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破茧(M\/F)

楼主:柒柒花锦 字数:93932字 评论数:130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你如一束阳光,照进我混沌的世界,最初不愿接受,最后不肯放手。

柒柒花锦2017-03-17 09:5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新人新文,希望有人喜欢~~

柒柒花锦2017-03-17 09:5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晨光熹微,纪宁站在镜子前仔仔细细地端详自己,短发的她好像从四年前才刚刚开始这一生,之前的岁月恍若隔世,如美妙的梦境,在现实的撕扯下破败不堪。
“叮铃”微信的提示音将她从思绪的旋涡里救起,他发来很简短的一句话,只有八个字:“你现在还可以选择”。
她收起手机没有回复,穿上刑警的制服大步走向礼堂。现在的她看不清自己的本心,就只能按预定的轨迹走下去。
国歌响起,出生于军警世家的纪宁绝对有一种特殊情结,每次听到都觉得热血沸腾,当然还有些血色的回忆!

柒柒花锦2017-03-17 09:5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今天是第一天报到,作为近三年唯一一个被分到市公安局第一刑警大队的女毕业生,局长格外关照,语重心长地说了好些话,还特别安排她跟着大队长林帜学习。
十八岁参军,二十七岁从军区王牌特种部队退伍,据说是厅长大人用了毕生的面子才挖到手,暂借给市局的,林大队长,前途不可限量。
关于这位传奇人物的英雄事迹,在警校时已经听得够多,心里预期过高,以至于因本尊外出办案而未能相见时,心理落差极大。贴着新人的标签,纪宁要做的工作就是读案例,近十年全省发生的案件逐一阅过。她觉得兴味索然,这些苍白的文字显然没有她的记忆直观鲜活。
“还好吗?”他总在她需要安抚时出现。
“还好,没有想象中的思绪翻涌,很平静。”她握着手机回复,多少有些违心。
“我们见面吧。”

柒柒花锦2017-03-17 09:5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她对这提议感到意外,相识半年有余,他像她的精神导师,存在于平行时空里,彼此之间都极少涉及现实生活。
那时她训练受伤,格外敏感孤独,便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最不堪、最阴暗的一面全部展示给他。他总是能不徐不疾,淡定从容地抚慰她,鼓励她,她甚至觉得,正是他的存在她才没有因敌不过内心熬煎而颓废堕落。
他是那样温暖明媚的人,完全想象不出疾言厉色的样子。见面吗?既然同在圈子里,应该免不了规矩和捶楚。不见吗?还是见吧……
“好”她一个字简单回应。他发来地址,在距她家不远的一处高端小区里,“建议你周五晚上来,留些时间养伤。”
“呃……”好像今天就是周五。

柒柒花锦2017-03-17 09:5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内心不够平静时,时间总是显得格外漫长,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换下制服直奔停车场,拉开车门复又关上,纪宁突然意识到今天不适合自己开车,去的时候心情紧张,回来的时候可能身体条件不太允许。站在路边等了许久才在晚高峰即将结束的时候搭上了出租车。她极少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受不了那摩肩接踵的感觉和近在咫尺的陌生人的气息。
从单位到预定地点的距离并不远,纪宁还没做好心理建设,司机师傅就稳稳地踩下刹车。机械地付了钱,找到相应的单元号,站在门外,心脏突突地跳着,手心里面全是汗,当初参加入职考试的时候也没像现在这么紧张。
手机提示音响起,讷讷地解锁点读,是他发来的信息:要罚站也是进来站,杵在门口算怎么回事?
纪宁瞬间回了神,在抬手的同时房门打开,看着缝隙中的灯光越加温暖明亮,鼻子突然一酸,这种回家和被等待的感觉来得毫无道理,却让人内心柔软得想哭。
“怎么还没挨打就哭鼻子了?我长得这么吓人?”
其实并没有,除了身高高于预期外,他的样子与想象中基本相似,剑眉英目,轮廓分明,气质硬朗兼有几分儒士的雅致,最重要的是他跟预期的一样,分寸精准,坦坦荡荡。

柒柒花锦2017-03-17 09:5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进来坐”,他一闪身,让她进门。
纪宁微微点了下头,既是回应也是礼貌。
看着客人落座,他径自去了厨房,从冰箱里取出果盘,显然是经过细心准备,所有品类都是聊天时纪宁提到过的。这样的小事也被关怀,即便是她这样的孤独精也觉得甚是美好。
“要聊聊吗?”他放下果盘却没落座,一米八七的身高在坐着的姑娘面前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威压。
纪宁摇摇头,能说的都在自己最软弱时跟他说过了,不能说的就只能烂在心里一辈子,今天不是来聊天的。
这样真实的小姑娘,坦率直白,没有半点矫情,反而更叫人心疼,可惜他今天是铁了心要给她一个教训。
“那就说说吧,咱们认识也有半年了,你惹火我多少回?”
“大概——”纪宁有些迟疑,可触上他严厉的目光顿时不敢拖沓。“三次。”
他的声音有些清冷,“哪三次?”
她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决定早死早超生。“我为了入职考试猛练体能晕倒在操场;父母忌辰时与家人争执字字诛心;毕业典礼后醉生梦死。”
最后一字说完,房间里的低气压达到峰值,对面传来的怒火让人无处躲藏。纪宁心一横,低声道:“我知道错了,你打吧。”
“‘你’?叫我什么?”他皱着眉,显然对这个称呼极不满意。从前纪宁半是撒娇半是耍赖地叫他哥哥,可本尊在前,根本张不开口。
见小姑娘久久不肯回话,他长叹一声,缓和了神色,安抚道:“叫哥”。
纪宁弱弱地抬起头,看着他深邃澄明的眼睛里带着些哄劝和心疼,久违的安全感漫过心头,诚心诚意地叫了声“哥”。他似松了一口气,温温柔柔地摸了摸她的头顶,说的话却叫人寒毛直立。“既然认了我这哥,就得守着我的规矩。今天第一次见面,不想打怕了你,但你委实不像话,轻轻松松地放过你的确不是我的作风。一条50,我不会收着太多的力气,但也不会真的伤了你,准备好就趴沙发上吧。”

柒柒花锦2017-03-17 09:5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他说完以后起身回了卧室,纪宁是如此感谢他的体贴,都要下手立规矩了还照顾着她的心理感受,她是真的羞于在他面前俯身趴下,尽管结果一样,可过程中只有她自己还是少了许多的纠结和羞怯。
没过太久,他稳步从房间出来,从纪宁面前取了板子,站在她身侧。纪宁十分紧张,怕他追究分毫没动的裤子。
“啪”的一声,疼痛在身后炸开,他终究给她留了脸面,却没有留着力气。
纪宁抱着手臂,手指深深陷进另一只胳膊的肌肉里,借以分散身后的痛感,才十几下而已,她就湿了眼眶,说实话,不是不能忍但也忍得十分辛苦。
板子停下来,纪宁始终埋着头,没看见他颦蹙的眉心。
“把手放好。”
小动作被他发现,想想也是,他铁了心地教训又怎么会容许她偷偷分解这惩罚。
纪宁没抬头,只是把双手滑至手肘,也不敢太用力握着,整个人都有些瑟缩。
他似乎又轻叹一声,把板子放到茶几上,坐到她身边,轻轻抚摸着紧绷的脊背。“就这么怕我?”
纪宁没回话,也不见丝毫放松。
他的声音平静如一潭深水,感性而清亮,“咱们认识也有半年多,我以为你是个乐观坚强的姑娘,虽然敏感,可骨子里有热血敢担当。动手罚你,一半是让你长教训,一半是让你心里释然。我想你是懂事的,所以前者的意义有限,要是这么怕,我们就不打了。你这样子,谁会忍心?”
好久都没遇见这样懂得又肯疼惜的人,纪宁微微侧过头,从他深邃的眼眸中读出了真挚的纠结和心疼,豁然开朗,为什么要害怕呢?肯因为犯错而罚你的人,必然是希望你更好的,何况她也确实需要疼痛来化解内心的负罪感。“哥,我不怕了,你打吧。”
“不怕?”他语调上扬,分明是见她想通了才故意调侃,“我倒要看看挨完这一顿你知不知道怕!”
纪宁当然明白他所说的两个“怕”是完全不同的意思。

柒柒花锦2017-03-17 10:0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身后的板子更加凌厉地落下来,疼得厉害但也很安心,纪宁尽量克制自己不哭不闹不躲闪,心甘情愿地受着。
一连五下落在同一个地方,再向下挪出板子的宽度又是五下,如此循环往复,意志力被渐渐摧毁,在第三轮时痛呼出声。
他终于肯停下,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姑娘,气场卓然但语气温柔,“在我面前强撑什么?疼就哭出来,非让我下重手?”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纪宁没敢指责他腹黑手很,只得乖乖点头。
他满意地拿起板子,还是一丝不苟地落下。许是熟悉了些,许是他的温柔理解让她放下了内心深处的戒备,那根紧绷的弦砰然断裂,忍耐力也不如刚才。每挨一下就痛呼一声,他心疼却不肯骄纵了她。
又一轮,从连续的5下变成了10下,就算再坚强也忍受不了这样不留情面的责打,大半的疼痛掺着小半的委屈,逼得眼泪流了出来。
“多少了?”他权当没看见她隐忍低泣的样子,冷着声音问。
纪宁心里一惊,完全没想着计数这回事,已经挨了这么多、已经这么疼,如果从头来过怕是要被打死在这里了。她心灰意冷地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140了。”他显然无意为难,替她报出了数目。又坚决道:“剩下的我可要全力打了,手给我。”
这还不是全力?纪宁有些怀疑人生!
小姑娘迟迟不动他也没勉强,握着她的手无非是想给她些支持和鼓励,顺便可以感受下她转移过来的疼痛。显然,小家伙比他想象的还要敏感孤傲,看着那副竭力忍耐的样子感慨又心疼。

柒柒花锦2017-03-17 10:0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既然能忍住那就受着吧,好好想想为什么挨打,好好记着这疼,再有下次看我不揭你一层皮。”他故作凶狠地警告,伸手按住她的腰,板子带着十足的威力覆盖了屁股上的每一寸皮肉。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责打,纪宁疼得几乎忘记了呼吸,更是出于本能地躲闪挣扎,无奈他按在背上的大手也是用足了力气,根本无法挣脱,只能生生挨着,好在板子落得快,时间不长,可余威却是足够猛烈了。
纪宁伏在沙发上倒着气,身后火辣辣的痛感放肆地挑衅着每一根敏感的神经。在警校这些年也不是没受过伤,可这顿板子真的比骨折流血都更加难以忍受。
下狠心教训,丝毫不留情面的是他,心疼愧疚有些不知所措的也是他。他想褪了纪宁的裤子看看她的伤,又怕伤害到小姑娘全力维护的骄傲和自尊,就只能先坐在她旁边静静陪着。
“哥,谢谢你,我好多了。”纪宁缓了好一会儿才转头去看他。
他轻声安抚,“有时候心里承受重压远比身体遭受痛楚更加叫人难过,所以我允许你用这种方式来缓解和释放,前提是你我都有分寸。你难过、委屈、伤心、挫败都可以来找我,我会帮你,当然不单单是以这种方式。但是,我也在这里警告你,如果是主管因素造成的损害,那你让自己多难过,我就让你十倍再尝一次,说到做到。诸如超过自己身体极限的训练、酗酒这种事,你有本事做,就要有本事隐藏好,如果让我发现,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疼,记住没?”
“记住了。”
“晚上回去给你爷爷打个电话,你的难过也是他的伤心之处,不准你一味地单方面扩大矛盾。懂吗?”
“懂”。
“好了,乖。”他有心再说些什么,但想着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心结总不是一次就能解开的。先让小姑娘受些教训,别太出格,其他事慢慢来。现在打也打了,训也训了,他终于恢复平常的样子,清朗而温柔,试探性地问:“咱们商量个事?”
“嗯?”纪宁实在想不出来,如此尴尬的情景下,他要商量什么。
“下手有点重,我给你上药还是——”
“我自己来!”
他看着羞炸毛的小姑娘突然觉得心情蛮好。

柒柒花锦2017-03-17 10:0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纪宁不得不感慨自己的“好运”,头一遭挨打,刚撑着回了家就接到工作电话,临市发来协查通报,全队参与缉捕行动。这辆行驶里程十几万的老破车已经开了三个多小时的山路,颠簸地骨头架子都快散掉,一会儿甭说进山摸排了,怕是好好走路都难吧。
坐在旁边的老胡看着小姑娘身体紧绷,以为她第一次执行任务紧张,开口安抚道:“没事儿,都有第一次,慢慢就习惯了。”
纪宁礼貌地笑笑,脑补一下闻言吐血三升的景象。

柒柒花锦2017-03-20 14:1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嫌犯向东北方向逃窜,一队就近围捕。”
听到对讲机里传来的指令,纪宁皱了皱眉,随即漫山遍野的警铃声响起。
红蓝交错的灯光越来越近,这意味着包围圈正在逐步缩紧,纪宁摸了下腰间的手枪,用尽全力才抚平内心汹涌的波涛。
“一会儿跟紧我,别吃亏。”下车搜索在即,老胡又叮嘱一遍。纪宁感激地点点头。
密密匝匝的枪声在不远处响起,老胡狠踩一脚油门,车辆猝不及防地窜出去,疼得纪宁倒吸一口冷气。

柒柒花锦2017-03-20 14:1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前后不到两分钟,枪声归于平寂,纪宁刚一下车就看着三五个同僚扭着一个男人上了警车,而人群簇拥下,有一个相对熟悉的身影,刚才对讲机里的声音果然是他的。
林帜巡视的目光终于在见到纪宁后停下,跟工作组的同事交代几句,径直走来。
“任务结束,大家都回吧,纪宁上我的车。”
老胡在耳边提醒一句:“这就是咱们大队长,你师父。”
“知道了,谢谢。”纪宁一点头,不动声色地跟上去。她心里清楚,之前聊天时给出的信息足以让林帜知道她就是纪宁,这世界还真是小。

柒柒花锦2017-03-20 14:1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林帜先上车,看小姑娘过来拉开副驾驶的门,心疼又后悔,“别硬撑了,后面躺会去”。
纪宁的笑容官方又得体,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不困。”随后坐下,轻手关上车门,倨傲的气场里满是陌生和疏离,仿佛刚刚让她叫声哥的人根本就不是眼前这位。
精神世界中唯一可依赖的人与现实生活里的工作导师重合,感觉——羞愤而不可接受!何况,他明知道她杜绝圈子与生活的任何交集,却猜到各自身份而不说,把她当成什么了!
林帜看她这副样子也是心寒,相识这大半年,日日牵着挂着,一点点带她走出内心的泥沼,原以为是被真心接受的,可现在看来,自己一直在她森严的精神壁垒外,所有的情谊都止于虚拟的网络世界。

柒柒花锦2017-03-20 14:1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回到市区天光已经大亮,路过早餐店,林帜踩下刹车,说:“吃点东西再回去补觉。”
“谢谢队长,不过我一向不喜欢对着陌生人吃东西。”纪宁礼貌地笑笑,打开车门,随手叫了一辆出租车,整个过程中头都没回。
林帜倒是没生气,若是半年前的她一定会压抑所有的情绪,不动声色地一起吃完这顿早餐,如今世家风范不再,而且肯发脾气,终于有了些小姑娘的样子。
勾起嘴角,林帜的这顿早餐足足吃了两人份。



柒柒花锦2017-03-20 14:1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周一上班,林帜从人事那里拿到了纪宁的完整档案, 678分考入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四年功课,门门全优。她那样聪明通透,理所当然是个学霸,可散打射击也能在一众顶尖的孩子里拿到优秀,可见把自己逼得多狠。对于她自虐式的上进,林帜一早就心里有数,可亲眼看见成果,显然又是另一番感受。

柒柒花锦2017-03-23 10:2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队长”,纪宁在食堂吃了早饭,赶在上班铃声停止前进门报到。
林帜把档案放到一边,见小姑娘英姿飒爽,从容疏离,心里知道她这口气还在堵着,也就没提之前的事。
“我带徒弟没什么特别,从案例着手,顾着体能和实战技巧,待会给你一份学习计划,你照做就行不用每天都来这报到。”
“谢谢队长。”
“甭急着客气,你的课业不轻松,完不成有罚。”林帜有意在她尾巴上轻轻踩一脚。
纪宁也没恼,做足了一副好学生的样子,“严师出高徒,还是要谢谢队长用心。您拿着我的档案就该知道,我成绩和能力都不差,如果真达不到您的要求,我也认罚。”
随即话锋一转,气场也变得凛冽:“但是考虑到我们彼此的身份,我决定终止我们之间的主被关系,如果您假公济私,做出危害我人身安全的行为,我会反抗,并诉诸于有效渠道,妥善解决。”

柒柒花锦2017-03-23 10:2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威胁我?”林帜起身,微笑中带着隐约的寒意。“我带新人,一向手段严厉,丁局让你跟我的时候没有提醒过你?你的成绩是不错,但你确定好到了可以反抗我的程度?”
纪宁这会儿才知道这个男人气场全开是什么样子,一般人听完这两句也就怂得腿软了吧,可惜,此心如铁。“您是整个军区的战斗楷模,让我一条胳膊我都不是您的对手,不过,我也不是一招都接不了的。”
这是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意思?把他当什么?魔鬼?敌人?林帜有些收不住火气。“滚出去,训练场30圈。”
“是。”纪宁二话没说,换上训练服开始了36公里长征。直到午饭时间,都没在办公楼里出现过。

柒柒花锦2017-03-23 10:2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林大队长一上午都保持着生人勿近的冷峻气场,吃完饭更是觉得胃疼。眼下正站在窗边,看着小姑娘匀速跑在被太阳晒得滚烫的塑胶跑道上,林帜发现自己见不得她优秀,她越是强大,他越是心疼害怕。
“才一天就把你惹毛了?”丁局端着茶杯走近,他也在办公室里瞧了一上午的热闹,“这小姑娘不简单啊。”
林帜不知道他是说纪宁的能力不简单,还是惹毛他这件事不简单,他的确好些年没有发过火了。
丁局看着那倔强的身影有点出神,再想想林帜的反常,忍不住提醒一句:“丫头来头不小,真惹急了你家那位也说不上话,该打磨就打磨,但也要有分寸。”
林帜的大哥在公安部身居要职,这在系统内也不是什么秘密。
洗净一身的汗,纪宁重新换上制服回到办公室,没赶上午餐又消耗了太多能量,正是发虚的时候赵阳送来一个足量的餐盒外加一瓶能量饮料,调侃道:“我已经三年没见过林大这么整人了,你是怎么做到的,介绍下经验呗?”
纪宁不爱与人寒暄,但想着同在一组,以后有的是机会绑在一块儿出生入死,也不好显得太不合群,悲催地回应:“我说气场不合你信吗?”
你说相爱相杀我比较相信!当然,这句话赵阳只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真正说出口的是:“同情你。”
“谢同情。”纪宁打开饮料,一口气喝了半瓶。
赵阳回到座位挂断老大的电话,林帜看着小姑娘胃口还不错,终于有了一点笑意,很好,知道与人沟通,还会贫嘴了。

柒柒花锦2017-03-23 10:2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纪小姐在惹毛林先生的不归路上一去不回头~~

柒柒花锦2017-03-23 10:5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