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来一遍(无虐)(CP:瓶邪)沙海邪×沙海瓶(这个小

楼主:柒月y长安 字数:106121字 评论数:404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原创】重来一遍(无虐)(CP:瓶邪)
沙海邪×沙海瓶(这个小哥要后期才出现)
盗笔邪×盗笔瓶
以沙海邪视角来写
沙海邪:关根
盗笔邪:吴邪
邪帝镇楼


柒月y长安2020-03-22 21:25:00 发布在 瓶邪
之前那个镇楼图没有授权,楼楼删了又重新发了一遍。

柒月y长安2020-03-22 21:26:00 发布在 瓶邪
1.
我迷迷糊糊醒来,看见眼前一戴黑色墨镜嘴角噙着一丝痞笑,脖子上寒架着一把冰凉冰凉的刀,那人见我醒了,对我笑了笑说:“说你谁?”
对啊,我谁呀……嘶,我吴邪,原本应该在长白山家那挨千刀的闷油瓶回家,谁知道打开青铜门以后看见了终极然后他就把我扔这地方来了,不得不说,终极似乎比我帅了点。
看着眼前的黑瞎子,我眉毛一挑嘴角跟他亲着一样的皮笑,果然蛇精病是会传染的:“我你未来的徒弟。”
在黑瞎子的世界,没有对与错,只有有趣和无聊。
黑瞎子瞬间把刀给收了,回去不确定的说:“未来的吴邪?!”
我有些惊讶,难不成黑瞎子和我玩穿越了?
我有些惊讶的开口:“你,也是穿越过来的。”
黑瞎子点了点头。
我去,这世界可真神奇,说完穿越就玩穿越。


长时间没照见太阳被阳光刺的睁不开眼睛,用手挡了一阵子后,我看见了熟悉的古董店.
还是十年前的样子,熟悉的我想哭.
我快步走进我熟悉的古董店店里,果然在桌子上还趴着睡觉的一个---我!

我一转头,看向一旁也在睡觉偷懒的王盟.恶由心生,心说:上辈子竟玩汪家了,没好好玩你,又偷懒了!;
挡住身后正在睡觉的吴邪,我敲了一下王盟的脑袋笑吟吟的看着他慢悠悠醒来迷迷糊糊的揉眼睛.
“王萌萌,再偷懒扣你工资哦!”
他呼的一下子坐了起来,吓得一身冷汗.也许是我现在气场太强了,吓到他了我只好收敛点.
想想我给的工资也真的太少了,还扣他工资也真难为他没辞职.
又想到十年之后的事我叹了口气.
“王萌萌,今天你先回去吧,放你一天假.”
王盟一下子愣住了,在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
几乎是欣喜的边彪泪边跳跃式的飞出大门.
我有些好笑的看他走远,如果那能叫走的话......
关上大门,看着桌子上睡得正香的吴邪,一脸傻样看着就来气!要不是这脸太帅,早一巴掌抽过去了!
无奈,只好推了推他,把他叫醒.
睡够了...也该醒了......

柒月y长安2020-03-22 21:28:00 发布在 瓶邪
第一章



柒月y长安2020-03-22 21:30:00 发布在 瓶邪
第二章






柒月y长安2020-03-22 21:36:00 发布在 瓶邪
早上好~

柒月y长安2020-03-23 08:30:00 发布在 瓶邪
3.
看着他那一脸鄙夷的表情不亚于我看见他第一次见我的表情,就觉得好笑,真是一个人啊!
吴邪显然不信我,我只好破天荒的给他解释.
要是搁以前,在我铺子里我早拿枪把他崩了.这二是二了点但好歹是我自己,下不去手.
按耐着性子给他说了一下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和家里的事情.
他还是一脸震惊,好像我窥探他个人隐私似的!
吴邪开口说:“行,我信你,以后请别偷窥我个人隐私,还有你为什么跟我长得一样的脸?”吴邪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人觉得莫名的熟悉,别相信这个名叫关根的不会害他。
我黑着脸看着他,没有回答他上一个问题。
我瞅这张傻得冒泡的帅脸就来气,顿时青筋暴起心说我***又不是张海客!我没那偷窥别人打飞机!还记日期的嗜好!还***是自己的脸!
说完后,我静静的看着他.我知道他已经信了.
不等吴邪反应过来,我就进卫生间里拿出东西往脸上抹.
抹完之后,看见镜子里趴在门口的吴邪正一脸好奇的看着我.
“这是人皮面具,刚才那个时间仓促没弄好从新做一个.”
“关...关根......?”吴邪不确定的说。
“去把照片印出来,我们准备去找三叔.”
吴邪一愣,想起了照片赶忙去印照片.
过了一会儿,吴邪拿着一张复印件急匆匆的跑来兴奋的说“关根!你看这下面有一个狐狸脸的印记,应该是珍品!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才要去找我三叔?”
“是啊,你的下地生涯开始了.”
我看着他一脸兴奋,叹了口气.如果知道了以后的事情,你还能这么高兴吗?可惜在金万堂进门的那一刻,命运就已经改写了.我阻止不了事情的发展,我唯一能做到的只是让吴邪少受伤害.在面对“它”之前拥有足够抗衡的力量.
晚上,我们坐在店里干瞪眼.吴邪一直好奇的看着我的脸发出惊讶的赞叹声.
“诶!关根,可这张脸太普通了,还是原先的脸帅!”
我一脸看**的表情看着他:“行了,别拐弯抹角夸你帅.我们要出发了!”
就像为了验证我说的话一样,吴邪的电话一下子响了.
他拿起一看上面写到“九点,鸡眼黄沙.”
接着又来了一条“龙脊背,速来!”
我们俩对望了一下,抓起衣服和复印件就跑进那熟悉的小金杯车里.
我坐上熟悉的金杯车,有点怀念的看了看车内的布置.
想到十年后在我铺子里怀念过去的事时,曾经不止一次想回到坐在这里的日子.我总是认为坐在小金杯里可以回到过去、回到一切都没有开始之前.但也终归是想想罢了......
吴邪可能是看到我伤神的表情问我十年后我的小金杯这么样了,我想了想告诉他扔了,在汽车回收厂估计早就报废了.
转念一想现在终于实现了!还能坐在这里回到十年前我还是很高兴的.
于是我就像试试新买的沙发弹性如何一样在座椅上弹了几下,真实的手感!心情大好!
抬头看倒车镜,吴邪果然一脸看蛇精病的表情看着我.
我不想解释我的大好心情,就是笑,笑到你不看了为止.
终于在晚上九点多到达三叔他楼下.
刚停下就听见三叔他在楼上叫着“你小子他娘的,叫你快点!磨蹭半天.现在来还有个屁用啊!”
我下车看见楼上的三叔激动的想哭.
虽然不知道他是吴三省还是解连环但都是我的三叔.
吴邪靠了一声“不是吧!好东西也留给我啊,你也买的太快了!”
我没理他,向正门走去.果然,那个挨千刀的看门张大爷正背着那被布包着的古刀从三叔家正门走出来.
他还是最初的样子,和进青铜门时一模一样.
在他经过我身边时,我真的好想把他撂倒狠揍一顿,然后把一切都告诉他让他停止再寻找下去.但不行......我还是无法改变最终的结局.
最后我还是只说了一句
“好久......不见”
他怔了一下,又继续往前走.我知道...他听见了.

柒月y长安2020-03-23 09:12:00 发布在 瓶邪
4.
我们上了楼,吴邪自己弄了杯咖啡.又想到了我,又懒得再整一次就端着自己那杯过来
吴邪把今天那个金牙老头到店里刺探消息的事告诉给了三叔.将复印件递给他之后,吴邪就和我干瞪眼.
我坐在一边,吴邪看我喝咖啡心中不满,但三叔在那他也不好发作.只好看嘴形交谈.
“是我的好吧!”
“喝了杯咖啡,又死不了,搞得好像喝一口就能从你身上掉块肉一3.
看着他那一脸鄙夷的表情不亚于我看见他第一次见我的表情,就觉得好笑,真是一个人啊!
吴邪显然不信我,我只好破天荒的给他解释.
要是搁以前,在我铺子里我早拿枪把他崩了.这二是二了点但好歹是我自己,下不去手.
按耐着性子给他说了一下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和家里的事情.
他还是一脸震惊,好像我窥探他个人隐私似的!
吴邪开口说:“行,我信你,以后请别偷窥我个人隐私,还有你为什么跟我长得一样的脸?”吴邪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人觉得莫名的熟悉,别相信这个名叫关根的不会害他。
我黑着脸看着他,没有回答他上一个问题。
我瞅这张傻得冒泡的帅脸就来气,顿时青筋暴起心说我***又不是张海客!我没那偷窥别人打飞机!还记日期的嗜好!还***是自己的脸!
说完后,我静静的看着他.我知道他已经信了.
不等吴邪反应过来,我就进卫生间里拿出东西往脸上抹.
抹完之后,看见镜子里趴在门口的吴邪正一脸好奇的看着我.
“这是人皮面具,刚才那个时间仓促没弄好从新做一个.”
“关...关根......?”吴邪不确定的说。
“去把照片印出来,我们准备去找三叔.”
吴邪一愣,想起了照片赶忙去印照片.
过了一会儿,吴邪拿着一张复印件急匆匆的跑来兴奋的说“关根!你看这下面有一个狐狸脸的印记,应该是珍品!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才要去找我三叔?”
“是啊,你的下地生涯开始了.”
我看着他一脸兴奋,叹了口气.如果知道了以后的事情,你还能这么高兴吗?可惜在金万堂进门的那一刻,命运就已经改写了.我阻止不了事情的发展,我唯一能做到的只是让吴邪少受伤害.在面对“它”之前拥有足够抗衡的力量.
晚上,我们坐在店里干瞪眼.吴邪一直好奇的看着我的脸发出惊讶的赞叹声.
“诶!关根,可这张脸太普通了,还是原先的脸帅!”
我一脸看**的表情看着他:“行了,别拐弯抹角夸你帅.我们要出发了!”
就像为了验证我说的话一样,吴邪的电话一下子响了.
他拿起一看上面写到“九点,鸡眼黄沙.”
接着又来了一条“龙脊背,速来!”
我们俩对望了一下,抓起衣服和复印件就跑进那熟悉的小金杯车里.
我坐上熟悉的金杯车,有点怀念的看了看车内的布置.
想到十年后在我铺子里怀念过去的事时,曾经不止一次想回到坐在这里的日子.我总是认为坐在小金杯里可以回到过去、回到一切都没有开始之前.但也终归是想想罢了......
吴邪可能是看到我伤神的表情问我十年后我的小金杯这么样了,我想了想告诉他扔了,在汽车回收厂估计早就报废了.
转念一想现在终于实现了!还能坐在这里回到十年前我还是很高兴的.
于是我就像试试新买的沙发弹性如何一样在座椅上弹了几下,真实的手感!心情大好!
抬头看倒车镜,吴邪果然一脸看蛇精病的表情看着我.
我不想解释我的大好心情,就是笑,笑到你不看了为止.
终于在晚上九点多到达三叔他楼下.
刚停下就听见三叔他在楼上叫着“你小子他娘的,叫你快点!磨蹭半天.现在来还有个屁用啊!”
我下车看见楼上的三叔激动的想哭.
虽然不知道他是吴三省还是解连环但都是我的三叔.
吴邪靠了一声“不是吧!好东西也留给我啊,你也买的太快了!”
我没理他,向正门走去.果然,那个挨千刀的看门张大爷正背着那被布包着的古刀从三叔家正门走出来.
他还是最初的样子,和进青铜门时一模一样.
在他经过我身边时,我真的好想把他撂倒狠揍一顿,然后把一切都告诉他让他停止再寻找下去.但不行......我还是无法改变最终的结局.
最后我还是只说了一句
“好久......不见”
他怔了一下,又继续往前走.我知道...他听见了.样。”
“......”
三叔一声惊呼打断了我们的瞎扯蛋.
吴邪一抬头,看见三叔一脸的震惊看着吴邪带来的那张复印件,脸色坏的吓人.
吴邪问三叔“怎么了三叔,这东西有什么蹊跷吗?”
三叔皱起了眉头嘶了一声“不会吧,这好像是一张古墓的地图啊!”
吴邪走过去,看着满是文字的帛书打印件,又看看三叔的表情不像开玩笑啊.心说怎么三叔已经超脱到能从字里看出画来的地步了?怎么看这整天吃喝嫖赌的老不正经也没什么仙根啊!
三叔忍不住发颤,一边自言自语“诶呀,这些人从哪里搞来这么好的东西,怎么我就没遇上啊?这次真是造化了,看来这群人还搞不清是样子的.我们可以赶在他们之前把这波沙子给淘了!”
吴邪看了一眼关根,我正以一副佛爷的姿态翘个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喝着咖啡!看吴邪正气呼呼的瞪着我,我邪邪一笑,对吴邪做口型“好好听那老**忽悠,别抛媚眼.”
吴邪翻了个白眼.心道神精病!这

柒月y长安2020-03-23 09:17:00 发布在 瓶邪
吴邪翻了个白眼.心道神精病!这是瞪你!瞪你!
我像是猜出了他在想什么又给吴邪做口型“不是神精,是蛇精.”
“大侄子,你在听吗?”三叔把吴邪的思路又引了回来.
“啊?啊!在听在听!可是你大侄子我是笨了一点,可也不能从这么小的文字之间看出画来啊!”吴邪疑惑地挠挠头.
三叔看了一眼我,皱了皱眉又接着说“你懂个屁,这是字画!就是把那地方用详细的文字写出来.这东西要是别人肯定看不懂,幸亏你三叔我还有点阅历,在这世界上能看懂这东西的除了我不超过十个人!”
的确,三叔从小就对那些非正统的古代文字和暗语非常有研究,一句话来说就是什么生僻就研究什么.西夏的古牧术图、女真的最早牙字都能说出个道道.这什么字画也能看出个什么来.但吴邪更在意的是刚刚我说三叔在忽悠他,这吴邪深表疑惑.
吴邪很憨的表情问他
“哦,那这上面写了什么?是不是写着向左走然后向右走,诶看见前面有棵大树向右拐,看见一口井然后钻进去......诶...就这些?”

柒月y长安2020-03-23 09:17:00 发布在 瓶邪
5.
上辈子就听过三叔瞎胡扯,这次我完全不想再听他忽悠我一次.
就吴邪那笨蛋被那老不正经的忽悠的一愣一愣的还以为自己很聪明.
喝了口咖啡,继续看三叔他当年是怎么忽悠我的.
“只要把它里面写的东西按严格的方式画出来就是一幅古墓完整的地图了.所以不要小看这区区几行帛书,里面记载的东西连哪里有多少块砖都记得很清楚!”
三叔特牛X的和吴邪吹嘘自己如何如何厉害.吴邪还特傻的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
奸商啊!我庆幸自己这十年几乎什么都变了,可这一点始终如一!
又看见吴邪他欲擒故纵的把复印件收走让三叔答应他下地,没办法三叔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连带着我.
“诶好!出门在外一切都听您的!不过要带着他.”
吴邪手一指,指向我.我正考虑以什么狂炫酷霸拽的方式见小哥呢,突然一愣看见吴邪要带着我心说难道这小子跟我一天张智商了?
吴邪在给我打眼色,我回过神来发现三叔表情怪异的看着我.
我只好收起腿,摆起我认为最正经的脸和三叔打招呼
“三爷好!旧闻三爷大名终于有幸见到一回,鄙人姓关,幸会幸会!”
拱手行礼,面带微笑一脸真诚.这年头对自己三叔还得玩场面话.
三叔立马切换了一副笑脸对我说“幸会幸会!不知阁下大名啊?”
“关根.”要不是我了解他,就被他精湛的演技给骗了.
看了眼吴邪,发现他也被我俩假惺惺的演技惊的够呛.
呵呵完后他写了一张条给吴邪让他置办装备,让他千万倍买了假货,还有准备一套旅游的装备要不然还没到地方就被拘留了.
吴邪点头答应就和我准备要回家.三叔一下子拉住了吴邪
“不好意思,我和我大侄子叙叙旧.交代一下下斗的事情......”
“啊!三爷严重了,关某顺便在外面抽根烟,烟瘾又犯了.”
吴邪被三叔拉进屋里去谈话了,关着门以为我听不见啊!经过黑瞎子的训练之后耳朵就特别好使.
站在门外边抽烟,边听他们“秘密”谈话
“这人你小子上哪认识的?”
“恩......今天刚认识的......怎么了三叔?”
“那气质分明是道上的人!才一天你就信他,你认识他吗?别人把你卖了你还能乐得屁颠屁颠的去帮人家数钱去......”
“三叔啊!你看这天色这么晚了,装备什么的明天还得去准备.还有我铺子里的水电费还没交呢......”
我狠吸了一口烟,吐了个烟圈,看着远处黑暗中几盏孤灯.不知为何,我体验到了重来没有过的孤独.

柒月y长安2020-03-23 09:20:00 发布在 瓶邪
三更已完成

柒月y长安2020-03-23 09:22:00 发布在 瓶邪
dd

柒月y长安2020-03-23 09:31:00 发布在 瓶邪
dd

柒月y长安2020-03-23 09:31:00 发布在 瓶邪
dd

柒月y长安2020-03-23 09:31:00 发布在 瓶邪
水楼

柒月y长安2020-03-23 09:32:00 发布在 瓶邪
下午好啊

柒月y长安2020-03-23 13:59:00 发布在 瓶邪
晚上好啊

柒月y长安2020-03-23 18:51:00 发布在 瓶邪
我翻了一下相册突然发现了这张图


柒月y长安2020-03-23 20:47:00 发布在 瓶邪
哈哈哈哈哈

柒月y长安2020-03-23 20:47:00 发布在 瓶邪
唉,楼楼这里停电了

柒月y长安2020-03-24 18:26:00 发布在 瓶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