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西装革履 (兄妹)

楼主:守张起灵 字数:153787字 评论数:489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曾经在她模糊回忆里,那个笑容如同他白色校服一般干净的少年,如今已经西装革履。
一楼祭度娘。


守张起灵2016-08-04 21:5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一章
柳筵猛得醒来,一看闹钟已经指向九点。
她慌乱得掀开被子,换好校服,绕开房子里大大小小来不及整理的箱子去洗漱了。
她昨天才从A市匆匆赶来昨天晚上收拾的太晚却依旧没有收拾完。
今天是她高中的第一天,B市一中的开学典礼。
繁华大都B市今日艳阳高照。
柳筵匆匆往教室走去,忽然一抬头,在楼梯口与一个男人,促然对视。
黑色西裤,白色衬衫,正式的黑色领带。
镜片后的眼睛一日往日的温沉。
柳筵一脸惊愕:“你……是你……”
周绅将她拥入怀中,视如珍宝,低沉的嗓音化开她的心:“是我,我,回来了。”
曾经在她脑海中那个笑容一如他白色校服一般干净的少年,如今已经西装革履。

————分割线————

柳筵一路缓着神回到班上,同桌林甄急急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在楼梯口碰到咱们班主任,是不是超级帅!!”
柳筵错愕:“周……周绅?”
林甄一脸赞赏:“不错不错,看了你们已经勾搭上了啊哈!”
柳筵感觉今天会发生很多事情。
还没有缓过神周绅已经回来了,他刚才是去拿班上同学的新饭卡。
他很受班上人欢迎,知书达礼,温润如玉,风趣幽默。
柳筵低头没有吱声。

转眼放学,柳筵告别同学静静坐在位置上,等待着什么。
不久,周绅拿着公文包,缓步走进教室。
柳筵微笑着仰起头看着他: “哥哥,好久不见。”
周绅眼里满是心疼:“小筵,你跟我走吧。”
周绅朝她伸出手:“我回来了。我不会会再丢下你。”
柳筵满脸泪水扑进她魂牵梦萦七年的怀抱。

守张起灵2016-08-04 21:5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二章
黑色SUV在残阳中加速行驶。
蓝山雅居。
周绅的房子在十一楼,二房二厅,次卧和主卧,客厅和饭厅,外加一书房。
柳筵换好鞋就听见周绅说:“你的房间在我隔壁,东西我中午让人全部搬过来整理好了,你再去看看缺什么,咱们等会去买。”
周绅指了指最靠边的房间就走去厨房。
柳筵看着他系上围裙,偷偷笑了笑走去房间。
房间佣人已经收拾得很好了,家具都是新的,房间隐隐约约还有空气清新剂的味道,柳筵发了会呆,又起身把书包里的手机拿出来。
父亲的电话。
“爸。”
“柳筵,周绅跟我说过了,你周叔叔也是这个意思,你就住你哥哥那吧,我和……我和你妈也放心留在A市。”
“嗯。”
“好,那就这样了。嘟……”
母亲又来电。
“妈。”
“小筵,妈妈……妈妈对不起你……”
“妈你别这么说,是我要来B市的,再说了哥哥在这里我很好。”
柳妈妈又说了一会,无非是你要好好学习,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用之类的就挂了。
柳筵拿着手机划了几下就放在桌上,看着整洁的房间发呆。。
“扣扣……”
柳筵赶紧去开门。
周绅的领带已经扯掉了,围裙也脱了下来,他走了进来。
“柳筵,你应该知道我家的规矩。”
柳筵点点头心里已经猜到了。
“那好,”周绅严肃起来,藏在身后的东西缓缓拿出来,“板子你自己收好,以后会用到的。”
柳筵尽管做了心理准备还是目瞪口呆,神情恍惚地接过红色的木制板子,触手的瞬间异常烫手。
周绅揉揉小孩的头,恢复温柔,“然后,可以吃饭了。”

守张起灵2016-08-04 21:5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三章
两人正步行去附近的超市。
周绅牵着柳筵的手像小时候一样,慢慢地走着。
两人低声聊天,叙着七年的旧。柳筵被逗的频频发笑,周绅温柔的揉着她的发。
惹得路人一阵回头。
“哥哥,周爷爷和我爷爷在院子里养的花你去看过了吗?”柳筵抱着周绅的手臂。
周绅笑:“我上个月回国没多久就回了一趟老家,看过了,和你一样漂亮。”
两人进了超市,周绅带着柳筵去了零食区,
柳筵不客气挑了一大袋,又去买了些水果和文具,两人高高兴兴提着东西回家。
柳筵惦记着吃的一路上归心似箭,脚步快的周绅跟不上了。
眼看前面是马路,周绅眉头一皱,“小筵,过来我这里,看路!”
柳筵转头要应他,却没发现自己站在斑马线上几步了,一辆出租车车速不慢地行驶过来。
千钧一发,周绅长腿一迈,把柳筵用力一扯,出租车与柳筵擦身而过。
零食散了一地。
柳筵在周绅怀里回不过神,周绅深呼吸一口气,放开柳筵,蹲下身子捡起她的零食提在手上,另一只手紧紧抓着柳筵往家走去。
“周绅哥……”柳筵看着他黑着的脸,心里隐隐有些害怕。
周绅看都不看她,握着她的手力道加重。
柳筵低头不敢看他。

一进门,周绅扔下东西,扯过柳筵按在沙发扶手上,一连串的巴掌就落在屁股上。
“啪啪啪啪啪啪”毫无规律的巴掌落在屁股上。
“哥哥……对不起呜呜呜……”柳筵害怕地挣扎,奈何周绅手劲大,按着她动不了。
“啪啪啪啪啪啪”
“哥哥我错了哥哥呜呜呜呜……”
周绅的手隔着校裤一下一下力大带风,招呼得柳筵掉泪。
周绅停下来,柳筵只觉得屁股又疼又烫,小声哭着。
“起来。”周绅话里不带温度。
柳筵赶紧起来低头站好。
“去,把板子带上,然后来书房。”
柳筵吓得一抖,眼泪又止不住流,却不敢出声赶紧往房间走去。
周绅看了一眼她的背影,走进书房。

守张起灵2016-08-04 21:5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四章
柳筵一回房眼泪流的更猛,视线模糊着找到板子,不敢多留就往书房找去。
周绅的眼镜摘了放在办公桌上,双手插兜站在办公桌后的窗前,背影冷漠。
柳筵抽嗒着过去,站在他身后不敢出声。
周绅顺手拉过窗帘转过身,朝她伸手,柳筵双手颤抖着递了上去。
周绅单手握着,沉默着盯着她。
良久,柳筵渐渐止泣。
“你今年十六了,还要我教你怎么过马路吗?”
柳筵摇头。
“第一个规矩,问话要答,不许摇头。”
柳筵答:“不用……”
“你明白其中利害,我不多讲,以后知道怎么过马路了吗。”
“知道了。”
周绅点点桌子,“趴着。”
柳筵磨磨蹭蹭趴上去。
周绅挥手一板子隔着校裤打在左臀上,柳筵闷哼一声。
“塌腰。”
“啪啪啪啪”四下甩在右臀同一个位置。
柳筵只觉得屁股痛如火烧。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
……
一连串的板子打得柳筵没有力气想别的,脑子里满是大写的“疼”,没想到她第一次挨揍来得那么快。
柳筵忍不住伸手过去,却被瞬间反扭在腰上。
“啪”周绅重重一板子甩到柳筵臀部。
“敢挡就另当别论了。”
柳筵不住挣扎:“我疼,哥哥我疼……”
周绅:“忍者。”
扬手又是重重五下。
“啪啪啪啪啪”
柳筵挣扎着眼泪流的厉害:“疼,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呜……”
周绅有规律挥着板子。
一下又一下招呼着,柳筵的抽泣声慢慢变小。
“最后十下,数着。”
“是……”
“啪——”
“一”
“啪——”
“二……呃……”
……
“啪”周绅重重挥下。
“啊……呜呜呜十……”
柳筵狠狠掉泪,眼睛又红又肿,却不敢起身。
周绅看着她,“起来。”
柳筵起身,屁股一阵麻,一下一下突突的疼。
周绅把板子递回给她,“下次再犯,就没这么简单了。 ”
柳筵抹了把眼泪伸手接住,低头回答,“是。”
周绅说:“回去吧。”
“是。”柳筵慢腾腾往回走,“啪嗒”一声带上门。

守张起灵2016-08-04 21:5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有没有人

守张起灵2016-08-04 22:0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冒泡啊

守张起灵2016-08-04 22:0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对没错就是没有人

守张起灵2016-08-04 22:0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所以我可以在自己楼里撒泼打滚

守张起灵2016-08-04 22:0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五章
柳筵摸黑上床,没有开灯,慢慢趴到床上,却还是扯的伤口很疼,动也不想动。
她哭但没有怨,只是,有点害怕周绅生气。
这样,其实很好,至少,有人担心她,在乎她。
这样想着,就不痛了,她突兀着笑了。
忽然“啪嗒”一声,周绅拧门进来,“哒”的一声打开灯。
“怎么不开灯呢?”
柳筵转头,看着他手上的牛奶和药,“我忘记了。”
其实我只是不想看见自己狼狈。
周绅把东西放在床头柜上,拿起她随手放在床边的板子,收在抽屉里,转头看见柳筵自觉喝着牛奶。
柳筵舔了舔嘴,“谢谢哥哥。”
周绅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怪我吗?”
柳筵笑着蹭蹭他的手,“我怎么会。”
周绅心痛的捏捏她的脸,“那我看看好不好。”
柳筵忽的脸一红,别扭把脸藏在枕头里
周绅小心拉开她的裤子,有点肿,拿着药慢慢涂上。
周绅起身帮她开了空调,盖好薄毯,“晚一点再洗澡知道吧。”
柳筵还是捂着脸猛点头。
周绅笑了笑,退了出去。
百无聊赖,柳筵打开手机,看到微信群里班上的人都在讨论着周老师,最闹腾的周凌还说要嫁周老师。
柳筵也不说话,默默看着手机屏幕的对话刷刷刷的下滑,许久她关了手机,低低笑了。
他啊,是她的哥哥呀。

守张起灵2016-08-04 23:0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今天没有了

守张起灵2016-08-04 23:0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晚安

守张起灵2016-08-04 23:0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六章
第二天,柳筵被床头的闹钟闹醒,迷迷糊糊爬起来折被子,换校服,洗漱完了出去时,周绅已经在餐桌前看报纸。
“哥哥早——”柳筵半清醒坐在位子上。
周绅给她添了牛奶,“昨晚上睡得好不好,还习惯吗?”
柳筵咕咚着牛奶点点头。
两个整装出门,柳筵神清气爽,有点期待今天的课程。
车辆从后门驶进汽车库,两人下车,教室和教师办公室是不同的方向不同的两栋楼。
柳筵正想和他道别,周绅却微微一笑,“柳筵,忘了告诉你,我教你的数学。”
说完捏了下石化的柳筵,扬长而去。
或许,不管萌妹子还是女汉子,数学大部分都不好,对柳筵来说,以后挨揍也不少了。

在班长的带领下班上同学按周绅的调配换了新位子,柳筵的位置在第三排靠窗,她的同桌大概是迟到了。

早读,英语。
柳筵最不喜欢的不是物理不是化学,而是,枯燥的英语。
英语科代刘晓梅扯着嗓子喊“拿出英语书!”小马尾一甩一晃的。
柳筵打着哈欠拿出书,昨天晚上洗完澡没有上药,晚上睡得其实不太踏实,虽然现在已经不痛了。
刘晓梅生涩的看着音标读新单词,今天是第一天课,一节课都没有上过,刘晓梅也是挺厉害的。
柳筵很想给她面子,可是实在太困了,她支着脑袋打哈欠都打出泪了。
终于忍不住了,咚的一声倒下睡了。
柳筵睡的迷迷糊糊,刘晓梅的带读声,周遭同学稀稀拉拉的跟读,还有聊天声,乱糟糟的。
忽然身边安静了,柳筵脑子有点空白,眼皮特别沉,一道阴影投在她身上,挡住了她的光线。
后面的周凌忽然拿笔捅了一下她,柳筵摸索着转身半眯着眼看着一向闹腾的周凌静静看着柳筵的身后。
柳筵猛的清醒了,慌忙转回身,果然看见衬衫西裤的周绅,镜片后的眼睛,不带温度地审视她。
她吓得赶紧低头站起来,手不小心碰翻了笔袋,几支笔掉到地上。
“哥……周老师……”
正所谓,杀鸡儆猴。
周绅扫了一眼全班,很好,个个精神抖擞,跟刚才死气沉沉的气氛全然不同。
他的气场太过强大,教室没有一丁点声响,周绅的声音不觉又冷了几分,“谁给你的胆子,早读睡觉,恩?”

守张起灵2016-08-05 13:5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七章
柳筵暗暗提了口气,“对不起周老师……”
周绅瞟了她一眼,提高声音对着全班说:“我最讨厌的事情,一是上课睡觉,早读也不行,至于二,我希望也猜测在这里不会出现。”
话落,一直握在手中的黑色教鞭“刷”的伸长,甩手便要落在柳筵左臂上。
一切发生的太快,柳筵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教鞭忽然朝她甩来。
一个蓝色的身影忽然挡在自己面前。
“啪”的一声甩在来人身上。
男生穿着校服,背上还背着黑色的书包,此时挨了一下教鞭正捂着手直跳。
“老师老师,怜香啊,噢妈呀疼死我了~”男生龇牙咧嘴可见那一下也是挺狠。
周绅看了眼傻眼的柳筵,收回教鞭,“纪律委员,记下,方伊迟到,扣五分,另外,上午你自己找时间来一下我办公室。”
周绅步回讲台,正色道:“你们英语老师在五班看着,一会过来,你们一个个给我打起精神,这种事情,不要再犯,”又转向刘晓梅,“晓梅,带读。”
然后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刘晓梅后知后觉,“喔喔,好。”
班上慢慢恢复读书声。
方伊搓着手坐下来,顺手按下吓傻的柳筵。
柳筵着才回神,连忙拉过方伊的手,麦色的手臂一条红痕,皱着眉头,“对不起对不起……”
方伊迎合着日光温暖地笑着,超她伸出手,“你好啊,小同桌,我叫方伊。”
柳筵只觉他异常耀眼,伸手缓缓握着,低头温婉笑着,“谢谢。”
朗朗书声,两个人答非所问地认识了。

第二节是英语课。
新老师是一个戴眼镜没刘海的年轻女教师。
一站上讲台都是客套的开场白,吧啦吧啦的五分钟然后就翻开课本要教U1单词。
柳筵低着头看着课本,可还是在想周绅,嘴巴一张一合却没有用心记。
而身边的方伊已经枕着英语书睡着了。
发呆的柳筵忽然瞟见英语老师朝这边走来,又看看身边的方伊,连忙伸手掐了把他的腰。
方伊一缩弹了起来,在柳筵的暗示下找到对应单词跟读起来。
已经是最后一个单词了,方伊拍拍柳筵肩膀,“好兄弟谢了啊!”
柳筵抱拳回敬,“哪里哪里,客气客气!”
女老师这时抬手托了把眼睛,“柳筵同学,还有一些同学不太清楚单词的发音,你来读一遍吧。”
柳筵瞬间躺枪,无奈地端着英语书站起来,支支吾吾读了头几个就放弃了,把头深深低着,“老师我不会了……”
“不会了?刚才我带读你在干什么,listen carefully,OK?”英语老师站在讲台微微皱眉,“下课来一趟我办公室。”
然后若无其事继续上课,柳筵就这么继续站着。
方伊没有出声拿着笔忙碌着什么,不久便把一本英语书推到柳筵面前。
柳筵一看差点就笑出声,英语书的封面上画着丑化的英语老师,正在扮鬼脸。
方伊又拿回去,再推回来时,上面多了一行字。
下课咱一起去办公室溜达溜达怎样?
柳筵拿起笔歪歪扭扭写上了字。
好啊。

守张起灵2016-08-05 14:0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八章
两人来到办公室。
几个老师正在闲谈,办公室一片融洽。
柳筵一抬头惊呆了,英语老师正向着周绅唾沫横飞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她的恶行。
周绅耐心听完,安抚了她。
英语老师撇到了柳筵,转身回位,柳筵尽量无视周绅的眼神,提着步子走向英语老师,方伊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嬉皮笑脸去找周绅。
柳筵低头小声地说:“老师。”
英语老师抱胸看着她,“听说你英语早读睡着了?”
柳筵咋舌,“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不是故意就完事了,昨天晚上没有老师布置作业,你也不需要完成暑假作业,今天早上为什么会睡觉。”英语老师咄咄逼人存心给柳筵一个下马威。
柳筵不爽了,那么多人都在睡觉凭什么就骂她一个,周绅杀鸡儆猴她理解,她抬起头提高声音:“我预习新课不可以吗!”
英语老师“蹭”的站起来,“柳筵,你是不是看我这个老师不顺眼啊!”
柳筵抬起头冷冷盯着她,“到底是谁看谁不顺眼啊!”
这边的争吵瞬间成为焦点,老师们都纷纷看过来,小声议论。
英语老师气急败坏指着她:“你这学生真是没点礼貌!”
柳筵正要发作,忽然手臂一疼,她被往后一扯,踉跄着后退几步被方伊扶住。
她一抬头发现是周绅挡在她前面。
耳边低低传来方伊戏谑的声音,“小同桌,看不出来你还有这胆子。刚才周老师脸色黑的跟阎罗王似的,吓死我了。”
柳筵这才刚才后知后觉,看着周绅高大的背影,忽然有点后悔刚才自己都做了些什么混账事儿。
“对不起李老师,是我没有管好,我回去好好教育,一定让她给你道歉。”
“我还没遇到过这么没礼貌的女同学的……”英语老师嘀咕了几句也给周绅面子,她听说啊,这老师学历特高,年纪轻轻就海龟,校长对他极好,她可惹不起啊。
这时候上课铃悄然打响,柳筵第一次觉得是如此美妙。
周绅安抚了几句,凉凉瞟了柳筵一眼,吩咐方伊,“下节我的课,你去安排班上同学自习一会,还有,我的课代表,如果你下次再迟到,你就站着上一天课吧。”
方伊说是。
柳筵感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周绅赶人,“你可以走了,柳筵留下。”
方伊担心看了一眼柳筵,欲言又止,又看见周绅的脸色,还是走了。
周绅在抽屉翻了半天,柳筵被晾在一边,低头不语。
老师都要准备去课室了,一个男老师路过问道:“小周找啥呢?”
周绅回道:“我的铁尺找不到了,你那有吗?”
柳筵瞬间抬头目瞪口呆。
男老师看见柳筵的表情乐了,也不忍心让小姑娘受着,正想回答没有,周绅已经起身过去拿,“噢我看到了,谢谢啊林老师。”
于是最后一个救星走了。
“周老师我错了……”柳筵可怜巴巴的认错。
周绅玩着铁尺,“挺有能耐啊柳筵,昨天不记打啊。”
“不是不是,呜呜呜,我不敢了,哥哥我昨天才挨过打放过我吧……”柳筵小心翼翼后退一步。
“我现在是周老师,”周绅纠正她,“手,拿出来。”
柳筵战战兢兢伸出左手。
“啪”周绅用力一挥,白皙的手掌一条红痕。
柳筵疼得屈了手。
“伸直。”
“啪,啪啪,啪啪啪”
五下重重地抽下去,几乎在同一个地方,手掌红肿一片。
柳筵几乎掉泪,捂着手弯下腰。
“起来,”周绅冷冷命令,“手。”
柳筵红了眼眶,“周老师,我错了我不敢了,饶了我吧……”
“伸出来。”
柳筵颤抖着伸出手,五根手指剧烈抖动,钻心的疼。
“啪啪啪啪啪”又是重重五下。
柳筵捂着手蹲在地上,死死忍住泪。
周绅冷冷开口,“手。”
柳筵的手刺痛刺痛,缓缓伸出去的手狠狠颤抖,“周老师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周绅重重一挥,铁尺打在柳筵的五根手指头上。
柳筵哑声喊了出来,右手想捂却又不敢碰。
“哐当”一声,铁尺被周绅扔在桌上。
“身为学生,尊师是最基本的礼仪,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就不配做一个学生,即使成绩再好。”周绅缓缓说教。
“对……对不起我错了……”柳筵压抑着鼻音开口,疼的不能自已。
周绅站起来,“起来,跟我去上课。”
柳筵站起来跟在他身后,左手僵硬不敢动。

守张起灵2016-08-05 14:0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没有人

守张起灵2016-08-05 14:0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我走了

守张起灵2016-08-05 14:1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九章
柳筵公然顶撞李老师的事情被几个送作业学生看到了,周绅教训她半节课的时间二班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所以两人一前一后进来,班上同学都看着柳筵。
她低头走到位子上,周凌趴在她耳边轻轻地说:“柳筵你别哭,下次咱们帮你气死那个李老师。”
周凌同桌沈辰也说:“对对对,我们班上都知道了,都给你撑腰。”
柳筵笑了笑,红着眼眶没有说话
周绅敲了敲桌子示意安静,严肃地开口:“如果再让我发现谁顶撞老师,严惩不贷。这些事情,关系班风校风,我绝不轻饶。”
环视全班一眼,“翻开数学书讲第一章。”
班上一片唰啦啦的翻书声,柳筵低头看着自己红肿的左手,摸上去滚烫滚烫,还隐约可以摸到凸起的棱子。
方伊忽然递过来一杯绿豆沙,“这是我刚才去小卖部买的,里面都结冰了,现在天热,没那么快融,你快握在手上,消肿。”
“谢谢你方伊……谢谢……”
柳筵满心暖意,一有人关心又突然觉得委屈,绿豆沙握在手上,冰的刺骨,与手的滚烫相融,刚开始觉得舒服,后来,只剩下麻木。
周绅讲课快了一些,因为只剩下半节课,简单粗暴,知识点清晰有条理,下课铃打响正好讲完。
柳筵听得很认真,却没有发现周绅的目光,频频扫来。
下了课,周绅就说了几句就走了。
几个好朋友围归来七嘴八舌问伤,柳筵的手还是很肿,碰一下就是疼。
周凌愤愤不平:“周老师真够狠的啊!”
一人打趣道:“哟,周凌还说要嫁周老师,怎么样,还嫁不嫁,不怕以后遭家暴啊!”
周遭一片笑声,周凌气急败坏:“走走走,给老娘滚蛋!”
一听见家暴,柳筵忽然想起昨天晚上挨揍的事情,瞬间有点不好意思。
最后林甄还是觉得不妥,拉着柳筵去了校医室,方伊去找周绅问作业。
漂亮的女校医赶紧找药,涂上去凉凉的,一听说是周老师干的,一脸惊讶,看着惨兮兮却不埋怨的柳筵,女校医决定向两人透露她的小道消息。
“我告诉你们你们千万不要说出去诶!”女校医神秘兮兮的。
“保证不说保证不说!”林甄被吊起好奇心。
“我听说啊,周绅高中跳级提前修完大学回来的,今年才23,他的水平都能去首都了啊,结果啊,听说他是主动来咱这的啊,虽然这是咱市里最好的高中,可是比起首都哪能比啊是不是,所以校长都顺着他的意呢,待遇是全校最好的咧~”
林甄啧啧称奇,柳筵却愣着了。

另一边,高一教师办公室。
“老师还有吗?”方伊记下作业问。
“没有了。”周绅也没有叫他走,当着他的面把铁尺还给林老师。
方伊果然不高兴了,“周老师,柳筵还是个女孩子呢,你怎么能这么狠呢。”
周绅假装不在意问道:“噢?她怎么了?”
方伊说:“手都肿了一节课了,刚才疼的厉害去校医室了。”
周绅微微皱眉,方伊不想扯了,说了句老师我先回去了就走了。
这事办公室老师都知道了,几个老师下课还看见了,柳筵乖巧文静,都有点心疼,纷纷找周老师说起来。
英语老师也听说了,本以为只是口头教育,没想到周绅啪啪的十几下铁尺严惩柳筵。
英语老师也帮了个腔,“周老师,小孩子不懂事,我们就别计较了。”
周绅却扶了把眼镜,“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任性,可以想发脾气就发脾气。”
更何况,柳筵她,不是别人,不能不计较。

守张起灵2016-08-05 20:0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十章
放学后,周绅没有来找她,柳筵和同学道了再见就去办公室了。
周绅在收拾东西,几个老师互道再见。
柳筵在门口一一问好,礼貌有礼。
等老师都走了,柳筵才慢腾腾走进去。
周绅拿起她的手,仔细看看,肿是消了,还有点红,柳筵怕他还没消气,急急抽回手,扯着他的衣角,“哥哥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周绅无言拿起公文包和钥匙,牵着柳筵回家。
柳筵先去洗澡了。
吃饭的时候,柳筵避重就轻,尽量左手不扶碗。
周绅还是不说话,默默给她布菜,最后也没让她洗碗。
“你回房写作业,写完了把数学作业带上 ,”周绅顿了一下,似乎是纠结,“然后来我书房。”
柳筵应了声就趿拉着拖鞋回房了。
周绅收拾好饭厅,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帮我找跟藤条过来,对,蓝山雅居。”
随后有点郁闷地扯掉领带,白衬衫的背影晃进了书房。
而房间里的柳筵正认认真真写作业。
手机响个不停,柳筵一边做英语一边划开屏幕,微信群里都在聊今天的英语老师的事情。
方伊:靠,要不是老子睡着了,柳筵也不用遭着罪!
周凌:报告各位我看到了全过程!
沈辰:我早读也睡了啊
刘晓梅:周老师太严了啊,涉及原则问题不手软……
林甄:你们说周老师有没有打电话给柳筵爸妈啊?
同学A:什么还要告诉家长?!
同学B:[图片](表情包)
周凌:哎哟我操太过分了!!
周凌:[图片](表情包)
七嘴八舌以及各种表情包都在为柳筵抱不平。
柳筵想了想拿起手机啪嗒啪嗒打字。
柳筵:放心吧各位小盆友,没告诉家长
柳筵泪奔,他就是我家长啊……
正准备关手机,方伊的私信就过来了。
方伊:柳筵你手没事了吧
柳筵:没事,明天就好了,谢谢你的绿豆沙:)
柳筵抄完最后一个单词,又预习了语法,准备去书房找周绅,手机又响了。
方伊:不客气。
柳筵:我写作业去了,白白。
方伊:明天见
柳筵:明天见[挥手]
关了手机,柳筵拿上数学作业吧嗒吧嗒去找周绅。
周绅坐在书房的沙发上,端详着办公桌面上的藤条。
半臂长,暗红色,尾部系着红色中国结,忽略一指粗还是很好看的。
“扣扣”
“哥哥。”
周绅摘了眼睛,“进。”

守张起灵2016-08-05 20:0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第十一章
柳筵推开门,周绅穿着白衬衫,扣子解开了两颗,西裤的长腿交叠着坐在深蓝色的沙发上。
周绅拍了拍身边的位子柳筵坐下去,周绅帮她检查了作业,指出了错误,柳筵趴在茶几上修修改改。
完了后,柳筵合上作业,站起来,垂着头准备挨训。
周绅拉着她的胳膊坐下来。
“哥哥,我反省了一天,我真的我不该顶撞老师,不该早读睡觉,上课开小差。”柳筵低头认错。
周绅勾手抬起她的下巴,“你这低头的习惯哪学来的,以后有我在身边,你就不需要低头,一副等人垂怜的姿态干什么。”
柳筵望着他的眼睛:“是,我以后不会了。”
周绅说:“昨天打的重了你没休息好?”
“没有没有,今天早上就已经不痛了,昨天晚上,是有点疼。”柳筵如实回答。
周绅正色道:“那李老师知道你昨天没睡好吗?”
柳筵心虚:“不知道。”
“那你的态度,对吗?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在学校代表的是父母的颜面,班级班风,一举一动都会关系到别人对你的印象,别人只会说,二班的柳筵,老师会说柳正庭的女儿,对不对。”周绅讲道理。
柳筵开始觉得自己大错特错。
“在学校,顶撞老师是最无耻的行为,李老师说你没礼貌,是说好听了,说难听了就是没教养。”
听到这里,柳筵坐不住了,“蹭”的站起来,“哥哥我知道了,我错了真的错了。”
周绅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桌面,“你提前登场的新伙伴,去拿过来。”
柳筵顺着视线看过去,顿时石化,她终于知道周绅在叫她来书房时在犹豫什么了。
周绅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让她带上板子。
柳筵拿起一指粗的藤条,呆呆站在周绅身边。
周绅接过藤条,“在学校我身为班主任,教训你。在家里,我身为家长,更应教训你。所表达的立场和意义你领悟到了吗?”
柳筵正想说话,周绅却说了句,让她大跌眼镜的话。
“裤子脱了,跪沙发上。”
柳筵眼泪瞬间出来,害怕还是害羞她不知道,或许两者都有,她哭着摇晃着周绅的手臂,“可不可以不脱……呜呜呜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周绅看着她:“自己来,还是,我帮你。”
柳筵还是一个劲摇头,“可不可以不要,哥哥,我不要……呜呜呜”
周绅看着她,不语。
最后,柳筵抹了把眼泪,颤抖着把手搭在裤腰上,看着手持藤条的周绅,一咬牙拉到膝盖,跪在沙发上。
“柳筵,我希望你不要再犯。”周绅说完,挥手一藤条甩了上去。
藤条呼着风声,重重超柳筵扫去。
“嗖~啪”屁股瞬间起了一条红棱臀上的肉凹下去又弹起来。
“啊……呜呜呜哥哥……”
“嗖~啪”
又一用力,第二条红棱整齐排列。
屋子里只剩下藤条挥动和着风声和柳筵低低的啜泣声。
五下过去,柳筵的屁股慢红棱,一条条凸起。
“嗖~啪”周绅重重扫去,重叠在另一条伤痕上。
“呃……哥哥呜呜呜我错了……”
周绅专心又挥了五下,屁股上的红棱纵横交错。
柳筵忍着藤条忍的辛苦,一下下去如同刀割。
“嗖~啪”又重重是一下,甩在已经伤痕累累的臀部,柳筵一下转身跪在地上抱住周绅的手,“哥哥我错了……求求你不要打了……我好疼……呜呜呜……”
周绅顺势抱着她的腰,唰唰唰连续数下抬手挥在她的屁股上,“说没说,我说没说过过不准躲,你还躲。”
柳筵死死抱着他的腰,哇哇大哭,“哥哥我好疼我不敢了我不敢了,呜呜呜呜呜……”
周绅有点不忍心,还是板着个脸,“最后十下,不用你数了。”
“嗖~啪”
“呃……哥哥……”
“嗖~啪”
藤条打在重叠的地方,柳筵疼得喊不出声。
“嗖~啪”
十下过去,柳筵大汗淋漓,白皙的臀部布满红棱,一条一条交错着,有些破皮。
周绅把藤条收好,小心翼翼抱着柳筵。
柳筵搂他的脖子放声大哭,疼的不行。
周绅轻轻拍着她的背,在耳边小声安抚。
柔柔的灯光下,是最甜蜜的情话。
周绅把柳筵抱回房间,细细上药,柳筵疼的颤抖却没有再喊疼。
周绅心痛地搂着她,久久不语。
柳筵蹭了蹭他的脸。
周绅捏捏她的脸,温柔的替她撵上被子,关灯出去。

守张起灵2016-08-05 20:0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