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沉沦之殇(虐身虐心,腹黑攻VS忠犬受)

楼主:翁小痴 字数:53472字 评论数:206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给傲娇的度娘

翁小痴2012-05-12 18: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夜深人静之际,趁大家都在睡觉,偶爬去码字鸟...............

翁小痴2012-05-12 18: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繁华的酒会在硕大的花园举行,今日是南宫家的少主,南宫凛二十岁的生日,作为亚洲首富的南宫家,少主的生辰自然会聚集不少的名流绅士。
整个花园装饰的豪华非凡,让本就跟宫殿无异的南宫主宅更添上了一份霸气与权威,琳琅满目的名酒,以及展示出的世界级的瑰宝,都让在场的人瞠目结舌,其繁华程度与国展无异。
花园热闹非凡,可南宫凛此时还惬意的在卧室享受着沐浴按摩的乐趣。
“不就是个生日吗,那些人也用得着那么趋之若鹜吗?”嘴角勾起一抹嘲笑,南宫凛自言自语道。
雪殇赤裸着全身,跪坐在浴室的边缘手法娴熟的替南宫凛按摩,一脸的认真。
“啪!”
突然,重重的一巴掌甩过来,雪殇愣了一下,继而跪直,不解的看着南宫凛。
“主人,殇做错什么了?”
“我在跟你说话,你竟然不回,殇是越来越放肆了呢!”南宫凛的语气非常戏谑,笑着看着雪殇,雪白的指尖抬起他的下颚,那修长的指甲已嵌进了雪殇的肉里!
忽略掉那微微的刺痛雪殇立马道歉
“对不起,主人,雪殇知错”
“算了,今天心情还不错,饶了你”
说完,便站起身,雪殇立马拿过浴袍裹在南宫凛肤如凝脂的**上!
跪在地上,细细的替南宫凛系好鞋带,敲门声也随之而来。
“咚咚咚,少主,宾客都到了,请您下去吧”
“知道了”
“殇,我最讨厌这种事了,不过,应该会有很多好看的人,我也乐意去瞧瞧”
摸摸雪殇光裸的屁股,南宫凛起身。
“穿上衣服,下楼吧,你的工作要开始了,我的第一杀手”
像是个孩子般的撒娇,说出的话却又那么格格不入,南宫凛,有着亚洲第一美男子之称,一笑便能摄人心魄。
但他之所以那么有知名度,并不单单是因为家世和长相,更因为他那与外表一点都不符合的残忍的手段,以及天才般的头脑。
雪殇有时候不禁在想,自己当年难道就是因为他的那抹微笑才守护他至今吗?即使是用这样的身份。
在雪殇思考之间,南宫凛已经抬脚出去,迅速的穿上衣服,雪殇也跟了出去,南宫凛走到哪儿,他必须得跟到哪儿,这是他的职责,也是他最喜欢的事。




翁小痴2012-05-12 19: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在雪殇思考之间,南宫凛已经抬脚出去,迅速的穿上衣服,雪殇也跟了出去,南宫凛走到哪儿,他必须得跟到哪儿,这是他的职责,也是他最喜欢的事。
站至花园中央,南宫凛浅笑着与大家打着招呼。
“谢谢大家光临寒舍,凛感激不尽,请大家尽欢”
语毕,便是雷霆般的掌声,以及一些女人们压抑不住的叫声,那么迷人的美男子站在身前,又怎能淑女得了。无聊的跟那些人搭着话,虽然不乐意,但是这些程序必须要有,管理着南宫集团的南宫凛深刻的知道表面功夫有多重要。
他亲切的笑着与每个人攀谈,那笑容,若是不了解他的人,定会觉得纯真无比,只有站在一旁静默的雪殇知道,那看似纯真的笑容,是南宫凛无聊的征兆。
好不容易这无聊的宴会快要结束了,可那些名媛们一个个不肯走,都想尽办法的要留在这里,要是被南宫凛看上,这辈子就足够了。
似乎看出了那些女人们的用意,雪殇轻轻的笑了一下,只一下,却被南宫凛捕捉到了。
“各位小姐,南宫宅实在容不下各位,请吧”
保囘镖们下着逐客令,将那些看似光鲜亮丽的女人请着往外走。 扯掉领结,南宫凛呈大字的把自己扔在床上。
“主人,红茶”
看了眼雪殇端着的红茶,哼了一声,随手便把茶打翻,还冒着热气的液体就这么烫在雪殇的手上,并且迅速泛红。
“对不起,主人,殇再去为您准备”
这样的疼痛,雪殇根本不顾,再去给南宫凛泡茶才是重要的。
“不用了,我不想喝”
站起身,南宫凛发着脾气,满眼的杀气。
不是很明白刚刚还好好的主人,为什么会突然生气,但雪殇觉得肯定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难道是上次的任务没有完成的干净,主人不喜欢有任何瑕疵的。
“那殇替主人更衣吧”
“呵…你刚刚看那些女人看的很起劲嘛” 问题终于来了,就知道是自己哪里惹主人不开心了。
“主人,殇没有”
“没有?你是说我错咯?”
环着腰,南宫凛笑着问。
不敢反驳,雪殇只好应下“对不起主人,奴囘隶不该用属于您的眼睛去看女人”
“殇,我发现了一个新玩意儿,呵呵….本来想等你哪天惹我不高兴了再用的,可是我今天心情不好呢”
南宫凛撒娇般的说着,狠戾的气息却充斥在整个房间内。
雪殇下意识的一抖,但仍用浑厚的声音应道“是,您开心便好”
唤来门外的人,南宫凛吩咐道“去把今天卡罗送我的礼物拿来”
“是,少主”
送来的东西,并没什么特别,只是一根软鞭,但是卡罗说,这是用特质材料做成的,价格不菲,且很难买到,抽在人身上,能画出漂亮的图案。
看着这一米左右的软鞭,南宫凛琳琅般的笑声想起“咯,你看,卡罗说这东西打人很疼呢,不知道那么能抗疼的殇会觉得怎样?”
抬头看着南宫凛手上的鞭子,雪殇顿时全身绷紧,卡罗是欧洲最有名的调囘教师,他送来的东西,能让主人欣喜接受,那么他的用处自然不用怀疑。
用鞭梢抬起雪殇的脸,南宫凛的脸色此刻真正的垮了下来“我今天才知道了一件事,金三角那批毒囘品生意出了篓子,那可是我第一次策划的毒囘品买卖,虽然没什么大碍,可我眼里容不进沙子”
凛声音忽然变得嗜血残忍,而雪殇的呼吸也因为这样而变得急促,这消息汇报给他的时候,他不想南宫凛知道自己算失误了一步,见结果没什么大的损失,便压下了,没有告诉南宫凛;可如今却被南宫凛知道了。
依南宫凛的心气,又怎么会放过瞒着他的自己。
“主人,殇知错了” 虽然认错不能弥补什么,但雪殇至少想让南宫凛别那么生气。
“殇学会骗我了,我伤心呢”
脸色又变回之前的撒娇无辜,雪殇一震,快速的脱了全身的衣物,屁囘股高翘,腰塌低的跪在地毯上。
“请主人责罚”
“那些失手的人,我已经让人处决掉了,可是殇欺骗我,我要怎么办才好呢,这鞭子打多少下才够呢?”
嘟嘟嘴,南宫凛思索道,表情可爱之极,可是雪殇根本无暇欣赏,南宫凛越是这样,代表他越生气。
“欺骗主人,打死殇都不足惜,请主人打到解气吧”
这话,雪殇想都没想便说了,南宫凛生气,他不忍,他不想自己守护的少主,遵从的主人难受。
“呵呵….那我就如你之愿吧,我会让殇你记住,对我报喜不报忧的下场是什么”
“嗖啪!”
话音一落,狠狠的一鞭子抽在臀囘尖上,雪殇纹丝不动的跪在那里,这才只是个开始。
“嗖啪嗖啪嗖啪!!!!”
整个屁囘股,重重的几鞭子抽下去,已然红了一片,肉已变的模糊,但是那层包裹着肉的皮却没有破,可见南宫凛手法之好,不输于任何调囘教师。
这样的打法也是最折磨人的。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
仍是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只是冷汗一直在低落,南宫凛并没有要求过不许喊叫之类的,但是雪殇认为,本就心情不好的主人在教训自己时,自己若再喊叫,岂不是更让主人心烦。
“嗖啪嗖啪嗖啪!!!”
屁囘股已被全部亲吻了一遍,鞭子落到了脆弱的臀囘腿之处,轻轻的在那矫健的双囘腿上划着圈。
“卡罗说的真没错,确实漂亮呢,殇,几鞭了?”
虽然没有要求过报数,但南宫凛却会随时让雪殇报出数目,所以,数字往往都是跟着鞭子数着走的。
“十一,主人”
调整了一下呼吸,雪殇快速的回答道。
“才十一,远远不够呢”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
痛呼声差一点便溢出,毫不留情的四鞭重叠在臀囘尖上,虽然没出声,但雪殇下意识的扭动了一下屁囘股。
“很疼吗?”
“没”
“口是心非”
扔掉鞭子,南宫凛用指甲戳着那肿囘胀的臀囘肉,雪殇死死的咬住嘴唇,等待下一轮的惩罚。
“金三角那批买卖,我精心策划了那么久,竟然还出了纰漏,那些德国佬,指不定怎么笑话我,而我还浑然不知,殇,你犯了我的大忌,我虽然宠爱你,但是,你别忘了,你还没有重要到有资格不向我汇报我该知道的事”
南宫凛的语气缓缓的,听不出喜怒,只有那指甲在肉里翻囘搅才能感觉出他的盛怒。
“主人,殇知错了,原谅殇一次吧”
雪殇有了些惧意。
可南宫凛,已经拿了一只大号的按龘摩棒过来,没有任何润囘滑剂,对着雪殇一张一合的小囘穴,缓缓的说道。
“我很生气呢,殇你要乖,要不然我会更生气的” 南宫凛已经这么说,雪殇只好捏紧双拳,抬高屁囘股,等着酷刑的开始。


翁小痴2012-05-12 20: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各种求支持,偶睡了

翁小痴2012-05-12 20: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南宫凛已经这么说,雪殇只好捏紧双拳,抬高屁股,等着酷刑的开始。
拿着那硕大的按龘摩棒在那小龘穴摩擦,雪殇抑制不住的颤栗,南宫凛无辜的看了看此刻的雪殇,把按龘摩棒扔到他面前。
“殇自己舔湿吧,我不想把殇那里撑破呢”
娇滴的语气,玩味儿的话语让雪殇又喜又忧,因为这样的南宫凛表面看起来可爱之极。
“是,主人”
虽然这种事做起来羞耻无比,可是,谁让他喜欢呢,只要他喜欢,自己怎样都无所谓了。
直到舌头快麻木了,南宫凛才捡起那东西抵着雪殇的穴龘口。
“呵呵….殇,你看,颜色一下子变漂亮了呢”
说着便把那庞然大物探进那小龘穴,雪殇配合的深呼吸着,尽量把屁股抬到最高。
“真难弄!”
南宫凛不耐烦的说道,不再温柔手下一用力,便把那按龘摩棒快速的推进。
“啊………..”
一声痛呼终是没有压抑得住,破口而出,雪殇自己都不敢相信那大叫的是自己。
南宫凛触着眉头,非常不满。
“殇是在怪我弄痛你了,叫那么大声,吓死我了?”
“对对不起,主人,殇只是只是没准备好”
喘着气,雪殇缓缓的说道。
将按龘摩棒的开关开到最大,南宫凛复又露出一个笑容,而雪殇如今只能压低着声音呻吟。
“殇,你这个样子真是淫龘荡无比呢,我好喜欢,真的好喜欢呢”
如天籁又似恶魔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雪殇双眼已变的有些模糊,下身早已高昂的抬着头。
伸出手在雪殇的身体上游走,刺激着那些敏感的地带,南宫凛轻轻的开口。
“欺骗我,鞭子五十”
“吓到了我,呃…就藤条二十吧!”
“看了那些女人,竹棍三十好了,殇有意见吗?”
抬着雪殇的下巴,南宫凛笑着问,平稳了一下呼吸“没有,请主人重责”
“我就喜欢这样的殇,呵呵…..”
说完,在雪殇嘴上亲了一口,还留念在那香香的吻上的雪殇,软鞭已经划破空中,落在了那满是伤痕又带着那庞然大物的屁股上!
“啊….呃!” 反应过来的雪殇,立马将呼声压抑住,咬牙忍耐着。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
鞭子毫不留情的抽下来,从那力度,雪殇知道南宫凛依然很生气,好好的生日,竟被这些事烦恼。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
南宫凛不再讲究手法,现在的他就像在发泄,拿着鞭子用力的抽打那已经开了花的屁股。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
雪殇紧紧的拽住拳,咬着牙,头已经抵在了地上,双腿微微的抖动着,这样的酷刑,真的难熬。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
“呃….”一鞭抽在了那敏感的股缝中,中心不稳,雪殇栽倒在地上,下一秒又赶快爬起来摆好姿势。
“殇是受不了了吗?”
停下鞭子,南宫凛的语气就像是委屈的控诉雪殇,自己都还没有玩够一样,这样残忍又可爱的语气,一直是雪殇不忍拒绝的致命点。
“没有,主人请继续”
额前的头发,早已全部打湿,背上也流着密密的细汗,屁股上已经血迹斑斑,但是雪殇的话说的坚定不移。
南宫凛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这样的殇他很喜欢,明明受不了了,却不求饶,两年来,似乎还从没有求过饶呢!
换了藤条,尖锐的声音依旧划破空中打在那早已不能看的屁股上。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连着十下落下,南宫凛才停了手,偏头看着雪殇,却见他没有反应,抬手又抽了三下。
“咻-啪咻-啪咻-啪!!!”
再一看,还是没有反应。
慢慢的绕过去,发现雪殇已经晕了过去。
南宫凛撇撇嘴角有些不满“这么快就晕了?体力大不如前了嘛,刚来那会儿天天被抽也没晕啊!”
南宫凛抱怨着。
根本不知道雪殇这几天为了他的这个生日会,为求做到滴水不漏,不让任何不轨的人有靠近的可能,整整三天没睡,又要伺候他又要有周密的部署,体力早已透支!
扯过床上的被单,将雪殇轻轻的抱起来,吩咐下人将浴室的水放好。
佣人进来根本不会也不敢往他这儿看,可他还是不容许任何人看到了赤裸的雪殇。
轻轻的将怀中的人趴放在浴池里,用沐浴乳作为润滑剂探入那穴龘口,缓缓的将按龘摩棒抽出。
身下的人下意识的抽搐着,南宫凛轻咬着他的耳垂。
“殇,乖喔,放松喔”
像是有魔龘力般的声音,即使是处于昏迷状态中,雪殇的身体也因为他的话而放松下来。
按龘摩棒被取出,已沾了些许血丝,轻轻的用热水给他清理身子,南宫凛一向不喜欢别人碰自己喜欢的东西,所以,每次雪殇的伤都是自己耐心的亲自处理,因为,看着那些腥红的伤口,往那上面抹药,也是种乐趣。
将人擦干放到床上,再细细的擦了药,南宫凛狡黠的笑着。
“殇你休息吧,等醒了我们再算账好了,你睡着的样子也让我想肆虐呢,不过,我得去找别人泻火了,要不然,你可得废了呢?” 也不管雪殇能不能听见,南宫凛轻柔的说着,语毕,便抬脚出去。


翁小痴2012-05-13 06: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亲们,小痴来了,亲人求支持啊

翁小痴2012-05-13 06:5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嘻嘻....撒花

翁小痴2012-05-13 07: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闲寻闲闲闲今天有木有做夜猫啊
@懒洋洋的波斯C一下素虾米意思啊???
@妾已倾杯请多多支持
@冰若秋蚕这文一开始难道木有HE的气息吗??请多多支持
@819027549骷髅,小痴各种求支持,求笼罩,偶会努力码文的
@killua19032008谢谢,请多多支持
@又减肥了接下来发糖
@wawa797谢谢,偶会加油的
@魂断猫斯基乃素实实在在的后阿姨的
@一丁来了素的,请多多笼罩


翁小痴2012-05-13 16: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小小小diyao偶大爱虐文的说
@冷凝玥谢谢支持,偶会努力更得
@公主无心偶也大爱啊
@芥末百分百29乃表被人虐了就好,(*^__^*) 嘻嘻……
@伊紫焰
@雅丽晗晗请亲多多支持
@lo0722ve谢谢替偶打抱不平,乃说的太对了
@度受受从了我谢谢支持,谢谢挺偶,总之,谢谢
@雪落时节好会HE的
@一丁来了是从一月黑风高的晚上捕捉的,嘿嘿...


翁小痴2012-05-13 16: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宫崎盈亲,偶来了!
@亦合欢欢欢,伦家一直想勾搭你的说
@_高傲系嘿嘿....木有抵抗力素神马意思??????

各位亲亲的大人们,偶来了,谢谢各位的支持和回复,小痴感动啊,偶来放文文了,献花


翁小痴2012-05-13 16:5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呵呵……其实大家不用纠结那月黑风高的晚上的,嘿嘿……晚上不都是月黑风高的么

翁小痴2012-05-14 05: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宫崎盈后妈神马的最有爱
@819027549骷髅,乃神马时候木有邪恶,你说
@冰若秋蚕只要素读者都可以指教啦
@wawa797米事,他会欺负回来的
@竹林深处55乃换头像了咩,那么淑女
@度受受从了我伦家素有攻的人
@年崽_同学谢谢帮偶打抱不平,感动啊有人挺偶
@芥末百分百29小末,你必须要来必须滴,不来偶拍你
@dodo920106谢谢支持


翁小痴2012-05-19 19: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_高傲系乃的头像好非主流啊
@一丁来了亲,偶来了,求支持啊
@又减肥了素的,不过卖的是有目的的
@nixhz素的,很爱
@魂断猫斯基基猫蓝蓝想蹂躏乃



翁小痴2012-05-19 19: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亦合欢欢欢,偶一直很亲妈
@冷凝玥
@eminuzl大声的说一句,有爱
@闲寻闲闲闲,大名鼎鼎喔,勾搭
@紫璐菱晶也不算失败其实,只是不那么完美啦

翁小痴2012-05-19 19: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紫月依稀好迷人的希澈,偶大爱啊
@蝶舞垂柳之内谢谢支持,嘿嘿....教神马的不敢当啦
@猪是缺糖死的谢谢
@韩雪晴9乃说的对啊,我又没招谁惹谁,真的是
@窜巾纸
@lucy0667082谢谢,偶来了
@M139746谢谢,感动啊



亲们偶来了,那天看到那个人那么说,偶这心情简直坏到了极点,郁闷不已,不过有亲们的支持和鼓励,那人渣的话偶自动忽略了,谢谢亲们............
偶放文文来了,撒花,走上华丽丽的地毯中,这一刻的心情最激动啊

翁小痴2012-05-19 19: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如魔法般的声音在这月光中溢出,盯着那张稚嫩却又能主宰宇宙的脸庞,雪殇有一种找到了归属的感觉。
“主人”
单膝跪地,伏在南宫凛脚下!
——————————————————————————
枪声响在那栋高贵的别墅周围,雪殇一步步的往里面走,周围的保镖门竟都一个个往后退,看着身前同伴们倒下的身子,竟没有一个人在敢往前。
终于,抵达了别墅的门口!
“我终于等到你了!
一个老人的声音在偌大的客厅中央响起
冰冷的枪指着前方的人,那宽厚的沙发后面冲出几个人,与雪殇厮打着。
不一会儿功夫也竟都全去见了阎王,嘴角一抹冷血的笑容在雪殇脸上溢出。
“啪啪啪啪!!!不愧是雪殇”
鼓掌声响在空旷的大厅,听起来竟有些骇人。
“你的死期到了!金门主”
雪殇淡淡的说,缓慢的抬起手枪,对着那看起来有些慈祥的老人!
“能否让我说句话”
老人盯着雪殇,眼里没有一丝惧怕,倒是像在谈论喝什么茶一般的悠闲。
这样的人让雪殇感到诧异,杀了那么多人他也是唯一一个在要
死的时候没有害怕哭求的人!
“说!”
老人淡淡一笑。
“我曾有个挚友,十六年前,他家被罗刹门血洗,他有个孙子叫莫言”
“当年被罗刹门的人抓走,请问同是罗刹门出来的你有没有见过那孩子,亦或是两年前你血洗罗刹门的时候有没有杀了那孩子”
语毕,老人的眼神变得有些犀利,那犀利的目光,让他感受到了一波波的恨意。
“我没时间回答你”
抬枪,扣动扳机,仅两秒的时候,看了前方的人一眼,雪殇转身离开!
大火蔓延在那栋别墅里,雪殇站在远处看着那烧着的熊熊烈火,使劲的闭了下眼!
‘主人,原谅我这一次吧’

翁小痴2012-05-19 19: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羽绒被里的南宫凛此时睡得正熟,精致的脸庞摩擦在那轻柔的被子上,看起来像个静谧的天使一般!
雪殇从回来一直在他床前跪到现在,已经五个小时了,可是南宫凛丝毫没有想醒过来的意思,所以,就算双腿已经发麻,但是雪殇依旧沉默不语的跪着。
外面的雨下的有些大,窗户微开着,有些风吹进来,看了看床上的少年,雪殇挪动着身体向窗户走去,抬手关上窗户。
一回头,便看到了南宫凛冷的可以冻死人的脸。
“主人,您醒了?”
“过来”
不带感情的声音响起,雪殇快速的跪过去,配合的抬起脸“啪!”
重重的一巴掌抽在脸上,力度之大,让雪殇差点没稳住身子。
雪殇不说话,只是低着头。
“你整整晚回来了五个小时,殇!”
“对不起,主人,路上有些耽搁了”
“可是殇让我多等了五个小时呢,很好奇这五个小时殇去哪儿了?”
掐着雪殇的下巴,南宫凛轻佻的问着。
“只是路上有些琐事耽搁了,主人
声音依旧那么沉稳,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南宫凛一笑,松开手,向前走了几步,继而回身,狠狠的一脚踹在雪殇的肩头。
被踹翻在地,雪殇觉得自己的骨头有种被踹碎了的感觉,疼痛不已。
“你竟然为了一些琐事,而耽搁回来见我,雪殇,我在你心里的分量还不及一些琐事?”
南宫凛的声音透着熊熊的怒气,说话声也极大,生气的脸庞看起来红扑扑的,若除掉那凶恶眼神不算的话,这样可爱迷人的南宫凛像极了一个人!
“啪!”
正发愣之际,狠狠的一巴掌又抽了下来。
“你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主人,我没有”
“‘我’?你有资格称‘我’”
“对不起,主人”
垂下头不敢再看那张脸,心中不忍他生气,以免气坏了身子
转头挪向床头,拿出那条卡罗送的鞭子,跪回来高举着“殇失职了,请主人重责”
接过鞭子,南宫凛看着他,残忍的笑容露在嘴边“五个小时,一个小时一百鞭好了,如何?”
“是,主人”
说完,便脱了裤子,回身跪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的翘着,上面还有些许为好全的痕迹。
冷笑一声,抬起手一鞭抽下去,竟落在了那脆弱的股缝之中。
“嗖啪!”
“呃…”强烈的剧痛,让雪殇的呻吟不可抑制的呼了出来!
“我不想听见你那恶心的声音,嗖啪!”
南宫凛气极的说道,声音里的愤怒昭然若揭。
雪殇虽不明白南宫凛为何如此生气,虽然晚归了五个小时,难道是因为主人在乎自己?
想到这里,雪殇自己都自嘲的笑了笑!
“是,主人”
“嗖啪嗖啪!!你听不懂话吗?嗖啪!”
三鞭子重叠在同一个地方,力道之大,几乎把那层肉打得翻起。
头抵在地上,屁股高高的翘着,雪殇不再说话,只是尽量抬高屁股。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嗖啪!!!!!”
如挥舞的菜刀一般,南宫凛几乎把雪殇的屁股当成了瓜菜,鞭子完全是任性的发泄,毫不留情的抽在那屁股上。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
雪殇知道南宫凛这次很生气,因为身后的剧痛告诉了他,尽量不让自己动,可是,实在是太疼了。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疼吗?”
不带感情的声音响起,南宫凛停下抽打用鞭梢摩擦着那些狰狞的伤口。
这问题问的雪殇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呵!那就是不疼咯?
见雪殇没说话,南宫凛冷笑着问。

翁小痴2012-05-19 19: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丁来了咳咳~~~没事,罗刹门神马的是浮云
@闲寻闲乃不素水太多,而是闲闲各种有名啊
@芥末百分百29伦家哪儿不亲妈了,还没开虐呢
@紫璐菱晶话说乃素后阿姨,偶素亲妈
@伊紫焰
@宫崎盈偶整不出甜的
@wawa797不素故意卡的
@小猫咪558看这日期偶竟然有九天没更了,惭愧啊
@度受受从了我偶无视乃,可乃不许无视偶
@819027549心疼的孩子适合各种虐,啦啦啦~~~~


翁小痴2012-05-29 19: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竹林深处55是啊,淑女
@_高傲系久等了,偶来了
@铁爱你们谢谢等待,偶回来了
@dodo920106乃懂偶,偶木有那么后妈啦,不会打全啦
@M139746乃的头像好萌
@killua19032008
@奈何卟乖谢谢
@韩雪晴9乃好有喜感,真可爱啊
@窜巾纸偶来了,嘿嘿
@我心悠然qqq楼主驾到了


翁小痴2012-05-29 19: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