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女主]花儿爷 女主非傻白甜,其他人物皆以原著为主 不

楼主:北极星30度 字数:5588字 评论数:19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原创女主]花儿爷 女主非傻白甜,其他人物皆以原著为主 不喜勿喷哈

北极星30度2019-11-09 23:30:00 发布在 解语花
先放图




北极星30度2019-11-09 23:31:00 发布在 解语花

那一年,正是北京初秋的季节,新月饭店前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今日正逢上店庆,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站在不远处的路口看着进进出出的人,微微地一笑,早听说这尹家店是块风水宝地,如今看来,果真不错。便手拿请帖,也跟着人流走了进去。
这位白衣女子名为齐文,是老九门中齐家的后人,年24岁,十岁起便养在国外。年纪轻轻,却已在齐家能独当一面,坐在齐家的第三把交椅上,人称“三姑娘”。然而,这道上的人都知道齐家有位干练的姑娘,但很少有人见过本人,原因其实是因为齐文长年待在国外,不怎么深涉九门的事,却一直关注着齐家,这也是为什么齐家能在近几年安稳于九门之间的纷乱而不受影响的原因。深处纷乱之中,无法改变现状,那就使自己沉稳下来,才能不受其害

北极星30度2019-11-09 23:52:00 发布在 解语花
齐文走上前,递上请帖,门口的年轻人看到帖子上的名字又看了看齐文,不由得一愣,“这……”“家主生病住院了,特派我来赴邀”齐文解释道,“原来是这样,我就说齐老先生怎么摇身一变成姑娘了。那 您先请,里面自有招待的人。”齐文冲着年轻人点了一下头表示感谢,就随着服务生,进了内阁。来之前,齐铭就给她讲过,“道内外分坐”是新月饭店的规矩:整个九门包括这道上的人,是不与寻常人家同席的,两波人,要分坐

北极星30度2019-11-10 00:12:00 发布在 解语花
本人是学生党,而且马上就要考试了所以很抱歉不能及时更新,但绝不弃坑!谢谢你们支持!!!

北极星30度2019-11-13 13:21:00 发布在 解语花
阁内,依旧保持着几十年前的建筑风格,古色古香,齐文站在门口呆了一会,二十年前,她五岁,是来过这里的,二十年后,今天,依稀什么都没变,却又好像一切都大变样了般。“小姐,那边是您的位置”,服务生向齐文鞠了一躬便出去了。齐文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旁的六七张桌子已有了人,她一个都不认识,也不想认识。“如今的九门,早已不是从前的九门了,你要小心”,齐文想起了临出门之前,齐铭嘱咐她的最后一句话。她也只想安分守己,好好度假
如果人会有预知未来的功能,她就是死也不会回国,也不会参加这场杀机四伏的鸿门宴

北极星30度2019-11-17 07:44:00 发布在 解语花

“小花,你看那。”吴邪用手一指齐文的座位,低声道,“有什么好看的,你又不是没见过女人”,解雨臣头瞟了一眼,低头继续玩手机,“她坐的是齐家的位置!”“嗯?”“每次这样的场面,总是齐家家主齐铭来,今天怎么换了个女的过来?”“我听说齐铭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换别人来也正常。这么点无关的小事,你也要大惊小怪。”吴邪对着解雨臣翻了个白眼,“凭我直觉来看,这个女人一定不一般,要是个平常人,这样的场面,齐铭是不会让一个普通人来的”解雨臣放下了手机,抬眼望去,他们坐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她的侧脸,倒是长得好看,清冷的面容上,还有些冷漠。

北极星30度2019-11-17 08:06:00 发布在 解语花
解雨臣也觉得有些意外,这些年来齐家人在九门中扮演了“局外人”的角色,不到非常时期,他们不会插手九门的事。解雨臣时常会羡慕齐铭这个老人,不亏为齐铁嘴的后代,懂进退,能取舍,能风轻云淡,能运筹帷幄。多年前,齐铭就曾说过,他只想为齐家图一个平凡安稳的日子。可对于解雨臣来说,平凡安稳,从来就不是属于他的生活。但齐铭终会有老去的一天,九门也早已不是从前的九门,暗涌,阴险,都埋藏在人心后面。多年的处事经验告诉解雨臣,这个女人,恐怕将会改写齐家和她自己的命运

北极星30度2019-11-24 13:14:00 发布在 解语花
“呦小丫头你是谁呀?齐铭那老头呢?怎么没来?”一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男人站在齐文的桌子前,挑衅地开口。吴邪皱起眉头,低声厌恶道“又开始挑事了!”整个内阁都安静下来,目光纷纷投向齐文。场内的人并不是只有吴邪注意到这次齐家的位置换了人,而且还换了个年轻的姑娘,众人对陈金水的问话毫不意外,齐家“隐世”多年,怎会没有人有觊觎之心,想取而代之,所有人都想想看看这个姑娘怎么应对九门里最难缠的角。齐文不动声色地看着陈金水,从座位上站起来,向着对方欠了欠身,平静的声音响起:“这位前辈,因我爷爷病了,所以我才替他来赴宴”“病了?”陈金水贼眼眯了眯,更加放肆起来“有没有病入膏肓啊?”说罢开始狂笑起来,齐文依旧平静地看着他笑,等他停下来不紧不慢地说道“多谢关心,还不至于”陈金水愣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接话竟毫不畏惧,他从她眼里,竟看不到一点青涩,甚至连他预想的愤怒也没有。

北极星30度2019-11-24 13:43:00 发布在 解语花
“你们齐家,是不快要绝后了?看你这么面生,怕还是第一次踏到这个地方吧?”陈金水不死心,当着所有人又不怀好意的地问,齐文也不客气,冷冷地回应道:“和你无关。”陈金水闻言大怒,他在九门的地位可谓能一手遮天,就是齐铭也得对他礼让三分,这么个*****的丫头敢跟用这种态度说话,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么在面子上也不过去,就扬手冲着齐文的脸扇了过去。齐文可是堂堂的齐门三当家,岂能那么好欺负,侧身一躲就避开了那一掌,正色道:“不管我是谁,站在了这里你就应当礼待我为齐家掌门人,但你出言不逊,毫无礼节,敢问你视我齐家于何地,视九门规矩于何地?”

北极星30度2019-11-30 12:48:00 发布在 解语花
更新得比较片段式,还是那句话,一旦有时间我就会更的,谢谢你们哈!

北极星30度2019-11-30 13:25:00 发布在 解语花
一番话字正腔圆,只说得陈金水瞠目结舌。这几年,九门明里暗里都是他说了算,哪还有什么规矩,如今当着诸位当家的面被呵斥无视九门规矩,还真让他下不了台。“行!你有种,等老子有一天给你点颜色瞧瞧!”陈金水指着齐文的鼻子说完这句话就怒气冲冲地走了。齐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扶了一下额,正准备坐下,又听见背后传来一个犀利的女声“齐小姐真是好气魄,连陈家大当家都能训斥。”齐文侧过身,看到了一个浓妆打扮的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子。齐文想了一下,陈家大当家,说的应该是陈金水。那她又是谁?齐文微微皱了下眉,自己一直在国外,九门内部到底怎么样,她并不是很清楚,只记得几个名字,也对不上号,这个人,很可能是霍柒。齐文重复了欠身的动作,挺直身子看着她,“就算是你爷爷在这,也得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更何况你是哪根葱,还这么嚣张?”齐文颇有些无奈,她今天出门绝对没看黄历,这都是点什么刁钻的人。
所有人都静静看着这场好戏,但只有解雨臣一人注意到了这位女子眼中滑过的一丝不易察觉的厌烦和失望

北极星30度2019-12-01 23:42:00 发布在 解语花
“那么就请您指教一下,我哪句话嚣张了?”,齐文定定地看着霍柒。今天换了自己来就成这样的局势,终有一天爷爷会不在,到那时就不只是几双虎视眈眈的眼睛了。霍柒被齐文噎了一下,瞪起眼睛还想说几句,就被吴家的长辈打断了,“行了行了!诸位多久才聚一次,别整得满屋子火药味。齐小姐你也坐吧。”齐文依言,转身便想坐下,就在她转过身的一刻,解雨臣看到了她的正脸,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仅仅是一秒,便又相错而过。解雨臣看到的那双眼睛,是如此的波澜不惊。明明是比自己还要年轻的面孔,却没有一点稚气,有的是果断和干练。他看人向来是很准的,解雨臣总觉得这个女子,和自己一样像是个久经沙场的当家,但却又不像,因为在那双眼睛里,他看不到像他那种隐隐的肃杀之气。

没过多久便散会了,齐文起身跟在众人身后,猛得前面转过身一个老人,低沉地问道:“敢问齐小姐芳名?”齐文顿了一下,才说“齐诗,诗歌的诗。”今天闹了这么一场,她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添麻烦,自己是来度假的,不是来找事的。

北极星30度2019-12-08 09:11:00 发布在 解语花
“我还以为她会是那个三姑娘呢”吴邪小声地对解雨臣嘀咕,解雨臣无奈地看着发小,“你傻呀,就算是,人家也不会说的。”吴邪被一怼,还想争辩两句,解雨臣又打断他,“该走了,秀秀还等咱们的呢。”
齐文在路口看到一个人在车旁边冲自己挥手,“来得挺准时啊。”“来接三姑娘,哪敢不准时。”说话的女子叫齐晔,是齐文的下手,二人共处多年,情同姐妹。“三姑娘,今天他们没找你麻烦吧?”齐晔担心地问,“怎么可能没,根本就是场鸿门宴。”“那你不会暴露身份了吧?”“不会,我说的假名字”“那不会查出来吗?”“不会。放心好了,查出来也无妨。”齐文胸有成竹地冲齐晔笑笑,毫无方才冷漠严肃之色,她就像多数人一样,面对自己熟悉的人,自然是最真实的一面。“啊对了,我还看见一个人”“是认识的人吗?”“不是。就只有一眼,我觉得他的眼睛,很好看。”齐文又补了一句,“也很特别。”

北极星30度2019-12-10 13:23:00 发布在 解语花
不过齐文没有再深刻探讨这双眼睛,而是换了个话题,“我今天居然没有看到秀秀。”“刚要告诉你呢,秀秀小姐刚打电话告诉我,她昨天才从广西回来,今天就没来,说是你若有时间可以去找她。”“那太好了!”齐文很高兴,在这里唯一熟识的朋友就是霍秀秀,两个人也算是发小从小长大在一块玩闹,直到后来齐文去了英国。“晔,那你先回医院吧,我自己去找秀秀。”齐晔一听赶紧停了车“三姑娘,这可不行。你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出了点啥事老爷子非打死我不可,万一你……”“停停!哪那么万一,我说没事就没事。”齐文很不爽地看着齐晔,明明和自己一般年龄,却总说罢是像个老妈妈,唠唠叨叨。“回去吧,我是什么人?没事的。”说罢也不等齐晔回答,拉来车门蹦跳着走了。齐晔一个人在车内无奈地扶额。说到底是个女孩子,人前是当家,人后还是个小姑娘,身上始终有着遮不住的烂漫与活泼,齐晔这么想着,自己开车回了医院。
本来霍秀秀在屋内是在等解雨臣和吴邪,没想到齐文来的这么快。故人相见,分外亲切。“住得怎么样?饮食还惯吗?”齐文心情很好地点点头,在九门里还有一个可交心的朋友,在宴会上所有的不快也消散了。“小文,听说今天是你去新月饭店?”“是我,爷爷病了。”霍秀秀有些狐疑,“奇怪了,你才回国,为什么不让你们二当家去?”“不知道”齐文顾着高兴,也懒得想这个问题,不过一个宴会,如果说那些人因为斗嘴想找她的麻烦,她可是齐家的三当家,她怕什么。况且,是齐铭让自己来的,自小就疼爱齐文的齐铭,是不可能害自己的。霍秀秀见齐文不想说饭店事,便也没再多想。

北极星30度2019-12-14 13:40:00 发布在 解语花

解雨臣和吴邪进了屋内,看到的便是秀秀正在和一个背影熟悉的女孩说笑,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清甜而纯净。两个女孩听到门动同时回头,齐文灿烂的笑容还挂在脸上,当她回过头的一刻,立刻僵住了。而解雨臣和吴邪看到女孩的正脸,也怔了一下,尤其吴邪,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怎么又是她,解雨臣也愣了,她和秀秀还认识?霍秀秀看着发愣的三个人,小心地开口,“你们,认识啊?”

北极星30度2019-12-14 13:48:00 发布在 解语花
齐文很是尴尬,只好说:“不认识,就是刚刚...见过。”霍秀秀立刻明白了,他们应该是在新月见过的。两个人站起身,“我来介绍一下啊,这位是吴邪,吴家小三爷,这位是解当家。”有名的东邪西花,原来就是这两个人,齐文暗想,能一睹这两位人物,也算没白来。齐文按着规矩,恭敬地称呼一声“小三爷,九爷。”“齐小姐不用和我客气,叫我吴邪就行啦,嘿……”解雨臣回了礼,他清楚地看到,从他们进门这个女子看过来到现在,“齐诗”脸上的笑意已经变成了客套与方才在宴上的冷漠,眼里有了一丝他再熟悉不过的戒备之色。

北极星30度2019-12-19 00:14:00 发布在 解语花
有没有人看啊?!⊙∀⊙!

北极星30度2019-12-19 12:49:00 发布在 解语花
“我姓齐,单名一个‘诗’”,不等秀秀介绍,齐文就抢先开口,自己并没来得及和秀秀说这个假名字,若被她说破了,尴尬不说,怕还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秀秀也是个人精,一听齐文这么说立刻就明白了。碰巧这时,手机铃声响了,齐文接起来,是齐晔打来的,应该是爷爷那有事了。“秀秀,我要回医院了,我爷爷还在那里,改日再叙。”秀秀点头,“路上慢点。”齐文冲吴邪和解雨臣欠了欠了,擦着解雨臣的身旁大步走了出去。等门关了之后,吴邪就忙不迭地问道,“秀秀,你俩早就认识啊?”秀秀点点头,“我俩很小就认识了,就和你与小花哥哥是一样的。”解雨臣拉开椅子坐了下去,声音清冷,“齐铭是他爷爷,我怎么记得齐铭只有一个孙女,就是齐家现在的三当家齐文呢?”

北极星30度2019-12-21 21:36:00 发布在 解语花
晚点再更哈!谢谢各位!

北极星30度2019-12-21 21:36:00 发布在 解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