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癌症晚期的天劫大人 玄幻向 福利章随缘

楼主:暴走的春哥哥 字数:4114字 评论数: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自闭天劫大人x脱线穿越者 有糖有剧情
每周2-3更,福利章看回复随缘,这篇文算是写给同样是癌症晚期的自己。希望一切顺利,我能好好活着

暴走的春哥哥2019-06-26 22:54: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第一章 再试一次

在很多年以前红叶就意识到,这个世界是一个扭曲的梦境,带着无数不真实的意味,与他认知里的世界相差甚远。
这个事实是在他观察了这个世界三百年后得出的结论。
她曾凝望星空三百年,在他凝望星空的这三百年间,星辰始终停留在他们的原本的位置,没有星辰运动的轨迹,没有随着星体自转带来的变化,星海如同一幅死寂而冰冷的画卷,覆盖在天穹上。
而无论他在风暴海的中央或者世界树的顶端,星海都保持着绝对的不变,没有因为观察者的位置不同有任何的变化。
世间万物皆有前后左右,高低宽厚之分,无论从任何角度观察都不会发生变化的事物,不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实体。
那么这片星空,必然是虚假的
日月会交替,但日轮与月冕三百年来没有任何的变化,没有阴晴圆缺,没有随着季节与星体自转带来的潮汐变动与日月食,一成不变的天空一个盖子一般,扣在这片大陆上。
她曾凝望远航归来的海船,归来的海船不是先看见桅杆,再看见船身,证明这个世界是平的。但若从大陆的任意一个方向一直前进,都将回到原点。
所有的矛盾与不解最终都化为了三个字。
为什么?
作为一个来自异世界的灵魂,红叶在观察了三百年后终于无法按捺本心中对真相的渴求,所有的好奇心与不解最终都化为破天的渴求。她在观察了三百年后终于被求知欲与好奇心驱使着,尝试了那个在远古历史与神话中无数先贤做过的事,飞升。
那是一场盛大的仪式,无论是世界树还是圣殿都注视着那道试图撕开天穹的光芒,整个世界都等待着红叶离开这个世界,无论是以何种方式。
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红叶没有解开这个世界的面纱,也没有就此陨落,她就此消失在了天穹中,无论是贤者之塔的预言还是道门的卦象都再没能得到她的任何信息,仿佛她的一切信息都被某只看不见的手给遮蔽了。从此红叶这个名字伴随着她的名号“天灾者”在时间的洗刷下,只残留在某些老人记忆中。
“所以你不想再试试吗?”白雪放下手中的茶杯,抬起头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面前的人,她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捧着一杯茶小口啜饮着,漆黑如瀑的长发上没有任何的发饰,随意的垂至腰间,青雉而精致的脸庞上没有任何血色隐隐泛着诡异的青色,如同暴风海的娜迦们一般,苍白的眼眸没有任何感情,安静的看着茶案上沸腾的水汽。
如果只看她的人,或者会以为她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女,而若仔细看她的眼睛,会以为这是一个阅尽沧桑的女子。
她生硬的摇了摇头,示意不想谈这个话题。
白雪目光微微一动,看着双腿悬空坐在椅子上的少女,唇角浮现一丝玩味的笑意,她拿起茶壶给少女续了杯茶,问道“那我可以问问堂堂‘天灾’红叶大人,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吗。”
少女,或者说红叶没有说话,依然是生硬的摇了摇头,意思是不想解释。
“你还是这么不喜欢说话么?”白雪笑了笑,看着继续低头喝茶的红叶,自顾自的说道“你做出那个决定以后,我反对,红绫也反对,几乎整个道门都反对。”
红叶低头喝着茶,低声嗯了一声。
白雪看着她的眼睛,问道“那你现在是怎么想的呢。”
她默默的摇了摇头,示意没有想法
白雪笑了笑,重复了一次那句话。“你不想再试试吗?”
红叶目光中浮现一丝疑惑之色,看向白雪,没有说话。
白雪从茶案底下抽出一个信封,递给了红叶,在她疑惑的眼光下说道“新的神通者出现了。”
红叶拆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两张卡片,一张是贤者之塔的导师录取书,另一张卡片上则写着一个名字,她看着那个名字,空洞的瞳孔中终于泛起一丝波澜,进而变为翻天巨浪,她早已死寂的内心随着那个名字渐渐复苏,她眼中的情绪不停的变化,时而是兴奋,时而是迷茫,在认识她之前,白雪从未想到一双眼睛中可以表达出如此丰富多变的情绪,最终所有的情绪都回归平静,她缓缓把信封收进衣襟,点了点头,从椅子上跳下来,准备离去。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望向白雪,眼眸中再次闪过一丝疑惑之情,意思是在问为什么。
白雪无奈的笑了笑,离开茶案,走到她身旁,不顾红叶不满的眼神,捏了捏她的脸,轻声说道“当初我们反对,是不希望你离开这个世界,或者死去。可是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不知道你是轮回转生还是夺舍,你现在虽然活着,但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红叶轻轻推开捏着她脸的手,有些不满的看着白雪,随后收回了目光,因为她突然发现如今她需要仰着头看过去只到她肩膀的白雪,她不满的转过头,转身离去。
她推开这间茶馆的大门,白雪留在原地,没有跟上,在她即将踏出这扇门的时候,白雪望着她的背影,认真的问道。
“你还好么。”
红叶的脚步顿住了,她沉默了许久,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那在你们那个世界,你这个病叫什么?”白雪问道。
红叶愣了愣,在白雪的注视下,她缓缓开口,无奈说出了这场见面的第一句话,因为很久没说话的原因,她青雉的声音中略带着沙哑,如同许久没上油的琴弦被拉响。
“癌症晚期...或者抑郁症。”

暴走的春哥哥2019-06-26 22:55: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第一章 新的神通者
贤者之塔准确来说并不位于大陆的某个位置,它严格意义上讲并不存在于这块大陆。幽影城,光之壁垒,四大元素位面,无数在时光中沉寂的亚位面被法师与巫师们发掘,然后与主大陆进行联结,而位于大陆西方,大部分人眼中的贤者之塔不过是无数位面传送门聚集起来的城市罢了。
贤者之塔的历史已经不可考,早至巨龙与泰坦们还在这片大陆活动的时候,贤者之塔的标志——通天的巴别塔,就已经出现在无数古文明的壁画中。
而如今,安莉雅来到了贤者之塔,她用了半天时间寻找那封信上记载着的住址,再按照信上要求的顺序开关三个衣柜十二次后,一道传送门突然出现在了第十三次被她开启的衣柜中,她沉默了一会,走进了那座传送门,前一秒她还在某座废弃民居里的,已经沉淀满灰尘的衣柜里,下一秒她已经踏入一片书之海洋。
一排排的各式各样的书架林立在大堂之中,机关驱动的傀儡与法阵带来的清风正整理着数以千计的书架,正如同大部分巫师塔与法师塔一样,以知识为力量的施法者们的住所往往是书的海洋。
一个傀儡无声的离开他的岗位,走到了她面前,向她指明了一个方向,她习惯性的对着傀儡微微鞠身表达谢意,尽管这对于一个炼金驱动的傀儡而言并没有什么意义。
她穿过井井有条的书架,顺着傀儡指明的方向随意走着,目光扫过书架上的书籍,人类的通用语写就的书只占少数,大部分书的书名是用异族的语言写就的,从优雅拗口的精灵语到散发着不详气息的深渊语,来自各种种族的魔法气息在书上环绕,安莉雅静静的走着,没有试图去翻看,不知穿过了多少座书架,她看到了她此行的目标,微微发青的肌肤与探出黑发的尖耳揭露出她暮光精灵的身份,不过一米二三的身高靠在高大的书架旁显得格外娇小。

这是安莉雅第一次看到她的导师红叶。
她那时候还不知道红叶的身份,只是猜到了她应该是一名非常了不起的人。
很多年之后,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她对红叶聊起了当年在她的法师塔里的初遇,多年后的红叶对那场初遇印象并不算深刻,当年的她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的感知能力,而安莉雅则印象深刻。
“我从未想到有一个人能那么的孤单,她明明站在你面前,却感觉离你相隔千万里,好像她双脚所站立的不是人间的地面,而是另外一个世界。她明明是活着的生命,却感觉已经死去了多年,在当年的我眼里你似乎是活人又似乎是死人,我觉得你很可怜。”
...
...
红叶并不知道面前的小家伙此时正在可怜自己,她无声间激活了十多个侦测魔法,魔网代替了她已经渐渐失去作用的无关,不停地向她传递面前的人的信息,从能感知空气震动的蛛行者之触到感知光的侦测之眼,十多个感知魔法带来的海量信息流渐渐地在她脑海里勾勒出一个人的形象,她随手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画板,低头用铅笔在纸上滑动,微微散开的瞳孔依然锁定着安莉雅。
最终还是安莉雅犹豫着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您好,我叫安莉雅。”安莉雅微微鞠身,做出了自我介绍。
红叶点了点头,依然没有说话,手中的笔依旧没有停下,沉静的大厅内只剩下笔尖掠过纸面的沙沙声。不知过了多久,在安莉雅在考虑是不是要隔天再报道的时候,铅笔停了下来,她转过画板,把刚刚画的画展示给安莉雅看。
那是一幅女性的半身像,她干脆利落的短发在后脑勺堪堪扎成一个短辫,几根凌乱的发丝随意散落在鬓角,浅湖一般的眸子里没有一丝迷茫与不安,坚定的看着远方,纤薄的红唇勾勒出甜甜的弧度,秀美的五官与诗意的曲线无不证明是一位美丽的女子。
红叶突然皱了皱眉,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转过画板重新在画上加了几笔,然后把画递给安莉雅,安莉雅接过画,看着画面上的画,沉默不语。
是的,画面上的画就是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红叶见面以来第一件事就是给她画了幅画像。安莉雅手指抚过光滑的画板,如同抚过镜子中的自己。
“画的很像...除了您加上的这几笔。”
红叶最后加上的这几笔随意的在额角上勾勒出一对标准的,深渊族裔的羊角,原本清澈的瞳孔中被描绘上混沌的漩涡,清美的脸上沾着几滴飞溅的血迹,画框边缘的手指上浓郁的化不开的血色让整幅画平添些许邪魅的意味,画中人静静地看着自己手上的血液,原本甜美的笑容在血迹的衬托下化为邪性而满意的笑。安莉雅看着画中的自己,突然生出一丝寒意,仿佛灵魂的深处都被那双无神的双眼看穿的感觉。
红叶笑了笑,重新拿过一个笔记本,在纸上写了一句话。
“你杀过多少人?”
安莉雅眼神刹那间变得无比锐利,她注视着红叶向她展示的笔记本,摇了摇头,说“这很重要么?”
“不重要。”红叶继续在笔记本上书写着,不喜欢说话的她习惯了用笔迹和书写交流,“你愿意当我的学徒么。”
安莉雅笑了笑,试探性的问道“那么代价呢?”
“全部。”笔记本上简洁的两个字宣示着代价。
安莉雅愣了愣,并非是因为这个代价的沉重,而是她想起了一些来到这个世界前的记忆,她沉默了一会,忽然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我曾见过最高洁的兽人。”
红叶听到这句话,唇角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意,在笑颜展露的那一刻,她仿佛从千万里外回到了人间,她笑着合上了笔记本,看着安莉雅轻声说道,微微沙哑的声音说出的内容同样有些莫名其妙。
“也曾见过最卑劣的骑士。”她随手把笔记本放回腰间,走向安莉雅,长长的黑发末端轻轻扫过地面,她走到安莉雅面前,抬头看着她,说道“看来我们来自于一个地方。”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新的神通者。”
安莉雅愣了愣,有些不敢相信在她面前发生的事。


暴走的春哥哥2019-06-26 22:59: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