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百合同人《魂浊》

楼主:蜜蜜甜瓜 字数:9411字 评论数:2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原创】百合同人《魂浊》


蜜蜜甜瓜2020-02-27 10:34: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大仓鼠原创D5百合同人鸭~暗黑系 虐文π_π喜欢的小可爱们多多支持鸭

蜜蜜甜瓜2020-02-27 10:35: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虽然只是D5同人 但大仓鼠很认真的在写噢

蜜蜜甜瓜2020-02-27 10:38: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第一卷 父亲的军工厂

第一章 平安夜
村庄的平安夜总是一年比一年冷清。
从记忆之初的热闹非凡,到现在的冷冷清清;艾玛伍兹总是候忍不住怀念曾经这个时候,天寒地冻之下,被灯火和期望包围的令人心醉的温暖。不过倒也习以为常了,现在想起来,终是没有了小时候的悲伤与落寞,更多的只是感慨。
像艾玛伍兹一样的人还有很多。无休止的忙碌,总会摧毁一切阻止人们忙碌的事物;如果冷漠可以换来更多的资产,谁还在意丢掉那短短几个小时的快乐呢?没有人再期待圣诞老人的礼物;亦或许,圣诞老人永远不会来了——他和他们一样,也不想要孤独;他担心所剩无几的热情会被阴寒熄灭;他担心找不到窗外的长筒袜,迎接他的再也不是欢迎,只是拒绝。
“艾米丽会不会也不来呢?那样的话真是太糟糕了呢!”艾玛伍兹望着窗外,去年今天,她在圣心医院楼下的霓虹灯那儿,收到了唯一一份礼物——艾米丽送给她的平安果和巧克力。应该说再加上一个大大的拥抱。艾米丽答应艾玛伍兹,今年的平安夜会比去年温暖——她应该会提前关闭医院,然后来找她——毕竟没人规定平安夜不可以过的疯狂一些。
只是今年没有下雪,也看不到灯光下雪花飘零的样子,总感觉少了几分难有的浪漫。不过也没关系,只要能见到艾米丽小姐,这个平安夜就真的平安了。“或许我应该去圣心医院找她...艾米丽小姐是个好人,她把大把的时间留给了病人。我不能那么自私,把本属于在病痛中呻吟的人们的时间据为己有。”伍兹轻轻的自言自语着。“现在就去...艾米丽小姐,请等着我。”
伍兹好久没和父亲母亲好好的在一起过了。不知从何时起,这个家变成了令她厌恶的样子。她在这里多待哪怕一刻,她都无法忍受,那种冰冷的感觉。屋里的灯全亮着,劣质廉价的白炽灯泡里发出惨白的,冰冷的光芒。家里从不缺人,只是没人说话罢了。伍兹宁愿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当然,如果艾米丽小姐能来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伍兹很矛盾。她很想一个人待在家里,她不希望他们回来——因为她受不了呼吸声重叠下的死寂,那会让她感到恐惧;她希望他们回来,门外屡屡传来的脚步声总是能让她满怀期待,不过大多数情况下,仅会伴随着砰的一声关门声——她不喜欢耳边莫名响起的虫鸣,本能的躲闪滚烫的白炽灯下的寒光,若是选择独自面对黑夜,她永远做不到从容不迫。
寂静的小屋热闹了起来,不过这难得的热闹听起来却是两个人无休止的争吵。
里奥站在墙角,看着正在收拾行囊的玛莎。“你真的要和他走?”“我和谁走,也不会留在这里和你在一起的,那样只是自讨苦吃!你仗着自己有点本钱,买了个破厂子,现在给你留了个烂摊子,你就好好收拾收拾。里奥先生。”“玛莎...你还记不记得在教堂的婚礼上,你说我们会患难与共的,不论我们谁发生了什么。”“是的,我说过。可我没说我要和一个自以为是的傻子共度余生。再见!我亲爱的里奥先生!”
玛莎带着行囊把门摔的山响,头也不回的走了。里奥没有再做无谓的挽留,那样除了贬损他的自尊,毫无意义。“玛莎说的没错...我是个不自量力的傻子。一个只能算做事累赘的穷鬼...我至少应该给伍兹留下点什么。在我离开之前...”
里奥如同一具失了魂的人偶,距离死尸仿佛只剩一步之遥——在他查明账簿上的资产以后。
被逼入绝路,则只有死路一条。弗雷迪、玛莎,他们想要至他于死地。账上的余额空空如也:早些年的积蓄一瞬间化为乌有,他再也无力偿还这个破败的军工厂欠下的累累巨债,更不能给伍兹留下什么。
“平安夜快乐,伍兹小姐。”显然,艾米丽对自己未能兑现去年的承诺而感到惭愧,她原打算圣诞节再去看望伍兹的。没想到伍兹会来找她,像以前一样。
“要是还能下雪,我想今晚会更平安。”圣心医院外的灯光下,伍兹紧紧的抱着艾米丽,似乎这是她唯一能触及到的温暖。
“艾米丽小姐明天会来吗?”明天就是圣诞节,在伍兹看来,艾米丽独自经营的这家医院早就该在节日里歇一歇了。“可是,圣诞节也是会有病人的呢。不过圣心医院随时欢迎伍兹小姐来。”艾米丽从伍兹的眼中看到了失望和些许的落魄,但这并不是她停止经营的理由。
“也就是说,艾米丽小姐能陪我度过至少半个圣诞节,对吗?”

蜜蜜甜瓜2020-02-27 10:39: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都是提前写好的 先更几章好了

蜜蜜甜瓜2020-02-27 10:39: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另外 大仓鼠是腐男 所以说,这是腐男写的百合文

蜜蜜甜瓜2020-02-27 10:39: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第二章 平静的掩饰
里奥不确定这是不是他最后一次看一看这座破败不堪的军工厂。
生产装备早在一周前便全部停运了,被一片寂静笼罩的军工厂显得如此空荡荡。沉重的步伐掀起一股股呛人的烟灰,看上去像是个被尘封已久的荒芜之地。闪烁着令人心烦的闪光灯的小车看起来奄奄一息,车里压着一沓资料,里面少不了里奥当初为买下这间军工厂而签了字的合同。微弱到几乎不可捕捉的火苗淡淡的升起,点燃了合同上里奥的名字。他当然不会傻到认为毀了一张纸就可以溜之大吉,他只是恨自己---恨自己太贪婪,恨自己太愚蠢,恨自己的野心毀了他的家。如果他现在还是一间小纺织厂的厂主,每天听着纺织机里发出的棉花和木头交错的撕拉声,又何至于落到这般境地?燃尽的灰烬顺着冷风飘远,螺旋式的从里奥脏兮兮的手中随风而逝。残留的通红的火星散发着窒息的温暖,它可否预示着最后搏命的挣扎?
“您还好吗?爸爸?”不知何时,艾玛伍兹站在里奥的身后。或许她早就在那里了--只是他们父女似乎早就散了,他之于她,是那般熟悉,却又有种说不出来的陌生。"伍兹?"里奥怔住,呆滞的转过身子:"伍兹,你怎么会在那里?”里奥几乎没有过问过她的女儿--她之于她,又何尝不是如此?纺织厂、军工厂、与玛莎无休止的争吵、无谓的挽留...那么,伍兹是谁?
"亲爱的爸爸,我想明天就是圣诞节,您不应该回家吗?要知道,这里很冷,很脏...”伍兹还想说些什么,但终于选择保持沉默。“伍兹...果然你也觉得,很脏啊。是很冷,但总比家里好些。爸爸是个没用的人,让你在又脏又冷的地方过圣诞节。啧啧,真是讽刺。他们都叫我厂长,可天下像我这样的厂长有几个?"里奥喃喃自语。伍兹突然有些后悔,无论如何,面前这个浑身油腻的脏兮兮的男人到底是她父亲,可能也是她唯一的亲人。纵然他们之间的冷漠已经深厚如阋墙,再烈的火也熔不化两心间的墙。可又如何忍心?她很想抱一抱这个男人,微微张开的双臂却是僵在那里,继而如同触电一般猛地收回。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羞愧---犹豫后,总是选择放弃。里奥那惨淡麻木的脸上似有似无的浮现出一抹隐隐约约的微笑--那是在别人看来早已消失在他脸上的表情。所有人都抛弃了他,除了伍兹,这个几近消亡在他的记忆中的女儿。
伍兹家的大门紧锁着。工具箱其实可以将它打开,但伍兹并没有打算那样做。她带着至少一半的期待,掺杂着的些许失望和不满离开圣心医院的那一刻,就没打算回家---她知道家里不会有人的。不知怎的,双腿还是不受控制的往家的方向走去--那是我的家,那里有我的爸爸妈妈。伍兹这想着,脚便跟着走着。只是心的温度随着路途的渐行渐远逐渐冷却了。直到望见漆黑的窗台赫然镶嵌在万家灯火之间时--心死了,如同死灰。伍兹像是被这原本熟悉的情景吓住了;身体微微的颤抖,冰凉的手心渗出涔涔的汗水--这一天其实早就来了,只是伍兹还没能适应。万人皆乐,唯我独哀。这钻心的痛不应该由一个可怜的小女孩来承担。伍兹想哭,曾经无数次的想哭--无法释怀的悲伤总会化作滴滴泪水溢出眼角,唯一能用作掩饰的,只有强制忍耐下虚假的平静。伍兹可能永远不会哭的--除了在艾米丽小姐陪着她的时候。平安夜的军工厂,看起来是那样的不堪一击。总感觉某天,它的命运就如同一具焚尽的契约一般,支离破碎,死无葬身之地。"爸爸?您去哪儿了?”伍兹小姐方才发觉,在她神游天际之时,父亲里奥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是军工厂里的小木屋,破旧的坦克模型上挂满MarryChristmas。
伍兹循着声音望去:她陌生的父亲,里奥,正难得一见的忙碌着--几乎所有可以用来挂祝福的地方都被挂满了庆祝圣诞节,小车旁边的空地上不知何时被摆放了一颗圣诞树。里奥,伍兹的父亲,就站在圣诞树旁,他将陪他陌生的女儿伍兹,度过这最后的平安夜。
也许明天,月亮就不会升起来了。

蜜蜜甜瓜2020-02-27 10:40: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第三章 妈妈的礼物
没有灯光的夜晚远看是多么平静,然而只有懂得享受这份宁静的人才能忘记黑暗笼罩的烦恼。平安夜很冷,冷的那样突然。呼啸而过的冷风像是地狱亡魂痛苦的哀嚎,仿佛要撕裂这片原本安详的小镇。
挂着祝福语的木屋下,里奥多想张开双臂抱一抱伍兹,他唯一的女儿。只是同他的女儿一样,微微伸出的手臂僵在了半空中,伸出的一瞬间甚至里奥还有些后悔——并不是他不想抱抱她,只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欲言又止,似乎还有办法自圆其说的微微张开的手臂别扭的缩了回去。带着至少那么一点点的复杂与不舍。
伍兹早该料到,这会是他们最后一次站在这寒风包裹着的地方,无比尴尬的度过的一个平安夜——和他共同度过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平安夜晚。
“伍兹,明天你会在家吗?”里奥与伍兹并列站着,微微仰起伤痕累累的头,呆滞的看着没有月亮的灰蒙蒙的夜空。这一次,他的声音不再含有任何的期待,而是听不出任何的情感。平安夜的余温似乎在这里降到了极度冰点。破旧坦克模型边的圣诞树还在风中苟延残喘——坏掉的劣质音响已经变成了哑巴,再也发不出清脆的叮当声;翠绿的柏叶也被灰土蒙上了厚厚的一层,面目全非;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的小灯,此时看起来,却是说不尽的冰冷。
“不,我不会留在家里的。如您所言,家里真的很冷...而且很黑。”无论伍兹是否在为父亲态度的转变而感到惊恐,她都会给出否定答案的——她要去见艾米丽小姐,她是唯一能给她快乐的天使。她明天一定要在圣心医院外路灯下,和她的艾米丽度过她这一年中最快乐的半天。
伍兹并不想也并不会承认,艾米丽对于她来说,已经是永远无法割舍的一部分,她没有办法离开她——自从去年的圣诞节,她给了蹲在路灯下发呆的伍兹一颗平安果和一块巧克力,以及一个温暖的拥抱以后。
假如有一天,艾米丽突然消失了,伍兹再也找不到她了——她会疯掉的吧?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伍兹。无论如何,你一定要过的开开心心,爸爸不希望,你在最能得到快乐的一天,也和平常一样愁眉苦脸。不过记住,无论你去了哪里,都要照顾好自己。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可也是个可怜的女孩子...你总是容易被伪善的东西欺骗了,不是吗?”
里奥多想见一见女儿久违的笑容——不是被迫附和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惬意的笑容。可即便是这样一个最普通最简单的愿望,此时变成了最后的奢望。
圣诞节的那天,伍兹醒来时已经临近正午了。今年的圣诞节还是一如既往的暗淡,放眼望去,再也看不见窗外的长筒袜和满地的圣诞树了。没有了快乐的滋味,伍兹自然不会醒的那么早。圣诞节,除了艾米丽,伍兹还有什么呢?
记忆是在五年前,父亲还没有卖掉纺织厂,并且以全部家产买进了这间军工厂的时候——兴奋的伍兹回到家,满怀希望的问她的母亲玛莎:“妈妈,您是不是也给我买了小圣诞树和圣诞帽?”那时,街上满是这身装扮的同龄人,几乎每户人家的门口,都摆放着一棵小小的圣诞树。伍兹相信,妈妈也会这样做的。
“妈妈给你买了贺卡,亲爱的伍兹。”玛莎笑眯眯的回答着伍兹,继而转身去翻柜子,给女儿伍兹找出她意料之外的礼物。
伍兹有些失落,甚至是有些生气的坐在妈妈身后的垫子上——贺卡?就是一张带着图片的硬纸板?上面画了几条难看的横线让你填充老掉牙的祝福语的贺卡?
伍兹甚至打算,在玛莎拿出“贺卡”的那一刻,就把它撕了。
可惜,伍兹错了。看到玛莎的贺卡的那一刻,伍兹才知道她错了——精致的立体形圣诞贺卡,层叠分明。贺卡上形态各异的圣诞老人仿佛就在眼前欢哥,雪白均匀的荧光粉消散了那一年的不欢乐——没有下雪的圣诞节总是不完整的。
那时,在伍兹的心中,这定会是伍兹收到的最美好的圣诞礼物。
只是在那以后,玛莎再也没有送给伍兹任何礼物了。

蜜蜜甜瓜2020-02-27 10:41: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先发这么多叭

蜜蜜甜瓜2020-02-27 10:41: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第四章 无声的告别
艾玛伍兹习惯性的在屋里转了转,才发现里奥早已不知去向。客厅里陈旧的餐桌上还有热好的大前天玛莎做的饭。
伍兹微微皱皱眉,囫囵吞枣的喝了点燕麦粥——不出意外的话,下午就能见到艾米莉了,哪怕是在附近最廉价的酒吧,只要是能和艾米莉一起度过,无论如何都应该心满意足了吧?至于里奥,随他吧。军工厂是属于他的,他可能又要和那个破旧丑陋的大坦克一起过了吧!伍兹什么都没有,但她有艾米莉。或者是,她有见到艾米莉的无上的期望。
伍兹并没有刻意打扮自己——作为一个随身携带着工具箱,总是在忙碌的人,她早已忘记梳妆打扮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概念。即便走在大街上,总是会有其他的女孩子对她破旧的衣服指指点点,她也置若罔闻。是啊,在伍兹的眼里,她们都算什么呢?只要艾米莉不嫌弃自己,如果艾米莉也不愿意见她了,她会立即拥有一套新衣的吧。
表盘上的指针指向了黄昏的方向。也许艾米莉小姐正在等她吧?她一定正倚靠着那盏并不多么明亮的路灯,怀里抱着给伍兹的礼物,嘴里嘟哝着“伍兹为什么还没来的字样”。
“圣心医院永远欢迎伍兹小姐”。与想象中的场景不同,伍兹来到这里时,并没有看见路灯下微微打着寒颤的艾米莉。更没有发现属于她的圣诞礼物。只是圣心医院的大门意外的敞开着。医院外光秃秃的树梢上,一片死掉的叶子挣脱了枝干的束缚,零零散散的拥抱坚寒干裂的土地。
风烛残年的老树终于一无所有,唯一被它以爱禁锢着的残枝败叶终究选择了凋零。
被抛弃的老树,是那样可怜又让人心疼。不知是不是幻觉,伍兹突然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风从圣心医院敞开的大门里吹过。伍兹不禁打了哆嗦——这看似平静的圣心医院,为何令人隐隐不安?似乎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伍兹慢了一步,错过了她最想看到的时候——对危险的探寻总是那么敏锐,永远不会因为眼前的平静而被抹去。
走廊上的灯还亮着。伍兹更加确信,这里不会只有她一个人,艾米莉就在病房里等着她。
轻盈的脚步声此时与令人恐惧的安静显得格格不入——远处的一摊血渍又或是谁留下的标记?伍兹回过神时,才发现手扶梯上已经满是鲜红的手印——手扶梯的最上方依稀可见一个小巧的手印,顺着手扶梯的方向逐渐模糊,直到变成一抹血红的颜料,涂满了整个扶梯。
伍兹推开了二楼病房的门——漆黑的房间在微弱的月光下泛着白亮的颜色,浓烈的药水味让伍兹几乎不能呼吸。伍兹不敢妄自前行,散落了一地的手术工具随时会让伍兹摔倒,不远处喷溅了血的镜子里,伍兹像是一个狼狈的杀人犯,僵硬的面容不知她的心究竟在扭曲还是在哀愁。
病床的棉被勾勒出特殊的形状——艾米莉,一定是她在用特殊的方式呼唤着伍兹。艾米莉一定是静静的躺在被子里,伍兹靠近时再将她抱住,圣心医院的夜晚一定会别有一番圣诞节的味道。
病床上的被子缓缓拉开:伍兹看清楚了——已经没有呼吸的玛莎赫然躺在了那里,冰冷的尸体的脸庞已是无法言喻的安详——她的妈妈已经选择坦然面对这一切即将发生的事情。
腹中的死胎尚且没有见过这个世界,就被拿着手术刀的人残忍的剥夺了他的生命。
“安息吧,亲爱的妈妈。我想这并不是艾米莉的本意。”伍兹盖上被子,轻轻的说。
里奥也不是没有朋友,比如月亮河马戏团的老板裘克。
“这马戏团除了每天迎接游客,没想到还能迎来你这个老朋友。”裘克想和里奥喝几杯,但被里奥拒绝了。他不想再把酒疯发到无辜的女儿的身上。“听说了吗?昨天夜里,有一家医院因为非法行医,给人做堕胎手术,结果半夜就被查封了!那个天杀的医生,把开膛破肚的女人扔在那儿自己跑路了。唉!那个女人死的是真惨,不过他们说也不值得可怜...据说这女人出了轨,结果被人家搞大了肚子。现在又被抛弃了。啧啧,谁能知道,死在了手术台上。”
“玛莎?” “那我就不知道了,只是听说了这么一档子事儿...”裘克摇摇头。“对了,这是中午刚刚送来的报纸。上面应该有昨天的新闻,我还没看。”
里奥一生做过最错的事,应该就是在这个时候夺走报纸了吧——和弗雷迪私奔的玛莎,在昨天夜里,痛苦的死在了手术台上。
军工厂的圣诞树熄灭了最后一颗闪烁着微弱光芒的小灯泡,小木屋的房梁也被庆祝圣诞节的标语压垮了——炽热的火焰吞噬着里奥的身躯,连同灵魂一起熔化了。
熔化在残酷的圣诞节。


蜜蜜甜瓜2020-03-13 18:13: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第一卷·终章
这封密信是在伍兹父母去世后的第二个礼拜天送达的:
亲爱的艾玛伍兹小甜心:
作为你的熟人,我就不那么客套的和你打招呼了!近来可好?你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女孩,啧啧,如今而言,喜欢我的女人不少,可让我动心的真不多。你真是我的小甜心,伍兹小姐。你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才知道你在哪儿?唉!当初你辍学了,我可是哭了整整两天呢! 熟不知你现在过的怎么样?辍学后一定是去接手你父亲的产业,做一名坐享其成的富二代了吧?啧啧,不过我想伍兹小姐可不是那种肤浅的人,虽然你一直穿的很破,而且我想现在也一定是那样。但是,衣衫褴褛是掩盖不了你的美的不是吗?俗话说啊,越有钱的人越抠门,像你这种行为古怪的大富豪我现在见得多了,倒也不觉得奇怪了。
哦!我想我亲爱的伍兹小姐在读这封信的时候,一定正坐在新别墅的二层阳台上,看着 窗外的风景,品着香醇的咖啡,吩咐着你的仆人拖拖这儿,抹抹那儿吧?真是抱歉,我的关心会在这种美好的时候打搅你,亲爱的伍兹小姐!
不过以上这些,不过是我替你一厢情愿罢了,哈哈哈哈哈!
我早就说过,你当初跟着我,我不会让你受半点苦。现在,你的命运就是对你当初拒绝我的最好的惩罚。任何拒绝我的人,可是都会遭到厄运的。不过我又怎么忍心让我挚爱的伍兹小姐受这种磨难呢?一想到亲爱的伍兹父亲焚厂自尽,哎呀,多痛苦啊!我就想不明白,看着大火一点点扑向自己,他老人家就没害怕吗?啧啧,要是那样我还真佩服他!不过呢,我觉得更多可能是他刚把火烧起来了,瞬间就后悔了。可后悔也没用啊!一想到你可怜的父亲想活命,踉踉跄跄的找出口,所有的出口却都被堵住的时候...哎呀,不能多想,我这几天为了你可没少做噩梦啊我的甜心!
你知道的,我是一个善良的人。投身慈善可是我儿时最大的愿望。人有多少财产不重要,有财产没良心的大有人在,那可是毒瘤啊。像我这样财产不多,还倾家荡产搞慈善的大善人可是不多见了。我救助那么多无家可归的可怜的人...哦对了,就在昨天,我办的福利院送来一个断腿老头儿,据说还是个建筑师,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怎么,从高塔上摔下来了...啧啧,一把年纪落个半残,要不是我,估计早死外面了。
我的小甜心,你不如来我这里,我自然不会亏待你。哦对了,记得带上你父亲留给你的钱!哈哈哈,毕竟做慈善和挣钱并不矛盾嘛!
来吧我的甜心,不过你可要尽快答应我哦!你知道我最烦的就是等人或者排队了。晚上还没有你的答复,我就派人去接你。把你接到我的床上...啧啧,真想现在就亲亲你。
晚上见!
爱你至深的人
伍兹刚刚提笔回了一个“不”字,冰凉的手便僵在那里不动了——真的有必要回一个无赖的信吗?
当夜幕伴随着猛烈的敲门声降临时,伍兹才发觉已经是深夜了。
粗糙猫眼已经不再那么清晰,外面的门铃更是被一群混世的痞子用烟头烫的满是窟窿,窟窿里则被人别有用心的塞满了黏糊糊的口香糖
伍兹站在了阳台的窗边,仿佛再向前一步就会坠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伍兹跳了下去,她飞起来了,像一只濒死的蝴蝶。
伍兹不知是在何时昏死过去的:在忍受了身体碰撞地面而产生了巨大痛苦的冲击力后,伍兹面向未知的方向奔跑了未知的距离,最终倒在了未知的地方——
也许你终将被抛弃,但那不是停止奔跑的理由。

蜜蜜甜瓜2020-03-13 18:14: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第二卷月亮河底

第六章 兽yu
清醒时分便是被一条冰冷的河流包围着。
冬至已过,真正的冬天降临时,北半球温带的河流早已寒彻入骨——月亮河也不例外。“艾米莉,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虚弱的鼻音念叨着脆弱而不可能实现的企图,伍兹忘记了所有刚刚发生的事情——从她跳下窗户以后。却不知现在紧紧依偎着的救命稻草并不是她日思夜想的艾米莉。
放眼望去,依稀可见月亮河尽头跳动的“Welcome ToMoon River Park”,深夜的月亮河公园从来不缺游客。不知是不是幻听,时日已久正待翻新的旋转木马发出的咯吱声,所有观众共同发出的丧心病狂的呼喊和舞台上表演着奇怪节目的演员的哀嚎以及铁笼里逃不出鞭打的动物的咆哮,混杂着身体划破水面的轻盈,徐徐击打着伍兹的耳膜。恐惧,不安;夹杂着少许的兴奋,伍兹再次睡了过去——没能来及看一看抱着她的“艾米莉”。
“下面将要表演的,正是朋友们最最期待的节目!狂欢吧!尊贵的月亮河来宾们!你们将享受今晚最美的视觉盛宴——兽笼逃生!大家欢呼起来!!为圣诞节的夜晚干杯!”
血红的玉液舞动在新的发亮的高脚杯,每一盏杯的杯壁都映射着一张残忍的脸庞——巨大的兽笼降落在舞台中央,满目疮痍的少女跪坐在那里,惊恐的望着兽笼外被铁链禁锢着的凶神恶煞的猎犬——她是不可能斗过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的。
伍兹终于艰难的睁开了双眼,只是没见到她的伍兹——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戴着狼面具的男生站在了那里:“你终于醒来了!”伍兹的苏醒好像让他很兴奋,“你昏倒在了月亮河畔,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儿,就把你带回月亮河公园了。你现在很虚弱,明天我送你回家...”声音在这里渐渐终止了,男孩低下头,却对上了伍兹惊惶的目光。“哎...真对不起,我忘摘掉面具了。很抱歉...”男孩轻轻掀开面具——干净精致的脸庞应该是唯一没有被妆容污染的地方;只是颧骨上的一块淤青犹如道不尽的伤。
“对不起...我是说,我没有家。我可以留在这里吗?” 看着眼前被自己救活的湿漉漉的女孩,清澈的眼眸镶嵌在混浊的眼睑上,男孩拒绝了。“对不起,这里...可能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如果方便的话,明天还是快走吧。”男孩背过了身。
“好吧,我很后悔提出这样不合理的要求为难您。不过这位先生,我可否知道您的名字?”
“当然。奈布·萨贝达。”
“很高兴认识您。艾玛·伍兹。”
“又有新成员加入我们了吗?”门外,低沉而不失洪亮的男音响起,愈发逼近的脚步声听起来是那样令人不安。
奈布心中一阵抽紧:他想去锁门,但又想让伍兹藏在柜子里——思考的几秒钟,门已经被打开了——戴着人皮面具的皮肤惨白的男人徐徐走进来,像一个索命的幽灵。
“裘克叔叔?”让奈布感到惊讶的是,伍兹非但没有被这个男人吓住,而且还叫他叔叔。
伍兹早听父亲里奥说过,他有一个戴着人皮面具的好朋友。这个好朋友曾经找里奥借过钱,据说是为了追女友。当然,那个时候里奥还是个普通的纺织厂厂主。
“哦!亲爱的伍兹,我们居然会在这儿相遇。你家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可怜的里奥去天堂重建他的军工厂了...你无家可归了,可怜的伍兹。留在裘克叔叔这儿吧,裘克叔叔每天都带你做很多有趣的事,当然你还可以免费看这里午夜剧场的表演...”
“裘先生,她...她胆子很小,您还是别...”裘克微微眯着的眼睛阻止了奈布的下文——否则他知道后果的。作为月亮河公园的表演者不服从命令的下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再清楚不过了。当然,除了伍兹。
“好了,亲爱的伍兹。我想我们可以出发了。月亮河公园精彩绝伦的午夜表演你一定会很喜欢的!奈布,带她去,记得挑个好位置!”
“咬死她!咬啊!对,这狗真聪明!再咬一口!” “哦,上帝,我简直不敢看下去了,这女孩儿恐怕会没命的吧!我明天一定要去教堂做礼拜...” “你天天白天去找上帝,晚上还不是跟着我来看表演?好啦,别再那儿装善良的老妇人啦,你看你看,那狗在喝血呢...”
这样一幕绝不是今天的特例——
自从月亮河公园重新开启后,这里的午夜剧场就像今天一样热闹非凡了。

蜜蜜甜瓜2020-03-13 18:15: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