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要时刻谨记队长是个基佬(原作向,欢脱,R18,HE)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剑魅儿 字数:14228字 评论数:263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献给秋葵、白斩鸡和咱吧所有小伙伴们!

剑魅儿2016-06-24 17:14:00 发布在 喻黄
宝贝们大家好!啊,这篇文的性质如标题所示,简单来说就是少天同学发现自己的队长是个基佬之后就开始疑神疑鬼,生怕队长喜欢自己,结果最后没忍住自己跑去和队长表白的故事。这里楼长,大家也可以叫我魅儿,随意随意,和其他楼主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每次只要你回复我,我下一次更文时就一定回复你!哈哈,是不是比艾特高端?好了,咱们走起来!

剑魅儿2016-06-24 17:15:00 发布在 喻黄
未完待续!宝贝们只要留言楼长就会回复哈!而且回复的时间就是下次更新的时间,所以宝贝们不用求艾特哈,么么哒!

剑魅儿2016-06-24 17:19:00 发布在 喻黄
(三)
时间快得简直像是被狠抽了一鞭子后绝尘而去的驴,等自己抹完脸上的土,才发现人家已经跑出去老远。刚刚被赛事累成狗的蓝雨众人,还没来得及对比赛结果长吁短叹就迎来了夏休期。
“怎么办,”宋晓一脸纠结地看着手机,12306的页面赫然显示着查询的车票已售完,“早知道就提前订了。”
“你这是事后诸葛亮,之前哪知道会止步四强啊。”李远叼着牙刷,探头看了一眼屏幕,“再不订机票?”
“唉,再看吧。话说几点了?”
“快十一点了。”
“你赶紧刷,搞不好其他人已经到食堂了。”
放假前的最后一顿饭照例是在中午,经理请客,大家在食堂把桌子一拼,就是一次小聚餐。李远和宋晓慌慌张张地冲进来,却发现他们的队长和王牌居然还没到。
“诶,新鲜啊,队长几乎不迟到的吧?”
“加上黄少可就难说了。”
正说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就出现在食堂门口了。确切地说,是衣领被扯坏却神情镇定的喻文州和头发乱成鸡窝满眼红血丝的黄少天。
众人皆是一惊,然后迅速开始交头接耳。
“这是要公开?”“终于上本垒了吗!”“咱们应该怎么表态,压力山大啊……”
只有卢瀚文还在状况外,毫不掩饰地发出了一声“咦”之后,直接转向刚刚和经理打过招呼,此时正要在餐桌正中坐下的喻文州:“队长,你们这是怎么了啊?”
众人又是一惊,只不过这回是互相交换了意味深长的眼神。
“这说来有些话长,”喻文州朝卢瀚文笑了笑,又看向其他人,发现大家都多少有点衣冠不整,“看来都起晚了呢。”
众人立刻响应,纷纷表示因为没从比赛的兴奋状态中出来所以睡晚了。
“没关系,大家辛苦了,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已经全力以赴。这次假期要好好休息,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假期都有什么计划么?”
于是话题彻底被转移了。大家边吃边聊,不亦乐乎。
然而五分钟后,郑轩开始擦汗。
十分钟后,徐景熙借故上厕所。
十五分钟后,宋晓失手打翻了汤碗,弄湿了旁边李远的裤子。
餐桌上的气氛实在诡异,以至于卢瀚文都感觉出不对劲了:“黄少,你今天怎么啦?”
“啊?怎么了怎么了?本剑圣有什么不对劲吗?话说小卢你多吃点啊还在成长期,到时候长不高可别怨蓝雨压榨你啊!”
卢瀚文放下筷子,先看向郑轩,又转向黄少天,“刚才队长给郑轩前辈夹菜,被你抢过去了。”
“有吗有吗?啊可能是今天的菜太好吃了一个没忍住就手痒抢怪了啊哈哈哈!”
“然后队长和景熙前辈聊天,你一直在捣乱。”
“怎么叫捣乱呢!我那是活跃气氛!如果没有我恰如其分的比喻和解释说明,他们怎么能沟通得那么顺畅呢!”
“再然后,队长像平时一样摸我的头,你一把扯过他的手,吓得宋晓前辈碗都掉了。”
“那那那那是因为…那个……”
“少天是想说,按照老人们的说法,年轻人被摸了头会长不高的。”
“对对对!还是队长了解我!”
众人顿时感觉到了一股被秀一脸的悲愤。
只有黄少天自己在心里暗暗得意:你们都不知道队长是个基佬,哼,帮你们逃脱队长的魔爪还不快谢谢本剑圣!

剑魅儿2016-06-25 20:19:00 发布在 喻黄
未完待续!宝贝们不用求艾特,只要留言就行了,我下次更新一定回复哈!

剑魅儿2016-06-25 20:22:00 发布在 喻黄
(四)
其实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
黄少天再一次对自己这样说。
做梦嘛,谁没有过呢!梦到队长而已,谁没有过呢!梦到队长和自己在床上,谁没…这个可能还真没有。以至于一夜没怎么睡好,第二天上午快九点的时候才睡了个回笼觉,睡得正香时队长来叫起床,自己在半梦半醒中大叫别过来,双手乱抓,一把扯住了队长的衣领然后把它撕坏了。
——潜意识中反抗如此激烈,可见自己不是基佬。
黄少天很满意。
再说了,做那样的梦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昨天下午在结束了和霸图的比赛之后,蓝雨全员坐着中巴从体育馆回宿舍。黄少天和喻文州像往常一样,坐在车的最后排——关于这一点黄少天一直很奇怪,不知怎么搞的,从很久以前开始,只要坐车,自己和队长就被所有人一致要求坐在最后一排,说是为了眼睛着想。
那时全员都累得要命,有人直接在车上打起了呼噜。黄少天睡不着,不是因为不累,而是因为体力和精神双重透支,手也几乎抽筋。天气酷热,车上的空调还偏偏坏了,只能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一阵阵的热风夹带着路上的尘土直往脸上糊,每经过一片树荫,都能听见蝉声大作,聒噪程度堪比黄少天自己。
“少天不睡一会么?”
“睡不着啊队长求安慰!又热又累又困又饿手又疼!”
“嗯,”喻文州看着他,眼神像平时一样柔和,“前面几个问题没有办法解决,最后一个还是可以的。”
等黄少天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就已经在喻文州手里了。
“队队队…队长你干嘛!”
“给少天做手操。”
“哦……”

剑魅儿2016-06-27 10:55:00 发布在 喻黄
(五)
要是换做平时,黄少天一定会在脑子里刷弹幕:队长的手好舒服啊点赞凉凉的轻轻的唔好想睡觉……然后头一歪倒在喻文州肩上,或者干脆钻进他怀里呼呼大睡。可是现在!要时刻谨记队长是个基佬!做手操这样的行为可不单纯是做手操!
可是见鬼了,真的是见鬼了……喻文州的手指似乎有魔力,在与自己的手指接触时,一阵若有若无的电流从指尖迅速传导到手臂,再随着血液直达心脏,以至于一时间心率过速,眼前直发黑。
“队长我想了一下还是我自己来吧!”黄少天只想把手抽回来然后钻到座位底下再也不出来。
“少天很累了,”喻文州没有松手,与其说没有松手不如说加了点力道,“还是我来吧。”
一定是天太热了,黄少天想,要不然怎么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呢。
喻文州的左手捉住了黄少天不听话的右手,十指交缠。
啊这个是很正常的步骤谁来做手操都会有的,冷静冷静……
左手扣过来压住右手,开始轻轻抽齤插,指腹与指缝黏腻地摩擦着,前者不时用力,让这种抽齤插时深时浅。
这这这这也是正常的……个鬼啊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你醒醒,快把手拿回来啊!!
可是太奇怪了,不管内心如何咆哮,自己的手却无论如何都动不了,仿佛被抽去了筋,软软地偎在喻文州手里,配合着它的所有动作。
“队长……”
再这样下去,整个人都要坏掉了。某种危险的想法开始萌芽,就要压抑不住了。
“嗯,少天怎么了?”
自己没救了,黄少天想,队长的声音也好好听啊。

剑魅儿2016-06-27 10:57:00 发布在 喻黄
未完待续!

剑魅儿2016-06-27 10:57:00 发布在 喻黄
(七)
“小黄,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问这话的如果是队里的任何一个人,黄少天一准会否认,但现在,食堂打饭的大爷正手拿大勺,隔着油乎乎的玻璃关切地看着他,似乎有点不好说谎。
“嗯。”
“一看就是,话都变少了。来,吃点秋葵精神一下。”
黄少天默默地接过盘子,找了个角落坐下来,筷子悬在半空,眼神有点茫然。
队长有男朋友了。
不,是队长就快有男朋友了。
说起来这也算是件好事,为什么自己高兴不起来呢?
啊,大概是本来想要在联盟里帮队长找一个攻略对象的,现在助攻当不成了,有点失落。
原来是这样啊……嗯,秋葵好像也没那么难吃。
“少天。”
幻听了吧……总是念叨着队长所以听见队长说话了。
“少天?”
黄少天猛然抬头。
喻文州端着餐盘,在自己身边坐下了。食堂的灯是非常普通的白色,然而今天的夜似乎有些深,以至于灯光都显得苍白了。苍白的灯光照着喻文州的侧颜,产生了一种沉静的美感。黄少天呆呆地看着他,忽然觉得自己离喻文州很远。小的时候有一次和老师同学去看画展,几乎什么也没记住,可是现在,他觉得喻文州好像从中世纪油画里走出的贵族青年,带着旧时光里特有的从容和优雅。
“为什么一个人来吃晚饭呢?”
“……今天有点晚了,别人应该都吃完了,就没叫他们。”
“嗯,”喻文州像往常一样,很自然地把自己盘子里好吃的菜夹给黄少天,“我也是刚刚才收拾好行李。少天假期有安排么?”
“我吗…好像没什么安排啊,大概就是回家呆着吧。只希望老妈别再给我安排相亲了,真是受不了。”
“这样的话,少天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去海南呢?”
“……?!”
可能是第一次看到黄少天说不出话的样子,喻文州也有点惊讶:“少天要是为难的话……”
“不为难不为难不为难!”
“那少天去么?”
“我去我去我去!”
不远处传来打饭大爷的声音:“小黄,注意语言文明啊。”

剑魅儿2016-06-28 16:00:00 发布在 喻黄
未完待续!大家其实也看出来了,喻队这是下套呢,只甜不虐!

剑魅儿2016-06-28 16:01:00 发布在 喻黄
未完待续!来,有奖竞猜,喻队会不会信守诺言!么么大家!

剑魅儿2016-07-01 17:29:00 发布在 喻黄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第二天早上少天醒酒了会发生什么!

剑魅儿2016-07-03 11:46:00 发布在 喻黄
(十三)
“嗯……”
“你喜欢我么?”
“喜欢啊,我敢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还要喜欢队长的人了。”
“作为恋人的喜欢?”
“嗯…啊别管是作为什么吧队长,这个不重要啊。”黄少天心虚极了。
“嗯,不重要。”喻文州笑了,笑得像以往一样温柔,然而眼睛里却像包含了森罗万象,“我答应了。”
黄少天的心莫名地向下一沉。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喻文州的笑容让他有点看不懂了。
“队长,我怎么有点害怕啊……”
“少天怕什么?”喻文州说着,就势把黄少天推倒,后者像是不适应这种坠落感,下意识地搂上了他的肩,致使那作为唯一障碍物的衬衫滑落到了地上。
我也不知道啊,黄少天想,要是知道就好了。
这种感觉很久没有过了。像是一种违和感,异常微妙,让自己兴奋的同时感到不寒而栗。上一次是因为什么呢?似乎也是因为队长……
啊,想起来了。
那是很多年前,某一次队内挑战赛的前夜。当时自己被魏老大发掘出来,成了队内公认的王牌,少年心性,意气风发,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小小的队内演习自然也不放在心上,所以提前结束了训练回宿舍睡大觉去了。一觉醒来已经很晚,突然想起手机落在训练室了,就跑过去拿。推开门,黄少天吓得差点丢了魂——
训练室的灯已经关了,要不是对面楼上的灯光投过来,那里就是一片漆黑。沉静的少年坐在房间的正中,一个人,面前对着的不是电脑,而是纯净的黑暗。
我靠这人是不是有病大晚上的不睡觉在这里装鬼吓人等等他好像没看见我啊是不是瞎了?
这时黄少天看到他朝自己露出了一个微笑。
目光相接。
黄少天觉得自己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瞬间。
少年的眼眸深不见底,里面似乎藏着一片海,海面风平浪静,海底却正在经历火山喷发。有什么东西在他的眼睛里瞬息万变,像是飓风扫过……就在黄少天晃神的瞬间,少年迅速调整了自己的状态,然后黄少天看到的就是一潭沉静的湖水。
“你你你…你刚才……”
“嘘,”少年将食指放在唇间,有些调皮地笑了,“我刚刚是在演习。少天要保密啊。”
黄少天傻乎乎地点头。
第二天,少年喻文州三胜魏琛,不久后蓝雨前队长退役,喻文州正式接手蓝雨。
黄少天终于想起了喻文州这种眼神的含义。
推演出全部的可能性,然后——
志在必得。

剑魅儿2016-07-08 13:16:00 发布在 喻黄
哈哈哈宝贝们你们错了!上次没有卡h,这次是真的卡了!(你得意个啥啊?!)

剑魅儿2016-07-08 13:18:00 发布在 喻黄
(十四)
“少天,我是不吃人的。”
“啊哈哈…是啊队长我知道!”
“那为什么这样害怕呢?”
“我没有害怕啊队长谁说我害怕了真是的!”
好吧我就是害怕,黄少天把脸埋进被子里绝望地想,而且害怕得要死了。
趴着真是一个好姿齤势,因为这样就不会看到喻文州的脸了。倒不是说喻文州的脸有多么惨不忍睹,恰好相反,黄少天一看到他注视着自己就要喘不过气。透过被汗水打湿的刘海,喻文州的眼神幽暗而直接,带着无法掩饰的巨大热情,如同在无底的深渊中静默燃烧的地火。
黄少天能感觉到这火正烧在自己背上,和喻文州的手一样滚烫。那只手刚刚沾了冰凉而黏腻的液体,现在正试图打开自己的双腿,寻找某个隐秘的入口。
“少天夹得太紧了,连看都看不到呢。”
“诶…是吗?是队长你眼神不好吧说起来屋里真是暗啊……”
黄少天弓着背,全身是汗,连声音都在发抖。他现在有点后悔,这种环境下急急忙忙瞎表什么白,简直像找干一样!可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少天疼么?”
“不不不一点也不…队长你继续……”
随着喻文州的食指没进第二个指节,强烈的异物感引起胃里一阵抽搐。真的不疼,一点也不疼,但是这种感觉太可怕了,仿佛身体在被某种钝器一点点撬开,更可怕的是,自己竟隐隐觉得兴奋,就像渴望着暴风雨的小孩子。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
当感觉到第二根手指全部进入,并且在身体里暧昧地摩擦、翻搅时,黄少天几乎要喊出来了。不适感越发强烈,但同时产生的还有难以察觉的愉悦,这种愉悦异常微妙,似乎与痛感和羞耻感同时挂钩,可是这太奇怪了不是吗……
“少天,放松一点,无名指进不去了。”
“队长对不起……”黄少天强忍着不让自己的嗓子带上哭音,“下次好不好?我有点受不了了……”
“不好。”
黄少天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可能啊!队长一向善解人意从不勉强别人啊!
然而喻文州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将手指从黄少天身体里拿了出来,带出的温热液体直接淌到了床上。
黄少天彻底蒙了。一晃神的工夫,喻文州已经将他翻了过来。
“啊…队长你……”
“叫名字。”
……啥?
“少天,腿抬高。”
……诶?!
“不适应的话可以抓着床单,别乱动。”
等等!这是要干什么?!指令一个接一个的都反应不过来了啊话说队长要是比赛的时候能用语音是不是所有人都跟不上了……
黄少天的胡思乱想没能继续。
因为此时喻文州已经拨开了他身后入口处的嫩肉,将自己插了进去。

剑魅儿2016-07-11 17:29:00 发布在 喻黄
(十五)
黄少天活了二十几年,也曾狂放不羁,出口成章,纵横荣耀,披荆斩棘,挑战过无数脸T,面对过各种绝境,每一次都能凭借不输王杰希的直觉和气死张佳乐的运气逢凶化吉,可是这一次,他真的觉得自己要客死他乡了,而且死法还极不光彩。
“队长……”他眼前发黑,脑门上全是冷汗,抓床单都变得有难度了,只能狠狠地抓自己的头发,“救命……”
“少天忍一忍,一会就好了。”喻文州把他的手攥过来,十指相扣,“很疼么?”
不是啊队长…你绝对是明知故问,根本就不是疼的问题,虽然也很疼就是了……
说白了就是黄少天根本无法相信自己被齤插了。
这太颠覆三观了不是吗从来没有这种常识也没有这种心理准备!就好比女人从小就知道自己以后是要生孩子的,所以哪怕是第一次怀孕也会欢天喜地,可如果是一个男人被告知“恭喜你先生你怀孕了”,是何等的懵逼!
“不行的…好不了了……队长求你…求你拿出去啊……”
“嗯?少天叫我什么?”
喻文州的声音近在耳边,显然是要吻自己的耳朵,黄少天意识到之后就开始拼命摇头,把自己摇成一只金毛吼。
“队…不是……嗯……文州,拿出去……”
叫名字就叫名字!以为我不敢叫吗?可是为什么觉得更羞耻了……
“还是少天让我再进去一点吧,没完全吞掉呢。”喻文州说着,将腰身向前送了送,同时紧紧搂住黄少天不让他挣扎。
这场谈判足足进行了十五分钟。其间甲方使用了捶床、扔枕头、抱头打滚、放声大哭、苦苦哀求、破口大骂等诸多技能,乙方以不变应万变,就是不动。
“喻文州你个混蛋……”黄少天已经是有出的气没进的气了,平时只要一开口就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现在却连挤出几个字都费劲。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喻文州的存在,他就在自己身体里,硬硬的,滚烫的,稍微摩擦一下都会肿胀得更加厉害,这种嵌合是如此紧密,以至于连他的形状都能描绘得出来。
“少天骂累了么?歇一会吧。”喻文州的手臂撑在黄少天身体两侧,睫毛在脸上投下了愉快的阴影,“好像放松多了呢。”说着又向前一顶,毫无悬念地获得了一声哭喊。
于是新一轮谈判开始。
“少天配合一点,很快就好了。”
“呜呜……我就是不要做…你折磨死我也没用,我宁死不屈……”
两个人都不同程度地觉得崩溃。昏暗的房间里,交缠在一起的身体都覆了一层汗水,空气里弥漫着中和过后的体味。由于黄少天拒不配合,这场性齤爱迟迟不能结束,又由于喻文州不肯退出,连中途gg的可能性也没有了。
好累……不过说起来,虽然自己嘴硬,但好像已经没有那么难受了。黄少天揉了揉干涩的眼睛,看着身上的人,觉得有点恍惚。
他是谁?队长…吗?
明明是,却又好像不是。和印象里的队长不一样,那他是谁呢?
“少天?”
黄少天茫然地看过去,正好迎上喻文州落下的视线。一瞬间,黄少天觉得自己仿佛是透明的,被看了个通透,然后他看到喻文州扬起了嘴角。
“适应了呢。”
“……?!”

剑魅儿2016-07-11 17:30:00 发布在 喻黄
未完待续!唉,为什么一写R18就爆字数(沉痛脸)不管怎么说!咱们一起期待后续!

剑魅儿2016-07-11 17:32:00 发布在 喻黄
未完待续!咱们坐等双花这对资深基佬给做个示范!

剑魅儿2016-07-15 21:30:00 发布在 喻黄
(二十)
四个人愉快地吃了一顿午饭,从荣耀的打法聊到足球支持哪个队,再从联盟八卦聊到择偶标准。其间孙哲平由于是自己请客的缘故一直在张罗大家吃菜;张佳乐就负责吃——他可真够能吃的,黄少天都怀疑他的运气都就着饭咽下去了;喻文州轻松地引导着话题,同时不着痕迹地把好菜都夹到了黄少天碗里;黄少天全程目瞪口呆。
等等,是不是打开的方式不对?黄少天不是每逢聚会都要吐沫星子横飞把所有人都膈应到推说已经饱了不想吃了只有喻文州还优雅地从他面前的盘子里夹菜吗?
今天的黄少天似乎画风有点不对。
可是这不能怪他。要知道每一个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年轻人最初都会得强迫症,症状之一就是在枯燥黯淡的现实生活中到处寻找闪亮亮的基情,就算是看到一只猫和一条狗打到一块去了都会想到“啊!原来爱情不仅能跨越性别还能跨越种族”。
——扯远了,让我们再扯回来。
黄少天惊讶于自己从前是多么的不善于观察。首先,他发现张佳乐长得是相当好看,为啥以前一点都没觉得?!难不成谈个恋爱能让人变好看?那队长是不是更帅了……这样想着他回过头看了一眼喻文州,对方似乎在等待他的视线一样,微笑着与他目光相接,黄少天只觉得一阵电流从头发丝贯穿到脚后跟。
啊!要不是面前有桌子好想耍一套幻影无形剑!队长不能用寻常的逻辑来衡量!他本来就帅得无法无天已经不能再帅了!在队长面前周泽楷之类的顶多算是帅得普通!队长帅得既有外在又有内涵!
好像又扯远了……刚刚说到哪来着?
对了,说到首要发现是张佳乐好看。其次,这货特么的不仅好看而且贤惠啊!他为啥能一边把吃货的本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一边又能很熟练地照顾好孙哲平呢?孙哲平大概是有手伤,剥虾的速度有点慢,刚好和队长的速度打了个平手——不对刚才那句删掉——总之就是张佳乐一直在给孙哲平剥虾,而后者吃得心安理得。再有,刚才桌上的酱碟打翻了,张佳乐立刻用他百花式的手法抓起一张纸巾糊在了孙哲平腿上,虽然糊的位置有点微妙就是了,但他极其有效地防止了汁水乱淌,拯救了孙哲平的裤子。类似的细节还有很多。
黄少天实在很想揪住张佳乐的领子问问他到底是不是基佬,这个疑问都快要把他憋死了。可是机会呢?
机会当然是自己创造的。联盟第一机会主义者可不是吃素的。
“对了张佳乐你们下午打算去哪玩啊?”
“哦,还不知道呢。大孙说明天坐高铁去三亚,下午大概就随便逛逛了吧。”
“别等明天了吧今天就走!反正我和队长也没什么安排不如一起去三亚刚好逛个夜市第二天咱们各玩各的!不过咱俩真是好久没见了我甚是想念你,晚上安排住宿的话和我一个标间呗?”
“啊?”张佳乐有点发蒙,“说好久没见是不是有点过了,半个月前不是还打比赛来着……”
“可是那么多人不方便说话呀!你看,”黄少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世界这么大我们旅个游还能碰见是不是太有缘分了?既然如此不好好谈谈人生谈谈理想怎么行呢?”
“好吧…但得说好了,我一喊‘停下!睡觉’你就闭嘴。”
“好的好的好的好的!”
张佳乐转向孙哲平,像蝴蝶扇动翅膀一样眨了眨带长睫毛的眼睛,孙哲平无奈地点了个头,张佳乐笑了。
妈蛋!黄少天在心里捂脸,真是够闹眼睛的。

剑魅儿2016-07-18 08:09:00 发布在 喻黄
未完待续!乐乐和烦烦的卧谈会还在继续,让我们共同期待乐乐为了助攻给烦烦出了什么馊主意啊不好主意!

剑魅儿2016-07-18 08:12:00 发布在 喻黄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