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车祸能毁掉两个家庭(现代 渣爹重生)

楼主:穿秋望水 字数:46998字 评论数:371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故事的开头是儿子撞死了人愧疚自杀




穿秋望水2017-01-15 22: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镇楼图,好像比例它不太对

穿秋望水2017-01-15 22: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已经十点了。
佟秋站到落地窗前,看见刚下晚自习的学生从公司门前那条不算窄的道路经过。现在人大多睡得迟,外面还是一片灯火通明的样子。
佟秋揉了揉眉心,重新回到了办公桌旁,怕是今天又逃不了一顿打吧,这般自暴自弃地想着,却仍旧迅速整理好文件,急匆匆往楼下赶去。好在这么晚了,公司里只剩下值班的大叔在打瞌睡。
佟秋感觉很过意不去:“又麻烦你加班了。”
大叔摸了摸头,自以为笑得很慈祥:“没什么,开车要小心啊。”
“我知道。”
到家时已经迟到半个小时了,佟秋深吸一口气,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
出人意料的,他看到男人靠在沙发上,眼中是佟秋从未见过的疲惫。
男人从来都是冷酷的,锐利的,佟秋是第一次看到男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忽然间就有些不知所措,还有些莫名的愧疚。
发现他回来了,男人才抬起头,神情格外复杂。半晌,他才僵硬地挤出一丝微笑:“回来了?怎么这么慢?”
然而此刻佟秋的内心,分明是惊恐万分的。
————————————
本来打算这个梗我自己留着萌,儿子也不叫佟秋,但是楼楼表示被同求虐到了

穿秋望水2017-01-16 22: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总裁。”愣了半天,佟秋只讷讷地唤一声,又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佟止朝他招了招手:“你过来。”
他垂下干涩的双眼,一点一点往沙发那里挪。
“磨蹭什么?”佟止本人太过严肃,即使他已经很努力地想要温柔一些,却还是把人吓得一哆嗦。
佟秋不敢耗时间了,大步走到佟止的面前,手心里全是汗水。他后天有份重要的合同要签,但是如果佟止心情不爽,可能就要放弃掉了。
“趴到我腿上。”习惯性地命令道,佟止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佟秋诧异地抬头望他一眼,并没有动作。
“怎么?”他顿了顿,没有问下去,“趴到沙发上吧。”

穿秋望水2017-01-16 22: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快要六月了,佟秋只穿了一条裤子,脱起来很方便,他又褪下外衣,在那条长沙发上趴好后,将脸埋进了胳膊里。
佟止默默地望着他,眉头紧皱。
大约是不曾好好处理,佟秋的臀上一片青紫,还夹杂着疤痕和肿块。
“为什么不好好上药?”他质问道。
佟秋转过头,触及他的视线又突然转回去:“我上药了。”公司里有软垫,他坐着不疼以为是好了,便没有在意。
佟止不语,只从茶几下取了药膏给他揉伤。肿块硬邦邦的,用力按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佟秋肩膀一缩。
“疼?”
佟秋咬咬牙,终于忍不住开口:“您要罚就罚吧,别这样……奇怪……”

穿秋望水2017-01-17 20: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佟止不回答,自顾自地给他上药。
“你屋里那些止痛药趁早给我扔了。”
佟秋挣扎着想坐起来,又被一把按了回去。
佟止就着姿势方便在他臀上抽了一巴掌,抽得自己手心发麻:“老实些!”
“我受罚前不会吃的,总裁,求您……”他转过头,满眼的乞求。
“让你扔你就扔,哪儿那么多废话?”佟止抿了抿唇,声音依旧是严肃的。
佟秋颤了颤,他今日怎么这样蠢?佟止下的决定什么时候因他变过?顿时心里就有几分酸涩,却没有表现出来。
似乎是担心他耍小心思,佟止又加了一句:“还有你办公室那些,以后都不准吃了。”

穿秋望水2017-01-22 19: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佟秋没有说话,屋里就格外的安静。
半晌,佟止合上药膏。他蹲得久了,一时间居然站不起来,于是扶着沙发嘱咐佟秋:“明天跟我去一趟医院。”模样颇为滑稽。
“佟希怎么了?”他慌忙问道。
佟止一脸懵逼:“什么怎么了?他能怎么了?”
佟秋一愣,又不说话了。
“不管你明天有什么事,都给我推迟。”佟止好不容易站起来,腿还有些发麻。
他已经一刻都等不了了。
等佟止摇摇晃晃地离开以后,佟秋才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等到一阵眩晕过去,他才取出口袋里的止痛药,干吞进腹中。

穿秋望水2017-01-26 11: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新年快乐,鸡年大吉

穿秋望水2017-01-27 10: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止痛药效果很好,佟秋整理好衣服,准备给自己下碗面吃。刚走到厨房,就看到里面忙碌的身影,他愣了愣,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粥已经好了,等我把菜热一下。”佟止西装革履,围着淡黄色的围裙一本正经地解释,莫名的,就有些喜感。
然而佟秋不觉得喜感,他被吓到了,佟止今天反常的行动,让他不禁猜想有什么阴谋在等着他。
但是,他不愿打破这份类似于温馨的气氛。何况,佟止想做什么,他也无法阻止。
于是佟秋心安理得地坐到餐桌上,思考明天的事情该如何安排。只是去一趟医院,肯定不会用掉一整天吧?
佟止将热腾腾的菜摆在他面前,出乎意料的,都是些清淡的菜,佟希口味比较重,家里面很少出现这种清淡的菜。
半晌,佟秋接过碗筷,低头讷讷道:“谢谢。”眼泪已经在眶里打转。
没想到佟止更为狼狈,他摸了摸发酸的鼻头,哆嗦着答应:“嗯。”

穿秋望水2017-01-28 21: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傍晚,佟止拎着煲好的汤急匆匆往医院赶,正好瞥见路边拥挤的人群,他不是爱凑热闹的性子,这一次却停了下来,拼命想要挤进去。
“死了吗?”旁边有人这样问。
“死了,唉,现在的小年轻,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的,一点心理承受能力都没有。”
“可惜了,这么俊俏的孩子,也不晓得谁家的。”
“你们说什么呢?快叫救护车,说不定还有救!”
“气都没了救什么救!”
等到佟止挤进去的时候,心已经凉透了。大半辈子没流过泪的男人,哭嚎着扑到那具冰冷的尸体上,一遍又一遍呼喊着:“阿崭!阿崭!”
佟秋,小名阿崭。
男人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额上布满了冷汗。
半晌,他用手遮住双眼,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穿秋望水2017-01-30 15: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次日,佟秋与佟止看去了医院。
医院人很多,什么检查都要排队,佟止扶着佟秋,好像真的在照看弱不经风的病人。很多检查之前是不能吃饭的,佟秋本来胃就不好,脖颈处都是密密麻麻的虚汗,他不自觉地把全身的重力往佟止身上压,已经有些晕眩。
佟止半搂着他,柔声安慰:“再忍忍,等会带你去吃好吃的。”
佟秋忽然站直了,他顺了顺汗湿的额发,眉头紧皱。
佟止尴尬地缩回手,好在一旁座位上有人离开,他立刻让佟秋坐了上去。
报告要下午才能出来,检查结束后,佟止带他去附近的早餐店喝粥。
佟秋小口小口嚼着包子,鼻翼也随之翕动,他咽得慢,嘴巴塞得鼓鼓的。
佟止伸出手,替他擦去嘴角的细屑:“这家的包子很好吃,我好多朋友都这么说。”
佟秋低下头,眼眶通红。

穿秋望水2017-01-30 18: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下午除了要拿报告,还有两项检查要查,于是佟止不打算回去了,他准备带佟秋去附近逛逛。
医院在市中心,附近有很多大型商场,不远处还有个游乐场,入口处是卖小吃或玩具的商贩。
但是上了车,佟秋就取出包里的文件,埋头苦干。
佟止这才意识到,他是将什么样的重担压在一个本该刚刚大学毕业的孩子身上。兴致一下子熄灭了,他打开窗,望着服装店门口嬉闹的情侣。
如果不是他,佟秋会不会也像那个男生一样,没事的时候陪女友逛逛街,或者宅在宿舍里玩那种流行的游戏?
佟秋一点都不想学金融。
他知道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当初他可是亲眼看着佟秋眼里的亮光黯淡下去。
佟止转过头,看见佟秋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口中有些发苦。

穿秋望水2017-02-03 14: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休息一会儿吧?”佟止忍不住出声。
“嗯。”佟秋乖乖点头,眼睛依旧盯着文件。
佟秋一直都很乖,但永远都是表面上的乖!
他根本就不会听佟止的话,佟止让他好好活着,他转头就跳河自杀。虽然那个时候他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是活着才有希望啊,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啊。
佟止气急,他猛地抽走佟秋手上的文件,冷冷地道:“你在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
佟秋只是垂下眼帘:“不敢。”
他很多年没有这么顶嘴过了,佟止强压下自己的怒气,觉得这或许是好的征兆。于是佟止把文件收到自己包里,脸色阴沉地威胁:“再有下一次,我让你一个星期下不了床。”
佟秋面无表情,他支着头望向窗外,丝毫不在意佟止的话。
他一个星期下不了床的次数还少吗?

穿秋望水2017-02-04 11: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一
下午他们去得早,没有排队,剩下的两项很快就检查完了,佟秋坚持要去公司,佟止只好送他。
等到佟止再回医院,报告已经出来了。
佟止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愤怒。
这个时候佟秋的胃病还没有发展成胃癌,但是已经很严重了,他居然丝毫不在乎,各种应酬每次都喝得酩酊大醉!
佟止发现自己的手有点抖。
除了胃病,佟秋低血糖的毛病也不是轻度的。
他匆忙赶到公司,却突然僵在了门口。
不能逼他。
佟止这样告诉自己。
所以佟止准备先回家一趟。
家里的阿姨还没走,正在打扫卫生,一般佟希在家才要她做饭,佟止常常要出去应酬,很少在家里吃。
说起来,他自己也是个工作狂。
“吴姨,以后你每天都要做饭,清淡些,多做点对胃好的菜,工资你提。”佟止这样吩咐,“还有,如果我不能回来拿,你就把菜送到公司里去,两份。”
吴姨来的时候佟秋还没有出生,佟止也尊称一声“吴姨”,其实年纪比佟止大不了多少。
她亲眼看着,佟止从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青年成长起来,也亲眼看着,佟止与第一任老婆闹翻,留下未满周岁的佟秋,好在他后来又遇见另一个女人。佟希的母亲是个善良的女人,只是可惜了这么善良的女人,因为难产而逝世,佟希也是很险才保下来,所以他小的时候身体很不好,佟止也格外疼宠这个孩子。
吴姨这些年工作量减少,本来就十分愧疚,现在听到这个消息,居然高兴地应了下来,然后她又困惑道:“佟希什么时候得的胃病?而且他不是明年才毕业吗?”

穿秋望水2017-02-07 22: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二
佟止额头青筋直冒,想到吴姨在佟秋住院时尽心尽力的照顾,以及躲在病房外绝望的哭泣,才渐渐平静下来。
是了,并非吴姨不在乎佟秋,而是他不在乎。
是他不在乎,所以佟秋得了胃病也没有人知道,在房间里疼得满地打滚也没有人知道。
于是佟止耐心解释:“佟希在学校,饭菜是做了给佟秋吃的。”
吴姨像是受到了惊吓。
佟止:“……”
晚上佟止带着保温盒去公司,直奔佟秋的办公室。
路过的员工看到那个西装革履拎着保温盒的身影,淡定地表示一定是看花眼了。
佟秋正在吸溜泡面,总裁让他把止痛药全扔了,他没办法,为了防止晚上办公效率不高,只能腾出点时间先把肚子垫一垫。
佟止是直接推门进去的,他想给佟秋一个惊喜,没想到是佟秋给他一个惊喜。

穿秋望水2017-02-07 22: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三
佟秋听到声响,淡定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淡定地吸溜完嘴里含着的泡面,淡定地朝佟止呲牙一笑,其实已经被吓懵了。
佟止也很淡定,他把保温盒在地上摆好,然后“嘭”地一声狠狠甩上办公室的门。
佟秋吓了一跳,他迅速从椅子上弹起来,不安地拽了拽衣角:“总裁……我……我……对不起……我不该在上班的时候吃东西……”似乎带着些哭腔。
不过他是真的快被吓哭了,佟止一直是很冷静的,他从来没见过佟止这么生气的样子。
听了这话,佟止深吸一口气,他气得胸膛都开始发疼。
终于,他慢慢拾起保温盒,一盒一盒在桌子上摆好,然后把筷子递给佟秋,也呲牙一笑:“先吃饭,有什么事等会儿再说。”
佟秋愣了好长时间。
佟止也不急,就那么耐心地举着筷子等他。
半晌,佟秋才从刚刚巨大的声响中回过味来,恢复平常的模样。他乖乖接过筷子,坐下吃了起来。
佟止也拆开盒盖,还夹了菜放到佟秋盒里。
佟秋饭量小,吃了一点儿就吃不下了,盯着盒里的米饭发呆。过了一会儿,他又一小口一小口往嘴里塞饭。
“吃不下就别吃了,留着我马上当宵夜。”佟止见他这样就难受。
以前他不懂,强迫佟秋多吃点,佟秋也不解释,就那么往嘴里硬塞,结果他上了一趟厕所,回来看到佟秋扒着病床狂吐,混着污物的还有红红的血丝。

穿秋望水2017-02-08 00: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四
佟秋诧异地瞥了他一眼,果然放下了保温盒。
佟止也吃完了,他把东西收拾好,又放回袋子里,然后很自然地取出抽屉里的板子,指着桌子道:“趴上去吧。”
“总裁……”
佟止不理他。
他又唤了一声:“总裁……”
佟止依旧指着桌子。
“能不能晚上回家,再罚……”他硬着头皮哀求。
佟止知道他怕羞,目的也是让他羞:“不能,我恨不得把所有人都喊上来,看着你挨打。”
佟秋脸色一白,慌慌张张地褪了裤子,趴到桌上去。昨天上了药,臀上看起来也没有那么恐怖了。
佟止将板子抵在了他的臀上:“知道错在哪儿吗?”
他连连摇头,反应过来又急忙点头:“知道,知道。”
“啪”
佟止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狠狠一板子就甩了下去:“你知道个头!”

穿秋望水2017-02-08 11: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五
佟秋反射性地“嗷”了一声。
佟止眼皮一跳。
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态,佟秋感觉生无可恋,他双臂成环,把脸深深地埋了进去。
太丢人了。
可以说,从佟秋懂事以来,就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失态的时候,所以佟止差一点就要扔下板子,恨不得立刻抱着孩子哄哄,他以为是下手过重了。
确实,在佟秋住院后,他再也没有下过这么重的手。
但是对于现在的佟秋来说,这根本算不得疼,于是佟止高举板子,打得臀肉乱颤,不一会儿便红了一片。
佟秋却没有吭声了,他一直善于隐忍,不然那么严重的胃病早该让人发现了,哪里会造成最后那种局面。
佟止心疼不已,下手更重了几分。
“啪”
又一道深红的印子贯穿臀部,佟秋额头冷汗直冒。
“你现在知道哪儿错了?”佟止放下板子,问道。
“知道。”佟秋觉得自己快疯了,他明明早就认错了,男人还问他知不知道,这样真的很尴尬啊。想揍就揍呗,还找出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还带晚饭给他吃,他根本,根本一点儿都不需要……
“你说。”
“我不该在上班的时候吃东西。”
“啪”
“唔……”这一板子措不及防,打得佟秋几乎又要叫出来,还好他有了经验,只是闷哼一声。
“啪”
又是狠狠一板子,佟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垃圾食品不能吃?人家或许有那个资本偶尔尝尝鲜,但是,你有吗?!”说完比刚才更狠的几板子抽下去,直抽得佟秋双腿打颤。
“我听说,你经常不吃晚饭,早饭也经常不吃,谁惯得你这么任性?!”佟止压住他的腰,下手居然比刚才又狠了几分!
“唔……嘶……”佟秋呻吟两声,控制不住地抽泣起来。
“你的检查报告出来了,严重胃病,低血糖,如果不是我带你去查,你还想瞒着我们多久?!”佟止这几下用了全力,发泄似的往青紫的臀肉上狠砸,所有的悲伤、绝望、自责全都转变成了愤怒,融入冰凉的板子中。
“啊啊啊……呜呜……呜……”佟秋不是没有挨过更狠的责打,但就是觉得这次格外难忍,也格外委屈,他腿脚发软,如果不是佟止按住,可能已经从桌子上滑了下去。

穿秋望水2017-02-08 18: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六
佟止发泄完,瞧着那青紫肿胀的臀部,有点不是滋味。
“我没有。”佟秋就是这个时候开口的。
“什么没有?”佟止愣了愣。
“最后那一条,我没有。”佟秋吸了吸鼻子,好让自己不要那么狼狈,“我没有瞒着你们。”仿佛在控诉他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打人。
但是佟止怎么会听不出这话里的意思?
佟秋根本没有瞒着,他甚至很坦荡地和他一起去了医院。
只是,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罢了。
因为不关心,所以看不到他的异常;因为不关心,所以发现他生病了也不会在意;因为不关心,所以……没必要让他们知道。
佟秋大概就是这么想的吧,没必要,他从来不喜欢让旁人看见自己的脆弱。
佟止小心翼翼地帮他穿好裤子。
虽然佟秋的裤子总要肥大一些,穿起来也是不好受的,尤其是走路的时候,衣料摩擦便会带来一阵刺痛。
于是佟止打横抱起了他:“对不起,是爸错怪你了,我们回家上药。”

穿秋望水2017-02-09 12: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现在可以想象儿子的表情了

穿秋望水2017-02-09 12: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