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破晓(FF 师生)

楼主:落木一夏 字数:64131字 评论数:225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给度娘。
我是成夏,又见面了。


落木一夏2016-09-10 20:3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今天是教师节,祝各位的老师们节日快乐,祝她节日快乐。
她从内到外都是我十年之后想要成为的样子,她的出现,让我看到我世界里的破晓。
节日快乐,谢谢你。

落木一夏2016-09-10 20:3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Chapter One

和别人九月开学之后迅速进入状态不同,穆霖兮的大学生活从十一月起才正式开始。
在此之前,她沉浸在高考失利的阴影中,始终不愿面对新的生活。
穆霖兮是纠结的天秤座,集骄傲和自卑一体。她从来信奉一句话,“人不怕苦,人怕落差”,她如今的处境,便是辜负了努力、配不上骄傲的落差。
遇见何桑之前,她自负,却又自暴自弃。穆霖兮看不起自己的许多同学,毕竟她是浪费了好几十分到了这所学校,但是上课的时候总会有人比她懂得多、考试时她也从不是第一名,她是骄傲的,可是她却没有很大的决心去超越。
执教中国美术史的何桑因为人事调动上的一些问题直至十一月才姗姗来迟,从何桑扎着高高的马尾穿着棕色大衣走进教室开始,穆霖兮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
那是什么感觉呢?嗯,何桑给人的感觉很像穆霖兮高中的政治老师,温煦如风,却也总感觉散着生人勿近的高冷。
上课铃响,何桑指着投影上的PPT,“大家好,我是何桑,你们的中国美术史老师,这是我的名字和邮箱。”——简单粗暴的自我介绍。
穆霖兮以为,刚毕业的老师都是曾经遇到的那样,上课磕磕绊绊,甚至有时语无伦次。
但是没有。
何桑讲课的时候,就像是一次精心准备很久的讲座,内容广泛生动,语言组织流畅到无以复加。她甚至没有拿书,脱口而出的话,却像是经过千百遍细心雕琢。
是这样的!穆霖兮似乎感觉心里亮了起来,她期待的大学课堂,就是这样的!
“研究史前艺术最重要的是什么?”何桑停下讲课的节奏,提问。
最重要?生殖崇拜图腾信仰这一系列的词汇在穆霖兮脑海里闪过,可是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她皱着眉没有说话。
“是感知。”何桑并不计较没有人回答问题,而是自己给出了答案。“现在我放一部舞剧给你们看,这也是和史前艺术有关的,叫《春之祭》。我希望你们能试着去感知,试着写下一些关键词。”
何桑关掉教室里的灯,点击播放舞剧。
身边不少同学趁着不再灯火通明,开始趴在桌子上睡觉。穆霖兮随着背景音乐转着铅笔,偶尔写下她捕捉到的关键词。
恐惧、仪式感、神秘、压抑、虔诚……
选择、竭尽全力……
音乐声越来越粗野,拿着红绸的少女最终倒下。
何桑打开了灯。突然的强光让穆霖兮微微闭了闭眼,让已然睡去的同学们终于醒转。
穆霖兮低头看着本子上记下的关键词,身旁的张墨简也一幅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样子,扯了扯她的袖子:“兮宝,给我看看你记的呗。”
“你怎么也睡了?”穆霖兮一边递给她本子,一边低声问道。
张墨简瘪瘪嘴:“讲课倒还好,让我看舞剧我就真撑不住了,太困了。”
“这位同学,上讲台写一下你的关键词吧。”何桑不知何时走下了讲台,敲了敲穆霖兮的桌子,说道。
穆霖兮惊异地抬头看了看何桑,愣了几秒后,从张墨简手里拿回了本子,走上讲台,把本子上记的词悉数写了上去。

落木一夏2016-09-10 20:4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沙发留给最爱的家姐@那些年施奕帮

落木一夏2016-09-10 20:4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还有补充吗?”待穆霖兮回到座位,何桑又问着其他的同学。
粗犷、生命、巫术。这是后来同学补充的。
最后,何桑又在黑板上加上了“群体个体”、“偶然必然”、“服从”、“繁衍”和“敬畏自然”几个词,并且做了几条连线。
选择、群体个体、偶然必然、服从、恐惧。
仪式感、巫术、虔诚、自然。
生命、竭尽全力、繁衍。
穆霖兮望着黑板,对何桑这样组合词汇有一点隐隐约约的理解,却又像雾里看花,并不清楚。
何桑双手撑在讲台上,说:“刚才同学们的感知,虽然不全面,但也基本在点上。学习史前艺术,你要尝试身临其境,尝试一种新的理解。”
“我把这些关键词分了组。第一组,在群体里选择个体,这就会有偶然和必然,被偶然选择的个体必然要服从群体。恐惧是个体意识的表现,但选择是为了群体。”
穆霖兮低头忙不迭地记笔记。
“第二组,人们敬畏自然,所以他们才会虔诚地进行祭祀之类的巫术仪式来向自然表示他们的敬畏。”
“第三组,竭尽全力和繁衍都是为了生命,这是原始社会发自本性的对生命的渴求。”
“当然,组与组之间不是脱离联系的,比如这里,”何桑拿起一支粉笔,把“选择”和“繁衍”、“恐惧”和“自然”圈在了一起,“选择是为了群体的繁衍,而恐惧也是因为自然的不可知和不可控。”
何桑把粉笔扔回粉笔盒,而奋力记笔记的穆霖兮感觉,自己被圈粉了。在她过往的十八年人生里,从未遇见任何一个老师能让她感觉到无尽的惊喜。
上完中国美术史就是周末了,张墨简潇洒地合上书,站起身,对穆霖兮说:“兮宝笔记晚上借我抄,我们先去外面吃饭吧!”
“喏,”穆霖兮把笔记本递给了张墨简,“明天中午就还给我,下午我要去图书馆找一找刚才何桑说的那两本书……顺便复习。”
张墨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满脸惊讶:“穆霖兮你转性了吧?周末按惯例你应该除了吃饭就是瘫在床上看剧啊!你明天居然要去图书馆哈哈哈!”
穆霖兮抬头白了张墨简一眼:“我就是觉得,今天讲的东西,挺有趣的。”
挺有趣的,张墨简都不记得上一次从穆霖兮口中听到这样正能量的词是什么时候了。熟悉之前,张墨简一直觉得穆霖兮面瘫,开学当晚的见面班会,她坐在穆霖兮身边热情洋溢地自我介绍了五分钟,才换来穆霖兮幽幽扫过来的目光和一句“幸会,我叫穆霖兮”。后来张墨简才发现,穆霖兮就像是一只刺猬,对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东西,她习惯于用利刺般的冷漠来表现抗拒,直到感受到足够的善意,嗅到她能接受的气息,她才会慢慢放下防备。
可是第二天去图书馆穆霖兮却并没有待太久,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认真看书,她已经静不下来了。刚刚过去的半期考试,她用了五分的力气就拿到了挺看得过眼的成绩,这似乎又给了她放纵自己的理由。
她就是这样的穆霖兮,有理想没行动,她从来不会逼自己,她说,得过且过,不强求什么。

落木一夏2016-09-10 23:0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姐姐说以后她说更文就更文,所以,想看文的,快去讨好她!
你们不留言,我就不开心,就不更文!哼!

落木一夏2016-09-10 23:2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Chapter Two
何桑第一次记住穆霖兮这个名字是在一次验收作业之后,之前一周她布置了一篇小论文,虽然再三威胁“要是谁敢抄一篇交给我,那就死定了”,但她真的没指望这群半大孩子能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毕竟美术史这种冷门专业,大多数的学生都懵懵懂懂,并不知道自己为何而学。
果然是这样。何桑教三个班,她一张张翻阅着交上来的作业,有不少一看都是从各种资料里面东拼西凑来的,她往登记表上登着成绩,无数个平庸分打得她几乎麻木。
好容易批完了一个班的作业,何桑起身喝水,扭头时却看见另一个班的第一份作业,严谨的论文格式,密密麻麻的字迹。她伸手拿起来一看,A4纸的左上角工工整整写着“穆霖兮”三个字。
“穆、霖、兮。”何桑一字一顿地念着。这个名字她有印象,似乎是那个上她的课总是坐在最靠近讲台位置、第一节课写了半黑板关键词的女生。
再看手里这篇小论文,远远超过了八百字的字数底线。虽是选取了半坡陶器这个大范围的主题,却懂得从细节入手,也能以自己的观察为基础提出与前人不同的观点。即使这仍是一篇挺稚拙的论文,就冲着这份认真和严谨,何桑也还是愿意给出高分。
何桑喜欢认真的孩子。
下一次课刚上课,何桑倚靠在讲台边:“上一次的作业我看了,成绩也都登好了。你们刚进大学,我对你们的学术写作要求不高,言之有物就好。你们的作业呢,我也没有把分压得很低。不过还是有一个问题我想说一下,虽然我之前有过警告,还是有不少人的作业是从资料上一段段拼来的。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上课之前,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能说说为什么学美术史么?”
因为专业调配。这是班里最活跃的女生顾琰和高麓的理由。
而大部分的人说,因为家里觉得自己这点分,也就这个专业可能缺人,好找工作一点,以后去个博物馆什么的,就帮着填了。
张墨简说,课余时间一直喜欢画画,但因为不是美术生所以考不了美院,退而求其次来到了这个相关专业。
轮到穆霖兮,她说:“因为喜欢。”
因为喜欢,这是何桑今天听到的最纯粹的四个字。每年填报志愿,财会金融之类的专业几乎被全民追捧,而相比之下,美术史学的门下却冷清了太多。而这样因为喜欢而来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虽说这样的人可能不够理性,可是有兴趣才有热情,才更有可能有所成。
“出发点不同,你们的目的也不同。”何桑不急不缓地说着,“想要方便就业的,希望你们尽力。就算自己没有兴趣也要好好学,专业知识储备要更丰富,你们才能在同行业更有竞争力,进博物馆不是你们想的那么容易。”
“专业被调配的同学呢,下学期可以申请转专业试试,不过如果这一学年你能发现并接受美术史的魅力,也欢迎你留下来。”
“当然了,有的同学并没有说出最真实的想法。部分只想着拿到一张本科毕业文凭的同学呢,我只希望你们尽量别挂科,毕竟补考和重修就不算平时成绩了。还有另外一点,我布置的作业不要求质量,但请你们还是认真完成,算是对我基本的尊重。”
“至于那些真正喜欢我们专业的同学,我的要求是精益求精。”

落木一夏2016-09-12 20:2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精益求精,穆霖兮不是没有把这四个字记住,她也不是不知道要想实现自己的目标要经历怎样的筚路蓝缕。她只是素来不愿意委屈了自己,饿的时候好好吃,困的时候好好睡,没课的时候更要好好玩儿,这样一来,又还能找到多少时间看看书呢?
身边就一个张墨简跟她过着差不多的生活,而同宿舍的另外两个室友陈淼和任子珮更是每周一感叹:“周末了就该逛逛街看看电影什么的,你俩干嘛呢,平时都那么用功了周末还复习?”
这让穆霖兮一直觉得自己够努力。
又一个周五,何桑布置了很简单的几道名词解释作为当堂作业。何桑选的几件文物都是之前讲过的,她也是想着能在期末之前让学生们多一个复习的机会。
穆霖兮写得磕磕绊绊,她完全记得这些都是何桑曾经讲过的东西,甚至那一页ppt的格式她都还记得,可就是记不起内容是怎样。她原本偶尔会课前复习,但经常玩儿得太开心就给忘了。她挠头,犹豫着落笔,拼命想要回忆起关于这几件文物的笔记。
当堂作业通常的结果都是惨不忍睹,但何桑没想到连平时上课特别积极的几个同学的作业也是一样错误百出,可见他们对之前的知识几乎只剩下零星的印象。穆霖兮的作业按照学号依旧被摆在最上方。犹豫的字迹,接连不断的涂改,毫无逻辑顺序可言的语句,这都让何桑感觉头疼。
这群孩子都是刚刚经历过高考,以为进了大学就是到了天堂,似乎总是觉得翘课挂科混日子就是大学的全部组成部分。不少老师习以为常,可何桑就是看不惯这样的浑浑噩噩。
她屈指敲敲讲台,示意同学们安静下来:“说实话这次的课堂作业我很不满意,我不知道你们自己是什么感觉。这样吧,如果你也觉得自己写得不好,一会儿下课就先留一下,先仔细看看书,再好好写一次。当然如果你觉得自己写的不错,那下课了就可以离开了。不过我话先说清楚,这次我打分肯定不会像之前小论文那么宽松了。好,下课,要留要走自己决定。”
穆霖兮决定留下来。
大部分同学都走了,教室里只剩下何桑和零零散散的五六个同学。
何桑预想到了这样的场景,没有一丝意外,她在讲台前坐下,说:“给你们十分钟时间好好看看笔记,抓紧。”
这一次穆霖兮写得顺利了很多。她最后一个交作业时,何桑浏览了一遍她的作业,说:“好很多了。以后写这样的作业不要强迫自己去回忆,记不住的时候就试着自己去分析,否则就太生硬了。”
“我知道了,谢谢何老师。”穆霖兮礼貌地回应,回到座位收拾着东西。
“从今天的作业中我是真的没看出来你像你说的那样喜欢这个专业。期末要到了,好好准备考试吧。”何桑拿起讲台上的文件袋,边走向门口边说。
穆霖兮脸一红,有些慌乱:“何老师,我……”
何桑走到门口回头,却像是刚才的事并没有发生过:“嗯,走的时候记得关灯关门。”


落木一夏2016-09-13 22:2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各位看官大家好…
中秋快乐…
成夏最近水逆,把家姐的火撩起来了…估计会被打废…
这几天估计没文,因为在外面玩儿,然后还要把姐姐哄好…
你们别急…千万别急…

落木一夏2016-09-15 08:5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Chapter Three
期末考试之前一周,何桑指定了十多道题的考试范围,讲了四十分钟的复习要求。之后,她满脸轻松地看着自己的ppt,说:“我的试题,会在这里面选,四个名词解释,两个简答,一个论述,真的不算多。我还是希望你们按要求好好复习,言之有物就能得分,当然内容越全面越好。不过如果有半仙儿想押考题我也不介意,只要你相信自己运气足够好。”
穆霖兮真的被何桑的表情骗了,她以为复习会比较轻松。
可是当她真正开始准备复习资料时却发现,自己还是too young too naive。人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亲近自己喜欢的人,穆霖兮也想在喜欢的老师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想要考好中美史考试这个念头让穆霖兮熬了三天的夜、泡了一个星期图书馆、整理了两万五千字复习资料、放弃了大部分复习其他科的时间,一头扑进中美史复习的怀抱。
这是一场鏖战。穆霖兮承认,高考之前她都没能这么拼命,原本就是文科生的她居然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背吐了”。
中国美术史考试之前,院里有一个第一学期学习成果汇报。穆霖兮从学术厅的后门悄悄溜了出去,躲在院里教学楼的天台,上演考前的垂死挣扎。
“花瓣纹彩陶盆,高12厘米,口径20.3厘米,1956年河南陕县庙底沟出土,北京故宫博物馆藏。泥质红陶,器表磨光,钵体盆形,敛口,沿外折,鼓腹,腹下缩成高足,平底,为庙底沟类型的典型器例……”
“青海岩画的主要代表是哈龙沟和巴哈毛利沟岩画。哈龙沟的制作方法是用钝器或花岗岩石块在岩壁上磨刻而成的,因此画像线条没有明显的凹陷……巴哈毛利沟……哈龙沟……”
穆霖兮也不顾地上脏,盘腿坐下,把羽绒服身后的帽子严严实实裹在脑袋上,嘴里念念有词,手还不停在地上划拉,乍一看像念咒施法一样。
所以当何桑来天台打电话时是着实被穆霖兮的造型吓了一跳,手机差点摔在地上。
穆霖兮察觉有人来,抬头看清是何桑,连忙站起来跟何桑打招呼:“何老师好!”
何桑点头,问道:“你不好好在学术厅看汇报,一个人怎么躲这儿来了?”
“今天下午就要考中美史了啊,”穆霖兮冲何桑扬了扬手里厚厚的复习资料,“何老师您看,我弄了这么多复习资料,还不得多看看啊……”
何桑扶额:“其实不用这么多的。我主要是想看你们的思路和知识储备,你不必要把你这些资料都背下来……而且你不能因为这一门课就耽误其他科目的考试和学习,赶快回去听汇报,否则我扣你平时成绩。”
“好好好,我马上回去……”在何桑面前穆霖兮只能认怂,她知道何桑的原则和说一不二。
说什么不能因为这一门课就耽误其他科目,穆霖兮已经把几乎全部的精力都押在了中国美术史上。
下午考试前十分钟,穆霖兮略有些紧张地转着笔,张墨简依旧没心没肺地玩儿着消消乐。何桑拿着一摞卷子走进教室,招呼大家把该收的东西收好。“那些想要投机取巧的,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我不管你大抄小抄,只要被我逮住,就是零分,没商量。”

落木一夏2016-09-15 23:0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灭火结束…
大家节日快乐!
沙发给危险的家姐…@那些年施奕帮

落木一夏2016-09-15 23:0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卷子拿到手,穆霖兮刚浏览一遍,就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一句,何老师大人你真的好狠。何桑给的范围里面有七八个简答和论述,然而这次考试的论述题,她竟然选了那个最不可能成为论述题的,论。述。题。
考试时穆霖兮习惯于戴着静音耳塞,她知道自己是个挺容易被打扰的人。开考后半个小时,穆霖兮却被教室里急促的脚步声惊动了。当然不只是她,全班的人都停了笔。
何桑从讲台上快步走下来,在最后一排一个男生的手中截下了手机。因为气愤,她脸色绯红。她伸手扯过男生的卷子,在右上角写了大大的一个零。
“你们接着写你们的,这位同学可以不用考了。”何桑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冰凉,还带着一点颤抖。
穆霖兮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何桑。何桑虽然不苟言笑,但从没有散发出这样一种让人退避三舍的气场。从此穆霖兮相信,何桑的小宇宙太强大,她的身边绝对不能见明火。
离考试结束还剩半个小时,教室里面已经没剩下几个人,穆霖兮再三检查了试卷,确定自己再也写不出什么来了,这才交了卷,坐在走廊里等仍然在奋笔疾书的张墨简。
张墨简是和何桑一起出的教室,她满脸委屈地对何桑说:“何老师,我觉得我最后一道题写的不好诶,您一定手下留情啊。”
何桑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张墨简的肩,说:“没事的,肯定不会差的。”
穆霖兮承认她有些羡慕,可是她不似张墨简那么活泼开朗,她习惯了瞻前顾后,习惯了保持距离。所以就算是羡慕,她也不会走上去加入这场谈话,而只是在远处,安安静静地看着。
穆霖兮感觉中国美术史答得不好,不禁有些懊恼,明明把那么多的精力花在了这里,结果却不尽人意,那几乎裸考的其他科,是不是真的完蛋了?
但穆霖兮向来也不是特别关心成绩的主儿,寒假的到来让她更是快要把学校生活忘在了脑后。一月底,她偶然瞥见班级QQ群里班主任向珩发了查成绩的通知。想起之前关于成绩的纠结,穆霖兮突然没了知道成绩的欲望。
张墨简却在下一秒打来了电话:“兮宝兮宝,成绩查了没?”
“还没呢,”穆霖兮瘫在沙发上,“你查了?怎么样?”
“啊啊啊我跟你说啊!”张墨简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兴奋,“中国美术史我拿了九十分唉!最后一道题我明明答得那么差劲,居然有九十分!穆霖兮我告诉你啊,何桑简直是女神,讲课讲得好,分也给得合理,我要娶她回家!”
穆霖兮忍俊不禁,打趣道:“之前说好的娶我回家呢,这就变卦了?”
“好吧好吧,我要娶你们俩回家!哎呀不说了,你快点查哦,查了告诉我!”风风火火如张墨简,迅速挂掉了电话。
穆霖兮慢吞吞地点进教学系统,慢吞吞地输入学号密码,然后迅速找到“中国美术史”那一项……九十四!她不顾母上大人惊异的眼神,在客厅里转着圈。
“墨墨简,何桑女神给了我94分呢,真的,分给得太合理哈哈哈哈!”穆霖兮给张墨简发去消息。
张墨简秒回。“穆霖兮你过分!凭什么跟我抢女神的宠爱!”
穆霖兮平复了一下欣喜的心情,又浏览了一遍所有科目的分数,还是按捺不住激动,那么多的七十多分八十分有什么关系,这一个九十四一定让她在何桑面前露脸了。


落木一夏2016-09-18 22:0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好啦,我来更文了。
顺便说一下,估计接下来这一周是没有文的。
因为懒癌晚期,暑假的时候姐姐大人布置的任务被我拖到了现在,周末是deadline……拖延症害人啊同学们……
不要太想我,真的,我很快就能回来。吧?

落木一夏2016-09-18 22:0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今天是跟我家大姐姐在一起一个月的日子。
我家大姐姐人特别好,暖到爆炸~很喜欢她叫我丫头~
和穆霖兮一样,我是个特别缺安全感的人。一个月之前,我第一次跟大姐姐说我的生活我的处事,大姐姐说希望我以后不要这样,会很累。
这一个月她给了我太多的心安,也让我蹭到了好多的资源。这样有人疼有人宠有人督促的感觉真的挺好啊。
一个月快乐。就这样走下去吧。@那些年施奕帮


落木一夏2016-09-21 21:4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今晚有文,一个小时后吧。
另外说一句,见了个群,欢迎大家来玩耍。不完全读者群,也是大姐姐想要的一个秀恩爱的地方
素年。群号:576388314

落木一夏2016-09-21 21:4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Chapter Four
老师一般会比学生们提前几天回校开会。
何桑坐在会议桌前左手撑着脑袋,右手转笔,听院领导一遍一遍说着一些完全提不起兴趣的话题。她一遍遍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心里不停嘀咕怎么还不散会。
突然听到领导说:“最后一个事啊,咱们上学期新来的向珩老师和何桑老师……”
“啪嗒。”何桑的笔掉在了地上。她有些尴尬地抬头,只能暂时不去管那支可怜的笔。
“按照咱们院的传统呢,这学期结束,你们就该选择一对一带的学生了。这学期你们都好好考虑一下,学期结束把你们选的学生的名字交上来。”
什么破传统。何桑表面上点着头,然后弯下腰捡起笔,在笔记本上狠狠划了一笔。
何桑和向珩在学校教师公寓合租。回公寓的路上,向珩问:“何桑,你准备带谁?”
何桑习惯性地双手环于胸前,低头看路,回答得很干脆:“不知道。”她顿了一下,扭头问:“你想好了?”
向珩点头;“高麓吧。”
高麓,史论一班的团支书,总是笑得特别开心,大大咧咧风风火火,做事情挺能干挺干脆,这样的孩子,跟向珩也是蛮搭调的。
回到公寓,何桑坐在书桌前,打开笔记本,翻到之前被她狠狠画过一笔的那一页。她抱腿坐着,发了很久的呆,才拿起笔,在那一页上写下两个名字:罗诗耘、穆霖兮。
不就是带学生么,那就带吧。她自然是要那种安安静静不吵不闹、足够省心、本来学业就比较优秀的孩子,她不够自信,也知道自己不够优秀,她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化腐朽为神奇,没有能力把一个并不优秀的孩子培养到在专业领域突出卓越的位置。何桑把认识的学生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最终只找到了这两个符合自己要求的名字。穆霖兮是向珩班上的,而罗诗耘是自己班里的,都是上学期中美史班里拿到第一的学生。
何桑合上笔。她不曾真正了解过自己的学生们,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选谁。不过反正还有一学期,再说吧。
每年春天,院里最重要的活动就是外出考察。通知刚下发,张墨简就开始拉着穆霖兮躁动:“兮宝,到时候我们一定要去抢桑桑带队的那辆车好不好!我们跟桑桑坐一排好不好!”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穆霖兮一边应着,一边低着头把张墨简从教学楼拖出来,真的很不想告诉别人她和张墨简认识。
其实根本不用抢,穆霖兮和张墨简就坐在了何桑的同一排,穆霖兮依着张墨简让她坐了外边的位置。想想也是,除了她俩,也没谁再想坐在何桑的可见范围之内。
第一站是去山里看石窟,刚下车,原本晴朗的天竟下起了雨。向珩和何桑站在细雨里招呼学生跟上队伍,穆霖兮犹豫了一下,躲进张墨简的伞下,把自己的伞递给了何桑:“老师,您拿着这个吧。”
“诶?你们不用么?”何桑着实被惊了一下。
“没事没事,”穆霖兮摆摆手,“我们俩撑一把就行,您和向老师别淋感冒了。”
何桑接过伞,回想起穆霖兮每次发邮件问问题收到答复后都会再回一封“谢谢老师”,而好多学生从来不会;有一次她回邮件回得很晚,没想到穆霖兮回复“谢谢老师”之后又加了一句“老师要早点休息”。她轻轻笑着道了谢,虽然不会期待,可是她也喜欢温暖。
走远之后,张墨简拍拍穆霖兮的肩膀,说:“行啊你兮宝,勾搭女神的技能见长呢!”
穆霖兮用胳臂肘撞了张墨简一下,“难道你忍心看女神和珩珩在雨里淋着?真是……”
张墨简一幅勘破天机的样子,故意压低声音:“兮宝你信不信吧,桑桑迟早被你勾搭到手。按理说这学期结束桑桑和珩珩就要带学生了,你加油哦!”
“什么勾搭不勾搭……”穆霖兮耸耸肩,“桑女神肯定会选自己班上的学生吧,肥水不流外人田,不用脑子想也知道女神应该会选他们班那个罗学霸好嘛!”
张墨简瘪瘪嘴:“得了吧,罗诗耘哪有我们家兮宝这么贴心。我不管,反正这学期结束要是桑桑真的选了你,你得请我吃饭!”

落木一夏2016-09-21 22:4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沙发给姐姐~

落木一夏2016-09-21 22:4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大姐姐说,从现在开始到二十五号,有多少人加群就给我免多少下…
各位可爱的读者…麻烦行行好加个群吧,你加了群屏蔽都行…
成夏在此跪谢各位的大恩大德!!!

落木一夏2016-09-22 09:0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再说一遍群号…
素年。群号:576388314

落木一夏2016-09-22 09:0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这一学期何桑开始有意识地对比罗诗耘和穆霖兮,她不像向珩那样对高麓有着显而易见的偏爱,对她来说她们都一样。
罗诗耘永远独来独往,扎着马尾戴着鸭舌帽,上课认真听,下课立马不见人影。勤奋吧,但也过于拒人千里。这都一学期了,却还没见她身边有个同行的人。就算想要认真学习,和交朋友也并不冲突啊,或许有人就是这样喜欢单独行动吧,何桑想着。
相比之下,穆霖兮是何桑更欣赏的类型。穆霖兮上课的时候眼睛永远在发亮,回答问题也很积极,何桑在讲台上都能瞟到她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却又工工整整的笔记。穆霖兮和张墨简永远会同时出现,这样的组合,和她还有向珩有些像呢。
期末一天天临近,何桑也在尽力给孩子们在平时成绩上增加一点加分的机会。再一次上课时,何桑说:“咱们学过了谢赫六法,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再去思考或者阅读。马上也要期末考了,再给你们一个刷平时成绩的机会。现在给你们四十分钟,写一写你对谢赫六法的了解,如果你的小文章里面体现了你自己的想法或者阅读得来的东西,分数一定会高一些的。”
孩子们立马埋头开始写,何桑在教室里溜达一圈之后就回了办公室处理事情。
穆霖兮最讨厌当堂写作,因为她写字速度慢,想写的还特别多,每次都会手忙脚乱,写到右手剧痛。可是她不会抱怨,她也不喜欢听别人抱怨。
“搞没搞错,只给四十分钟?!有病吧她!”
穆霖兮皱皱眉,有些不悦,但这大半年来,听他们议论何桑还少么?她没抬头,继续专注于自己的作业。
“天呐,难道四十分钟就要写一篇文章出来?”
“哼,对啊,所以才说她贱嘛。”
身后这段对话传入穆霖兮的耳朵时,她觉得自己淡定不了了。她转身说:“你们说够了没啊!本来就只有四十分钟,你们说得越多越别想写完!你们是比何老师厉害还是怎么着啊觉得自己有资格说她?”
“怎么不能说她啦?她自己那么过分还不许别人说?她就是平时看着温柔,其实就是个笑面虎,你看看上学期她怎么对打小抄的人的?别的不说,考试分数,她给压得多低啊!这次,说是平时成绩,说到底还不是变着法儿折磨我们!”后排同学也不甘示弱。
“那我上学期考94是不是她手抖打错了?真是奇怪了,自己没复习好还怪老师分压得低?说到打小抄,你是觉得打小抄很有理?!”穆霖兮从没有在班里这么大声地说话。
总之何桑再次来到教室门口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争锋相对的画面。“穆霖兮。”她边说边走进教室,“你写完了?”
“没有。”穆霖兮明显吓了一跳,却还是一副气冲冲的样子,她转回身,继续写文章,握笔的手竟然抖个不停。
下课之后,和穆霖兮意料中的一样,何桑让她留下。
她慢吞吞地走到何桑面前,想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小心翼翼用余光判断何桑的脸色。“何老师……”犹豫很久,她还是只吐出这几个字。
其实穆霖兮和同学争吵的内容何桑在外面也听了个大概,她没想过会有学生这样维护自己。她在这届学生心目中的形象不怎么样,这她自己知道,只是不在乎。
“你为什么要跟她争论这些。”何桑也不知道自己说出口的到底是问句还是陈述句。
“何老师……其实我不想那样的……”面前的小姑娘渐渐由忐忑不安转变为满脸明显的不开心:“他们自己的问题,怎么能把怨气发泄在您身上,这是不公平的,我忍他们很久了。这次,这次他们实在说得过分了,我忍不住!”
明明是一场严肃的谈话,何桑竟忍俊不禁,“忍不住?我自己都不在意的事情,你又何必。”
“我就是听不了他们说您不好!”穆霖兮嘟着嘴,脸色绯红,就差没有跺脚了。
何桑沉默了一阵,“嘴长在别人身上,你管不住的。好了,回去吧,我没怪你。”
从穆霖兮的话里,何桑感觉到了相信。这样的孩子,会更有可能跟她好好学吧。
那天穆霖兮一反常态的表现,却给了何桑一个选择她的理由。

落木一夏2016-09-23 10:1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