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子小片段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倾城未颜岁月 字数:20987字 评论数:27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原创】生子小片段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09 12:12:00 发布在 生子文
1 助理攻/总裁受 夏墨/段清

飞机上……
夏墨望着旁边明明肚子很难受却一声不吭的男人。便不动声色的向那人后%腰的揉%去。刚开始揉,那身体明显一僵。
“资料”夏墨向脑海中说出了两个字。
“马上”冰冷的机械声在脑海深处响起。
话音刚落,脑海中便穿来了资料。看完后嘴角微微勾起,眯着眼睛望着身边的男人。
哼!长得不错。这个不容小觑的男人凭借自己聪明的头脑和狠辣的手段,在c市的商业界有着举重若轻的地位。
一次聚餐。
从不参加的他来了。一些工作总监经理,都给他敬酒。他也不好推辞便一一回敬。酒过三巡某总裁喝的迷迷糊糊的回到了房酒店,却走错了房间,跟他缠%绵%一%夜。
第二天一早看见夏某人正盯着自己看,幽幽的说了句,你不必负责,三个月后某总裁才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呕吐,去医院一查。被告之“先生,您已经怀%孕13周了,胎儿很健%康,不过还是有点营养不良。建议您……”医生还没有说完他便走了。
第二天,某人找到他说:“我怀%孕了。”
“所以??”
“我们结婚吧。”
两个人从民政局出来,夏墨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小红本。呃,发生了什么?
就这样两人便在一起了。段清让夏墨做他的助理方便照顾她。
段清这一胎怀的很不容易,他属于肩宽腰窄的那一类人,怀的还是双胎,孕%后%期基本整天在腰疼,腿抽筋,睡觉盗汗。总之孕期他很不舒服。
明明都这样了,偏偏要去什么m 国谈生意,结果在飞机上难%产,挂了。。
哼,碰到小爷也是你命不该绝。夏墨心里偷偷想。
“嗯……你轻点”段清一手搭在大%肚上一手轻轻的拽了拽夏墨的衣角。
“好,疼吗?”夏墨按了按段清的大肚问道。
“嗯……哈……嗯%啊……别按,疼……”
胎%位是正的。
“你要不在睡一会?还有4个多小时呢。”
“我睡不着……我想上厕%所,疼~”他揉%着自己的肚子趴%在夏墨怀里。
“乖,是宝宝顶%到你了吗?”夏墨问到。
“嗯……”段清满头的冷汗,似乎是疼得。
夏墨把他拦%在怀里。
夏墨吻了吻他的额头,“乖,睡觉。”
不知怎么了段清这睡的很安稳。
“唔……”段清艰难的撑起腰,起身去厕所。
一只手拢上了他的肚子,“醒了?……才睡了半个小时。”夏墨一脸担心的问。
“我去厕%所……”
“我陪你去,”
“嗯。”
夏墨看了他本来高%挺得肚%子,现在却坠成水滴形。产%程早就开始了!
“他开%了几%指了”夏墨着急的问向系统。
“六指”
夏墨一手托着他的大%肚,一手搂着他的腰,
“疼吗?”夏墨按了按他发%硬的大%肚%子。
“嗯,唔,疼。”段清完全依%偎在夏墨身上,疼%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只能虚%弱的哼%两声。
夏墨见他满头大汗轻轻的吻%了他的脸%颊,段清身子一僵,又趴在夏墨胸%口呜%咽。
“再亲;一下。”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09 12:16:00 发布在 生子文
额,吞了?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13 07:07:00 发布在 生子文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13 07:09:00 发布在 生子文
额。先说一下,这篇总裁文是我好久之前码的文,是快穿。
但快穿只有这一篇,以后的发的文是小段子。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13 07:22:00 发布在 生子文
1


皇子攻/皇上受 皇甫越宁/皇甫轩
“父皇,你还生气啊!我们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一个声音明朗的少年侧躺在宽大的龙床上,手还摸着那人的大肚子。
“我说过了,你是我的儿子,永远都是!你怎么就是不听!?”皇甫轩大声喊道。
“呵,这么久了,你还是不敢承认你爱我吗!!我也说过,我们不是真正的父子!!”皇甫越宁朝他所谓的父亲耳边喊。
“嗯啊!你!”一激动手下的力不由得大了。黄皇甫轩吃痛。
“疼吗?我的心也一样!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宁儿,你呃,你听父皇说。我们真的不行。”
“不行?那里不行?我不在意别人怎么说,我只在意你怎么想!”
皇甫轩听了他的话沉默了,手揉着自己的肚子,孩子也感到爹爹的不安,一个劲的在腹中踢打。“呃,嗯……别闹了。”皇甫轩知道说服不了这个儿子。只好安抚肚子里的这个。
“你干什么?!”皇甫轩大声喊道。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皇甫越宁,把身下人的衣服直接撕了,露出硕大的肚子,接着是修长的双腿。由于要为生产做好准备双《》腿《》间早是湿漉漉的。
不带丝毫的前戏。直接进入。
“嗯~你……你疯了吗!呃!你出……出去。”
“啧啧,父皇,你这里怎么还是这么紧?这可不好,儿臣给您开拓疆土。让儿臣的弟弟们赶紧出来。”皇甫越宁的腹部压着他在大肚上,里面的胎儿动个不停。
“你嗯啊~你给朕滚!滚。”皇甫轩恼羞成怒。
“若是儿臣滚了,谁来满足父皇?嗯?”“哈!我碰到我们的孩子了!父皇!”皇甫越宁低头一看他的脸色苍白,一颗颗豆粒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疼!太疼了!皇甫轩的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个。
皇甫越宁猛地一顶准备结束这场性事。“嗯啊!”
他一出来那里偏涌出大片淡黄色的液体。
“你!嗯唔。好痛!你干了呃什么,我的肚子呃。”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13 23:54:00 发布在 生子文
呃。”
“传太医!快!没事,是孩子要出来见你了。”
“嗯呃。好疼。”皇甫轩整个身体缩卷在一起,抱着身前的肚子。此时的脸更是苍白。
“太医,怎么还没来!!”皇甫越宁急了,他的宝贝快疼死了,他能不急吗?
“参……参见皇上,参见……”太医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是急急忙忙的赶来的。
“赶紧过来!看看父皇!”
“太子殿下,可否将皇上的上衣撩起,微臣好给皇上检查下腹中的胎儿。”
“父皇,你听到了吗?快转过身来,让太医看看。”皇甫越宁好脾气的和他商量着。
“呃,滚!嗯啊!给朕滚!”可皇甫轩明显不吃这一套。
“皇上,您这样会伤到小皇子啊!”太医在一旁劝着生气的皇上。
“唔……看…哈看吧。”太医的话明显奏了效。皇甫越宁苦笑一下,轻轻的把他的上衣撩起。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14 02:13:00 发布在 生子文
看他平时高高隆起的腹部,现在却有了下坠的趋势。撩起衣服一看,腹顶的肌肤上什么也没有,更不用提什么妊娠纹,可再看一下腹底,被胎儿撑的一条条妊娠纹在他的腹底蔓延。皇甫越宁亲了亲皇甫轩的额头,没错他心疼死了!皇甫轩已经35岁了,却还拼了命的给他生子,他有什么资格去埋怨他的宝贝。
“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好吗?”“你~呃,我……我从来没有嗯……生过你的气。”
太医的手在皇甫轩的肚子上按来按去,让他很不舒服。
“啊哈……嗯,别,别再按了。”
“怎么样?他有没有事?”皇甫越宁着急的问太医。
太医回道,“回殿下,皇上无碍,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皇上怀了双……胎,年岁又大生……产时会体力不支,胎儿还没已经入盆,可宫口才开了四指。产……程有些慢,还请殿下扶着皇上下地走走。”
“什么!下地走走?你也看到了他都疼成这样了,还让他走!”
“你嗯……你别说了,我走。嗯……”说完便要站起来,无奈肚子太大根本起不来。还差点摔下来。磕在了床沿上。
皇甫越宁下意识去扶他。
“呼,嗯啊~我……我呃自己来!”笑话他皇甫轩堂堂一国之君,不过是生个巴掌大的……胎……儿,还要人扶?不可能!皇甫轩正在和自己较劲,这时皇甫越宁已经把他扶起来了。果不其然,皇甫轩一起身,硕大的肚子已经坠到了大……腿……根。
“嗯啊,好疼,你……你呃快点。”皇甫轩双手捧着腹部,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在皇甫越宁身上。皇甫轩身上几乎没什么力气却喊着要快。(作死的节奏。。。😁)
“我们慢点来,不急。是不是孩子太沉了。”
“不是,呃,他们嗯太…太闹了,还有嗯哈~坠……的我,腰……疼。”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14 10:11:00 发布在 生子文
皇甫轩微微托起自己的肚子,一步步的向前迈。圆滚的肚子坠到腿间。
刚挺过去一场阵痛,整个人好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皇甫越宁见他疼得厉害:“还好吗?我们歇一歇再走。不急。”
皇甫轩挺着个大肚子,两条腿往外张着在殿内走来走去,每走一步下坠的胎儿就要下来一些,弄得他是苦不堪言。
又走了一会,皇甫轩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嗯……我不呃不……走了,太疼……了。”
“好,你再忍忍,我们回榻上。”皇甫越宁横抱起皇甫轩,像床榻走去。
“……唔,嗯~”疼!太疼了,他皇甫轩一辈子都没这么疼过!
把皇甫轩轻放在床上。只见他双眼紧闭,一手放在腹侧紧攥着单薄的衣衫。额头上的汗珠流向苍白的脸颊。
太医检查了他的产《》口,哪里早已是血水和羊水混合之地。
太医把手手放进产《》口,才进入半根手指就碰到了一个硬硬的头。“呃嗯……呃,你呃,你拿出去!嗯呃。”
太医赶紧把手拿出来了:“臣逾越了。不过皇上您已经开了七指了,很快就可以用力了!”“呃嗯!”“快按住皇上,别让他用力!会伤到胎儿和皇上的!”皇甫越宁一听连忙把他按住:“轩,你再忍忍,再忍忍……”“呃!忍忍忍!呃嗯!朕还不够忍吗?!你来试试!嗯啊!”皇甫轩也怒了。还让他忍,他都快疼死了!忍什么忍!一点都不心疼他。
皇甫越宁知道他心情不好,也尽量哄着他:“……乖。”太医又探了探产口惊喜道:“皇上可以用力了!”
“嗯呃!嗯!啊。”皇甫轩拼了命的往下使劲儿。
想赶紧结束这场酷刑。
可孩子似乎不想出来,只要他一泄力,顶在产口的小脑袋便缩了回去。这小东西快折磨死皇甫轩了。
“你给我出来啊!嗯啊啊啊!”皇甫轩也不顾形象的大吼大叫起来。可终归是徒劳的,渐渐的便没了力气。像条缺了氧的鱼,大口的喘着粗气。
又过了一会,还不见孩子有下来的预兆。几个太医便和皇甫越宁商量着:“殿下,臣等无能皇上的年岁大了,产力不足,又疼了许久,是正常人也受不了的。臣等建议给皇上推腹。”
“推腹?他受得了吗?”
“可是……”太医们都无言。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15 05:33:00 发布在 生子文
“珏珏,你疼的话。就咬着我吧”胡洛露出白嫩嫩的手臂伸到凌珏嘴边。
凌珏默默的把胡洛的胳膊退了回去“唔……嗯洛洛我不疼的……”
太医在凌珏的肚子上按来按去,肚子里的胎儿也不消停。这可苦了凌珏……
太医检查完后皱了皱眉头“王爷的胎位是正的,胎儿也入盆了,只是王爷您疼了多久了?”
凌珏觉得小狐狸的头正在拼命的向下钻,疼得他下意识的向下用力“嗯啊!从……从上午嗯……就断断续续的疼…呃!…是孩子有事吗?”
“什么!!你疼了这么久?你不会告诉我吗?”不等太医开口说话,胡洛急急忙忙的问凌珏。
这个傻瓜为什么不告诉他?现在已经是傍晚,他的珏珏岂不是疼了一天?他回来时珏珏还在笑,明明脸色这么苍白他却没有发现!珏珏这么辛苦的给他生育子女,他在珏珏孕期时整天在玩,从未关心过珏珏。
“珏珏我就是个滚蛋……我错了珏珏……”胡洛的两只狐狸耳朵没精神的伏在发丝里。没错这是认错的样子。
凌珏好笑的看着胡洛,安慰道:“唔,嗯啊!没事的洛洛……不疼得……呃嗯真的……唔”
看到这样的凌珏,胡洛更伤心了,明明自己应该安慰珏珏才对,反而被珏珏安慰了……“珏珏……”
“孩子是没事,可王爷您别用力呀!回伤到您的!现在才开了五指,最快也要后半夜了……”太医在一旁劝道。
“那有没有快点的方法?!他…太疼了……”胡洛看着躺在床上痛苦呻吟的凌珏,他恨不得把凌珏整个揉在怀里不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回王妃……这……也不是没有,给王爷喂……喂催产药,会快一些,但也就会更疼。”
“不用……嗯呃我……我不用催……催产药嗯啊。我不用!”凌珏崩溃的大声喊道。
没错。他不用,自己的上一个孩子就死在了催产药上,虽然不是打胎药。但是也经不得这么多的催产药和在一起,他的第一个小狐狸才两个月……就没了……这一个是拼了命才保住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两只小狐狸再没了……
见他刚才虽然被产痛折磨的很难受,但也不像如今这般崩溃!他当然知道其中缘由,就连忙哄着“好好好!我们不用,不用……”
就这样,凌珏一直疼到后半夜。产口开全了。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21 07:35:00 发布在 生子文
“王爷,可以用力了。”
“嗯……嗯啊!呃啊……”一声声嘶哑的,满是压抑,痛苦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疼!太疼了!这是凌珏生子最深刻的体验。硕大又坚硬的肚子,里面的小狐狸慢慢的往下坠这个过程十分磨人。撑开骨盆在一点一点的进入,接着继续往下坠,这时不再是只有痛,而是涨痛。凌珏觉得这时所有的痛都集中在了腹底以及产口处。
凌珏仰着脑袋用力,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一颗颗的流入单薄的衣襟内。胡洛轻轻地将汗擦干净,生怕凌珏着凉。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见产程几乎没什么变化太医急促的催道“王爷您倒是用力呀!”
“嗯……我生……生不出来啊……呃啊!”凌珏听太医说不由得使了次长力。
小狐狸的脑袋这才羞答答的露了出来。
太医一见凌珏双腿间的白色,吓了一跳。不过一会就缓了过来。
心想:也是这王爷怀的是王妃的孩子,全国都知道珏王爷娶了个狐狸王妃。王爷肚子的孩子当然是小狐狸啦!
小狐狸刚才挺着急,现在一动不动的卡在凌珏的腿间。无论凌珏怎么用力,这小狐狸都不肯在下来一点。“嗯啊!呃!……啊啊!”
“珏珏……”胡洛看着满脸痛苦的凌珏,心疼急了,可他偏偏不替凌珏分担一点的痛。
“这样不行,王妃我们得让王爷站起来,这样下来的快些。”产口处的小狐狸纹丝不动,太医不免有些着急。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快亮了。说明凌珏已经生了大半天了!羊水也破了许久了!
见凌珏疼得都快晕过去了,只好让凌珏站着生。
“再去拿些参汤。给王爷喂下。”
“珏珏你慢点。”胡洛扶着凌珏站起来。凌珏整个人都没什么力气,软在胡洛的身上。
站起来后凌珏的肚子坠的更甚,似乎在不往上托一托就会破一样。
“王妃,把这参汤给王爷喂下吧。不然王爷撑不住的!”将参汤递给胡洛。
胡洛看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汤,再看看牙口紧闭却还呻吟着的凌珏。
把药往自己嘴里一倒又搂住凌珏的细腰,便吻上了凌珏的嘴唇将药渡了过去。全然不顾在场的太医,丫鬟。
“唔,呃……”喝了参汤就清醒了很多,不过一清醒痛感又强烈了。
用手向着凌珏的腹顶压去。“王爷,向下用力!”
“我……嗯啊!呃……疼。唔”
“呃啊!”
又是一场磨人的酷刑。天已经大亮了。
“出来了!快把王爷扶到榻上去。让王爷跪在榻上生!”太医叹了一口气双手托着凌珏双腿间小狐狸的大半个身子向床榻移去。
“好……痛……快!快让他下来……啊!出来!”产口处的小狐狸让凌珏很难受,很涨,很憋。
一到榻上太医就将小狐狸轻拽了出来,雪白的毛发上带着一些血丝,还发出很细小的声音。“王爷还有两……两只?您快用力,很快了!”
“呃……呃嗯!出来啊……呃啊!”
直道下午那两只小狐狸才生出来了。
凌珏累的睡了过去,胡洛抱着一只小狐狸坐在床边,
弯下腰,亲了一下凌珏的唇。
很轻、很轻
像是怕吵醒了熟睡中的人儿……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24 02:30:00 发布在 生子文
血猎攻/吸血鬼受 林夏/雪月

雪月抹去嘴边的鲜血,冷眼扫了周围的人群,开口道“谁还来?”一些血族蠢蠢欲动,可一瞧地上的尸体,都没了声音。见没有人说话,活动了一下酸痛的骨头,然后撑起肚子向着漆黑无比的巷子走去……
没走一步肚子就下坠一些。肚子里的小东西动来动去的一刻也不消停。在拐角处停了下来,扶着腰,顺着墙壁坐下来,揉了揉疼痛不已的肚子。他轻笑道“呵。我也沦落到这种地步了。血皇的力量,果然有这么多的人想要。”
可想着想着慢慢的呜咽起来“林夏,你怎么还不来啊?你不是说,你带我去你家的吗?你不是说,你要娶我吗?你骗我,你明明都要结婚了……你骗我……林夏。”他又对着躁动的肚子神色温柔的说“宝宝,你别闹我了。你也只有我了,不对……我也只有你了。只有我会疼你,你也疼疼我好吗?”腹痛越来越明显,他害怕极了了,便源源不断的将异能送到肚子里。可腹痛丝毫没有减弱,“林夏……”
巷口传来几声沙哑难听的声音“哈哈哈!他以为他是谁,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血皇吗?我呸!怀了一个血猎的孩子,人家还不要他。真丢人!”
“哎吆!你可小点声吧!他虽再不是血皇,能力还是有的,毕竟他可是有史以来最厉害的血皇。你看那些个尸体都是他干的,真是杀人了不眨眼啊!”
“就是,就是……可别让他听见了!”巷口的声音还在继续……
可雪月却没有力气在听下去了……
――――――――――――――――――――――――
“你们***!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林夏用力拍打着房门。
他必须出去,月儿还在等他。没了他的力量月儿会死的!
“让我出去!开门啊!”月儿,对不起……
“夏夏,你就听爹爹的吧,只要你娶了阿笙,你去哪爹爹都不管好不好?”门外一位身着华丽的男子苦口婆心的劝导着林夏。
“爹爹,爹爹我求求你了,就一天,我就去一天!我保证我一定会回来,你就让我去看看他,求求你了爹爹!”
“夏夏……爹爹给你说了……他三天前天就不在血宫……而且新的血皇昨天就登基了。他不是被处死了,就是被新皇给……”他没有在说下去,他怕林夏承受不。他的二儿子不知怎么回事,居然喜欢上了一个血族。
“不!不会的!他说过,他在那里等我!他不会走的!不会的……月儿……”
“夏夏……”
“好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林夏!何笙你是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由不得你!”
“爸!你放我出去!”林夏拼命的拍打着门……
晚上……
“不行!我一定要出去!月儿,你等我!”
林夏在房间里找来找去,看看有没有别的出口。
可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有。
突然,门外响起了声音。
“二哥……”
“林秋?林秋!你快放我出去!”林夏欣喜道。
“二哥……你小点声!”林秋无奈道。唉!这个傻哥哥,一遇到雪月的事就傻了一点理智也没有。
“好好好!快放我出去。”林夏也压低了声音,他了不想还没出去就被老爸发现。
门来了……
林秋见自家二哥一脸的憔悴,眼眶还红红的。
在林秋的心目中他的二哥一向是那么的自信,那么高大,而现在……
“二哥……你没事吧。”
“没事,秋秋……谢谢你!”
“快去吧二哥!别让爸发现了。”
“嗯,我走了……”
“二哥,小心点。”
“好,等我把你二嫂带回来!”
“嗯!”
――――――――――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24 07:14:00 发布在 生子文
林夏一路狂奔,终于在天还没亮的时到达了血宫。
他没有贸然的进去,而是观察了一下周围。
果然。
连守门侍卫都换了,很明显,主人也换了。
他爬上墙头直接翻了进入,进入后院看了看周围没什么人跑到屋后,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属于雪月的那间房的窗户。
林夏向里面瞧了瞧,一个人也没有!
雪月在哪?!他还怀着孩子他能去哪?
林夏不死心的将整个后院都找了一遍,也没有发现雪月。
就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一个少年站在他面前。
“你是……夏哥!”
“灵?……你知不知道月儿在哪?!我在找他!”终于遇见熟人了,还是雪月的贴身侍卫!
灵,疑惑道“?主,他没有去找你吗?”
“找我?我从我家赶来,一路上都没有见到月儿。”
“主,不在这里。”
“他能去哪?”
“主,一定会去找你的……一定!”
“……那好,我现在就回家,我等他。”
“灵,你跟我走吗?”
“抱歉,我必须在这。我的家人还在。”
“好,那我先走了。”
“夏哥,你一定要先到主。”
林夏坚定的点了点头,“嗯”他一定,一定会把月儿找回来。
――――
雪月醒后发现天已经有些亮了。他是睡了多久?
肚子还闷闷的疼,下面湿湿的。雪月却没在意。
“唔,别闹了……”挺了挺腰,里面的小家伙不满意了,一个劲的踢他。
“呃……让你受苦了……宝宝你是饿了吗?”呵,也是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自己受得了,可他能受得了了吗?将自己仅存的一点异能送给了小家伙……
“还闹啊。”雪月起身揉着后腰,摸着肚子。露出一个微笑。
余光扫到墙角,看见一抹艳红,心猛地一跳。
宝宝!
他急忙摸了摸肚子,小家伙还在动个不停,还好……宝宝没事就好。
他转身朝林家的方向走去,“宝宝你想见到爸爸吗?”
小家伙伸了伸脚,雪月的肚皮动了动,似乎在回应他。
“我也想……”
――――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26 08:26:00 发布在 生子文
先来一小段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28 04:11:00 发布在 生子文
林夏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他一刻也不敢停下来拼命的往回跑,生怕回去晚了。
林夏回到家后,发现全家人都坐在大厅里,他明显一愣。
“逆子!你居然敢逃婚!”
“这有什么不敢的?我说了,我爱的人只有他!你们为什么要逼我娶一个我不爱的人!”
“夏夏……”林夏的爹爹拉着林夏的衣袖,暗示他不要在说了。
“你……”
“我怎样?”林夏走上前,“有本事,你们打死我!”
林陌一脸的怒气“好……好啊,你为了个血族,你……滚!来人!把他给我关起来,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放他出来!”
“夏夏……”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28 04:12:00 发布在 生子文
你们喜欢忘羡吗?
唉,刚才有个骂忘羡的,好生气!!!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29 13:50:00 发布在 生子文
――――
“嗯哈……宝宝你别闹了,爹爹很疼……”雪月很委屈明明是他一直照顾肚子里的,可宝宝却不买账。一直踢他。疼……
三日后。。。
雪月托着羸弱的身子来到了终于到了林家。
入眼的是一片红色景象。红的刺眼。看着现在台上的林夏,穿着红色的礼服,他身边的人也一样。
一滴清泪划过脸颊,“林夏……你骗我……”他抹去脸上的泪水。
张开薄唇“祝你幸福……”
说罢,转身离开……
这里没有他留恋的东西了。
忽略了肚子上传来的疼痛,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
向着树林跑去……
“月儿,是你吗?”林夏看着那抹熟悉的背影喃喃道。
雪月拼命的朝树林深处跑去,他一下都不想停。
直到――
感觉到了肚子疼……
他停下来,躬着腰,一手捂着肚子。大口喘着粗气。
感觉到了下体淅淅沥沥的有水流下来。
他低头一望,血顺着大腿缓缓地向下流。
疼……好疼……林夏。
他朝着一棵粗大的树走去。
坐下。
背靠着树,他想褪下裤子把孩子生下来。
等等!自己是活不成了,孩子怎么办?!
林夏结婚了,不可能给自己养孩子的,就算林夏他愿意,他的另一半一定不会同意的。
呵,与其把你生下来受苦,还不如跟爹爹一起去了,路上还有有爹爹陪你,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想着,雪月把大腿紧紧地合在一起,躺在地上捂着肚子缩卷在一起。
――――――――――
好久……好久……
雪月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肚子上的疼痛在减少。
好累啊……
可就在要睡过去的最后一秒,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他,
“月儿……”
林夏摸着雪月冰冷的手,颤抖的喊了一声“月儿……你等等我……等等我……我来陪你…和宝宝了…”
一会,林陌带着一群仆人赶来――
只看见了,两具尸体。
林夏的手紧紧地牵着一人。
扯也扯不开……拽也拽不断……
就这样紧紧地牵着雪月……不愿松开……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29 14:24:00 发布在 生子文
就这样草草了事

倾城未颜岁月2019-07-29 14:25:00 发布在 生子文
有想看的梗吗?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倾城未颜岁月2019-08-01 00:53:00 发布在 生子文
学生攻/老师受 易宁/苏川竹


“喂,易宁你说咱们老师怎么还不回家待产?肚子都这么大了,我都害怕他的肚子破了!”易宁身边的同桌和他说着悄悄话。
“同学们,不要说话。”苏川竹看了一眼易宁。一手撑腰,一手拿着课本。肚子挂在身,随着苏川竹的动作微微的颤动。
易宁被看的发懵,转头对同桌凶道“我怎么知道!他爱去不去。”
同桌“……”
“去哪儿?”苏川竹似笑非笑的看着易宁。
“易同学,你说要去哪?”
“……没什么”易宁不禁打了个寒颤。
“哦,那我问你个问题,我们现在讲的这篇课文的主题思想是什么?你来回答一下。”
“……我,我不会……”
“哦。你不会你说什么话!出去站着!明天周末,把这篇课文抄十遍。”
“。”
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了。
于是,同学们开始讨论这次苏老师为什么骂了易宁。
“我说这棵竹子的脾气怎么这么大?”
“就是,以前也不这样呀。”
“唉,我听说了怀孕的人脾气都大,就这样。”
“对对对,我嫂子怀孕后脾气超大,我哥也是敢怒不敢言。”
………………
易宁看着苏川竹的背影,心想:你就不能听我一回。肚子都大成那样了,还不回家待产。还让我抄十遍课文,回家你等着吧!
于是乎。易宁同学一天都在想回家后怎么‘折磨’某人。
放学后。
易宁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辆车不紧不慢的跟着他。
易宁一笑,停下脚步。
“怎么?苏老师是想去我家监督我抄课文?
苏川竹尴尬的无话可说。头微侧,看着易宁。
易宁丝毫不客气的上了车。
见苏川竹不动,他道“喂,苏老师回神了。”
苏川竹的脸色微红。
易宁好笑道“苏老师开车啊。”
此刻的苏川竹呆呆地,丝毫没有上课时的那种生气“哦”
“这里没别人……”
“我知道呀!”易宁歪头看自家老师。
苏川竹皱着额头认真的对着易宁说,“这里没别人,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哦。竹子,我们回家。”易宁想:唉,你怎么这么没出息,他一服软你就原谅他了?不是说回家后让他在你身下哭着给你道歉吗?这就原谅他了?
不行!竹子,既然你惹我生气了,就得付出代价。想完,露出一个邪笑。
苏川竹看着一脸邪笑的易宁身子抖了抖。

倾城未颜岁月2019-08-01 07:02:00 发布在 生子文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