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苍茫墨迹(帝王兄弟)

楼主:过路人观看 字数:165171字 评论数:570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上次格式错了,从新发哈

过路人观看2017-04-16 04: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九洛五年。
京城。
金銮宝殿内。
龙座上的男子,面容俊美黑发飘逸,棕色的眸子显出不可抗拒的威严,,一袭黑色绣金龙袍,左手搭在龙案上,另一只手紧紧攥住一张奏折。
“黄八达!”君凌苍反手将奏折扔向当朝元老,前朝第一宠臣低吼一声,“你到底几个意思!”
黄八达嘿嘿一笑,嘴边苍白的胡须也跟着颤抖,“老臣的意思,不是已在奏折里明示了吗?”
“你是说,晋亲王,蓄意谋反?”君凌苍那冷峻可怕的目光直直射向黄八达。
与此同时,殿内另一个青年不禁抖了三抖。
只见晋王君尘墨一身浅蓝色朝服,面容清秀,蓝色的眸子显出无限的温顺,是个温润如玉的美男子。此时此刻,他只觉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幸而站在他旁边的薛亲王及时扶住了他。
“皇上,在王府内私藏一千余件兵器,不是谋反又是什么!”黄八达好不畏惧地迎上君凌苍那可怕的目光,朗声说到。
“黄八达,你信不信朕以诬蔑皇室的罪名,抄了你的家!”
黄八达冷笑一声,缓缓从内兜里掏出一枚闪亮的金令牌。
君凌苍没有吱声--他太知道那是什么了,那是先王亲生颁发的免死金牌。
君凌苍被狠狠噎住了,怒然站起身,宽袖一扫,龙案上的瓜果点心以及一小堆奏折全部应声倒地,一旁的侍女吓得魂飞魄散,赶忙过来收敛。
君凌苍朝黄八达狠狠瞪了一眼,又瞅瞅一旁愣住的君尘墨,道,
“等会去朕的寝宫,朕有话要问你。”

过路人观看2017-04-16 04: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尽管朝臣们都觉得由一千兵器牵扯到谋反有些不切实际,况且君尘墨可以说是当今天下除了皇上之外地位最高的人,在府邸里藏着区区一千兵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君尘墨从未有过反叛之心,一直是个温顺文雅的青年,从未反抗过任何人,留给大家的印象永远是逆来顺从的温和形象,如今黄八达这样赤裸裸地攻击君尘墨,许多大臣不禁窃窃私语。又见皇上甩袖而去,更是由小声讨论变成了大声争吵。

过路人观看2017-04-16 04: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君尘墨此刻轻轻摆脱薛亲王的搀扶,在众人的注视下走了出去,走向君凌苍的寝宫。在踏入熟悉的内殿之前,君尘墨深深吸一口气,暗暗发誓绝对不能说漏一丁点。因为他知道,这是绝对不能说的秘密。一旦这个秘密泄露开来……他自己都不敢想象后果。
挑起珠帘,一股扑鼻而来的淡淡的清香。君凌苍慵懒地坐在正堂的一把刻有龙纹的红木木沙发,上朝时的龙袍也换成了宽松轻便的便衣,被撤下皇簪的黑发随意地垂下,左鬓的乌发贴在脸上,使俊朗的面容更加英俊潇洒。他单手托腮,带有玩味地看着正向自己缓缓走来的君尘墨。
君尘墨不干直视他的眼睛。
“说吧,”僵持许久,君凌苍缓缓说道,“朕倒想听听你的解释。”
沉默。跪了下去。
“嗯?”君凌苍的嘴角勾起一丝诡笑,伸出修长的手挑起君尘墨的下巴,使自己的目光迎上他的目光 “朕在问你话!”
“恕臣弟……无言可说。”
君凌苍没想到面前这个青年会这样,在以往,他从来都是问什么说什么……今天,怎么这般倔强?
看着君尘墨那因紧张而微微颤抖的面部,君凌苍的心里不禁涌起一丝柔情。他不轻不重地捏了捏君尘墨的肩胛,然后起身,绕过君尘墨无言地离开。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君尘墨松了口气。但他知道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自己终究得像皇兄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能拖一点是一点吧……

过路人观看2017-04-16 04: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君凌苍是令人无话可说当天之骄子,文武双全,才智过人,又有着倾国的绝世美颜,可以称得上是“完美的人。”
其实,也并没有人与他所匹敌
那个与他不相上下的人,便是天下第一大帮--焚血盟的盟主,凤楠倾。
凤楠倾和君凌苍可谓是一对绝好的“搭配菜”。一个如冰雪般俊冷,一个似死神般妖孽,一个冷血残酷,一个霸道横行……无论容貌性情上怎样,二人却都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
至于君尘墨,说来也奇怪,明明也是身怀绝技,身子骨却总是选择性虚弱,说他武功高强,他却常常患病;说他身体虚弱,他却法力极高……
这三个男性,恐怕是金陵上下最最出名的三位了。

过路人观看2017-04-16 05: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没人了吗

过路人观看2017-04-16 05: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在众多焚血盟的长老与成员全部都聚集完毕时,凤楠倾才姗姗来迟--或者是,他是故意的。他登上盟主台,俯视下面的众人,又撇了一眼一旁长老位上安然坐着的虚老,虚老悄悄攥了攥拳头,清清嗓子道:
“盟主啊,皇族春猎不到一个月便要开始了,您可不能在错失良机了啊!”
他说的良机,便是趁春猎混乱时,干掉皇上,让盟主大人自己主宰天下。
如此没有正统的建议……也是醉了。
凤楠倾脚下一绊,转过头狠狠望向虚老。
“本主说过,本主只想好好掌控江湖,不想过问肮脏当朝政!”
他知道这样说显然不合情理……至少,不合自己的性情。但是……有什么法子呢?
一种孤独感油然而生。
他觉得这样真的好累。
拥有两个身份,真的好累。

过路人观看2017-04-16 05: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不知有没有人看出什么……

过路人观看2017-04-16 05: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凤楠倾用脚后跟都能想到,晋王府的一千兵器,一定是虚老干的好事。
因为虚老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双重身份的人啊!
自己在焚血盟说一不二,唯独对虚老有所忌惮,就是因为虚老可以拿着这个把柄来威胁自己。
如果自己对他无礼,他便可以将“晋王君尘墨就是焚血盟盟主凤楠倾”这个秘密传扬于天下,到时候自己可就惨定了。
但毕竟,自己这个盟主之位,是虚老扶上的。
所以自己唯一能做的,便是尽力填塞焚血盟这边;至于君凌苍那边,他也只能委屈挺一挺,待虚老这个念头被打消时,自己也许,便会轻松些……
问题是,他得过多长时间才能打消?

过路人观看2017-04-16 05: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黄八达见皇上并没有对晋王再做进一步处置,心里很不是滋味--好不容易抓住了这样一个把柄,却被皇上骂为“小题大做,污蔑皇亲”!可那的确是私藏一千兵器不是吗?!
今天上朝时,他准备重申一遍。毕竟自己是持有免死金牌的元老,那才不过二十五的小子不敢对自己怎么样吧?想到这,他更加信心满满。
然而,李公公今天却送来消息--黄爱卿忠心耿耿,日夜操劳,特准休沐,不必入宫谢恩……
这是要把自己软禁起来?黄八达冷笑一声,压根没把它当回事儿。
自己持有免死令牌,谁干动自己一根毫毛?

过路人观看2017-04-16 05: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过路人观看2017-04-16 05: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事实上,皇上这次并非全是针对黄八达的--趁着这春暖花开之际,他准备与君尘墨一起微服出游,去江南水乡放松心情。
君凌苍看出了弟弟的焦虑,特意休朝陪他出来散心。
也许这世上,他是唯一一个能使自己为了他,休朝出来游玩的人吧?奇怪,自己这颗这么冰冷的心,遇到他时,总能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所软化。自己有时会仔仔细细端详他的脸,有些不敢相信那个粉人儿是自己当弟弟。
如果墨儿是个女人,定会长得花容月貌,国色天香吧!
说到底,君凌苍夜不知道,为何一见到君尘墨,心中就会涌起丝丝温情。好像面前的他是个容易受委屈的小动物,想情不自禁把他揽到怀里,给予温柔的安慰。

过路人观看2017-04-16 06: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是今天多发些存稿,还是留着明天后天大后天慢慢发呢?

过路人观看2017-04-16 06: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江南不愧是梦幻水乡,青砖黛瓦,古色古香。每隔一段路便有一架大理石板砌成的石桥,桥面经过数年的沧桑,变的光滑平整。弯桥下是泛着绿波的溪水,清澈见底,水底的沙石、水草与欢跃的红金鱼、蝌蚪儿,都一目了然。
看见如此美景,君尘墨那颗烦乱绷紧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沉浸在这副优美秀丽的水墨画中。
这是他们来到江南的第三天。
正午,二人回到客店,准备用些午饭睡一觉。正当君尘墨朝方方正正的枕头上一靠时,外面突然传来响声。
他警惕地竖起耳朵。
“是李公公?”他转脸问君凌苍。
君凌苍皱皱眉头——自己不是已经对李公公说了吗,自己微服游行之间不要来打扰。他穿上靴子,走了出去。
君尘墨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
大约一杯茶的光景,君凌苍推开门进了来。
君尘墨一愣——他的面色,好严肃……
“墨儿,”君凌苍轻轻坐到床前,“你先自己逛逛吧……皇宫里……出事了……朕得回去。”
“什么事?”君尘墨的心“咯噔”一下,问道。
“乾清宫的太监与宫女、以及晚上巡逻的侍卫,竟有很多被人暗杀了。”君凌苍的浓眉拧成疙瘩,“朕怀疑,有人要刺杀朕……因为朕微服出来的消息,除了李公公与你之外,没人知道,其他大臣,朕一律用了‘恩准休沐’,他们一定以为朕还在宫里,所以杀掉了服侍朕的宫人,准备干掉朕。现在朕出来的事情已暴露,朕必须回去……”说着替君尘墨将前额的乱发捋到后面,“你就自己再玩几天,朕先回去处理一下。”说罢起身,走出了门外。
君尘墨原本的好心情被打破了——这一定是虚老干的好事!

过路人观看2017-04-17 04: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又用了几天时间,君凌苍赶到了金陵,进了皇宫。
他快速向李公公了解更多详细情况。
“刺客抓到没有?”他厉问道。
“没有……”李公公小声回答,说着从内兜里掏出一块令牌,“但是……老奴发现了了这。”
君凌苍接过令牌仔仔细细端详了一会儿,说道,“这不是……焚血盟成员的令牌吗?”
“是……”李公公的声音变得更低,将脸凑近君凌苍说道,“所以老奴以为,是焚血盟要刺杀陛下……”
提到焚血盟,君凌苍的眼睛眯起来——焚血盟的盟主凤楠倾他是知道的,唯一一个能与自己相媲美的人。
“难不成,他焚血盟盟主要抢我这皇位?”他笑道,“自古以来江湖与朝廷是两大分派,谁也不招谁麻烦……难道凤楠倾,他真要与我大梁为敌?”
“陛下,凤楠倾不是一般人,他的野心……谁知道呢……”
“仔细彻查,不要声张。”君凌苍丢下这句话,便进了乾清宫。

过路人观看2017-04-17 04: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君凌苍走后,君尘墨的心一直吊在半空。
到底应该怎么办?总不能现在到焚血盟找虚老破口大骂一顿?
唯一能做的,也许只有故作镇定了。
他准备继续在江南待一会儿。
下午,他准备去茶馆放松放松,顺便捋一捋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他进了茶楼后,找了个角落坐下,要了一杯茉莉花茶便扶着额头沉思起来。
不知何时,一阵吵闹声打乱了他的思路。他抬起头来,却见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揪住一个卖唱少女的裙子不放。那女孩长得俏丽,年纪轻轻不过十四五岁,此刻涨红了脸,使劲要挣脱离开。
“别走啊,小妞,陪爷玩玩!”那男人一只手使劲搂住女孩儿,另一只手伸向女孩儿的xiong,大胆用力地搓来搓去,女孩儿拼命尖叫,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下。男人更加放肆,开始撕扯女孩儿的衣襟。
君尘墨心中怒火从烧,令他震惊的是,茶馆里的其他人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止。
“放肆!”他忍无可忍,一拍桌子站起来,将桌上的茶碗怒泼向那个男人,“光天化日之下,你这样调戏民女算什么!”
“呦呵!”由于君尘墨易了容,并没有人认出他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晋王爷,那男人见一个不过二十、穿着朴素的小子跳出来,不由得骂道,“你算老几?老子是当今元老黄爷的侄子黄汉,你是什么狗东西!”说着打量着君尘墨,“不过你小子长得还挺不错——老子倒也想玩玩你!”
“滚!”君尘墨顿时气得浑身发抖,走看看又看看,抄起身旁的木凳朝黄汉砸去。黄汉没想到他这么大胆,没有躲闪,额头顿时血涌如柱。
“哎呀你个**!”他大声叫着,跳着,喊道,“来人,把他给我绑了!老子要到府里好好教训教训!”
君尘墨不想暴露身份,只能顺从地跟他们走。

过路人观看2017-04-17 05: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以后星期一至星期四每天三篇,星期五至星期天加更,有木有意见尼?

过路人观看2017-04-17 05: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手下人把被绑着的君尘墨推进一个小黑屋里,黄汉也进了来。他手里拿着一条鞭子,时不时挥舞一下,似乎在恐吓君尘墨。
“小子,敢打爷,今天爷爷我就叫你知道什么叫疼!”说着,鞭子已是下来了。
君尘墨连忙躲开,“有,有话好好说……”他要拖到有他认识的人来。
“好好说?”他冷笑一声,“好啊,只要你陪爷玩玩……瞧你小子细皮嫩肉,老子正好少个男宠!”
“……”君尘墨无言以对。
“怎么,不乐意?”黄汉骂道。
君尘墨实在忍不住,竟甩手给了他一耳光。
“你,你……”黄汉顿时气得不打一处来,抄起鞭子要甩下——
“少,少爷!”突然,门外传来小厮的声音,“老爷听说您捉了一个年轻人,姿色不错,想要献给刘大人……”
“知道了!”黄汉骂骂咧咧,走出门外。
不一会儿,黄八达走了进来。
君尘墨知道时机已到,遂冷笑一声,冲黄八达低低吼道,“黄老,别来无恙啊!”
黄八达一听声音,顿时一惊。

过路人观看2017-04-17 05: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黄八达是个大贪官,各地都有自己当宅子。虽然那么巧出现在江南地方的宅子有些不切实际,但由于剧情需要,只能将就将就啦!)

过路人观看2017-04-17 10: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黄八达吃了一惊,抬头望去,却见一个青年嘴角挂着玩世不恭当笑,望着自己。
突然,他为之一震--这声音怎么这么的熟悉……不是晋王爷又是谁!
他难以置信地揉揉眼睛,嘴张得老大。
猛然,他回头狠狠给了黄汉一巴掌,
“你个挨千刀的!”他的声音逗有些颤抖,“还不快给晋王爷松绑!”
“啊?”黄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呆呆地摸摸脸。
“混账东西!”黄八达又给了他一巴掌,上去亲手給君尘墨松绑。
君尘墨笑笑,“黄爷,您觉得这事改怎么办呢?”
“这……老夫立马严惩这个混球!来人,把这个**拖出去,重大一百大板!”
“啊!”黄汉吓得魂飞魄散,被手下人拖到屋外按在地上,板子毫不留情砸了下来。
“啊啊啊!”他发出杀猪般的嚎叫,背部与臀部逐渐伸出紫红色的血。
君尘墨心满意足地拍拍袖子上的灰,对黄八达笑笑,若无其事走了出去。
“晋王爷慢走……”

过路人观看2017-04-17 10: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