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晓孤蝉叹何歌(原创小说连载)

楼主:变岸原创 字数:57786字 评论数:28594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月晓孤蝉叹何歌,荷荫醉蛙梦吟儿。
备注:何歌、吟儿是人名,分别是女一号,女二号。

前 言
这仿佛是远离人世而在孤岛的一个村庄,可恰恰是中国大地上的一座城市。这个城市的上空是灰色的天,仿佛人心,凝固着,没有感觉。空气里弥漫着褐色的瘴气,涣散着人的思想,让人没有方向,整日个浑浑噩噩,浑浑浊浊。
故事发生在2001年。
三月四日 晴

在M街上新开了一家有圆美容美发店。何歌这天穿着黑色的皮衣,黑色的皮短裙,黑色的高跟长靴,紫棕色的翻翘发型。这天是她新店开业的日子。
记得刚租门市还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别人说的话:
“你租这店是做什么的啊。”
“美容美发。”
“做美容美发?”
于是就有人议论开来了。
“美容美发这地方偏了。”
“应该到闹市区,或者居民区。”
“这地方开过好几家,都走的了。”
“那也不一定,生意看你怎么做,她要是找几个小姐,给人敲背按摩,生意一定好。”
“哼,也不看地方,派出所就在她跟前,她敢!上次对面小曹开的那个店被抓到罚了一万多块。小曹现在不是搬走了吗?”
“小曹搬到K路上去了,不照样开?招了几个十八九岁的,生意好的不得了。”
“不要怕罚嘛,罚了就搬走再开,南面的花样浴室被抓到,罚了几千块,老板站那掏了。老板说只要不封店就行。”
“还是苦到啊。”
“罚得少,力度不够。”
“就罚几千块?派出所又没有人跟他们穿一条裤子。”
她化上棕红色的唇彩,扫上黄色的眼影,土色的眉毛。看着镜中的自己“我还没老,感谢老天厚待”她对自己有信心。
就是这种信心使她当初毫不犹豫的从工厂辞职下来。她辞职下来,在家里掀起轩然大波。这是个落后的城市,没有工作,生活就没着落。另外她对象还没找,谁会要一个没工作的。家里人愁得睡不着。接下来让家人无法忍受的是村子里的怪话。
对于家人的不理解和别人的怪话,她付之一笑。随后她到外地一个工具厂打工。半年后经人介绍学了这美容美发。此后她又跑了几个城市。她想趁年轻出去多见识一点,天大地大的,天地之间的清新,那是人们的青春。学习的时候,老师跟她说美容美发是能给人带来美的一件事情。
最近家里人要她回来,说村里有人说闲话了,坚持要她回来。她不想回来,她知道回来之后要面临着什么。她回来,随后就会走进婚姻,村里人是不会让她单身的,她就不能再想他,再等他了,她怎能怀着爱他之心去嫁人。她曾经梦到他让她嫁人。当时她痛苦的喊着:“太难,太难,你怎能叫我怀着爱你之心去嫁人!”太难,太难,这个喊声一直持续到现在。不想他,太难,可是嫁人了就不应该去想他,她知道。他在她心里是最美好存在,所以她不结婚。可是她还是回来了。父母之命难违。一方面她想离他近一些。她有许多年没见他了,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她家有门面房,她父母要她在家开。她一向喜欢独处,要她没有一点空间,任何事都在家人的眼皮子底下,她害怕。她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租了一个门面,今天开业。
她点燃了鞭炮,看着鞭炮在燃烧。青春花香幽,天地日月有。迎风小径杜康酒,人瘦错怪东水流。在鞭炮声中,她挺立着。
这时候的朋友陆续的来了,鞭炮不断的放着,花篮排成了2排。
“何歌,你还是那么漂亮。”
“还有人呢?”
“谁呀?”
“你的白马王子呀!在外面几年,别告诉我你是一个人回来的。”
“真遗憾,恰恰如此。”
“是这天下男人眼睛瞎,还是你的条件太高了。”
“这么大年纪了,不敢往白马王子上想了,不过来匹黑马我也乐意接受”
“紫娟,你老公眼没瞎,就是被你这母老虎管着,不敢朝何歌看。”
“你才是母老虎呢,我可是软妹子款的。”


正闹着,旁边停了一辆白色的宝马,从车上下来一个人。
谭振夜,身高1.80米,近似于运动员的体形,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国字脸,棱角分明。
“何歌,你今天开业,怎么不告诉我,要不是紫娟说,我还不知道呢。”
“我不是害怕你老板忙嘛,人来就行了,还带什么东西啊。”
“这个不花钱的,是我自己写的两幅字。”
“你写的啊,那可得看看。”
待打开来,这是一幅草书,上面写着:
一阵风,两阵风,只道是已忘记,未曾料风又吹起。
又打开一幅:
让自己走过山,让自己走过河,知道已经走远,命运又让我回到原地,心还在原地。
何歌愣住了,这么多的人,真不知道是收好还是不收好。
“喂,美女,你们可以入席了吗?”这时一个女服务员来问。
她在隔壁酒楼订了一桌酒席。


“来,大家随便坐。”何歌招呼着。
“这么长时间了,难得聚下子,这第一杯酒感谢各位百忙之中能来。”她举起酒杯。
“何歌,你这说的什么话啊,都多少年的交情。干了,干了。”
“这第二杯祝大家一切顺利”
“这第三杯,为2008年干杯。”
“阿姨,为你的美丽干杯。”被冷落的佳佳不甘寂寞的举起饮料。
“紫娟,你的女儿都那么大了,一转眼下子。”
“是啊,我们这帮子就剩你和老谭了,要快着点,我们等着喝喜酒呢。”紫娟说
“阿姨,不要让佳佳等的太久噢。”
“瞧这母女,一敲一搭的。”
“来来来,这杯就为你们俩脱单干杯。”
“胡玲,你最近在忙什么?”
“我现在在保险公司里头跑保险。”
“亚菲,你呢?”
“我在银行做出纳。”
“李雁在H市做摄影师。”
“萧含在H市酒吧做调酒师。”
“那么秀芳呢?”
霎时间大家沉默了。
“怎么啦!”
“秀芳死了。”
“听说是和男朋友吵架跑出来被车撞的。”
“秀芳死了?”何歌呆住了。那个永远笑着不知愁的女孩什么时候开始落泪了,那泪让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杯让我们敬秀芳吧。”何歌把酒倒在地上。“秀芳,但愿你在另一个世界还是笑着,不要再有泪。”


变岸原创2019-08-12 14:09:39 发布在 天涯杂谈
公 告
1.变岸原创、变岸语涯、变岸都是楼主的ID。小说内容我用ID变岸原创更新,同时我用ID变岸专门更新我自己写的原创诗词。ID变岸语涯专门用来做活动。
2.本楼是凡楼主埋的包都是100%包中的,大家放心挖。
3.本楼每天上午十点做古今爱情故事活动。
4.本楼设置了翻页奖。
后期若增加什么活动,会另行通知。望各位网友互相转达。
变岸原创2019-08-12 14:11:49 发布在 天涯杂谈
酒席散了,大家相续的走了。临走时紫娟对她说:“给他一个机会吧。”紫娟溜了一下谭振夜就走了。
“何歌,我也走了。”
“唉。”
“英雄多珍重。”
“这话味道不对啊,说什么珍重,走吧你。”她打哈哈。
“不一定,说不定哪天,我也象秀芳那样,这远门就远了。”
提起秀芳,她又伤心了。
“对不起,何歌,我不会说话,你别伤心,我只是开玩笑。”
“没事,我只是累了。”
“那我走了。”谭振夜转身上车。
她目送着他车开走。



天渐渐的黑下来。这天她干洗了两个头,做了一个护理,剪了两个头。
这时候有两个顾客进来。
“你们好,请进。”她迎接着。
“你们是要做护理还是剪发?”
“我修个面。”
“那好,你躺好。”她放下椅子,前去准备。
“你在这干嘛。”这时候有个女人走过来。
这个女人穿着雨靴,扎着围裙,拖着马尾,中间的宽度是两头的两倍,就这么大哧哧的吵嚷着走过来。
“修面的。”何歌礼貌的招呼。
“修面的?干脆到保健院割掉算了。”
何歌呆住了,愣住了,惊住了。
这样的女人哪里来的,这样的女人哪里找?她斜眼看着那女人,眼里难掩轻蔑。她继续修面。
“你走不走,还在这!”那女人霸气的走了。
“你在这刮,我走了。”
那个男人走了。她看到那个男人后面有一条尾巴,那是狗夹着的尾巴。


变岸原创2019-08-12 19:45:51 发布在 天涯杂谈
三月五日 风
她正在打扫卫生,走进几个人。
“这店是你开的?”
何歌一看几个人的制服,赶紧改口。“我是学徒的。”
“你们营业执照呢?”
“这店昨个刚开,还没来得及办。”
“咯,叫你们老板赶紧去办照。”一个女的放下一个通知单。
“在什么地方啊”
“K路68号”
“需要多少钱啊”
“三百二十。”
“她这店昨个才开,能不能缓缓?”
“不行。”那几个人漠然的走了。


何歌正在给人剪头发,走进几个人。
“你们这店里证呢?”
“什么证?”
“卫生许可证。”
“她这店才开,还没来得及办。”
“赶紧去办。”
“那需要多少钱?”
“总共一百九。”
那几人撂下一张通知单走了。


傍晚十分,她在给人修眉,又走进来一批人。
“交税了。”
“交什么税。”
“国税。”
“那需要多少。”
“一个季度八十。”
“老板不在,你们改天来好啊。”
“你告诉老板,我们明天来。”
“收税的?”隔壁酒店的老板鲁过来问。
“今天苦钱不多,要钱的不少。”
“就这死样,还有地税、治安费还没过来呢。不过其他的都可以拖,就这国税你是躲不掉的。他能派人到你这儿天天守着,你一天的营业额多少他都记着,教你没办法做生意。还有地税、工商税、治安费都有空档,还能还价。他要六十,你说四十能不能行呢,到最后四十也就行了。可国税不行,要多少就是多少。我们都交了。”


变岸原创2019-08-12 19:46:45 发布在 天涯杂谈
三月十四日 阴
何歌正要收摊之际,走进两个人,一个修面,一个坐在沙发上等。
“你认不认识我。”坐在沙发上的问。
“对不起,我想不起来了。”
“你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再仔细看看,我是你同学。”
她仔细打量着他,猛然间想起。“你是张桦!你变了,又高又胖,你不说真意识不到。”
“我就在你对面开一家餐馆。”
正说着,闯进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个不高,头发凌乱,目光凌乱,气息凌乱。
“张桦,求求你告诉我他在哪,我不去闹事,我只是想知道他在做什么。”
“对不起,嫂子,我不知道。”
“你是不告诉我,而不是不知道。”
“嫂子,我是真不知道。”
“那麻烦你告诉他,我带着孩子走了。”那女人哭着走了,泪滴在灰尘上,却阻止不了灰尘飞扬。
那女人的泪潮湿了她的心,她想起上次在她家打电话的女孩。
长长的头发,纤细的身形,静静的拨着电话,可惜那头不接。那女孩走出去站在夜里。过了一会儿,又回来打电话。那女孩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拨着电话,可另一头始终没接。那女孩走了,灯下她的背影好长好长。
那女孩的背影和这女人的背影在何歌心里交织着,冲击着她。为什么落泪的总是女人?她感到有块阴影侵入了她的心。女人为什么要让自己落泪,女人应该珍惜自己,应该善待自己!
她一边修面一边和张桦聊着“怎么回事?”
“她是叶成的老婆,杨有时会去泡澡堂,她哭哭啼啼。今个叶成在这吃过就走了,我也不知道去哪了。她跟我发火。”张桦抱怨着。
“原来是叶成的老婆。叶成现在干什么?”
“叶成开了一个酒厂。”
“代我向他问好,有空时候到我这边玩,”
她结束手中工作,坐下来和他们聊着,了解各个同学的近况。
变岸原创2019-08-13 09:38:17 发布在 天涯杂谈
三月十五日 雨
今天一直下雨,没有顾客上门。何歌放了一盘外国音乐,把自己蜷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她不喜欢抽烟,却喜欢看着烟缭绕。每当这个时候,她总会想起他,他对她就象这烟,就在她身边,却抓不住,只能看他缭缭绕绕。她知道不该想他,可每当点起烟,她的思念就会泛滥。在这样的雨天,她让自己想他。

她和他相识是在她十八岁的时候,那天她和几个同学去迪厅蹦迪。
她们总共五个人,一致穿着青黄色的牛仔短裤,白色的T恤,在激烈的音乐中疯狂的扭动着。她黑色的长发象缎子一样在空中甩动。
“哎呦。”这时候有人撞了她一下,何歌刚要发火,转眼看到一双阳光般的眼睛,好温暖的眼睛。
郭非穿着白T恤,牛仔裤,皮肤洁白,穿着清爽,阳光帅气的一个青年。
这时候脚传来了疼痛,看来是崴了,她皱着眉。
“对不起,对不起,你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就是脚崴了。”
“我看看。”
你看管用吗?何歌疑惑着。
“你不给我看怎么知道我不管?”郭非读出她的想法。
她同学扶她到桌边。
他脱掉她的鞋,帮她按摩起来,他又按又揉,随后扭转着脚脖子猛地一推,轻轻的抖动着她的脚。
“有没有好一点。”他放下她的脚。
“怎么越按越疼啊?”她瞪大着眼睛,皱着眉,苦着脸,成心刁难。“是不是伤到骨头了,我岂不成了残废。”她煞有其事的哭着脸。
他慌张了,拿起她的脚检查着。没有啊。抬头看见她转动的眼睛,这个鬼丫头!
“你再给按一下吧,或许会好一点。”
他继续给她按摩,这其中加入了轻捏和敲打。
真舒服!她斜着眼。
“脚是好多了,不过鞋脏了。”她转着眼珠逗他。
他笑了。他的笑容好温暖,象湖泊,她感觉到她掉进湖泊里了。
他掏出手绢给她擦鞋。
“不,不要,我是逗你的。”
他拿开她的手,继续擦着,完了之后还帮她穿上。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喂,哪位?”
“什么事?我马上就到。”
“对不起,我有急事,先走了。”
他就这样走了,何歌失落。
“我可不会游泳。”
“你说什么?”她同学问。
“没什么,你们去玩吧。”
变岸原创2019-08-13 09:38:55 发布在 天涯杂谈

月晓孤蝉叹何歌抢红包
变岸原创2019-08-13 10:42:39 发布在 天涯杂谈

在S医院门诊处。郭非下楼与何歌再次相遇。
“咦,怎么是你”
“你好,又见面了,你怎么在这儿的。”
“我有一个朋友肚子疼得厉害,我带她来看一下。”
“我帮她检查一下。”
他带小青去检查。
“她得的是急性阑尾炎,你去办手续,我来安排。”
何歌连忙是挂号、缴费,再赶往手术室。
“怎么还没开始。”
“外科医生还没到。”
“郭医生,外科的王医生、张主任都正在手术,李主任今天休息。”一个护士赶来说。
“那给我准备。”
小青突然爬了起来,跑了出来。
“你怎么跑出来了。”
“我不要紧的。”小青摇着头,“我可以坚持,我等等。”
“为什么?”
小青看他一眼,靠近她耳边说。“他行不行?”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有这么一个帅哥给你做手术,你应该感到幸福了。”
“我可不想死,我是那么年轻漂亮。”
“进去吧!”她让护士扶她进去。
两个小时过去了。
“怎么这么长时间。”她焦急的看着表。“开阑尾炎不要那么长时间啊。”她感觉到事态严重。“他行不行。”她急出一身汗。
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
“小青你感觉怎么样。”何歌迎上去,却意外的发现小青脸上的红云。“小青,你这阑尾炎得的真是好。”
“你怎么幸灾乐祸啊,我疼都疼死了,你都不关心,还是不是朋友。”
“是吗?我看你挺幸福的,脸都红了,含羞带怯的。”
“懒得理你。”
护士把小青推走。
“谢谢您,让您幸苦了。”何歌转身对他说。
“谢我,我怎么看不到你的诚心。”
“那怎样才算有诚心。”
“主治医生都是有红包的,那红包就免了,可饭你不能不请吧。”
何歌笑了。“郭医生,请问你今晚有空吗?我是否有幸能够请你吃饭。”
“当然。”
他们两对望着。
变岸原创2019-08-13 15:41:44 发布在 天涯杂谈
白色的月光,七彩灯闪耀,在明月湾练歌房里,他们要了一间小厅。
“你喝什么?”她问。
“你喝酒吗?”
“红酒可以。”
“那就来一瓶红酒。”郭非对服务员说。
“来,这一杯我代小青谢谢你”
“来,喝。”
两个人一下子冷场了。
“为什么不说话,跟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夸夸其谈的,跟我在一起就不说话,我这么不受欢迎。”郭非没话找话说。
“不,不是的,我就是嘴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平时自己不是这么嘴笨的,为什么现在什么都不会说,他会不会讨厌我,她为自己着急。
“上次匆匆一别,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何歌,你呢。”
“郭非。”
“你是外科的?”
“我是骨科的。”
“那下午你还帮小青做手术。”
“还不是看在你的份上,当时她痛得象小黄瓜似的,否则我才不会那么辛苦自己。上了手术台脱个衣服,那叫困难,耽误了半天,要不然早出来了。”
何歌笑了。“谢谢了,谢谢了。您真是太有爱心了”
“真得要为我这份爱心干杯,现在象我这么有爱心的不多了。”
“来,为你这只稀有动物干杯。”
“哇塞,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她登时为他的苦瓜脸逗笑了。
他怔住了。
“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你笑起来很好看。”
她红着脸低下了头。
“这么年轻就当主治医生,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T市军医大学。你呢?是否还在上学。”
“我在M校。你喜欢做医生?”
“是啊,可以培养爱心。”郭非想起了父亲,他父亲已经不在了。“我爸从小就教育我人应该去爱人,这世上最需要爱的就是病人和穷者。”
“来,让我们为这份爱干杯,”
“为这世上能够有爱干杯。”
酒杯碰在一起,碰在一起的又何只是酒杯。
“你唱歌吗?”
“好啊。”
他开始放音乐。
“《Never Gone give you up》,我们一起唱。”他递给她一个话筒。
他们一直唱到很晚,结账的时候,两个人都抢着付钱。
“我请客,怎能让你付钱。”
“付钱是男人的事。”
争执了半天,还是他付了。
变岸原创2019-08-13 15:42:00 发布在 天涯杂谈

铁血丹心抢红包
变岸原创2019-08-13 16:46:24 发布在 天涯杂谈

刘德华的歌抢红包
变岸原创2019-08-13 16:52:13 发布在 天涯杂谈

提倡打出最流行的几句歌词就行了抢红包
变岸原创2019-08-13 17:06:22 发布在 天涯杂谈

提倡打出最流行的几句歌词就行了
变岸原创2019-08-13 17:06:51 发布在 天涯杂谈

感谢木木分享抢红包
变岸原创2019-08-13 17:09:07 发布在 天涯杂谈

感谢各位网友参与抢红包
变岸原创2019-08-13 17:16:22 发布在 天涯杂谈

大家玩的都很嗨抢红包
变岸原创2019-08-13 17:20:03 发布在 天涯杂谈

领个红包吃饭抢红包
变岸原创2019-08-13 17:23:08 发布在 天涯杂谈

晚风吹来,送来一阵凉爽。
《爱》
秋风吹落叶沙沙沙沙,
迎霜盛开的菊花。
一次偶然的相遇,
就有小树苗在心中插,
转眼就长大。
不敢跟人提起他,
害怕喊话没应答。
突然你说要给我一个家,
这世上再也没有天涯。
冬天那个冷把颜色杀,
静静吐蕊的梅花,
是对泥土的长期的爱说出的话。
难道身在泥土就不爱了吗?
我日天日夜的给你弹着琵琶。
难道一时穷就不爱了吗?
在山脚往山顶爬。
红砖碧瓦,
困难时候拉一把。
你看杨柳抽芽,
慢慢的开了桃花。
哦哦哦哦-----
慢慢的开了桃花。

“你刚才唱的是什么歌,那么好听。”
“这是我朋友写的一首歌,叫《爱》。”
“她真是能干,能自己写曲做谱,她是干什么的?”
“这是她的特长,她在夜总会唱歌。”
“她一定很漂亮。”
“是啊。”他眼中刹时涌出千般柔情。
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一个生长在泥土里还让自己爱的女孩,会是什么样的女孩?一个不管如何穷困依然会去爱的女孩,会是什么样的女孩?一个在别人困难时候能够拉一把的女孩,会是什么样的女孩?这些想法冲击着她。
“在想什么?”
“我在想她是什么样子的。”
“她呀,和你一样古灵精怪。”他声音中有着宠溺。“她去看她妈妈了,过几天等她回来我介绍你们认识。”
“她和父母一起住吗?”
“她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他突然之间沉默了。
“在想她?”
“是啊!”
“那也用不着在马路上想吧!你想在马路上想她,我也不想在马路上过夜啊!”
郭林脸红了。
“没见过一个大男人家还脸红的,真想在马路上过夜啊?”何歌领先走了。
变岸原创2019-08-13 19:38:41 发布在 天涯杂谈
回到病房,已经一点多了。
“哇!何歌你去哪里了,我可是病人,你居然把我一个人丢在病房里。说!去哪了?是不是和你那位帅哥在一起,哼,你重色轻友。”
“什么重色轻友,我是为你去花钱的!别的病人都要给红包的,你红包不给,总不能连饭都不请吧。”
“又不是你掏钱。”
“怎的不是我掏钱,这是发票,一百多呢,你给报了。”
“真的吗?”
何歌赶紧回避小青探究的眼光。
“和你这么一位美女在一起,居然要你掏钱,他也怪小气的。”
“信不信由你,天不早了,我要睡了。她赶紧跳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晨八点,何歌刚梳洗完毕,郭非走进来。
“婷婷,妈妈呢?”
“妈妈去买早点了。”
何歌这才注意到临床住着一个小姑娘。
“婷婷,今天还疼不疼?”
“不疼了,谢谢叔叔。”
“来,让叔叔检查一下。”
这个小女孩右腿用夹板绑着,他熟练的拆开夹板检查着。“恢复的不错,再过几天就能拆夹板了。”他给小女孩换上纱布又重新绑上夹板。
“叔叔,我要上厕所。”
“来,叔叔抱你去。”郭非笑着抱起小女孩。
“需要我帮忙吗?”
“好啊。!”
“何歌,你可是我的看护,什么时候变成医院的劳工了?”小青在床上疑问。
“还是我来吧!”郭林抱着小女孩走了。”
何歌转身就走。
“你去哪?”
“去买早点。”
“去买早点还是去厕所?”、
“小青!”
“我听得到,用的着那么大声音吗?是我破坏你的好事?还是我拆穿你的心事?恼羞成怒了。”
小青,如果今天你不是病人,我真想插死你。何歌恨恨的想。
“怎么了,你的脸色不对。”郭林已经抱着小女孩回来。
“没什么。”
“没什么?我看你是想掐死我。”小青又补刀。
“你昨天刚动的手术,怎么还那么精力充沛。”她奇怪道。
“你当然希望我病怏怏的了,这样就没人碍你的事了。”
“大小姐,换药了。”郭林从护士手里接过药盘,给小青换药。
“轻点!用得着那么大的力吗?你该不会是想报复我吧。”
“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让我想报复你。”他笑着问,手上还是加了一点力。
“我们初次见面,不应该有误会。”
“那就是啦。”
何歌取钱去买早点,
“何歌,你去哪?”
“我去买早点。”
“等等。”郭林叫住她。“她不能总躺在床上,尽量多走动走动,还有不能吃辣的,腥的,要尽量少吃少喝。”他促狭的对她说,何歌会意。他转身走了。
“我怎么感觉有事要发生,我怎么感觉不对头,我似乎有难,阴谋,一定有阴谋,我有大难临头的感觉。”
你感觉真是灵敏,小青,今天我要不整治整治你,我要不替天行道,我就不是何歌。她快乐的心想。
变岸原创2019-08-13 19:39:04 发布在 天涯杂谈

迟到的没有抢红包
变岸原创2019-08-13 19:54:47 发布在 天涯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