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inite∞121210】「文文∞ALL种」剌

楼主:废柴_年 字数:216738字 评论数:1590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1L

废柴_年2012-12-10 22:35: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喂,吓到了?”李成烈似乎是觉得李成种的样子有点好笑,伸出手掐了掐李成种僵硬的脸,“真是小孩子,这里是赌场哎,又不是过家家。”

“要你管!”李成种突然怒气冲冲地拍开李成烈的手,炸毛一样叫道。

李成烈一点没生气,而是依旧站在原地笑得发颤,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高兴的。相反李成种则一脸防备加憎恶瞪着李成烈,拳头也紧收在身体两侧,仿佛随时会对着面前那张笑得张扬灿烂的脸挥上一拳。

“哎呦真拿你没办法,不逗你啦。”李成烈说完从口袋里掏了一个信封出来递给李成种,“这是刚才让工作人员帮我兑换出来的现金,一共四千块,作为对你刚才表现的奖励。”

“你真把我当小孩子啊?刚才不用挡着我,我没那么胆小。”李成种有些不满地把那个信封推开,然后说道,“还有,你以为我会拿陌生人的钱吗?我像是那么没有概念的人吗?是高利贷吧,我不需要这个。”

“高利贷…你了解得还挺多嘛~”

李成种站直身子,小心翼翼地挪了两步向李成烈的身后看去,桌上的残迹已经被工作人员处理干净,王老板也早就愤愤而去,刚才的一切就仿佛没发生过一样,周围的人们该做什么继续做什么,叫好声和呐喊声依旧此起彼伏,热潮一浪高过一浪,那样的小插曲并不能给人们带来满足感。在这种虚而不实的环境里,李成种也感觉自己的脚步虚浮起来,他努力镇定下自己的神思,然后对李成烈说道,“我很需要钱,你可以跟我赌一局吗?”

废柴_年2012-12-25 22:39: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谁说我输不起?我只是想公平竞争!”

“别开玩笑了,在这种地方你跟我讲公平竞争?刚才如果不是我帮你,你早就从这里滚蛋了。”

“刚才…”李成种一回想,在那种情况下都可以反败为胜,自己的运气还真是好得不正常,“那也不是我愿意的。”

“这里的法则就是这样,赢的人说什么都是对的,输的人说什么都是错,现在你欠我一个承诺了,现在就兑换掉吧。”

“我还是觉得被你耍了,你故意的吧。”

“对啊我就是故意的。”李成烈一摊手,李成种这才看见刚才被他的手挡住的地方有一处抓痕,看来是自己刚才不小心抓破的,心里顿时闪过丝内疚。

“那我们来算算账吧。”李成烈环着手臂,一副教育者的姿态,“很简单,以后你别来了。”

“啊?”李成种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我说。”李成烈弯下腰仔细盯着李成种的眼睛,那层厚厚的镜片后的眼睛水润清澈,光彩一点也没被玻璃挡住,李成烈心想,这孩子的眼睛真漂亮,“你语文不会都不及格吧?从现在开始,不要再进赌场了,这里你玩不起。”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李成种瞪着眼睛,那强烈的眼神要把镜片震碎似的。



废柴_年2013-01-04 22:31: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我见不得未成年人破坏这里的气氛。”

“切,如果我不缺钱,我也不会来这里,你以为我很喜欢吗?”

“我没有资格跟你说这样的话,不过…你还是做个好学生吧,看你也不是不良少年啊。”

“哇,真是多管闲事,会做点小手脚就可以这样指使人吗?”

“你的父母到底是怎么教你的啊,这么没有礼貌。”

“我没有父母,所以对不住了,我就是这样没礼貌!”

“…我说错话了。”

李成烈还想解释什么,可是李成种已经气得转身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狠狠擦着脸上的眼线,不一会儿脸就糊得跟炭似的,跑到门口的时候他看了下自己黑乎乎的掌心,拧着眉头还是去了洗手间,他可不想被人看见自己这副狼狈的模样。

冰凉的水泼在脸上的时候,李成种终于清醒了些,也终于想起来自己本来是打算来做什么。身上所有的钱都输光了,还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惹了一肚子火,李成种觉得自己这一天过得极其憋屈,点背点背。

“真是不该出门。”用力搓着那黑色的眼线,却仍旧有残余的颜色粘在眼皮上,李成种眨眨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简直像个小丑,“李成种啊李成种,你怎么总是出洋相啊。”



废柴_年2013-01-04 22:31: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李成种干脆把脸整个埋在水龙头下面,闭起眼睛让水流直接从眼睑上滑过,直到他被冷水刺激得受不了了才抬起脸来,闭着眼睛去摸台边的纸巾,掌心不经意间摸到了一个硬硬的物体。

“恩?”半眯起眼睛一看,李成种觉得那东西很眼熟。拿到手里才发现竟然是自己被偷的钱包。

“不是吧…”对于突然回到自己身边的钱包感到不可思议,李成种随便抹了两下湿漉漉的脸便急匆匆地扒开钱包,让他惊奇的是,一沓子钞票安静地躺在钱包里,数了数,分文不少,“啊…钱包自己长脚跑来这里了?”李成种心里一喜,乐滋滋地把钱包揣在怀里,又转念一想不会是别人忘在这里的相似的钱包吧,虽然不想相信这么巧的事情,但是也不愿意错拿别人的钱包,李成种把钱包重新打开,翻了好半天终于找到了物主证据。他从钱包最里面的夹层里抠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笑得灿烂的南优贤,不平整的边缘有被撕裂的痕迹。这张照片本来是两人的合照,此刻另外一半属于李成种的身影却不翼而飞了。

李成种恍惚了好半天,他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把这照片塞在钱包里的,而且那照片上的自己当时是什么样的表情呢,“真可惜,什么时候撕坏的啊…”他又在钱包里掏了半天,还是没发现被撕掉的另一半,只能遗憾地摇摇头,继而把那半张照片塞在了钱包的最前方的相片夹里。

他又想到刚才那个人,不知道自己抓出来的痕迹会不会留下疤。如果真的留了疤,也只能算他倒霉啦。

废柴_年2013-01-04 22:31: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不管怎样,钱找到了,再继续在这种地方逗留也没有意义,李成种把钱包紧紧攥在手里,生怕那些钱再次飞走,而他的脑子也因为困倦而愈发迟钝,懵懵懂懂地往外走,经过门口的吧台时他看了一眼,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已经不在那个位置上了,取而代之的是之前他看到的老头子,老头子盯着他的眼神让他很不自在,他赶紧加快了脚步向门外走去。

“跟我走!”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急切的声音,李成种刚走出那扇铁门就被莫名的力量拉向一边,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天旋地转间他搞不清状况,只能迷迷糊糊被人拉着跑,他看见那人在自己前面跑的背景觉得眼熟,手又被紧紧攥着几乎发疼,这让他因为钱包的失而复得而恢复的好心情再次烟消云散。

“喂!喂!放开!”李成种的叫喊对那个人毫无影响,那个人只是一味地扯着李成种的手,用力把他带进了一条小巷子里,李成种被那人甩到了墙上,后背被粗糙的墙面撞得生疼的同时,一直在背上晃晃荡荡的书包也“吧嗒”掉在了地上,李成种无辜又委屈地揉着自己被摧残的肩膀,疼得眼泪水都出来了。

而那个人这才慌慌张张地蹲下来帮李成种捡地上的书包,嘴里还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我太用力了。”

李成种一下子想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了,不正是刚刚说过要再也不见的李成烈么,此时那个人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依旧灿烂如花,一口大白牙在没有路灯的情况下也明晃晃,亮晶晶。

“草,用的什么牙膏啊。”李成种暗自嘀咕,脸色非常不好,“喂,你是不是有病啊,干嘛拉着我!”

“我是为了救你哎,你别狗咬吕洞宾啊。”

“你才是狗呢!”

“我只是打个比方,就说你语文没学好了,你看…嘘!”李成烈一把拉过李成种箍在怀里,手也迅速地捂住了李成种的嘴不让他发出声音,然后两个人壁虎一样贴在墙上,小心地听着巷口的动静。有杂乱的脚步声跑过,巷子里又安静下来,李成烈屏住呼吸观察着外面,手上突然传来火辣辣的痛感,让他“哦呜”一声甩开了手。


废柴_年2013-01-06 21:26: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嘶…你真是狗啊,干嘛咬我?!”

“感到疼吧?我刚才撞的那一下更疼!”李成种瞪眼怒道。

“你还真是小心眼啊,我是为了你好啊,你知道刚才跑过去的是什么人吗?”

“关我什么事,我又不认识他们。”

“是王老板的人啦,我刚才差点被他们逮住,还好我够机灵哈哈,不但逃脱了还顺便救了你一把,不然被他们看到你肯定要揍死你。”李成烈半得意半恐吓地对李成种挥舞着拳头,李成种的眼神却凝聚在他手腕的一道伤口上。

“这个不是我弄的。”李成种被吓到一样指着李成烈手上在流血的地方,认真道,“别想我负责啊,我没有钱赔你医药费。”

李成烈一拧眉,按着李成种的脑瓜子就是一巴掌,“你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啊,以为我要讹你钱吗?”

“那可说不定,你还出老千呢。”

“你不能因为这一件事就对我抱有偏见。”李成烈笑眯眯地拎起手里刚才从地上捡起来的书包,没有直接递给李成种而是从已经被扯开的书包里掏出了两本书,拿在手上笑得愈发开心,“就好像我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对你抱有偏见一样…没想到你爱好挺多啊,毛还没长齐就这么有欲望啊。”

“还给我!”李成种急得直跳脚,那是他刚才躲开金圣圭偷偷藏起来的两本书,也是他身上剩下的最后两本了。


废柴_年2013-01-06 21:26: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急什么,这么好看啊?”李成烈说着就去翻,边看还边指指点点,“你的品位不咋地嘛,这个胸太小,这个腿太粗…”

“啊啊啊你小心点!”李成种突然抓过李成烈的手,小心地护住他还在流血的胳膊,“这里还在流血啊啊啊!”

李成烈的心里有些感动,暖暖的,“原来你关心…”

“别把书弄脏了!拿开拿开!”

“我…喂!”李成烈不满道,“你也太没人性了吧。”

李成种宝贝一样把从李成烈手里抢回去的小黄书护在怀里,敌视着李成烈,“我不管你是什么居心,但是你再不处理你的伤口的话可能就会死掉了。”

“你也太夸张,这点小伤…唔,好像是有点多,你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止血的东西吗?”

“我为什么带那种东西在身上?”话虽这样说着,李成种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递给李成烈,“只剩下这一张了,你将就用用吧。”

李成烈无奈地接过,像贴膏药一样把纸巾盖在了伤口上,血色迅速渗出,那惨白和猩红相间的刺目景象让李成种心惊肉跳。



废柴_年2013-01-06 21:26: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我我我…你你你…”李成种的表情像是快哭了,明明心里很讨厌这个带给自己麻烦的人,可是看到他疼自己竟然也会觉得疼,手脚疼得蜷缩在一起,他想碰又不敢碰。

“没事啦,我去找人给我处理一下,就在这附近。”李成烈似乎看出了李成种的心思,宽慰般摸了摸他的头发,“你也快点回家吧,不要从刚才的路走了,需要我给你钱打车吗?”

“不用…我的钱找到了。”李成种的声音闷闷的,全然不像之前那么高昂。

“今天让你见到好多次血,真是有罪恶感啊…应该好好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的,我建议你还是少看这种书…”看见李成种又瞪自己,李成烈傻憨憨地继续说道,“那个…你看也没关系,我理解你,但是你得看点有品位的,这种就算了,要不要我推荐你几本啊?”

“你这种人不值得同情。”李成种埋头把书包理好,然后冷静地转过身,迈开脚向巷口走去。李成烈在他的身后倒抽冷气,仿佛才刚刚开始感到疼似的,可是李成种没有再回头,而李成烈也就没有再叫住他。

废柴_年2013-01-06 21:26: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南,优,贤…”李成种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我家的窗户怎么回事?”

“哎?真的哎!”南优贤好奇状,“是不是被猫撞了啊,你看这碎片啧啧啧,谁家的猫这么想不开啊。”

“呀!”李成种大怒,“你受死吧南优贤!”

“哎哎哎我错了我错了!”南优贤左躲右闪,嗷嗷叫唤,“你再打我我可就翻脸了啊!我真的要翻了啊!”

“你这个混蛋!”

“好啦好啦成种弟弟不气了哦~哥哥给你呼呼~”南优贤讨好地贴过来,李成种正蹲在地上头痛状扶着脑袋。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滚边去啦!”李成种一把甩开南优贤的手,然后从身后的书包里抓出两本书扔给他,“拿去!”

“什么东西啊?…小黄书?!你什么时候留的啊,我还以为都被扫把金没收了呢。”

“不是你说要拿去孝敬班里的新老大的。”

“我开玩笑说说而已,你还当真啦?”

“…这么狗腿的事不就是你的爱好吗?不要拉倒还我!”

“好啦好啦成种弟弟你真是太可爱了快让哥哥亲一口~”

“滚开!你拿命来抵吧!”

“不要这么暴力啦呵呵呵反正你家有没有窗户一样冷不如到我家睡一会吧~”

“谁要和你睡啊…”

“好啦好啦我的命都给你这样行不行?我们成种弟弟真是长大了啊会为哥哥着想了~”


废柴_年2013-01-06 22:23: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仅仅开着一盏小壁灯的房间里,一个男人歪着身子斜靠在墙上,他的胳膊随意地搭在墙角的木桌上,一个女人正在帮他把受伤的手腕周围绑上绷带。男人没有受伤的另一只手此刻举在半空中,他正仔细端详着指尖捏住的一小张照片。

“好啦~”女人轻佻地弹了下被绑好的白色绷带,然后从包里掏出支口红在绷带上画了一颗爱心,男人并没有注意到这点,仍旧在看着照片,被灯光蒙上淡淡橙晕的嘴角有一丝浅笑。

“到底在看什么啊?这么暗也要看…”女人好奇地勾脖子去瞧,“哇,这是谁啊,好丑。”

一直在装模作样的男人瞬间破功,颤着全身哈哈大笑,笑到最后甚至趴在墙上不停捶打,一副要笑死过去的模样。

“哥,你中邪啊。”女人翻了个白眼,坐到一边去卸妆了。

“哎,宝贝儿,你还记得晚上那个小孩子不?”李成烈好不容易缓上口气,乐呵呵地问道。

“哪个啊?”女人擦掉眼线和唇膏,一副素颜看着很是清纯,仔细看去的话眉眼和李成烈有些相似。

“就是那个倒霉蛋,被我偷了钱包的学生,眼线画到这里的,哈哈哈哈。”李成烈指着自己的下巴,“这照片上就是他,哈哈哈,那脸太好笑了。”

“不知道是谁这么坏啊,把人家的脸涂成这样还要拍下来。”

照片上李成种似乎是在睡觉,脸上被彩色笔涂成了猪的模样,如果此刻李成种知道自己钱包里被南优贤偷偷塞进去的照片的另一半是这副尊荣,恐怕明天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叫南优贤的这个人了。


废柴_年2013-01-07 21:51: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即使这样也很可爱。”李成烈一本正经道,说完自己又笑开了,大喊着“一定要珍藏”然后把照片塞进了自己的钱包里。

“切,又不是你的女朋友,把这小毛孩的照片藏起来干嘛。”

“我们宝贝儿吃醋啦?”

“哥还是管好自己吧,干嘛那么爱玩,以后又多了一个视你为眼中钉的人了,王老板肯定恨不得立马砍死你。”

“好啦,我以后一定会小心的,宝贝儿就不要担心了。”

“话说回来,你怎么会有那个学生的照片啊?还有,真没想到啊,你不是不偷学生的钱的。”

“所以我把钱还给他了啊。”李成烈理直气壮地答道,“分文未少,还给他上了宝贵的一课呢。”

“啧,把偷了别人的钱再全数还回去,这也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看见的事呢,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啊?不会是假冒的吧?”

“哎呦,我那时候哪知道他是学生嘛,他穿得那么土又蹲在那里,我还以为是喝多了的醉汉呢,他后来告诉我被偷了钱我才知道啊,实在不忍心害他被赶出学校,就当积个阴德吧。”说到这,李成烈扯开桌上的包,里面是一沓沓兑换好的现金,“这里是赢到的钱,等天亮了就拿去医院吧。”

李慧娜叹了口气,“哥,你好久没去医院了,妈很想你。”

“哦。”李成烈应了声,没了下文。


废柴_年2013-01-07 21:51: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对了,提到学校我想起个事。”李慧娜把一个红本子递给李成烈,“这是一个老师压在这里的,他在赌场上借了高利贷,结果被人打了个半死,至少得在床上躺个半年。”

“为人师表也好赌啊,这世上真是什么事都有。”李成烈接过去一看,是本教师报到证,“给我这个干嘛?”

“哥,你以后别去赌场了,每天看到你进去我都心惊肉跳,生怕你被人砍了横着出来。”

“我在你眼里那么逊啊?”

“说正经的呢,你看这个报到证上没有填名字,听说这个老师才刚刚被从外地调到首尔本部工作,明天就正式开学了,离职报告都没来得及跟学校打,我把这个拿给你是希望…”

“不会吧…不能吧?你看我,我这个样子,有我这么帅的老师吗?恩?”李成烈自恋状摆着pose,搞怪的样子一点也没有书卷气。

“你长得这么帅当然不能只当个老师啊,这是浪费!”李慧娜又拿出另外一张纸,上面是个人简历,“你看这个,是那所学校校长的亲女儿,据说身家上亿哦。”

“哦…恩…”李成烈看了一下,不知该作何评价,“额…啊…”


废柴_年2013-01-07 21:51: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嗯嗯啊啊个屁啊。”

“这不能吧,虽然我的魅力是足以迷倒那些高中生啦~”李成烈一副很是苦恼的样子。

“你有病啊,谁让你去钓高中生了,这是她五年前的资料。”

“五年前的资料?吓死我了。”李成烈心有余悸状拍胸口,“要是她现在还长这样,我可不会勉强自己。”

“放心好啦,人家身材可火辣着呢,脸也是首尔最好的整容医生的作品,保准你看了立马口水流下来,不比那些杂志上的模特差哦~”

“这样啊,那小子一定很喜欢。”李成烈突然想到李成种,到底为什么学生的包里没有学习用书而有黄色期刊啊。

这个问题金圣圭也很好奇,他此刻正坐在舒服柔软的大床上,翘着个二郎腿翻看着从李成种那里没收来的小黄书,还看得津津有味容光焕发。床的另一边突然陷下去,一个身影凑到了他旁边疑惑道,“这么有趣啊?看你脸上写满了猥琐。”

“快去睡觉啦,上学第一天可别迟到。”金圣圭推了金明洙一把,继而继续翻书,时或发出夸张的笑声。

“就是因为你笑得太大声才会吵到我,隔着面墙我都能听到。”说完金明洙拽过一个枕头抱在怀里,眯着眼睛似醒非醒。

“别在这里打瞌睡,滚回房间睡去。”金圣圭把书一合,“啪叽”拍在金明洙的脑袋上。



废柴_年2013-01-07 21:51: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没有金警官的床我不要睡。”被书敲了一记,金明洙的声音闷了不少。

“真拿你没办法,明明在外面装帅耍酷,回了家就一副孩子脾气,金明洙你都23岁了好不好,还以为自己是3岁啊?”

“恩,我今年三岁~”金明洙突然伸出了三根手指鼓嘴扭捏道,说完自己滚在床上笑个不停,金圣圭嫌弃得不得了,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金明洙,嘴里还念叨着,“这可怜的孩子自小就烧坏了脑子,都怪哥哥没有给你吃邻居二娃家的鸡下的蛋。”

“圣圭哥别忘了我现在是高中生。”金明洙坐直了身子正色道,“一定会好好表现,不让上级失望,敬礼!”

“恩恩乖啦乖啦~”笑眯眯地摸金明洙的脑袋,金圣圭想这弟弟不严肃不耍酷的时候还是蛮可爱的,如果那个不务正业乱搞瞎搞的李成种也有这种觉悟就好了。

“圣圭哥…”金明洙躺倒在金圣圭的腿上,闭着眼睛哼哼,金圣圭就顺手拍打着他的后背。

“早点睡吧,去学校我就没法罩你了,自己一定多个心眼,看你怎么这么傻呢。”

“如果我这次的任务成功了,一定会让领导把圣圭哥调回重案组的…”

“瞎想什么呢,我在这里挺好的,你看还有免费的杂志可以看。”



废柴_年2013-01-07 21:51: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才不是…圣圭哥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哎…”

金圣圭没有再接话,不一会儿膝盖上便传来金明洙平稳均匀的呼吸声,金圣圭稍微挪了下位置,然后把那本小HUANG书重新拿在手里面,随意翻开了一页。那页纸上有李成种鬼画糊一样的“大作”,一栋房子旁边有三手拉手的人,人上面还歪歪扭扭地标注了名字,“我”,“南优贤”,“妈妈”,然后“妈妈”两个字又被笔给划掉了。

李成种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经常把藏在床垫下面的小黄书拿出来当日记本用,然后在上面空白的地方画些涂鸦或者写点有趣的小段子。

这大概是一个内心装着沙漠,却在渴望绿洲的孩子吧。

金圣圭合上书,温柔地看着金明洙,你是这世上最清澈的一汪泉。

“成种啊,睡了吗?”南优贤小心翼翼地问道,耳畔李成种似乎睡熟了,这让他放下心来。窗外的天色已经泛青,有朦胧的光线照进房间,南优贤摸索着打开台灯,然后撑起身子看李成种熟睡的脸,看着看着,自己捂嘴傻笑起来。

李成种安静的样子太美好了,就像婴儿一样。

南优贤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两副眼镜来,和李成种自己的那副土得掉渣又很笨重的廉价眼镜不同,这两副眼镜精致又漂亮,金丝框上还镶着花纹。之前南优贤偷偷拿走了李成种的隐形眼镜,然后去眼镜店配了两副一模一样的眼镜,不同的只是一个有度数一个没有。

“ZANGZANG~”南优贤轻声欢呼着,“开学第一天就戴着这个去学校吧~”然后他轻手轻脚地把眼镜打开卡在李成种的鼻梁上,又把自己的那副也戴上,拿过抽屉里的拍立得把自己和李成种一起拍进了镜头里。

待相纸上的影像缓缓地显现出来,南优贤拿笔在上面写上了时间,然后心满意足地把相机和相片一起放回了抽屉里。

他回过头,李成种脸上架着的眼镜已经被蹭歪了,垫在眼角下方有浅浅的印痕。南优贤把眼镜取下来,然后慢慢地靠近李成种的脸,在那个痕迹上轻轻地印了一个吻。

Good Moring.

= CH 6 FIN =

废柴_年2013-01-07 21:55: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啊那个我今天心情很好(因为看到大家的留言 XD)所以没忍住早上就回复了...晚上一定有更新,晚上再见哦~~

废柴_年2013-01-08 09:35: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 CH 7 =

终于迎来了开学的日子,三三两两进入校园的学生们脸上的表情或是期待明朗或是灰暗沮丧,不管怎样寒假都结束了,重新回到学校的生活有着很多未知的可能,一切又是新的起点。

这个寒假南优贤一直和李浩沅张东雨厮混在一起,每天浑浑噩噩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待到天黑了便拎上吉他去练习,以至于第一天上学便睡过了头,李成种倒是早早起了床,可是却等到穿戴完毕了才把南优贤从床上弄起来,南优贤顶着一头草窝问他干嘛,李成种说“我饿了吃完早饭去学校吧。”南优贤“哦”了一声又重新躺下,三秒过后才抽筋一样从床上弹起来,二话不说便手脚并用穿衣服,眼神在瞄到闹钟上的时间时更加慌张了。

李成种抱着胳膊淡定地站在门口,轻飘飘道,“钟被我拨快了一刻钟。”南优贤匆忙提好裤子的手立马松开了,泄气一样重新瘫倒在床上,嘴里还不满地哼着,“成种弟弟你吓死哥哥了,我今天还要做开学演讲的。”

“真想不通你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学生会会长的,还要给可怜的学弟学妹们做洗脑工作…恩,那个,南优哥哥,你的裤子拉链没拉…”

“哎?哦。”南优贤把裤子拉好,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盯着李成种看了一会问道,“我给你的眼镜呢?”

“戴着了啊。”

“不是这副,我放桌上了你没看见?”南优贤念念叨叨转身,然后回头的时候脸上便多了一副眼镜,“就是这样的,我们一人一副,很棒吧~”

“哇,真的挺好看的。”李成种抚着下巴一本正经道,“看上去斯斯文文,真像个衣冠禽兽啊。”


废柴_年2013-01-08 22:32: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于是在南优贤的半撒娇半逼迫下,李成种还是戴上了那副和他一点也不般配的金丝框眼镜,那眼镜其实太过成熟,两人戴着都有点怪怪的。就在两人随着人流往校门里走的时候,不远处的一个身影蹦蹦跳跳地跑来,还跟着另外一个人。

“东雨哥,你好。”李成种有礼貌地弯腰打招呼。

“哎?看不见我吗?我是透明的吗?”李浩沅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然后被南优贤一把推了老远。

“你们今天走文艺斯戴尔啊,就你啊南优贤还装模作样戴眼镜,想迷死多少小姑娘哩~”李浩沅指着南优贤的脸哈哈大笑,在李成种扫过来的一记眼刀下立马噤声,尴尬地咳了两下后退一步躲在了张东雨的身后,“你们聊,你们聊。”

“成种啊,寒假过得开心吗?”张东雨这个温暖的大哥哥总是让李成种觉得亲切,李成种乖巧地点了下头,然后便匆匆地和他们告别向高一教学楼的方向去了。

李浩沅一直看着李成种的背影,直到确定李成种进教学楼了才回过身来跟南优贤说道,“你知道他昨晚去哪儿了吗?”

南优贤带头往前走,“知道啊,怎么了。”

“你真的知道?教育方针改变了啊这么民主开放自由…”

“你想说什么啊?一大早跟我绕弯子。”

“不是我的眼睛看见的,所以我不敢说。”李浩沅一把拉过走在另一边的张东雨,然后指着他说道,“当时我去上厕所了,东雨哥正好看到的。”


废柴_年2013-01-08 22:32: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

“这么神秘?”南优贤一点都不关心的样子,随口附和了一句,耳朵却已经竖起来了,“就说来听听看啊。”

“他其实…”东雨的话才说了一半,上课铃声却在此刻突兀地响起,还在路上晃着的三人俱是吓了一跳,扯着书包就往教室跑。

“啊啊等等啊南优贤!我作业没做你等会借我抄!”李浩沅边跑边跟在后面喊着,那声音在操场上不断回响,惊起地上的一群小麻雀。

正坐在靠窗口的位置打盹的李成种揉揉眼睛,往窗外看了一眼,操场上已经没有人了,小麻雀在草坪上啄着草皮,刚才的吵闹已经消散。上课铃声响了一会终于停下,周围的学生们却仍旧在叽叽喳喳讲着话。据说今天会来新的老师,那些学生正在激烈地讨论着新老师的模样。

“我刚才路过教务处看到了!可帅可帅了!”

“他的个子很高哎,简直是白马王子~光看背影都很优雅~”

“难道比南大人还要优雅吗?”

“南大人和老师怎么能比呢?老师是成熟的男人啊~”

真是一群白痴。李成种揉揉头发,从包里掏出了一副耳机塞在耳朵里,然后垫了本书在脑袋下面继续睡觉。他才不管新老师是圆的扁的公的母的,他现在只想睡觉。

废柴_年2013-01-08 22:32:00 发布在 infinite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