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开到荼蘼花事了

楼主:桐外花落知几时 字数:41847字 评论数:73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抹清冷的月光从小小的铁栅窗里泄进来,在这逼仄黑暗的监牢里,撒了一地的明净与安祥。元淳怔怔地看着,心房微微颤动着。

还曾记得以前闲暇时她帮母妃抄写《出涅槃经》时有这么一段: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如今细细思来,自己除了衰老无缘消受。其余七苦倒品了一个遍,临了栽到了“求不得,放不下”上。怨谁?怪谁?元淳不禁使劲蠕动着发痒的喉咙发出一串低沉喑哑的笑声。

“落红有意逐风去,流水何苦再多情。”一串泪珠从紧闭的眼角流出,在满脸泥污中滑落。染黑了沾在颊上的黑发,染白了穿在身上的囚服,染黄了横在地上的枯草……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5 18:14:00 发布在 元淳
清晨,一抹金黄的曦阳从白纱雕花玉槅中透进。照在淳儿白生生的小脸上,照得她脸上小小的汗毛金黄金黄得。采薇望着她家公主倒是流干了泪,哭肿了眼。公主已经昏迷了整整十二日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忽得,采薇刚刚打眼一过仿佛看到公主的睫毛颤了颤,采薇心中顿时七上八下,生怕自己又看花了眼白欢喜一场。淳儿强强睁开双眼便感觉目上一片黄乎乎得,心中正诧异牢房何时这般亮堂了。
且就从耳边响起一声炸雷:“公主醒了!快,快去禀告皇上!去,马上去请娘娘!来,赶快传御医过来!对了,也告诉一下十三殿下!”
元淳因为睡得有些久本就迷迷糊糊,经秋薇这一下更混混沌沌得。采薇怎么会在这? 而且母妃和她不是都已死了吗?思及此,元淳心中如绞痛般,痛得难以自抑。
“公主!您可醒了!”采薇红着双眼俯在榻前道。
“采,采薇?你是采薇?”元淳慢慢伸出颤抖的双手,不敢相信这一切。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5 22:31:00 发布在 元淳
“是,是奴婢啊公主!”采薇道:“公……公主……您昏迷了十五……前些日子倒还好就像睡着般……可愈往后就愈不行了!气息微弱,只吊着一口气!而那些个御医就都只会摇头撤尾……”
采薇竟又有些泣不成声,元淳也听得肝肠寸断。但虽还一头雾水,却有一股巨大的喜悦包裹着她。
“淳儿!”是父皇母妃!看到母妃元淳自是心中又一阵喜一阵悲。看到魏皇,她倒是不知该用何种心情了。
“淳儿,醒了就好,就好啊。”魏皇负手立于榻前满脸慈祥道。
“是,是啊!”魏贵妃双手轻轻捧起淳儿双颊眸中泪光点点。
“母妃!”元淳什么话也道不出口了。
“我听人禀告淳儿醒了!”风风火火得元嵩就进将来,他也顾不得什么礼仪,绕过魏皇就一下扑在魏贵妃身旁的榻沿上:“淳儿,你真醒了!我还以为你会一觉不醒呢!哥哥还以为……”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5 22:39:00 发布在 元淳
眼看元嵩还要说些不吉利的话,魏贵妃连忙泪中含笑嗔道:“你父皇母妃在这,怎敢不行礼!”
“无碍,十三和淳儿本就一奶同胞。看他们如此友爱,朕这个做父皇的也深后总欣慰啊。”魏皇笑道。
“淳儿代哥哥谢谢父皇!”元淳只觉自己若不对魏皇开口说些什么是不合礼的。可若是说又只觉尴尬,便借这个由头开了口。于她看来终归经历了那么的事,上慈下孝的好父女怕今后也是面上的了……
“哈哈,还是淳儿乖巧啊。”魏皇道。
“淳儿,你昏迷的这些日子母妃天天衣不解带地照顾你。只是这几日被父皇强让去休息……”元嵩道。
“辛苦母妃了,是淳儿不孝!”元淳说。
“傻孩子说什么呢?你父皇这些日子也天天来看你。”魏贵妃笑道。“嗯,淳儿也体谅父皇啊!不如父皇和母妃就先去休息休息吧。”
魏皇说:“看吧,才醒就和父皇母妃生分了。”
“当然不是,淳儿想体贴孝顺一下,父皇还反指责淳儿。”元淳撒娇道。
“嗯,你病了这些天,大家也是都该休息休息。”魏皇果也没再说什么就移驾栖霞宫。
魏贵妃操劳多日,一直都是强撑着不倒。如今元淳醒了她就放心了,吩咐采薇端上为元淳准备的糯米红枣粥粥便也回寢宫休息。
“怎么,哥哥就不累?”元淳一张小脸笑意四溢。
“那你呢?刚好,就又笑又哭得,不累啊?”元嵩竟有些哽咽。
“还说呢!老实交待我昏迷的日子,你肯定过得没心没肺吧!”淳儿见哥哥有些难受连忙插科道。
元嵩急道:“谁说得?你昏迷得这些日子我天天借酒浇愁!不信,你闻闻酒味!”
“谁要闻啊!对了,魏舒烨他们也是日日来看我,这几日没来吧。”元淳手握白玉勺漫不经心道。
“父皇本以为你难熬过来,便下召不准人再来看你。还有……”
“哥哥,我想练些防身的武功。你帮我找个好师傅吧!”元淳不想再与元嵩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连忙打断道。
“练武做什么?”
“你看我身子骨这么弱!一下子就昏迷这么多天,如果练些武功强身健体,一定就不会这样了!”元淳正色道。
“你放心。”元嵩顿了顿:“你要是站在太阳下晒成燕洵那样倒也不会再昏迷这么些天!”
“元嵩!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5 22:40:00 发布在 元淳
莫气莫气!才刚好。”元嵩急忙安抚道。
“那你还招惹我!”元淳一张小脸气鼓鼓得,忽又眼珠一转:“半年后,我能打爬下你信不信!”
“嘁,嘁嘁嘁,你哥是可能武功是有些比不上燕洵,但也没弱到那种地步!”元嵩叫道。
“那比比看啊!”元淳说。
“不比。”元嵩摆手道。
“唉,裕王殿下也这般没魄力,连自己亲妹妹都……”
“停,停,你说谁没魄力?比就比!我要是会输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不——”他又加了一句,“打北边出来!”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6 10:23:00 发布在 元淳
“好!击掌为誓,明天你就替我找师傅!”元淳强忍笑意。
“明天?这么快?”
“怎么?你怕了?”元淳就知道她这个哥哥就是安逸主儿,断不会麻麻利利地办事,刻刻苦苦地练武。
“谁说我怕?今天我就去!”元嵩一下子就从榻上站起。
“好,但切不可声张。”元淳又想了想:“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为什么?噢!”随即元嵩又恍然大悟道:“你怕燕洵嫌弃你舞刀弄剑呀?我……”
“你总提他干嘛呀!要真是那样我倒巴不得他天天看到我舞刀弄剑呢?”元淳心中已对燕洵放下,元嵩总是如此一副打趣她从前对燕洵那些小心思的语气不免有些生气。
“好了,好了。淳儿公主生气了?哥哥认错还不行吗?”元嵩只当淳儿是因为燕洵没来瞧她发小脾气倒也不在意。
“那你就去吧。”元淳闲哉闲哉地舀了一勺糯米红枣粥送入口中。
“你这就过河拆桥啊?我们少说也有十几天没见了……”
“可一半以上的时间我都在昏迷啊,眼不见心不想嘛。”淳儿又舀了一勺。
“我看是眼不见心不烦吧!我,我,哼!”淳儿大病初愈元嵩自是不敢说很重的话:“少吃点吃多了肚子容易涨。还有多活动活动……”
“知道了知道了,有采薇呢,你担心什么?”
“那我真走了……”淳儿看着元嵩那哀怨的眼神心中也有不忍。只是现在一分一秒都要抓紧,一场黄梁秋梦彻底使她明白世事无常。今日你高高在上,谁又能保你明日依旧含笑春风?现在只有一切都安排妥当,她才有心情与母妃与哥哥共叙亲情。
看着略有些稠的米粥,望着哥哥远去的背影。淳儿有些小心塞,哥哥呀,小小激将法你都乖乖中招,武力不足后天可以补,不如别人有聪明这可怎么补啊?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6 10:23:00 发布在 元淳
元淳醒来已有几日了,因父皇下召倒也无人来烦扰她。这几日她虽身体仍有些虚弱,可也坚持向芸娘学习一些基本功。这个芸娘她虽还不知武功高低,可骨子里的沉稳大气却着实讨淳儿喜欢,且是个女人在内庭出入也方便。看来她这个一瓶子水不满,半瓶子水晃荡的哥哥也挺靠谱的。
“公主,公主。”采薇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元淳在美人榻上移了移,翻一页经书:“不就是派你去御膳房取个荷叶糕吗?咋咋呼呼地作什么?”
“适才奴婢在殿外看到燕洵世子,想必他定是来看望公主的。还有……”
“好了,若是就回禀了他,说我大病初愈需静养,不见。”元淳淡淡道。
“啊——?”采薇一脸惊谔:“公主,是世子!是燕洵燕世子!”
“我知道啊。”元淳合上书。
“您不是喜欢世子吗?”采薇说。
“子非安,何知安仍慕君?”元淳略带些无奈道。
“什,什么?奴婢听不懂……”
“以前本公主有眼疾,不巧治这场病时一块治好了!”看了一眼依旧一脸懵的采薇,淳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想文雅些还非让她通俗:“以前我瞎!”
“哈哈,那淳儿的双目现在一定如十五的月亮如明又亮。”这比喻元淳实在不敢恭维,抬头一看,顿时就头晕了起来。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6 16:23:00 发布在 元淳
你们这样,我好纠结呀!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6 17:58:00 发布在 元淳
票选:走过的路过的,潜水的冒泡儿的,看到的都来投个票。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6 18:00:00 发布在 元淳
淳洵CP——1
淳嵩CP——2
淳玥CP——3
淳舒CP——4
(其他CP可自行补充)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6 18:12:00 发布在 元淳
淳洵竟是压倒势的票数啊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6 20:01:00 发布在 元淳
除了燕洵还有宇文怀、魏舒烨以及带他们进来的她的亲哥哥——元嵩。元淳看了一下尚跪在殿下的采薇,又看了看元嵩。深深的明白了什么叫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一下子就懒的开口,她倒也想看看哥哥怎么打圆场。
元嵩看看宇文怀,又瞅了瞅燕洵,一瘪嘴心中暗想道:关键时刻还得我来呀!随即一阵哈哈大笑:“淳儿,他们听说你的病好了,都来看你。”
“只可惜,有人不领情呀!”燕洵故作感慨道。元嵩脸色变了变,好不容易绕走的话题怎么又给绕回来啦?
“怎么会?燕洵哥哥真是的,淳儿不过是与宫女开开女儿家的玩笑。燕洵哥哥也当真,不知羞!”元淳看着元嵩一脸无奈不由得出声解围:“几位兄长来看我,采薇,你还不快起来看茶。”
她心思曾是那么小,小得只能装下一个燕洵。现在却会攻心于这些,自己是真的放下了成长了吧。
“燕洵哥哥也是给你开玩笑的。”语罢,燕洵便径直坐到殿两旁的锦榻上。看那架势倒真是像喝杯茶再走,看得元淳心中一阵不自然。
宇文怀刚刚一直没有开口,便就是想看看元淳是否真对燕洵没心思了。如此一瞧,元淳果不像从前那样对燕洵痴缠,不由得心中一阵大喜。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6 20:02:00 发布在 元淳
上一楼有漏的片段,还有一些错误所以重发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7 08:57:00 发布在 元淳
“淳儿,你病得时候我可真是担心死你了!看到你没事儿,我也是松一口气呀!”宇文怀连忙道。
“我就知道怀哥哥会担心我的。”淳儿放下手中的经书。亲自端过采薇手中白玉雕花案几上的枫露茶为他们端上。
“表哥、哥哥,来坐这儿。”淳儿把他们引向离自己最近的两侧。
宇文怀又惊又嫉,元淳倒毫不再乎又道:“诸位喝了茶,我可就不再留你们了。”
“淳儿对一人嫌摒,也不能全都一棍打死呀!”宇文怀笑道。
元嵩一口茶差点没喷出去,这个宇文怀到底怎么回事?一直往那个梗上绕。
“怀哥哥说这话淳儿可不喜欢听,你们都称得上是淳儿的兄长何来嫌摒一说呢?况且,淳儿也着实累了就先去休息了,你们请便吧。”元淳冷下脸来便走向内殿。
燕洵只当听不懂,小口啜着绘彩小瓷杯里的枫叶露。元嵩一时也不知该不该劝,魏舒烨向来沉稳自也不轻举妄动。
“哎,淳儿公主干嘛与我斗气呢?多不值当!你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宇文怀只好自己认软服输。
“哼,除了我十三皇兄外不用提外,我也是拿各位当哥哥的。若是以前淳儿顽皮不懂事理,让你们误会了什么,倒还真请各位包涵。以后,也请你们不要嫌弃我这个妹妹。”说完,淳儿也不逗留,径直走去。
宇文怀心中倒是心中一阵窃喜,元淳不喜欢燕洵了。那他的机会不就来了吗?看着宇文怀喜不自掩以及魏舒烨若有所思的模样。刹时觉得这栖霞宫的枫叶露什么时候这么烫人了。
“元嵩!你过来!”淳儿一声叫道。
“我可是你皇兄,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元嵩讨好道。
“好好说?你可真是我的好皇兄啊!”淳儿怒极反笑。
“是吗?”元嵩故作惊喜道。
“你干嘛领他们进来?公主寝宫,是男子随便进的吗?宫里的宫规看来皇兄都忘了!我的清誉也这般轻贱!”元淳一阵冷笑。
“以前你不也随便与我们接触吗?哥哥只是一时糊涂了……”听元淳如此一说,元嵩不仅也有些后怕起来。
而元淳本也只是想吓他一吓,一来为元嵩提个醒,二来少让他总在自己面前提那燕洵。见他已上道淳儿也懒得吓他只道自己真想休息,可没想这位爷可不认账,一会在她面前自责,一会求她原谅。
后来他老人爷家还在栖霞宫吃了晚饭才离去。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7 08:58:00 发布在 元淳
马车外熙熙攘攘一派繁华和谐,何苦来?为了一己私就将这一切毁于一旦。元淳心中怔怔地,为自己曾经的执念感到痛心而好笑。缓缓放下掀起金丝翠幛一角的芊芊玉指,不再向外望去。
“公主,好不容易出宫一次,您不多瞧几眼?”采薇在一旁说道。
“看什么?解眼馋啊?”元淳嬉笑道,随又正色问:“还有多久到围猎场?”
“快了吧,我们都已出城了。”采薇说。
“你确定他们都去了?”元淳又问道。
“这是自然,这可是我亲耳打听到的。公主难道不放心?”采薇急道。
元淳心中一阵无奈,正是因为是你亲耳打听到的,我才不放心啊!按照梦里的记忆,燕洵他们就是在围猎场与楚乔第一次见面的。她倒无心搞破坏,只是她始终不能确定,以前经历的那些事到底都是梦魇还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上苍垂怜又给了她一个机会。
按照记忆中算算日子,怕也就这几天的事。而这一天恰好又有宇文怀等人一同去围猎场,看来就是今日了。如果围猎场中真有女奴生得与楚乔一般模样,那她就真该好好谋划今后的事儿了。可是若没有又怎么办?还像以前一样,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元淳微微有些胀痛。
“公主,围猎场到啦。”元淳轻应一声下车。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7 11:30:00 发布在 元淳
“公主驾到!”太监扯着嗓子叫道。宇文怀皱了皱眉头,是自己提议来围猎场。公主一个女儿家怎会来,而且前儿她才刚对自己示些好意。若此时让她知道自己竟玩如此残忍血腥的游戏会不会……
“哥哥,你们都在啊?”元淳故作惊讶道。公主也太会装了吧,采薇不禁讶异不已。
“你怎么会来?”元淳听到宇文怀要玩这种游戏心下虽拒绝,可拗不过众人。便只好派人去请宇文玥,哪知竟来了个元淳。
“我闷啊,就去求母妃出宫找你玩。可你的小厮说你来这儿了。我自就来找你了。”元淳倒是说得轻轻松松。可一转目便见猎场中那群女奴里那张并不美艳却坚毅的脸,双手在宽大的流仙水云袖中握成了拳头。
没事!别怕!元淳你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的!元淳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压抑着那不良的情绪。
“怀哥哥,你们要做什么啊?”元淳自是知其中原因:“那些女奴怎会被恶狼追着跑?怪可怜的,我大病初愈就碰到这种事……”
宇文怀被淳儿的一声哥哥叫得春心荡漾,可又见淳儿怜悯而难过的小脸却也不敢讲明。
燕洵心头一阵异样,自从淳儿进来就未曾与自己打招呼。现在竟与宇文怀这么亲昵,她以前,呵,又是以前……燕洵心中冒了个坏念头:“这是你宇文怀哥哥提议的,要我们惨绝人寰地射杀这些女奴,听她们的惨叫哀号声满足自己一时的快感……”燕洵故意多用几个修饰的词句。
“是,是真的吗?”淳儿在心中暗暗编排燕洵,自己刚刚的卖柔示弱明明就让宇文怀有些松动,他干嘛还横插一杠子。
“当然!我们还下了赌呢,赌注就是你珍藏的一坛美酒。”燕洵坐到一旁看好戏。
“你胡说什么呀你!淳儿你听我说……”
元淳颇有一股无力感直冲天灵盖,无意中一扭头:“救她!”元淳大叫一声,她看到两只饿狼同时扑向楚乔。一只楚乔尚可应付,两只一前一后又加上体力消耗了大半便力不从心。
燕洵一听说时迟那时快抄起身旁的弓箭便射向那两匹恶狼,自是箭发狼亡。楚乔满目星灿地看了一眼元淳和燕洵便又投入逃生中。
“放了她们吧,怀哥哥,我大病初愈也就当为我祈福贺礼了。”元淳又说。
“可,可是……”宇文怀又有为难又有些不甘。
“噢,原来我元淳在宇文怀眼里什么都不是啊!采薇,我们走!”元淳冷道。
“当然不是,只是……”
“只是什么?你还不是不愿!”元嵩插嘴道。淳儿都难得好脾气地对他说了他还不答应,元嵩愤愤然。
“想放他们也行,但今晚长安城有夜市灯景,不知公主可否赏脸?”宇文怀当然不会因为区区几个女奴或与宇文玥斗气,而就与元淳撕破脸。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7 17:02:00 发布在 元淳
但他也不能自己白白吃亏啊。
“宇文怀,你威胁元淳公主!”一直未出声魏舒烨喊道。
“好,宇文怀,我答应你。但是你必须马上放了这些女奴!”
“这是自然。”宇文怀冲身旁卫士挥了挥手。
“若是公主因此对陛下说我们宇文家威胁皇族,你担得起吗?”声音清冷如腊月冰寒,元淳不用想也知是谁。不过元淳倒是有一股这位是掐好时间来说风凉话的吧。
“宇文玥,你!”宇文怀没想到此时倒出了个这么个程咬金。
“好了,本公主答应的自会履行诺言。更何况,我也不是那背后咬耳朵的人。不过,还是谢谢玥哥哥。”元淳更是心累啊,鬼知道她这一天叫了多少个哥哥:“不过,我想我皇兄和表哥一块去,免得我母妃不准。”
“好好,这当然可以。”宇文怀本以为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如此他自是大喜过望。
“嗯。”元淳应道:“既然人猎场不猎了那么我们起驾回宫吧,哥哥。表哥也一起走吧。”
刹时间,人猎场竟只剩下宇文玥和燕洵两人。燕洵还握着手中的弓箭,此刻倒也有些尴尬。
“还真是一日不见,你在元淳心中的地位如隔三秋啊。”宇文玥听不出悲喜地揶揄道。
“哎,我说今天怎么话多了呀!”燕洵悻悻然。
元嵩、魏舒烨骑马在前为淳儿开路,元淳依旧坐在马车里回宫。
“公主,你干嘛对那小人笑脸相迎啊?”采薇皱眉道。
“当然不喜欢!他太猥琐了!”采薇说。
“人家不就是长得有点……嗯……”元淳实在找不到词:“人不可貌相。”
“可,公主以前不也是不喜欢他吗?”
“过去的终会过去。”
采薇依旧迷糊糊得,公主因一场大病倒真是变了好多。
宇文怀,元淳此时对倒也谈不上喜谈不上厌。只是梦魇中,九幽台之变宇文怀无疑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她不聪明做不来统筹全局的谋划。她只是想在燕洵叛乱自立为王后,能与母妃哥哥清清白白安安逸逸地善养终老。
元淳几乎不可闻地低叹一声,掀开帷幔的一角看着那些老百姓因安宁而满足幸福的笑容。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7 20:19:00 发布在 元淳
夜幕降临,街道两旁的各色商家早已悬挂上各种各样的灯笼。简单的有大红灯笼,红纱灯繁复的有七角宫灯,三菱宝灯……雕栏画檐上还有的缠绕上一个又一个小灯笼。人似流水,星如繁尘。良辰美景还有佳人,宇文怀觉得没什么比这更惬意的了。
“怀哥哥,哥哥他们怎么还没跟上来啊?”元淳心知肚明怕是宇文怀搞得鬼,但还是装样子问了问。
“他,他们一会就追上来了。”宇文怀不自然道:“来,给。”说着便递给元淳两个糖人。
“哇!”元淳这下倒是真心的,毕竟少女年龄,看那做功细致精巧的小甜食心下自是欢喜。只是有点大了,一个糖人都能抵她两张脸了。
“怀哥哥,他们都说你心狠手辣杀人如麻,还以折磨人为趣,是真的吗?”元淳在夜色深处突然幽幽道。
“当,当然不是!淳儿你听我说……”
“怀哥哥,何苦来?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元淳边说边递与宇文怀一个糖人,额,还是较小较丑的那一个。
“淳儿……”宇文怀的眼眶竟有些发红,这些年来祖父宇文席只会谩骂唾弃他。别的又有多少人关心过他,有的只是表面恭维暗地里嫌弃他的出身。而淳儿生性天真率性自不会违心关心自己,思及此宇文怀心中又是一翻波浪。
见宇文怀这样,淳儿心里有些发毛。天地为鉴!她说这些略略有些矫情高深的话,只是想稍稍不让他对那么权势狂热,阻碍一下九幽台之变。可见他这样,淳儿心中又不免一阵叹息。其实他也与自己一样都是渴望救赎的可怜人,只是命运弄人如今她已半身囹圄,又怎救他?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8 11:42:00 发布在 元淳
话说洵淳CP的票数最高,可燕洵的出场次数还没宇文怀高呢,下一更我们柿子要搞事情!上吧!烟熏柿子!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8 14:20:00 发布在 元淳
“那个摊子看起来很有趣!”元淳忽兴高采烈地走向一处。宇文怀不禁哑然,刚刚多感人至深啊。
“怎么回事!你的人怎么还不上线?”燕洵在一个墙角处气急败坏道。
“世子,这不好吧?”周内待犹豫道。
“怎么不好?他宇文怀都可以支走裕王魏舒烨,为什么我不行?”燕洵顿了顿:“再说了,淳儿是被迫的!你看她愁容满面!”
“啊——?”世子你坑我啊?公主明明抱着个糖人啃得正欢。
“你看,你看,他们都无话可说!”燕洵又道。
“世子,含情脉脉当然不讲话!”
“你说什么?”
周内待看着燕洵带着别样意味的眼神连忙打哈哈道:“世子,来了,来了。”
燕洵入眼便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粉嫩粉嫩的,煞是可爱。而这边,宇文怀正欲追上元淳,便被一声童音叫住了。
“哥哥,买几朵百合花吧。让你和漂亮姐姐百年好合,有情人终成眷属!”宇文怀听着这话心情顿时大快于是豪爽道:“本公子全要了,不过,你再说一遍刚刚的话!”
“这个宇文怀也太不要脸了!”燕洵叫道:“谁叫你让那个小女孩说这话的?”
“世子,世子,现在好机会,大不了以后让小绿对你说三遍!”燕洵看着周内待认真保证的脸顿时什么话也不想说了……
元淳本也是为摆脱刚刚的场面故意如此。天天这么逢场作戏,她心中其实还会像以前单纯的淳儿一样,不安而厌恶。
可宇文怀怎么还没追上来呀?元淳正欲回头张望,忽一只手拉住了她的手腕。卒不及防便被人给拉走了。元淳正暗叫不好,可借着灯光星光她一下子就明白是何方神圣了。
“你这狂徒放开本宫!”元淳知是谁,便也不怕惹怒对方,开始用力挣扎起来。
“嘘!小声点!”燕洵一个翻身将元淳抱事先准备好的马上。

桐外花落知几时2017-07-28 16:52:00 发布在 元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