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路漫漫其修远兮(强强,HE)

楼主:慎独_先生 字数:25862字 评论数:77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流氓骚气侠客攻x隐忍傲娇杀手受。
计划写从三个月到生,应该不长。
(镇楼old先大大的图,另,给19天疯狂打call。)

慎独_先生2019-07-14 15:58:00 发布在 十世
许久没开坑,拖延症晚期,文笔离家出走,卡文卡到怀疑人生。
欢迎催更和提意见。
话废,但是欢迎勾搭。

慎独_先生2019-07-14 16:01:00 发布在 十世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慎独_先生2019-07-14 16:02:00 发布在 十世
第一章:有孕
白芨收起匕首,看着将要蔓延到脚底的血迹往后退了一步,站在原地顿了顿之后还是绕过躺在地上尸体,将手覆在那双浮肿的满目惊恐地眼睛上。
他站起身,听着不远处侍卫来回巡视的脚步声,转身从半开的窗户离开。
明月高挂,夜色依旧。
于密林里极速移动的身影突然一顿,弯腰扶树,隐约传来干呕的声音。
白芨不甚明显的皱了皱眉,身体还能感受到明显的恶心的感觉,然而确实是什么也吐不出来。
他抬手虚探了另一手上的脉搏,脸上的表情有些意味不明。接着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狠狠皱了皱眉。
就近找了一处水源,白芨用手捧着喝了几口清水,才觉得那股难耐的恶心感消失,看着水中随波晃动的月亮,他沉默了一会,掉头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满城。
回春堂。
天方破晓。
刘大夫打着哈欠,刚打开医馆的大门,便见门外站立着一名面无表情的黑衣少年,吓得他顿时清醒。
刘大夫捋了捋胡子,干咳两声,“看病还是抓药?”
白芨看了他一眼。
“看病。”
刘大夫一手搭在白芨的脉搏上,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从容淡定渐渐惊讶然后疑惑,抬眼看到少年面无表情紧紧盯着他,他有些焦灼地抓了抓胡子,又细细感受探到的脉搏,一张老脸上满是纠结。
“咳。小伙子,说实话我从医三十多年,你这脉象按理说我是很熟……但是……咳。你是男子吧?”刘大夫皱着眉头,眼睛装作无意地扫了扫少年的胸前。
“什么意思?”白芨语气淡淡,另一只拢在袖里的拳头却暗暗攥紧。
“我探到这应当是……咳,好像是,喜脉。但是,嗯……你最近有没有什么感到不对的地方?或者……”
刘大夫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少年抽走胳膊的动作打断。
白芨快速从袖中掏出银子放在桌上,转身就走。
“嗳,小伙子,啊不对,嗳,那个,你等等……”
刘大夫抓着银子匆匆追出门,往大街上一瞅,却发现已经找不到人影儿了,只好回头,没拿银子的手又忍不住抬起抓了抓胡子,语气满是疑惑,“不是男的?也不对啊……可男的要怎么有孕?”

天已亮,城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夏日里人群中不太流通的空气令白芨感觉又是一阵恶心难耐,连忙走到一边弯腰干呕几下。
“喂,你没事吧。”
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警惕感令白芨在一瞬间绷紧身子,而熟悉的声音却又让他一阵恍惚。
记忆里的片段忽然间一涌而出。
白芨匆匆拍开肩膀上的爪子,“没事。”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

陆焕甩了甩被拍开的手,看着跑开的身影有些莫名其妙,“啧,不识好歹。”
正要转身离开,却突然又觉得无意看见的少年的侧脸好像从哪儿见过,声音也有点熟悉。
“难不成以前认识?不过为什么要跑?”
陆焕转身回客栈,人群攒动的大街上似乎发生了什么纠纷,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
陆焕皱了皱眉,一脸嫌弃的捂着耳朵,“真是的,叫什么叫……”脑海中却突然响起一声难耐又隐忍的少年音,微红的眼角,威胁又带着乞求的眼神……
“卧槽!”陆焕猛然回头,想到了什么的他快步追回去。可想而知并没找到少年的身影。
陆焕站在换地愣了愣,又记起刚才少年发白的脸色,有些担忧,心里还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最后只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低声道了句,“卧槽。”

慎独_先生2019-07-14 16:03:00 发布在 十世
第二章:决定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进。”白芨将匕首贴紧手掌,拢进袖子。
“客人,您的饭菜。”小二端着食盘进来,将其上的饭菜摆在桌子上,“您慢用。”
“嗯,下去吧。”
“嗳。”
白芨看着小二将门关上,脚步声渐远,才抬起右手,把匕首放在桌子上。
看着桌子上的饭菜,白芨正打算动筷,一阵恶心感又涌上喉头,白芨紧忙转头,冲着地板又是一阵干呕。
“呕……呕……”
白芨一手捂住小腹,严重的干呕让他眼前有些发晕,额头浸出些细汗,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他看着地板上自己的影子,眼神晦暗不明,骨节分明的手却渐渐收紧,肉眼可见的靠近腹部的衣服被攥出一道道褶皱。
细细密密的疼痛感从手下的肌肤处传来,白芨却恍若未闻,手指继续收紧,青筋绷起。
烛火被夜风吹动,晃了晃影子。
白芨看着摇动的烛影,右手突然无力般地垂下。
他疲惫的闭上眼,重新抬手摸了摸平坦的小腹,明明一如从前,像是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却让他忍不住咬了咬嘴唇。
“我能,留下你么?”
……
“你以后,能陪着我么?”
……
白芨转头看着饭桌上的饭菜,尽管一点胃口也没有,还是决定忍着恶心多吃一点。
他摸了摸小腹,眼皮半敛,眼神不再空洞冷淡,反而溢出些温柔。
他自己可以不吃,但既然决定留下这个孩子,便不能照以前那样随便了。

白芨用完餐,让小二来收拾了之后,要了热水洗了洗身子,就躺到了床上。
右手还是轻轻放在小腹上。
“我可以跟你说说话么?”
他一开口,便是笨拙。
一直以来一个人的生活,让他有了倾诉的对象和欲望,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多久才能长大啊。”
“哦,我好像知道。十个月。”
“……”
“我是不是要给你起名字。”
“但我没上过学堂,也不识字。”
“……”
“对不起。”
“……”
白芨睁着眼,迷茫的看着房顶,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叹了口气,尽量放松神经,让身体休息休息。

天空一如墨染,月亮高挂枝头,已是深夜。
窗棂处传来细微的声音。
白芨手指动了动,握紧袖中的匕首。
月光从窗户缝洒进来的一瞬,白芨迅速从床上翻身起身,暗中蓄积内力扔出左手的暗器,一个翻滚藏身到桌子后面。
“叮。”兵器相碰的声音响起。
耳边传来细微的风声,白芨头也不回地伸出右手拿匕首往后一挡,起身的同时往后出腿。
来人的反应也十分迅速,及时格挡。
一时之间屋子内全是打斗声。
几招下来,白芨已经清楚来人是谁,正打算运转内力将其制服,却感觉腹部突然一抽,紧接着疼痛袭来。
与平日里完全不能相比的疼痛却令白芨感到前所未有的惶恐,顾不得来人,往旁边猛退几步,半跪着捂着小腹不敢动作,牙齿咬着嘴唇,额头上冒出汗水。
来人也被吓了一跳,急急收回手中的剑。
“你怎么了?受伤了?”
白芨摇摇头没说话,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来人想扶他,却动了动脚,停在了原地。
半晌,感受到腹中的疼痛感渐渐平稳然后退去,白芨终于松了口气,手却没敢从腹部离开,站起身看向来人,“夜鹰。”
夜鹰点点头,看出他拒人千里不想提的态度,知趣地没再问,担忧的目光却忍不住在白芨的腹部转了两圈。
“我在这边接了个任务,准备离开的时候碰见你,所以想来跟你打个招呼。”
“嗯。”
“你也在这边出任务?完成了么?”他们都是杀手,但即使是在同一个组织里,接的任务也都是相互保密的。
“不是。完成了。”
“那你准备回去还是继续接任务。”
“回去。”
“嗯?回去?”他们训练完成之后就会从组织里出来,然后接任务出任务,虽然也可以回去,但是几乎每个城都有组织发布任务的接待点,所以他们很少会去。况且那个地方,他们也不愿意回去。
所以夜鹰听到白芨说要回去,不禁惊讶出声,更何况他一直觉得,白芨比他们所有人都更加讨厌那个地方。
“是,回去。”
“你……”也应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打断。
“你可以走了。”白芨冷冷出声。
“我……”夜鹰动了动嘴唇,却还是什么没说,看了看白芨,转身从窗户离开了。

白芨在原地站了有一会儿才又回到床上。
他是个杀手,过着见不得***子。
但他不能让这个无辜的生命也和他一样。
他得回去,解决一些事情。

想起方才的疼痛,白芨有些后怕。
“是我动作太大了吓到你了么?”
“对不起。”
“……”
“你能不能,不离开我。”
“……”

慎独_先生2019-07-14 21:32:00 发布在 十世
第四章:白芨

白芨本就因为腹痛有些虚弱,更别提与那群黑衣人周旋许久,如今一放松便没了力气,猝不及防地被陆焕一扯,白芨难以稳住身形,直直向后倒去。
陆焕也是一慌,上前一步抓紧把人接进怀里,还没等说什么就感觉到怀中的人在颤抖
白芨一手捂住小腹,另一手被他扯着,脸色白的吓人。
“你怎么回事?受伤了?”
说罢也不听白芨的回答,直接扯着胳膊往自己脖子上一放,弯腰把白芨横抱起,朝已经不远了的村庄奔去。

“大娘,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他,我去城里找大夫!”陆焕急匆匆说道,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白芨放在床上,转身就要走。
“不行!”白芨听到他说要找大夫,连忙抓住他的手。
陆焕看着白芨明明疼到脸色发白,却还是什么也不说的样子有些恼火,想骂他不识好歹,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
“是受伤了么?我给你看看。”陆焕无法,只能退回来。
“不用。”
陆焕听到这生硬的拒绝,不免脸色发黑。
白芨看了他一眼,“我刚刚吃过药了,应该等等就会好。”
他心知这一路不会太平,他是个杀手,这些年不知道接了多少任务,又杀了多少人,而想杀他的,绝对也只会多不会少。
他想留着这个孩子,所以上路前提前去医馆买了许多安胎药。而在陆焕出现帮他挡下那些蒙面人的时候,感受到腹中的疼痛,他便抓紧吞下了两颗安胎药。
现在只是感到疼痛,并没有别的其他感觉,白芨虽然心中有些惶恐,但也觉得孩子应该没大有事。
倘若大夫来了,定能察觉他的不对劲。
况且……
他不愿与陆焕有牵扯。
所以孩子的事,不能让他知道。
白芨低头,不再言语。
陆焕见他低头不再说话,察觉到他的抗拒,皱了皱眉,却也不再坚持。
“那我运功给你输些真气。”想了想,又硬邦邦加了句,“好不容易就回来别再死了。”
说完陆焕又觉得哪里怪怪的,便不再说话,抿着唇把手覆上白芨的后背。

一旁的妇人本来以为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
但她抬头看了看两人。
……
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总觉得这个地方弥漫着莫名的外人无法呼吸的气氛。
想了想决定还是退出去。
“咳,我去给你们弄点水喝。”

“嘿,孩儿他娘,你咋出来了。”
“喂,回来。”
“我去给客人们端碗水喝,那位小伙子伤怎么样啊?”
“嗳,先别去了!……等会儿再去。”
“啊?嗳,你别扯我啊!”
……

屋里的空气瞬间归于寂静。
白芨能听到身后人的呼吸声,温热的手掌贴在后背,一股暖流随着经脉流过他的四肢百骸,腰部还有些酸痛,但明显好了许多,腹痛也渐渐减轻,不知是药起了作用,还是身后人的帮助……或者两者皆有。

几个周天下来,陆焕见白芨的脸色明显好了许多,才停下来,收回了手。

“我们要不要谈谈。我名陆焕。”
白芨听见他的名字,眼睫颤了颤。他动了动嘴唇,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
陆焕等了等,正在再说话。
“白芨。”
“啊?”陆焕一愣,然后又突然反应过来,“哦!”
“白芨?”陆焕轻轻唤道。
白芨抿了下唇,抬头看着他。
陆焕看着少年什么也不说,一动不动看着他的样子,一瞬间只觉得可爱。
“是个好名字。”陆焕笑笑。
白芨紧紧盯着他,“嗯,我知道。”

记忆里却响起清亮的少年音。
“白芨不仅可以止血,而且名字还很好听。”

慎独_先生2019-07-15 21:34:00 发布在 十世
【纠结】想写受受大肚的情节!可是!为什么我都写了五千字了!还没写到!【挺尸】

慎独_先生2019-07-15 21:42:00 发布在 十世
第五章:夜晚

用过晚饭后,陆焕拎进来一桶热水,白芨擦了擦身子。
当然,陆焕想帮忙来着,被白芨拒绝了。
夏日里的气温高,陆焕直接在院子里冲了个凉然后才进屋。
白芨已经躺下,对于陆焕熄灯之后走过来躺在他旁边的行为他没再说什么。
这个村庄明显的不富裕,这家人能匀出一间小屋一张床给他们休息已经很不错了。

“之前在满城,你认出我了是不是。”陆焕看着黑暗的虚空,开口道。
白芨没说话。
陆焕也没觉得他会回答。
“为什么要跑?”
陆焕说完,思绪确有些发飘,脑海里不可遏制地想起了三个多月前的那个晚上。
少年低声呻.吟的声音,白里透红的脸,迷蒙的眼睛……
一向厚脸皮的陆焕突然觉得脸有些发热,虽然当时他已经喝醉了,记忆不太清楚,但脑海里隐约存在的断断续续的片段还是让他有些心跳加速,听到身边人浅浅的呼吸声,竟有些口干舌燥。
卧槽。
陆焕在心中默默骂了句。
“咳。三个多月前,我……”
“无妨。”白芨突然出声。
“你不必介怀。”顿了顿,白芨继续道,“今日多谢你帮了我,日后我会想办法还你这个人情。”
很好,这话题聊死了。
陆焕咬了咬牙,心里原先想好的要对你负责之类的话也说不出口,两个男人,对方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再转移话题。
“今天那些追杀你的人是?”
“不是追杀。”
“嗯?”陆焕有点听不懂。
白芨转了转头,眼睛紧紧盯着陆焕。
“我是杀手。”
所以不是追杀,是复仇。
或者只是普通的,要杀了他。
陆焕一噎。
很好,这天没法聊了简直!

“你可以从这里休息两天再走,这户人家我比较熟,人很好。”虽然白芨说他身上没有伤,但他白日里的表现可不想是没有伤的样子!
“不用。”
“你——”
“我明天早上就走。”
陆焕猛地转头准备狠狠瞪他两眼,却突然与白芨四目相对。
眼睛又黑又大,在夜里也闪着光泽,特别好看……
好看个屁!
陆焕收回目光转头闭眼。
槽。可恶的小屁孩儿!

身边传来平稳的呼吸声,白芨却突然睁开了眼。
他抬手摸了摸小腹,距离那一晚已经三个多月了,虽然还没有明显的弧度,但他能明显感觉到小腹处的肌肉纹理浅淡了许多,有些柔软。
白芨轻轻按了按,只觉得很奇妙。
大概是因为从小就训练的缘故,他身上一直很瘦,随着长大,那层薄薄的肉也变成了肌肉,他是第一次,从自己身上感受到这样柔软的触感。
一时之间,有些出神。

那也是个他执行完任务的夜晚,对方的侍卫太多,他受了些轻伤。
正想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却突然听见女子的声音。
“陆焕~”白芨正想离开,却突然被这个名字定在原地。
鬼使神差地,他朝着声源处悄悄走了过去。
“陆大侠,你醉了~”女子的声音软的几乎要滴水。
然后白芨终于听见了自己想听的声音。
“你给我下药?!”声音跟他想象中的有些不同,粗了许多,也带了磁性。
白芨怔了怔。
对啊,毕竟那么多年了。
他自己都长大了。
更何况那个人呢?
“陆大侠,你呃——”陆焕一个手刀打在女子后颈,直接把她敲晕了。
白芨心知自己此时该走,却不知为什么,就是没挪动步子。
不,他大概是知道的。
他想看看,那个被称为陆焕的人。
是不是他以为的那个……

“谁?”
陆焕浑身燥热,运转内力也无法把这药力压下去,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隐隐感觉有压不住的趋势,恰逢此时,他听到旁边有细微的声音。
陆焕一个健步冲上前,正好对上少年黑亮的眼睛。
而白芨没想到他能发现自己还冲上来,慌乱之下往后一退却正好被绊倒在地。
陆焕也顺势欺身而上,正好将白芨压在身下。

陆焕本来就临近失控的边缘,这厢借着月光看见少年惊诧的表情只觉得心中狠狠一跳,他目光微微下移,微微抿起的嘴唇似乎还泛着点点光泽。
理智的最后一根弦终于崩断,陆焕低头狠狠吻了上去。
白芨感觉到唇上粗鲁湿热的触感,浑身一颤,仿佛过电般愣在原地,直到陆焕的手开始不规矩地随处乱摸,硬物抵在胯间他才反应过来。
他正想反抗,却突然摸到男人手腕上粗糙的触感。
白芨眼睫颤了颤,却放下了手中已攥紧的匕首。

慎独_先生2019-07-15 23:09:00 发布在 十世
我在思考。这车,到底是开还是不开。
【其实我十分有开车的欲望!但是!我没开过!】

慎独_先生2019-07-15 23:11:00 发布在 十世
一点一点来,不知道会不会被吞。

慎独_先生2019-07-15 23:49:00 发布在 十世
“嗯……”
陆焕此时基本理智全无,一双大手仅凭本能地在白芨身上抚摸。
白芨胯下被硬物蹭着,身上的敏感点又被有意无意地挑逗,少年青涩的身体立刻就有了反应。
白芨只觉得羞耻,双手不自觉地抓紧陆焕的衣物隐忍压制着身体的冲动。
陆焕亲吻着白芨柔软的双唇,又觉得有些不过瘾,咬了两口后又强硬地用舌头撬开白芨的牙关深入。
舌尖触碰到温软的舌头,陆焕又往下埋了埋头。
触碰,舔舐,吮吸。
津液顺着嘴角留下,暧昧的水声响起。
“唔……嗯……”
白芨终于忍不住轻吟出声。

慎独_先生2019-07-15 23:50:00 发布在 十世
陆焕手摸到他的腰上,然后往下一滑,白芨眼睛突然睁大,他意识到陆焕要做什么,想到接下来自己的私密处要被陆焕触碰,即使刚才已经想到了会到这般地步,却还是忍不住蹬了蹬双腿,想要挣扎。
然而这个状态的陆焕哪里容他反抗。
大手往下一扯,白芨就感受到了下体的凉意。
白芨不自主地想要夹紧双腿,再抢救一下。
陆焕却直接一腿挤进他两腿之间,硬生生教他分开。
他感受到陆焕的手顺着他的小腹一路往下,路过他分身的时候还顺手摸了一把,接着手指便触碰到了分身后的隐秘地点。
白芨眼睛里终于带上了惶恐,他从很久之前就知道了,他的身体与其他男人的身体不一样。
陆焕大概也没反应过来,尝试着朝那出用手指用了用力。
“噗嗤。”
湿润温热的触感包裹了陆焕的手指,陆焕勾了勾手指,紧致而柔软。
白芨身体猛地一颤,异物入侵还乱动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弓起身子想要逃离,眼角也浸出泪水。

慎独_先生2019-07-16 00:11:00 发布在 十世
我有种强烈的要死的预感。不知道这车能开多久会被销毁。【惆怅】

慎独_先生2019-07-16 00:12:00 发布在 十世
陆焕猛的抽出手指,褪下裤子。
有了手指的试探,陆焕几乎是轻车熟路地就把自己的硬物送到了目的地。
“啊!”
没有任何前奏,突然被闯入,硕大的硬物不由分说地撕开白芨从未被光顾的甬道,让白芨没能忍住,痛呼出声。
陆焕一手按住白芨的肩膀,另一首掐住纤细的腰身,往前挺了挺胯。
紧致湿热的感觉让他兴奋,他啃了啃白芨的嘴唇,迫不及待地卖力活动起来。
“啊……不行……不……慢,慢点……啊!”
白芨羞耻于自己的叫声,只能双手死死地抓住陆焕,尽力隐忍。
不知过了多久,白芨眼眶殷红,两条腿都忍不住痉挛,可以感受到下方的黏腻凌乱,陆焕的分身还在他体内,微微一动都能感觉到有黏糊糊的液体就出来。
他碰了碰陆焕过度释放完后压着他睡过去的身子,温热的触感。
白芨伸出手抱了抱他。
“算还你的,好不好。”

慎独_先生2019-07-16 00:33:00 发布在 十世
好了!没了!我已经尽力了!
它能呆多久看度娘心情!
我遁了!

慎独_先生2019-07-16 00:34:00 发布在 十世
第六章:心悦

天还没亮,白芨就睁开了眼。
听到身侧陆焕平稳的呼吸声,白芨慢慢起身,注意不让自己有太大的动静,正打算跨过陆焕躺在外侧的身体下床,没想到胳膊却突然被拉住。
“准备走?”
白芨回过头,果不其然陆焕已经睁开了眼,笑着看着他。
“放手。”
“不放。”说着陆焕还扁了扁嘴,一副被抛弃受了委屈的模样。
白芨一愣,显然是不擅长应付他这种样子。
陆焕看着他呆愣的样子,此时还跨在自己身上,顿时觉得心中有些痒痒。
心动不如行动,陆焕手上一用力,不给白芨反映的时间直接另一手摸上他的脑袋往下一压,抬头吻了上去。
白芨的眼睛顿时睁大。
陆焕看着他这个反应,兴味更重,直接伸出舌头,手上用力,然后撬开牙冠,长驱直入。
“唔……”
白芨回过神来,开始挣扎。
然而他内力不及陆焕深厚,力气也不必陆焕大,自然是失败。
“放……唔……放开……唔……”
白芨被堵得连话都说不通顺,感受到在口腔里作威作福的舌头,白芨皱了皱眉,然后。
用力一咬牙。
“唔!”
趁陆焕吃痛,白芨抓紧推开他,翻身下床。
回头一看,陆焕捂着嘴冲他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白芨顿了顿,只觉得心里有些一样的感觉,索性别开脸不看。
往旁边走了两步,拿上自己的外衣,直接推门离开。

陆焕看着他似乎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低头摸了摸嘴唇,想到某人柔软的触感,不知所措的眼神,突然低低笑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陆焕才停下,抬头看了看屋顶,眼底还是浓浓的笑意。
“哎。”他摸摸脸,感受到滚烫的温度,“真可爱。”
瞥了瞥屋外还发暗的天色,陆焕摸了摸下巴。
“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吧。”

白芨已经从组织里出来多年,一直在其他城镇接任务,如今要回去,距离确实有些远,白芨已经走了差不多一个月了,估计应该还有几天的路程。
但是——
白芨突然停下脚步,“你到底要跟多久?”
自从他从那个村庄离开,他走了有多少天,陆焕就跟了多少天。
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在他碰见仇人的时候会突然冒出来帮忙,不等他说什么又转身离去,然后继续跟。
大概是怀孕的缘故,白芨觉得自己最近颇有些沉不住气,平时他都尽量忍住,今天却是忍不住了。
陆焕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也跟的挺累,但看白芨一个人上路,身体不好总是动不动捂着肚子难受还总是遇见仇人,也是实在放心不下。
而且白芨时不时一脸纠结地往后偷偷看他的表情也实在是可爱。
如今听到白芨终于跟他说话,陆焕开心得感觉头发都要翘起来了,当即三步做两步走到白芨身边,“你走多久我就跟多久。”说完还一脸乖巧地盯着白芨。
“你走。”白芨硬邦邦回道。
“我不。”陆焕再次使用委屈大法。
白芨感到心里的异样有些烦躁,“你一个侠客不去行你的侠义之事,整天跟着我一个杀手做什么。”他顿了顿,又道,“说不定我这几年杀过的人比你这辈子救的人都多。”
“我不介意。”
“谁管你介不介意!我是说——”
“我心悦你。”
白芨一怔,他愣愣地看着陆焕,微张的嘴似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我,我,你……”白芨低头,语气开始变得慌乱,“如果你是因为之前那件事,我说了不用的。”
“不是因为之前,我心悦你。”陆焕盯着他,温声重复,“我心悦你。”
“我们……我们都是男人。”白芨低声说道,手却忍不住想抚摸肚子,然而孩子现如今已经四个月多了,肚子已经有了弧度,他怕陆焕看出什么,想了想手还是没敢动。
“我说了我心悦你。”陆焕将声音温柔尽量放的温柔,“不管你是杀手,还是男人,不管你杀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我心悦你,喜欢你,便是喜欢你的一切。”
白芨被他的话惊得抬头,眼睛里满是慌乱。

慎独_先生2019-07-16 21:58:00 发布在 十世
进度好像有点慢,是不是铺垫太多了,我觉得肚子的戏份太少。【愁得慌】肚子光疼我总觉得孩子要完,前期不太敢写肚子疼。
但是现在四个多月了应该稳了。
我决定从明天开始让肚子抢镜!

慎独_先生2019-07-16 22:01:00 发布在 十世
第八章:集市

清晨。
陆焕睁开眼,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白芨的侧颜。
他捏了捏手心里攥着的白芨的手,果然就见白芨睁开了眼,转头看他,眼睛虽然睁的大,但有些无神,显然是刚醒,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陆焕看他这样可爱呆萌的样子心都要软成一滩水了,明显现在白芨已经无意识地信任他了,否则他是不可能在身边有人的情况下,睡得这么沉的。
但即使沉睡,还是能在有动静的第一时刻醒来……
陆焕想着,心里又密密麻麻地漫上心疼感。
嗳,这个招人疼的小杀手啊。
陆焕想着,迅速抬起上半身,准确无误地吻上了白芨。
“???”
白芨还没从刚醒的懵懂中缓过来,又陷入了另一种懵逼,眼睛瞪得滚圆。
半晌,他眨了眨眼,正要动作。
陆焕却迅速伸出舌头从他的嘴唇上舔了一圈儿,然后轻轻咬了咬,往后一仰,一个翻身迅速穿鞋起床。
“哎呦,天亮了。”陆焕边穿衣服边若无其事地回头,“白芨,愣着干什么,起床啦。”
白芨看着他,愣了愣,低头闷闷道,“嗯。”一手却哆哆嗦嗦地揪了揪头发,又理了理衣服,然后才起身下床。
陆焕看他紧张又强壮镇定的样子,几乎都要忍不住笑出声,扫了眼某人已经红透了的耳朵,陆焕迅速回头不敢再看。
卧槽!这人怎么能这么可爱!
陆焕觉得大早晨的,要不是实在怕把白芨吓到,他可能就要无法控制地变成**了!
嗳。
媳妇儿就在眼前,只能看不能吃这可怎么办。
陆大侠客十分忧伤,只能愤愤地,穿衣服。

两人换好衣服下楼吃饭。
吃完饭,陆焕抬头看着白芨,“今天是市集,要不要出去逛逛?”
白芨一愣,有些犹豫,但看了看陆焕,还是点了点头。
陆焕一笑,仗着自己武艺高强身手敏捷飞速起身从他脸上亲了口然后坐回去,若无其事道,“哦,那我们出门吧。”
白芨愣愣的看着他,显然是对他这把骚.气的操作不知所措。
坐在位置上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然后耳朵又默默红了。
陆焕脸上装的一本正经,实际在心里直呼可爱。

集上的小玩意儿很多,陆焕跟白芨在街上走着,明显感觉白芨的眼睛亮了许多。
然后陆焕就眼尖地看见白芨盯着买糖葫芦的多看了两眼,然后若无其事地转回头咽了口口水。
陆焕:“……”
真是拿你没办法。
陆焕心里无奈,脸上却装出一副对糖葫芦十分感兴趣的样子,上前买了两串糖葫芦。
看到白芨眼神移过来的样子,陆焕觉得可爱,却使坏地并没有分一串给白芨,而是自己咬了一颗,“啊,真好吃。你吃不吃?”说着把自己咬过的那一串递给白芨,白芨抬了抬手,陆焕却一转手腕,躲了过去,然后又转回来,递到白芨嘴边,“吃不吃?”俨然一副你不吃我喂的就不给你吃的模样。
白芨垂了垂眼。
陆焕觉得逗他逗得差不多了,正准备收回手,给他另外一串,没想到白芨却突然倾身上前,低头叼走了一颗。
陆焕看着他鼓着腮帮子吃糖葫芦的样子,鼻尖似乎还萦绕着他头发上清新的皂角的香气。
突然间心跳的很快。
陆焕在心底默默说了声卧槽。
觉得自己真是喜欢死这个小杀手了,简直要死在他手里。
你.他.***可爱长大的么?!

陆焕决定,另一串还是不给白芨了。
于是两人边走着边一人一颗,吃完了两串糖葫芦。

此时两人正站在一个小摊前,一位老人手下不停地在鼓捣泥巴,原来是在照两人的模样给捏泥人。
陆焕无聊的扫了两眼,看见不远处有个医馆,转头对白芨说,“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那边买点东西。”
白芨一脸好奇地盯着老人的动作,不疑有他,点了点头。

此时正没什么人,一个老大夫在柜前坐堂。
“大夫,帮我看一下这是什么药。”陆焕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
“这个啊……”老大夫把药丸放手心,仔细看了看,“是安胎药。”
陆焕闻言,紧紧盯着老大夫手里的药丸,表情莫测,“您确定?”
“嘿,你这后生。”老大夫有些生气的动了动胡子,“这安胎药我不知道配过多少,还能看不出来?”
陆焕收回思绪,朝老大夫笑了笑,“这药丸药效好么?”
老大夫捋了捋胡子,点点头,“这算是安胎药里药效最好的了,用的药材也贵一些。”
“那麻烦您帮我多配一些。”
“嗳。”
然而等陆焕付了钱拿上药丸回来找白芨的时候,却发现人不见了。
陆焕皱了皱眉,问捏泥人的老人,“老伯,刚才跟我一起的那个少年呢?”
老伯抬头,有些诧异,“他没去找你么?我看他往那边去了,还以为他去找你了。”
陆焕看了眼老伯指的地方,发现那里似乎有条人烟稀少的巷子,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急忙道了声谢然后奔去。

白芨拿好泥人,发现陆焕还没回来,刚才只顾着看老人捏泥人了,没注意陆焕说要去哪儿,于是只好站在原地等他。
等了一会儿,白芨脸色渐渐开始泛白。他抬手轻轻揉揉腰腹,不太明显地皱了皱眉。
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便觉得肚子有些难受,只以为是裹腹的缘故,可能缠的有些紧了,现在却是明显的感觉到了酸胀感,还有些隐隐的疼痛。
白芨四处张望着,想找找陆焕的身影,却突然感觉身后有杀气,白芨迅速往身边一侧身,躲过从身后刺来的匕首。
日头越来越好,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多。白芨不敢再待在人群里,怕伤及无辜,只能四顾之下奔向不远处一个无人路过的小巷子。

陆焕赶到时,正好见白芨跪在地上,右边衣襟上沾满了血迹,左手捂着肚子,狼狈地向后一仰,险险躲过敌人的刀子。
陆焕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喊出的声音带着颤抖到沙哑,“白芨!”

慎独_先生2019-07-17 22:00:00 发布在 十世
这章是不是特别的粗!长!一章的形式两章的字数!
我终于写到这个地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从下一章开始就是我萌的梗!
虽然会插一点虐。
但是!
裹腹疼!被发现!大.肚.play!【是的,可能←可能←有车。】
嘤嘤嘤。虽然我现在还没写,但是我强烈要求你们期待我明天的更新!
【自萌自乐,自产自销中】
(⋈◍>◡<◍)

慎独_先生2019-07-17 22:14:00 发布在 十世
我一个前奏都发不出来……说我发广告_(:з」∠)_车还没开始开呢_(:з」∠)_

慎独_先生2019-07-18 18:02: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