问间,门外又传出敲门声。
 “进来”。看来是邵管家来给送午饭来了。
 “赵先生,您是要在屋里还是在阳台上就餐。”邵管家端着放好午饭的餐盘,笔直的站在门口处。
 “在阳台吃吧。”现在的秋司一步都不想多走。
 邵管家把饭端到秋司所在阳台的圆桌旁,刚想离开,就被秋司叫住。
 “我想吃完饭就出去走走,可以吗?”虽然浑身上下酸痛的要命,但是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怠,一定要先了解一下环境。
 “只要赵先生的身体状况允许。”对于连站立过久都成问题的秋司来讲,的确是很难实现的问题,但时间有限,明天那个野兽就回来了,一定要在桑墨言回来前逃跑成功。
 “没关系的。”坐到圆桌旁的秋司看着眼前,色香味,具全的粥,却一点胃口也没有,勉强吃了几口便有些吃不下,想让邵管家把饭食撤掉。
 “老爷吩咐,赵先生要是没有把午饭全部吃掉,老爷就会提前回来看望您。”威胁,这是威胁,但是却是最有效的,秋司生闷气似的把剩下的粥,狼吞虎咽的全部塞入口中。
 “这样行了吧!”秋司嘴里被粥塞满满,一脸怒气的吼到。看着秋司两腮鼓鼓孩子气的表现,反而让邵管家扑哧一笑,这又引来秋司恼怒的瞪视。
 “要是没什么吩咐,我先下去了。”忍着笑意,邵管家把桌子上的碗收弄好,然后又恢复他温和的笑脸退回到门口处,等待秋司的回复。
 “你收拾好后,带我到楼下熟悉一下环境,可以吗?。”秋司有一种感觉,他觉得,邵管家是讨厌他的,要不然怎么每次与他说话,都要离他那么的远,这不像是注重礼节的邵管家会做出来的事情。他应该利用这次机会问问邵管家,他哪里的罪到他了,说不定和解后,有助他的逃跑。
 “好。”邵管家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楠筠2009-01-13 15:00:00 发布在 bl小说
家里突然停电,上午写的文全都没有了,所以现在才爬上来.

楠筠2009-01-13 15:22:00 发布在 b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