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伪装者小片段(楼诚)

楼主:喵咪小猫爪 字数:453050字 评论数:1127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新人 从来没发过文 光是看 而且我用手机码字 好累 就写小片段吧 长篇毕竟还是电脑合适 因为我太想拍阿诚了 但是贴吧里文都看不过瘾 所以 就是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 大家见谅 最爱王凯小公举镇楼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01: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这顿饭, 气压不是一般低。明诚拿着筷子 拨弄着碗里的米饭。身边的大姐,和对面的大哥 头上都好像顶着一团大大的乌云压得人透不过气来。阿诚左手扶着碗 掌心已经全部被汗水打湿。后背一个劲儿地发冷,但是额头却一个劲儿地冒汗。阿诚不敢擦,大气都不敢喘一个,明楼从76号回来,解决了一个梁仲春的手下,独自开车回家,而自己,马不停蹄赶忙追着车跑步回明公馆,这会儿双脚已经绵软无力,小腿肚也一抽一抽地。

阿诚又饿又渴,他想喝汤,可是他不敢。想吃阿香做得最喜欢的番茄炒蛋,可是,没勇气。自己现在最好不要有什么动作来打破这份死一般地寂静。

“咕嘎” 阿诚地肚子在叫。

“咳”阿诚头皮一紧,赶忙咳嗽来掩饰这个不太应景的声音。

“饿了?”明楼头抬眼看着阿诚,顺便夹了一根肉丝放到嘴里。

“嗯” 阿诚扶着碗的左手大拇指赶忙埋在手窝中心。

“吃饭啊!”明楼淡淡地道。

明镜瞟了一眼明楼,拿起了汤勺。

“大姐,我来!”明楼赶忙接了过去,一张扑克脸顿时挂起了花一样的笑容。

“今天我特意嘱咐阿香烧了绿豆百合汤,清火!”明楼转了转汤勺,然后深深舀起一勺,看了看,摇摇头,又深深舀了满满一大勺,盛到大姐小碗里。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01: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明长官自己用吧!”明镜擦擦嘴,站起身。

“大姐!”明楼赔笑。

“噢,顺便说一句,我回卧房休息了,明长官监视我的人也早点回家睡觉吧!”明镜挪开椅子。




“大姐,您又开玩笑!”明楼不知说什么好。

明镜转身走了,临走之前瞟了一眼阿诚,阿诚小心翼翼地伸长手臂刚从明楼前面的一盘番茄炒蛋的盘里,夹了一小块切成丁的番茄,抬头刚好看到明镜冷冷的眼神,一哆嗦,掉了。。。

“筷子都不会拿了?!”伴随着明镜离开的脚步声,明楼提高嗓门。

“啊,是。掉了” 阿诚的耳朵红了半边,赶忙夹起桌上掉落的番茄。

“今天的事情,还没结束。”明楼不去看他,抬手狠狠舀了一碗百合汤。

阿诚低下头,现在看来 该下火的,应该是明楼。

“大哥!”阿诚咬了咬嘴唇。抬起脸。

“说!”明楼不轻不淡地回应。

“呃。。。”阿诚眼神和明楼相对,马上闪躲开。

“我还没有吃饱。。。”阿诚另一半耳朵也红了,低着头恨不得把自己埋在饭碗里。心里暗骂,自己都不知道想说什么了,想要认错,想要讨巧,到了现在却一句都讲不出来。



“没吃饱吃啊!”明楼抿嘴一笑,“怎么,我给你盛?!”




“不,不是!我…我自己来!”阿诚急得脖子都红了,赶忙端起旁边的一盘菜,三下两下拨到自己碗里。低头往嘴巴里一塞。

完了,毛豆臭豆腐。。。

阿诚一阵反胃,自己最讨厌吃臭豆腐了,从小闻到这个东西就想吐。阿诚心里暗自恨阿香,知道自己不喜欢,还把这盘菜放在自己跟前。

阿诚圆圆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明楼。腮帮子鼓鼓地,塞了一嘴不爱吃的菜。

“吃下去!”明楼最后一勺百合汤喝完。

“唔!”阿诚听到明长官的话,又是一个哆嗦。嚼都没嚼直接咽了下去,因为太急,差点卡在喉咙里,脸涨的通红。

“书房见!”明楼擦擦嘴。“汤我喝饱了。”明楼拍拍肚皮。“你慢慢吃,多吃点,不急。”

明楼抿嘴一笑,拉开椅子走了。

阿诚一点胃口都没有了。不想动,腿软,走不动。。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01: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大哥!”咚咚咚。

阿诚脱了外套,只穿着白衬衣来到书房门外,先脱了好,省得一会儿还得脱。

“进来”

阿诚开门进屋,回过身去。“啪嗒”一声,顺手锁好了门。

大哥什么都没做,没看历史书,没看报,没看稿子,没看经济杂志。就这么坐在书桌前。阿诚心里一紧,以特工的敏锐的观察力和飞速地视觉移动力在找马鞭。巡视一圈,没有!

“嗯?”阿诚眨眨眼,不相信。

再巡视一圈,啊 真没有!!阿诚眼睛都亮了一些。

“呼。。”阿诚轻轻地唇齿间小小舒了一口气,心里竟有一些小小的安慰。至少,大大大后天还可以去参加舞会,燕尾服都买好了。^_^

“大哥,我错了!”阿诚走到大哥书桌前低着头,膝盖不由得一软,差一点就跪下去了。

“错什么了,自己说。”明楼双手交叠,翘起了二郎腿。

“枪都对准大哥脑袋了,我居然告诉大哥不知道有没有子弹!”阿诚喃喃地说。

明楼起身,绕到阿诚身后,“说人话。”明楼对着阿诚就是一脚。踢完明楼绕到书架前,拉开了抽屉。

“对不起,大哥,我不是有意要耍嘴皮子,我是认真的。”阿诚踉跄了一步,又马上站好,抬起了头,双腿不由得夹紧,两肩后张。认真的脸庞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01: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明楼回身瞟了瞟阿诚。“嗯。接着说!”明楼从抽屉里拿了一副扑克牌。

“我错了,大哥!”阿诚又强调一遍,“我不该掉以轻心,不该撤了我们的人手,不该……呃……”阿诚看到明楼随意洗了洗牌,从扑克中抽出一张黑桃K。

“说你的!!!!”明楼厉声训斥道。

“是!”阿诚抬头挺胸加紧双腿。“不该让76号的人抓走大姐,让大姐受苦,没有保护好大姐,是我的责任!”阿诚眼睛涌了些泪花,自己心里又难过了起来。讲真的,这次大姐被76号抓走,真的是让大哥和自己都着实后怕。

“嗯。确实是你的不对”明楼又抽出一张红桃K,强迫症的人做什么事情都喜欢看上去顺眼。


“嗯!”阿诚重重地砸了一下头,差点把泪花砸出来。心里轻轻的抽了一下,又深呼吸调整了一下情绪,不能在大哥面前掉泪。

明楼蹲下身子从手机拿出一张红桃的,轻轻放在阿诚并拢的膝盖中间。

“夹紧!”明楼喝到!

“是!”阿诚两脚挪挪,尽力并拢膝盖。大腿和小腿的肌肉不禁又收紧了一些。

明楼又拿出剩下的黑桃的,往阿诚大腿中间塞去。

“啪嗒!”掉了。

“告诉你夹紧!”明楼上手一个巴掌拍到明诚大腿上。

“已经夹紧了。”阿诚不知道明长官再搞什么花样,但是还是认真地回答。

“犟嘴!夹紧还会掉?!”明楼提高了嗓门,重新捡起扑克,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01: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真的夹紧了!”阿诚再一遍认真强调。

“噢,原来你这么瘦啊。”明楼好不容易把黑桃的放在阿诚有空隙的大腿中间。双手搓搓,直起身来。

阿诚好委屈,但是又不敢说什么,心里暗想,大哥怎么会不知道我这么瘦,明明在装蒜。

“告诉你,夹紧,不许掉下来。明天我新闻局有采访,我要写一篇稿子,你给我老老实实站好了。掉下来有你好看!”明楼刚走到书桌转椅前想要坐下,又似乎想起来什么一样,起身伸长胳膊拿了两根大头针,又走到阿诚跟前。

阿诚本来就紧张,再加上全身绷紧用力,额头上已经沁满密密地汗珠。

“一边一个!对称美!”明楼把大头针针尖对准衣领插了进去,左右衣领一边插一个,针尖离阿诚的脖子刚好只差两毫米。

鼓捣完阿诚,明楼满意地走到书桌前。“我要开始创作了,别打扰我。还有,再强调一遍,扑克不许掉,掉了,有你好看,不跟你开玩笑!”明楼严肃地说。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01: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太晚了 先睡了 晚安亲爱的伙伴们 明天再更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01: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是!”阿诚高声回答。尽力保持身体的平衡。这招站军姿在特工训练班的时候,是每日必修的功课,毕业之后跟着大哥之后隔几天又时不时地来那么两下。至于扑克嘛,还算好的,大哥高兴起来膝盖中间夹跟针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明楼抬笔,洋洋洒洒地挥写起来。时不时拿起信纸读一读,倒也不抬眼去看阿诚。

阿诚并不敢松懈,脖子旁边的两根大头针限制了阿诚微小的活动,他耿直了脖子,雪白的衬衫领子纹丝不动地支在纤细的脖子两边,那两枚大头针居然也一致保持者和脖子两毫米的距离纹丝不动。

在特工训练班,阿诚不论体格,灵敏,弹跳,反应都实属优秀。军姿的掌控能力对他来说小菜一碟。只不过,今天跑了太多的路,小腿本来就已经绵软无力,这会儿又尽力绷直肌肉,体力消耗有一点厉害,小腿肚不自觉又一抽一抽地隐隐作痛。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七点半,七点三刻。。。八点整。。。

阿诚感觉自己的后背一直在冒汗,以至于细密的汗珠汇成一股从蝴蝶型的肩胛骨中间顺着背脊流了下来,白的的衬衫打湿一片。

屋子里面是冷冷地寂静,除了明楼刷刷地写稿子声音,还有钟摆的嘀嗒嘀嗒声,再无别的声响。

阿诚感觉肚子还是饿,刚才本来就没吃多少,在这个挺胸收腹地作用下,感觉前胸贴后背。胃里好像钻进去一个小人,一把拧着自己。

“吴淞口,货物情况!”明楼停下笔,抬头问道。

“啊。”阿诚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脖子一转,“哎呦。”被左边大头针狠狠扎了一下,顺势往右边一躲,右边也被扎了一下。阿诚吃痛,轻轻咧了一下嘴。

“没听见?!”明楼挑挑眉毛。

“听到了!”阿诚重新调整站姿,“一号箱到十一号箱,'水果' ,总重量两吨。做了特别防护。十二号箱到十五号箱 ,'香烟' ,总重量六百五十公斤' 不止是香烟,还有客户订的别的东西,均匀放在每一个箱子底部。”明诚陈述干脆利落。

“思路清晰,分配条理!”。明楼很满意,抬笔飞速记了下来。

“木箱是否熏蒸过?!”明楼继续。

“是!已经熏蒸完毕” 阿诚刚舒了半口气,马上又提了起来。顺势绷了绷已经僵直的肌肉。额头上的汗珠划了下来,顺着浓密的眉尾滑到了脖子,摔成了三瓣。樱红的嘴唇也有点起皮,刚才的百合汤没喝,太苦了,阿诚讨厌苦兮兮的东西。


“还有,参加舞会日方名单!”明楼抬头。

“藤田,南田,内野,小原,高木,玲子,以及身边秘书安保共计十二人。”阿诚做事历来一丝不苟。


“嗯,听说你为了舞会买了新的燕尾服!”明楼并没有埋头写名单,而是转了话题饶有兴致地抬脸问道。

“呃。。是。” 阿诚额头上的汗已经开始滴了,不知道明长官打得什么主意,阿诚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妙,不禁心里开始打鼓。

“噢。”明楼应到,起身走到阿诚身边伸手从阿诚裤兜里摸出一把阿诚房间的钥匙,拎到眼前晃了晃。“归我了!”明楼抿嘴一笑。

“可是…”阿诚有点不服气。

“什么?”明楼把脸凑到阿诚跟前,“有意见?!”

“没有!”阿诚嘟着嘴。脸上一个大写的不高兴。

“钱不是我给你的?”明楼明知故问。

“是,是你让我去买一件新的。”阿诚眼睛里满是委屈。

“我让你买一件新的,但是没说是给你买的。”明楼开始耍赖了。

阿诚欲言又止,老狐狸又开始欺负小狐狸了,自己在家里都算不上小狐狸,明明是一只小白兔。阿诚很难过,一码归一码,大哥一不高兴就没收东西的习惯也是够够的了,阿诚咬咬嘴唇,心里一片落寞,舞会也不想去了。



“啪嗒!”大腿中间的扑克掉了。

完了,现实的残酷让阿诚的委屈一扫而光,阿诚手一下子凉了半截。目光唰地一下从明楼的脸移向地板。头皮有点发紧,不敢看明楼。

“啪!”明楼抄起右手使劲拍在自己的左手上。



阿诚一惊,脖子下意识一缩、针尖毫不留情地扎了一下,膝盖中间的扑克也掉了。。。

阿诚面如白纸。心里像踹了好几只兔子一样又痒又乱。

“大哥。”阿诚的声音带了一点点哭腔。

明楼向前一步,盯着眼前这个小麦色皮肤的男孩,精致的小脸,立体的五官,还真是很好看。

“这家伙越长越帅”明楼心里暗暗觉得。


阿诚屏着呼吸,感受着眼前这一团不知道藏着雷阵雨还是大暴雨的乌云。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太久不训练,军姿都不会站了。”明楼动手取下阿诚脖子上的两根大头针。


“伸手!”明楼轻喝。

阿诚猛地一激灵,双手赶忙在笔直地西裤上擦擦,端平了伸在胸前。滑嫩的小舌头不由自主地吐了一下。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12: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太久不训练,军姿都不会站了。”明楼动手取下阿诚脖子上的两根大头针。
“伸手!”明楼轻喝。
阿诚猛地一激灵,双手赶忙在笔直地西裤上擦擦,端平了伸在胸前。滑嫩的小舌头不由自主地吐了一下。

————————————————

“手背朝上!”明楼用大头针轻轻地戳戳阿诚的手心。

“哦。”阿诚连忙翻转双手。心里暗想,大哥不是走这个路线的,平时都是军阀作风,小时候明台和自己犯了错误都是不由分说,拎着衣领拖进去一顿好打,鸡毛掸子或者皮带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抄起来漫天挥舞,打到高潮连脚都加上一起踹。怎么年龄越大越磨叽,打个人都这么多花样,连古时候后宫的私刑,针都用上了。

阿诚不禁黯然神伤,这么扎下去,自己修长的双手一定会成为筛子,真是不忍直视。阿诚轻轻叹了口气。

明楼右手捏着两根大头针比比画画,嘴里嘟嘟囔囔,瞧着眼前紧张得快要闭上眼睛的阿诚,不禁觉得好笑。随即用另一只手捏起阿诚左手手背的一小块皮肉,向右旋转90度。

“啊。”阿诚发现自己轻声叫了出来,连忙闭紧嘴巴,一是因为这一招来得猝不及防,二是大哥的手劲儿实在不轻。自己修长的双手本来就没什么肉,扯着这一点点皮拧过去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

“什么时候撤的人手?!”明楼的低音炮在耳边响起。

“大…大姐和桂姨上了火车…”阿诚忍着痛。

捏在明楼手里的皮肉向右旋转120度。“有没有人跟踪?!”

“上…上火车前,我排查过车厢和随行旅客名单,没有发现可疑人物。”阿诚手背被拧得发白。

阿诚手背的皮肉旋转到了180度。

“嗯嗯…”阿诚尽力举着手背不敢乱晃,绷直得双腿已经有些僵硬发抖。

“幼稚!”明楼拉高了嗓音。松开了拧着的阿诚的手。

阿诚并不敢放下双手,手背上的肉已经变的粉红,一跳一跳地疼痛。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15:5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明楼转过身去,拿了自己桌上的茶杯。

“我渴了,你帮我倒点水过来,顺便自己也喝点”明楼把茶杯递给阿诚。罚站了一个小时,阿诚的嘴唇有点干裂,明楼看着心里有些不舒服。

“这…”阿诚有些茫然。

“拿着呀!去倒水,我数20下!速去速回。”明楼示意阿诚。


阿诚赶忙接过水杯,手一抖,盖子差点滑落。

“1~” 明诚开始数数。


“等…等下,大哥,你还没说开始。”阿诚急了,瞪着圆圆的大眼睛,赶忙打断明楼。

“2~” 明楼伸出两根手指!

“啊!”阿诚恍然大悟,明楼根本不会听他的,阿诚拔腿就跑,但是站得太久,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Three~”明楼比划着“三”的手势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15: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阿诚管不了这么多了,小腿软,大腿酸,手背痛,这都不是事儿,此刻抓紧时间就是王道。

阿诚三步并作两步,跑得像风一样冲进厨房。

阿香和桂姨大概都去睡了吧,一个人都没有。茶叶呢?没了?!算了不管了,白开水一样好喝!阿诚决定不给大哥放茶叶了。去拿暖水瓶,里面全是滚烫的开水。


数到12了吧!阿诚急了,心在发抖,手也在发抖,不管了不管了,什么都不管了,他只说要倒水,没说什么水。一想到端着一杯开水跑不快,万一再撒一身水弄脏了衬衣。。。洁癖的毛病又犯了。

阿诚灵光一现,打开水龙头,哗哗地自来水喷涌而出,阿诚拿过杯子接了一半自来水,又倒了一半热水,自己冲到水龙头跟前咕咚咕咚大喝了几口,调皮的水花溅了阿诚一脸。

当他捂着杯子再次冲到大哥书房里的时候,大哥已经安安静静地坐在转椅上瞧着他了。


“我让你去喝水,没让你去洗澡!”大哥看着眼前满脸水花,刘海儿湿漉漉地搭在眼前的阿诚,一脸地惊诧。


阿诚疾步向前,把茶杯放在大哥桌上,又立正站在桌前。“大哥,你数快了。”阿诚小心翼翼地说,小脸急的一块红一块白。

“你数还是我数?!”大哥平静地问。接下来拿过水杯打开盖子凑上去。

“温的?”明楼似乎有点诧异。

“是。热水瓶不太保温,水放凉了”阿诚停了一下,回答道。


“噢,你先跪下放松放松,刚才站了半天也累了。”明楼摆摆手。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16: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跪下放松?!“阿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早就想到这次大哥不可能这么轻饶自己,果然还是被猜中了。

“噢。”阿诚向后退一步,左右打量了一下地板。地板光洁油亮,大哥的书房每次都是自己打扫,打蜡清洁一个步骤都不少,没想到自己的兢兢业业辛勤劳作终究能派上用场,自己熨得笔直,洗得干干净净的西裤不用被弄得太脏。

阿诚挑了一块地方跪下,挺直了身子,垂着头。

“呸!”明楼刚喝了一大口水,又全部喷了出来。“有股消毒水的味道。”明楼不解地自言自语。


跪着的阿诚见状,偷看了一眼大哥龇牙咧嘴的表情,又赶紧垂下头去,顶着泛青手背的左手食指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尽可能忍住笑,嗯,我要平静,不许笑,就这样。嗯。


明楼又喝了一口,还是有点苦涩的味道,但是也不是不能忍,明楼还当自己晚上百合汤喝多了。


“裤子卷起来,别弄坏了,限量款休闲西装,很贵的。”明楼用手拍拍桌子。

“啊,大哥真心抠门。”阿诚嘟囔一句,这下好了,唯一垫在膝盖底下的一块布没有了,虽说不管什么用处,但是或多或少是个心里安慰。阿诚委屈地又嘟起嘴。蹲起来把裤脚边一圈一圈地卷上去,卷的整整齐齐,像两个大大的甜甜圈。裤脚卷上去了,膝盖露了出来,隐约还有一点点旧的疤痕印,这是小时候留下的。阿诚摸摸膝盖,扁着嘴重新跪在了地板上,阿诚很瘦,膝盖跪在地板上,骨头和木板各得生疼。

明楼放好茶杯,从转椅上起身。走到跪得阿诚的身后。用手戳了戳阿诚裤间的皮带。

“解下来。”

阿诚只觉得耳后一阵凉风。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16: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更!争取拍完!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18: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感脚愉快的画风是不是该结束了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19: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阿诚头皮一紧,该来的总会来。

阿诚低下头,双手迅速解开腰间皮带的搭扣,左手一勒顺势将皮带一抽而出。折成三折放在旁边的地板上。然后动手去解领口的衬衣扣子。

明楼看着阿诚一连串的动作连贯而麻利,但是还是在阿诚去解衬衣扣子的时候征了一下。

“阿诚。”明楼失口喊出。此时阿诚衬衣扣子已经解开一半了。

“大哥!”阿诚停下手中的动作,扭头看着身后这个高大的人。眼神清澈而坚定。

明楼眼神变得复杂,长大以后,不,准确地说是阿诚毕业以后,明楼便很少动手教训阿诚。他不比明台,明台调皮捣蛋,没心没肺,气极了拎过来教训一顿,无论在客厅,卧室,还是书房,一顿噼啪之后就算浑身是伤发高烧,第二天也会嘻皮笑脸嘻嘻哈哈地腆着脸撒娇,至于为什么挨打,为什么犯错,甚至都记不得了。但是阿诚不一样,儿时惨痛的经历,还有他被明家收养的特殊身份让他天生敏感严谨,生怕自己犯错,生怕自己被嫌弃。

阿诚是明楼一手栽培大的,行事利落,作风严谨,思维缜密,他很少,甚至不会犯什么错误。阿诚和明楼一搭一档,配合得天衣无缝,阿诚能在外面的八面玲珑,有时候小小得瑟作威作福,都是明楼放任他这方面的性格,这是阿诚的特点,也是他独有的优点,因为不管怎么样,明楼都会笃定,阿诚有一颗赤诚地衷心,不管对明家,还是对国家。

阿诚也有过犯错的时候,但是错到让明楼挥鞭责打的,也就屈指可数。明楼还记得最重的一次拿马鞭教训阿诚,是因为他的失误,他有着和同龄年轻人一样的热血和冲动,在重庆,阿诚看到军统的人在关键时刻当了叛徒,未经过大哥允许连夜潜伏到日军内部将其击毙。中了敌人的圈套,整个一个联络站点被日军连锅端掉,要不是明楼出手相救,阿诚差点没命。

那一次,牺牲了六条人命。

阿诚被明楼连夜揪回了上海的明公馆。第一次冲到小祠堂拿了马鞭,在大哥的书房抽得浑身是血,衣衫褴褛。明楼哭了,阿诚也哭了。阿诚为自己地鲁莽流泪,而明楼一边打一边哭,哭到最后竟然是因为心疼眼前这个被自己打得遍体鳞伤的弟弟。


只那一次,阿诚病了一个星期。明镜把明楼拉到小祠堂罚跪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连路都走不了。明楼也病了一个星期,阿诚是伤病,明楼是心病。


自此以后,阿诚便深深地在心里刻上了这一记失误,抗日革命不允许犯错,不允许鲁莽。

同样的,阿诚也怕了明家的家法,怕了这个有着一鞭见血的威力无穷的马鞭,他甚至都没有想过,这明家的家法,本不该是用在自己身上的。他已经把自己当作明家人了,他坚定地觉得自己身上流着的是明家的血。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20: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看到有人在说拍得太欢快了,我也感觉有点太欢快了点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21: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谢谢大家 楼楼今天一定更。不过可能稍微晚一点。谢谢这么多人喜欢我的文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21: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不好意思 i我想问下 大家是喜欢花式欢快的 还是喜欢严肃认真的 我想写欢快的 但是就怕大家觉得拍阿诚不太严肃,毕竟明镜这个失误还是蛮大的。啊啊啊 我纠结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21: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明楼思绪回到眼前,阿诚微红了脸,怀中抱了衬衫,抬起头看看大哥,又默默低下头,把衬衫折了三折,轻轻摆好放在身边。又重新捡起了放在旁边折好的皮带。双手捧得高高,举过头顶。

阿诚宽肩窄臀,结实地肌肉沁满了细密的汗珠。蝴蝶扇形的肩胛骨轮廓鲜明。因为高举着双手,明诚本来就结实平坦的小腰更显得苗条纤细。

明楼看着跪着笔直的阿诚,眼眶不免有些湿润。


“今天的打,不得不为之。”明楼抬起手,揉揉阿诚湿漉漉的头发。


阿诚咬了咬嘴唇,坚定地抬起头,“大哥,你打吧。阿诚知错。”说罢低着头,把托着皮带的双手举的更高了一些。


明楼接过皮带,退后两步,阿诚轻轻闭上了眼睛。


“嗖~”皮带划破空气的寂静,带着风一般地划下来。

“啪!”阿诚差一点咬破了嘴唇。第一下的皮带抽打在了阿诚线条分明的右边第一根肋骨上,顿时小麦色的皮肤上出现了一条白色的痕迹。之后由白转粉。

明楼心里一抽,眼看着第一道鞭痕慢慢肿了起来。

明楼放下高高抬起的手臂。

“明诚。”明楼轻轻地说,“保护大姐,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整天活在枪口上,我们已经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国家,我们随时都有可能丧命,但是,如果因为我们,而连累了家人,我和你都一定不会放过自己。长姐如母,她真的是我明楼想要豁出去保护的最最重要的亲人。也是我们共同想要保护的人”


阿诚的肩膀开始微微地起伏,晶莹地泪珠挂在长长地毛茸茸的睫毛上。阿诚的指甲狠狠掐在肉里,他不能让眼泪流下来,不能!


“大哥。”阿诚哽咽了,“我错了。”阿诚深深地埋下了头,他不敢看大哥,也不敢去想,他知道只要他碰到大哥深邃的眼神,一定会不争气地像个女孩子一样地流下眼泪。

阿诚挽着裤脚的膝盖已经开始钻心地痛,背上也是火辣辣地,但怎么痛都痛不过心里。

“打吧。大哥。”阿诚眼睛泪光闪闪。

明楼重新举起了皮带,“忍住!”

“嗖~啪。”


“嗖~啪。”




“嗖~啪。”

“唔。。”阿诚差一点跪不住了,他背部的肌肉紧张地抽搐在一起。明楼用着十分的手劲接连三下密集地频率,抽打在阿诚的背上,从左肩划到右边的肋骨,从右肩划到左边,皮带在半空中打了个圈,划过一条长长的弧线,抽出像马鞭划过一样恐怖的声音。牛皮质地硬朗又充满韧性的材质,足以让柔软光洁的皮肤隆起高高的棱子。

阿诚实在太痛了,最后一下狠狠咬着嘴唇,尽力堵着自己就要脱口而出的闷哼声。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22: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忍不了就喊出来吧,大姐那里我去解释。”明楼有点心疼了。

阿诚轻轻压制着自己的呼吸声,摇了摇脑袋。左手下意识地撑了一下地板。

“跪好!”明楼心一横。要教训就来个彻底,不尝到苦头怎么记得住。

阿诚松开手,尽力挺直了腰背。

“跪直!两肩后张!”明楼要求严格。

“是!”阿诚紧绷了双肩,牵动了肩后的鞭伤,一阵钻心地痛。


“最后三下!罚你擅自做主,搭救明台!这种错误,不容小觑!”


“是!阿诚之错!”明诚紧紧咬着嘴唇,嘴唇已经开始有点破皮。

喵咪小猫爪2015-10-06 22: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