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宠玉

楼主:蚁蚂木 字数:6629字 评论数:3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短篇主攻,谢灵玉攻w
我,又回来啦~日万庆贺


蚁蚂木2020-06-05 04:54:00 发布在 攻控
【天火落】
崇明三年,天降流火。流火绵延百里,死伤千余人。
时有前朝余孽蛊惑人心,以殷朝未承天命、遭受天罚为由,拥立前朝灵王幼子为少帝,于清河郡发起反叛。而清河富商谢氏,受胁迫为叛军提供银粮。
谢氏长子灵均,自幼聪颖,却偏好求仙问道。十三岁便孤身云游四方,访遍名山大川。此后五年偶有家书传回,踪迹不定。
……
群山竹林里,一座竹屋前。
凌厉的剑影翻飞,竹叶簌簌而落,满地剑痕纷杂。持剑的少年身手矫健,势若游龙。
远处走来一个人,唤了声“灵玉”。少年抿唇瞪过去,有些恶狠狠地道:“你必须和我走!”说着,手中长剑脱手飞去,正插在来人脚前的地上。
那人停下脚步,神情无波无澜,却有张清俊灵秀的容颜,白衣如雪发如墨,仿若羽化升仙的仙人一般。
“我是来告知你,战乱平息。”他平静地道,“你该下山了。”
谢灵玉神色从惊喜到不解,急切发问:“可是真的?你怎么知道?”又后知后觉,“……我一人下山?”
谢氏家主送他和堂兄出来,兵分两路,他来幽山寻在此隐居的兄长谢灵均,想让兄长下山一同拯救家族。兄长却道战乱三月平息,谢氏无碍。
如何得知?夜观天象。
谢灵玉当时只道兄长寻仙问道魔怔了,连这些乱神之术都信!可现在,他不由将信将疑了。
谢灵均拔出身前的长剑,走到他身边递过去,露出的一截皓腕霜雪般白。
“因为众生命运早已安排好。崇明帝位极人神,千古留名;谢灵卿一代名将,开疆扩土,征战四方;谢氏成为世家,传承千载。这方世界,完全是天命之子征战史。”
谢灵均暗叹,这就是原本的世界轨迹,却不能告诉谢灵玉。
他前世如何也不必再叙,今生托身于谢氏,便将自己当作谢氏子弟。
他早已知晓谢氏结局,也不觉得自己能做的更好,便早早离开了谢氏,以免蝴蝶效应。只这个同胞幼弟,不和谢灵卿去参军,反倒是来找他。
“我近日有所感悟,需潜修数月,就不同你回去了。”谢灵均淡淡道。
“兄长!”少年圆圆的眼睛可怜极了,“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我错了我不该不信你!你有五年没回家了,父亲母亲都很想你……要是他们知道我带不回你,我也回不去!”
谢灵均有些歉疚,但他一个人惯了,而且谢灵卿已经搭上了崇明帝这条船,现在回去清河郡委实不便。
“灵玉,明年父亲寿辰我会回谢家,让父亲母亲莫要担忧。”崇明四年,南蛮入侵,谢氏位于后方,他便是回去一趟应也无妨。
谢灵玉这才安下了心,少年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之前对兄长的生气随着战乱结束消散,急不可耐的想要回去。
看是否已平乱,家人是否安好无恙?
快马加鞭日夜兼程,半月后,已被肃清的清河郡,迎来一个风尘仆仆的少年。
殷朝军队固若金汤,在此巡守,谢灵玉差点被他们抓起来。及时出示了谢家玉牌,证明是本地谢氏子弟,谢灵玉才被一队士兵带了进去。
他先是见了升任副将的谢灵卿,对着英姿飒爽的黑甲将军一阵惊叹,才由谢灵卿带着去谢家府邸。
因谢氏投诚与谢灵卿之故,相较清河郡其他家族,待遇倒不错。
谢灵玉少年心性,虽不太相信有人能夜观天象而知天机,但那是他兄长,而且成真了!不由生起些炫耀心思,同父母亲昵后,就跟在堂兄谢灵卿后面叽叽喳喳。
“……我兄长神机妙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我还没上山就知道我要来,未说流火之乱,就告诉我三月可平,不必担心。上古大贤在兄长这个年纪也不过如此吧,就像七国时陆地仙人葛平真,千军万马聚流沙,呼风唤雨召雷之术,日行千里……”
“陆地仙人只是个传说,时人杜撰罢了。”黑甲将军的容貌同谢灵玉有些相似,眉目深邃,俊逸秀气,“灵均不务正道就随他去了,你以后是要撑起谢氏的,别这么幼稚。”
“谢灵卿!”谢灵玉瞪眼,“你竟然不信我!”倒是忘了他之前也不信谢灵均。
谢灵卿不欲和他辩论,转移话题道:“我还要回去守卫,清河郡如今都是陛下的军队,你无事就在家里陪着大伯与伯母,不要乱跑。”
谢灵玉眼睛一亮,软磨硬泡了好一阵,要谢灵卿把他也安排进军中。
谢灵卿别的可以惯着他,这一点上却是担不起的。
谢灵玉只好蔫蔫的挥别了他,半月日夜兼程,这会儿困意上涌,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回去休息了。

蚁蚂木2020-06-05 04:56:00 发布在 攻控
第二天醒来,就听到崇明帝亲临的消息。少年快活的洗漱,轻功都用上了,赶到大堂之外,却被侍卫们拦下,乖乖报了名字才被放进去。
谢灵玉见父母叔伯和堂兄都在下首,只有一个人坐在上位。
他与那人对视了一秒,意识到对方身份,有些惊奇。很年轻,微微的笑着,有些富家公子一样的气质。
嗯……不太像谢灵玉想象中威武霸气的皇帝。
谢灵玉毕竟出身谢氏,这个时候的礼仪还是做足了的。待他起身,崇明帝轻笑道:“早听闻谢氏好容颜,灵卿与谢三公子朕见过了,确实名不虚传。”
谢灵玉疑惑的看向父亲,见父亲与二叔皆一脸肃穆,诚惶诚恐。
“不知谢四小姐朕可否一见?”崇明帝仍是微笑道。
谢灵秀是谢灵卿的胞妹,现年十岁。谢灵玉眼里冒火,他本来还想和堂兄一起进军中追随崇明帝呢,没想到这个流氓连小丫头都不放过!
谢灵卿摁住他的手,目光严厉的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气的少年扭过头不看。
“陛下,舍妹年纪尚幼,得见天颜恐怕御前失仪,扰了陛下兴致。”谢灵卿跪伏道。
崇明帝扫过谢氏几人神色,沉默后改口道:“那便罢了,有灵卿、谢三公子在,想必谢四小姐定也是不差的。朕后宫尚无一人,待三年后纳她入宫为妃。谢氏门风,定能好好教导朕未来的贵妃,谢家主,您说呢?”
谢家主颓败,没想到刚出了叛军,又被崇明帝盯上了。谢氏之富,简直是群狼眼中的美餐。不过若真要选一个,这位登基不久的新帝也是最好的人选。
“我觉得不行!”
谁说的?
崇明帝的耐心并不怎么好,愿意给出优待不过是看谢灵卿是可造之材。他笑容渐渐消失,冷漠的看过去。
少年黑曜石般的眼睛似有火光,愤愤的瞪着他,却不知道圆圆的眼睛提不起气势来。
就像他们对视的时候,只觉得这个少年眼中好奇无畏,天真可爱。
崇明帝的耐心又回来了,他问:“为何?”
谢灵玉自幼习武,他天分好,肯吃苦,从来都不是娇气小少爷。面对皇帝的质问,也敢硬着头出手!
他的长剑带不进来,他的轻功还在。
谁也没想到谢灵玉会突然挟持崇明帝,不过一眨眼间,少年左手捏住皇帝的喉咙,微微用力,神色极为认真地道:“我可以代替灵秀妹妹。”
少年的手掌有些粗糙,不算滑嫩,扣在命门上,生命也一并交到了他手上。
两人靠得极近,崇明帝看着少年认真的神情,有预感自己敢不同意,他会杀了自己。可笑……这小孩懂不懂自己在说什么。
崇明帝做了个手势,让影卫们退下。
“你是叫……谢灵玉,对不对?”崇明帝回忆看过的卷宗,谢氏三子灵玉,年十五,师从百家,武功精妙,善轻功与剑法。
谢灵玉点了点头,又气鼓鼓地道:“你同不同意?!我跟你讲我武功可好啦,有我在谁都别想伤你,你不亏的!”
崇明帝心道,我也是这样想的。
谢二从军为将,谢三随身侍卫,谢四入宫为妃,连早就云游的谢灵均他都准备挖出来当军师。
他自认是个爱才的皇帝,每到一地都会提前收集情报拉拢人才,这才是他当年夺嫡的必要条件。
崇明帝咳了两下,有些喘不过气来,伸手握住扣在喉咙上的手,掰了下,毫无动静。“……”他只好掩饰尴尬,微笑道,“我同意了。”
谢灵玉咬了下唇,犹疑地道:“你是皇帝,一言九鼎!”
崇明帝道:“是的,朕是皇帝,一言九鼎。”
谢灵玉松开他,小小的欢呼一声,不顾自己被一群侍卫抓起来,快活极了。
崇明帝叹了声,为少年的不知愁,一挥手让人放了谢氏几人,然后微笑道:“谢家主,您也听到了。朕决定改纳谢三公子为妃,也不必等三年了。”
谢灵玉懵了:“……不行!”
崇明帝笑了:“朕是皇帝,一言九鼎。”
看少年急得恨不得刚才就弄死他,圆圆的猫眼委屈极了,崇明帝忽然就觉得心情舒畅。
侍卫兼职宫妃,确实不亏。

蚁蚂木2020-06-05 04:57:00 发布在 攻控
“礼物我已经备好,送入谢府库房,还有一份,晚上再给你。”
谢灵玉毫不吝啬笑容,夸赞道:“陛下真是太好了。”
崇明帝忍住伸手抚摸那笑容的冲动,自我安慰道,足够了,这样就足够。
“下午漫长,灵玉可有什么活动可以打发时间?”
谢灵玉并不如他所愿表演剑舞,反而蹲下搓了个雪球,悠悠道:“陛下玩过打雪仗吗?”
这就触及了知识盲区。崇明帝蹲下来,学着谢灵玉的样子搓雪球。
谢灵玉抱着一堆雪球跑到对面,笑容灿烂道:“开始啦!”
第一个雪球砸到崇明帝身上的时候,他大概明白了规则。于是崇明帝开始反击。
谢灵玉砸中了崇明帝的左腿,谢灵玉躲了过去。
谢灵玉砸中了崇明帝的右腿,谢灵玉躲了过去。
谢灵玉砸中了崇明帝的上身,谢灵玉躲了过去。
……谢灵玉,谢灵玉要笑死了。
轻功好,就是无所畏惧。
谢灵玉扫起一片雪,掌风一吹,纷纷扑到了崇明帝的身上,他趁雪把人压倒在雪地上,笑个不停。
“殷单,你是故意逗我笑吗?”
崇明帝:“……”
但看着少年发自内心的笑容,他倒也挺无奈的,罢了罢了,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要和武功高手比呢。
视线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黑点,速度极快,背对着的少年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没有发觉。
崇明帝心跳骤然一紧,将谢灵玉推开,闷哼一声,那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刺入心口。他觉得极疼,呼吸都疼,也不敢说话。
他只好盯着谢灵玉的眼睛,茫然的、疑惑的、带着火光的愤怒。
谢灵玉把他抱在怀里了……
意识消散前,他迷迷糊糊地想,小猫是不是哭了?
我想……让他笑的啊。

谢灵均赶回来时,谢府已经乱了。崇明帝被刺杀,生死不知,没人能承担这个责任。
他费了点心思找到谢灵玉和崇明帝,幼弟正红着眼睛瞪着暗卫们,不愿让崇明帝的尸体被别人带走。他的出现惊动了暗卫们,被谢灵玉制止。
灵玉又长高了些,谢灵均不经意的想着,他告诉暗卫崇明帝的伤他能救。
只有谢灵玉一脸惊疑,但他终归是相信兄长的。
兄长是有仙人术法吗?能将心脏碎裂的人也救回来。别人不知道,可是他清楚的很,崇明帝是死在他眼前的。
暗卫不可能空口无凭的信任他,谢灵均也不在意,他此前不想引起蝴蝶效应才避世不出,但天命之子都已经被小蝴蝶扇死了。
谢灵均把暗卫们都扔出去,封闭结界只留下灵玉。
“灵玉,你可知为何崇明帝登基以来,多出事端?”谢灵均也不想着让幼弟回答,“天降流火、南蛮入侵、北域冰河、妖道惑世……”
他列出一些崇明帝已经遭遇和即将遭遇的事件,在谢灵玉茫然的目光中解释道:“他是天命之子,承天命而生,一生征战,英年早逝,却平定了许多祸乱,还后世太平五百年。他最盛之时,如同人间神明。”
“我看到帝星将陨,才发现灵玉你对他的影响太过,他失去了征战的心思,天命会另择良主而栖。”
谢灵玉大概明白了,怯生生地道:“兄长,我是不是不应该和他做朋友?”
他不把你当朋友啊。不过谢灵均觉得灵玉不开窍很好,于是他点头应是。
“现在怎么办?他会活过来吗?”
为了不让谢灵玉活在内疚中,谢灵均只好继续解释:“崇明帝并不是殷朝血脉,而是他的母亲夜观星象感而有孕,意思是神灵降世,无父有母。这方天道选择他作为天命之子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原本的世界轨迹里,崇明帝想起来后就离开了,天道补了个英年早逝的设定,由崇明帝的后代完成他的事业。
至于谢灵均为何这么了解,只能说,都是一个地方来的,谁不了解谁啊。崇明帝想回去,谢灵均只想在这个世界与世无争的隐居,偶尔看看此世的父母和弟弟。
谢灵玉惊叹:“兄长,他是神灵,不会死对不对?”
谢灵均没忍住揉了揉他的头,神情依旧淡漠,道:“哪怕我不来,这时候他也早该活过来了。”
崇明帝:“……”
你根本不知道我听小猫哭的有多心疼,又不敢诈尸吓到他的心情。
年轻的皇帝睁开了眼睛。
他经此一难,摆脱了天命之子的束缚,又恢复了神灵的记忆,以往不敢想的都有了底气。他瞥了一眼谢灵均,认出这是某个不知名神灵,手下败将不值一提。
谢灵均注意到他隐含的轻蔑,一如既往的傲慢,凡人时还不显,灵玉应该不喜欢和傲慢的人做朋友,或者说神灵?
“既然崇明帝已经醒了,也该出去主持大局,很多人很多事都在等你。”谢灵均平平淡淡,不带丝毫火气,“灵玉,你上次不是说想兄长了?我带你回幽山,教你一些法术。”
“兄长!”谢灵玉惊喜的抱住他。
崇明帝在想,我现在认怂来不来得及?然后就看到谢灵玉对他眨眨眼,启唇无声道:我们还是朋友吗?
说是的话,小猫会笑的吧。
果然,谢灵玉笑的开心极了,少年的容颜还是有些稚嫩,就再等他一年,等他分清楚友情和爱情。而我,会是他分辨的唯一人选。

【完】

蚁蚂木2020-06-05 05:01:00 发布在 攻控
456楼我这里看得到呀

蚁蚂木2020-06-06 18:51:00 发布在 攻控
“礼物我已经备好,送入谢府库房,还有一份,晚上再给你。”
谢灵玉毫不吝啬笑容,夸赞道:“陛下真是太好了。”
崇明帝忍住伸手抚摸那笑容的冲动,自我安慰道,足够了,这样就足够。
“下午漫长,灵玉可有什么活动可以打发时间?”
谢灵玉并不如他所愿表演剑舞,反而蹲下搓了个雪球,悠悠道:“陛下玩过打雪仗吗?”
这就触及了知识盲区。崇明帝蹲下来,学着谢灵玉的样子搓雪球。
谢灵玉抱着一堆雪球跑到对面,笑容灿烂道:“开始啦!”
第一个雪球砸到崇明帝身上的时候,他大概明白了规则。于是崇明帝开始反击。
谢灵玉砸中了崇明帝的左腿,谢灵玉躲了过去。
谢灵玉砸中了崇明帝的右腿,谢灵玉躲了过去。
谢灵玉砸中了崇明帝的上身,谢灵玉躲了过去。
……谢灵玉,谢灵玉要笑死了。
轻功好,就是无所畏惧。
谢灵玉扫起一片雪,掌风一吹,纷纷扑到了崇明帝的身上,他趁雪把人压倒在雪地上,笑个不停。
“殷单,你是故意逗我笑吗?”
崇明帝:“……”
但看着少年发自内心的笑容,他倒也挺无奈的,罢了罢了,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要和武功高手比呢。
视线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黑点,速度极快,背对着的少年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没有发觉。
崇明帝心跳骤然一紧,将谢灵玉推开,闷哼一声,那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刺入心口。他觉得极疼,呼吸都疼,也不敢说话。
他只好盯着谢灵玉的眼睛,茫然的、疑惑的、带着火光的愤怒。
谢灵玉把他抱在怀里了……
意识消散前,他迷迷糊糊地想,小猫是不是哭了?
我想……让他笑的啊。

谢灵均赶回来时,谢府已经乱了。崇明帝被刺杀,生死不知,没人能承担这个责任。
他费了点心思找到谢灵玉和崇明帝,幼弟正红着眼睛瞪着暗卫们,不愿让崇明帝的尸体被别人带走。他的出现惊动了暗卫们,被谢灵玉制止。
灵玉又长高了些,谢灵均不经意的想着,他告诉暗卫崇明帝的伤他能救。
只有谢灵玉一脸惊疑,但他终归是相信兄长的。
兄长是有仙人术法吗?能将心脏碎裂的人也救回来。别人不知道,可是他清楚的很,崇明帝是死在他眼前的。
暗卫不可能空口无凭的信任他,谢灵均也不在意,他此前不想引起蝴蝶效应才避世不出,但天命之子都已经被小蝴蝶扇死了。
谢灵均把暗卫们都扔出去,封闭结界只留下灵玉。
“灵玉,你可知为何崇明帝登基以来,多出事端?”谢灵均也不想着让幼弟回答,“天降流火、南蛮入侵、北域冰河、妖道惑世……”
他列出一些崇明帝已经遭遇和即将遭遇的事件,在谢灵玉茫然的目光中解释道:“他是天命之子,承天命而生,一生征战,英年早逝,却平定了许多祸乱,还后世太平五百年。他最盛之时,如同人间神明。”
“我看到帝星将陨,才发现灵玉你对他的影响太过,他失去了征战的心思,天命会另择良主而栖。”
谢灵玉大概明白了,怯生生地道:“兄长,我是不是不应该和他做朋友?”
他不把你当朋友啊。不过谢灵均觉得灵玉不开窍很好,于是他点头应是。
“现在怎么办?他会活过来吗?”
为了不让谢灵玉活在内疚中,谢灵均只好继续解释:“崇明帝并不是殷朝血脉,而是他的母亲夜观星象感而有孕,意思是神灵降世,无父有母。这方天道选择他作为天命之子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原本的世界轨迹里,崇明帝想起来后就离开了,天道补了个英年早逝的设定,由崇明帝的后代完成他的事业。
至于谢灵均为何这么了解,只能说,都是一个地方来的,谁不了解谁啊。崇明帝想回去,谢灵均只想在这个世界与世无争的隐居,偶尔看看此世的父母和弟弟。
谢灵玉惊叹:“兄长,他是神灵,不会死对不对?”
谢灵均没忍住揉了揉他的头,神情依旧淡漠,道:“哪怕我不来,这时候他也早该活过来了。”
崇明帝:“……”
你根本不知道我听小猫哭的有多心疼,又不敢诈尸吓到他的心情。
年轻的皇帝睁开了眼睛。
他经此一难,摆脱了天命之子的束缚,又恢复了神灵的记忆,以往不敢想的都有了底气。他瞥了一眼谢灵均,认出这是某个不知名神灵,手下败将不值一提。
谢灵均注意到他隐含的轻蔑,一如既往的傲慢,凡人时还不显,灵玉应该不喜欢和傲慢的人做朋友,或者说神灵?
“既然崇明帝已经醒了,也该出去主持大局,很多人很多事都在等你。”谢灵均平平淡淡,不带丝毫火气,“灵玉,你上次不是说想兄长了?我带你回幽山,教你一些法术。”
“兄长!”谢灵玉惊喜的抱住他。
崇明帝在想,我现在认怂来不来得及?然后就看到谢灵玉对他眨眨眼,启唇无声道:我们还是朋友吗?
说是的话,小猫会笑的吧。
果然,谢灵玉笑的开心极了,少年的容颜还是有些稚嫩,就再等他一年,等他分清楚友情和爱情。而我,会是他分辨的唯一人选。

【完】

蚁蚂木2020-06-06 18:52:00 发布在 攻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