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信任与背叛

楼主:恺恺Kelly 字数:3203字 评论数:1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恺恺Kelly2020-04-18 09:19:00 发布在 黑花
中短篇,大概分五个部分来讲故事。
倒叙加顺序。
文笔有限。
我初三了,不能做到周更,但不会弃文,中考后暑假内完结。
图片我自己搞的,字丑勿喷。


-这里长林,那,我们就开始吧。

恺恺Kelly2020-04-18 09:24:00 发布在 黑花
chapter 1.
-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黑瞎子第一次见到解雨臣,是在一个幽暗的巷子里。
小解雨臣被黑瞎子找到时,一张精致的脸蛋上挂满了泪痕,怀中抱着一只脏兮兮的小野猫——好像抱着他全部的希望似的。
小孩子咬着下唇没有发出声音,见到黑瞎子的时候眼泪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战战兢兢的。黑瞎子在解雨臣面前蹲下来,掏出了口袋里的手帕将他脸上的眼泪拭去。
解雨臣的身体渐渐停止颤抖,耸起的肩膀也慢慢沉下来。解雨臣仍是不太确定眼前的男人是否可信。从小家族的勾心斗角让他学会了信人不尽信、凡事都留个心眼。但眼前这个男人显然有点让解雨臣有一瞬间的恍惚,从他帮自己解决掉那些巴不得自己过不好的人的时候,他狠戾残酷;但就在刚刚给自己擦干眼泪的时候,他温柔细致。同一个人,两面面孔。
“你叫什么?”在自己沉思时,眼前带黑色墨镜的男人开口了。“解语花。”解雨臣报的是他的艺名,学戏的时候取的名字。男人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他一番,突然笑了,“果然名字跟人一样美。”解雨臣在无声的黑暗中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些加快——这是他当家以来,第一次有人跟他这样说话。
他身边的大部分人都是恨不得将他搞垮,也有人阿谀奉承来讨好他,他听了不少真真假假讽刺或赞美的话,但皆不是出自于真心。这么久了,他似乎都忘了被人真心赞美是怎样的感觉了。好像数万人将他推入深渊,坠下去的那一刻有人紧紧的拽住了他的手。“我的名字告诉你了,那你是不是也将你的名字告诉我?”解雨臣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
“小孩子就别问那么多,好奇心害死猫。”
“我不是小孩子了,”解雨臣撇撇嘴,“再说了猫在我这还活得好好的。”说罢捏住了幼猫的后颈皮,幼猫适宜地叫了一声。
有意思。黑瞎子心想。“好吧。”黑瞎子摊了摊手,“别人都叫我黑瞎子,你比我小应该叫尊敬点,叫黑爷。”说完还嘿嘿笑了两声。解雨臣白了他一眼,没有出声。“喔,不会是生气了吧?”黑瞎子贼兮兮地将头往前凑,鼻尖贴着解雨臣的鼻尖。解雨臣此时只想骂娘。但良好的教养叫他硬生生地将涌到嘴边的话吞了下去。
“不逗你了,起来吧。”黑瞎子向解雨臣伸出了手,示意他扶着自己站起来。他站起来之后就稀里糊涂地跟着黑瞎子走出了巷子。走出去后他才想起他为什么跟着眼前这个不认识的人走?
解雨臣抱着怀中的小猫快走了几步跟上了黑瞎子,仰起头问他:“我要跟你去哪儿?”黑瞎子弯下腰用食指指着他的额头说道:“跟着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保镖。”
解雨臣他早就知道解连环在世前就给他找好了保镖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子。解雨臣努努嘴,“我还没有弱到那个程度。再说了我不需要一个瞎子给我当保镖。”“要是我是瞎子这世界上就没人看得到这世界上的一切了。”黑瞎子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发,“那刚刚那个抱着小野猫哭着说自己不是小朋友的人是谁?”
解雨臣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只好讪讪地闭上了嘴。黑瞎子没有留意到解雨臣的窘迫,自顾自地迈着大步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那个小曲儿似乎还带词的……解雨臣仔细听了听。“来来来来来,我们就是青椒炒饭帮。来来来来来,我们就爱吃青椒炒饭。来来来来来,你听到吗?虽然你们也是绿色的,却没有青椒和我亲。”
“好听吧。我自己作曲赋词的。”
“我可是双学位呢,我的音乐学位没白修。”黑瞎子颇为得意地看了解雨臣一眼。“那你另一个学位是什么?”
“解剖。”黑瞎子朝解雨臣咧出一口大白牙。解雨臣狠狠地磨了两下后槽牙,仿佛要磨出二两牙釉质。

恺恺Kelly2020-04-18 09:27:00 发布在 黑花
两人回到四合院时,解雨臣停在门口,眼镜滴溜溜的转,似乎在打什么小算盘。
“你住哪?”
黑瞎子听后将裤袋翻了出来,双手一摊,“小九爷,我真的一分钱也付不起房租了,就在你家住下来当我的工资吧。”
“行......”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黑瞎子是会以这种方式来强行蹭住。
西边最里面的那间房子不错,又小又阴暗,一到冬天还怪冷的。解雨臣想。
“诺,那只猫怎么处理?怪碍事的。”黑瞎子顺势伸手就往解雨臣的怀里捞猫。
“留着。它才刚出生,放出去也活不了多久。”解雨臣抱紧了他怀中的幼猫。
“怎么跟女孩子似的,这么喜欢小动物。”
解雨臣听到此话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我本来就是女孩子啊,你胡说什么?”
黑瞎子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学过医,很清楚这是一种什么心理。解雨臣从小学戏,又被当做女孩子养着,小孩子分不清戏里戏外,便一直以为自己是女孩子,不认同自己的生理性别。这种症状被称为“性别认知障碍”,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解雨臣他的真实性别,他怕解雨臣一度崩溃不敢接受。
算了。黑瞎子想道,让他自己慢慢摸索比较好。
他扬起一个笑容,弯下腰揉了揉解雨臣的头发,“喔。我对漂亮的女孩子没什么抵抗力,我改变主意了,小猫留下吧。”
小猫从此在四合院里住下了。黑瞎子给它取了个名字,叫阿花。说它跟解雨臣是一样漂亮。
黑瞎子也没说错。这是一只布偶猫,每天吃饱喝足后就懒洋洋地躺在地上晒太阳,伸手挠它的下巴会眯起眼睛,慵懒又迷人。
不过黑瞎子说在解雨臣家住下也没住几次,大多是一个月回来一两次就没了影。偌大的四合院里只有一只猫和一个人,空荡荡的,好不寂寞。
解雨臣躺在床上捏了捏鼻梁,身边的布偶猫蹭着他的颈窝,很痒。黑瞎子说这个星期要教解雨臣打枪,可这一个星期都过去一半了,人还没见到。

恺恺Kelly2020-04-18 16:46:00 发布在 黑花
解雨臣现在依旧在跟二爷学戏。他唱的是青衣和花旦,为了方便也也没剪头发,就任由头发从原本的齐耳到现在的过肩,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小姑娘。他天赋很高,再加上比平常人加倍的努力,学得很快。解雨臣长长吁了一口气,师傅说他下个星期要登台演出,叫他务必好好准备,保护好嗓子,切记不得吃辛辣食物。解雨臣理了理头发,抱着阿花走出了房间。自从阿花住进四合院以后身长没什变化,体重倒是一天变一个数。
那是白露的后两天,天气转凉,露凝而白。
拍彩、拍红、定妆、扫红.....顺序乱不得。然后是勒头,将眉眼吊起,显得精神。红二爷走到解雨臣跟前,很仔细地端详了他的妆容,点点头:“你小子给我好好演。就算没人听你也要继续唱下去。”
他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往戏台子那边走去。
“我有心告状无人写,口诉的状词句句真。头一状不把别人告,告的是公婆二双亲。”
“我的爷吓!上三年有封家书到,上写着儿夫命丧东京城。”
“拿起乌绫看一看,四四方方好乌绫。拿起梨花照一照,八月十五放光明。拿起花鞋对一对,千针万线我做成。哎,宝贝乃是真宝贝,禄敬还是假禄敬。”
解雨臣一口气唱完,这戏他练过无数遍,但唱了这么久,他仍是不理解戏里的角色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情感,爱慕的,伤心的,喜悦的。但这似乎都与他无关,他从未感受过这么多的情感,也更不知如何体验。
最后一句唱毕,台下掌声雷动,好不热烈。师傅没说什么,只是在幕布后轻轻点了点头。解雨臣长吁一口气,他回去以后不用加训加练,并且可以稍许休息一下了。
回到后台,解雨臣借过伙计手中的手帕,开始卸妆。抹在脸上的油彩干了之后不免有些难卸,他将手帕沾了水加大了力度擦拭。
卸妆的时候整个后台就只剩他一个人,不应有其他的声音发出来。
唱戏咽、耳、喉三项缺一不可,解雨臣的听觉也因此比一般人灵敏。轻微的“嘎吱”声从身后传来,他迅速的往后看。
没有人,门却开了一条细缝。
应该是被风吹开了。
解雨臣透过镜子观察着他身后的情形,起先并未有什么异样。但直到门又“嘎吱”地响了一声时,他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迅速环顾了一下四周,踮起脚走近了那个放置服装的柜子里,拉开柜门躲了进去。
他透过柜缝观察着外面的一切,也一边在搜寻有没有什么可以防身的利器。
嘎吱声第三次响起,有人走了进来。
一个完全不认识,没见过面的人。
解雨臣的心跳猛地漏下一拍。
他身体猛地一坠,双手打在木柜底上。
他回头了。

恺恺Kelly2020-04-18 16:46:00 发布在 黑花
?我想要回复。

恺恺Kelly2020-04-19 07:02:00 发布在 黑花
抱歉,回学校了。如果一个星期以后还是没人给我一句话(赞美也好批评也罢,这篇文就再见吧。没有支持就没有动力。再见。

恺恺Kelly2020-04-19 17:37:00 发布在 黑花
先说一句抱歉。初三学生,倒计时65天,好忙。我会尽量抽出时间来更文。但是应该暂时不会发出来。等中考后吧,我一口气更完。就这样,七月见!

恺恺Kelly2020-05-16 08:58:00 发布在 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