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陌珩(先冷后暖总裁攻×清冷淡漠助理受)

楼主:路的芒果 字数:76968字 评论数:237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新人发文~老梗,婚后培养感情
沈陌攻×简珩受
有包子,有虐

路的芒果2017-08-27 21:41:00 发布在 十世
不定时更不坑文
自己顶顶~

路的芒果2017-08-27 21:43:00 发布在 十世
来更

路的芒果2017-08-28 08:35:00 发布在 十世
[一]
十点整,简珩进了家门。恶心和胸闷突然而至,钥匙往鞋柜一扔,他微弯下腰两手撑着膝盖靠着墙壁缓了好一会儿,才直起身来往客厅走。


沈陌刚洗完澡坐在沙发上吃葡萄,听见开门声扭头瞥了一眼,旋即转过头往嘴里又扔一颗葡萄,动作流利,弧线完美。


“合同跟资料我都整理好了,明天一早送你办公室。”简珩站在沙发一角,声线清淡,眉间有掩不住的疲惫。
沈陌没说话,抽出纸巾擦了擦手就往楼上走,好像只为等他这么一句话。


卧室里一片漆黑,但是有外面的灯光透进来倒也可以勉强辨别方向。简珩进屋没开灯直直就往床上躺,浑身的筋骨好像“嘎”地一声全都舒展开来。他摸出衬衣口袋里的诊断报告,捏在手里的同时眼神忽然变得有点茫然,呆呆盯着上方的天花板。


身体里竟然有了个快要俩月的小东西,还是他跟沈陌的。


烦人。


沈陌不喜欢小孩,他记得很清楚,小孩子穿透云层一般的叫喊声,以及脏兮兮的小手毫不留情地拍在他的衣服上最让他觉得难以忍受。


简直就是恐怖生物的恐怖袭击。沈陌这么说。


彼时正值两个人大学毕业回家的接风宴,沈老夫妇正在饭桌上热烈讨论沈陌的后代问题,听他这么一句,二老都是一愣,随即皱了眉头瞪他,“怎么你以后不打算要孩子了?”
沈陌耸了耸肩,不说话。
“瞎闹。”沈夫人略带责怪地开口,“真要等以后生了孩子……”


“那就顺窗户扔出去呗。”沈陌说得漫不经心,扒饭扒得不亦乐乎,对上面两道凌厉目光视若无睹。


饶是一向淡不惊事的简珩也忍不住噎了一下。


哎,真难办。


他是肯定不能把这件事告诉沈陌的,可真要让他打了这个孩子,他又狠不下那个心。


简珩烦躁地叹口气,起身走到厕所,把手里的诊断书撕成几半顺着马桶冲了下去。


算了,明天再做打算吧。

路的芒果2017-08-28 08:37:00 发布在 十世
隔天一早,简珩洗漱完了就开始做早饭。


家里没有请做饭打扫的阿姨,沈陌不喜欢。他吃饭偏偏挑剔还多,香菜芹菜茴香苗一律碰都不碰,面包片什么酱都不能抹,早上必须吃一个煎蛋,没有或多一个都不行。


不过简珩倒是半句的抱怨也没有,只把他的喜恶一条一条都记到脑子里。


归根结底,俩人的结合不是基于双方不可撼动的爱情,而是沈家二老的殷切期盼和极力促成。




沈陌和简珩出生之前两家交情就很深,小的时候两个人还经常一起玩耍。有些不幸的是简珩初中的时候父母出了意外去世,自此沈晔和苏茗便把简珩接到了家里照顾,亲生儿子一般养大。住在一个屋檐下之后,沈陌和简珩反倒来往得少了,只在每天回家打个照面的时候互相点个头算是问了一天的好。
简珩从前性子也算放得开,父母刚去世那段时间自闭了一阵子,恢复之后就不怎么爱说话,沈陌又是个在家闲不住天天往外跑的主,两个人说起来实在难有什么交集。不过两个人倒是一样的争气,一路读完初中高中上了所挺不错的大学,让上头二老着实骄傲。


沈陌对简珩并不讨厌,但也说不上喜欢,所以沈家二老提出要俩人结婚的时候沈陌几乎是当场跳了起来。
简珩并没什么强烈反应,只愣了一会儿后坐在沙发上不说话,沈晔和苏茗这些年对他的好他都记在心里,在他看来他们的话只要不过分就应该点头顺从。


可沈陌不一样。


长这么大追他的人不少但他也只谈过两次恋爱,一次高中一次大学,不过最后都无疾而终就是了。他没有喜欢的人是不假,可这不代表他能接受跟简珩的婚事。
僵持了几天沈陌仍然不同意,简珩淡声开口来了句:“沈叔,苏姨,那就别结了吧。”


仨人都是一愣。


简珩抿了抿唇,没再说话。


半晌,苏茗才叹了口气道:“小珩啊,这不是……盼着你叫我声妈啊……”


沈陌确实有点意外,一向安静的简珩在这种时候帮他说话,让他因为婚事对简珩的反感似乎少了那么一点。

路的芒果2017-08-28 20:32:00 发布在 十世
第二天沈晔把之前扣下的沈陌的护照给了他,沈陌一直喜欢程序设计,本是要出国参加一个比赛,结果因为拒婚的事被二老扣了护照。沈陌的火气顿时就消了,总归是一家人,而且事情本也没那么值得苦大仇深,却没想沈晔突然肺炎犯了要住院。
沈陌忙着准备比赛和出国的事抽不开身,简珩很自然就挑起了照顾二老的大任,叫苏茗很是感动和欣慰,想起沈陌抗婚的事又忍不住连连叹息。


就这么脑子一热,沈陌想着简珩虽然话少一些,不过人倒不错,这么多年自己爹娘也确实没白疼他,干脆就跟他领个结婚证,这样二老都能高兴,或许沈晔的病还好得快些。


结果是,沈陌比完赛回了国之后想起这事,直悔得想给自己几个响亮耳光。


年轻气盛易冲动啊。他止不住地想。


领完证的当天下午沈陌就出了国,沈家二老本想着来年开春把两人的婚事办了,沈陌怎么也不愿意,简珩又也是一副低调态度,最终还是沈家二老妥协,只知会了少数的几个朋友,公司里更是没人知道。


沈陌本来想提离婚,前后思索了一番还是作罢,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自己自愿做的决定,脑子一热跟人家领了证再脑子一冷把人家踹了,那他真就不是个东西了。

路的芒果2017-08-28 20:36:00 发布在 十世
但总归没有感情基础,尤其是两个人正式在一起生活之后,沈陌发现他们除了公司的事情实在没什么共同语言,而他对简珩,除了知道他能力过硬工作可靠是个人才之外确实没什么深入的了解。


虽然这样的状态倒也能过得相安无事,不过沈陌还是经常地感到恼躁。


譬如此刻。


沈陌刚把鸡蛋打在锅里就抑制不住地恶心,顾不上关火冲进厕所一阵干呕,沈陌下楼时鸡蛋都粘了锅,厕所的门被简珩反锁了怎么也开不开便一阵猛拍:“简珩!”


里面哗哗的水声。


沈陌急恼得又拍了一下门把,抱臂靠在门边。两分钟以后简珩开了门,唇色有点白,眼睛微红。


“你在干嘛。”沈陌眯了眯眼睛,脸色明显的不悦。


简珩不答,反问他,“怎么了。”


“鸡蛋糊锅了。”


这时简珩才猛地回神一般往厨房走,火已经被沈陌关了,只是粘得太多太紧,彻底洗完锅得要点时间。


他抬手看了看表,转头闷声道:“今早吃不了煎蛋了。”


沈陌在沙发上坐了片刻没说话,十分钟后起身给自己倒了两杯温水灌下去,提了公文包往玄关走,头也不回地甩下一句话。“做好了带到公司去。”


“砰”的一声,关门。


俩人在一个公司工作,甚至办公室就隔壁屋,但从来不开一辆车上班。


简珩面无表情地继续刷锅,煎蛋,装饭盒,提着东西出门的时候,终于还是忍不住叹口气。


什么毛病。
不吃煎蛋,能饿死不能。

路的芒果2017-08-28 20:37:00 发布在 十世
大家把小珩珩作为一个男孩子揣上包子这件事看得理所当然就好……楼楼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也懒得解释男孩子揣包子这件事orz……(*°▽°*)

路的芒果2017-08-28 20:48:00 发布在 十世
[二]


因为刚结束了一个项目的原因,简珩今天过得稍轻松些,不过中午还是按照惯例待在公司里。


有人送了工作餐来,看了一眼,简珩忍不住就要犯呕,最后只喝了几口水,午饭原封不动一直放到晚上。


下班时候沈陌刚要进去找他,简珩就拎着没动的午饭走了出来。


“怎么不吃。”
“忘吃了。”


沈陌没什么反应,只是通知他晚上不回家吃饭,简珩怔了一下,点点头,“哦。”


等沈陌走远,他低头看了看拎着的午饭,想了想,还是不扔了,回家热一热,省的晚上做饭。


结果热好的饭菜没吃两口又尽数吐了出来,简珩跪在马桶边上半天起不来身,额头上密密麻麻一层冷汗。


真要命。


沈陌不到九点就回来了,有点出乎简珩的意料。


他正倚在沙发里休息,一手反着覆在眼睛上,听见响动朝门口看了看,微微讶异,“这么早。”


沈陌一眼扫见他苍白得有点虚弱的脸色,并没很在意,边脱西装边往厨房走,“光谈事了,什么也没顾上吃,回来得早。晚上做什么饭了?快饿死我了。”


声音里竟然有点小小的期待。


他迫不及待翻了遍所有的锅碗瓢盘,什么吃的也没找着,狐疑地看向简珩。


“想吃什么。”简珩直接忽视他的目光,打开冰箱看了看,只剩一小撮面条,问他:“下点面?”


沈陌想了一下,点头,“行吧。”


简珩的厨艺很好,不一会儿下了碗香菇鸡丝面,沈陌一边吃着,心头忽地涌起一阵热,感觉外头一桌子的鲍鱼海参还不如家里这一碗香菇面。


沈陌是真的饿了,汤都喝得一点不剩,简珩难得见他这样,忍不住有点好笑。
“不够的话再吃点饼干。”


“够了够了,刚刚好。”沈陌吃完莫名地觉得有点高兴,往外走的时候不经意瞟见垃圾桶里公司的午餐盒,愣了愣,回头看着简珩洗碗的背影有点皱眉。


晚上就吃这个么。

路的芒果2017-08-28 23:13:00 发布在 十世
简珩几乎是憋着气做完了一顿面,以免闻到饭味又难受。进屋准备睡的时候,沈陌轻点了两下门,不冷不热道:“去我那睡。”


“哦。”


简珩并不担心会发生什么,沈陌要他一起睡觉顶多就是想找个人聊聊天。


沈陌还没主动想和他做过,唯一的一次是两个人都醉得不省人事,第二天醒来沈陌几乎是有点仓皇地跑了出去,好像是他受了什么不得了的侵犯一样。


简珩只睁了一下眼,很快又闭上,趴在床上没力气动。


没能想到的是,一击命中。


沈陌跟他说了许多公司里的事,简珩不怎么插话,最多“嗯”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


一个人说了半天,沈陌似乎有点累了,就停下没再说。简珩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又听见他忽然开口。


“明早还做今晚的面吧。”


简珩一时有点迷糊,“啊?”


反应过来之后他“哦”了一句,下一秒忽又想到面吃完了,刚想跟他说,最终出口的还是一个“行。”


还好附近的超市有卖,哎,就是又得起一个大早。


两个人都安静了好半天之后,简珩突然又出声。


“煎蛋放在面里?”


沈陌很认真地想了想。
“不要,分开放。”


“哦。”

路的芒果2017-08-28 23:15:00 发布在 十世
沈陌睡醒起来的时候旁边半个床已经彻底凉了,他换好衣服洗漱完,刚下楼就闻见了香菇面的味道。


“醒了?饭好了。”简珩端了面放到桌上,闻着饭味儿眉头皱得展不开。


沈陌吃了一会儿才发现简珩只盛了半碗汤在喝,咽了嘴里的面条问道:“你就吃这个?”
简珩没想到他会问,抬起眼睛点了点头。“昨晚吃得有点多。”


话刚落又是一股汹涌的反胃,简珩推开椅子就往厕所跑,沈陌很及时地在他准备关门的时候伸出一只手顶了回去,简珩头也顾不上抬地任他去。


他这两天没怎么吃东西,呕也只是干呕,弄得他更加难受。


沈陌头一次看见他这么虚软的样子,在他的印象里简珩一直沉冷干练刀枪不入,这时候见到他无力弱势的一面有点惊讶。
不过他是不怎么会去感觉心疼的,他一向是懒得去关注简珩除了公司以外的其他事情,况且,简珩也不会有什么其他事情。


沈陌犹豫着伸出手打算拍拍他后背帮他顺顺气,却最终也没下得去手,只在他晃悠悠站起来的时候扶了他一把。


简珩喘着气道了句“谢谢”,一张脸白得吓人,眼角因为用力的干呕浮了点水汽,靠着墙壁靠了一会儿才走到水池边漱了漱口。


“你怎么回事。”沈陌质问起来带了点烦躁。


简珩又捧了点凉水往脸上拍了拍,确认看起来好了那么一点,才漫不经心道:“胃炎犯了。”


沈陌微微皱了皱眉,想起来他拿回家的工作餐,忍不住冷哼一声,“就你那么个过法,不犯才怪。”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简珩不大能明白他的意思,有点奇怪地看着他走出去,紧跟着也往外走。


为了买面起个大早,又因为干呕折腾了一早上,简珩整个上午都没什么精神,中午照例送来的工作餐又是浅扒了一口,就趴在桌上补觉。


本来就睡眠不足,加上怀着孩子,简珩一睡就醒不过来,手机闹铃响了也只是无意识地按掉之后继续睡觉。

路的芒果2017-08-29 10:07:00 发布在 十世
沈陌等了半天不见他的文件送过来,急厉地推开隔壁间的门,冷着脸敲了敲他的桌子。


敲了几下简珩仍然没醒,沈陌心头一道火“噌”地就腾起来,加重了力气往桌上一拍,“简珩!”


简珩猛地被惊醒,第一反应是去看表,看完忍不住一惊。


“你还知道看点?工作时间你睡得倒舒服。”沈陌不带好气地一声冷讥。


“抱歉。”简珩的神色很快变得平静无波,道歉也不像是个刚刚被上级训了的人。


“文件在这,我都弄好了。”他把手里的那份递给沈陌的同时,又接过来新派的两份。


沈陌眉间仍有隐隐的愠怒,他最反感公司里的人对待工作怠惰不认真,偏这个人还是简珩。


出口的话自然也就凌厉不少:“把这两份都做好,过几天就要。另外,我要出差半个月,晚上就走。”


简珩翻着手里的文件点点头,只在听到他要出差时抬起眼睛看了看他。


“这么仓促。”
“嗯,就这样。”沈陌不耐地应了一句,往外走的时候看见又几乎没动的午餐,停了脚步站在门口,扭头问他:“公司的饭不好吃?”


简珩被他突然这么一个问题弄得有点莫名,想了一下道:“还行吧。”


沈陌更加古怪地看了他几秒,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地回了办公室。

路的芒果2017-08-29 10:09:00 发布在 十世
这回记得了(。ò ∀ ó。)@小叶子我爱你2

路的芒果2017-08-29 10:12:00 发布在 十世
沈陌出差让简珩感觉出行方便自由了不少,第二天就去了医院做检查。


接待他的是个男医生,姓郑,四十多岁的样子,看见他一个人进来朝后望了望。


“我一个人来的。”简珩容色淡淡。


郑医生点点头,给他填了张表带他进里面检查。


衬衣被撩开的时候,简珩不自然地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这样在别人面前暴露身体的感觉。所以当郑医生手指将要触及他小腹的时候,他几乎条件反射一般放下自己的衣服坐了起来,目光微微生冷。
似乎是见惯了这样的情况,郑医生并没有很惊讶,神色反而变得慈祥,和缓地开口道:“放松。”


简珩坐了一会儿才又慢慢躺下,把脸别到一边,有些微微颤抖。郑医生边检查边叹了口气,“所以说,这种时候还是有人陪着比较好。”


简珩闭了闭眼睛,抿着唇不说话。


他的小腹还很平坦,只有旁边黑白镜像里小小的一点才能让他相信,这里面真的有个孩子。
做完检查简珩就坐在外面等,郑医生拿着结果出来的时候表情有些严肃。


“最好叫你丈夫来。”


简珩面无波澜地道:“他没空,有什么事您和我说就行。”
“没空?”郑医生瞬间拧了眉,语气半分不和善,“拿回去让他瞧瞧,好几项都不合格。”


简珩大致扫了一眼,并没看懂多少,只从他的话里听出自己的情况似乎不太乐观,思索了一下问道:“孩子不好?”


“目前没什么事。”郑医生眉色一凛,敲着桌子道:“但你要再这么下去,很快就可以有事了。”


“哦。”简珩点点头,脸上是一贯淡漠表情,郑医生看得有点抓狂。


“哦一句就算完了?你是不是没拿我的话当回事,想要这个孩子就自已注意点!”


简珩听完这句有点迷惑地眨了眨眼。
想要......这个孩子吗?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想不想要。
不过,沈陌一定不会想要就是了。

路的芒果2017-08-29 12:16:00 发布在 十世
顶帖的宝宝多一点楼楼会多更一点~(ー̀εー́)

路的芒果2017-08-29 12:17:00 发布在 十世
简珩道过谢,拿起检查结果折了几折装进兜里,走到门口忽又转过身来,有点犹疑地问:“现在......还能不能......”


郑医生一下就听出他的意思,不等他说完就厉声打断,“你想打掉?”


简珩没说话,算是默认。


郑医生觉得有点憋闷火气,胡乱翻了翻手边摆的十几张单子,说话带了股恨铁不成钢的意味,“随你们的便,要打就早点,越晚越麻烦。但是我也告诉你,别觉得自己年轻身体好就能任意妄为。”


“哦。”简珩觉得自己反来覆去也就说得出这么一个字,想一想又加了句“谢谢”才闪出了门。


从医院出来简珩径直回了公司,桌上堆了一摞文件可他没心思看,靠在椅子里有些烦躁。


这个孩子来得实在突然又意外,简珩想了想,月份小的时候还好一些,呕吐也能说成胃病胡乱搪塞过去,但要再过几个月,他再怎么掩饰也不可能掩饰得住。
这些天身体的反应已经很不容忽视地影响了他的工作,再这样下去沈陌难保不会看出来。况且自己的工作忙重又繁多,正常的休息尚且保证不了,更别提抽出空闲养这孩子,与其被自己折腾得留不住,倒不如早点去医院解决掉。
另一方面,沈陌的出差是个让他能喘息的机会,如果立刻就去打掉,他还能有两周的时间来让自己差不多恢复得什么也没发生过。


这么一想,简珩觉得没什么理由再让他还留着这个孩子了。至于沈陌,他从头到尾就没考虑过让他参与到这件事情里。


果然啊......这孩子不能留。简珩抚着额头有点无奈。

路的芒果2017-08-29 12:26:00 发布在 十世
勤劳的楼楼又来啦~


[三]



简珩是个行动派,当天下午就开车去医院准备做手术。离医生办公室越来越近的时候,再怎么镇定如他,心里也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不管怎么说,总归是一条生命,马上就要在自己手里结束,说实话, 简珩确实有点不忍。
但也没别的办法,忽略掉心头那抹罪恶感和歉意,简珩挨个搜寻郑医生的办公室。走廊里人很多,一个小女孩跑着跑着猛地撞在简珩背后。


力气有点大,简珩踉跄两步扶住墙壁,稳了稳身形打算继续往前找,小腹蓦地一阵疼,他忍不住伸手按了按。


疼痛并不剧烈,但是密密麻麻一片,针扎一样,简珩又走了几步坐下来,捂着小腹默默忍耐。
这阵持续的时间不长,简珩很快能缓了过来,但是并没马上起身,只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


他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疼痛骤起的那个瞬间,他能听见心里“咯噔”一下,虽然声音很小,但他听得很清楚。坐在椅子上的时候,他竟然有些不知道从何而起的慌张和悲伤,自父母去世之后,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他来这里是要结束掉腹中的那个小东西的,可当它真的有了反应,可能真的要结束的时候,简珩忽然有些害怕。


害怕......它就这么离开自己了。


简珩坐了好一会儿,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地呼出,右手按在小腹上轻轻地一紧。


留下吧......把它。
有它陪着自己,也许会挺好的。
这个除了去世的父母,唯一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小东西。

路的芒果2017-08-29 16:48:00 发布在 十世
啊啊楼楼一定是抽风了想发文想的停不下来……!(#゚Д゚)不管了一会儿还来发(*°▽°*)

路的芒果2017-08-29 18:11:00 发布在 十世
决定了留下这个孩子,简珩不得不重新做计划。


等手头的文件做完,这一期的项目就算结束得差不多了,他打算请几天假回家好好歇一歇,在沈陌出差结束的前一天回公司上班。
至于两三个月后的事情,简珩有点头疼,一时也想不到用什么理由来让沈陌能准自己一个小半年的假期。


但是,无论怎么样,他是决然不会把孩子这件事告诉沈陌的,孩子他也要自己养。


沈陌要是知道……简珩深重地叹了口气,想,那这个孩子真就留不住了。
暂且不说沈陌对自己没有感情这件事,光是沈陌对小孩很厌烦这一点就足以让他决定拿掉这个孩子。


简珩的反应一天天不减反增,恶心和干呕的劲儿一上来就是一整天,工作自然而然也提不上什么力气,往日三天就能完成的报告硬是用了六天才勉强结束。手头的事情告完这一段落,简珩立马就请了假,去医院开了点维生素就往家走。
路上途径一家药店,简珩顺道买了瓶胃药带回家,只干了这么些事他就感觉累得再也动不了,进了门顾不上回房间歪倒在沙发里就开始睡觉。


一觉醒来天已经黑了,简珩感觉了一下,并不饿,不过好在也不想吐。冰箱里是没什么吃的了,他胡乱塞了几块饼干吞下去,在餐桌旁坐了一会儿,确定短时间之内不会吐出来之后,才慢慢起身往房间走。


在公司工作的时候因为神经紧张状态投入,简珩勉强还能撑得住,一回到家松懈下来,顿时就感觉无边的疲惫,浑身上下提不起一点力气,整个人好像瘫软在床上再也起不来。


简珩几乎是过起了足不出户的日子,白天就赖在床上睡觉,睡不着也躺着,三餐按时定点地随便吃一点饼干和面包,时不时对抗一下不定时恭候的呕吐,没两天就瘦了一大圈。


沈陌打来电话的时候简珩刚从厕所里出来,胸腔里那阵揪心揪肺的呕吐感还没完全褪去,按下接听键的时候喉头又一阵翻涌,简珩蓦地颤了颤,狠狠地吞咽一下压了下去。


“喂。”


沈陌的语气很轻快,听起来心情不错,“喂,简珩。”


“嗯。”似乎有点被他的情绪感染,简珩自己都发觉不到地弯了一下嘴角,“还顺利吗?”


“挺顺利的。”沈陌是真的笑了一声,嗓音很明媚,让简珩恍惚觉得又回到了大学的时候,沈陌跑在铺满阳光的操场上神采飞扬,身后是万里碧空。
学生的沈陌,比总裁的沈陌快乐很多,笑得很多。

路的芒果2017-08-29 20:16:00 发布在 十世
“噢,对了。”沈陌忽然想起打电话给简珩要办的事情,切入主题道:“上周东城那个项目资料你往我邮箱发一份。”


简珩神色一滞,几秒后开口问他:“现在就要?”


沈陌似乎是在跟什么人打招呼,一时顾不上回应简珩,两分钟后朗润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你刚说什么?”


简珩很耐心地等着他在那边跟别人说完,重复一遍道:“现在就要?”


“现在?唔……也没那么急……”沈陌似乎是一边考虑着一边答话,后知后觉听出简珩的语气,转而问他:“现在不能么?”


“我没在公司。”


“哎?”简珩听见沈陌有点疑惑的声音,“没在公司?那你……”


“我在外面,有点事情要办。”


“哦。”沈陌并不怀疑地点点头。他只觉得有点奇怪,简珩入职以来还从来没在上班时间离开过。
“那等你回去了再给我发,不是特别急,不过最好这两天能给我。”


那头忽地安静下来,沈陌等了几秒,没听见简珩回应,忍不住“喂”了一声。


“简珩?”


还是没人说话。


沈陌拿开手机看了看,并没挂断,又提高声音叫了一句:“简珩?喂?”


过了快五分钟,那边才传来简珩有点虚弱无力的声音,“知道了,这两天给你发过去。”


沈陌被他的语气小小惊到,想起来他那天在厕所干呕了半天的模样,禁不住脱口道:“你没事吧?”


说完这话他自己都有点愣,这好像还是自己第一次主动关心简珩。


刚才正说着话简珩感觉压了一会儿的胸闷和呕吐感再也压不住,扔开手机捂着嘴拼命咽了一会儿才缓过劲儿,硬撑起一点力气才捡起手机继续说。


沈陌忽然这么一句不止他自己有点想不到,简珩更是猛地愣了一下,反应了几秒才确定自己真的没听错,仍然没什么起伏地道:“哦,没事。”


“行吧,那我先挂了,你记得发给我。”
“好。”


简珩放下手机依旧有点愣愣的,脑子里反复回放着沈陌那句“你没事吧”,然后竟然感觉有一点温暖缓缓从心底流出,可感可知地渗入到身体每个地方。


被沈陌主动关心……原来是这么个感觉。

路的芒果2017-08-29 20:24: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