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微草堂笔记中那些或彪悍或淫荡或明媚或忧伤的故事

楼主:右眼跳跳 字数:1730874字 评论数:10043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PS:关于文章中的章哥

原文关于章的精彩描述:

“法官曰:是必天狐,非拜章不可。乃建道场七日,至三日狐犹诟詈,至四日乃婉词请和。叶不欲与为难,亦祈不竟其事。真人曰:章已拜不可追矣。至七日忽闻格斗砰[石訇],门窗破堕,薄暮尚未已,法官又檄他神相助,乃就擒”

神秘的章,梦幻一样,正如张真人所言,他的确是个传奇。道教传说中貌似有位章元帅(天师?)百度谷歌许久仍无所获。望坛里达人指点迷津。
右眼跳跳2009-04-25 18:47:36 发布在 娱乐八卦
作者:傻子持证上网 回复日期:2009-04-25 20:06:17
跳跳,有个问题:

●王半仙友狐----新闻调查:N年前的沉船事件

看了半天,船没沉呀?

------------------------

呵呵,是是,小标题本来都没有的,为了吸引眼球才加上的。

谢谢提醒!

右眼跳跳2009-04-25 20:41:24 发布在 娱乐八卦
明日预告:

【抓狂的校园系列第一辑】

●老儒遇鬼----一个持无神论观点的鬼

●默庵先生——破坏军婚不行,破坏神婚会是什么后果呢?

●谐鬼----阴云笼罩的校园


右眼跳跳2009-04-25 21:51:07 发布在 娱乐八卦
●老儒遇鬼----一个持无神论观点的鬼

交河县的及老师,青县的张老师,都退休了。俩人退休后又都在献县的一个民办学校里找了份工作。

话说献县的这个民办学校吧,不在城里办,偏在偏僻的农村的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办,还号称什么贵族学校。校区到是大,老师从北村寄宿的老乡家得步行7公里才能到南村的教学区。

这某年某月初一(农历)的一天深夜,俩老师上完课,从南村返回北村的住所。

这从南村到北村,必须经过一片荒草杂树丛生的坟地。

这张老师胆子小,不敢走了,想回去,及老师犹犹豫豫不置可否。张老师劝他:“不是我吓唬你啊,据《鬼吹灯》记载,这坟地里的鬼以及什么奇怪的东西都很多……”

“呵呵,哪有什么鬼啊。”一个苍老而洪亮的声音忽然传来。

俩老师当时就吓得坐地下了。

及老师胆子到底还是大点,但说话也变小沈阳口音了:“~~~~~唉呀妈呀~~~谁啊~~~~?~~~~是人是鬼啊?~~~~你、你在哪呢~~~~~?”

“嗨,我就在你俩跟前呢,你拿手电筒往我脚底下照什么啊?我又不是蛐蛐。”(及老师心说:我那不是手哆嗦么)

哦,看着了,是个柱拐棍的白胡子老头,笑呵呵的,满面红光的,跟三流恐怖片里的鬼是不太像。

老头恭恭敬敬的给二位老师行了个礼,说:“嗯,不用起来了,咱们坐下聊。二位是城里来的老师,不习惯走黑道,嗯,就是不习惯黑天走道,这很正常。可我告诉你们,这世界哪来的鬼呢?二位没听过王充跟德谟克利特的话也就算了,总不能连马克思的话都没听过吧?您二位是人民教师,怎么能信LHZ的那一套呢?……”

这老头的话匣子算是打开关不上了,从孔子孟子程颐朱熹干到孟德斯鸠黑格尔,从希腊罗马干到阿富汗北朝鲜,上下五千年光速不变时空弯曲量子纠缠……

俩老师听的那是一愣一愣的,唯物主义的信念立马那是扎根发芽充盈内心。

三位正聊着,这呼呼啦啦当啷当啷的就干过来好几辆豪华牛车,唯物主义白胡子老头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抖搂抖搂衣服上的尘土以及唾沫星子,说:“在地下呆久啦,也没个说话唠嗑的,今天可碰见您二位了。天儿快亮了,我得回家了。呵呵,实话实说,我的确是鬼。别埋怨我忽悠你俩,跟你们聊无神论,我是怕把你俩吓跑喽!”

俩老师后来缓过神儿,琢磨着,这地方没听说出过什么有学问的人啊?这老头儿是谁呢?

后来一打听,附近倒是埋过一个叫董空如的某论坛版主。难道是他的鬼魂?



原文:

交河及孺爱,青县张文甫,皆老儒也。并授徒于献。尝同步月南村北村之间,去馆稍远,荒原阒寂,榛莽翳然。张心怖欲返,曰:墟墓间多鬼,曷可久留。俄一老人扶杖至,揖二人坐,曰:世间何得有鬼,不闻阮瞻之论乎?二君儒者,奈何信释氏之妖妄。因阐发程朱二气屈伸之理,疏通证明,词条流畅,二人听之皆首肯,共叹宋儒见理之真,递相酬对。竟忘问姓名。适大车数辆远远至,牛铎铮然,老人振衣急起曰:泉下之人,岑寂久矣。不持无鬼之论,不能留二君作竟夕谈。今将别,谨以实告,毋讶相戏侮也。俯仰之顷,欻然已灭,是间绝少文士,惟董空如先生墓相近,或即其魂欤。


右眼跳跳2009-04-26 14:09:52 发布在 娱乐八卦
●默庵先生——破坏军婚不行,破坏神婚会是什么后果呢?


纪晓岚的好友董曲江院士对纪晓岚说过这么件事:

说默庵先生当运河管理委员会主任的时候,官府里有土神和马神两座神庙。土神庙里还供奉着土神婆婆。

默庵先生的儿子典型的90后(1790后,呵呵),以自己为中心,啥也不明白可啥都敢干。他说这土神一糟老头子,土神婆婆这么年轻漂亮,俩人在一起,那性生活估计也就是杨振宁翁帆的水平——人家马神正当壮年,一身的肌肉,跟土神婆婆那才是豺狼虎豹配置合理呢——这小子就把土神婆婆给挪马神庙了去了!

这小子刚把土神婆婆挪进去,还没来得及得意呢,扑通一声就倒地上不省人事了。

他老爸知道了,吓的赶忙举行个仪式,亲自把土神婆婆给土神送回去了,他儿子这才醒过来。

还有个跟这个类似的事情,说河间县高级中学的土神庙里也供奉有土神婆婆。

这学校的一个副校长说学校里供奉这么个漂亮性感的女人成何体统?就在校外给土神婆婆另建了个小庙供奉。

把这土神婆婆给移到校外后,这副校长的小孙子就中邪了。

他孙子指着他爷爷一副土神的口吻说:“你这个事办的吧,要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你这么干有私心,我不服!你不过是想吃给我老婆建小庙的工程回扣给你自己买新房子而已!”

这副校长害怕了,在任期间就没敢换房子。

原文:

董曲江言,默庵先生为总漕时,署有土神马神二祠,惟土神有配,其少子恃才兀傲,谓土神于思老翁,不应拥艳妇;马神年少,正为嘉耦。径移女像于马神祠,俄眩仆不知人。默庵先生闻其事,亲祷移还,乃苏。又闻河间学署有土神亦配以女像,有训导谓黉宫不可塑妇人,乃别建一小祠迁焉,土神凭其幼孙语曰:汝理虽正,而心则私,正欲广汝宅耳,吾不服也。训导方侃侃谈古礼,猝中其隐,大骇,乃终任不敢居。是实二事相近,或曰:训导迁庙犹以礼,董渎神甚矣,谴当重。余谓董少年放诞耳,训导内挟私心,使己有利,外假公义,使人无词,微神发其阴谋,人尚以为能正祀典也。春秋诛心,训导谴当重于董。

右眼跳跳2009-04-26 17:20:34 发布在 娱乐八卦
作者:慕容剑寒 回复日期:2009-04-26 17:33:14
该怎么说呢?难道这样的译文是准确的吗?

很多细节都和原文相悖了。


作者:慕容剑寒 回复日期:2009-04-26 17:35:28
又:李又聃,《草堂》多次提及。生平亦有介绍。

---------------------
十分感谢慕容前辈(这么叫不过分吧?呵呵,看名字就是练家子)

不准确或者准确的说呢,的确已经不是翻译了。有的整个故事都给改了,嗯,就算是无知者无畏吧。

李又聃肯定是纪昀的一好友,但不知历史人物是谁。

感谢关注此贴!

右眼跳跳2009-04-26 19:05:01 发布在 娱乐八卦

================================================
本来我也想说不喜欢楼主这过于油滑的叙事风格
但是,但是啊,楼主你上面那段话,笑死我了。。。。。。。。。。
哈哈哈哈哈哈
------------------------
开始的几篇的确有点三俗了,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观众,呵呵。

后面的我会逐渐作出修改和调整。

感谢关注此贴!

右眼跳跳2009-04-26 19:10:09 发布在 娱乐八卦
●谐鬼----阴云笼罩的校园

这是一网友(ID:爱堂先生)讲的故事。

说有个老教授一天晚上步行回家,突然碰见他死了一年多的一同学了!

老教授在无产阶级唯物主义的教育下变的无所畏惧,根本就没害怕,还跟他同学客套呢:“噢,一年多没见了,您这是上哪去呀?”

同学说了:“嘿嘿,老同学,我打念书直到毕业这么些年一直不顺。没成想,去年我这么一死,到了那边,哥们儿我发挥出来了!我现在在那边是搞公安的,现在去你们家那个村拿一个人,赶巧,和你碰见了!”

俩人边走边聊,路过一个小破茅草房,鬼同学说:“这里住着个有大学问的!”

教授说:“你们那都有档案的吧?”

鬼同学摇摇头,“档案那都得是判官级别以上的才看得到,我们就是看灵气。你们这些凡人呢,白天脑子不闲着,蝇营狗苟,勾心斗角,灵气完全显现不出来。只有在睡觉,还得是熟睡别做梦的时候,没有杂念,这元神就清晰可见了。这时候,你念的那些书,每个字都是亮的,歘歘的往外放光,五颜六色、绚丽缤纷。

——学问要是赶上郑玄孔安国,文章赶上屈原宋玉班超司马迁的,那光都能赶上探照灯,离远了看,你以为人造月亮呢!这差点的,也有节能灯那么亮,能照出去十好几米;这再差点的,怎么也能赶上个发光二极管……反正就是学问越差,亮度就越小,这最差的,也就跟个萤火虫屁股差不多了。”

老教授抻个脖子瞪个眼睛看了半天,心说哪有什么光啊?

鬼同学笑了,“这种光吧,你们活人是看不见的,唯有我们这些经过正规职业训练的鬼啊神儿啊的才能看见。你看这屋子,光芒有三米多高,这学问不小了。”

老教授心说:我们看不见你还让我看个P啊?嘴上却说:“老同学,你给我瞅瞅,我念了一辈子书了,你瞅我睡觉的时候,这个光,光芒啥的,有多高?”

鬼同学吱唔了半天,“这个吧,不太好说。昨天吧,我还真打你们学校路过了,你呢,正趴办公桌上打盹呢,我就看你这儿,对,就胸口这儿,有一部教案,三四本教材,五六本教参,十几本网络小说,二十几部电影,五十多部AV——嗯,五十多部欧美的,还有一百多部日本的……这些东西吧,都渐渐化为一股股的黑烟,笼罩在你们校园之上。知道的这是学校,不知道的还以为拍指环王4呢。”

老教授听了差点没气背过去,再看那位鬼同学,大笑着撒鸭子跑了。


原文:

爱堂先生言,闻有老学究夜行,忽遇其亡友,学究素刚直,亦不怖畏,问君何往,曰:吾为冥吏,至南村有所勾摄,适同路耳,因并行至一破屋。鬼曰:此文士庐也,问何以知之,曰:凡人白昼营营,性灵汩没,唯睡时一念不生,元神朗沏,胸中所读之书,字字皆吐光芒,自百窍而出,其状缥渺缤纷,烂如锦绣。学如郑孔,文如屈宋班马者,上烛霄汉,与星月争辉;次者数丈,次者数尺,以渐而差,极下者亦萤萤如一灯照映户牖,人不能见,唯鬼神见之耳。此室上光芒高七八尺,以是而知。学究问,我读书一生,睡中光芒当几许?鬼嗫嚅良久曰:昨过君塾,君方昼寝,见君胸中高头讲章一部,墨卷五六百篇,经文七八十篇,策略三四十篇,字字化为黑烟,笼罩屋上,诸生诵读之声,如在浓云密雾中,实未见光芒,不敢妄语。学究怒斥之,鬼大笑而去。

(待续)
右眼跳跳2009-04-26 19:26:24 发布在 娱乐八卦
明日预告:

超级狠人第一辑

●曹氏不怕鬼——门缝里的贞子

●艳女说驿使——击退台湾特使的宾馆女服务员

●无云和尚----我就是我的禅

(狠人,就是NB人的意思,嗯,为了不说脏话,换了个文雅的词儿)
右眼跳跳2009-04-26 21:34:37 发布在 娱乐八卦

●曹氏不怕鬼——门缝里的贞子


民政部部长曹竹虚说过这么个故事:

这曹部长有个本家的哥哥,这曹哥哥有次从安徽歙县到江苏扬州去办事。这半路上顺道去看他的一个朋友。

朋友住在乡下一僻静的别墅里,当时正是大夏天,曹哥哥在朋友家宽敞明亮的大书房里一坐,嗬,这个舒服!

曹哥哥就跟朋友说:“晚上我就睡这了!”

朋友说:“不是吓唬你啊,这屋子晚上闹鬼,真的,不能住这儿。”

曹哥哥笑了:“你得了吧,哪来的鬼——你这屋子有啥贵重东西咋的?”

朋友一听,得,那你就住吧。

说话这就到半夜了。

只见那书房的门,吱吱作响——有什么东西从门缝里挤进来了!

软软的,薄薄的,白色的……蠕动着……

曹哥哥醒了,揉揉眼睛,心说,谁嚼的这么大一块泡泡糖吐门上啦?

那泡泡糖越挤越多,好大的一团啊。

慢慢的,那泡泡糖伸展开来,伸展成一个人形——还是个性感的女人形。

曹哥哥直迷糊,这什么啊?美国科幻片啊?

曹哥哥说话了:“你什么星球的啊?终结者啊?”

那女人形一看这外国的也吓唬不住他啊,变国产的吧。

突然!

那女人就变成贞子的模样了!

披头散发,吐着血红的舌头……

曹哥哥笑了:“美女,你身材是不错,就是这发型吧……搞的跟鸡窝似的……我跟你说啊,你这年龄段就不适合扮非主流了……”

那女鬼差点没吐血。biu的一声,就消失了。身后那曹哥哥还喊呢:“喂,美女,再聊聊……”

这曹哥哥还上瘾了,从扬州回歙县的时候又跑他朋友家的书房住去了。

这回也不睡觉了,瞪着眼睛盯着门。

12点,那门缝又往里挤泡泡糖了。

这回没多挤,挤进来没多少先变个脑袋,往里观察。

一看,这曹哥哥正跟她对视呢!

泡泡糖脑袋向曹哥吐了口唾沫:“怎么又是这个不进盐酱的山炮呢!”

消失了。



原文:

曹司农竹虚言,其族兄自歙往扬州,途经友人家,时盛夏,延坐书屋,甚轩爽。暮欲下榻其中,友人曰:是有魅,夜不可居。曹强居之,夜半有物自门隙蠕蠕入,薄如夹纸,入室后,渐开展作人形,乃女子也。曹殊不畏,忽披发吐舌,作缢鬼状,曹笑曰:犹是发,但稍乱。鬼技穷,倏然灭。及归途再宿,夜半门隙又蠕动,甫露其首,辄唾曰:又此败兴物耶?竟不入。此与嵇中散事相类。夫虎不食醉人,不知畏也。畏则心乱,心乱则神涣,神涣则鬼得乘之。不畏则心定,定则神全,神会则戾之气不能干。故记中散是事者,称神志湛然,鬼惭而去。

下篇:●艳女说驿使——击退台湾特使的宾馆女服务员

右眼跳跳2009-04-27 14:32:28 发布在 娱乐八卦

●艳女说驿使——击退台湾特使的宾馆女服务员


高干子弟陈云亭(听这名字就像是海协会的)说过这么个八卦:

说有次台湾派来个联络员,给安排住在了钓鱼台皇家宾馆。

这台湾特使想跟随员们研究点事情,不敢在房间里,怕窃听偷录啥的,就跑院子里来了。

特使刚进院子,抬头一看,墙头上有一人头。

仔细一看,还是个PLMM的人头,正扒墙头笑呵呵地看着他呢!

特使心说,这么明目张胆的监视,这也忒放肆了吧?

“你,看什么看!赶紧给我离开!”

那漂亮妹妹根本没搭理他,继续微笑着看着他。

“你、你还不走?!——我要抗议!”

特使本就是色厉内荏,见人家根本不在乎,也就瘪茄子了,灰溜溜的回房间了。

话说都半夜了,特使睡不着啊。心说,弱省无外交啊!人家就派个美女明目张胆的监视你,你能咋招?

咦?窗外怎么有动静?像是有人在吃力的搬动什么。

特使战战兢兢的把窗户打开了——刚一探头,就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眼睛可就冒金花了。

特使一摸脑袋,一包子那么大的大包。

低头一瞅,大半拉砖头。

特使急眼了,这也忒欺负人了!刚想发作,就听窗户外面有人说话了:

“砸死你丫的!我就一服务员,听说住进来台湾人了,我就想看看有没有罗志祥,你丫凶我不说还跟我们经理告黑状!

——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咋想的,你不就是想泡我我没搭理你么?我呸!个破台湾人有嘛了不起的?你当俺们大陆妹就都是想给你们当二奶的呀?你们这些臭男人只要一动那心思,我用假睫毛都能看出来!

——你还别怪我拿砖头砸你,那是轻的,要不是墙角那灭火器我没搬动,你丫脑袋开瓢了!”

…………


特使都凝固了。

半天缓过神儿,心说:这大陆都什么人啊?连个宾馆当服务员的小女生都这个杀伤力,俺们还独立个P啊?!

连夜就跑回台湾鸟。


原文:

陈云亭舍人言,有台湾驿使宿馆舍,见艳女登墙下窥,叱索无所睹。夜半琅然有声,乃片瓦掷枕畔,叱问是何妖魅,敢侮天使。窗外朗声曰:公禄命重,我避公不及,致公叱索,惧干神谴,惴惴至今。今公睡中萌邪念,误作驿卒之女,谋他日纳为妾。人心一动,鬼神知之,以邪召邪,不得而咎我,故投瓦相报,公何怒焉?驿使大愧,未及天曙,促装去。


下篇:无云和尚——我就是我的禅

右眼跳跳2009-04-27 16:04:15 发布在 娱乐八卦
作者:snail919 回复日期:2009-04-27 17:09:30
楼主加油,翻译的很可爱!!!

------------------------------

谢谢!

那个啥,看点击量,貌似有不少同学在看这个贴子,那个啥,先谢谢。

然后那个啥,大伙没事多夸夸我……

右眼跳跳2009-04-27 19:36:06 发布在 娱乐八卦
●无云和尚----我就是我的禅

无云和尚,也不知道打哪来的(反正不是一哑巴)。

康熙年间,这位就赖在河间县的资胜寺不走了。你说你连个身份证都没有,在人家那儿白吃白喝白住的,你到是干点啥啊,扫扫地、洗洗碗,不行你念念佛敲敲木鱼也行啊。

这位不,成天就是往地上一坐,你爱说啥说啥,他一声都不吭。

这有一天,也不知道咋回事,这位无云和尚一个旱地拔葱就…… …… ……站起来了!

站起来还不算,紧接着一个跨栏动作就跨到人家正式和尚念经打坐的禅床上了,然后拿起面前佛案上的戒尺“啪——”的一声一拍!

然后…… …… ……又坐下了。

大伙愣了半天,过去一看这位无云和尚,并不是平时意义的坐,而是挂了。

再看那佛案上不知什么时候写上了一个偈子(就是和尚念的顺口溜):

剃了头发离开家

把自个整死得啦

实现四化奔小康

让那帮SB们去吧!

(削发辞家净六尘,自家且了自家身,仁民爱物无穷事,原有周公孔圣人)

原文:

无云和尚,不知何许人。康熙中挂单河间资胜寺,终日默坐,与语亦不答。一日忽登禅床,以界尺拍案一声,泊然化去。视案上有偈曰:削发辞家净六尘,自家且了自家身,仁民爱物无穷事,原有周公孔圣人,佛法近墨,此僧乃近于杨。

(待续)
右眼跳跳2009-04-27 20:32:59 发布在 娱乐八卦
作者:头上有个秦大人 回复日期:2009-04-27 20:46:46
哈哈哈哈很有趣,要马克一下
应楼主要求,夸夸[摸头],我喜欢这种风格,很轻松

嗯,谢秦大人摸头,呵呵,那啥,明天发几个不轻松的?
右眼跳跳2009-04-27 22:13:47 发布在 娱乐八卦
算了,没找到不轻松的,很黄很暴力的到比较多,明天就发几个动物的吧。

明天预告:

●神猪——一头丢了幸福后来又找回来了的猪

●马语——马说话

●小花犬显灵——这个,嗯,就是小花犬显灵

那个啥,呼吁大家像头上有个秦大人学习,嗯学习他的精神,摸头不用学……

右眼跳跳2009-04-27 22:19:16 发布在 娱乐八卦

●小花犬显灵——这个,嗯,就是小花犬显灵


纪晓岚的姥姥,张老太太,人们都叫她张老夫人。

这张老太太家养了只可爱的小花狗。家里人都挺喜欢它,可纪家雇的那些家政服务员持不同态度。

为什么呢?原来这小花狗有个毛病——馋,总跑到厨房偷肉吃。

这帮家政服务员一想,这不行啊,我们一天还得防着它,合同里也没有防犬防盗这项工作啊?

真不知道这帮家政服务员是不是都打女子监狱里出来的,那是真敢下手啊,找个没人的地方就把小花狗给勒死了!

勒死小花狗之后把,这些凶手里有个叫柳意的,嗯,就是长最胖的那个。

这柳意吧,勒完小花狗就犯魔症了,天天梦见小花狗来咬她,那是醒了睡睡了梦梦了醒了睡睡了梦了醒……就这么循环。

人都给折腾的脱相了。

大伙害怕了,就把杀害小花狗的事跟张老太太说了。

人家张老太太什么是人物啊?那是纪晓岚的奶奶啊,绝对有大家太太的范儿,心里悲伤气氛可表情平静,从容不迫的说道:

“你们大伙一起勒死的小花,为什么小花只盯着柳意一个人不放呢?——我看啊,她也偷过肉吧。”

大伙回去一问柳意,嘿,她还真偷过,难怪人家小花狗觉得不服气呢!


原文:

先祖母张太夫人,畜一小花犬,群婢患其盗肉,阴扼杀之。中一婢曰柳意,梦中恒见此犬来啮,睡辄呓语。太夫人知之,曰:群婢共杀犬,何独衔冤于柳意?此必柳意亦盗肉,不足服其心也。考问果然。


P:插播晓岚哥的八卦:据说晓岚哥平生嗜吃猪肉,常以肉代饭。一生活到82岁高龄(1724-1805)。


右眼跳跳2009-04-28 17:27:25 发布在 娱乐八卦
作者:精彩文人 回复日期:2009-04-27 22:21:57
期待楼主下一次精彩、
-----------------------
必须滴。

作者:你都把俺忽悠瘸了 回复日期:2009-04-28 19:54:08
先祖母张太夫人,可以翻译成姥姥吗?

目前,楼主的文章水平未见下降,实属难得。

---------------------------

这个……简单的说呢,纪晓岚的祖母(奶奶),应该叫纪太夫人,而不应该叫张太夫人。而纪晓岚的外祖母(姥姥),应该叫张太夫人,为什么呢?因为纪晓岚的姥爷姓张啊。

纪晓岚的外公,姓张,号雪峰,后面文章有出场。

再略微展开一点呢,这个封建社会,女人出嫁后就要随夫姓,不大可能把娘家的姓放在称谓的前头的。

以上。

非常感谢关注本贴!

右眼跳跳2009-04-28 20:10:06 发布在 娱乐八卦
●马语——马说话


交河县高龄初中生及润础,去省城参加1735年的中考。

及润础走到石门桥天就黑了,这石门桥就一家小客栈,客栈里已经住满了一大帮马贩子。

只有紧靠着马圈的一间小屋子没人住。及润础没办法只好住了进去。

屋子外面好几十匹马连蹦再跳人嚷马叫的,及润础也没法睡觉。

折腾到了后半夜,这才渐渐的安静下来。

安静下来之后啊,及润础就听怎么有马说上话了呢?这个及润础啊,爱看些个玄幻小说什么的,那上的事比马说话玄多了,所以啊,他也没害怕,就屏住呼吸仔细的听着。

一个马说了:“靠,今天才知道这当牲口受的罪!——这忍饥受冻的,你说我上辈子贪污那几个草料钱是何苦呢?!”

另一个马接话了:“哎呀,没看出来啊,哥们你是国有马场的干部投生的啊?——我吧,就是个饲养员,当时不知道啊,这死了才明白虐待过马的都得投胎当马。唉——真T娘的郁闷!”

很多有同感的马听了也都跟着唉声叹气的。

有个挺八卦的马说了:“我看啊,阴间的司法也就那么回事。你就说俺们马场那个场长王五吧,他凭什么就投胎变狗了?——他好歹算个宠物,咱们这就得是牲口——哪也没有绝对公平正义这回事。”

一个貌似挺有阅历的马说了:“这你就不知道了,人家阴间的那个警察都说了,王五他老婆跟两个闺女都养着小白脸,把他贪污的钱都给败扯没了,所以人家罪就比咱们的轻。”

又一个马说话了:“这位大哥说的没错!咱们虽然都跟养马这行有关系,但犯的事有轻有重,也不都是投胎变马。我认识个叫姜七的,还不如咱们呢——投胎变个猪,早晚还得挨一刀!呵呵…………”

及润础听到这,喉咙有点发痒,就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他这一咳嗽,那些声音立刻就消失了。

此时的夜,异乎寻常的安静了。



原文:

交河老儒及润础,雍正乙卯乡试。晚至石门桥,客舍皆满。唯一小屋,窗临马枥,无肯居者,姑解装焉。群马跳踉,夜不得寐。人静后忽闻马语,及爱观杂书,先记宋人说部中有堰下牛语事,知非鬼魅,屏息听之。一马曰:今日方知忍饥之苦,生前所欺隐草豆钱,意在何处。一马曰:我辈多由圉人转生,死者方知,生者不悟,可为太息。众马皆呜咽。一马曰:冥判亦不甚公,王五何以得为犬?一马曰:冥卒曾言之,渠一妻二女并淫滥,尽盗其钱与所欢,当罪之半矣。一马曰:信然,罪有轻重。姜七堕豕,身受屠割,更我辈不若也。及忽轻嗽,语遂寂。及恒举以戒圉人。


右眼跳跳2009-04-28 20:17:59 发布在 娱乐八卦
作者:哈比日罗科夫斯基 回复日期:2009-04-28 20:30:40
马克一下
----------------
马克早了,今天还一篇没发呢。


作者:你都把俺忽悠瘸了 回复日期:2009-04-28 20:54:58
人家张老太太什么是人物啊?那是纪晓岚的奶奶啊


-------------------------

汗,您看的还真仔细吖,呵呵,一时写的手滑…………要不那啥,到底是姥姥还是奶奶您定吧?呵呵。

感谢这么认真的童靴!我都感动了,呵呵


右眼跳跳2009-04-28 21:17:48 发布在 娱乐八卦
●神猪——一头丢了幸福后来又找回来了的猪

(music)

给不了你所有的幸福

所以选择退出

因为爱你

所以让你选择一个更好的归宿

我求你别说我太残酷

谁能甘心认输

把自己的爱丢到了别处

谁能体会这撕心的苦

如果爱情的路

还可以再度

我不会让你再为我哭

如今是一个没用的不可原谅的

…………


在朝廷监察部当官的胡牧亭说过这么一件事:

胡监察老家有个人养了一头猪。这猪呢,有个特点,就是只要看见邻居的一老头就发飙。对亏是圈养的,要是散养的,那邻居老头都不知道被咬死多少回了。

老头纳闷啊,心说这猪是不是巨蟹座的啊?跟我这么大劲儿呢!——等过两天猪肉降价的,我非把你买回家宰了吃了你!

老头又一琢磨,事情没这么简单,这猪咋就跟我较劲跟别人咋就不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夙怨么?前几辈子的事,谁说的清呢!

想到这儿,老头有点害怕了,就花高价把这头疑似巨蟹座的猪买了下来,然后送到佛寺里养着。为啥要送佛寺里养呢?这个叫“长生猪”,就是说老头还得花钱让寺庙里的人养着这猪,直到老死。

后来呢,这老头再看见这猪,猪也不对他嗷嗷叫了,也不要咬他了,比宠物猪都宠物呢。

画家孙重有幅《真人伏虎图》,画上有元代人李衍的题词:“牛人骑老虎 骑虎如骑驴 不是老虎容易骑 而是牛人真牛B……”(至人骑猛虎,驭之犹骐骥,岂伊本驯良,道力消其鸷)


原文:

胡御史牧亭言,其里有人畜一猪,见邻叟辄瞋目狂吼,奔突欲噬,见他人则否。邻叟初甚怒之,欲买而啖其肉。既而憬然省曰:此殆佛经所谓夙冤耶?世无不可解之冤,乃以善价赎得,送佛寺为长生猪,后再见之,弭耳昵就,非复曩态矣。尝见孙重画伏虎应真,有巴西李衍题曰:至人骑猛虎,驭之犹骐骥,岂伊本驯良,道力消其鸷,乃知天地间有情皆可契,共保金石心,无为多畏忌。可为此事作解也。


(定场音乐:丢了幸福的猪 词曲演唱-姜玉阳)


(待续)

右眼跳跳2009-04-28 21:20:16 发布在 娱乐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