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Baek|19.08.18|原创|需要(灿白/HE

楼主:进击吧赵云 字数:82688字 评论数:37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Chan.Baek|19.08.18|原创|需要(灿白/HE/甜虐)
需要的第二次开帖,再次自我介绍,我是宇涵,希望喜欢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18:2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2L给度娘,别再吞贴了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18:27: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3L自我介绍
我是宇涵,希望喜欢,第二次重开贴了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18:27: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4L发文
楔子:已经破裂的感情,无法挽回,除非你还爱着他,人总是会变的,感情也一样,都没好好珍惜过他,你就已经失去了他。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18:29: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一章:关系濒临破裂的边缘
天气渐渐变得冷了,两个人的感情也走到了尽头。
朴灿烈视角: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关系和感情越变越淡,他变得不爱说话,不爱笑,一直待在自己房间里不肯出来,已经这样持续一个月了,和我说的话没超过二十句,也不出来吃饭,我担心他会伤害自己,会做傻事,所以今天我想和他好好谈谈。
边伯贤视角:
为什么我会和他关系变淡,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一个月以来,没和他说话,没吃任何东西,晚上还会失眠,翻来覆去睡不着,我觉得应该和他好好谈谈了。
转换场景
两人来到附近咖啡厅,刚开始,两人都没说话,直到服务员问他们需不需要什么的时候,两人才说了话,打破了尴尬的氛围,两人只要了一杯白开水,开始谈话了。
灿烈:“你最近怎么了?”灿烈直入话题,没有拐弯抹角。
伯贤:“和你有关系吗?”伯贤没感情的说。
灿烈:“你都一个月没吃饭了,我担心你,知不知道?”灿烈有点儿生气。
伯贤:“你心疼我,你咋不去心疼她。”伯贤口中的她指的是朴灿烈初恋。
灿烈:“我和她已经没关系了,我现在爱的是你,我也只心疼你啊!”灿烈立即撇清了和她的关系。
伯贤:“那你那天为什么和她在一起,还很晚才回来,给我个解释。”伯贤拿出手机里拍到的照片给灿烈看,灿烈快速查阅了一遍,想起一来那天晚上的事。
回忆:
这天下了班,伯贤高兴的在公司门口等着灿烈,人都快走完了,灿烈才出来,身边还有一个和他一样大的女生,伯贤偷偷躲到一边拿手机拍了下来,等灿烈回家的时候已经半夜了,灿烈以为伯贤睡了,轻手轻脚的进去了,伯贤是清醒的还在想着这件事,灿烈却已经睡熟了,第二天伯贤想找灿烈问清楚的时候,家里已经没人了,之后的几天灿烈都是早出晚归,一回来沾枕头就睡,伯贤以为他是工作太累就没在意,可他再一次去公司找他的时候,又看到他和那个女生走在一起了,伯贤恍然醒悟,原来以前灿烈说的对他一辈子的好,一辈子不抛弃他,都是假的,现在已经抛弃他了,他和他在一起已经玩腻了,伯贤转身打了一辆车回家,从这晚上开始到之后的一个月就没出过房门,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灿烈才感觉到了伯贤的不对劲。
回忆结束,回到正文
灿烈:“我和她真的没任何关系,我们在一起只是因为有应酬,我对她没任何想法,你要相信我。”灿烈很真诚的解释。
伯贤:“我还能相信你吗?你最近都早出晚归,你以前都没有的,你如果真的是和我玩腻了,可以直接和我说,不用这样做,你这样做我觉得恶心。”伯贤拿起自己的水朝灿烈泼去,可灿烈没有生气。
灿烈:“伯贤,你冷静,我没有玩腻,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和她真的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灿烈一直在解释,然而电话在这一刻响起来了。灿烈看了眼上面的名字,直接挂掉了。
伯贤:“怎么不接?她找你啊,我现在和你没任何关系了,你想干嘛就干嘛,我给你自由了,我们分手吧。”说完伯贤转身离开咖啡厅,灿烈站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想去追的时候已经没有伯贤的影子了。电话又打了过来,灿烈接了,“朴灿烈,恭喜你分手了,现在可以和我在一起了吧?”
灿烈:“伯贤和我分手你怎么知道?是不是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灿烈反问,对方似乎是知道他会这样问,没有一点儿犹豫。
…:“是我策划的又怎样,他都已经不要你了?你的自尊不要了吗?”对方咄咄逼人。
灿烈:“我告诉你,就算你现在成功了,我也不可能会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可能。”灿烈生气了。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18:31: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二章:伯贤自杀
灿烈感觉到有一场阴谋正在逼近,伯贤有危险。可他该怎么去面对伯贤了,他很纠结。回到家的伯贤依旧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靠着床,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窗外,本是晴朗的天气,却变得阴沉了。灿烈也回了家,坐在客厅,还在想着这个人到底想最什么,要怎样才肯放手?楼上玻璃的破裂声,把灿烈从思绪里拉回来,三步合一步跑到房间,可房门从里面反锁,外面打不开,灿烈很着急,备用钥匙在管家那儿,管家又放假了,今天什么事都让他碰上了,真的倒霉,可眼下灿烈不敢耽误了,直接把门踹开了,伯贤一片一片的把玻璃碎片用手捡起来,血顺着他的手一滴一滴的滴在地板上,打碎的是伯贤和灿烈在一起的各种照片,既然分手了,这些东西就没任何关系了,灿烈没多想,避开有玻璃的地方,打横抱起他,伯贤并没有反抗,因为他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被这样抱了吧。灿烈知道伯贤不喜欢医院那种消毒水的味道,所以就抱回他的床上,灿烈在床头柜拿出医药箱给他包扎。
“可能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做事了,我希望我离开后,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冷的时候多穿点衣服,按时吃饭,别熬夜,我不在了,就没有人像我一样照顾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伤口有点深,灿烈害怕他疼,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的,处理好后,见伯贤睡了,灿烈把地面收拾干净后就出去了。手机响了起来,是条短信:“我们的游戏已经开始,你就快属于我了。”灿烈完全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想打电话回去问清楚时,已经关机了,对方已经做好所有策划了,才敢这么明目张胆吧。灿烈冷静了一会儿就回房间了,可能现在只有他睡时,灿烈才能挨近他吧,伯贤也没睡多久,他的眼神依旧是空洞无神的。
灿烈:“醒了,有哪儿不舒服的吗?”灿烈关心地问。
伯贤:“……”伯贤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还是不喜欢说话。
灿烈:“我出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灿烈接到那个人的短信约他去咖啡厅见面,灿烈去赴约了,管家也放假了,这么大个别墅里只有伯贤一个人,更显得他孤独,弱小了,想到自己已经分手了,不应该再住到灿烈家里,于是收拾行李,准备出去租房子,顺便找份工作,自己养活自己,可拖着行李箱走在大街上的时候,看着来来往往的情侣手牵手,抱在一起,男生对女生说话的时候,他想到了原来他和灿烈也是这样的,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他有别人了,他不能再想了,他要忘掉他,伯贤心想,可说忘记就忘记有那么容易吗?不可能的。灿烈处理完事回来,发现伯贤已经不见了,在家到处都找遍了,也没找到,才知道伯贤是真的离开他了,他们真的分手了,灿烈跌坐到地上,痛哭起来,她的计划才刚刚开始,后面的更精彩!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18:3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三章:晕倒 医院
边伯贤视角:
走着走着,天空不作美,下起了大雨,而我没想到会下雨,便没带伞,而这附近哪有旅馆啊,我该怎么办?好冷,为什么会这么冷,原来有灿烈的时候我从来不会觉得冷,因为他会在我冷的时候,给我他的衣服,在我生病的时候,会给我喂药,而现在我们已经分手了,他应该正在和她女朋友高兴的吃饭吧,要是灿烈现在在我身边该多好,真的有点想他了,不想不想了,我们分手了,对,分手了,我自己想办法吧。走着走着,雨越下越大,我全身打湿了,而且手上的伤因为雨的原因,有些感染了,头也越来越晕了,我还没走多远,再坚持一会儿,不可能晕倒在大街上吧,至少要在没啥人的地方,在我意识就快模糊的时候,我感觉身后很温暖,我隐隐约约看到了一点,原来是灿烈,他来找我了,他怎么找到我的,灿烈还是在乎我的,他还是爱我的……
伯贤说完就晕倒在灿烈身上,灿烈立马打横抱抱起他往医院跑去。
朴灿烈视角:
我看见窗外下起了雨,伯贤肯定没带伞,他手上还受了伤,不行,我要出去找他,可这儿这么大,我要怎么才能找到他啊,我想起原来我们是多么幸福,多么美好啊,可现在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到他原来去过的地方找找吧,总会有结果。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后,我终于找到了他,可他怎么摇摇晃晃的,坏了,他的伤一定感染了,我跑上去,在他快要倒下去的时候,我接住了他,他的全身太烫了,你怎么这么傻,偏要这样把自己身体拖垮才好玩是不是,你是真的让我心疼啊!终于到医院了,医生检查完出来和我说他的情况不太乐观,严重营养不良,低血糖,再加上伤口感染,淋雨引起的发烧,问我为什么作为他的家人不照顾好他,我既心疼又懊悔,只有他住院的这段时间我能好好照顾他吧,他醒了依旧会离开我的,就让我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好好照顾你,弥补我一个月里对你的亏欠,你醒了我成全你,你想怎么就怎么,因为我们已经分手了不是吗?我接受了这个结果,但分手后我们依然是朋友,对吗?我知道他一定听得见,他醒了也会同意的,我相信他。
回到正文
住院后第三天,伯贤醒了,看见灿烈并没有很意外,在他意识快模糊时,他看见了灿烈影子,也知道是灿烈送他到的医院,他没有呆呆看窗外,自己在发呆,不得不说这段日子过得很艰难,灿烈公司很多事要处理,伯贤还和他分手了,雪上加霜,而且还有那通阴谋电话,到现在灿烈还没查出来那个人到底要干什么,过了半天,病房里依旧安静,两人没说一句话,突然那电话再一次响起来,灿烈跑出去接了,
灿烈:“喂,你是谁,找我什么事?”
…:“是我,我们游戏已经开始了,我要开始第一步了,你有点儿准备,我可不想让一切发生的很突然。”冷笑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还是这么突然,灿烈没反应过来,“她说的第一步要开始了,不能让她计划成功,现在该怎么办?”灿烈在病房外焦急的走来走去,冷静下来,又回到了病房里。伯贤状态比前几天好很多了,伤口也愈合了,伯贤执意要出院,灿烈办好了出院手续,一路上两人依旧无语,灿烈还要处理公司的事所以送伯贤回家后,去了公司,伯贤也出了门找新的住所,旁边巷子里突然窜出两个人,用迷药把伯贤迷晕后塞进了面包车,却不知道车要开往哪儿,这应该就是阴谋里的第一步吧,她到底想干什么,现在还不得而知。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18:3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前四章小虐,后面就甜了,十多章又虐,然后是甜,反正这篇文就是虐了甜,甜了虐,虐完就一直甜了,先发四章让你们过过瘾就好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18:38: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这篇文篇幅不定,前面短,后面长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18:38: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四章:阴谋(上)
一个空空如也的仓库里,伯贤被绑着双手,昏迷着,两个人当中一个提着桶水直接从伯贤头上浇下去,伯贤打了个颤抖,醒来后眼前一阵眩晕,周围也是他不熟悉的环境,他害怕了,他现在很想知道这到底在哪儿,会有人来救他吗?这一切现在都还是未知数,伯贤想挣脱,但绳子绑的很紧,周围也没有可以割绳子的东西,被绳子绑的地方手已经发红,手上的伤才刚愈合,发烧也才刚好,就被人绑架了,这一切来的太巧了,这个人真的是做好万全的准备了,连这个都算的这么清楚,真是够狠的。
灿烈刚到公司就接到了陌生电话,又是这个人,这通电话灿烈不知道接过多少次了,然而这通电话让灿烈意识到伯贤出事了,秘书刚进办公室,灿烈就要离开,秘书知道他有急事,把他所有工作推掉了,灿烈赶到这个人所说的地点,但已经没了伯贤的身影,原来早在灿烈来之前,两个绑匪已经把伯贤转移位置了,她要玩玩他,把他玩的团团转,才是她这次的目的。电话再一次响起来,
…:“朴大总裁,我给你的这个小小的礼物你喜欢吗?而且你动作可真快啊,据我上一个电话挂断时间到这个电话的时间不到十分钟你就到了,他都和你分手了,还这么关心他,这种人可真少见。”对方是很轻蔑的语气,
灿烈:“别扯这么多,伯贤到底在哪儿?你到底把他怎么了?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我绝不放过你!”灿烈彻底被她惹怒了,要是伯贤真的有事,灿烈绝不放过她。
…:“我可不敢动你的人,他,我留着还有用,想要他的人,再等等吧!”又是这样,不等灿烈反应过来就挂断了电话,灿烈没有头绪只好在周围到处寻找伯贤。
两个人把伯贤带到了更偏辟的仓库,周围也没有任何东西,想逃也更不可能,距伯贤被绑架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灿烈依旧没找到任何关于伯贤的影子,往前走了一会儿,灿烈看见有亮光,走近才看清楚,是一条手链,银白色的,这是灿烈送给伯贤的生日礼物,他记得很清楚,伯贤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了,灿烈看到了一丝希望,打起精神,继续一个一个的找,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挨近海边的一座仓库里找到了伯贤,但这么容易就找到了吗?灿烈心想,看来这个人这次的计划不简单。伯贤是昏迷着的,双手双脚被绑着,灿烈赶紧给他松绑,以最快速度带伯贤离开了这个地方,回到家灿烈收到短信:“恭喜你啊,这么快就找到他了,看来这次惩罚太小了,让你这么快得手了,下次就没那么轻松了,我陪你慢慢玩!”灿烈没把这条短信当回事,给伯贤换了件衣服,去厨房做饭了,做的全是很清淡的,回房间后,伯贤还没醒,灿烈就守着他醒来,本来烧才退,又浇了冷水,又开始烧起来了,伯贤不停打冷颤,嘴里念着冷,灿烈盖了三床被子,才好了点,灿烈让家庭医生给伯贤打上点滴,才放心了。床上的伯贤小小的一个,就像没有他的存在一样,要是不仔细看还真的会以为床上没有人,伯贤实在太瘦了,抱起来轻的像没有人一样,灿烈越看越心疼,想要和伯贤重新开始,想好好照顾他,但要等这一切的事情过去才行,因为现在还不知道那个人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一切都还是未知数,这次的绑架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而已,下一次就没这么容易了,阴谋还在上演,故事还没结束,后面还更精彩。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18:40: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暂封……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18:40: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补第三章,有人看不到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21:01: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五章:和好
晚上,伯贤醒了,灿烈守了伯贤快一天,中间给他换了很多次毛巾,烧才慢慢退了下来,这一次伯贤看到灿烈后,不再像以前一样沉默不语。
边伯贤视角:
“为什么我都已经这么做了,他还是不离开,不管我出什么事,他都第一时间出现,真的是我以前太不懂事了吗?他这么忙,还全心全意投入到我身上,为我跑上跑下,我是不是应该和他道歉,然后和他和好了?”伯贤心里此时很矛盾。
朴灿烈视角:
“不管你怎么任性,不懂事,我都没关系,因为我爱你啊,爱你就不会去在意这些,我会在你出事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在你身边,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甚至更久,因为你值得我这样做,为你付出一切,我们能和好吗?”灿烈心里想。
回到正文
“吃点东西吧,才好吃药。”灿烈把刚做好的粥递给伯贤,伯贤接过,小口小口地吃,这是他重新接受灿烈的第一步,
“慢慢吃吧,不够还有。”灿烈看着他终于肯吃东西了,才放心了。
“灿烈,我以前不太懂事,是我太任性,你怪我吗?”伯贤放下心结,和灿烈道歉了。
“没事,我不怪你,更多的是心疼你啊,你现在愿意重新回我身边,让我好好照顾你吗?”灿烈轻轻揉了揉他的头说。
“好,我愿意。”伯贤答应和灿烈和好了。
灿烈有个应酬不得不去,可才和伯贤和好啊,灿烈不知该如何抉择,而且灿烈很怕他一离开,那个人会做出伤害伯贤的事,也不知怎么开口和他说。
“灿烈,你是不是有事,那你去忙啊,不用担心我的,我自己照顾自己就好。”伯贤看出了灿烈的心事,很果断的让灿烈去了。
“你才刚好,我怎么放心你啊,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灿烈想了这个办法,既能在身边照顾他,又能应酬,两全其美。
“我……,这样不太好吧,我自己在家真的可以的,你去忙吧。”伯贤委婉拒绝了,灿烈只好遵从他的意见,临走前一直不放心的嘱咐他谁敲门都不准开,打电话都别接,因为怕那个人会伤害伯贤,见伯贤点头表示明白了,灿烈才恋恋不舍离开,伯贤也继续睡觉了。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22:58: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六章:来之不易的幸福(有胃疼片段)
最近那个人没在来找伯贤麻烦了,不知道是因为想停手了,还是在计划更大的阴谋,一切不得而知。
灿烈今天推掉了应酬,早早下班回了家,见客厅没人,回了卧室,伯贤熟睡着,灿烈换下了工作装,穿上了便服,给伯贤做饭,做完后叫伯贤起来吃饭,却瞟见了他有点苍白的脸色,还冒着冷汗,很难受的样子,凭他对伯贤的了解,肯定又是胃疼了,灿烈放下手中的碗,挨在床边,看着他的左手按着胃,想给他拿开,又怕他难受,去柜子里找胃药,倒了杯温水,扶伯贤起来拿枕头给他靠着背,能舒服些,倒了两颗胃药到他手上,伯贤扭扭捏捏不想吃药,灿烈一个眼神过去伯贤只好乖乖吃药,吃了药的伯贤好转些了,饭有点冷了,灿烈把刚做好的饭重新给他加热了下给他吃,可能因为吃了药加上胃还是轻微的疼,闻到吃的味道有点反胃,不想吃,又不想让灿烈担心,吃了一点,刚吃下去的时候就有点想吐,现在就更反胃了,酸水一直往上涌,推开灿烈往洗手间跑,把刚吃的药和饭全吐出来了,都这么久没吃东西,好不容易吃点东西还全吐了,灿烈更心疼了,吐完的伯贤虚脱了,脸色更苍白了,灿烈直接公主抱抱起伯贤去床上,灿烈再一次感受到伯贤的体重轻的不得了,等这场大风波过去了,他一定要好好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晚上伯贤醒了,到处找灿烈,因为他做了个梦,梦到灿烈不要他了,下了楼才看见灿烈在厨房里忙活,马上蹭上去,灿烈觉得自己腰上多了重量,转头一看伯贤抱着自己,灿烈对他笑了,摸了摸他的头,转身继续忙活了,“你在做什么啊?”伯贤问,“给你做好吃的啊,你今天吐了这么多,好好给你补补,你就乖乖坐到沙发上,等着吧。”灿烈边做边回答他,给他洗了盘草莓,伯贤高兴端着草莓做到沙发上看电视了,胃疼来得急去得快,现在的伯贤又是个活泼可爱的伯贤了,灿烈也是高兴的。
灿烈和伯贤恋爱时,灿烈都把伯贤当小孩子养的,伯贤口味也是小孩子口味,灿烈对伯贤一清二楚,一个小动作,小眼神就知道伯贤想干什么,怎么了,还是哪儿不舒服,他都知道,如果没有这场风波可能他们会一直幸福的吧,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能顺其自然了,明天会发生什么是无法预料的如果没有这场风波可能他们会一直幸福的吧,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能顺其自然了,明天会发生什么是无法预料的,把今天过好,能幸福一天是一天。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23:01: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暂封

进击吧赵云2019-08-18 23:02: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七章:草莓蛋糕
在家待了两天,伯贤还是有顾虑,灿烈又不是不知道,可再这样待着会憋坏的啊,总要出去兜兜风吧,在灿烈再三劝说下,伯贤终于同意出去了。
伯贤:“灿烈我们去哪儿啊?”
灿烈:“到处转转,总会有你喜欢的地方。”
伯贤:“在家待着多好,就不用走路了,你又不开车,走路多累啊!”伯贤不停地抱怨,,灿烈看出了他的小心思。
灿烈:“直说吧,想要干嘛?”
伯贤:“你都知道我想干嘛还问我!”伯贤嘟着小嘴,
灿烈:“你这个小祖宗啊,上来吧,带你吃好吃的去。”
灿烈蹲下身,伯贤就跳到灿烈背上去了,灿烈托着伯贤小屁股,怕他摔下来,两个人慢慢走,太阳也很暖,这个下午应该是最美好的了。灿烈带伯贤来到一家甜品店,灿烈给伯贤买了草莓蛋糕,伯贤对草莓的爱很深沉,啥都要草莓味的,沐浴露,洗发露,零食,蛋糕,奶茶,只要是有草莓味的必买,灿烈也宠他,他要的都给,谁叫他是自己的宝贝,宝贝就该宠上天。吃了一块草莓蛋糕还不够,灿烈又给他买了一块,嘴边有奶油,灿烈用手擦去了,伯贤喂灿烈一口,灿烈其实不喜欢吃甜的,可伯贤喂的他肯定要吃啊,为了他不管自己喜不喜欢都要去喜欢,因为伯贤是灿烈最重要的人啊!两人在甜品店待了一下午,伯贤吃的心满意足后,灿烈背着伯贤回家了。

进击吧赵云2019-08-19 10:16: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八章:噩梦
回家的路上有个人偷偷摸摸跟在他俩身后,他们并没发觉 ,这人应该是她派来的,她想要干什么,好不容易安静了几天,她的计划又要开始了吗?她这次的计划又是什么?一切都不知道,他俩完全是她的棋子任她随意摆布。“灿烈,我们走快点吧,我总感觉有人在我们后面跟着”伯贤的第六感很准,“嗯,那你抱着我抱紧了,万一突然加速你会摔下来”灿烈把背上的伯贤往上背了背,加快了脚步回家,幸好甜品店离家近,才让她的计划落空了,“灿烈,我困了。”趴在灿烈背上昏昏欲睡,出去一下午又没睡午觉困是很正常的,“睡吧,我背你上去。”灿烈从大门口镜子里看见自己背上伯贤已经睡了,稳稳的背着他回了房间放到床上,一放下去,伯贤以为灿烈要离开,抓着灿烈衣服不放“灿烈,别走,我怕,陪着我吧。”“乖,我不走,睡吧,我陪你。”灿烈半搂着伯贤睡觉,伯贤靠在灿烈怀里睡得很安稳,不时发出小狗的哼哼声,太可爱了,灿烈把怀里的伯贤放到枕头上,下楼去给他做饭,睡了没多久,伯贤醒了没看见灿烈,以为灿烈走了,又不要他了,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哭,灿烈端着饭上来,把被子一拉开,灿烈看见的就是伯贤那哭的梨花带雨的小脸,“怎么了这是,怎么哭了?”灿烈把拿着的做好的饭菜放到一旁,把伯贤搂进怀里,拍拍他的背安慰着,伯贤越哭越厉害,“我刚刚做噩梦,梦见你说讨厌我,不要我了,我害怕,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会乖乖的,不乱发脾气不耍性子,不要离开我。”伯贤现在极度缺乏安全感,灿烈感觉得到伯贤是在担心什么,“乖,我不会离开的,永远不会的,我刚刚是去做饭了啊,怕你醒来饿着,我怎么忘了我宝宝现在没安全感了,灿烈错了,以后走哪儿都把宝宝带着,好不好,不哭了啊,再哭就不可爱了。”灿烈换了个姿势把伯贤抱在怀里,要好温柔就好温柔,伯贤也一点一点安静下来了,灿烈的安慰起作用了,“来,要喂你吃饭,还是宝宝自己吃?”灿烈在床上放了个小桌子,把菜一样一样摆出来,“要灿灿喂,啊~”伯贤张开了小嘴巴,张的大大的,“啊,有点烫,慢慢嚼。”灿烈把菜夹到碗里,用勺子按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方便伯贤吃,也容易消化,因为伯贤肠胃不好不容易吸收,这样好吸收一些,不一会儿灿烈手里的半碗饭就见底了,“真乖,饱了吗,还要吃吗?”灿烈看伯贤还念念不舍的看着见底的碗,问,“还想吃。”伯贤肯吃饭了,还愿意多吃一些,灿烈自然高兴,但又怕伯贤吃多了,胃会不舒服,还是拒绝了,但又看伯贤可怜兮兮的眼神,败下阵来,“宝宝乖,你还没好,只能一点一点来,只能再吃一小半碗好吗?”“好,灿灿最好了。”木马一口就亲上去了,灿烈差点没反应过来,“小调皮,乖乖坐着啊,我马上就来。”灿烈刮了刮伯贤小鼻子,拿着碗下楼了,伯贤听话的坐的端端正正等着灿烈拿好吃的回来,灿烈在碗里只添了两饭勺饭,对常人来讲一口就能吃完了,对伯贤来讲就需要一小口一小口的喂才行,“坐那么端正干嘛,我又没罚你坐。”灿烈进房间看见伯贤坐的比谁都还端正,背打的直直的,灿烈笑出声来,“我是乖宝宝,所以要坐的端端正正的,作为给乖宝宝的奖励,快喂我吧,啊~”灿烈彻底被伯贤打败了,但也是心甘情愿的,伯贤张大小嘴,灿烈一口一口吹凉喂给他吃,伯贤吃完就要躺下睡觉了,被灿烈拉起来了,“吃完就睡对消化不好,本来肠胃就不好,小笨蛋。”灿烈捏捏伯贤的脸,伯贤不高兴了,“我困了嘛,让我睡觉好不好?真的好困。”下午午觉没睡多久就被噩梦闹醒了,现在困觉是应该的,灿烈看他坐着摇摇晃晃就要睡下去,心软想让他睡下去,可又为了他身体着想,“我抱着睡好不好,带你到处走走。”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这样了,“好。”有气无力说了一个字,靠在灿烈肩上就睡着了,“小笨蛋真是困的紧了啊,宝宝睡着的时候真可爱。”从一旁拿了张薄毯子把伯贤包起来,背着伯贤在别墅里到处走,估摸着消化的差不多了,把伯贤放回床上盖好被子,伯贤睡觉会发出哼哼唧唧的小狗叫声,很是可爱,灿烈也很喜欢,给伯贤简单洗漱了一下,自己也顺便冲了个澡,上床搂着伯贤睡了。

进击吧赵云2019-08-19 10:18: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九章防吞





进击吧赵云2019-08-19 10:2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十章:日本旅行(一)
灿烈忙完所有事后真给自己放了一个月的假,带伯贤去了他想去和他说了很久的日本,伯贤很喜欢日本的樱花,所以灿烈就带伯贤来日本看樱花,泡温泉,住的五星级酒店豪华总裁套房,里面的设施就和自己家里一模一样就像把自己家搬到这来一样,要啥有啥,什么都不缺,外面就有棵大樱花树,随时就能看樱花,刚上飞机伯贤很兴奋,拉着灿烈问来问去,灿烈一一回答了,离日本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伯贤安静了却是睡着了,灿烈向空姐要了张毯子盖在伯贤身上,便继续翻阅着手里的杂志,杂志上出现了一个灿烈怎么也想不到的人,灿烈一直看着这一页上的这个女生到下飞机都还在看,伯贤一直喊他名字才反应过来的,“灿灿你看什么呢,这么久没反应,给我看看。”伯贤觉得很奇怪,灿烈从不会看一样东西看那么久的,今天很反常,“没什么,只是认识的人而已,行李拿完了就走吧”灿烈接过伯贤手里两个行李箱,空不出手牵伯贤,让伯贤紧紧拉着自己衣服,伯贤却调皮的跳上了行李箱坐着,灿烈无奈的笑了笑,推着带伯贤的行李箱和拉着小一号没坐伯贤的行李箱往订好的酒店去伯贤也很懂事,只走了一半路程就没再坐行李箱了,还帮灿烈拉了个行李箱,一路上都有樱花树,伯贤高兴的很,灿烈拿专门为了这趟旅行买的照相机咔擦咔擦的给伯贤拍了很多照片,伯贤可爱卖萌的,灿烈帅帅的,两个人的合照,伯贤和灿烈单人的自拍照,光在这一个地方就已经拍了几十张了, 拍照拍累了,又带伯贤去吃饭才回了酒店休息。

进击吧赵云2019-08-19 10:2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十一章:日本旅行(二)
休息整理了一番就带了一个照相机,一个双肩背包(包里有手机,水杯,伯贤喜欢吃的小饼干),带伯贤去吃日本有名的小吃,去了日本一些很有名的风景区拍照,吃饱玩够拍够了照,伯贤让灿烈给他买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纪念品,一路走一路让灿烈给他买,灿烈手里提了很多袋子,这次出来灿烈并没有带保镖,他只想和伯贤过安安静静的二人世界,不想外人打扰,连飞机都是私人飞机,“宝宝,还没买够吗?我都提不下了,回去放了东西我们再来买,行吗?”看伯贤这么兴奋,灿烈是很高兴,也不是怕伯贤买穷自己,而是担心伯贤出来这么久累着,以前因为自己工作太忙都一直让伯贤在家待着没怎么带他出来,这次出来又逛这么久肯定会累,可看伯贤一点儿累的感觉都没有,是因为太喜欢所以不觉得累吧,“能不能再逛一会儿啊?我还有好多东西想买,我买了我自己提就行。”灿烈受不住伯贤撒娇更何况还配上了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就更受不住了,“我给你买一个超大的泰迪熊玩偶,你抱着回家,我们就不买了好不好?”灿烈使出杀手锏,伯贤最喜欢的就是泰迪熊玩偶了,家里各种各样的玩偶都有,都可以开一个玩偶店了,就是没有伯贤最喜欢的泰迪熊,所以这次灿烈才想给伯贤补上这个玩偶,“好好好,熊熊,我要熊熊~”伯贤一听到玩偶两眼放光,高兴的原地跳起来,灿烈带着伯贤进了家玩偶店,所有的玩偶灿烈都给伯贤一样买了一个,老板答应免费送货上门,灿烈让老板把那只最大的泰迪熊给伯贤,伯贤抱着就不肯放手了,付了钱带伯贤离开了,回酒店的路上伯贤一直和那只熊说话,没理灿烈,灿烈吃醋了,早知道就不买了,有了熊不要老公,单纯可爱的伯贤宝宝当然没看出来他家老公吃醋了啊,“熊熊,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叫白白好不好啊,因为我小名是白白,你是我家的就叫我小名吧,你跟我一样可爱哦,嘿嘿。”跟熊聊天不说还给熊取了自己的小名,灿烈更吃醋了,“宝宝,我就不该给你买这个的,有它都不要我了是不是?你都把我晾一边好久了,熊比老公还重要吗?”灿烈埋怨的语气说道,最后句话还加重了语气,伯贤才反应过来灿烈吃醋了,“不是,我……我……我,你让我怎么解释嘛,你们都重要啊,我不会不要你的,我……我……我,呜,哇——”伯贤语无伦次解释,急哭了,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说,灿烈只是开一下玩笑想看看伯贤怎么回答,没想到会把小孩儿弄哭,看伯贤哭了,把他怀里的熊放到一旁,把伯贤搂进怀里安慰,“别哭别哭,不解释不解释,灿烈错了,不该对宝宝开玩笑的,睡一会儿,到了叫你,回去给你做好吃的补偿你。”不知道哭了多久,伯贤被灿烈哄睡着,眼睫毛上还带着晶莹的泪珠,闭着眼睛的伯贤还是一下一下抽泣着,没睡安稳,灿烈只好一直拍着伯贤的背,从公园一直到酒店手就没停过,灿烈抱着伯贤没办法拿东西只好让司机帮他们把东西提到了房间,给了司机跑路费,司机才离开,伯贤睡了,灿烈就在整理拍的照片和买的东西,还特意买了本DIY相册,一些小装饰品和写相册留言专用的荧光笔,把照片用小型打印机打印出来贴在相册上写上了留言,把买的东西按种类大小和用途分别装了三个收纳箱(每个收纳箱有四层,一层可以装八样东西,一个买了96样物品,三个收纳箱足够,玩偶不算。)刚收拾好,门铃响了,原来是买的那些玩偶到了,灿烈把装玩偶的箱子一开才发现,不只是他们进去看的那些,送来的货比看到的还多很多,可能那里展示不完才没展示的,送的货才是全部,灿烈又开始了新一轮收纳,按大大小小的个头和颜色给玩偶都起了名字贴了标签分了类,一个一个按分类装进专门收纳玩偶的收纳箱,全都弄好了检查了三遍确定没误了才去洗澡。

进击吧赵云2019-08-19 10:2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