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琢玉(谢师宴重发)

楼主:胡言乱语啦啦 字数:138290字 评论数:316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人物在我的笔下有血有肉,他们的性格已然偏离了我的大纲。既如此,弃之,重发

胡言乱语啦啦2016-10-30 20: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过刚易折,强极则辱,慧极必伤,情深不寿,谦谦君子,当温润如玉。
然,璞玉不琢,不成器。
————题记

胡言乱语啦啦2016-10-30 20:5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章:初见
2008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不去管还未发生的汶川地震,不去管全民沉浸在北京奥运。
今年,2007年9月1日。
这是湘桥市最好的高中,湘桥一中。
高高瘦瘦的大男孩,穿着一中的校服,推着单车,慢慢走进一中的大门。
9月1日,新生报道的一天,一中比起以前格外热闹,家长学生,熙熙攘攘。
不过,这都他没有关系。
大男孩目不斜视,眼睛略过了全部的人群,嘈杂的声音充耳不闻,慢慢的朝前走去。
“张扬。”大男孩的后背被轻轻一拍,大男孩微微有些皱眉,他一向不太喜欢跟别人有过多的身体接触。
然后抬头,看着眼前的人,眉头慢慢舒缓来来,毕竟同桌两年了,再说小胖一直自来熟,熟着熟着,两人好像真的熟悉了些,“怎么了?”
“喏。”小胖的手也是肉乎乎的,胖嘟嘟的手上拿着一封信。
“这是?”
“情书啊。张扬,你……哎,你等等我啊。”张扬暼了一眼,直接推着单车走人。
张扬,湘桥一中高三一班的学生。
张扬,人如其名,活得很张扬。
张扬性子有些冷,话不多,但是高高瘦瘦,眉目清秀,英俊挺拔,一直是一中炽手可热的大帅哥。
张扬在一中,成绩虽说不是第一,但是知名度却是远远超过第一。
一班。
张扬坐在位置上,细长的手指抓着薄薄的一张纸,骨骼分明。
若细看,张扬的眉头皱了。
语数第一,语数英第十八,总分第十。
张扬偏科,偏的很严重。
“张扬,你英语78都能排全校第十,你太拉风了吧。”张扬皱眉,然后闭上了眼睛,睁开,看着小胖,一字一句,“你是夸我还是损我。”150分的英语考了78分,这么耻辱的事情,值得如此大肆宣扬吗?
“当然是夸你了,你看看你的其他科目,几乎都逼近满分了,如果你的英语……”
是啊,英语再高点就好了,英语再高点,全校第一还不知道是谁呢?
可是,英语好难。
“你知道吗?我们好像换老师了?”
“啊?高三换老师……”
……
旁边两个女生的交谈吸引了张扬的目光。换老师?换哪个老师?
“张扬,古大姐好像不教我们了。”小胖说完,微微顿了一下,然后一脸“你快问我呀”的表情,可是张扬只是有些郑重的看着他,一言不发。小胖败下阵来,“我舅说的,好像有个年轻的新老师接我们的班。”
一班可是一中的重点班,一中的门面,高三换数学老师皆班主任,真的假的?
张扬虽说质疑,但是他知道,小胖说的十之八九都是真的,没办法,他舅是教导主任,他一向有第一手的资料。
张扬觉得周围突然安静下来了,抬头,前面站了一个挺拔如玉的男子。
那名男子穿着短衬衫西装裤,打着一条领带,简简单单又稍显正式的衣服,就显得格外光彩照人,张扬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天生就是焦点,这样的人扔到人群中,也不会消失吧。
长得好看。
但是长得好看,就能当一班的班主任皆数学老师吗?张扬没有轻视,只是就事论事,毕竟一班是一中的门面,一中是整个湘桥市的门面。
男子浅笑,很是温柔,“大家好,我叫林恩源。”声线低低的,很好听。
不知怎么的,他的男孩中跳出了“温润如玉”四个大字。

胡言乱语啦啦2016-10-30 21: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不知怎么的,他的脑海中跳出了“温润如玉”四个大字。
是的,他就像是一块被细细雕琢好的玉,光彩照人,但却温润有礼。
“从今天开始,我接替古老师,当你们的班主任以及数学老师。”低低的声音,拉回了张扬的思绪,“我今年27岁,6岁上小学,17岁高中毕业保送X大,21岁大学毕业保送研究生,24岁研究生毕业从教,希望和大家相处愉快。”
在那个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年代,在那个考上大学像考中状元的年代,他保送大学保送研究生。
那短短的一段学习履历,完全收服了一众优等生的心。
张扬毫不怀疑,眼前的人是如何的光芒万丈,他绝对是一路学霸一路学神上来的。
林恩源看着学生张大了眼睛,浅浅笑道,“没有炫耀的意思,实在是我太年轻,难以服众。其实也没什么。”林恩源笑得云淡风轻,“我想你们会做得更好。未来一年,请加油。”
“……”
“啪啪啪”不知谁带的头,大家都跟着鼓起掌来。短短时间,从质疑到心悦诚服。张扬不得不承认,他除了是个优秀的人,更是个有人格魅力的人。
上午,打扫卫生自己整理。
下午,自修。
明天正式上课。
“张扬,你觉不觉得你跟林老师长得挺像的。”张扬手中的扫把微微停顿了一下,“不觉得。”然后继续扫地。
哪里像?
完全不像。
林老师温润挺拔,举手投足姿态优雅,一看就是一个温柔的人。而自己?张扬十分清楚,自己是一个大冰块,哪里像?完全不像。
下午。
林恩源办公室。
古老师因为是行政领导,所以一人独立一个小办公室。现如今?林老师坐在了古老师的位置上,一人一个办公室。
不知道是不是张扬的错觉,张扬总觉得林恩源往那儿一坐,那儿便是蓬荜生辉了。
“我对一班不太了解,以后得工作靠你们支持了。”
谦逊有礼,不卑不亢。
张扬默默做着点评。
“自我介绍一下吧。”
“林老师您好,我是一班班长李然,……”
……
张扬微微抬头,有些俯视着林恩源,“林老师您好,我是一班的数学课代表张扬。”
林恩源点点头,“以后再多多接触吧,大家各司其职,跟以前一样就好。”林恩源的眼睛扫过一帮班干部,“张扬留下,其他人留下自修。”
小小的办公室,两人。
一坐一站。
一个浅浅的笑,一个冷毅着脸。
“以后每天第一节课之前作业收齐,没交的名字记下来;上课之前来我办公室,问问有什么要发的作业;放学之前问问回家作业。其他时候,随叫随到。”
张扬前面听的很认真,后面一句类似玩笑的话,让他愣了半秒钟,“好,林老师。”
林恩源点点头,拿出一张试卷递给张扬,“复印50份,放在讲台桌上。”
“好,我知道了。”
林恩源看着一班的各科成绩以及排名,若有所思。
张扬科科接近满分,可惜被英语拉分拉个彻底。
张扬?
林恩源男孩中出现了那个高高瘦瘦十分帅气的大男孩,他好像不太喜欢笑,整张脸有些肃穆,然而这样冷毅的他却别有一番魅力。
这小子,估计情书得收到手软吧。

胡言乱语啦啦2016-10-31 17: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 :情书
9月2日,正式上课。
一中7点30分早读。
7点20分,张扬背着书包,带着耳机,来到学校。
一中的大门内,是一个花坛,花坛背后是一栋很古老的建筑,据说这是一中的标志,所以不管拆了多少又新建了多少大楼,这栋建筑物始终屹立不倒。
当然了虽然外面看似古老,里面却是很新的,如今这栋建筑物是一中的行政楼。
“张扬。”
张扬收回了焦距,前面是个扎着头发的女生,女生羞羞答答的递过一本书,“谢谢你的书。”然后往张扬手里一塞,快步跑开了。
这人是?
我借过她书?
手上是郭敬明的《夏至未至》,张扬翻开,一个女孩子的名字,然后张扬往后一翻,果然里面夹了一封情书。
张扬皱眉,这样的事情,总是那么多。
张扬想了想,然后来到东边的一侧垃圾桶,拿出情书,看也不看,撕碎,扔了。
“人家辛辛苦苦写的,看都不看?”声音有些熟悉,张扬抬头,正是他的新班主任,林恩源。
张扬打打了一个招呼,“老师好。”
林恩源点点头,“看都不看?”张扬皱皱眉,刚刚被他看到了?
张扬抬头,很是坦然,“都一样。”
林恩源点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张扬不会接受她,看和没看,都不会接受,“刚才为什么不还给她?”
“她跑太快了。”
张扬一本正经的样子,林恩源突然想笑,想不到自己的课代表还挺可爱。冷冷的酷酷的,像个大冰块,不过却是个可爱的大冰块。
“那你可以去还啊,这封情书肯定花了女孩子很多心思。”
张扬抬头,看着林恩源,皱着眉头,昨天怎么没觉得这个新老师管的那么多,不过林恩源态度很好,所以张扬强自按下了那一分不耐,开口解释了,“我去找她,不是答应是拒绝,我觉得更是践踏她的心思。”
张扬难得话多些,“再说我平白无故去找她,人多嘴杂,说出去对我对她都不好。”张扬感觉自己说的挺多的,微微有些不适,然后低下头看到咯垃圾桶里的碎片,停顿了一下,决定再补充一句,“把情书直接扔了,万一被同学看见,对她不好,还是撕了好。”
这些话终于耗尽了张扬全部的耐性,他感觉现在说的话比一天的话都多了,然后张扬微微低头,“老师,我去上课了,再见。”
林恩源看着他的背影,笑了。
好有趣的小家伙。
理智,有趣。
林恩源再一次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初见时,这大男孩好帅气,不是那种单纯的帅气,那份帅气中带了几分淡淡的忧郁。这样的人注定是焦点,哪怕扔进人群中,我是鹤立鸡群的吧。
全班50人,林恩源对他产生最深的兴趣。
然后,看到了他各科的成绩,林恩源哑然失笑,偏科偏成这样,居然也能全校前十?
现在交谈了一番,林恩源兴趣更浓了。
张扬。
好。
很好。
非常好。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01 20: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和闺蜜晚饭后,聊天到现在今天没有文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02 22: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可能是公开课准备的有些晚了,今天写文很不在状态,很长的一段时间只有一丢丢,大家将就吧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03 22: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家访
林恩源重视和感兴趣的结果是,他决定再深入一点。
然后。
放学后,办公室。
林恩源十分满意那张冰块脸松动了,帅气的脸颊上不再是一脸的无谓,冷毅的眼神有了几分探寻,“家访?”
“对,你带路。”林恩源拎着包走在前头,张扬背着书包慢慢跟在后头。
张扬的表情还是有些震惊。
他刚刚有没有听错?
家访?
从小学到现在高三,好像还没有哪个老师登门家访过?
张扬震惊管震惊,还是乖乖打开副驾驶的门,坐好,寄好安全带。
车子缓缓行驶开来。
“英语有点弱。”
“……恩。”
“高三有什么打算?”
“……”张扬的表情已经从震惊到忧伤了,英语确确实实是他的痛。各科成绩接近满分,遥遥领先,一贯骄案的他怎么会允许有这样的败笔呢?然而,这败笔就是存在了。
“恩?”
“对不起老师,我刚刚走神了。”林恩源微笑着点点头,虽说孤傲了一点,但是并非目中无人,是个有礼貌的孩子。
“高三了,对英语有什么打算?”林恩源的声音很柔和,没有丝毫的不耐。
张扬抬起头,看着林恩源的侧脸,斟酌着语句,然后他发现,作文中华丽的辞藻也掩盖不了,于是,他很诚实,“我,还没想好。”或许张扬自己也没意识到,他说这话的时候,有种羞于出口的感觉。
羞?
为什么羞?
为什么要对一个认识了不到一天的人羞?
不知道。
或许,他的潜意识里已经十分欣赏林恩源了吧。在自己欣赏的人面前,不得不直视自己的缺点,总是令人羞于出口的。
“这样很不好。”张扬很敏感的觉得林恩源的笑容隐去了几分,“既然知道这是自己的短板,更要重视,毕竟其他科目的进步空间都不如它大,不是吗?”
“我今天做个计划。”
“明天带来给我看。”虽然林恩源没有半分严厉,但是张扬觉得他就是无法拒绝,既然无法拒绝,那只能答应下来,“好。”
谈话告一段落。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03 22: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家访
林恩源重视和感兴趣的结果是,他决定再深入一点。
然后。
放学后,办公室。
林恩源十分满意那张冰块脸松动了,帅气的脸颊上不再是一脸的无谓,冷毅的眼神有了几分探寻,“家访?”
“对,你带路。”林恩源拎着包走在前头,张扬背着书包慢慢跟在后头。
张扬的表情还是有些震惊。
他刚刚有没有听错?
家访?
从小学到现在高三,好像还没有哪个老师登门家访过?
张扬震惊管震惊,还是乖乖打开副驾驶的门,坐好,寄好安全带。
车子缓缓行驶开来。
“英语有点弱。”
“……恩。”
“高三有什么打算?”
“……”张扬的表情已经从震惊到忧伤了,英语确确实实是他的痛。各科成绩接近满分,遥遥领先,一贯骄案的他怎么会允许有这样的败笔呢?然而,这败笔就是存在了。
“恩?”
“对不起老师,我刚刚走神了。”林恩源微笑着点点头,虽说孤傲了一点,但是并非目中无人,是个有礼貌的孩子。
“高三了,对英语有什么打算?”林恩源的声音很柔和,没有丝毫的不耐。
张扬抬起头,看着林恩源的侧脸,斟酌着语句,然后他发现,作文中华丽的辞藻也掩盖不了,于是,他很诚实,“我,还没想好。”或许张扬自己也没意识到,他说这话的时候,有种羞于出口的感觉。
羞?
为什么羞?
为什么要对一个认识了不到一天的人羞?
不知道。
或许,他的潜意识里已经十分欣赏林恩源了吧。在自己欣赏的人面前,不得不直视自己的缺点,总是令人羞于出口的。
“这样很不好。”张扬很敏感的觉得林恩源的笑容隐去了几分,“既然知道这是自己的短板,更要重视,毕竟其他科目的进步空间都不如它大,不是吗?”
“我今天做个计划。”
“明天带来给我看。”虽然林恩源没有半分严厉,但是张扬觉得他就是无法拒绝,既然无法拒绝,那只能答应下来,“好。”
谈话告一段落。
车上没声了,有些沉默,也有些尴尬。
“叮铃铃”一阵短促的铃声,林恩源把车停在了乡间小道的一边。
是的,乡间小道。
湘桥一中本来属于城乡之间,在湘桥区比较偏的地方,属于小郊区。可是因为这所学校,旁边的居民楼、超市、菜场、广场、网吧等等各种设施都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然后经过时间的累积,湘桥一中的附近,经济飞速发展,成为湘桥区的经济的新宠儿。学校是经济和文化的中心你好,此话可圈可点。
而张扬的家在张家村,离湘桥一中不远,三十来分钟的一段公交车在张家村的站牌下车,然后拐弯是一条小小的乡间小道,两边是大片的农作物。步行十五分钟,就是张扬的家。
两个地方相聚并不远,可是因为“张家村”那个路碑,那个拐弯,把两个地方隔离开来,一个城市,一个农村。
张扬的手离开的方向盘,从包里拿起手机,不知是不是张扬的错觉,张扬觉得林恩源身边的气压低了很多,他脸上的微笑不见了,整张脸有些肃穆。
张扬鬼使神差的想到小胖的话,自己和这样肃穆的林老师,可能有些像吧。
张扬听到林恩源用毕恭毕敬,而又几分疏离的语气说道,“父亲。”
“是。”林恩源的背离开了座椅,上半身挺的笔直,显得有些刻板。
“是。”
这样父子间的交流,张扬有些震惊。
“父亲再见。”林恩源挂完电话,身子慢慢靠在车椅上,慢慢的舒了一口气。
车子没有再发动,林恩源歪着头,看着前边的农作物,然后慢慢的舒了一口气。
5分钟后。
“林老……师。”张扬试探着出口,或许他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带着几分小心翼翼,“您没事吧。”
林恩源转头,对着张扬浅浅一笑,有些无力道,“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没事。”话毕,车子重新发动。
车上又恢复了沉默。
这沉默跟刚才不同,尴尬少了几分,低气压高了几分。
张扬眼睛平时前方,然后余光打量着这个认识了一天不到的人,他,是个有故事的人吧。
“张扬?”
“恩?”张扬的脸一下子红了两分,好像是做了坏事被抓包了,刚刚的偷看是不是被林老师发现了?
“明天下午我不在,自修课印一张试卷下去,课后交。”
“好。”
开学第二天就请假?是因为那个电话?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张扬看着周围有些低气压的林恩源,越来越相信自己的猜测,然后关心的话语,不自觉的滑落出口,“林老师,您没事吧?”
这是张扬第二遍说了,第一遍是探寻,第二遍带了几分安慰。
“……”
张扬不再说话。
张扬明显关心的话语,林恩源怎么会不明白?然后林恩源斟酌着语句,慢慢开口了,“没事,只是有个阿姨过生日,明天给他庆生。”
阿姨过生日,为什么不是她自己打电话?而且林老师明显不高兴的样子?这个阿姨是谁?
张扬一肚子的话只能憋在心里。
因为,第一他们不熟。
第二张扬本就是个话很少的人。
第三,张扬家到了。
林恩源的车停在了张扬家的院子里,停在一栋两层楼房的很前。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05 11: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林恩源的车停在了张扬家的院子里,停在一栋两层楼房的很前。
院子的周围胸围种满了花花草草,颇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感觉。
林恩源突然觉得城里有套房还不如乡下有幢房呢。反正有车,什么都方便。
果不其然,十来年后,姑娘们的择偶标准不在是“有车有房”,而是过度到“城里有房乡下有地”了。
当然了,这都是后话。
一个中年妇女正在院子里的水槽边洗菜,大概四十多岁,身材中等,齐耳短发,一件七分袖的衬衫,一条灰色的裤子,没有姣好的容貌也没有出众的气质,是那种扔在人群中两秒钟就会消失的路人甲。
难道是长期的辛苦劳作掩盖了当年的绝世风华?能生出张扬这样容貌不俗气质高冷的儿子,怎么可能是路人甲呢?
林恩源又深深看了一眼那个中年妇女,不对。当年或许也是青春靓丽的姑娘,但是绝对不是鹤立鸡群的人物。
“妈。”中年妇女抬头,看到张扬,立刻笑容满面,“扬扬回来了,我买了你最爱吃的红烧鲫鱼……这位是?”
“你好,我是张扬的数学老师,我姓林。”
“林老师好。”张母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热情道,“快请进快请进。”
不小的面积被收拾的一尘不染,装潢也是做的简单大气。
不是出尘的人物,但是却是勤劳淳朴的人。
林恩源大大方方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接过张扬双手递过的热水,“老师,您请喝茶。”
林恩源浅笑。
“阿明,扬扬老师来了,你是陪着聊聊,我去做菜。”闻言林恩源有了一丝小小的尴尬,这个时间点确实?
当时只是觉得张扬十分有意思,想深入了解一下,完全没考虑到这个点家访是多么的不合时宜。
蹭饭的嫌疑足足的。
想到“蹭饭”两个字,林恩源的那丝尴尬被放大了,然后耳朵微微红了,正想起身找个由头告辞,谁知张爸爸迎面一句,“老师,是不是我家扬扬在学校里犯错了?”
张爸和张妈一样,收拾的一丝不苟,虽说看上去十分有精神,但也是一个十分扑通的路人甲。林恩源有一瞬间的晃神,张扬这小子是基因突变啊。
造物者太过偏心,突变也突变的太好了吧。
“没有没有,我是来家访的。”张爸爸的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看到儒雅俊气的林恩源,好感度提高了不少,“辛苦老师了,我们家住的偏,你来的不容易啊。”
……
诚挚邀请,盛情难却。
然后,林恩源坐在了餐桌上。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05 16: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诚挚邀请,盛情难却。
然后,林恩源坐在了餐桌上。
虽说是家访,但是也不单单是聊张扬。张扬扒着米饭,眼睛似有似无的看着林恩源。
林恩源端起酒杯,和张爸碰了个杯,天南地北的胡扯终于告一段落,话题扯到了张扬身上,“张扬高三住校吗?”
本来,家访嘛,怎么能脱离学生呢?
“住的,我们家住的偏,现在倒还好,以后天气冷了,天不亮起床天黑才到家,太辛苦了,再说了高三了,时间禁不起这样浪费。不瞒林老师,我们打算今天整理东西,明天就让扬扬住校。”
天南地北的胡扯,并不是没有任何用的。起码张爸张妈对这个年轻老师非常信服。
张扬不得不承认,有的人天生就有让人信服的人格魅力,比如三言两语收服了一帮优等生的心,比如一顿饭的时间不到收服了他爸他妈。
“不如今晚收拾,我送他去学校吧,明天好歹也能多睡会儿。”
张爸又跟林恩源喝了一杯酒,“那谢谢林老师了,以后扬扬望您多提点。若是这小子不服管,您随打随骂,我绝不心疼。”
张扬脸红了。
“张扬挺好……”
张爸是实诚人,“林老师,您等等。”说着一口气跑上楼,不一会儿拿了个东西下来,待张扬看清楚后,张扬的血液一下子往上冲,脸血红一片。
张扬的肤色偏白,红成这样,显得格外明显。
餐桌上是一块三指宽的戒尺,“林老师,我张明说的都是心里话,只要你是为了孩子好,我一点儿不心疼,我不求别的,只求扬扬有个好前程。”张扬看到戒尺的时候,脸红了,可是听到张爸的话,心里柔软开来,他知道,他爸爸虽说待他严厉,戒尺总要敲打几下,但是真的是为了他好。
张爸是个淳朴的人,他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张扬也争气,成绩一直遥遥领先,是别人家的孩子,如今更是张家村唯一一个在一中的孩子,而且是一中的重点班。
提起张扬,谁不竖起大拇指。
林恩看着桌子上的戒尺,眼睛扫了一眼张扬,又看了一眼酒喝的几分微醉的张爸,抓起戒尺,收敛了几分笑容,有几分郑重其事,“张爸爸,你放心,张扬以后我管定了。”
张爸一听,抓起餐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本就微红的脸颊更红了,“林老师,您坐您坐,吃菜吃菜。”
“张爸爸,实不相瞒,我这次来想跟你谈谈张扬的英语,张扬的其他科目都好,就是这英语偏的实在太严重了。”
“哎,林老师,说起扬扬的英语,我真是……因为英语我都打他多少回了,可是没用啊。”张扬知道,他爸是真醉了,若是没醉,不可能大大咧咧的把戒尺拿出来,也不可能把“打他”的事情放在明面上来,张爸在外人跟前一直很给他面子。
外人?
认识了一天不到,应该算外人吧。
“不过话说回来,不是我替我家扬扬说话,实在是那个老师太年轻,刚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哎,扬扬的英语没开好头……”
“张爸,你若信我,以后张扬跟我住,晚自习后我给他补补英语。”
“……”张爸有些懵了,等到回过味来,就开始感动了,“林老师,这实在是……”
……
车子缓缓的离开了,张家村。
后背箱里是张扬的行李。
张扬坐在副驾驶上,手上拿着那把戒尺。
张扬的手很细长,骨骼分明。
“你爸会用这个教训你?”
“……”张扬点点头。
“打哪里?”
“……”张扬脸红了。
“屁股?”林恩源试探性的问道。
“……”张扬点了一下头。
“脱裤子吗?”
张扬猛的抬头,眼睛是满满都是震惊。
是的,他的确该震惊。先是莫名其妙的家访,好吧,家访就家访,怎么结果变成了这样?
然后他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林恩源的几句话更是把他问懵了。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06 13: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四章:计划
车子缓缓驶入湘桥华府。
湘桥华府,湘桥区最好的小区。
车子右拐,第一幢停下。林恩源把钥匙递给张扬,“二楼203,你先上去,我去停车。”张扬接过钥匙,步行上楼,然后打开门。
装修的简单大气。
左边厨房,右边餐厅客厅。
厨房之后是一间卫生间。卫生间和客厅后面各有一个房间。两间房间之后还有一个房间。
这房子,林老师一人住?
住一个家庭,都可以了吧
这真是林老师住的地方吗?
会不会太大了,再说学校不是有教师宿舍吗?
一中对于老师和学生一向慷慨,只要你有本事进来,吃住拔尖的。
一般老师都是住校的,不仅自己住校,而且还拖家带口的住校,以校为家。
张扬还在打量的时候,林恩源托着行李箱进来了,把行李箱放在旁边,指着厨房后头的房间,“这是书房。”然后指着客厅后面的房间,“这是客房,给你住。”最后指了指客房后面的房间,“这是主卧,我住。客房一般没人住,我都是空着的,等明天收拾了你再住吧,今天跟我一起睡吧。”
张扬愣了。
跟老师一起住。
这六个大字在脑海中慢慢放大。
跟老师一起住?这样真的好吗?
“怎么了?”
“林老师,不用了,我还是住校吧。”
“学校有就寝时间,你晚自习后跟我学英语再回去,估计过了就寝时间了,太麻烦。”
“……”那我不跟你学就好了。
这话从张扬的脑海中默默划过,本来他对“家访”就莫名其妙,颇有几分赶鸭子上架,不得不答应的感觉。现在细想想,跟一个陌生人住在一个房间,甚至可能一张床,这是多么令人排斥的感觉。
不过,这话张扬绝对不会说。人要懂得感恩,明白好歹,林恩源如此无偿的帮他,如果他还说这话,他会看不起自己。
“好了,就这样吧。”温润如玉的林恩源不等张扬反驳,拍板定下。
张扬有些懵。
事实上,从坐上林恩源的车回家,一直到现在为止,他的脑子一直懵懵的。
“你整理一下,我先去洗个澡。”林恩源说着,推开了卧室的门。
老师不是说洗澡吗?怎么进了卧室?
张扬带着这个疑问,推开了厨房后头的书房。然后,他震惊了。
整个书房就像一个小型的图书室,一排一排的书架,上面全都是书。
这些书,老师都看过吗?
林恩走进书房,随手拿了一本是《老人与海》,再随手拿起一本是《史记》,再随手拿起一本是《资治通鉴》,张扬咽了一口口水,再拿起一本,上面只有四个字“林家家训”。
张扬默默的把《林家家训》放回原位。
林老师,是个不简单的人吧。
林恩无比虔诚的,默默的退出了书房,拿出了行李箱里的睡衣毛巾进了卫生间。
张扬推开门出来。
林恩源一袭米白色的睡衣睡裤坐在沙发上,许是很放松,身子不是平常的挺拔,而是微微有些慵懒。
林恩源本就是极为俊俏的人物,这般慵懒的看书,好似一块温润的美玉。
林恩源抬头,浅浅一笑,“睡衣很可爱。”张扬的睡衣是一件奶牛装,白色上有黑黑的点点,左右两边各有一个耳朵。
张扬平常十分高冷,不知是睡衣萌萌的,还是刚洗完澡,如今看上去倒是柔和了许多。
张扬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低头。
“我看书,你把计划列出来。”
“计划?”张扬又一次懵了。
“英语的复习计划。”林恩源不以为杵,好脾气的提醒道。
张扬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情。思及此,张扬点点头,去客房拿出了纸笔,乖乖的坐在餐桌旁。
餐桌上放着他带来的戒尺,张扬有些不自然的瞥过眼睛,不想看它。
林恩源笑笑,继续看书。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现在的张扬柔和可爱了许多,若说白天初见的他是块冷玉,那么现在的他则是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宝玉。
然,玉不琢不成器。
林恩源看了一眼餐桌上的戒尺,若有所思。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13 21: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然,玉不琢不成器。
林恩源看了一眼餐桌上的戒尺,若有所思。
张扬的笔写好“英语计划”四个字,然后静止了,计划?英语应该怎么列计划?每天背多少个单词?做多少偏阅读理解?还是……
寂静的夜晚,手机铃声特别清脆。
张扬抬头,然后他发现林恩源那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眼睛失去了白日的温润多了几分凌厉……张扬突然觉得这样的林老师很熟悉。
张扬蓦地想起小胖的话:张扬,你觉不觉得你跟林老师长得挺像的?
这样的林老师确实挺像自己的,不是形似而是神似。但是,林老师一贯是温润如玉,翩翩公子,所以大家也会忽略的吧。
“父亲。”
原来是这是林老师父亲的电话。这是今天的第二个了。虽说只有两个,但是张扬已经十分清楚,这对父子的关系不是很好。
“是。”
恭敬有余,亲近极少。
而且,为什么是“父亲”,现在谁还喊这两个字呢?
“是。”
“父亲再见。”
林恩源缓缓放下手机,看着屏幕慢慢变黑,眼神晦暗不明。林恩源伸手拉开窗帘,外面的路灯透过窗户照射进来。
林恩源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看着张扬无力一笑,“做你自己的事情吧。”话毕,慢慢坐在沙发上,撇开头看着外面。
张扬,我真羡慕你啊。
时间在慢慢流逝。
本来白白的纸上,字越来越多。
“林老师。”张扬双手递上。
林恩源接过,浅笑,难得男孩子的书写如此清秀。
“高考要准备多少个单词?”林恩源抬头,眼神温柔。
“……”
“你打算背哪里的单词?”林恩源的笑容隐去了几分。
“……书。”
“什么书?初中6本高中6本,一共12本书吗?”林恩源的笑容没了。
张扬默默地咽了一口口水,没有说话。
“你确定能做到一天一篇作文吗?”林恩源的眼神凌厉了几分。张扬突然发现,自己有点怕这个年轻的,相处一天不到的老师。
“计划不是列来看看的,是要做到的。重新写,想清楚了再写。”
“好。”
“说是。”
张扬抬头,林恩源的眼睛温润不再,张扬本能的一个“是”字从嘴巴发出。
“如果还是这样的敷衍,不妨让戒尺给你提个醒。”张扬心理默默地“我没有敷衍,我很认真”,然后听到“戒尺”两个字时,他愣住了。
“怎么了?”
“老师,戒尺……”林恩源迟迟没有等到张扬的后文,终于接过话来,“难道你认为,我让你把戒尺带来,只是摆设?”
张扬的眼睛不自然的瞪大了。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14 17: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张扬的眼睛不自然的瞪大了。
这句话,是几个意思?
难道?
张扬的脑袋超负荷的运转着,短短几个小时的思考,他觉得比他一年的思考还要多。
张扬换了一张白纸,眼睛不自然的瞥过桌子上的戒尺,然后手中的笔好似千斤重,竟落不得下去。
老师真的会打我吗?
用戒尺打我?
张扬好像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应该不会吧,我都高三了,又不是小学生。张扬默默的自我安慰着,然后重新提笔做计划。
高三了,英语到底应该怎么复习?
单词每天应该记多少?
张扬提笔写下了第一条:每天保质保量完成英语作业。
想了想,又补充了第二条:每天做一套英语试卷。
接下来?还能怎么样呢?
胡思乱想的时间总是快一些。林恩源看着腕上的手表,搁下书本,起身来到张扬旁边,声音不轻不重,“就这样?”
张扬感觉自己的心脏猛的跳动了一下,然后手中的笔不自然的松了,掉落在餐桌上。
林恩源提起桌子上的戒尺,张扬的眼睛看着戒尺,然后心也被提了起来。
“裤子脱了吧。”张扬彻彻底底愣住了,刚才老师说什么?是不是我听错了?
张扬发愣的时候,眼神失去了已往的高冷,带着几分“不可置信”的震惊,林恩源看的好笑。心里默默想着,亏的自己还以为是个高冷的冰块,不过是个孩子罢了。
林恩源虽说心里好笑,面上却不显,一双大眼睛泛着寒光,“不会玩什么一二三加罚的游戏吧。”
这时候张扬一贯的忧郁和高冷瞬间土崩瓦解,他现在不是众多女生心中的高冷样子,而是一个手足无措的大男孩。
怎么办?打是绝对不行的,何况还要脱裤子。可是,现在该怎么办?
“张扬。”
“老师。”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林恩源看着张扬,很自然的挑眉,示意张扬有话说话。
“……”张扬顿了一顿,组织着语言,“您不能打我。”
“为什么?”
“……您为什么要打我?”
“凭你的计划。”林恩源的眼睛落在纸上,“毫无计划可言。”
“可是……”张扬抬头,看着林恩源毫无惧色,“可是我没有敷衍,我真的不懂怎么列英语计划。”张扬语气很诚恳,林恩源手中的戒尺动摇了。
两人默默语言,房间中的空气仿佛停滞了。
良久,林恩源开口了,“你说的对,今天不打你了。”
张扬提着的心缓缓放下,然后又提了起来,今天?那以后呢?
“老师,以后……”
“看你表现。”林恩源把戒尺放在餐桌上,“不早了,休息吧。”
张扬看着戒尺,晃了神。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15 23: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五章:夜
主卧很大,一张1米8的大床。
林恩源微微睡在右侧,靠近窗户。
张扬有些拘谨的睡在左侧,靠近衣柜。
床很大,两人之间完全可以容纳第三个人。
夜深了,灯熄了。
张扬毫无困意,明亮的眼睛睁的很大。
他把今天的事情反反复复的,仔仔细细的回想。不过一天的功夫,他感觉自己的生活突然间天翻地覆了。
天翻地覆?
张扬笑笑,这四个字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吧。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张扬慢慢赚过身来,突然发现林恩源的眼睛也睁的大大的,在漆黑的夜晚分外眼,“老……老师。”
“睡不着。”林恩源浅笑,看着张扬,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或许是黑夜让张扬收敛了几分冷寂,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大男孩。
“老师,也是?”
林恩源点点头,声音很是温润,“身体很累,脑子却不停地运转,睡不着。”
“老师在想什么?”张扬脱口而出,可是脱口而出以后,他却后悔了。他们,好像没那么熟。
林恩源没有说话,一时间房间的气氛有些尴尬。张扬有几分懊恼,果然。
在张扬尴尬加懊恼的时候,林恩源开口了,声音依旧温润,但是却带了几分悲伤,“明天是我妈妈的祭日,却是那个女人的生日。”
“……”
信息量太大,张扬好像懂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听懂。一下子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嘴巴张开然后合上,沉默了。
林恩源摇摇头,怎么会跟个孩子说这个呢?果然黑夜让人脆弱了些。
林恩源转身,背对着张扬,然后眼角的眼泪潸然而下。
“……老师……”张扬想了很久,也组织了很久的语言,最终只是说出了两个字。
“……”
“很晚了,睡吧。”林恩源的声音有些沙哑。
“……老师,晚安。”张扬想了想,想说些什么安慰一下林恩源,最终什么也没说。
夜深了。
两人的呼吸慢慢的有规律起来。
“源儿,叫妈妈。”
“他不是我妈妈。”
男子的声音生硬了几分,“叫妈妈。”
“我不叫。”
“反了你了,去书房侯着。”小男孩有些无法置信的看着前面的男人,最终只是含着眼泪,跑去了书房,双膝一跪,眼泪像不要钱似的掉落下来。小男孩用手一抹,格外倔强。
“还犟不犟?叫不叫妈妈?”
“我妈妈已经死了,我没有妈妈了。”
“你你你,好好好。”男人握着书桌上的戒尺,指指书桌,“我还教不了你了。”
“爸爸……”小男孩气势软了,大大的眼睛红红的,都是眼泪,俊俏的面容带着几分皱在一起,让人瞧了恨不得抱着手里哄哄。
“规矩呢。”
小男孩哆嗦着起身,抹了一把眼泪,双手把裤子脱到膝盖,趴在书桌上,书桌正好顶在他的腹部,光屁股翘了起来。
男人一戒尺一戒尺,毫不放水的打着。
外面好像下雨了。
林恩源猛的睁开眼睛,外面真的下雨了呢。记得那晚也是,电闪雷鸣,雨下得很大。
林恩源叹了一口气,怎么做这种梦呢?转身,张扬睡得很平静,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一起一伏。这么长的睫毛,这么白皙的皮肤,这么精致的五官,一中的校草,果然长得很不错。
看着张扬,林恩源的心情慢慢平复了一些,张扬啊张扬,我真羡慕你啊。
为了你爸爸的拳拳爱子之心,我也得好好雕琢与你。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19 22: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六章:两天
第一天。
张家村。
“这么晚了,我还说今儿送扬扬去学校呢,扬扬早走了吧……”
“扬扬昨儿就走了,你忘了……”张爸爸的记忆好像复苏了,“昨儿个,扬扬他老师来了……”突然,他猛的意识到了什么,去了书房,书桌抽屉里的戒尺果真不见了。
昨天,他说了什么?
扬扬这般脸皮薄的人?
张爸爸后知后觉的明白,他把儿子卖了。
湘桥一中。
数学课,张扬拿着笔,思绪却飘到了早上。
“我估计明天下午才能回来,你印两份卷子,今天早上的数学课,明天早上的数学课,都做卷子好了,明天下午我来批改。”
“老师,要去两天?”
“……”张扬感觉林恩源顿了一顿,然后浅浅一笑,“恩,家里有点远,我会尽量赶回来的。”
“老师,后天就是周末,难得两天,您可以不用那么赶。”张扬难得说了个句子。
本来也是,周末真是难得休息两天。高三分大小周,大周休息一天,小周休息半天。因为这是开学第一周,所以难得休息两天,张扬也是好性子的提醒道。
“……”
张扬猛的意识到,老师父子的关系好像不是很好,那他刚才的话?
气氛尴尬了。
张扬有些懊恼,果然他还是少说话的好。
“不了。”
“张扬,这题怎么做?”张扬抬头,看着小胖手里的试卷,微微皱眉,压低了声音,“你看这个条件……”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晚自习后,张扬骑着单车来到了湘桥华府。三室两厅二厨二卫,不小的面积空荡荡的。
客房还是没有整理过,张扬想了想来到了主卧,毕竟整理别人家的房子,“别人”应该在场吧。
张扬洗了澡,换了一套睡衣,喝一杯热牛奶,熄灯睡觉。
第二天。
时间缓缓流淌,一班的学生上课下课出操,有条不紊,没有因为班主任不在而有丝毫的不妥。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27 22: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时间缓缓流淌,一班的学生上课下课出操,有条不紊,没有因为班主任不在而有丝毫的不妥。
开学第一周,难得的两天休息。
虽然最后一节语文课,拖课拖到天都有些暗了,但是依旧掩盖不了学生们从内心散发出来的喜悦。
外面狂风暴雨,学生心里一片兴奋。
张扬看着外面的暴雨,又看了看手上的两叠试卷,陷入了纠结。
片刻之后,张扬打了个电话回家:今晚不回来了。
张扬站在湘桥华府203跟前,拿着钥匙有些发愣,为什么自己不回家呢?
因为雨太大?
那以前狂风暴雨,还不是要回家吗?
对了,我要把两套试卷给林老师。
可是,这里离学校很近,林老师分分钟就能回学校拿过来。
那我,为什么要留下来呢?
我,为什么不回家呢?
无果,张扬不想了。
虽说路很近,但是雨太大了,张扬身上湿了一大半,湿哒哒的衣服贴在身上有些不舒服。张扬本能的拿了家居服进了卫生间,洗了澡洗了头之后,张扬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沐浴露味道,很是舒服。
张扬看了看外面的雨丝毫没有减小,思考了半秒钟进入了厨房,老师说下午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雨这么大,或许困在路途中了吧。
张扬打开冰箱,微微有些诧异,看样子老师经常住在这里,而且还会自己做菜,肉鱼蔬菜,一样不缺。
老师做菜?张扬的脑海中,不禁出现了一个高大挺拔温润如玉的男子,系着围裙,洗菜切菜……张扬嘴角微微有了一些笑意。
张扬淘好米,在餐桌上写试卷。
外面雨越下越大,室内一片安宁。
钥匙进锁的声音,然后钥匙旋转,老师回来了。
林恩源打开门,看到餐桌旁的张扬,微微有些诧异,然后浅浅一笑,“我以为你回家了呢。”转身,关门,“还没吃饭吧,我先洗个澡,待会儿给你做饭。”声音掩不住的疲惫,可能真的太累了吧。
张扬点头。
待林恩源进入主卧后,张扬搁下了试卷,把米放进电饭煲,上面蒸了几块咸带鱼。
林恩源洗的很慢。
主卧的门终于开了。
林恩源垂着脑袋,不知道是不是张扬的错觉,他总觉得林恩源的眼睛红红的。
林恩源有些无神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餐桌上三菜一汤。
咸带鱼,泛黄的带鱼上搁了些生姜片。
西红柿蛋汤,热气腾腾。
红烧鸡翅,泛着诱人的味道。
红烧茄子,让人垂涎欲滴。
“你是变魔术的吗?”林恩源的眼睛瞪大了,满满的不可置信。
张扬的脸有些红了,“老师,吃饭吧。”
“都是你做的?”
张扬点点头。
林恩源笑笑,想不到这半大的小子还挺贤惠的。
林恩源吃着饭,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柔软了一片,两天了,这是第一顿好好坐着吃饭了。
在那里,没有半点温暖。
在这儿,在一个半大的孩子身上,他居然感受到了温暖了。
嗓子突然有些干干的,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涌了上来,这是感动吗?
对的,这是感动。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28 21: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七章:周末
“老师,您怎么了?”林恩源这样直愣愣的看着,突兀非常。别说张扬这样敏感纤细的大男孩,就是一般人,也扛不住了。
“……”
张扬仔细打量着林恩源,不打量不觉得,这一打量,发现林恩源的脸有些红,额头上有一些汗珠,“老师,您没事吧。”
“恩?”林恩源好像在思考什么,突然没打断了,慢半拍的回答道,“我没事。”
张扬点点头,继续吃饭。
“谢谢。”
张扬猛的抬头,然后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用小学生的礼貌用语回答,“不用谢。”
“想不到你会做这些?你妈妈教的?”
张扬点点头,“爸爸妈妈工作经常不在家,就学着自己做了一些。”张扬不喜欢说话,但是他说起话来,不急不缓,让人听着很是舒服。
林恩源点点头,夹了一块咸带鱼,“鱼蒸的也很不错。”
“这不是我的功劳,是鱼晒的好。”四指宽的带鱼,晒的两面泛黄,十分诱人。
“恩,她晒的确实不错。”
她?亦或是他?
餐桌上又是安安静静,只有外面的风雨在肆虐。
“对了,计划列好了吗?”
“……”张扬咽下了一口饭,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林恩源,如果他说他压根忘了这回事,林恩源会不会生气。
“忘了?”
“……”张扬点点头。
“昨天早上我离开的时候,怎么说的?”张扬的思绪有些飘了,然后他想起来了,老师说在他回来之前把计划列好。想起来之后的张扬,一瞬间觉得很不好。
林恩源搁下筷子,眼神有了几分寒意,“吃好收拾好,来主卧找我。”
张扬看着林恩源离开的背影,一下子有些懵,刚才不是都好好的吗?林老师变脸也太快了吧。
然后,张扬鬼使神差的想到了那把戒尺。
再然后,张扬看着桌子上的菜,一下子失去了胃口,嘴里的茄子好像失去了它本来的味道。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29 22: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你们想太多了,戒尺君这种重要配角,不会那么轻易出来的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30 07: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再然后,张扬看着桌子上的菜,一下子失去了胃口,嘴里的茄子好像失去了它本来的味道。
张扬起身,把所有东西都收拾了,然后来到主卧很前,扣门。
“进来。”
张扬推门而入,林恩源身穿一套米白色睡衣,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眼睛瞧着外头的暴雨,一颗一颗砸在窗户上。
而凳子上放了一个灰色的坐垫,格外醒目。
张扬在打量林恩源,林恩源也在打量张扬,张扬身穿一件白色的宽松短袖,下半身就是不到膝盖的裤子,有些随意。
“老师?”虽说不想说话,张扬却不得不说。
“恩。”林恩源低低应了一声,“今天有点累,不想打你,说吧,怎么办?”
张扬脸有些红了,好像自己来讨打一样。
“恩?”林恩源拔高了一个音,张扬立刻明白,现在的林恩源心情不是很好,自己千万别撞在枪口上。虽说张扬和林恩源接触不多,而且林恩源一贯君子风度温润如玉,但是张扬本能的就是清楚,这人并不好糊弄。
“老师,对不起,我忘了。”既然非要回答,索性实话实说。
林恩源瞥了张扬一眼,就这么一眼,张扬不禁咽了一下口水。紧接着,林恩源把手里的书递给张扬,“这是高考的单词词汇,翻来第一页。”
张扬很听话的翻开第一页,上面是一张A4纸,里头清清楚楚的罗列着英语计划,“仔细看看,若没什么问题,就按照上面的执行,一项没完成10下。”张扬抬头,眼里满是震惊,10下?
“对,跟你想的一样。”看着张扬吃惊的样子,林恩源心情愉悦了几分,“你爸爸既然把你交给我,我自然要对他负责,你按照我的计划,这个学期期中英语如果没上100,我把计划改过。话说回来,两个月坚持下去,100都没有,我也不好意思教你了。”张扬后头的话没听,只听到“100”这个数字,按照老师的来,真的能得到100吗?150分的卷子得到100其实并不难,可是天知道他的分数离100有多遥远。
张扬没有看计划,思绪有些远了,他想到自己科科拔尖,却被一门英语拖个彻底,这样的分数重本是困难的,如今有这样的机会……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机会,改变自己的成绩的。
他想到他的爸爸,每天在工地辛苦工作,赚钱不易却对他的学习无比支持,如果英语能拿到100?
100,爸爸一定很高兴吧。
可是?
一项10下?
张扬纠结了。
而林恩源还在旁边提醒道,“脱了裤子,打屁股,一项10下。你想清楚,如果同意,就好好看计划。”
最终张扬红着脸点点头。
他想到了的英语,也想到了他的爸爸和妈妈。
条约就此生效。
“老师,我会完成的。”张扬的言外之意非常清楚,我虽然答应你的条约,却不会给你打我的机会。
林恩源嘴角含笑,“那看看计划,从明天开始,话我搁在这儿,完成这些不能影响学校其他科目和作业。”
“好,我知……”
“说是。”
“是。”
林恩源点点头,然后有些无力的慢慢的站起来,低头看了看凳子上的垫子,拿起来,“去餐厅吧。”
一人坐在垫子上改作业。
一人坐在对面写作业。
里面很温馨,外面风雨依旧。
“你过来。”张扬起身,来到林恩源一侧,林恩源把试卷往张扬跟前一摊,“毛毛躁躁,这种题目也能错。”一道求角度的选择题,张扬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自己把条件看差了。
“拿回去订正,下次犯这种低级错误,我打你啊。”虽说林恩源的语气有些轻松,但是张扬知道,林恩源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他做的出来。

胡言乱语啦啦2016-11-30 14: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