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没有名字》瓶邪\/黑花

楼主:N_长夜未央 字数:32489字 评论数:24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不是具体的文!
我只是整理一下我的段子短篇和脑洞……
主要是脑洞……[以后大部分是会写出来的,或者已经写出来了的。]
应该……都是甜的……吧……
镇楼找了几年,也没找到图源,麻烦知道的告诉我一下……谢谢……


N_长夜未央2018-05-17 16:57:00 发布在 瓶邪
上面那个文长篇快完结了……

N_长夜未央2018-05-17 18:01:00 发布在 瓶邪
新脑洞
还是齐羽是皇帝,大邪是王爷,这次是从小在宫里养大的那种,齐羽非常宠他,就全皇城都知道宫里有个骄奢淫逸非常得宠恃宠而骄的小王爷那种。
然后瓶砸是孤儿,被一个无子老将军收养教育当成自己接班人,十五六岁就上了战场,多年在外征战,百战百胜被封为将军,四面小国都怕他,提名字能止小儿夜啼那种。
然后!在大邪二十岁这年,他终于大胜归京,大邪听说了之后带着下人溜出宫去凑热闹,然后被老张美色俘获一见钟情,跑回宫跟齐羽说,“哥,快点赐婚,我要娶他。”
齐羽被朝政弄得焦头烂额,看着胡闹的吴邪非常头疼,“不行,我打不过他,你自己追吧。”
吴邪:……
然后大邪就不停地磨着齐羽,让他没事就把张起灵叫进宫让大邪带着他在宫里参观,或者是宫宴时候把两个人的位置排在一起,再有就是自己打听张起灵每天去哪去哪,然后溜出宫去跟他“偶遇”。
就这样,两个人强行熟悉了起来。
大邪看差不多了就开始让人在京城散布谣言,说张将军是断袖,不近女色。张起灵不太在意这些,没想到流言愈演愈烈,大家开始传他和吴邪的故事,故事非常逼真,连细节都有,连茶馆说书的都在讲他是怎么苦苦追求吴邪的,爱而不得,感人泪下……
张起灵:……
张起灵派人随便一查,就查出来这些都是吴邪手下的人传出来的,于是去兴师问罪,没想到吴邪反咬一口恶人先告状,“全京城都知道你在追我,没有女孩子敢嫁我了,你得对我负责,你得嫁我。”
张起灵看着面前的无赖叹了口气,“嫁不行,可以娶你。”

N_长夜未央2018-05-17 18:02:00 发布在 瓶邪
这个考虑改天写个短篇……

N_长夜未央2018-05-17 18:02:00 发布在 瓶邪
新脑洞
吴邪曾说张起灵是个病人,该休息了,沙海后的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这次是原著向的脑洞,时间大概在重启之后吧,事情都了结,让他俩解决下感情问题……
沙海邪帝失忆,又变回曾经天真无邪的模样,一群人想办法解决大邪的身体问题,顺便让瓶邪重新认识谈个恋爱的小短篇……
经历过那么多,再次见到当初的盗笔邪,张起灵的心态却完全与原来不同了,两个人相处大概也会不同吧……
因为我记忆力不好加上一些情节需要,一些设定会有小变动,不那么与原著完全一致,希望看的人不要太在意啊……

N_长夜未央2018-05-17 18:02:00 发布在 瓶邪
这个开了坑写了几万字来着……

N_长夜未央2018-05-17 18:03:00 发布在 瓶邪
之前那个脑洞开写了……

N_长夜未央2018-05-26 23:39:00 发布在 瓶邪
1
“萌萌,听说那个打南蛮的张将军得胜回京了,你以前见过吗?”吴邪终于完成了夫子留的功课,没骨头似的坐在桌边拄着脸跟王盟说话。
王盟是吴邪的伴读,跟班似的陪了吴邪几年,值得信任不假,就是胆子小了点,“我比王爷你还小,听说那张将军在外征战快十年了,我哪能见过……”
“也是……茶楼说书的说张将军身高十尺,肌肉虬结面目狰狞满身黑毛,食人饮血,南蛮子见之色变……”吴邪说着满脸的好奇,“今天他正式进城,我俩溜出去凑凑热闹?”
“不了吧……”王盟就差把拒绝写在脸上了,“上次去青楼就……”话到一半在吴邪的眼刀下收了声。

N_长夜未央2018-05-26 23:41:00 发布在 瓶邪
上次吴邪乔装打扮带着王盟逛青.楼,在后院撞到了去捉自己沉迷声色的儿子的刘大人,被一状告到皇上面前。
被怒气冲冲的刘大人讲国.法讲皇.室体面讲江.山社.稷,滔滔不绝吵得人脑仁疼,齐羽无视吴邪的哀嚎把人禁足抄书抄了整整一个月,过了一段很是消停的日子。

N_长夜未央2018-05-26 23:41:00 发布在 瓶邪
王盟看着蠢.蠢.欲.动的吴邪再次想起被抄书支配的恐惧,十分抗拒,“我想知道很久了,王爷你到底是听谁说的你找的人在青.楼的?”
“胖子啊。”吴邪不假思索,模仿起了胖子当时的语气,“男人嘛,无论年龄身份地.位.权.势,青.楼是这一生必去的地方之一。”
王盟麻木地看了过去,“他上次还说男人要有一场不醉不归,男人要博览群书,男人要勇于尝试新鲜事物。”
所以醉酒后去王大人家厨房偷鸡,所以偷看小黄书被夫子怒斥罚抄《礼记》,所以还看了那本……《龙阳十八式》?
王盟永远都忘不了那本颠覆了他此前十多年生活的书,甚至一度因此噩梦连连。
吴邪轻咳一声,转移话题拒不承认,装作之前那些都是对方幻觉,“找人嘛,当然各种情况都要想到……”吴邪不想再继续这个尴尬的话题,转头干脆道,“传说中的张将军,看不看!”
对“十尺壮汉”的好奇盖过了对吴邪靠谱程度的不信任,点点头,“看!”毕竟是满身黑毛,难得一见。
两个人对溜出宫颇有心得。齐羽宠这个弟弟是出了名的,只要不闹出事端寻常小事都随他高兴,宫里护卫对他们时不时溜出宫这件事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皇上登基后派了不少影卫全天十二个时辰无间断地保护着他,安全得很。
坐在酒楼视野最好的雅间里,吴邪开着窗看外面街上拥挤的人群,以及在门口收站位费的店小二,不禁感慨人家就是会做生意。
原本就混乱的人群突然更加喧闹,随着几声“来了来了!”,人们视线统一投向街头,吴邪也看过去,是一小队训练有素的将士。
大部分的将士还在城外驻扎,这些进了城的大部分是军中地位较高或是此次战功较大的,提前一批随将军进京面圣。
吴邪沿着队伍寻找什么般一点点细看,在百姓的惊呼声中,视线落在了唯一骑马前行的人的身上。
没有十尺的身高,没有粗壮的身材,也没有遍布全身的黑毛,那人带着征战多年的杀伐之气,身姿挺拔面容俊逸,一双漆黑的眸子望过来,让人瞬间心生冷意沉于其中。
吴邪眼睛没移开,紧盯着那个身影消失于街尾,伸手拍了拍没看到黑毛万分遗憾的王盟,“萌萌,你听说过一见钟情吗?”

N_长夜未央2018-05-26 23:42:00 发布在 瓶邪
2
王盟不明所以,点点头,“王……少爷你对谁一见钟情了?”说着在人群中疯狂巡视,看看是哪家的小姐出来看黑毛不小心入了吴邪的眼。
吴邪白了他一眼,“别成天给我改姓,你才跟胖子姓……要不是年纪对不上我简直怀疑那个大头和尚是胖子假冒的,非得给我改名改姓,弄得胖子成天天真天真地叫……”
吴邪还没满周岁时,生了场大病高烧不退,先皇和先皇后遍寻天下名医无果,最后有个云游的和尚玄之又玄地说了一大通话,大致意思就是此子命格特殊,无法承皇族姓氏,易姓改名方能平安长大。
当时吴邪危在旦夕,先皇当即求大师为其取名。那和尚只道是和这孩子有缘,“赤子无恶,不染邪祟,无邪,吴邪,正正好。”说着从破烂的包裹中掏出一块极品玉佩,墨色麒麟踏火而来,“此物便赠与此子,玉石佑其成年,而后自会有贵人辗转重逢。”
大概是所有的高人都这样神秘到疯疯癫癫像在胡言乱语,那和尚把玉佩搁在吴邪额头,谢绝了先皇的赏赐,求了十文钱便自顾自离去,再也没有过消息。从那天起,吴邪的病竟也真的开始好转,高烧多日也没有什么后遗症,反而聪明伶俐讨人喜欢。
先帝多子,而吴邪最受宠,尤其是易姓后失了争储之资,更加惹人垂爱。吴邪与齐羽一母同胞,关系最亲密,齐羽在诸皇子中治国谋略办事能力皆是最佳,得先皇赏识自然引人嫉恨。
齐羽宠吴邪,所以吴邪便是齐羽的软肋。
吴邪八岁那年,他与齐羽住的涟青宫无故失火,齐羽临时有事外出不在,而火势最大的便是吴邪的偏殿。吴邪午睡不许下人在房内,那日风大,火势长得很快,那些普通宫人根本闯不进去,等护卫来了冲进去救人,吴邪已经不见了踪影。
吴邪看着将士队伍消失收回了目光,也收回了飘远的思绪,起身拍了下还在东张西望找一见钟情对象的王盟,“走,回宫!”
“这就回去了?一见钟情呢?”王盟不明所以。
吴邪摸了摸颈上戴了二十年的墨玉一笑,“晚上有宫宴,边吃边看,下饭。”
吴邪回宫便打发王盟去歇着,自己收拾收拾换掉溜出宫穿的衣服重新穿上亲王常服,人模狗样地去见齐羽。
齐羽刚批完折子,正喝茶歇着准备晚上的宫宴,见吴邪来了叫人上了两盘点心,“又跑出去了?”
吴邪喝了口茶吃了块点心,斟酌道,“嗯,去看张将军回京。”
齐羽放下茶杯道,“怎么突然凑这种热闹?”
吴邪选择性忽视了自己起初看黑毛怪的目的,正色道,“听闻张将军英俊潇洒治军有方一表人才,仰慕已久。”
齐羽察觉不对,目光轻飘飘地落在吴邪故作认真的脸上,“哦?”
吴邪点点头,“嗯!我三月前加了冠,你觉得我现在是不是缺个亲王妃?”骁勇善战长得帅还姓张的那种……
齐羽点头,佯装不懂,“那我给你看看未出阁的世家小姐……”
“皇兄……”吴邪眨眼疯狂暗示,“你看张将军是不是也需要成个家?”
齐羽装模作样,“他是凌安候之后,我宁朝第一强将,朕早就应过他不干涉其姻缘,嫁娶任他意愿。”
吴邪眼巴巴看着齐羽,“所以……?”
齐羽微微一笑,“自己追。”

N_长夜未央2018-05-27 23:57:00 发布在 瓶邪
【不那么新的脑洞】

之前就想过了的,高中校园,应该是长篇,手里的完结了就会写了……吧……

智商高学霸瓶X学渣艺术生邪

大邪暗恋老张还怂,在胖子的出谋划策下暗戳戳追求老张。
但其实老张也喜欢大邪,但是因为情商低,背后又有明知道大邪喜欢老张却偏不点明使坏让他追人的瞎子,所以两个人开始了互不知情的疯狂追求。[两个低情商“直男”自以为的疯狂追求。]
对,没错,全世界都以为他们在一起了,可他们俩还在互相追求。

高一时候大邪发现了人群中帅得闪光的瓶砸,碰巧高二分文理,俩人就一个班了。
[为了方便我追忆中学生活顺便写得更真实,我选择让他俩学文。]
两个人一开始就是互相知道名字的点头之交,然后在两个人各自的努力下成为了同桌。

自古同桌出cp。大邪上课不听课,偷看老张侧脸,然后没事就悄悄画出来,一学期就能攒满一个卷纸夹,有时候手头没有合适纸了也在教科书练习册考试卷上画,帮老师检查作业的课代表经常被秀到双目失明内心崩溃。

顺便说几个想到的梗吧。

大邪趴在桌上看老张做题,越看越觉得他的手指修长特别好看,于是趁他睡着的时候想抓起来轻轻偷亲一下,哪知道老张突然醒了。大邪抓着老张的手懵逼地和他对视三秒,急中生智灵机一动,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对着手腕上去就是一口,“我给你咬块手表。”

然后两个状态最暧昧但还没在一起的时候,大家一起去KTV,玩狼人杀,大邪作为上帝说着“女巫请睁眼”,一抬头就在KTV昏暗暧昧的灯光下和老张对视了,没忍住就亲了上去,然后晚上回去之后就正式表白了。

再讲一个想好的黑花梗。

瞎子在寝室楼下弹吉他妄图吸引大花的注意,大花原本要和大邪出去吃饭,看到那边围了一大群小姑娘叫着“好帅好帅”,微笑着过去往他面前扔了二百块钱拉着大邪淡定离开。

N_长夜未央2018-05-29 15:10:00 发布在 瓶邪
配个图,鸣鸟太太的……


N_长夜未央2018-05-29 15:11:00 发布在 瓶邪
您的楼主突然出现……

N_长夜未央2018-07-04 02:14:00 发布在 瓶邪
4
听到对方答应,吴邪眉眼嘴角皆弯起,乐得不行但还是礼貌道,“将军客气,是我的荣幸才对。”
经过刚刚的迷之安静,吴邪也不再期待这闷油瓶子能主动说话。而且,胖子曾说,欲得美人,不能要脸。追像张起灵这种程度的美人,脸算什么。
本来就是来邀约的,对方也已经答应了,按理说是时候离开了,但吴邪想起来门外那一群大臣以及他们家里急着嫁出去的女儿甚至还有想送出来的侍妾,眨眨眼道,“这老将军府好生气派,只是儿时来过一次,今日故地重游不知将军能否带我逛逛?”
张起灵也不知道他这是打得什么主意,只能答应。
说是逛将军府,张起灵闷不吭声地没什么介绍,吴邪倒也不在乎,反正他也不是真的来看院子的。
两个人在花园长廊中慢慢走,吴邪一路没话找话旁敲侧击,“将军征战多年,在外可有家室了?”张口就是一股酸味。
“未有。”
“外面那么多家中有未嫁千金的大人都属意将军,不知将军是否有意?”
“并无。”
“听闻边塞女子颇具风情,将军这样英俊潇洒红颜知己怕是不少吧?”
“军营禁止女子入内。”
吴邪沉默了一瞬,小心翼翼道,“那将军可有……心上人?”
张起灵正要回答,老管家跑了过来,“主子,罗大人来了。”
这罗大人是当朝宰相,百官之首,如今亲自前来张起灵也不好不见,吴邪闻言却皱起了眉。
罗大人为官清廉办事勤恳,也不想有些老狐狸那般老奸巨猾,吴邪原本只是嫌他在街上看到总对自己说教觉得烦,此时听到他的名字才是真情实感地心烦。
打断了这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不说,这老头小女儿今年刚及笄,最近正在满京城地挑选夫婿,罗大人家女儿教养得好,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又精通琴棋书画,被京城中人传的天上有地下无的,想娶的人也不少,只是眼光高,这个时间来找张起灵肯定是看上了。
张起灵这年纪也该娶亲了,以前是忙于征战没有空闲,现在闲在京中成个亲是难免的,自家皇兄又不插手,难保罗老头多来跑两次将军府送几张画像张起灵就动心了。
吴邪突然有些苦恼这个闷油瓶子的抢手,只好继续没脸没皮地赖着,“呦,罗大人啊,许久未见了也不知道身子怎么样,甚是想念,不如本王也跟着一同见见……不知将军是否介意?”
“无妨。”张起灵吩咐老管家去将罗大人带至正厅奉茶,自己领着吴邪往正厅继续慢慢走,难得主动问道,“王爷用过午膳了吗?”
吴邪这才想起来还没吃饭,想起刚刚味道特别合口味的牛乳酥咽了咽口水,假装不饿道,“没事,再过一个半时辰就是宫宴了。”
看着吴邪表情张起灵觉得好笑,派人去说自己在换衣服让罗大人稍候,自己带着吴邪转个弯进了偏厅,挥手让后面人上了碗刚做好的银耳羹以及半盘牛乳酥。

N_长夜未央2018-07-23 09:42:00 发布在 瓶邪
瓶砸:什么罗大人?哪有吴邪没吃饭重要……

N_长夜未央2018-07-23 09:43:00 发布在 瓶邪
【新脑洞】
机器人瓶X普通人邪
大邪出门旅游捡到瓶砸,瓶砸是刚出厂因为一些原因丢失的机器人,由于系统初始设置大邪不小心给开了机,瓶砸就认吴邪当主人了,一直跟着他。
大邪觉得这个生活九级残障还像是失忆了的大帅比有点惨,就教他怎么生活,做饭洗澡洗衣服睡觉什么的,过了一小段鸡飞狗跳的生活。[老张设定可以吃东西转化成能量]
因为机器人要百分百保护主人,听主人话的设定,瓶砸就总做一些让吴邪误会的事,大邪让他学做饭他就每天早上起来练习,大邪随口说一句想吃什么他就跑个十几公里去买,自诩直男的大邪就没忍住芳心暗许了。
比较惨的是,大花见了张起灵几次之后帮吴邪调查他的身世,最终打听到瓶砸是陈皮斥巨资做出来的机器人。
芳心暗许才发现对方连人都不是!自己弯弯绕绕的小心思都是自作多情!大邪迷茫了,忧郁了,觉得人间不值得了……弯都弯了你跟我讲这个!
大邪就想着就想把老张还给他原本的主人单方面失恋了。
大邪通过大花和他三叔,查到瓶砸原本的主人是陈皮,瓶砸实际上是战斗型机器人,只录入了杀人之类的数据,所以才不会生活技能反而会在吴邪。
陈皮是想杀一个人,才做出了瓶砸。那个人地位高,护卫,只有瓶砸这种战斗力的才能突破重围打进去。但是那么多人瓶砸也不可能全身而退,所以瓶砸也算是个一次性用品……同归于尽型的。
大邪知道了,就心疼了,不准备还他了,想着反正自己是瓶砸的主人,他也不能跑了,只要自己装装糊涂以后凑合凑合也能过下去.....
这个时候大邪开始感觉老张仿佛叛逆期的孩子,不好沟通不说还开始不完全受自己控制了。比如吴邪作死晚上喝点冰啤酒,老张就把冰箱封上了,吴邪要抽烟,老张就把打火机偷偷扔了。
吴邪这一看不行啊,这肯定是中病毒了,得修,就让大花找了个靠谱的修电脑的来。
黑瞎子来了一看,“呦,这机器人熟啊,我以前在陈皮手底下时候见过。看见没?那个心脏就是我装进去的。”然后在吴邪面前表演了一个黑瞎掏心,把芯片拆出来检查。
理论上是没坏,但好像确实也有点不对劲。然后黑瞎子就开始扯淡,说什么机器人有学习升级功能,兴许是学了什么新技能,怕不是看了什么青春期叛逆小孩的视频学坏了,青春期过了就好了。
大邪: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吴邪半信半疑继续带着张起灵过日子。
大花没大邪那么好骗,质问瞎子,瞎子说了实话。
这个机器人技术还不成熟,以前试验失败过。之前造出来过一个编号373的,后来跟人跑了。派出去做任务做到一半,开始违背命令去保护另一个人,然后为了保护那个人自爆了。然后这个实验就被搁置了,后来是陈皮想救人才又翻出来继续实验做出了瓶砸,编号370。
关于上次373的失败,实验室里人一部分说是病毒,另一部分说是机器人有了感情。黑瞎子也说不准是哪个,但比较倾向于是有了感情的说法。编号373他也参与了制作,他还看见了那个373炸了时候的样子,他觉得那个眼神是属于人的。
大邪还继续当他是中毒,和叛逆的瓶砸斗智斗勇。一边不动声色偷偷占便宜[亲两口摸摸腹肌强行找理由睡一张床啥的],一边在瓶砸的管制下各种找机会抽烟喝酒熬夜烫头[不……
但大邪肯定斗不过老张,反抗未遂,被强行改造成老年养生作息。
吴邪每天早睡早起喝水泡枸杞跳完广场舞回来泡脚,觉得这样的生活不行!没有年轻人的朝气!

N_长夜未央2018-07-24 20:18:00 发布在 瓶邪
于是又把黑瞎子找来......
邪:你技术是不是不行,我觉得他这程序都错乱了,昨天晚上我偷亲他一口他居然强吻回来了三分钟,还能不能修修了!
黑瞎子觉得“技术不行”这种评价太沉重了!
瓶砸其实是记得黑瞎子的,因为皮皮瞎在做程序的时候调皮给瓶砸的记忆里加了一段自我介绍。黑瞎子在和张起灵进行一番数据交流确定张起灵是真的对吴邪产生了感情之后,为报复吴邪说他不行这件事,给张起灵加了几个T的学习资料!
于是那一夜战况激烈!可以省略一万字!甚至更多!
吴邪一觉醒来没能从被机器人日了的冲击中反应过来,觉得天都是绿的,但心里还是美滋滋,觉得病毒就病毒吧,这么过下去也是十分和•谐。
但是这时候陈皮找上来了....
陈皮不能接受他斥巨资做的战斗型机器人被人捡走还当充气娃娃用这件事!在和吴邪交涉未果后愤怒了,启用了备用的隐藏钥匙。这个功能就类似于电脑注销然后换个用户,在小说里的具体表现就类似于失忆了。
瓶砸认陈皮当主人,跟着去准备杀人了。
大邪觉得不能这么被白日了,得去找他负责。就在大花的帮助下各种打听,确定了瓶砸要杀的人以及动手时间,过去找他,想用那几个T的资源唤回他被强制删除的记忆。
那个人有排面,动手那天是他寿辰,解雨臣也受邀了,大邪就跟着去,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换上一身帅气西装,先看看能不能用美色把机器人吸引回来没太成功。
老张看了一眼就走了,十分冷漠。
吴邪很生气!你这渣机器人品德设定不行,拔X无情啊!
张起灵本来进不去那个地方,是准备要打进去的,但是吴邪一时想不到叫醒他的办
法,又怕他打起来被打到掉零件,就给他弄个身份一起带进去了,准备进去以后再继续完成唤醒大业。
吴邪手里攥着一个芯片,是瞎子给他的。据说是老张托瞎子备份的记忆,理论上是趁他不注意给他安上就行。大邪在服务生蜜汁目光中把机器人拖进卫生间,强吻上去趁机器人程序错乱没反应过来把芯片安上了。
但是好像没行,老张还是一脸冷漠,看样子怕不是要把拔X无情渣机器人人设进行到底了。吴邪这下急了,他是真怕瓶砸就这么爆了。瓶砸也不理他了,他就只能一直跟着,然后被捏晕了扔进了一个包间,自己去杀人了。
老张是先凭本事杀人,不行了才用自爆的方法,不然做个机器人也挺贵的,能留着多次使用最好。那个要杀的老头怕死,全身防弹服,一击没能致命,一大群保镖反应过来打起来,场面极其混乱。
[其实我这个时候是想让瓶子爆了的,但是我是个好人,所以不能这样做。]
战况十分激烈,然后很快就修好了,但是吴邪还把他当伤员,天天让他多休息什么都不让做晚上都自己动!非常感人了!
然后瞎子被秀到不行,偷偷告诉吴邪,其实他之前安回去芯片的时候老张肯定就想起来了,是装作不认识你的。
大邪愤怒了!大邪不理他了!
然后瓶砸就去网上下载哄女朋友教程去哄大邪,比如什么“女生收到都哭了!”“她最感动的九十九句情话!”“爱她就带她去xx医院无痛人流……”[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我刚刚那句瞎说的,“爱她就带她去xXx旅游!”
老张顶着一张帅脸,面无表情讲土味情话。
老张送大邪一个两米大狗熊玩偶,狗熊在床上占位置,老张又嫌弃地把它偷偷丢进仓库,被吴邪发现。
老张带吴邪做无痛人流.....[不!
然后大邪就被老张的土味尬撩强行哄好了!一起达到生命的大和谐!

N_长夜未央2018-07-24 20:18:00 发布在 瓶邪
为了脑洞干杯!


N_长夜未央2018-07-24 20:19:00 发布在 瓶邪
5
吴邪看着桌上的东西眼睛一亮,道了声谢就坐下拿起一块咬下一半,眯起眼睛十分享受的样子。
吴邪自小喜欢牛乳做的东西,齐羽特地从御膳房调了个擅长做点心的厨子给他,他自己宫里的小厨房每天都备着这些东西。只是出于保护他的原因,他这些喜好并不对外声张,也不知道张起灵从哪听说的。
吴邪吃了几口,见张起灵只是坐自己对面静静看着自己,便把盘子推了推,“将军不嫌弃的话也吃两块?”
张起灵点点头,拿了一块慢慢吃着。
吴邪不太想让张起灵去见罗大人,本来嘛,好不容易死皮赖脸创造的二人世界,就这么被这个老头毁了,而且这老头说不定还是来说媒的。
谁听了都觉得讨人嫌。
张起灵吃得慢,吴邪吃得比他还慢,生平第一次这么细嚼慢咽,认真咀嚼每一片银耳每一块点心,充分体会着每一点食物在口腔中散发着的牛乳香气。
但是张起灵之前怕他吃多了晚宴吃不下,东西只准备了一小份,吃得再慢也吃不了太久。吴邪喝下最后一口银耳羹,意犹未尽,但也不好意思再拖了,得罪了罗大人对张起灵的发展也不太好。
天气热,两人出现在正厅的时候罗大人已经喝了两壶茶,起身迎接的时候几乎感觉肚子里哗啦哗啦地响。
宰相肚里能撑船,没毛病。
罗大人是真的带着结亲的心思来的,远远地见到人影就走过去准备寒暄,“张将军果真一表……”说着看到旁边紧跟着张起灵的吴邪,话音一顿,“小王爷怎么也在,微臣见过小王爷……”礼数周全语气却顿时不情不愿,仿佛见了冤家。
罗大人曾经当过半年吴邪的夫子,最后以罗大人说出“宁辞官种地也不愿再踏进含玉宫一步”这样的话使得齐羽换了个身体健康脾气好的夫子给吴邪告终,二人颇有一段终生难忘的互相折磨的经历。
这也算是相看两厌的忘年交了。
“大人怎的也来凑热闹,本王素来听闻张将军骁勇,来听他讲讲沙场的故事长长见识。大人以前常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本王不方便游历四方,就只能听听了。”吴邪说着说着简直要笑出声来,原本只是想糊弄糊弄这老头,没想到顺便想了个能赖上张起灵好一段时间的借口。
“臣说的读书与远行要有次序方能相辅相成,还请小王爷勿要本末倒置了。”罗大人听他一提便想起之前的糟心岁月,真是回忆一番都觉得心绞痛,迅速把话题引向张起灵,避免与吴邪正面沟通,“老朽今日来此一是祝贺将军凯旋之喜,二是微臣与老将军交情颇深,将军幼时也是时常见到,如今回京总该叙上一叙,不知将军可有时间?”
吴邪一听便知道他这是要把人拉回家见女儿,那怎么行?当即替张起灵回绝道,“大人来迟了,将军已经答应为本王连讲七天的征战经历,怕是近几日要住在宫中了。”先斩后奏也是有些心虚,一边说得理直气壮一边偷偷瞥着张起灵的神色,骗人与怂两不误。

N_长夜未央2018-07-27 01:09:00 发布在 瓶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