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无名(半纯生,虐生,自行避雷)

楼主:深溪朱沏 字数:7126字 评论数:20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原创】无名(半纯生,虐生,自行避雷)


深溪朱沏2018-08-03 13:51:00 发布在 十世
天色尚未大亮,村中鸡鸣声便此起彼伏。饶是腹中双生子临近足月,肚子更是大的吓人,男子也不得不疲倦睁眼,拖着发沉的身子缓缓起身,家中清贫并没有闲钱买什么孕中的新衣,还是邻居怀孕时的衣服赠给他。可纵然是衣服宽大,在孕夫上也显得紧绷,尤其是腹部,撑着衣料高高耸起,故而将肚子塞入衣袍便废了一番力气,喘息片刻便一手扶床一手托肚挪移下地。

昨日夫君换下的衣服尚未清洗。

虽说平日也是这般劳作,可今日腹中的孩子格外不知体贴,路上随着男子抱着木盆的走姿在父亲的肚中一路拳打脚踢,晨起还有几分寒意,男子手指早就是冰凉,为了安抚肚中的孩子,男子不得不腾出一只手缓缓揉压被紧绷的布料掩盖的肚子,男子温柔垂眸,声音也带着孕中特有的柔和:“宝宝乖…爹亲去给爹爹洗衣服 ,不要再乱动了…”

好容易肚子消停一些,男子就开始小心翼翼往溪水畔走起,溪边全是被水冲的圆滑的鹅卵石,纵然平时不怕,可是如今可是还揣了两个小家伙,男子抱着笨重的木盆往里走,腹部莫名觉得紧绷,男子皱皱眉头,以为是衣服的缘故没有太在意,等到了弯腰可以触及水的地方,衣摆已经被水打湿,男子扶着腰小心而缓慢的下蹲将木盆放下,自己挽起衣袖低头看看遮挡住下身的肚子,对着孩子又是一笑,扶着腰轻轻揉弄几下有些发硬的肚子,视线寻到溪边一块大石头,男子便托着腹底小心坐下,拉过木盆取出衣物,得将其浸泡在水中,若是平常,肚子柔软孩子也很听话,即使有些勉强也可以将衣物放入水中。可是今日,肚子却隐隐发硬,孩子也闹腾个不停,不大明显的一阵一阵的发疼。男子咬咬牙勉力压着肚子弯下腰,孩子不满被虐待似的狠狠踢了几下,男子疼的指尖颤抖着将衣物浸泡水中,一手抚摸肚子安抚孩子,一手支持着前倾的身子不至于摔倒。

等到孩子安静下来,男子便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清洗衣物,好在衣服只有两三件,终于清洗完毕,男子略松一口气,将衣物拧干重新放回盆中,缓缓扶着膝盖直起腰身,肚子瞬间脱离压破懵的一坠,牵动酸痛的腰身往前倾斜,脚下一滑险些跌入水中。男子脸色瞬间惨白,双手紧紧护住肚子身不由己的滑去,却被一只稳而有力的手扶住,男子心有余悸捂着肚子喘息,抬起头像来人道谢。

“别客气,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不过你月份这么大,你丈夫还放心你出来洗衣服?”来人笑了笑,手轻轻摁上近在咫尺的高耸肚皮,触及到绷的硬邦邦的肚子微微一顿,好心提醒:“你今日快回去吧,别做什么事了。”来人好心,男子微微一笑答应下来,却是扶腰艰难蹲身抱起木盆,道谢过后托着酸痛的腰身往回走。

深溪朱沏2018-08-03 13:51:00 发布在 十世
路至半途,之前的隐隐作痛有些频繁而强烈,溪边洗衣已将大部分体力耗尽,双手要抱着木盆,盆边缘便硌自肚子,蓦然的头疼让男子膝盖一软,幸运的是扶着树未曾跌倒,只得憋着一口气往回走,想着自己月份大了累不得,回去要坐下好好歇歇,应该就没事了。

等男子抱着木盆慢慢走到门口,恰看到丈夫已经起身站在院中,腹中的疼痛一滞,提起笑意:“夫君……”院落中的人便转过头,仅是淡淡的一瞥,留下一句话便转身进了房门:“晾好衣服后去做饭。”
男子的笑意瞬间僵在脸上又缓缓散去,习以为常的答应。或许是不满爹亲受了委屈,肚子里的孩子也在踢打着爹亲的肚子,男子慌忙将木盆放在石碾上,轻轻安抚肚中的孩子,自己也因为疼痛起了一身虚汗,肚子明显有些下垂,略做歇息便听到丈夫的催促声,男子不得不托着疲累的身子将衣服取出,晾衣的竿子要比男子高出一些,根本不是抬手能挂上去的,可院中纵使有可供踮脚 东西,男子的身体也是不允许他弯腰搬来的,所以男子只好一手托着累赘的肚子踮脚,以对孕夫来讲有些危险的姿势将衣服晾好。

深溪朱沏2018-08-03 14:01:00 发布在 十世
晚上回来继续更。

深溪朱沏2018-08-03 14:07:00 发布在 十世
紧紧蹲起几下便被折磨的浑身酸疼绵软,胎动越来越频繁,看来孩子真的是想出来了,男子面色略有些发白,抱着肚子不敢用力,双腿微屈以减缓肚子对腰部的牵扯,扶腰缓缓走进厨房。不多时端着做好的饭菜走出,双手微微颤抖尽力端稳托盘,走到房中夫君面前,双腿前屈半蹲下身子,硕大的腹部向前牵扯,男子额头冒出冷汗,竭尽全力稳住重心,双手举着托盘举过头顶,动作幅度再度拉扯不安稳的肚子,在嗓中嚼碎的呻吟夹杂喘息,一分一秒都过的尤为艰难——可座上的夫君迟迟不肯接下饭菜

深溪朱沏2018-08-04 01:02:00 发布在 十世
半响才觉得手中一松,男子已经熬过一番腹中的搅动,此时身子已然僵硬,瘦弱双腿脱力颤抖,高耸的肚子更是伴随着胎动活动的越发明显,座上的夫君淡漠的一句:“去歇吧,你也累了。”听在男子耳中宛如天籁。拖着作痛的肚子劳作,好容易得人开口可以歇息,而房中能稍作休息的只有一个低的不能再低的凳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丈夫故意为之,但腹中一轮又一轮的痛楚好似车辙碾压般,腹部紧绷而滚烫,男子隐忍的低声轻喘,一手托着肚子底部,艰难弯腰坐到离地五六厘米的凳上,瘦削的腰身支撑着硕大的腹部,肚子底部微微下坠晃荡在双腿中间,为避免被夹住委屈孩子,男子不得不尽量张开双腿,肚子便卡在凳子边沿,逼男子得一声呻吟,狭小的空间压破肚子挤在胸口与大腿之间。本就是临近生产,又是一日劳累,腰间酸痛的仿佛断裂,房中夫君好似睡熟,不敢叫出声打扰 ,轻轻抽吸几声便也止住。一手扶腰略微后仰试图缓解

深溪朱沏2018-08-04 01:06:00 发布在 十世
一手抚在硬成石头一般孕肚上亲亲揉压,算算时辰,阵痛一直从黎明到午时,傻子也知道孩子快出来了,男子孕育本就比女子艰难,何况他自怀孕起便未曾好好休养过,好歹身体底子好保住了孩子,可现在身子也瘦弱不堪,难说能顺利产下腹中足月的双子。男子眉头紧缩,将身子尽量放在凳上得以回复些许体力,好有力气将孩子平安产出。直到胃部一阵抽搐的疼,才想起今日一直未曾进食,虽说自己经常饥一顿饱一顿,可孩子不能饿着,思及孩子,男子便撑着身子试探站起去寻点残羹剩饭裹腹,不想下身猛的一疼,男子闷哼一声便跌落回去,竟一时难以起身。却听到夫君唤他端来茶水,他提气轻应一声,背部紧贴着墙壁扶腰缓缓撑起身子,巨大的孕肚下坠的更加明显,若男子不得已,只好双手捧着肚子,好在此时阵痛暂时停止,便由男子一步三喘挪去倒茶,双手捧着茶托无法捧着孕肚,肚子便重重垂落在腿间,肉眼可见的晃动,伴随着步子一下又一下撞击着腿部,孩子越发闹腾不休,脚下一软险些跪倒在地上,座上那人似是怕茶水洒落在身上,才勉强伸手扶住男子,确保茶水不会掉落便即可松手,男子已然被痛楚折磨的无心顾及,任冷汗打湿了鬓角,双手捧着茶盏递到自己夫君面前:“呃…夫,夫君请…用茶。”

深溪朱沏2018-08-04 01:39:00 发布在 十世
那人淡淡打量一眼男子颤抖的肚子,伸手抚摸上去用力摁压几下,疼的男子呻吟一声又怕他责怪生生憋回去,踉跄一下抱着肚子张嘴低声喘息。
“去角落生产,别弄脏我的被褥。”
……冷漠的言语已经习惯,仿佛自己还没有一盏茶重要,若不是腹中的孩子是他的亲骨肉,恐怕自己疼死他也不会让自己歇息片刻吧?男子苦笑一声,手中的茶盏还没有被取走,孩子在肚子里却晃晃悠悠扭着身子想出来,下身湿润渐生,一股膻气蔓延出来,肚子猛地下坠撞击到男子脆弱的盆骨上。“唔呃…”男子不可避免摔碎的茶盏俯身抱住疼痛的肚子,知晓是羊水破开,孩子怕是已经入盆,腰部牵扯的男子根本直起身子,更何况孩子在骨盆中夹在双腿之间,男子升起些许希翼去看自己的夫君,却看到夫君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根本没有扶一把的打算。男子痛苦闭上眼睛,双腿向外撇开,保持着怪异的姿势蹒跚一步一步向角落移去,每一步都夹杂着大量的喘息,羊水淅淅沥沥透过亵裤顺着腿侧在地上留下蜿蜒痕迹。男子靠着角落的墙壁站立,面容苍白痛苦的捂住肚子,将重力靠在墙壁上,伸手去解开下身的衣物好将心急的孩子娩出,羊水积在地上越来越滑,竟然身子不稳径直带着挤压成鸭梨状的肚子滑倒,重重跌在地上。“呃啊…”
男子的腰身恰好抵在坚硬的凳子边缘,牵扯硕大腹部剧烈晃动,紧接着便是一阵剧烈的痛楚,仿佛五脏六腑挤压般说不清是哪疼的更狠,大口的喘息,亵裤已经脱落,方才一摔让胎儿再次下坠,一整天的奔波早就让男子的盆骨开的足够通过孩子,男子一手托着腰身用力香上挺起身子,侧着身子让另一只手更容易探到下身,冰凉的手指触及到胎儿的毛发心中一松,好歹胎位是正的……。

深溪朱沏2018-08-04 02:05:00 发布在 十世
今晚更到这里……到底让不让孩子生下来呢

深溪朱沏2018-08-04 02:19:00 发布在 十世
被吞了


深溪朱沏2018-08-04 02:20:00 发布在 十世
肚子里的孩子挣扎着想出来,在腹中拳打脚踢的向穴口扑腾,男子疼的呻吟不止,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皮肤上,肚子再次偏移,男子屈起臂肘艰难撑起上身,咬牙猛地一挺腰腹,伴随的一声痛呼,孩子的脑袋终于探出头悬空挂着,男子疼的泪水满面,朦胧睁眼去寻自己的夫君,满是哀求之色:“哈…夫君…接…接着我们的孩子…求…求你…。”
那夫君瞧着男子拼了命也要产下自己的孩子,心中也是渐渐被软化,闻言便伸手捧着孩子的头将其缓缓拉出,处理好这个孩子暂时放在一旁,回头去看肚中还有一个孩子的男子。

深溪朱沏2018-08-04 23:47:00 发布在 十世
男子见孩子夫君抱出来,身子顿时一松,可腹中还有一个足月的胎儿,先前趁第一个孩子娩出, 便迫不及待的下移,此时男子的腰间已然酸痛难耐,根本无力阻止腰腹牵动孩子下坠,只能勉强躺着急促喘息:“呼…呃啊…”男子本以为自己会摔下地面,勉强抬起无力的双臂想护住孩子,不想一双温热的大手护住男子的腰间,轻而易举将男子和肚中足月的孩子抱起来放在床上,男子不可置信的看着俯身放下自己的人,张了张嘴无力开口,嗓子也沙哑的不成声。

深溪朱沏2018-08-05 00:07:00 发布在 十世


深溪朱沏2018-08-05 00:08:00 发布在 十世
这一段终于完结了……虽然有种虎头蛇尾的感觉…楼楼的文笔不太好_(:з」∠)_
还没有想好下一段开什么样的,欢迎提梗,孕中的小片段也是可以的,前提是合理一点不太能接受人兽或者三胎以上

深溪朱沏2018-08-05 00:13:00 发布在 十世
【第二篇】(想试着写写几个月的孕期,可能略长,但是巨甜!!!)


飞机轰鸣着降落,顾文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 ,从上一次接任务到完成回来前后也有三四个月,且他的工作是保密的,只能出发前也只告诉自家的小孕夫要出差,白瓷十八岁,刚成年就红着耳朵根儿跟了顾文,少年骨骼清瘦,拖了衣服连脊背上漂亮的蝴蝶骨都看得清楚,个子才到顾文下巴,软乎乎的头发蹭着顾文,总是能让自己把持不住。顾文对这个小家伙也是喜欢的不行,除了出任务就跟白瓷在一起,分别三四个月,家里的小家伙肯定又红着眼圈掰着手指眼巴巴的盼他回来。顾文想到这,拦了一辆车催促着司机往家的方向开。

回到家也就是午饭的点了,顾文盘算着正好一回家就能尝到小家伙的饭菜,掏出钥匙悄悄进门想给白瓷一个惊喜。小家伙果然在厨房里忙碌,看背影似乎是极累的样子,单薄的身子忙忙碌碌还不时伸手揉揉腰。顾文瞬间便有些心疼,还来不及出声,就看到自己的小家伙扶着料理台俯身干呕,根据背影的动作推断应该是捂着嘴面对那个位置的垃圾桶,这反应就是明明白白告诉顾文他要当爹了啊。

惊喜没来得及给,顾文就被白瓷吓了一跳。

深溪朱沏2018-08-05 01:48:00 发布在 十世
最近集训超累,作息时间不定,更新可能慢一点。抱歉啦

深溪朱沏2018-08-06 13:22:00 发布在 十世
开更预警。明天放假就更


深溪朱沏2018-08-10 02:03:00 发布在 十世
迟了一天,楼楼忏悔……

深溪朱沏2018-08-12 00:51:00 发布在 十世
顾文也是知道现在的白瓷经不住吓,所以小心翼翼从后面环住小家伙的腰,白瓷身体一僵还是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惊喜的就要往顾文怀里钻。好歹是军队出来的,顾文轻轻一提便把比他第一头的小白瓷抱起来坐肩膀上,还有闲功夫去把饭菜一只手端到餐桌上。搂着白瓷的腰轻轻放到椅子上,十分虔诚的俯身亲吻白瓷额头:“辛苦了,小家伙”

深溪朱沏2018-08-12 00:51:00 发布在 十世
对于突然回来的人,白瓷自然十分惊喜,相对来说还是少年的人初次有孕,还是有些惧怕的,顾文能回来陪着他当然最好。于是他拉着顾文的手放在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顾文感受着温软的肚子,那里有他们的结晶,不自觉微笑着把脸红的白瓷抱入怀中。

五个月的白瓷孕吐仍然没有停止,甚至越来越严重,本就清瘦的人更是瘦了一大圈儿,抱着都会觉得骨头硌人,于是顾文索性每天抱着怀孕的小家伙睡觉。白天的时候,天气很温暖,顾文就会牵着自家的小孕夫,慢慢的去公园散心,会在白瓷走累腰酸背痛的时候亲吻他的额头,然后抱起他的宝贝和小宝贝,会在白瓷难以入眠又静脉曲张的时候一遍又一遍用温热的大手按摩。

深溪朱沏2018-08-12 00:52: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