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梓地留风 (MF)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浮光精灵 字数:121861字 评论数:513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新人初来乍到,多多指教。第一次写文,此文有点慢热,我会尽量多更,但更文时间不定 。

浮光精灵2015-07-31 15:1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一章 飞来横祸
欢快的放学铃声敲响后,琳江二中的学生就像长了翅膀的鸟儿,飞奔出来。有的坐上豪华私家车,有的则坐上开往各地的大巴。
一个身着白色毛衣套粉色马甲,背着双肩包的女孩快步飞跑出来,跳上琳江开往沂南小镇的大巴。梓格上高中后第一次住校,虽然离家不算远,而且一周回去一次,她还是想快点回去见到爸爸。
下车后要过一段偏僻的小路,她每次都是自己走回家的,不过今天老师在课堂耽误点时间,以至于天色渐渐沉了下去。当她走过一半时,忽然听到路边杂草中有动静,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她有点心慌,不由加快了脚步。突然被一股大力拉扯,往旁边沟壑倒去,刚想尖叫就发现嘴被堵上了。梓格吓得已经全身无力,只觉唇上一痛,有股血腥传入口腔。自己被人强吻了,而且是个男人。她甚至能隐约看清他留着短发,乌黑发亮的眼睛。男人尝到血腥后,终于松开了她的唇,接着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不要说话,我已经尝了你的血,你就是我的人了。现在让你为我做件事。”说着从脖子上取下一个吊坠套进梓格颈上。“把这个坠子交到琳江西郊燕老爷子手里,记住不能转手他人。若我能逃过此劫,必会重谢。”说完一把将她推到一个大石头后面,道:“待在这别出声。”然后跳出去向南边跑去。梓格全身都在抖,她听到了他的话,可是仍然没有回过神,听到不远处传来几声枪响后,猛然惊醒。
不知道待了多久,直到双腿发麻,梓格才敢爬出来,然后慌不择路地奔往家的方向。
她想快点见到爸爸,边跑边流泪,可是今夜的魔咒似乎紧紧将她攥住。
当她踏入家门时,院子里漆黑一片,,没有焦急迎接她的父亲。只有无尽的恐慌及令人窒息的......血腥!推开门,她惊恐地睁大双眼,爸爸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她哭叫着扑过去,然后昏厥。
两年后,沂南孤儿院。
梓格坐在秋千上摸着脖子上的坠子。那原本类似钥匙状的坠子,只有指甲盖大小,不像普通金属制品,如今被她装进拇指大小的薰衣草粉色瓶子里,戴在脖间。她觉得自己是时候离开这里了。脑海里闪过那个地址,不觉间又陷入那个可怕的夜里。
那日之后,梓格不哭不闹,面无表情地配合警方查案,却是一无所获。

浮光精灵2015-07-31 15:2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那日之后,梓格不哭不闹,面无表情地配合警方查案,却是一无所获。在村长的帮助下葬了爸爸后,她再次被送回沂南孤儿院。是的,五年前被爸爸领养后,她以为她也可以从此幸福生活,她以为自己也是可以有个家的,虽然这个家里只有爸爸,哪怕永远没有她连奢望都不敢想的妈妈,她也是愿意的。可惜老天待她一向苛刻,她真的不敢再去奢求什么了。
那天她在爸爸手里找到一张用血写了字的纸条:琳江依阁别墅区,封离商。字迹有点扭曲,应该是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写下的。
想到这里,梓格再次泪流满面。她知道封离商,爸爸提过一次,那天爸爸看起来忧心忡忡的样子,跟她说他有个朋友叫封离商,欠他一个人情,如果以后有困难可以去找这个人。她当时完全没在意,只觉得有爸爸在就够了。如今看来爸爸临终依然想的是她。
梓格没有去找封离商,她留在了沂南,想为爸爸守两年。
现在,她决定离开了,到墓地看过爸爸后,辞别孤儿院的白阿姨,拿着白阿姨塞给她的钱去了琳江。

浮光精灵2015-08-01 03:4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二章 入住新居
琳江,依阁别墅区。
梓格背着双肩包,和门口的保安打着招呼:“叔叔,我是来找人的,封离商先生是住这儿吗?”中年保安不耐烦地挥手:“要等人边上等,没有门卡不能进。”无奈,梓格只能蹲在门外,双臂抱膝。
秋季黄昏的太阳慢慢消退,透着丝柔和,斜斜地打在女孩身上,女孩穿着白色毛衣,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忽闪着大眼睛东张西望,透着点焦急,似乎等着什么人。封离商开车回来后见到的就是这么副画面。开门下车,只见那女孩喜出望外地奔过来,“您是封先吗?”封离商点了下头,示意她说。梓格看着面前的男人,英挺的鼻梁,浓密的眉毛,深邃的眼睛,脑海只有两个字,好看。见男人开始邹眉,赶紧回神道:“我叫陆梓格,是陆军虎的女儿。您是爸爸的朋友吧?”只见刚刚还一脸平静的人此刻脸色开始变沉,“什么事?”梓格有点不知所措:“我,那个,我爸爸去世了,让我来找您。我不会给您惹麻烦的,我已经十七了,会照顾自己,就想有个地方住。”说完低下了头。男人目光闪了一下道:“先进去再说吧。”转头吩咐陈磊把车开进去。梓格跟在男人身后迈进去。
梓格一路走着参观着,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这么漂亮的房子。进屋后,封离商直接坐在沙发上,冲着梓格招手,“坐吧。”梓格坐下,双手不自在地绞着衣角。封离商问:“陆军虎是你亲生父亲?”梓格抬头,被他锐利的目光盯得头皮发麻。如果说是养父,他会不会不收留自己,想到这,坚定的点头。封离商收回目光,只淡淡道,“想留就留下吧,不过在这里,要守我的规矩。第一,不要给我惹麻烦;第二,要听话。第三,晚上十一点之前必须回来,不准夜不归宿。一年后,你成年就搬出去。我不养闲人。明白?”梓格木木地点头,瞬间觉得也许以后的日子并不好过。
梓格的房间被安排在一楼客房。二楼是主卧。
晚饭时,梓格还在房间发呆。李婶敲开她的房门,李婶是封家一直以来的佣人。“梓格小姐,吃饭了。”
梓格回头笑了笑,“阿姨我不饿,就不吃了吧。”李婶也没说什么,就出去了。封离商在桌边看着报纸,没有抬头,问道:“怎么没出来?”
“梓格小姐说她不饿,不吃了。”
封离商瞬间拉下了脸,“还惯着她不成?不吃明天的也别吃了。你去忙吧,别管她。”说着自顾吃自己的了,李婶点了下头进了厨房。晚饭后,封离商洗了澡,换了套居家服,转身进了梓格的房间。

浮光精灵2015-08-01 10:0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晚饭后,封离商洗了澡,换了套居家服,转身进了梓格的房间。见梓格刚换了睡依,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肩上,还滴着水,坐在床沿,封离商邹了下眉,此时梓格已经站了起来,礼貌地叫了声:“封哥哥。”
封离商眉却邹得更深了,说:“不许叫我哥哥。”呃,梓格有点无措,只好改口:“封先生,有事吗?”封离商进去后直接坐在椅子上,“我的规矩还记得吗?”
规矩?梓格有点懵,“记得,不给您惹麻烦,听话。”
“很好,你做到了吗?”盯着面前的小人儿。见她一脸茫然,接着道:“晚饭不吃是闹什么脾气?”梓格现在明白问题在哪了,人家等自己吃饭,自己不去好像确实不应该。只是她两年来从不吃晚饭的,已经习惯了。便说,“封先生,我只是不饿,没有别的意思。”
“既然如此,明天早饭也别吃了。”直接下达冷酷的命令。梓格内心的那点傲气也藏不住了,赌气道:“封先生,我只是晚上不想吃。”呵,封离商危险地眯了下眼,看来这丫头并没有表面那么乖嘛。站起来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鸡毛掸子,冲着梓格说:“第一天,给你立立规矩,不多,二十。”
梓格瞬间呆掉,什么情况?他要打自己吗?她不敢相信。可事实上,封离商没有再说废话,直接将人拉过来,摁在桌子上,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掸子打在梓格臀上。梓格感觉一股疼痛袭来,眼泪夺眶而出,“呜,好疼。封先生,有话好好说好吗?”
封离商没有停手地又落了五六下,梓格“啊”地叫出来,开始大哭。她穿的薄薄的睡衣根本挡不住疼痛。封离商一言不发地打着,死死按住挣扎的人儿。“封先生,别打了,我错了,呜呜......”
二十下结束后,放开了她,面无表情地说:“念你初犯,这是小惩大戒。”梓格还趴在桌子上不停地哭,太疼了。她感觉屁股上撕裂般的痛。
封离商自己下的手劲,心里清楚的很,他只用了三分力,于是想掀开睡裙看一下伤,梓格以为他还要打,忙伸手挡住,“别,别打,好疼” “别动,我看一下伤。”封离商将她挡着的手拿开,掀开睡裙拉下内裤,白皙的臀瓣上一条条深红色的痕迹,没什么事,看她这么痛应该是第一次挨打的缘故。将她拉起来,边帮她顺气边问:“以前没有挨过打?”
梓格脸红了,也不好意思再哭,变成了小声哽咽,“没......没有。”
封离商看她一眼只说:“以后乖点就不会挨打了。好了,早点休息吧。”说完就出去了。梓格再迟钝也感觉出来封离商不喜欢她,可以说有点厌烦她。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难道他和爸爸的关系不是朋友?

浮光精灵2015-08-01 11:3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接上)
梓格软在床上,无声流泪,爸爸你看,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爱护我的。不知过了多久,梓格抹了下脸,又恢复了淡定的模样。不管怎样,我梓格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放弃二字。你不是不喜欢我吗?那我就让你喜欢。
梓格洗了把脸,出来找水喝,发现二楼一个房间还有亮光,好像是书房。于是,沏了杯茶敲响了书房的门。一道低沉的声音:“进来。”梓格推门进去,封离商在办公桌后面,抬头看她。她将茶水放下说:“先生,喝点茶吧,解乏。别喝那么多咖啡,对身体不好。”封离商看着面前一脸关心他的表情,只觉好笑,自己刚打了她,她就来讨好自己,呵,有点意思。“放下吧,没事就去睡。”依然是不冷不淡的声音。梓格无所谓笑笑,“好。”然后就出去了。封离商望着关紧的房门,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浮光精灵2015-08-01 11:3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三章 江大王子
第二天,梓格早早起床,跟着李婶在厨房帮忙,边学着坐一两道菜,打听着先生的口味。自从昨天封离商不让梓格叫他哥哥后,梓格想了下觉得叫封先生太疏远,干脆叫先生好了。忙活一早上,和李婶说说笑笑倒也挺开心。李婶也开始慢慢喜欢这个丫头了,性格挺讨喜,又爱笑。封离商下楼看见的就是两人在餐桌旁摆着丰盛的菜。见他下来,梓格立刻笑着打招呼:“先生早啊,可以吃饭了。”封离商被那明媚的笑闪了一下。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坐下吃饭。梓格带着讨好的笑,用勺子盛了碗皮蛋瘦肉粥递过去说:“先生,这是我刚跟李婶学做的,您尝尝看合不合口味。”其实她和爸爸在一起时就会做,还会做很多菜。封离商喝了一口,和往常的不一样,但却另有一翻滋味,很好喝。“不错。”他说。
“呵呵,我就知道先生会喜欢的。”梓格高兴的看着他。意思是要看他继续吃饭,自己却不动筷子,她没有忘记他说不许自己吃早饭的话。此时封离商再硬的心也有那么点软了,说了句“坐下一起吃吧。”梓格就等着这句话,立马说:“谢谢先生。”然后一屁股坐下后马上又跳了起来。“还疼吗?”封离商看她一脸痛苦的表情“好心”地发问。梓格又脸红了......而封离商居然笑了。
*************************************
这几天梓格都没有再见到封离商。她的一切所需封离商都交给陈磊去办了,包括买衣服和到学校办入学手续。
时隔两年,她终于又可以上学了,以前她在二中读书,这次是琳江一中,没和她商量,封离商直接让她读了高三。这两年虽然没有去正规学校,在孤儿院她也有自学的。基础差点,但她会努力。
和陈磊的几天接触,梓格发现陈磊比封离商好相处的多。陈磊带着她在学校安顿好后,说:“梓格小姐,那我先回去了。”梓格不好意思回道:“陈大哥就直接叫我梓格吧。”陈磊也不再矫情,呵呵笑说:“好,梓格,”顿了一下接着道,“大少的脾气不大好,但人不错,你凡事顺着点他,嗯?”知道这是提点她,梓格赶紧说,“知道了,谢谢陈大哥。”陈磊拍了下她,说“过两天二少和云胭小姐就从国外回来了,到时候好好相处,他们人都挺好。哦,云胭小姐是大少和二少的表妹,比你大几岁。”梓格点点头,乖巧的应着。
梓格的同桌叫黎落,黎落是个非常活泼的女孩,留着齐耳短发,笑起来有两个酒窝,长像很甜美。
数学课上,老师卖力地讲着,梓格认真听着,黎落却趴在桌子上睡觉。

浮光精灵2015-08-02 04:3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接上)
数学课上,老师卖力地讲着,梓格认真听着,黎落却趴在桌子上睡觉。老师都往她俩那个方向瞪了好几次了,梓格只觉得脸都快红了。推了下黎落,黎落不满地搓了下脸“哼”了一声。在安静的教室里来这么一声,瞬间十几道目光射过来伴随着窃笑,梓格在老师杀人的目光下赶紧低头。下课铃及时响起,终于舒了口气。黎落伸了下腰,冲着梓格说:“格格,放学去玩吧,带你去看帅哥。”梓格显然没什么兴趣,“你还真是小花痴。我就不去了,留给你慢慢欣赏吧。”黎落瞬间炸毛,“喂,要不是看你新转过来的,我能带你分享吗,燕学长可是极品唉,今天晚上江大有演出,燕学长表演吉他个人弹唱,不去你等着后悔吧。”
梓格立马拉住她,急切地问道:“你说的那个学长姓什么?”
黎落一脸鄙视地看她,“你看你看,刚还说我花痴,一提燕学长你就这样了,你是不是也听说过他?”梓格摇头,脑海里闪过一句话,“把这个坠子交到琳江西郊燕老爷子手里。”燕这个姓氏在琳江也是很少见的,她要想探寻吊坠的秘密,就要首先找到姓燕的人并接近他才行。见她不语,黎落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讲她的花痴史了,“格格,跟你说啊,燕学长本名燕子诚,在江大读大三,人又帅成绩又好,而且有才艺又多金,人称江大王子,最最关键的是至今没有固定女友......”梓格这次很认真在听,要想接近他得先了解他。
放学后,她们来到江大操场,江大和一中是对门,一中是江大的附属高中,所以黎落才会称燕子诚学长,而燕子诚本人,高中并不是在琳江本地读的。
操场已经人声鼎沸了。她们等了一个小时后,燕子诚才出场,一曲《爱殇》震惊全场,台下学生已经处于疯狂状态,大喊着:“子诚王子你最棒。”
动情的曲调伴着撕心裂肺般地喊唱:“我恨你入骨
我爱你成殇
哪怕只是千年一回眸
我亦只愿与你共婵娟”
梓格望着台上那个帅到人神共愤的脸,不得不在心里感叹,的确是个少女杀手啊。
此后,梓格开始了她的“追求王子之路”而黎落是她的智多星。

浮光精灵2015-08-02 04:4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四章 公主嫁到
封离商回来了,还带回了一帅哥一美女,哦,是一弟一表妹。帅哥二十出头,有双桃花眼,高高瘦瘦,透着股痞气,美女看起来最多二十,身材很好,烫过的头发像瀑布一样披在肩头,大大的眼睛流光浮动。看来,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公主喽。对于梓格,封离商只是简单做了一下介绍,说是朋友的女儿。
晚饭时,梓格没有出来,那天后,她开始改掉不吃晚饭的习惯,只是得慢慢来,所以封离商也由着她了。
饭后,云胭满脸好奇地去了梓格房间,云胭抱臂倚在门边,高傲地扬头问道:“你就是表哥朋友寄养在这儿的女儿?”“寄养”二字生生刺痛了梓格,她平静地望过去,一字一句道:“云胭小姐不一样是寄养吗?”
早在陈磊口中得知,这位云胭小姐从小住在封家,几乎没和自己爹妈在一起生活过,这和寄养有什么区别?
她这话的确戳了云胭的痛处,她虽父母健在,却从小不怎么管过她,如今更是身在国外,对她几乎不闻不问,在封家,两位哥哥把她像公主一样宠着,她心里也依然有自己的不可触碰之处。如今听到一个才入封家就这么嚣张的小丫头,哪能咽下这口气,反驳道:“我才不是寄养,云家是我家,封家也是我家,两位哥哥视我为掌中宝,你算什么?初来乍到不懂规矩,真是没有教养。”这下彻底惹恼了梓格,她最恨别人说自己没教养的话,她虽从小无父无母,但也懂得礼数,被爸爸领养后,更是乖巧懂事,她凭什么说自己没教养,骂她没教养就是骂她爸爸,她绝不允许别人说爸爸不好。于是抓起喝剩的半杯牛奶泼过去,“你才没有教养。”
“啊......”云胭没想到一句话没说完她就动起了手,满脸湿漉漉的牛奶,顺着脖子留下,怒指着梓格气得半天没说出话来。
听到动静的封离商和封晋阳立刻赶过来,看到这副场景都冷了脸。“怎么回事?”封离商问。云胭见到两位哥哥,立马扑进大表哥怀里,哭着:“大表哥,她欺负我。”封离商尚未说话,封晋阳却冷然开口道:“怎么着?进了我家还要欺负我妹妹,你当这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吗?”
封离商警告地看了他一眼,拍着怀里人,“乖,跟你二表哥出去收拾一下,嗯?”云胭回头看了眼梓格,欲言又止的样子,到底什么也没说跟着二表哥出去了。

浮光精灵2015-08-02 12:5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封离商关门落锁。看着面前的人儿,问:“一言不和就动手,脾气不小啊。”此时的梓格没有了刚刚小刺猬般的样子,只低了头不说话。
封离商走过去坐在床上,把小人拉到跟前,“知道你心里不服气,小孩子之间难免斗嘴,这个我不会管,但是自己人之间却要动手就是你的不对,以后要学会谦让懂礼知道吗?胭儿不是个难相处的人,以后你就知道了。”封离商不用多问就猜的到发生的事,胭儿这是公主病又范了,被别人入侵地盘,试探是敌是友来了。
梓格虽然腹诽着你当然会说你妹妹好了,可还是被那句“自己人”打动了,这么说他开始接受自己了?好吧,看在你接受我的份上,“对不起,先生,我错了。”封离商显然没料到她这么快就认错了。也不多说什么了,直接道:“那好,裤子脱了,趴我腿上。”
呃?梓格脸瞬间又红了,她不想挨打,“先生,我,我已经知道错了,饶我一次,就一次?”说着伸出一根手指,满眼小心和试探,却带着点撒娇的味道。封离商被她的小眼神儿刺了一下,不过不打算放过她,“三十巴掌,如果你不乖乖就范的话,我不介意换成工具。”
梓格无奈了,只好俯身趴在他腿上,紧紧抱住他的一只胳膊。封离商拉下她的裤子:“这次我帮你脱,下次自己来。我的规矩,不许挡,可以哭。明白?”梓格点头,“嗯”声音有点哽咽了。封离商没有急着动手,轻抚着她的背道:“放松。”看她不在紧绷着身体,就“啪”的一下打在左边屁股上,七分力。“啊,疼疼......”如果不是封离商赶紧按着,她都能掉地上去。梓格没想到只巴掌,他也能打这么痛。封离商没有给她喘息的时间,接着一下下打下去。都在左边,巴掌印交叠在一起,慢慢肿起。梓格眼泪鼻涕尽下,哭着求他换一边,封离商不为所动,十五下后换了右边,“啊,先生,轻点,呜呜,轻点......”,梓格哭得甚是狼狈,封离商的巴掌也在一下下收着力。终于打完,将她扶起,让她趴在床上,她依旧哭个不停,封离商发现她很怕疼,一点也不像胭儿,胭儿每次挨打都倔得要死,每次气得他下狠手然后又后悔。封离商出去拿了药膏过来,见她整个人钻进被子里,还在哭,封离商无奈了,“格格,出来,给你上药。”梓格听见不哭了,把头埋在枕头里闷声道:“男女授受不亲。”封离商笑了,刚打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跟我讲男女之道,说:“那要不我让胭儿过来给你上药?”梓格立马抬头:“别,先生。哎呀,你上你上。”说完眼不见为净地又去装鸵鸟了。开玩笑,刚和那位大小姐吵一架,让她来不定怎么嘲笑折磨自己呢。

浮光精灵2015-08-02 15:3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接上)
封离商仔细给她上过药后,嘱咐几句就出去了。过了一会,房里探进来一个小脑袋,云胭眨着大眼好奇道:“大表哥打你了?”看见她梓格就没好脸色,“出去,这是我的房间。”云胭直接无视,笑着进来,“喂,大表哥打你疼不疼?给我看看?”梓格怒了,你丫有病吧?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于是调侃道:“你哥舍不得打疼你,不代表打我不疼。大小姐就行行好放过我吧?”哪知云胭一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愤愤道:“谁说他舍不得?我上次都躲桌子底下了还被他揪出来......”话没说完就反应过来了,这不是自揭伤疤让人看笑话吗?“哈哈......”梓格很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顿时心里平衡了。“你,不许笑......不许笑听到没?你还笑?”云胭跳上床,两人开始互掐。经此一战,云胭和梓格倒成了不打不相识,关系逐渐好起来。梓格也发现了这个大小姐也就是爱虚张声势,表面高傲,实际上没什么架子。

浮光精灵2015-08-02 15:3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有没有人看,我想知道多少人是打算追文的

浮光精灵2015-08-03 04:2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五章 如此偶遇
梓格现在一回到学校就开始向黎落打听燕子诚的所有信息,最关心的是他家里都有什么人。黎落一脸纠结地看着她说:“这个,格格,咱得慢慢来,你看啊,第一步呢得先见面,让他注意到你。见家长的事呢得等等。”梓格满脸黑线,她有说见家长吗?只是想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爷爷而已。不过,她没想到的是,不久之后,她真的去见了所谓的家长了。
放学后,江大后院。
“格格,我早打听好了,这条道是燕学长这个点的必经之路,等会你就看我指令。”黎落拉着梓格躲在远处墙角,远远地望着凉亭下坐着的男生,一身白色运动服,浓密的短发,低头认真看着一份杂志,时而戚眉时而微笑。两人都看得入神。直到男生合了书起身,黎落才晃了下梓格,“快,准备,听指令,我数一二三,你就冲过去。”梓格赶紧点头,紧张地望着走过来的男生,黎落开始数了,“一......二......”看到燕子诚已经走到离她们五六米的地方,“三”字脱口的同时一把将梓格推出去,扭头就跑走了。而这边只听“啊”的一声,梓格不受控制地就向前扑去,燕子诚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被一物体砸中倒地,而那物体还趴在自己身上不动。梓格头晕眼花间在心里把损友骂了个遍,该死的落落,我没听错的话你是让我自己冲出去吧?有你这样推人的么?不过抬头的瞬间,所有的腹诽都散了,表情迅速转换成桃心状,眼前一张放大的俊颜,长长的睫毛,一双漂亮清澈的眼睛,白皙的皮肤,粉色性感的嘴唇,她都要流口水了,这是画里的人儿呀。燕子诚看着面前进入花痴状的女生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只好开口:“同学,可以先起来么?”咦?画里人说话了?哦,声音都这么好听,不对,他好像说让我起来。瞬间回神,果断起身。燕子诚舒了口气站起来拍着身上的灰,“说吧,为什么在这儿堵我?”
“你怎么知道的?我们不是偶遇吗?哦,偶撞。”某人丝毫没有被拆穿的窘迫。
燕子诚被气笑了,经常有各种女生找着各种借口想引起自己注意,难到连她这点小把戏都看不穿?看着眼前傻乎乎的女孩,倒是可爱的紧,也不废话了,直奔主题:“想做我女朋友?”
梓格点头又赶紧摇头,“不不,那个,就想做普通朋友,很普通的那种。”怕他不信,找着说辞:“哦,上次看你表演吉他,那个,挺好,我想拜师。”说完见他做沉思状,以为他信了,哪知下一句,“这个借口不错。”

浮光精灵2015-08-03 06:0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看着女孩毛茸茸的大眼傻兮兮地看他,乌黑的长发披散着,白色绒衣牛仔裤挺搭。燕子诚觉得,把她带在身边也不错,“不过,我同意了。叫什么名字?”
梓格高兴极了,满眼的惊喜,像见领导人似的伸手:“我叫梓格,一中高三学生。请多多关照。”燕子诚被她那样子逗乐了,牵起她伸过来的手就走,“我就不自我介绍了,想必你早打听全了。走吧,带你吃饭去。”
梓格是真想做普通朋友的,却迟钝地没有发现燕子诚完全一副对待女友的态度。
不过燕子诚的“风流史”她也知道,交往的女友从来不出两个月就会分手,所有分手后的女生都会得意地逢人就炫耀,完全没有被抛弃的失落感。因为她们都认为王子不会属于某个人。不过,据黎落说,最近两任都是交往一周就分了,而且还是女方提出来的,嗯,这个有点怪。
江大餐厅。
“燕学长,原来你喜欢吃鱼啊?”
“嗯”
“燕学长,你怎么不吃青菜?”
“不喜欢”
“燕学长,不可以挑食的,挑食不是好孩子。”
“啰嗦”
“燕学长......”
燕子诚邹眉,自己找了个小唠叨?!
还有,别的女孩做自己女友后都会很自然的把对自己称呼变成“子诚”了,她怎么没有点觉悟。
“叫我子诚。”把一块鱼肉放进她的碗里。
“哦,子诚。”
两人在这边吃得开心,但有人却不开心了。
餐厅另一处,几个女生围在一起,皆染是着头发,打着耳洞,还带了好几个耳钉,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雅姐,燕王子又交女友了,你看要不要......”其中一个女生对中间的女生说。
中间女生留着短发,染得发黄,冷冷接道:“暂时不用,让她乐呵两天。”
此后几天,梓格一放学就往江大跑。用黎落的话说就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从上次知道成功制造“浪漫偶遇”后,梓格就被黎落狠狠宰了一顿,某人还特不害臊地说自己是那牵线的红娘。
不过今天梓格没有去江大,而是被黎落拉去了”醉阁”酒吧。
黎落的家境她了解点,父亲英年早逝,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身体不好,经常生病。黎落从小就懂事孝顺,成绩又好。幸好遗传父亲活泼开朗的性格,遇事总是能乐观面对。由于缺钱,黎落总是做着各种兼职,因为白天有课,只能找晚上的工作,这也是黎落总是上课睡觉的原因。
这次来酒吧是想找个更赚钱的工作,之前黎落都在小酒吧工作,赚得并不多,毕竟高三生活时间有限,黎落想以更少的时间赚更多的钱。但第一次来这种豪华酒吧心里也没底,便拉上了梓格。

浮光精灵2015-08-03 06:1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六章 轻舞飞扬
“醉阁”的管事是个上了年纪的女人,但是打扮得很精致,身材也不错,人称“玉姐”。
玉姐见是两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而且这长得一个甜美可人一个灵动清纯,嗯,是块好料子。
“这样吧,你们两个都留下吧,我们这儿的服务分三种,一种是简单的上酒上菜打扫卫生,当然,这个也是工资最低的;第二种是表演才艺,唱歌跳舞都行;工资最高的当然还是第三种,陪酒陪客。不知道你们想干哪个?”玉姐介绍完后,梓格就动心了,她本来是陪黎落来的,可是如果是表演的话,她可以的,被爸爸领养后,爸爸虽不是特别有钱,让她培养兴趣爱好的钱还是有的,所以学过几年。而且她没有忘记先生说的一年后搬出封家的话,所以她得给自己准备后路。
但黎落就只能做第一种了。于是她俩就决定留下来了。但梓格提了个要求,晚上十一点之前走,玉姐也同意了。玉姐说要看梓格有没有能力撑下全场,还要看她的舞技,“这样吧,你今晚试演一下”玉姐直接下令。
“这样可以吗?万一搞砸了呢?”梓格有点紧张。玉姐拍了下她道:“小丫头,自信点,相信玉姐的眼光没错。”然后把她推进化妆间。
酒吧一处,几个男女围在一起喝酒。其中一个男人满嘴酒气地说:“靠,你们是没见她那魔鬼般的身材,一脸的清纯样,没想到那么骚,还他妈走玉女路线,啧啧......”似乎一脸回味的模样。
“瞧你那没出息样,谁说我们没见?不就刚红起来的明星么?”封晋阳反驳道。
“靠,你见着了,吃到了吗?”那人嗤笑地说。封晋阳满脸鄙视不屑间,不经意见一女孩被推进化妆间,呵,他怎么瞧着那么像他家那乖乖女呢。冲一帮损友摆了下手说:“我有点事,你们先玩着。”
说完向化妆间方向走去,身后一声喊叫传来,“封老二,你重色轻友啊,又看上哪个美女了?”
封晋阳到化妆间外,见一女孩站在外面,走上去一手搭上黎落肩膀,“小美人,这是等哥哥呢?”黎落被吓了一跳,甩开他胳膊,转身要走,封晋阳哪能让她走,一把拉过来,圈住腰身。“陪哥哥玩会嗯?”手开始不规矩地在黎落身上游走,黎落吓得挣扎地叫起来,“放开我,你想干什么?”
化妆间的后门是直通舞台的,梓格换上衣服后就准备出场了。封晋阳和黎落拉扯的间隙,只见舞台上瞬间安静后,一个黑色身影从天而降,双臂张开,左腿弯曲右腿笔直,顺着台杆稳稳落落在舞台。紧身黑色皮质衣裤,显出完美身材,配上一张清纯灵动的容颜,身后黑发飞扬,简直是天使与魔鬼的化身,清纯与妩媚的结合。霎时音乐响起,全场沸腾。

浮光精灵2015-08-03 14:1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封晋阳死死盯着台上人儿熟练地舞动,回旋,跳跃。胸中怒火渐旺,死丫头,这种地方也敢来,胆儿够大的。
“醉阁”二楼VIP豪华包厢,是专门供有钱有身份的人享乐的,整个设计别具一格,所有面向舞台的一面墙皆是透明的,准确的说是里面人可以看到舞台上的演出,外面却看不到里面。
包厢里,一个男人兴味地望着舞台上的身影,嘴角微挑,眼睛微眯,犹如猎豹盯上猎物般的眼神,透着股邪肆和野性,慵懒而随意地靠在沙发上,手里托着红酒,一身紧身黑色衣裤勾勒出精壮的身材,领口处纽扣解开两颗,露出性感的麦色肌肤。
旁边男人见他难得起兴,开口道:“狼少,这应该是个新款,以前没见过,要不叫过来陪您喝一杯?”
男人这才收回目光,只说了句:“不用。”嗓音低沉带着磁性。
梓格下场后,场面依旧热闹个不停,她打算去卫生间洗把脸,没想到两年没跳,现在跳得好费劲啊,出了一身汗。她还记得当初练习舞姿的时候,那些高难度动作有多费劲呢。
刚走过拐角就被人堵住了,封晋阳抱臂靠墙,戏谑道:“吆,这不是咱家格格吗?”
梓格僵了,怎么在这儿遇到他了,自从他见自己第一面起,就一直是不冷不淡的态度,偶尔讽刺两句,自己在这他就不能当没看自己吗?抬手僵硬地笑着打招呼,“二少好啊。”
封晋阳不想跟她废话,拉着她就走,“不知死活的丫头,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也敢来!”
梓格被他拖上车,挣扎着喊:“落落还在里面,我不能丢下她。”封晋阳直接无视,自身难保了还管别人,把车开走。
(预告:第七章 先生发怒
第八章 狼门野风)

浮光精灵2015-08-03 14:5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话说,对于文的标题,大家知道有什么含义么

浮光精灵2015-08-04 04:0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发几句楔子吧,这两句应该在正文结尾处的

浮光精灵2015-08-04 04:1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梓格转头,晶亮的眼睛里满是笑意,“就是梓地留风啊!我是梓树林,你就是那穿林而过的风,我用我的心留住了你的人,从此以后,天涯海角,永相随。”
海风吹起她乌黑的长发,裙摆也跟着轻扬。
“丫头,遇到你,是这辈子上天对我最大的眷顾。”

浮光精灵2015-08-04 04:2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七章 先生发怒
梓格是被封晋阳拖进家门的,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封离商见状,沉声问,“怎么回事?”封晋阳一把将人推过去,“问问她今晚去哪了?”
封离商沉脸看着梓格眼神询问着,梓格低头不语。封离商不耐烦地看向封晋阳,“你说。”
封晋阳说道:“我从醉阁把她带回来的,这丫头竟然敢上台跳舞,喏,就穿得这身儿。”
封离商瞬间暴怒,双眼眯起,“给我滚回房间去。”梓格吓傻了,赶紧进自己房间了。
封晋阳见大哥这样就知道是真怒了,犹豫着说:“那个,大哥,她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才去的,你下手悠着点哈。”封离商没理他,正因为不知道才要让她长个记性,要不然做事根本没个分寸。
封离商进了梓格房间,关门落锁。
“那种地方是你该去的?我今天不管你什么理由,就让你好好长个记性。裤子脱了,趴床上。”梓格看着面沉似水的封离商,虽然害怕,但是不敢反抗,翻身趴下,裤子脱到大腿根,两瓣白嫩臀肉暴露出来,与黑色衣裤形成对比。封离商抽出腰间皮带对折,“啪”一下带风抽在梓格身后,“啊”梓格瞬间跳起来,双手捂着屁股呜呜哭叫着,“先生我错了,轻点,呜呜”
封离商面无表情道:“趴好,别让我重复。”梓格见他毫不心软,只好重新趴下,这次封离商按住她的腰往下压,屁股翘得更高了,手不停地抽下去,“让你不听话,那种地方是你能去的吗?长成这样还敢上台跳舞。”边训边打,梓格屁股上慢慢肿起一道道二指宽的红痕。梓格嚎啕大哭,不停扑腾着两腿,封离商还是力度不减。门外封晋阳有点急了,冲里面喊:“大哥,打两下行了,她这不没事么。”听到这句,无异于火上浇油,封离商停手了,冲门外怒道,“晋阳,别人不知道,醉阁是谁的地盘你难道不清楚?那幕后老板是惹得起的主儿吗?”封晋阳不说话了。接着又听里面继续打人的声音和哭喊声。云胭刚进家门,听二表哥说大表哥在打格格,立马拿来备用钥匙把门打开了,直接冲过去拦住,“大表哥,你要打死格格吗?”封离商看着梓格屁股上一片青紫交加,知道下手重了,但心里的后怕和怒火尚未消尽。冷脸斥道:“正好明天也不用去学校了,这两天在家给我呆着哪也不许去,好好反省。”说完就甩手出去了。

浮光精灵2015-08-04 15:2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