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醉影(古风半路父子)(小虐宜情)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陌湘萘 字数:99186字 评论数:141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小陌的儿子又乖又呆又傻,我终于决定放他出来遛遛了,虐到了别怨 陌湘萘 ,那货只是恰巧和我同名罢了~烂番茄臭鸡蛋啥的表砸我,要扔扔小陌去……

当然,相逢即是缘,喜欢点个赞哈~

本篇古风纯父子,清水小虐(你觉得大虐我也没意见~)

陌湘萘2014-12-07 14: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明儿,明儿……”萧清皓焦急地抱着怀里的人——运着极好的轻功却仍是觉得不够快!
萧明这是第三次嗑血了!大夫说过他这回再嗑再拖多半是药石无灵了!作为一个父亲,萧清皓怎能不急!
偏巧这时江湖传闻水月阁新出了个玉面鬼医,不死不救!还别说,他倒还真救活了那么几个半死不活之人,以致一时间江湖上鬼医名声大噪……
所以嘛,萧清皓这才死马当做活马医,不顾舟车劳顿,千里迢迢地带儿子来寻医问药了!
只是还没见到鬼医呢,就已经被从水月阁外一直排到小镇之外的长龙吓懵了!
什么情况?!轮到明儿,明儿离咽气也不远了吧……
哎,如果楚慕雪在就好了……
楚慕雪何人是也?
二十年前的苍穹神剑,一套子午剑法耍的甚是好看!鲜为人知的是她还有一手好的医术……
当年,她或许十六岁吧,反正都是热血的年龄,两人志趣相投,于是这么一来二去的算是两情相悦吧!
可谁曾想,她到底是江湖中人——在一个不知情的世界没过多久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不过这是因为两人都是热血的年纪,也便好聚好散!只是相爱之心不假,如此算来,都已经寻了十八年了!
……
如今明儿他恐怕大限将至了!.
正思忖着,水月阁里走出了一位青衫少年,他来到长龙之中,看了几个人,“好,抬进去吧……” 而有的却道,“回去吧,我无能为力,很抱歉。”……
萧清皓一脸好奇地把他望着。
轮到萧明时,那少年明显目眩了一下,他只好抚额轻言道,“此兄台……体弱,怕是熬不过这月十五了,若非要救他,代价有些大呀,我……”未等他说完,萧明就一脸惊喜地唤了声“父亲”,而萧清皓更是捏住了青衫人之臂“此言可当真?你一定要救他,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愿意用双倍诊金酬谢!”
只见人眼神暗了暗,“呵呵,前辈与兄台的父子情谊真是让人羡慕啊!放心,我……会救他的,且先服下清心丸,之前约莫还有十几位病患,我稍后再来为你诊治……”
说话间,那少年已经移开好几步了……

陌湘萘2014-12-07 15: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青衫少年大抵就是传说中的那个玉面鬼医吧!一般的大夫都喊药石无灵了,独独这少年给了萧氏父子一丝希望!是以萧清皓特地多看了他两眼!
他待人亲和,纵使眉角爬上了倦色,却仍是温和地望闻问切着, 看着那一个个愁容终是舒展的人儿,一个个走出阁楼时尽显春风得意的人儿,萧清皓抚了抚萧明的额头,“明儿,放心吧!我们下回定要来好好谢他!”萧明应了声,也竭力扯出了一丝笑容。
而这头的鬼医弄玉公子呢?
他抬袖抽出了一方帕子,娇喘连连地擦了擦虚汗,又见一随侍撑开了一方伞——缓缓地搀着人走进阁楼中去……
他这算身体羸弱吗?久病成医?
总之,大多数人更敬佩他了,也更感激他了!当然,这是后话。
弄玉公子回楼时格外在萧明处顿了顿,他的目中除却吝惜之意,为何扫上萧清皓时还有一丝落寞?他,在渴求什么?
萧清皓仍在游思,却见那少年忽然伸出了纤指——搭上萧明的腕,“嗯,药效比想得快些……”
这时才发现,他身上还散了淡淡兰芷气息……
“再让他服些凝神露吧,过些时候也能好受些……”他对身后另一小厮念了几句,又缓缓向阁中移去。
萧清皓一愣,却又在下一瞬笑了开来,“明儿,咱们运气真不赖!早些遇上便更好了……”
萧明亦是扯了扯父亲的衣带,笑了开来——不久以后,明儿也能像父亲一样笑谈渴饮,指点江山了吧?明儿也能跟在父亲身后,执剑笑傲沙场了吧?明儿也能立于千军万马中和涛儿一起建功立业了吧?
那时,远儿和父亲运筹帷幄,明儿和欧阳伯伯,涛儿一起沙场秋点兵!好不快意……
想着,萧明也笑了——他有多久没这般笑了?萧清皓一脸宠溺,“为父很欣慰……”

陌湘萘2014-12-09 09: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与此同时,弄玉公子掩门坐在几案前——今日来问诊之人颇多!
幸而还能装作个娇喘连连的文弱书生,先躲会儿清闲,不然玉面鬼医倒要先成鬼了!当然,他们基本上也没啥疑难杂症——除了那个叫萧明的,其他真是不着急的!
本想着偷个懒睡会儿也好呀,不料暗道忽启——“公子,阁主传唤……”
弄玉一愣,匆匆起身!
阁楼中,一跪一立。
“还记得弄玉之名的缘由吗?”
“他来了?”弄玉有些惊喜,“呵呵,我想,我知道是谁了……”
“这把雪影剑,你且拿去吧,或许,他还认得……”
“一定认得的!他,一定要认得呢!不然……”弄月有些说不下去了——不然怎样?还能怎样?
“你随他走一遭吧,毕竟十八年来的空白……至于其他,我想,你会懂。”那白衣胜雪之人转了身向更深处隐去……
弄玉公子攥紧了手中的雪影,含着泪笑了笑,“您……终于来了呢?”这却是个陈述句。
弄玉抬袖划过眼眸,退出了内阁——又将雪影悬于正门相对的那面墙上,或许,一抬眼就能看到呢?
弄玉伸手触了触镜中容颜——像吗?很像的。
他暗自吸了几口气,又推开小窗向外望去……
“来人,给那位公子寻个清凉些的地方……”弄玉不曾发觉,他竟也在不经意间偏心了……
“再为那位公子送上些护着筋脉的药——他,我不得不救……”弄玉按着右肩发了会儿呆,可惜那意味,他们都不会懂……
药,该送的都送齐了吧?

陌湘萘2014-12-10 13: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本是极好的事,不想萧明一时受不住那猛药——忽然咳出了一口老血,这可极坏了萧清皓,“弄玉公子!这可如何是好啊!明儿,明儿……”
萧清皓提剑入了主阁——纵使从此会背上不讲江湖道义的骂名也无所谓!只要明儿活着便好!
可当他将传家宝剑抽出直直指向了弄玉时,只看到弄玉公子一个浅笑, 用手指间的内力将脖颈上架着的剑折了个哐当利落脆!
“前辈护子之心尚能理解,只是这般方法……可否会毁了您那一世清明?出去吧,我也便当作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他边准备着金针边说道。
偏偏这萧清皓算是扛上了,“先去救我儿!”
“我亦可选择不救!”弄玉甩袖,扔下针包,一个转身躲开了萧清皓,直直进了内屋!
萧清皓本打算追到底,却不想被人如此忽视了!竟然让那孱弱的黄发小儿轰了出去?!甚至连家传宝剑都折断了……
正悻悻地想回到队伍之中,出来才发现——人群太密,明儿呢!
“明儿!明儿……”他在阁外喊得人心烦!
“今日尽数遣散了吧!我已无心再救人!咳咳”弄玉公子对身后的小厮道,又轻咳了两声,大抵是适才动了微怒,又或许是别样的情怀……
听人传话完,众人皆开始埋怨起了萧清皓——“萧前辈(萧兄) 哟, 你……弄玉公子他向来说话谦逊温和,你这是都同他说了些什么?!”
“我……”萧清皓一时语塞!他也顾不得这些!急急张望着四周——拨开众人,向萧明走去……
其实想通了之后,内殿里那位倒没外界猜得那般失落——一切风平浪静, 弄玉公子他如今只是看病看得有些累了,小憩一会儿罢了……
“公子,您醒了?殿外都快打起来了!”一小厮道。
“又是那护犊子?”弄玉似笑非笑,“我还偏偏不去救他!”话虽如此,弄玉却又收拾起了那抛下的针包……
屋外人一点点变少——萧清皓看着他们向人连连道谢,心中气愤不已!
过了好些时侯,独独那萧明倚在萧清皓怀里,面上一点血色也没有……
“快进屋吧!否则我看兄台怕是连今夜也熬不过了……”一个小厮传话道,“公子请两位今夜先在这水月阁歇下吧……”
萧清皓一愣,下一刻却也抱起了萧明进入了客房,说实话,这房间布置的还是挺清雅的,对胃口!若忽略了那讨人嫌却又让人无可奈何的玉面鬼医,这一整日倒也舒心……

陌湘萘2014-12-10 19: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而站在窗外的那个少年呢?
他看着萧清皓打横抱起萧明走进了房中——还满意吗?
别人只知弄玉公子有些忐忑地望向了窗内,却不知弄玉心中所想所思——他看到雪影了吗?雪影剑呐!看一眼吧!不是都传闻欧阳家军中萧军师文武两全吗?为何窗外有人立了这么久却未曾发觉?向外看一眼吧!就一眼也好呐……
可那人一直盯着萧明……
弄玉看着父慈子孝的场景,心中感慨万千……
您是极疼惜这个叫作萧明的少年的吧?您愿放下一切也要救下他,那,弄玉成全!只望您能一直这样笑下去……
又瞥了一眼窗内笑意满眼的萧清皓,弄玉落寞地转过了身……
可却又很是不忍地侧身回望了一眼——暮色下,萧清皓的身影连着一个人的心边——请允许弄玉任性一次吧!第一次,也或许是最后一次……
无论如何,却好想好想让萧清皓知晓——这头,一直有一个少年,深深地挂念着……
萧清皓处,没那么多的纠结……
只觉这天气实在闷得慌,想来那个嚣张的小子也不打算出诊了吧, 明儿这一天也折腾得够呛,自己也有些累了。
萧清皓本打算安寝了,却听窗外忽传来扣门声,“萧前辈,公子有约。”
什么玩意儿,他精力旺盛,不代表老子精力充沛吧!还有约,刚把家传宝剑给弄折了,心情颇不爽!要不是为了明儿,真想一把火烧了这水月阁!——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时挺淡定的,怎么一看到那个孩子就莫名的窜火呢?真不知道谁家的儿子,又没礼数又不懂谦让,要是他的儿子,敢这样!保管他半个月别想下床!
为了明儿,就委屈一下去见见他吧!

陌湘萘2014-12-11 14: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萧前辈,今日弄折了萧家家传宝剑,我……我实在过意不去,我有一把绝世好剑想赠与您作为赔偿……”弄玉公子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当他指出楚慕雪曾经的雪影剑时,萧清皓脸色刷的一下白了——“ 这……”
“她……她还好吗?”缓过神来之后还是比较担心那个曾经爱过的人的。
“前辈想同我一起去看看她吗?” 弄玉忽然抬首。
“你是说……她也在这里?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你怎么知道我…… 快带我去寻她!我一定要问问清楚!”萧清皓言语间透出一股难掩的霸气。
“我怕她回答不了你了,前辈,请随我来吧……”他恭顺谦和,现在从外表上看还是个不错的孩子!
“你……你什么意思?慕雪她……她为何不来见我?”萧清皓有些不解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你早知我的身份?所以故意留我到现在?你有什么目的?”
果真是将军的幕僚啊,他到底是心思缜密的!
可他问的是目的吗?为什么听来好伤人心呢?如果那个“预谋”只是纯纯的赤子之心,会不会很讽刺?
他心思缜密,可为何连这都瞧不明白?

陌湘萘2014-12-11 21:5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入目的是一座有些年岁的坟,上书“慈母楚慕雪之坟”,右下角书了小小的一排“子 萧羽”……
“你是萧羽?”萧清皓目光敛了敛道,“她走了多久了?我……”
“不是!”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很矛盾呀,如果说不是要将雪影剑拿出来做什么呢?可若说是,娘亲当年……如今,哎,其实本不该有交集的两个人又何必非要强扯在一起呢?如若真的不在乎又何必急急打断了他呢?为什么对“萧羽”二字如此排斥?
正尴尬着沉寂的气氛,忽听一人道:“你会救明儿吗?”
其实萧清皓已经猜到了,这孩子心气儿高——和自己一个德行, 他越说不是,多半就偏偏是的!
“你……”他看着眼前这个人,为什么没有问自己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没有将自己抱到怀里哄一哄?都已经拿出雪影剑了,那么除了萧羽还会是谁呢?可自己刚才为什么不承认呢?到底有些失落了……可这是自找的。
“放心,我会救他的……”弄玉低首,其实他的样貌和那人是极像的,而性子也和慕雪一模一样——即便如此,竟然还是没有看出来!
萧清皓忽然瞥见了他脖颈间戴着暖玉——那可是当年送给慕雪的那啥信物啊,老脸微红,臭小子, 敢情这人千真万确就是自己的儿子!!
而那弄玉呢?刚才娘亲说要把剑给这不负责任的老爹看,甚至早立好了墓碑——为什么非要把自己推给这个人呢?为什么娘亲自己不来?虽然他亦是渴望着的, 可还是有些委屈……
不就是折了一把剑吗?更何况他是指着自己的性命的!当时又不知道这个又难看又不实用的玩意儿竟然会是家族里的家传宝剑!那这个小小的失误应该不能算作是自己的错吧?
真讨厌,这个人怎么和江湖中传说的一点都不一样!
彼此立在那坟前,相顾无言,这场景有些可笑,不是吗?
笑得欲哭无泪……

陌湘萘2014-12-12 15: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天上忽然飘起了小雨,“回去吧,明儿该找我了……”
看着他转身的背影,弄玉低头嗫嚅,“那我呢?……可能你还不知道。”
身旁的小厮替他撑起了伞,“公子莫让雨淋了,这天气容易伤寒”,弄玉举起手里的伞,悄悄递给了身旁的人,瞥了一眼走在不远处的人说“给他送去吧,他也没带伞……”
身前的人听了一愣,“要不……要不我们同撑一把伞吧!”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欣慰的,即便从未在他的生命中出现过,他还是想到了自己……
“好啊。”弄玉将大部分的伞都撑在了他的头顶上,自己则偷偷地看了几眼——他的剑眉挺好看的,眼神刚毅而不失谦和温柔,即便那种眼神不是对自己的,却还是觉的很好看~
真的觉得这个地方有点太小了, 怎么才一会儿就到了!
“前辈,我且去准备些东西,让那位兄长用些饭菜吧,过会儿不好熬……”弄玉转身时萧清皓这才发现——他浑身几乎湿透了,看来那伞是全撑在了自己的头顶上啊! 这么想来竟有些小小的得意了。
不一会儿,饭菜端上来了,看得出花了些心思的——应该是慕雪教过的——有几样饭菜还是挺对胃口的,其实这不仅仅是给明儿吃的吧?
萧清皓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丝弧度……

陌湘萘2014-12-12 15: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再见他时,他已经换上了一身玄袍——为何是玄色的呢?
不过显得他更加清瘦了,其实早该想到的!举止间明明就有慕雪影子……
“前辈回避一下吧,放心,我不会伤害他……”为什么要赶人走呢?
“我不放心……”其实说完了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担心的是哪一个?
“那好吧……”只见弄玉拔出了银针刀——比一般的绣花针更粗更长一些,这样入效更快,只是稍有不慎就会伤及性命……
可那堵塞了多年的经脉大穴——必须有人为他疏通!而那个自愿舍了多年苦修来的内力的人,也只会是弄玉吧……
看他翻飞娴熟的动作和当年的慕雪真是一样的——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这个孩子真实身份,忽然觉得怎么看怎么顺眼了,甚至有些自恋地觉得这孩子多少总该遗传点自己的吧?
现在晃神,忽然听到明儿喊了一声,萧清皓立刻抓住了他的手,“别怕,别怕阿,爹爹在呢!”
可萧清皓却终是忽略了那个站在床头捂着丹田,眉眼微蹙嘴角微抽的少年……弄玉也好疼啊!
“前辈,莫要担心!令公子的经脉已经打通了,好好调理即可,我明日再来……”他明显有些困倦吃力,可如今的萧清皓完完全全地沉浸在明儿即将痊愈的欣喜之中!
弄玉又回头看了一眼父慈子孝的场面,浅浅笑了一下——这里多了一个弄玉吧?他摇了摇头便踏出了房门——只是还没有走几步,适才内力的冲击已经压不住了,一口血喷了出来,他只是用手擦了擦,“幸好今日下雨啊……”他又浅浅笑了笑。
这才刚刚进房门,就听有人来传“萧氏父子去马厩取了马……”
“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吗?即便你不知道那也该来和我道一句谢呀!” 弄玉轻咳了几声,“为他们备马……”
既然留不住,那便也一并送你们离开吧……
抚着胸口——隐隐发酸——原来父亲的感觉是这样的……

陌湘萘2014-12-13 01: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你说公子他也真是的,救什么人不好?偏偏救了那么两个白眼狼,他自损内力,人家连句谢都没有,更别说什么双倍诊金了,真是赔大了!”一个小厮说道。
“可不是嘛,你都没看见昨夜公子回来,淋了一身的雨,昨儿好像咳了整整一夜呢……”听这个人说的那可真是要多惨有多惨了!
……
“明儿,我去道一声谢,毕竟他救了你……”其实压根儿没想过谢人家,一家人谈钱多伤感情?在他看来,这多半是应该的——只是听人家都说的这么惨了,不去看一下也不太好吧?
“前辈,请坐!”刚打开门的时候他正在翻书,抬头看见来人赶紧礼貌地站起身来,掸了掸,便将身下的椅子让了出来……
“明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等是来辞行的……”还是来吱会了一声,不是吗?
“……那我可以跟着吗?把我一起带走吧……”他低眉敛目,想他定是极其高傲的一个人,说出这样跌身份的话定是鼓足了不少勇气的,看他紧紧攥着手中的书,想来他也是极其忐忑的。
“你看的什么书?”萧清皓他并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倒是问了句极其无关紧要的话。
“没什么!”他竟然有些羞涩了?
“你不给我倒一杯茶吗?”姜毕竟是老的辣,如此那人只能把手中的书放了下来——他只稍稍瞥了一眼,实在没有想到哇!
“你没有父母吗?这般大的年岁了还看什么家规家训啊,想你也定是极调皮的,我们萧家的家规家训可远比这多的多……”他这是暗示吗?
“无论多少我都会看完的!”他跪地抬首,恭顺地敬了茶,“我的父亲就在眼前,可他并没有带我走的意思啊……”
“其实,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想你一个人也可以过活的……”这是直接的拒绝吗?
“我……我懂了……前辈,恕不远送!”他低眉,声音的哽咽却出卖了他……
其实萧清皓也有些后悔了,都说竖子无辜,想这孩子说“不是”的那一刻,自己又何尝不是这般的痛苦?只是和他比起来自己未曾落泪罢了……
望着父亲远去的身影,他先是缩在墙角呜咽了几声,又抹了一把泪——这几日相处也足够了……
可为何还是有砸了内室的冲动? 不是生气,只是难过……

陌湘萘2014-12-13 02: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哎呀,到底是谁给我们的弄玉公子委屈受了?”不知欧阳涛从哪里冒了出来。
“没有没有,只是有些想哭罢了, 你怎么有空来这儿?传闻你们这两日不是挺忙的吗?”他赶紧把眼角的泪痕抹去,换上了一副坦然的模样——再多的痛苦,只是偷偷的藏在心底,不想让人去发掘。
“那人回去了,我爹给我放了一天假……你看我多好哇,特的跑来寻你……不过话说你的马厩里的千里马呢?”这人明显的吊儿郎当!
“我想他们很着急回家,就送他们了……一对很好的父子。”
“哦,我知道了,你这小气鬼,在心疼自己的千里马吧?”
“你猜对了!哎,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心疼啊!”这也是一脸的死乞白赖。
“我看你在这儿也挺闷的,要不你随我一起回军营吧?我可要好好和我爹吹一下,你看堂堂的玉面鬼医就是我好哥们儿,他准猜不着呢!我俩认识这么多年了…… ”他说的有些得瑟。
“是啊,也不知道谁被打得皮开肉绽!要不是我恰巧路过,你这小命儿可就已归西了,你还不好好谢谢我!”
“谢你做什么?那会子你还没这医术呢!再说了,你之前就跟我说是你娘救的我,这会子怎么又来跟我抢糖吃?”
……
“你到底去不去啊?”欧阳涛明显想带人出去。
“去呀,当然去!这就找你爹要糖去……”他浅浅地笑了笑,“别叫我弄玉了,我去换身行头……”
原来他还会易容?欧阳涛愣了半晌,“险些认不出你来了!话说我还不知你的真名呢……弄玉弄玉,你到底叫什么呀?”
“萧羽……”

陌湘萘2014-12-13 02: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当萧清皓听闻有一个叫做“萧羽”的孩子来到了军营中,浅浅的笑了笑,都说了‘恕不远送’了还不是跟来了吗?
一边的欧阳涛明显不知道行情, “小羽,你说你干嘛非要易容呢?其实我们这些大老粗根本就不会来看你呀!”
“我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活下去而已,我独自一个人的确可以过活的……”不了解行情,明显是听不懂的~
“我和你说呀,我爹手下的那个萧叔叔是很温顺,很谦和的,他……”欧阳涛刚说了两句,萧羽瞪了他一眼——
“涛哥哥,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 他哪有你说的那么好,每次都在我耳边夸他这也好,那也好,你知不知道他这次差一点……哎!”
“差一点什么?”欧阳涛忽然来劲了,“其实萧叔叔他……至少他对我是极好的!”
……
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的,结果说曹操,曹操就到!
“涛儿,这是……”原来他也没认出来!小羽眼角不经意划过了一丝失落,没人察觉……
“萧羽,萧叔叔,小羽是您本家呢!他可是涛儿最好的哥们儿了呢!”欧阳涛介绍了起来,又因为之前商量过不要再提弄玉公子,所以这一重身份并没有点破。
“原来真不是他……你……”萧清皓指了指那个从一开始就一言不发的人,“你随我进来!”
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萧羽回头看了欧阳涛一眼,眼底是怎般情愫?只见他攥了攥手里的拳头,快步跟了上去……
他料到了什么?又准备了什么? 如此,是紧张不安,还是放松坦然?

陌湘萘2014-12-15 13: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你可知我是谁?”萧清皓竟然这么问了一句!
萧羽点头应了声。
“什么态度!和长辈回话该是这样的吗?”为什么只是说‘长辈’?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嘛,真是的,怎么一天一个样啊!
“你可认识弄玉公子?”
这个怎么回答呀?认识——肯定是认识的,可是从来没见过他本人啊!“嗯,人道玉面鬼医,略有耳闻”可关键是爹爹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就是玉面鬼医呀!这次可是连口技都没有用,只不过易了个容而已~
“你……你怎会和涛儿相识?”这个问题还真是有些棘手!
“小羽自幼便与他相识了,机缘巧合吧……”
“你既来到军中了,军中无父子!所从你也称我声军师即可,至于你,还是从基础开始比较好……”他这是误会了吗?
“我……我并未想过要参军呀,此次实在应了涛哥哥之约才会……”
“你……你的意思就是说涛儿没有叫你来,你并不会来?”
“大抵是这样的……”不是都说过恕不远送了吗?不是都说不想相认了吗?死乞白赖地把脸凑过来做什么呢?
“你……你可以走了!”萧清皓似乎有些生气?
“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可这是他误会的,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但,但……其实参军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
于是乎,萧羽抬首看了萧老爹一眼,似是做了极大的决定,只听他低语:“我……我会从基层开始做起的……”之后便急急行了一礼,头也不回地奔了出去!
老萧看着那身影,一脸玩味地端起了茶杯,心中默道“小子,我到底是你爹呵!你这小孽障,还想逃了不成?乖乖留在我身旁吧……”

陌湘萘2014-12-15 13:5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话说这头,小羽他一冲出帐门才觉得自个儿中了圈套了!他直拍脑门,可是,他又诚然地笑了开来——这个陷阱,小羽心甘情愿地跳下去……
倚着一棵并不引人注目的老松树,小羽双手托着后脑,嘴里叼了根不知名的草,远远地看着欧阳涛在那营中的雄姿英发不觉想起了好多不曾在意的事……
和涛哥哥的初见好像并不这般惬意,那时,涛哥哥一身污血,当真是吓坏了!
他说那个叫“家法”——有点同情他,也有点羡慕……
后来,娘亲总在涛哥哥昏着的时候小心翼翼地为他擦拭伤口—— 小羽以为娘亲对涛哥哥好,一半因了同情心疼,一半因了小羽的恳求,是为了给小羽寻一个真心的玩伴——后来才知道,娘亲对涛哥哥才不是这么复杂呢!只是真心想待他好!其实,小羽真的懂的!
再后来,就玩一块儿了!
直至涛哥哥身上利索了,娘亲说涛哥哥要回他的世界,小羽只好妥协了,但涛哥哥说过有空一定会陪着小羽的,小羽信了,涛哥哥也做到了……
君子之交,好多年了——涛哥哥,是小羽唯一的朋友……
眼眶微湿,小羽只见涛哥哥快步向自己走来……
“涛哥哥!”小羽打起了招呼!
……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竟然会答应给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小地方的小军营做个小军医?!萧叔叔到底和你说了什么?这不是大材小用吗?”欧阳涛马上就跳了起来!
“涛哥哥很奇怪吗?你把我诓来不就是想要我留下来的嘛?”萧羽笑了笑,“或许日久见人心,说不定他会有所触动的……”
“小羽,我说你到底是为了谁呀?最近你一直都怪怪的……”
“总之我并不会害谁……”
……
“父亲!这就是我常和你说的那个人,他来给咱当军医啦!”欧阳涛一脸兴奋着拉了萧羽走进了主帐篷!
“见过欧阳主帅,萧军师……”不曾有人注意他眉头稍稍皱了一下,不小心牵动了那日的伤口——不过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嗯……”萧清皓应了一声,“欧阳主帅,这小子我看着不错,要不让我带回府得了……”
“涛儿,难得寻到个玩伴,还是让他陪陪涛儿吧……”欧阳夏也是一脸欣赏的意味。
“这……”萧羽偷偷瞥了一眼,什么情况?!这两位之中的任何一位可都是他一个小小的军医得罪不起的呀!

陌湘萘2014-12-15 19: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两双目光射了过来,萧羽“我…… 我,”支吾了半天,目光又紧了些,“我想留在军营里,我不要什么特殊对待……我,小羽自知不该辜负前辈好意,只是,小羽更愿意同弟兄们同吃同住。”
虽说拒绝得有些唯唯诺诺,但至少两边都没得罪……不免为他暗自捏了把汗。
“小羽,口才不错呀!”欧阳涛也是一脸笑意。
风平浪静的些许日子里,小羽替人治病疗伤,身为军医的他,于军中自是好的无法挑剔。
萧清皓也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这个孩子纵使很是疲倦了,却依旧忍了困意笑嘻嘻地给人治疗;纵使那些顽疾于他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小羽也会累啊——萧清皓心疼了,可那日日不忘的几案之上的一壶最是香醇的清茶也让人真的心暖了……小羽,默默地做了很多嘛……
于是乎,有些妒忌之人想杀杀他的威风——于公,军医岂能全让他一个人包了?众将士指名要他救治, 他乐此不疲,其他军医颜面何在?!即便明知这个少年医术远在他们之上……
于私,有些太强悍的人, 实在是“庙小佛大”,难容也!自古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多重阴谋下,还遇上个不会耍心机的小白——不栽进去实在不太可能吧?
……
后来有人回忆说,当日众守防将士皆有嗜睡不醒的现象——明显是让人下了迷药!可就在此时,偏偏有人说萧羽自昨傍晚起一夜未归,定是下了迷药后畏罪潜逃了!
萧清皓抽了抽嘴角,有些担心, 还能给小羽下迷药!这人一定不简单!小羽,千万别有事!
谁料担忧之心才有了那么一点点,更充分的“证据”也让人在他的帐篷内搜出来了——藏了一壶绝世佳酿—— 若他未替敌方办事怎能有如此厚待?
“或许是入营前带的?!”欧阳涛赶紧补了句!
可接着又从小羽帐中搜出了各类迷药……这次,无人能圆了——多少个夜晚,小羽在精心地制着这些瓶瓶罐罐——众人亲眼所见! 这次,欧阳涛也插不上话了!军中人人皆知这个新来的小羽军医曾是少帅的挚友,如今,少帅亦不再解释了,那还有谁能插上话呢?
总之,不利的矛头全往小羽头上指了!可那些受人恩惠的兵士们却什么也没说,何况那个最该维护小羽的人从始至终也只是灌了自己一碗又一碗凉茶……
无可奈何,明知受了冤枉,欧阳夏也还是吩咐下去道“见了萧羽,立刻缚来主帐篷!”调查什么呢?如今形势严峻,最好的交待便是冤了一人——平军心,也不冤了……
可这又多么可笑啊!这,就是小羽付尽心血的地方?平军心,为何非要伤了一人心……小羽能欣欣然地跳进这个“圈套”吗?

陌湘萘2014-12-15 20: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萧羽一路火急火燎——也听到了不少流言蜚语——他们说得太逼真了!小羽生怕别人让爹爹吃了瘪,更是加快了脚步!千万别为难了爹爹呵!
待萧羽一脸灰白地赶至军营,竟是正午时分了!萧清皓此刻不顾一切扬手便赏了地上之人一声极响的巴掌,“孽碍!自昨日黄昏你去往了何处?为何从你帐篷中搜出了那些物什?!快如实招来,否则……”
萧羽浅浅笑了笑——这个标志性的笑容在今日看来实在有些苦涩……紧赶慢赶为了谁?为何爹爹不问小羽正午了可曾饭否?为何爹爹会信了那些?!
“信或不信小羽,全在您一念之间…… 您若同样认定是我……我无话可说。”萧羽眼神中有些忧伤,甚至还杂了些许晶莹。
“难不成还想说不是你?”听这语气,似乎答案已经肯定了?
“我……我无言以对。”泪水在眼眶打着旋,他的声音又有些发颤……
“来人!将萧羽拖出去重责军棍四十!”欧阳夏瞥了一眼那个死气沉沉的孩子。
萧羽任由人拉扯着,只是头晕目眩——适才赶得猛了些!一口气还没缓上来……
待人将其按倒在刑凳上,萧羽这才意识到——他们……他们这是要羞辱自己?!
萧羽颇不配合,小小的“大打出手”让萧清皓面色颇难看,“来人!把我那玉鞭拿来,我倒偏偏不信了,就说是我让你等把萧羽押进主帐来的!”
不一会儿,萧羽竟真的任人缚着压进了主帐!帐中之人皆是一阵狐疑,而小羽也只是斜瞥了一眼萧军师手执的玉鞭,便低首解了衣带……
没人看到小羽眼底的悲伤——小羽只想在月夜和爹爹好好醉一场罢了!
难道小羽错了?甚至,爹爹还要拿玉鞭——这就是小羽不远千里寻到的父亲吗?
为什么不相信?不能只因为小羽是萧羽就相信一次吗?只这一次也好啊……
抬首,泪眼婆娑,小羽心中的万千惆怅爹爹可懂?

陌湘萘2014-12-16 13: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再最后问你一次,昨夜做了什么?!”萧清皓道。
“旁人不信,我无可奈何。您也不信我,我……难道在您心里就认定是我吗?甚至……”萧羽紧了紧拳头,“昨夜?呵呵,您若不信,多说又有何益……”
萧清皓冷笑了一下,“你既不愿多说,我也不多问什么了……”说着,在萧羽耳旁低语了一句,跪着的人儿眼神立刻清明了些,一瞬之后,小羽望着萧清皓又一次苦涩地笑了笑,“谢谢……”
而帐外之人呢?
若说这萧羽救人倒还可信些,毕竟他也救了那么多人!军中之人粗了些,却也懂得感恩!可为何偏偏最后得知的是他竟然会去这样害人?!
有人信——他来历不明,无事献殷勤,总有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有人不信——他平日里也很是谦顺的,他可谓是至今为止遇到的最好的军医!
……
有人笑——这小子不懂强龙难压地头蛇,等着被赶出大营吧!
有人悲——例如欧阳涛,他完全不信萧羽会害弟兄们,那这屈打成招,他这小身子板,受得了吗?若非当初自己执意将人拉入军营,那此刻,小羽还是那可望而不可即的弄玉公子……
果然,才那么一瞬间的思绪纷飞,帐内已传来了鞭笞的声响——似乎还夹杂了内力,鞭鞭落肉!
那玉鞭是何物?下手不知轻重定会伤筋动骨的!那一定很疼吧?
可帐内真的连一句呻吟都没有, 只有低低的喘息……
看他背后——纵横交错,自肩至腰可谓是鲜血淋漓!若说他不怕疼,他抖得发颤,连手掌心都掐破了!可萧羽为何能屈服呢?
只因施以捶楚之人是萧清皓?这并非小羽的执念!能默默忍受这何患无辞的欲加之罪,只因适才萧清皓俯耳说了句“我信你!”
小羽也是风雨飘摇中走过的!自能想个通透——此次事儿不大亦不小,却必须给人以警醒,那就必须要有人受罚!至于人选—— 伤了他们自家人毕竟不好!那么爹爹所愿,小羽自当成全!无须多言……
至于自个儿那薄面子,爹爹选择了亲自动手,也不过是想再一箭双雕,顺带了确认一下自己的本心罢了~
此刻用这伤痕累累的身躯是否可以喂了一丸定心丸了呢?萧羽偷偷看了一眼萧清皓,“您可满意了?”
满意了吗?只要爹爹所愿,小羽便成全您!也成全了自己!这一段父慈子孝小羽演得可好?

陌湘萘2014-12-16 14: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有什么不可同我说?我自会信你呀!你这性子,是成心要我动手吗?……可还满意?把你伤成这样,你当是让我解气吗?我…… 纵使你不曾唤过我一声,可你心里不也认了吗?和我别扭个什么劲?!再这样,我可还要抽你的!”萧清皓道。
“爹爹认我了?”萧羽微微喘着。
“我何曾说过不认你?!”说着抬手,“把这面皮换回来!”
“原来……您都知道,可您还装得那么像……”说着萧羽低头浅笑。
“你既花这心思来易容,我一下拆穿了岂非辜负了你一番心思?你这般掩饰,难怪遭人怀疑!”萧清皓怎么这事儿也放进来算的?!
“我……我……我只是不想您因为讨厌弄玉就不待见小羽了!所以……我真的只是想跟着您而已! 至于昨夜,真是冤枉我!”嘟着嘴的萧羽颇是可爱~
刚刚有了些气氛,帐外之人也多是不耐烦了,才停了一会的鞭笞声,已有人要闯进帐来了!
萧羽赶紧去抓衣服,萧清皓低道了句“别折腾!”便从身后拿了件披风为人披上——连这都准备好了?!如此看来,萧清皓是压抑了很久了嘛!
闯进来的人正是欧阳夏父子二人,“老萧呀!你也不问问清楚就动手,万一逼走了他——实话告诉你吧,他就是玉面鬼医!”欧阳夏看了一眼欧阳涛,又道,“看在明儿的份上,你也不能逼走他呀!”
萧清皓看了一眼老友,笑道,“你这是在为他求情?”
“嘿,怎么?我手下的军医还轮不上你这般教训吧?打死了他,我绝不饶你!”主帅来硬的了!
关键是那人软硬不吃!
萧清皓拍拍老友肩膀,“我已经给你一个交待了!”又转身道,“小孽障,随我回府!”
萧羽撑起身来,跟在了萧清皓身后,欧阳涛本想拦,却被老爹赏了个毛栗子,“小孽障,看不出他俩什么关系?”
欧阳涛顿悟!“原来爹对我还是仁慈的!萧叔叔他……哎,可怜小羽了!”
“你还羡慕老萧的脾气好呢!真把你送他当儿子,估计呀……”欧阳夏咂咂嘴。
“啊?!爹……这个我哪知道呀!萧叔叔对明哥哥可从不是这样的!!”
“也不知明儿怎么样了……”欧阳夏忽然眉头一紧,“啊!老萧他那个笨蛋!哎!”

陌湘萘2014-12-16 21: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话说老萧那“笨蛋”潇洒地走出了帐门,还故意惹了一众人前来驻足!
而身后的萧羽走得就有些累了, 只见他身后一片温湿,原本贴身的衣物也碎成了一条又一条,翻卷的碎布上甚至还在浸润着!
纵是如此,小羽却也仍旧竭力跟着——于公,爹爹这是杀鸡儆猴的把戏,而且这出戏深意实在是太多!那么,再累也得唱完!
于私,若小羽不跟着,那爹爹会不会又扔下小羽一个人了?这种情感像极了罂粟,尝过便忘不了了……小羽好喜欢爹爹那眉眼俱笑的模样!
每当手下的弟兄们重又活蹦乱跳时,每当有人向爹爹赞起小羽时,每当……时爹爹总会笑着向小羽点点头——其实爹爹的满心欢喜,小羽瞧见了……
前路,小羽一定不会再丢了!
而帐外之人所见场景自不会这般矫情!大抵便是见了萧羽跟在萧大军师身后,那少年脸色比起适才更白了,甚至连步子也走不太稳,却又一直跟在身后——即使是他下了药也不过是件小事,即使军法处置也不会受这伤吧!
于是乎,不少人心中暗暗敬佩起了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人……
两人自离了军营也走了好些路了,萧羽忽然开口道,“爹爹,小羽……这一次您是想带小羽回家了吗?是想告诉哥哥们小羽的存在吗?您——小羽终于可以在人前大大方方地唤您一声‘爹爹’了吗?”
“先回府!”萧清皓并未回答,恐怕也只有他不知身后之人行得有多艰难了!
在萧清皓看来,这小子咎由自取!不过是借机顺带了教训了一段罢了——以之前相处于水月阁的日子来看,这点小伤又怎会伤得了小子!何况,他本是医者,何愁他不会给自个儿上个药止个痛哩!
可萧羽似是明显撑不住了,竟一头栽了下去——幸好萧清皓转身扶住了他——萧羽浅笑着唤了声“爹爹”,便只觉眼前一片漆黑……
萧清皓搂了怀中之人愣了半晌:竟生生撑到如此地步?!
这才发觉,小羽鬓发已湿透了, 他那眼角也挤满了水气!是疼得狠了吗?本以为他喘得太假,这才发现,小羽已经很隐忍了!
萧清皓黯自心疼着——原来,不觉间,小羽已经入了自己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小羽,你且睡着,爹爹这便带你回家……”萧清皓轻轻拭去了怀中之人眼角的水雾……

陌湘萘2014-12-17 13: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