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山南海北(叔侄)

楼主:123爱庚 字数:16343字 评论数:10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不知何时起,我心里装上了一个人,怎么也抹不去。
暗的地方待多了,就喜欢亮的。
总是只能吃甜的,就老惦记着咸的。——大风刮过


攻受是名义上的叔侄,本文叔受,轻松不虐。
PS:发帖不易,多多支持。



123爱庚2019-08-25 14:35:00 发布在 十世
『山南海北』(一)


当在键盘上敲完最后一行字,顾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抽空看了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三点二十七,都这么晚了…那人怎么还没回来?



一想到那位祖宗指不定又上哪儿风流去了,顾南脑中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就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电脑上微弱的光盯久了看得人眼睛酸痛,顾南抬手覆上双眼,又几不可闻地叹了声气。


楼下客厅似乎传来不轻不重的响声。


顾南动作一滞,细听着客厅里的动静,想来应该是等的人回来了。顾南也不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要等他,白天在公司因为一份提案和他闹得不欢而散,顾南是个执着的人,自己认定或是坚持的事就很难动摇,更何况,在他看来,那人和自己唱反调完全出于任性,所以并没有打算做出任何让步。


可偏偏,总有莫名其妙的懊恼跑出来扰乱思绪,否则一纸合同也不至于拟了四五个小时还没个大纲。

好像只有听到这细微的动静,那颗悬着的心才能尘埃落定。


走廊外壁暖黄色的灯光倾泻下来,顾南刚走出书房就听到一阵不太和谐的声音——玻璃杯清脆落地,接下来就是锅碗瓢盆咣当乱响,跟大珠小珠落玉盘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顾南不由得加快脚步,这动静怎么跟进了贼似的!


“汪汪汪!”家里的拉布拉多也跟着凑热闹。


厨房里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一把揽过狗脖子,就地蹲下,手下用力没轻没重的,惹得拉布拉多哼叫了一声。大概是认清对方模样,发现是自家主人后,拉布拉多安静了下来,一个劲儿地晃着它灵活的尾巴。


“嘘——”


‘厨房杀手’冲着狗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布拉多热情地伸着舌头,目光真挚地看着自家主人。


“顾大壮你小点声,别把小叔喊下来,不然咱俩都得完蛋!”顾朔搂着狗脖子,顺了顺‘顾大壮’一身柔顺的狗毛。


‘顾大壮’十分配合地叫了两声,示意主人自己听明白了,哪想下一秒被‘厨房杀手’捂住了狗嘴,只能蔫蔫地哼唧几声。

那双手的主人似乎是满意了,笑着打了个酒嗝,开始对狗谈话:“大壮你坐下,咱俩好好聊聊人生,谈谈理想——你觉得安氏集团股票应该买进吗?”


‘顾大壮’只听懂了第一句话,安安稳稳坐下后,陪着某醉鬼天方夜谭。


顾南站在楼梯口默不作声地观望了事情的全过程,最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挥挥手:“Nike过来,留他一人畅所欲言。”


听到另一位主人的呼唤,本名叫Nike的‘顾大壮’见机抽身跑了过去。Nike一跑开,顾朔就没了支撑点,毫不意外地倒在地上,嘴里还嘟囔着:“大壮你这样就不厚道了...…”

123爱庚2019-08-25 14:38:00 发布在 十世
顾南走过去将人扶起来,那人身上的酒味浓得让人不容忽视,“喝酒了?”


顾朔摇摇晃晃地抬起头,看了对方一眼,蓦地笑出声,重重地点了下头,嗯了一声。


对于顾朔此番颇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态度精神,顾南忍不住微微勾起嘴角,这和上午跟自己较劲的那个人不太一样。


“小叔…...”顾朔沉闷道,客厅里的灯没有打开,仅靠着走廊透过来的光束,他借着暖黄微弱的灯光看向顾南,视线似有似无地投射在那人身上,他张了张嘴:“我是不是特让你失望?”


顾南看着眼前喝得醉醺醺的人,连站都站不稳,却能问出让人心头一酸的话。


“没有。”顾南答道。


冷不丁地被推开,顾南不明所以地看向对面的人。顾朔退了两步,后背靠在冷冰冰的墙面上,他突然弯下腰,双手不甚温柔地抹了把脸,安静下来的空间里能听到他沉重压抑的喘息声。


“你骗我。”他的声音低沉又沙哑,浸着酒气,湿润地蹦入顾南的耳中。


对于失望与否的这个问题,顾南的回答从一而终。眼前的这个青年,不,该说他是个知情知趣的男人了,顾朔从小没了父亲,而他便自觉承担起父爱这座大山,他很怕成为顾朔成长历程里的缺陷,不过意料之外,顾朔除了在既定路线上越走越远外,还会让他有额外的见识,他没让他失望,从未。


“我没骗你。”即使对方可能在半醉半醒间,甚至醒来都不一定记得今晚这茬,顾南也依然真心实意地说出这句话。


“你撒谎,你就是骗我了!”压抑的情绪终于在酒精的刺激下宣泄出来,顾朔那双清明的眼睛,仿佛此刻清醒得不能再清醒,可言语中又执拗得像个孩子,顾南一时搞不清楚,这人又是哪根筋搭错了。


顾南耐着性子问道:“好,那你说说,我骗你什么了?”


暖黄的灯光将顾南笼罩住,没了白日里的不苟言笑,破天荒地柔和了许多。顾朔在昏暗中轻轻一抬眼,那红了的眼眶让顾南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他,坚韧又固执。


“你说你对我没感情!和我之间有的只是牵绊!是因为我父亲吧?...因为他,你才留在我身边的,对不对?”


“小朔,我们明明上次说好了的,不再…...”


“我做不到!”顾朔出声打断了他,他清楚知道顾南要说什么,是啊,明明说好了的,他喜欢自己小叔的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也别再去纠结他对自己的感情,可说的容易,当一个人可以轻易左右自己的喜怒哀乐时,那种不受自我掌控的滋味,太难受了。


“你能说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么?”顾朔向前走了一步,向顾南靠近了一步,又倏地话锋一转:“我真的是喝醉了,你可是顾南啊,就算你跟我说了,我一个字也不会信!...顾南,我不是你投资的对象,我不需要你笑脸相迎,我就要你一颗真心,有那么难吗?”


顾南的眉头越听皱得越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现在是干什么?借着酒疯耍流氓么?”


顾朔偏过头,惫懒的笑容挂上嘴角,不着调地轻哼了一声:“是啊,有什么话床上说,只有身体最诚实.…..”

123爱庚2019-08-25 14:41:00 发布在 十世


123爱庚2019-08-25 16:23:00 发布在 十世


123爱庚2019-08-25 16:24:00 发布在 十世
没人看吗?

123爱庚2019-08-25 16:25:00 发布在 十世
东日初升,晨光熹微。


室内一片狼藉,目光所及无一不在展示着昨晚的激烈与缠绵。顾朔比平时醒的早些,刚起来的时候头疼欲裂,瞬间勾起一阵无名火。他抬手按了按太阳穴,瞥了眼还在身旁昏睡的顾南,一时无所适从。


顾朔轻手轻脚地下床,摸出烟盒,正准备来根烟清醒清醒,结果刚把烟叼在嘴里时,忽然想起来那人并不喜欢自己抽烟,遂又将烟丢了回去。


顾朔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公司,其实他是想等顾南醒了再见机行事的,但终究想来想去不知该如何开始今天一天的话头——的确,自己做的根本不是人事!


要说起来,顾朔还是在报告会议上见到了顾南,那是经过昨晚的事之后,看到他的第一眼。那人依旧是一丝不苟的模样,只是面容有些憔悴,嘴唇也是苍白得毫无血色。


顾朔抿了抿干涩的唇,坐立不安地翘起腿来,顾南的位置在他对面,当他慢慢走近时,顾朔低下头煞有介事地咳了一声。顾朔冲着身旁的小张招了招手,顾南循声望去顺便扫了顾朔一眼,继而又淡漠地低头看文件。


小张走到顾朔面前弯下腰,就见他连连点头后,便匆匆走出会议室。不过十分钟,小张端来杯热牛奶走向顾南,顾南侧过头冲小张笑了笑,道了谢,光荣完成任务的小张即刻给了顾朔一个手势,然后离开会议室。


感受到一旁的动静,顾南又抬起头瞥了对面那人一眼,而那位‘做好事不留名’的‘海螺姑娘’迅速将目光转向一边,佯装极其认真的样子听着会议室前汇报人员的讲话,还时不时地点头给予肯定。


顾南几不可闻地轻嗤了一声,放在桌上的热牛奶热气袅袅,阳光透过会议室的百叶窗缝隙,恰好打在他的侧脸上,暖暖的光衬得他的眉眼愈发温和。


顾朔身体微侧,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稍稍有些慵懒地坐着,目光却禁不住往对面瞥去,见此情景,心中徒生岁月静好的感觉。


而另一边,要说这样炽热的目光还感受不到那是不可能的,但顾南对此毫不在意,继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手头上的事。

123爱庚2019-08-25 16:33:00 发布在 十世
自己给自己暖贴


123爱庚2019-08-25 16:35:00 发布在 十世
“嗡——”顾朔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顾朔眉梢一挑,点开微信消息:【看够了吗?】再一看发消息的人...竟然是那个坐在对面的人!


顾朔抬头对上顾南那副赤裸裸的目光,目光闪烁,抬手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声,好整以暇地在办公椅上正了正坐姿。顾朔大概都能想到顾南说这句话时的场景,那人清冽的嗓音,不带一丝温柔。


可尽管这样,顾朔点开对话框回道:【看不够】


消息发出去后,那边迟迟没有反应,于是顾朔又点开补发了句:【看一辈子都看不够!】
这才满意地退出聊天界面,嘴角的笑意愈发嚣张,顾南这样主动发消息的次数不多,在他看来,至少情况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顾南还是愿意搭理自己的。


又是“嗡”的一声,顾朔急不可耐地点开消息,就看到屏幕上显示:【你还小么?】


顾朔不明所以地抬起头望向对面,无声地说道:“什么?”


只见顾南扬了扬下巴,视线落在那杯冒着热气的牛奶上。收到讯息之后,顾朔才了然,低头发了消息,手上百无聊赖地转着笔。


顾南点开信息:【营养又健康,不好吗?】


不知为何,这些质朴的字眼里透露着稚嫩与俏皮,顾南淡淡地扫了对面一眼,继而仔细听着工作汇报。等了半天都不见手机再响,顾朔从亮屏等到息屏,期间换了无数个姿势,他每换一个姿势,站在前面汇报工作的员工就顿一下,次数多了甚至产生自己的汇报工作是否让上级领导感到无趣的怀疑。


功夫不负有心人,顾朔的手机终于“嗡”了一下,他迅速点开消息,却见一行友情提示:【开会期间,手机静音。PS:震动声音太大。】


顾朔握拳抵唇忍着笑意,会用PS的小叔太有杀伤力。


会议结束后,顾朔正要起身,又被绕过来的人给硬生生逼得坐了回去。


“顾总,有文件需要您签字。”


员工虽是敬职敬业,但是老板未必兢兢业业。看着自家总裁心不在焉的样子,林畅不禁感到奇怪,难道文件有漏洞?不能够啊,我反复核对了好多次呢!


顾朔草草地浏览了一眼,刷刷地签上字,另一边顾南也收拾得差不多了,他正想上去跟人一起走,结果林畅又不知从哪儿抽出来的文件:“顾总,还有...还有……”


猛地被文件糊了一脸,顾朔咬牙切齿地又坐了回去,语气里透着不耐烦:“下次有什么文件要签的,能不能趁早交给我?攒着留着过年啊?”


被上司劈头盖脸一吼,林畅缩了缩脑袋,委屈结巴道:“前几天顾总监就让拿来的,但是您不看来着…...”


林畅的声音越来越小,顾朔一时被堵得语塞。行吧,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可怜了这些无辜的小鱼崽儿。


顾南拿着文件,顺便端走顾朔特地让人给他送来的牛奶,不紧不慢地走到顾朔身边,将牛奶往他面前一放,撂下一句“补补脑”便径直离开了。

林畅颇有感慨地叹道:“顾总监对您可真好!”

“滚!”

得,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今日兴许诸事不顺,林畅如是想。

123爱庚2019-08-25 16:41:00 发布在 十世
怎么又吞了

123爱庚2019-08-25 17:08:00 发布在 十世


123爱庚2019-08-25 17:13:00 发布在 十世
嚎一嗓子,有人看吗?有就吱一声呗

123爱庚2019-08-25 18:47:00 发布在 十世


123爱庚2019-08-25 18:48:00 发布在 十世
我来也!!一睁开眼就来更文

123爱庚2019-08-26 07:28:00 发布在 十世
『山南海北』(三)

顾朔坐在办公室里,手上心不在焉地翻看着文件,两眼不时扫过桌上的手机屏幕。开过会后,这黑着的屏幕就没再亮起,墙上的挂钟分针又走了一圈,顾朔终于按捺不住拿起手机。

都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给我发个标点符号也行啊!

人就是这样,尝到甜头就会得寸进尺,想要得到更多。目前为止,顾南给他传递的信息让他彻底忘却了干坏事之后留有的不安与烦躁。这件事也让人费解,顾朔原本以为他和顾南的关系应该会就此破裂,没想到一夜之后,没有变故也没有愤怒,就好像做了一场很美的梦一样,醒来一切照旧。

他依然很爱顾南,甚至可以说,更爱了。

好不容易捱到了午饭时间,顾朔知道顾南是没有饭点的人,于是特地开车出去溜达一圈买了饭,再极其殷勤地给人送去。

如他所料,在他敲开顾南办公室的门时,那人果然还没去吃午饭。

“进来。”办公室里传来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顾朔拧了拧眉,把门半开着,先将脑袋伸进去:“我给你买了点吃的。”

看到小心翼翼伸进来的脑袋,顾南靠在办公椅背上,不声不响地望着他,一副‘你好像很闲’的样子。

大概是看出了顾南脸上的表情,顾朔嘴角一勾,闪身进办公室顺手把门关上。“你放心,我这是把工作做完了才去买的。”

顾南轻轻一抬眼:“我没说不放心。”

顾朔拎着午饭走到办公桌前,“这是在你常去的那家日料店买的。”

顾南看了一眼,寿司、味增汤、面食和蛋糕,从主食到饭后甜点,一应俱全。顾朔将所有的饭盒都开好,往顾南面前送了送,然后安静地撑着头坐在办公桌另一边,目光纹丝不动地盯着对面那人。

在顾南很赏脸地吃了几口后,顾朔突然凑近,磕磕绊绊道:“那个...昨晚...…”

“你一定要在我吃饭的时候跟我聊这件事么?”
顾南平静无波的声音响起,顾朔的心也随之紧了一下,他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乞求长辈的原谅。可在他眼里,顾南于他不仅仅是他的小叔,他对顾南的感情也不只是依赖而已。

这是爱,他分得清。

可顾南不信。

“在你眼里,我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对吗?”有些事情他很想弄明白,顾南回不回答是一回事,他问不问是另一回事。

闻言,顾南放下筷子,端肃地看着对面那人,言简意赅道:“不是。”

123爱庚2019-08-26 07:32:00 发布在 十世
听到这样的回答,顾朔心里闪过一丝喜悦,继而又被疑惑取代,“那你为什么不能直视我的感情?从头到尾,你都认为我只是玩玩而已?”

如果只是玩玩,那真是足以让人悲哀了。

顾南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你知道我是你的谁吗?...换句话来说,你还年轻,还有很多路可以走,可为什么偏偏是这一条?”

“感情也是能控制的吗?也是能选择的吗?”顾朔倏地站了起来,两手撑在桌子上,“你可不可以不要总以过来人的身份和我说话,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并且我清楚得很!你要我怎么说才能明白,感情无关性别、地位、身份,能不能抛开伦理道德,就这么一次,你好好跟我说...其实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顾朔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的耐心都用来等他一句回答了。

顾南苦笑。的确,如果不喜欢,早在他表露心迹后就该毅然决然地离开他才是,走得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如果不喜欢,在那一晚之后就该忍痛断绝一切来往,把那一丁点的苗头都掐死在摇篮里。顾南怕自己心软,一步错终生误,顾朔还年轻,没理由被自己耽误。

可那人就想要个不掺任何杂质的答案,只一句‘喜欢’,他都给不了他。

“想做的事你也做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非要一个结果,对你我都不见得是件好事?”顾南抬起眼对上他的目光,罕见的,这次顾南没有闪躲,“小朔,你还是有些孩子气,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喜欢的不一定要得到才算好。”

“可人生苦短,你又怎么知道,拥有后就不是完满?!”

顾南愣住了,眼前这歇斯底里的人,他的感情就像一道题,是非要个结果不可。

晃神间,顾朔已经欺身过去,大半个身子越过了办公桌,擎着顾南的后颈,稍一用力便将人带了过来。他不由分说地上去堵住他的唇,吻得猛烈,像是在发/泄某种情绪。

顾朔微微侧开头,两人鼻息相凑。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顾南,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嘴角的微笑半酸不苦:“还是你的身//体比较招人喜欢,至少比这张嘴诚实。”

123爱庚2019-08-26 07:36:00 发布在 十世
『山南海北』(四)

从那之后,顾朔发现,顾南好像有意躲着自己。在公司,除了要开会这种不得已的状况,能碰上他一两次,在家时基本上早出晚归,很少见到他人影。这感觉很糟糕,忽冷忽热的疏离,倒不如直接将自己丢到太平洋去,省得那人看自己一眼,都能欣喜若狂地脑补出一场伦理剧来。

这天,顾朔到家时,顾南已经换下笔挺的西装,穿上熨帖的家居服,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热着牛奶,从通话内容里能依稀辨出那人是在处理公司的事,至于那牛奶,想来应该是给自己补脑的吧...顾朔一直有个疑问,牛奶能补脑吗?

也许吧。只要他说的他给的,说牛奶能治相思,顾朔都照信不误。

“这个项目不是月前就跟招标方谈妥了吗?现在不是只差递盘了?”

顾朔听到声音慢慢走向厨房,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倚靠在门上,像是欣赏一幅画一样地看着那人的背影。

“你重新给我捋一遍。”顾南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又沉稳。

不知电话那头又说了什么,顾南的声调显然提高了些:“发生这种事怎么都没人跟我说一声?”
顾朔皱了皱眉,走进厨房。顾南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他一眼,眉宇间闪过一丝凌厉。顾朔讨好似的上前揽过他的腰,那人只是低头瞥了眼腰间的手,没说什么。

顾朔也是有私心的,那人通着电话时就匀不出心思管自己的咸猪手,再者要是被电话那头的人听出什么动静来,总归是不太好。

顾南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将热好的牛奶倒进玻璃杯里递给身后的人。那人也不伸手接,反而是把脑袋埋在自己的颈窝处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顾南强忍着将玻璃杯啪地一声放回大理石台面上,玻璃杯里的牛奶晃动着漾了出来,不偏不倚地洒在他手背上。

“嘶……”顾南抽回手甩了两下。

听到顾南的声音,顾朔心头一紧,不由分说地上前握住那人被牛奶烫红的手,好在牛奶的温度不是太高,只是堪堪红了一小片。

123爱庚2019-08-26 07:45:00 发布在 十世

“暂时就这样,帮我尽快安排吧。”顾南挂了电话,侧过头看向正在给自己的手呼气的顾朔,“你大伯那儿有意插一脚顾氏和法国瑞杉公司的合作项目,这事你知不知情?”

顾朔仍低着头:“他要是想掺和那就让他掺和。依我看,宏达融资方式过于单一,跟不上瑞衫的节奏,光是耗也能把他耗个血空。他想做老鼠屎,我们未必肯当那锅粥。”

顾南抽出手,“瞧你这用的都是什么比喻。”

“我说的不对吗?”顾朔抬起头,嘴角噙着笑意,看不出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就算这桩买卖做不成,对顾氏也造成不了太大的损失。就当是做了个顺水人情,送大伯一份‘彩礼’不也挺好?我在乎的可不是兜里能赚多少钱,我是怕你累着。”

两人以四目相对的姿势安静了半晌。顾南没想到这个在感情上幼稚到任性的人,居然在无声无息间变得牙尖嘴利的,损人的同时还能顺带撩人于无形。

真是小看他了。

最终,甘拜下风的顾南先收回目光,掩饰性地提醒道:“喝完牛奶就早点休息。”

顾朔没忍住轻笑:“就这么专注于给我补脑这项宏图大业?”

顾南淡然地扫了他一眼,往厨房外走去,不知想到了什么又突然回过头说道:“核桃补脑,牛奶是助眠的。”

顾朔不予躲闪的目光紧盯着那人,一想到哪天自家小叔再心血来潮给自己弄了杯核桃牛奶怎么办?于是便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对那人的话表示肯定认同,端上牛奶就去找‘顾大壮’解闷。

长夜漫漫,顾朔与狗与热牛奶。

123爱庚2019-08-26 07:48:00 发布在 十世
『山南海北』(六)

阳光透过窗纱洒进偌大的客厅,照亮客厅里的一人一狗。

难得公司没什么事要处理,顾南不紧不慢地起床洗漱后,路过顾朔房间时却发现门大敞着,人却不在房间里。抱着忐忑的心来到客厅,看到沙发上躺着的人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些,还以为这臭小子又郁闷得半夜偷跑出去鬼/混了。

顾朔躺在沙发上,Nike懒洋洋地趴在他身旁的地毯上,柔和的晨光跃上那人的发梢,此时此景倒显得尤为静谧。在顾南眼里,顾朔就像是一汪深潭,他开心了便是涟漪,他生气了便是骇浪,很少能见到潭水平静时的样子,现在他看到了,竟生出眼前这人就该是这般沉稳的错觉。

Nike应该是感受到了有人靠近,于是咻地爬起来跑到顾南面前,疯狂地摇着尾巴。

顾南弯下腰揉了揉Nike的脑袋,Nike像是接收到讯息,悠哉地跑回自己的小窝里蜷起来睡个回笼觉。

沙发上的人动了动,顾南正想趁那人醒之前离开沙发这片‘是非之地’,没想到手腕突然被人拉住,对方稍一使力,顾南整个人就朝着沙发上倒去。不知何时,沙发上的人已经醒了,睁着双迷离的眼睛,抱着恰巧落进怀里的人。
刚睡醒的声音还有点沙哑低沉,“小叔,你都没有这样揉过我……”

略带委屈的腔调让顾南有些哭笑不得,他推了推身下的人,奈何那人将自己抱得紧紧的,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小叔,我冷……”顾朔得寸进尺地往顾南身上蹭了蹭。

冷?该不会是冻着了?

顾南伸出手想要试探他额头的温度,已经入了秋,即使阳光暖人,也不免有些阴凉。更何况这人昨晚还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刚伸过去的手却被紧紧握住,顾朔将握住的手拉到唇边轻轻落下一吻,露出得逞的笑容。

见顾朔一脸不正经,顾南只想为刚刚自己一闪而过的担忧表示瞎操什么心。

好不容易挣脱的顾南走到厨房,平时早上走的匆忙,两人的早餐基本上都在公司解决的,很少有机会在家悠闲地做顿早饭。顾南洗了手,开始有条不紊地做饭。

123爱庚2019-08-26 10:38:00 发布在 十世
楼楼尽量更的快点吧,争取在假期结束前把小包子蒸上


123爱庚2019-08-26 10:42: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