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人生贺】鼬鸣婚礼 甜 中篇完结 副cp有

楼主:樱花Y无泪 字数:1602字 评论数:6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这篇是偶然看到日本神前式婚礼介绍之后的产物
因为鼬鸣父母都不在了所以一些步骤就省略了
考究党们轻拍
文里有蝎迪,角飞,黑白绝配对
PS:不纯洁内容好友后私发
最后 不相关镇楼


樱花Y无泪2016-10-10 21:20:00 发布在 鼬鸣
刚过第一道鸟居鸣人就觉着烦闷了,左右看看身边搀着自己的两位巫女,他张张嘴想说什么又觉得这些严肃的侍神人员大概不会搭理他。悻悻的把视线转到眼前中规中矩走着的神官身上,他瘪瘪嘴幽怨的瞪了高高立起的黑帽一眼,察觉到黑帽停了下来,赶快装作观察一边石像的样子来掩饰自己的瞪视。

“即将接受祝福的新人,请不要乱看乱动,参拜神明大人是一件庄重的事情。”苍老但有气劲的声音果然还是开始了教育,漩涡鸣人猛地扭过头抱歉地大声回复,“好的,知道了!”大嗓门让黑帽不满意的打量了他一会儿,“说话声音不要太大。”委屈的低垂下眼皮,蓝眼睛里凝聚出一抹憋闷,他小声地又回复了一遍,“是的,我记下了。”黑帽总算是放过了他,转过身在前面继续带路,鸣人却是不敢再有小动作了,一路上都梗着脖子直瞪着前方小步小步的随着搀扶往前走,【可恶的黑帽子,明明没有回头看,为什么会知道我乱动了嘛!】

几人远去后,鸟居灰棕色的冠木上渐渐长出合抱着的绿色椭圆茎身,止住长势后绿色成锯齿状裂开,中心黑白各半的绝看着已经无人的石板路,白绝咧着嘴一副看了好戏的样子,黑绝则还是面无表情,“黑绝黑绝,我就说九尾小鬼一定会出乱子吧,只不过没想到这么早就让我看到笑料了,哈哈哈!”开朗的声线不停的说着话,黑绝听的心烦,“你最好不要在鼬面前说这事,否则我一定在逃跑的时候把你扔下。还有,差不多该去下一个地方了,我们走。”锯齿参差着对拢,冠木上的波动慢慢平息,微风拂过,注连绳下垂挂的符纸顺势飘动,上面的朱字仿若翩飞的鸟儿,为安静下来的此处添了些生气。

稍稍弯腰过了第二道鸟居,鸣人急切的盼望着能见到那个人,既是因为看到他就说明终点到了,也是因为这折腾人的过程实在是让他憋屈得不行。眼珠瞥向参道旁的石像,威猛的柏犬安静地立在石墩上,一如既往的守护着通往神宫的道路,但鸣人眼里那只守护神僵直着一动不动,就像现在的他一样可怜。前方的石板路就跟没有尽头一样无限延伸着,偏偏自己还只能慢腾腾地一步一挪,真是要急死人了。天知道他多想用查克拉跳起到那个古板的黑帽子面前对他拍拍屁股再大步的跑到鼬身边,啊,还要把他的黑帽子踩掉看看他那张气绿了的老脸!不过他也只能想想,要是真做出这种事的话,鼬会生气的。 ===============================
远远的看见双手拢在袖子里的神官,迪达拉扯扯身边蝎的衣服,“蝎兄,快看那里,新娘来了!”精致的脸上毫无波动,红发的人确定了前边那位新郎没有发怒的迹象,才勾勾手指用查克拉牵引起扯着自己衣服的手“啪”地盖住了还想继续说话的嘴,手指再动,另一只掌心有着小嘴的手按上了手背加固了对喋喋乱说之人的封印。“唔,唔唔!”

站在后边支着三刃镰刀的飞段搭上角都的肩膀,“爱钱鬼,蝎为什么要堵上迪达拉的嘴?”阴沉低黯的声音没有正面回答他,“不想也被堵上嘴就少说点话,顺便把你胳膊拿走。”虽然不明白角都话里的意思,他还是乖乖收回胳膊,放下这个问题的人转口说的话听得角都五颗心脏跳的乱了起来,“我还是不懂他们为什么不选择我的方法,邪神大人的保佑难道比不上这里的神吗?”黑色的丝线瞬时冲出,角都右手脱离胳膊捂紧什么都敢说的嘴,黑色的线丛紧跟着绕了两圈,确保怀里的人绝对发不出一点声音,角都才暗暗擦了额角的汗。

人群最后边小南扶着瘦弱的长门——为了见证这一刻他从那辆车上下来了,长门苍白的脸上浮现笑意,有着独特纹路的轮回眼也染上了些许,“鸣人不喜欢别人把他当做女性,所以鼬也不希望听到‘新娘’之类的字眼,选在这处神社也是鼬的用意,你们就别给自己惹事了。”温和的嗓音为那两位莫名遭了“捂嘴杀”的人解答了疑惑,小南看着身边笑意浅浅的人,【漩涡鸣人,你果然是希望哪。】

樱花Y无泪2016-10-10 21:21:00 发布在 鼬鸣
而正前方的鼬注意力全都在正朝自己走来的人身上,身后的动静全部被他选择性忽略掉了。神官引着路到了他面前,微微对他身边的橙发人鞠了一躬,弥彦一双轮回眼看向神官,示意自己可以接替之后的工作,得到指示的神官欠身退下,弥彦则转身拿起了白纸做成的纸帚,看向正慢慢挪步的人。由巫女扶着的鸣人慢慢的走到了殿前,身着的白无垢上绣着繁复的花草纹,衣边上滚着丝丝缕缕的云纹金边,衣身上也有几朵被描边的花,素雅中带上了金贵,斜开着的前裙露出了穿着足袋踩着白色草履的脚,身后拖地的棉条随着他踩台阶的动作一起一伏,站定在弥彦面前,两边的巫女行了礼也暂时立到了一边。

白纱料子的帽子几乎将金发全部罩住,只有一两绺露在外面,蔚蓝的眼里都是委屈,鸣人看着穿着黑纹付的鼬,本来有许多要倾诉的话,此时却都被一个想法压的再也翻不了身。
【今天的鼬,真的好特别啊】
黑色羽织平整又合身,腰前的纽蓬松成球状,衬在黑衣上面万分顺眼,胸前两个宇智波的家纹是唯一鲜艳的颜色,下边是灰色的袴,直筒下来的裤腿利落如它的主人一样,穿着足袋踩在雪馱里的脚正朝着他迈步。

鼬走到鸣人身边与他并肩站好,弥彦伸出拿着纸帚的右手悬在二人头顶,嘴里念着祈福驱邪的祝词,手上的纸帚作清扫撒洗状,结束了祝词弥彦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神位前对新人夫夫再次祈福。等他回来,两位巫女端着放有长短不同酒嘴的酒壶和三对大小不一的酒杯来到了二人面前,鼬拿起长嘴酒壶向短嘴的那个里面倾倒,听着沉闷的水声逐渐清脆,他停了手将空壶放回托盘里。

鸣人适时拿起短嘴的壶向最大的一对杯里倒酒,端起自己的酒杯一口气喝得见了底,他把空杯递给面对面的鼬。拿着几乎空了的酒杯,鼬放到嘴边轻抿了一下湿着的杯沿,并把自己还满着的那杯递给鸣人,他突然起了一个小心思。鸣人接过来一口喝光,两人再次交换了酒杯,没有注意到自己小错误的人将杯中的一点酒液喝完,放下空杯他拿起短嘴壶继续向下一对杯子里倒酒,【还有四杯呢,为什么这么麻烦啊!】只想着赶快结束这个过程的鸣人匆匆喝了剩下的酒完成了“三三九礼”,当然都和之前的喝法一样。

微醺的鸣人还记得接下来要向来参加婚礼的客人敬酒,于是拿过鼬手里的酒杯对着站在神宫走廊上的一堆熟人遥遥一敬,“谢谢,大家来,参加我和,鼬的婚礼,我很高兴,鼬也很高兴,总之就是,十分感谢。”有些磕巴的说完没什么文采的话,他仰头喝完了手里的酒。一边的鼬有些担心,毕竟之前他的鸣人没有喝过酒,也不知道酒量如何,但是看他现在摇晃的样子差不多已经醉了吧。

“喔!我要看你们亲亲!嗯。”这是迪达拉,他已经被蝎放开了。

“祝你们白头偕老。”这是赶快按住几乎蹦起来挑热闹的迪达拉的蝎。

“我要给你们邪神大人的祝福。”这是开始挥舞镰刀的飞段。

“祝你们幸福美满。”这是一把夺走镰刀并用胳膊捆住飞段的角都。

“祝你们百岁无忧。”这是被长门控制着的弥彦,小南扶着长门走到弥彦身边,“我也祝你们健康安好。”

拿起酒杯与弥彦的轻轻一碰,白瓷薄胎的杯沿相撞发出好听的“叮”声,放下酒杯对着乱哄哄的同伴们说了声谢谢,他揽住醉眼朦胧的鸣人道声抱歉就离开了。绝从黑瓦棕柱的屋檐下倒挂着现身,用拇指和食指捏着杯口对向跌跌撞撞走着的二人,小巧的杯身和相融在一起的黑白重叠,“我,就祝你们早生贵子吧。”

把酒倒进嘴里他随手一扔,瓷杯打着转落到了盘子里,长门开口留住要离开的他,“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当面给他们祝福?”白绝用带着调侃的开朗声线抢先回答,“站在特殊的地方才能看到特殊的景象,比如说九尾小鬼自己一个人喝完了三三九礼的酒,那个鼬还要配合着装作喝到了的样子,真是有趣。”

听到这个的小南愣了一下,“三三九礼”需要新娘倒酒双方各自持酒杯喝掉一些,然后交换酒杯喝掉一些,最后再换回酒杯喝完剩下的酒。虽说没有规定每次喝多少,但是基本上都默认了三次喝得量要均分,因为这个礼有均分爱泽的意思,但是鸣人一个人喝完了全部的酒,那个量可不少啊。不过这是不是也预示了他将一人独占全部的爱泽呢?按照宇智波鼬会配合他装作礼数正常进行的护短性子,这个猜测,很可能是对的。

樱花Y无泪2016-10-10 21:22:00 发布在 鼬鸣
小南这边还在想着,一直看着远去二人黑绝就接上了白绝的话,虽然内容并不相关,“谁规定祝词必须当面说了,况且我的祝福,那个鼬已经收到了。”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挎着鸣人胳膊的鼬停了一下回头看着他的方向点了点头,才又继续顺着醉了的人往家里走了。合上自己的叶子,绝消融进屋檐下离开了这里,因为白绝想接着去看好戏。见婚礼的主角已经离开,他们这些客人喝掉为自己准备的酒之后也三两着散去了,毕竟三天之后才是婚宴呢。

弥彦拿出装在信封里的钱走到神官面前递给了他,“这是场地费和其他的费用。”神官恭敬的低头,“哪敢哪敢,能为神明大人办事,是老朽的荣幸。”将信封放在一旁的走廊扶手上,弥彦跟上已经离开的小南和长门,神官目送着他离去最终拿走了信封,“你们,动起来动起来,一定要好好打理这个神社,这才对得起佩恩大人的恩惠!”“是!”白衣红裤的巫女们散开到神宫的每一处,从神殿顶端俯瞰,她们就像这座宫殿的细胞一样洋溢着活力。 ===============================
三天后,翻新过得宇智波小窝热闹的不行,晓的成员齐聚在不大的院子里,这次长门没有来,照顾他的小南自然也不在,弥彦倒是依旧在。

站成两列的他们看着正中的一对夫夫,鼬还是那身料子上乘的羽织,他身侧的鸣人却是换下了白无垢穿着金红辉映的色打挂,金色打底的布料上绣着大片绽放的菊,艳丽的橙红从裙底长出攀满了整个下摆,花丛中还染着一汪深蓝的湖,湖上一排振翅的鹤从前腰斜飞到后背,缝了金箔的鹤羽灿烂的逼真,两肩上各又飘着形状相同的祥云,两群鹤盘旋着从肩上冲下到袖口,没入作为袖边的花里就此不见。

面里是扎眼的大红,新娘婚服从素白到金红,寓意着与过去斩断牵绊,且在夫家获得新生。裹得紧紧的裙摆在脚踝上方才留了挪动的空间,这让鸣人不得不小心的迈着碎步,慢悠悠的和面熟的来客们问候,金发和衣服一起将他衬得像小太阳一样耀眼。鼬在一边扶着以保证他不会踩到衣摆摔倒,相偎着的黑金出奇的和谐。这次倒是没有了出格的话语,顺利的结束了礼数,来客都入了席享用料理,鼬鸣也坐到主位拿起了竹筷。

上次没有参加婚礼的鬼鲛问了问右手边的迪达拉为什么鼬的家翻新了,迪达拉思考了一下,“可能是新婚比较高兴吧,嗯。”鬼鲛听了他的回答不信任的耸耸眉头,左手边的绝则直接笑到弯腰趴在桌边。主位上的鼬朝着这边瞥了一眼,墨黑的瞳中渐渐显出三勾玉,感觉到一阵寒意的白绝赶紧止住笑,但仍然憋的弯了眼。黑绝一边防备着诸如黑色的火焰和踪迹诡异的手里剑之类的袭击,一边在心里暗暗叹气:就不该同意陪着白绝去看热闹的。

鼬扶着醉劲儿上来的鸣人往家走着,完全没有料到本来还算配合的人后半路上竟不消停的撒泼:一会对着他抱怨穿的衣服多么不舒服,走路都要扭扭捏捏的跟个女人似的难受死了;一会又打起了神官的小报告,控诉他限制自己的自由,头不让动眼不让看连说话都不能大声;最后还扯住他的衣领把嘴凑上去吧唧了他一脸口水印,说是自己知道三三九礼行错了,还好鼬你也配合着错了下去,不然我就糗大了,所以给你一个亲亲当做谢礼。

估算了一下按照他们这速度到家怕是已经天黑,鼬扶着鸣人腰背的手往下移直接把闹腾的人抱了起来,几个起落就甩开了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绝。正要摘几个果子当做观影零食的绝匆匆拽下一个就忙着追踪鼬鸣去了,树枝还在晃动,原本气氛暧昧的地方顷刻没了人,只留一轮太阳在树丛间失望的探头探脑。

不放弃的白绝继续往前跟上,路上准备吃一口果子却发现手里的是还未熟的青果,扔掉果子专心追人的白绝没发现黑绝戏谑的笑。他这一跟就到了宇智波的门前,四处扫视一圈选了一颗大树融了进去,白绝不理会黑绝要回避的提议,反而兴致勃勃的要看限制画面,黑绝脑袋上跳出十字路口,且不说鼬会不会让他们看到,就算真有那档子事,也不该在这半下午的时候做吧!

樱花Y无泪2016-10-10 21:23:00 发布在 鼬鸣
十分钟过去了,一只小雀儿落在枝头啄了啄绝的头发,它大概以为这里会有食物,摇摇头惊走犯傻的雀,白绝按耐不住的转移了地点,他直接来到了主屋的房檐上,十分谨慎的藏匿好自己,潜下心来等着香艳画面的绝依旧什么都没听到。【奇怪啊,宇智波鼬居然和他的做派一样,是个禁欲主义者吗?等等,有声音!】偏偏耳朵准备仔细听的白绝发现了不对劲,这声音,越来越大了好像。

“黑绝,你听见什么声音了没?”问向不怎么开心自己干这种事的黑绝,后者本来不耐烦的脸突然严肃起来,迅速的往屋外闪去,一秒钟后他们原本所在的地方被什么东西毁得看不出原样,没有停歇,绝落地直接融入土里遁出宇智波家的范围。

“大玉螺旋丸!”鸣人标志性的嗓音配合他的招牌大号丸子出现在院子里,塌掉一小半的屋子彻底变成了废墟,蓝光接着闪烁,绝露出半个头看着宇智波家几个房檐消失在视线里,震惊之余感慨起还好自己跑的快。正在想着九尾小鬼这是发的什么疯,自己的叶子就被点着了,黑色的火来势迅猛,在他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烧光了他几根锯齿,立刻舍弃掉半边叶子没入土中,知道已经被那个鼬发现了行踪,看这直接用天照的架势估计他脾气正差,还是先逃命要紧。

深藏在土层里潜逃的绝只听到了鸣人怒气满满的吼声,就远离了这个是非地,只是白绝一直在思考【我要让你这个黑帽子尝尝苦头!】是什么意思。作为一个不完全的人造物,他实在不理解这话的内涵,而且从来都会帮他的黑绝这次也没有为他解疑,黑着脸的黑绝不承认是因为自己也不理解。所以今天在宴席上听到鬼鲛和迪达拉的对话,知道真相的他控制不住的大笑出声,又记起来天照的滋味赶快忍住。【可是,婚礼当天就被自己新娘拆了婚房,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让人捧腹了!】

宇智波鼬警告完不老实的绝,看着身边吃的正欢的鸣人走了神,平时就是个连螺旋丸都要两只手搓的人,一旦喝醉丸子就像不要钱一样随手乱丢,毁了小半个家不说,还弄得两人一身小伤,好在九尾治愈力强,他们三天后才能没事人一样在这里。当晚没地方睡的两人在还算完整的走廊上凑和了一晚,春宵一夜什么的在他们这里只有前半夜扰人的蚊虫和后半夜沾衣的露水。而那个罪魁祸首第二天醒来后全然不记得自己做过的事,还惊讶的询问家里是不是遭到了袭击,鼬记不清自己当时的反应了,但是多半不会太好。

“鼬,你的寿司不吃吗,那我拿走吃掉了~”回过神就看见小爪子拿着自己的寿司放到嘴里正准备咬下去,倾身过去就着爪子从鸣人嘴前咬走了大半个寿司,唇角和他的轻轻相蹭。被鼬的举动惊到,鸣人瞪大眼看着他,半晌僵僵的说到,“不愿意我吃说出来就好了嘛,我会放回去的。”语罢还真的把手中的小半个往面前的盘子里放,截住即将碰到盘子的手举到脸前,鼬盯着鸣人把剩下的寿司全部放进嘴里——包括两根手指,舌头卷走食物的同时扫了扫圆润的指尖,鸣人打了个颤连忙缩回手,“你怎么了,鼬?”仔细嚼着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后慢悠悠地说着没什么,鼬觉得心情突然好了许多。只是听在其他人的耳朵里,那句话里愉悦的味道明显的不能再过了。【辣眼睛!】此时此刻的晓众人心里,全是滚动刷屏的如上弹幕。

树影从西到东,屋脊房檐让夕阳勾了金边,暖暖地耀着眼。小院里的宴席也到了尾声,玩闹尽兴的一群黑底红纹袍勾肩搭背的飘出了宇智波的大门,送走留在最后的弥彦,原本喧闹的地方蓦地冷清了下来。鼬和鸣人互相看看对方,叹了口气认命的开始收拾一桌的碗盘勺筷。

被昏黑笼罩的宇智波家里,厨房和客厅的两处灯成了唯二的光源,擦着盘子的鸣人不时的打着哈欠,一旁的鼬双手没入泡泡堆里洗着餐具,余光却停留在发困的鸣人身上,防备着他摔了盘子或是自己。想要早点躺床睡觉的鸣人催着鼬快些刷盘子,开始专心洗盘子的人依了他的意思,心里却开始盘算起其他的事。昏黑转换成墨黑,晚风穿过枝杈留下叶片摩擦的声音,夜,刚刚开始。

樱花Y无泪2016-10-10 21:23:00 发布在 鼬鸣
@碧山明月更清辉
小伙伴申精麻烦你啦

樱花Y无泪2016-10-10 21:28:00 发布在 鼬鸣
可能被吞掉后半部分
小伙伴们吃好









樱花Y无泪2017-01-19 23:49:00 发布在 鼬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