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暗黑向《笼中囚鸟》

楼主:慘綠青年w 字数:106988字 评论数:406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暗黑向,有病娇有小黑屋有囚禁play。


慘綠青年w2019-07-19 18:31: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二楼文案:
林纱版文案:
林纱怎么也没有想到,所谓的SSS级任务不过是组织亲手策划的一场骗局,只是为了将不听话的她卖到那个魔头的手里同时赚取巨额的报酬。
在那个魔头的魔窟里,她受尽折磨,怎么也找不到逃跑的机会。被囚三年后,终于心如死灰,与其同归于尽。
谁知这一-死,她反倒穿越了,成为了亿辰大陆永安城阴家的三小姐。
然后,她再一次看到了曾经的恶魔。
白殇版文案:
我曾经在你十岁时把你在地下室里关了一个月。
也曾经在你十九岁时以巨额买下你把你在我身边疼爱了三年。
第一次,你被一个叫那然的救走了。
第二次,你选择与我同归于尽。
可是命运就是这么神奇,像是一个没有出口的迷宫,兜兜转转,我们在亿辰大陆再次相遇了。
而这一次,你已无路可逃。

慘綠青年w2019-07-19 18:38: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开文必看:林纱的碎碎念

大家好,我叫林纱。

怎么说呢?我这个人吧,好像有一丢丢的倒霉。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没爹没妈。十岁的时候被一个大变态在地下室关了一个月,暗无天日,还得了幽闭恐惧症。后来被养父的组织收养,天天教我舞刀弄枪,日子虽苦,但到底是不愁吃不愁穿。长大之后,我成为了一个小间谍。天天做一些无足轻重的小任务,赚些差不多只能够自己糊口的钱。

原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谁知我却在做一个SSS级的任务时死掉了,然后便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玄幻世界。

这个世界名叫亿辰大陆,东大陆生活着人族,西大陆生活着妖族。人族有八十一城组成的联盟,以修炼自然灵力为主,人口众多。妖族数量虽少,但由妖尊统领,天生妖力,十分强大。妖尊手下更是有闻名遐迩的九蔷薇,如虎添翼。

九蔷薇分别是九朵实力强劲颜色不同的蔷薇花妖,身负异能,是妖尊的左膀右臂。现今除了第九朵蓝蔷薇下落不明之外,其他蔷薇已然全部归位。

别人穿越,要么是公主要么是大小姐。嘿嘿,我也是。我穿越成为了亿辰大陆人族领地永安城城主的女儿阴筱纱,听听,这身份**多高啊!但是穿越还有一个定律,那就是穿越之后的身份百分之八十爹不疼娘不爱。嘿嘿,我也是。阴筱纱是阴家庶出,没啥才华,谁都嫌弃。穿越还有最后一个套路,那就是穿越的人一定会有潜藏的金手指。嘿嘿,我也有。我自打出生以来便体质特殊,血液有增进修为治愈伤口的奇效,但我一直悄悄地隐藏着这个秘密,没有外传。

那么,接下来,就是逆袭的时刻了!

阴筱纱的特殊体质最终还是暴露了,丧心病狂的阴家以为了家族发展之名,对外宣称我已暴毙,对内偷偷将我做成了血药人,天天提取我的血液作为药引。整整三年,苦不堪言。

等等,说好的逆袭呢?

虽然最后逃了出来,但我的身体已经油尽灯枯了。在濒死之际,我捡到了一个水晶吊坠,吊坠里有一个自称为系统的生物,和我做了个交易。

杀掉九蔷薇,保我长命百岁。

没有任何犹豫,我同意了和系统之间的交易。

我知道,这是系统给我挖下的一个带着美味诱饵的大坑。但是就算是知道了这是一个坑,我也不得不跳下去。

因为我已经别无选择。

***

水晶吊坠变成了左半边白色右半边灰色的状态,这次的任务,是去杀掉灰蔷薇白霜和白蔷薇白殇。

那个白霜我倒是不认识,只不过这个白殇……

心情蓦地沉重了下来。

慘綠青年w2019-07-19 18:59: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主cp是白殇X林纱。

慘綠青年w2019-07-19 19:00: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楔子:壁画

春天到来了。

这里是地处大陆南部的一处山脉,气候温暖湿润,树木常年青翠,花开得也早。虽然仅仅是初春,但是放眼望去,已是漫山姹紫嫣红。粉的是桃花,白的是梨花,黄的是迎春……以及在山脚下一个偏僻的洞穴旁,妖娆盛放的红蔷薇。

此时,一男子正向洞穴的方向走去。

他一身黑袍如墨,白发披散如雪,气质温润儒雅,如一块雕琢千年的古玉。男子嘴角一直含着若即若离的笑意,走向山洞的脚步放得不慌不忙。

在经过洞穴旁边的那片红蔷薇丛时,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弯下腰轻轻地拨了花丛一下。

红色的花瓣簌簌落下。

“何必呢。”他叹息一声,直起身继续向山洞内部走去。

现在这时候,本不是蔷薇花盛开的季节。但是里面那位为了能让洞边的红蔷薇四季常开不败,竟是耗费了自己仅存不多的力量硬生生地修改了其中的规则。如今这花瓣轻轻一拨便落下来了这么多,她的力量,显然又减弱了。

看来是时候,再去为她寻一次养料了。

洞穴内部的一侧墙壁平坦,上面有着各式各样的壁画。男子在走到其中一面壁画前时停了下来,驻足观看。

壁画上有两个人。

其中一位身着一件繁复华丽的白裙,柔顺的长发凌乱地披散着,双手揪着对面那人的衣领,满脸的愤恨与绝望,但是她的眼神却是空洞无比,没有焦点。

另外一位却完全相反。她穿着一件白色大褂,一头黑发高束,脸色苍白得吓人。她环抱着对面的白裙女子,满目缱绻温柔,神色中充斥着达成所愿的满足。

男子的目光落在了壁画中白裙女子那空洞的眼睛上。

“还真是惨烈。”他轻声说道,“连眼睛……都瞎了。”

语毕,他继续维持着他那若即若离的微笑,朝着洞穴深处走去。

其实仔细想想也没有什么可看的,毕竟结局他早已了然于心。

那由规则所书写的、必死的

——结局。

慘綠青年w2019-07-19 19:05: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THE FIRST LOCK:没有出口的迷宫

四周皆是白色。天是白色,地是白色,墙壁是白色,就连空气中,也漂浮着白茫茫的烟雾。整个世界就像是被披上了一层白色的裹尸布,无时无刻都在渗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死亡气息。

这是一个迷宫。

在这一片白色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林纱正气喘吁吁地在狭小的过道中狂奔。她跑得飞快,像是身后追着什么可怕的洪水猛兽。

“哈……哈……”

林纱重重地喘息着。

长时间的这么狂奔下来,她早就体力不支,已是强弩之末。双腿酸软得几乎要失去知觉,在主人的强制命令下强行支撑着,机械地交替,向前奔跑。

快跑……快跑……

这两个字如同魔咒一般在林纱的脑海中不断回旋,卷走了她的体力,卷走了她的理智,只剩下了想要逃出这个迷宫的深沉执念。

不能被她追上……千万不能让她追上!一定要逃出去……一定要逃出去!

左转右转,兜兜转转,四周依旧是一片白色,宛若裹尸布般的白色。大多数人都是喜欢白色的,因为它象征着纯洁,但是林纱不喜欢,因为它象征着那个恶魔。

她讨厌白色,无比讨厌,讨厌到了极点!

“哈……哈……”

林纱的喘息声更重了。

怎么跑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看到出口?四周还是令人恶心的白色,仿佛她跑了这么长时间都是在做无用功。

林纱永远也不会知道,这是一个没有出口的迷宫,不论她怎么跑,都不可能跑得出去。命运之神早已书写好了她的命运,她将会在这个迷宫之中不断奔跑,直至体力耗尽,然后接受迷宫主人的爱抚。

过去多长时间了?林纱也不知道。也许是几分钟,也许是几个小时,也有可能是几天。迷宫的白色模糊了时间的流逝,她只能选择一直奔跑,一直奔跑,仿佛这样就可以甩开身后一直紧随着的恶魔。

从一开始的飞速狂奔,到后来的喘息着小跑,再到现在的踉踉跄跄,林纱的体力即将耗尽,连多走几步都是奢侈。终于,在一个转角处,她双腿一软,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真的是……跑不动了……

林纱低着头看着白色的地面,仿佛在看着曾经的自己。

逃不掉了……

她这辈子也别想逃离那个恶魔了……

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双白色的鞋子,向上是白色的裙摆,再向上是白色的衣襟,然后便是白色的领口和那人……苍白的面容。

那人便这样无声无息地来到了林纱的身前,就像是曾经林纱无声无息地被组织送到了她的身边。一身白色的衣裙和墨色的发,苍白的皮肤和樱色的唇,身形单薄,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病弱的天使。

但谁能想到这其实是一个血腥的恶魔。

恶魔蹲下身来,朝林纱的伸出了手。林纱一个瑟缩,想躲,却像是被蛇盯住了的青蛙般不敢动弹。恶魔轻轻一笑,用苍白修长的手指将林纱被汗水打湿了的碎发掖在了耳后,随即便捏住了她的下巴。

“林纱。”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被她用极慢的语速念了出来,无端地多了些许暧昧的味道。不同于寻常女孩子清脆甜美的声音,恶魔的声音十分低沉,带着微微的沙哑,如同一把小刷子轻轻地刷在了心脏上,撩得人酥酥麻麻。

林纱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到底还是逃不掉。

恶魔捏住了她的下巴,强行将她的脸扳向了自己。看着对方紧闭的眼和微微颤抖的睫毛,她轻声笑了笑,将头凑到了林纱的耳边。

炙热的呼吸在林纱的脖颈处吹拂,弄得她有些痒。她听到恶魔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别想逃!”

“啊!”

林纱惊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四周一片漆黑,这是最令她安心的黑色。有朦胧的月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给地面铺上了一层清霜。

林纱重重喘息着,惊疑不定。

原来……原来是在做梦啊……

慘綠青年w2019-07-19 19:06: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怎么了,筱纱?”

一个声音连忙问道。

林纱这才发现,她方才起身的动作实在是太大,不小心将睡在她身旁的那然给惊醒了。

“没事,做了个噩梦。”林纱说着,替那然掖了掖被子,“你继续睡,我去走廊里走走。”

“用不用我陪你?”那然问道,声音中是满满的关心。

“不用。”林纱一边说着,一边从床边随意拽了件黑色的外套披在身上,“我想一个人静静。”

语毕,她跨过那然下了床,穿好鞋后朝着门外走去。

一双黑色的眸子注视着她离开的身影,意味不明。

走廊里时不时有凉风吹过,虽然吹得林纱有点儿冷,但也将她因为噩梦而产生的恐慌吹得一干二净。

为什么会突然做这么一个梦?林纱不解。

那个恶魔明明已经死了,而且她也已经穿越到了亿辰大陆,不管是前生还是今世,她们都不可能有再次见面的可能。

可是这个梦……好像在预示着什么……

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林纱抚摸着脖颈处透明的水晶吊坠,缓缓地向走廊尽头的窗户走去。

“system。”她轻声唤道。

“player?”一个无机质的声音通过一个无形的通道传入了她的大脑,除了她不会有任何人听见。

“开启屏蔽空间。”林纱命令道。

“为什么?怕被那然听见?”无机质的声音问道。

“照我说的做!”林纱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ok,ok。”声音无奈地妥协,“屏蔽空间开启。”

四周依旧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变化。但是林纱知道,变化已经悄无声息地产生了,不管现在什么人来,都只能看到她一个人在这里站着,而不可能听到她接下来说话的声音。

如此,甚好。

“柳痕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林纱说,“现在该告诉我下一次任务是谁了。”

在接收到林纱的话语后,一阵烟雾在水晶吊坠内缓缓升起,将原本纯净透明的颜色渐渐氤氲成了一半灰和一半白。

林纱看着半灰半白的吊坠,皱了皱眉。

她讨厌白色。

但同时她又松了口气,幸亏不是黑色。

“两种颜色,也就是说这次的任务有两个人了。”林纱说,“告诉我是哪两个。”

无机质的声音在静默了几秒钟之后,缓缓开口。

“任务人物【白殇】【白霜】,任务不可放弃不可取消,从现在起任务开始。”

在听到那个名字之后,林纱原本平静的脸,瞬间变色。

慘綠青年w2019-07-19 19:07: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THE SECOND LOCK:不祥的预感成了真

林纱觉得自己有点儿倒霉。

这个世界名为亿辰大陆,人族与妖族并存,但是她并不是这个大陆土生土长的人。她前世生活在地球,是一个在死亡之后无意中穿越到这个世界的一抹孤魂。

在她前世十岁的时候,她被一个恶魔关在地下室关了有一个月。地下室暗无天日,既没有窗户也没有灯。她一个十岁的孩子当然会怕,可是任她怎么求救,那个恶魔也无动于衷。虽然后来被人救了出来,但那一个月的阴暗经历也成功地让她患上了幽闭恐惧症,直到现在也没有好。

后来她被组织收养,在师父林泽的训练下,她成为了一名间谍。为了挣钱养活自己,她每隔一阵子便接一个任务。任务都是B级C级的小任务,没什么难度,但报酬也不多。她不接A级以上的大任务不是因为水平不够,而是不想出卖色相。

间谍嘛,尤其是女间谍,在其他人眼里那是可以和妓/女划上等号的。

直到一个SSS级任务的到来。

接这个SSS级任务纯属是被逼无奈走投无路,不接就是死,为了活着,她只能硬着头皮把任务给接了下来。组织说这个任务的目标人物是一个她不认识的毒药专家,但是在她到达任务地点后,她才发现她的任务人物……居然是她十岁时遇见的那个恶魔。

她发觉不妙,嗅到了阴谋的味道,想要逃,却发现组织分配给她的通讯工具和武器全部失灵。她又不笨,看到这种情况,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这是被组织给卖了。

手无寸铁的她就像是一只无路可逃的兔子,被静候已久的恶魔给关了起来。

这一关,就是三年。

被关起来的这三年,是她这辈子都不愿意回忆起的噩梦。她承认自己其实是个热爱生命的人,但是在那三年里,她无时无刻都想去死,对于她来说,唯有死亡才是解脱。

三年后,她忍无可忍,就像是被重物压垮了的木板子,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最终选择与恶魔同归于尽。

这个恶魔,名叫白殇。

然后林纱便穿越到了亿辰大陆,成为了人族永安城阴家的三小姐阴筱纱。但是即使是换了个世界,她的霉运依旧是如影随形。

她天生体质特殊,血液有治疗病症增进修为的奇效。被贪婪的阴家人发现后,他们不顾血缘亲情,美其名曰为了家族利益,将她做成了血药人,用来滋养整个家族。

阴家是崛起了,但是她的身体却每况愈下。当几年后好不容易找到机会逃脱的时候,她已经油尽灯枯了。

后来她遇见了那然,再后来她在无意间捡到了一个水晶吊坠,吊坠里有一个自称为“系统”的声音。系统和她达成了一项交易,她在系统的协助下替其杀掉妖族的九蔷薇,作为回报系统会修复好她的身体,保她长命百岁。

“我凭什么相信你?”她问。

“你别无选择。”它答。

没错,她快要死了,药石无医,除了和系统达成交易,她别无选择。

虽然和那然很熟,但是那然是九蔷薇中的黑蔷薇,她便没敢把这件事告诉给她。她的第一个任务青蔷薇柳痕,也是在那然的协助下以报仇的名义完成的。

第一个任务完成后,那然便喂了她一颗可以将人类气息隐藏起来的药物,将她带到了妖族的城池,白天游玩,晚上便住在客栈里。但谁知,好好的睡个觉,却做了这么一个梦。当时她还以为是自己胡思乱想了,但是如今接了第二个任务一看,竟是不详预感要成真的征兆。

林纱站在走廊尽头的窗户旁,脸色很是难看。

“是巧合吧?”她垂死挣扎。

“不是。”系统冷冰冰的声音打碎了她最后一分妄想,“这个白殇,的确就是你认识的那个白殇。那然都能陪着你一起穿越过来,为什么她不能。”

“……”林纱咬了咬嘴唇。

慘綠青年w2019-07-19 19:18: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player想放弃任务吗?”系统问道,“你还有两次可以放弃任务的机会。”

“不,为什么要放弃。”林纱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起来,“除去白殇不算,不还有一个白霜吗。”

按照他们之间的交易,系统修复她身体的程度是根据她杀掉九蔷薇的数量而决定的。她杀的数量越多,系统给她的寿命就越长。九蔷薇里没几个好的,大多数都是恶贯满盈的刽子手。好好的任务,为什么要放弃。

“给我提供一下大致信息。”林纱说。

“好的。”系统答应道,“白霜居住在蔷薇园里的灰霾殿,而白殇却住在距离蔷薇园有段距离的白蔷薇堡里。她们二人几乎从来不见客,也不招收多余的侍女,所以player想混进去,有些困难。”

为了能给九蔷薇最好的居住环境,妖尊专门为她们修建了一座蔷薇园。听说蔷薇园里富丽堂皇,各种颜色的蔷薇争奇斗艳地盛开,宛若仙境。

至于白殇为什么不住在蔷薇园里而住在别的地方……林纱对此并不关心。她反倒是有些庆幸,林纱的目标是灰霾殿里的白霜。白殇不住在蔷薇园,她终于可以成功地避开那个恶魔了。

“你只是说有些困难,但肯定还是有突破口的吧。”

“突破口的确是有的。”系统继续说道,“白霜认了个干妹妹,是个白狐妖,名叫白霏。白霏有个癖好,便是喜欢扮作各种各样的穷人游走于妖族的各个城池,如果有人瞧不起她甚至对她出言不逊,便会受到她的惩罚。如果有人同情她并且帮助她,便会得到她的奖励。”

“说了这么多,player应该知道怎么办了吧?”

“我明白了。”林纱说道,“那你知道她行动的时间和空间规律吗?”

“她行动的确是有规律的。”系统回答,“白霏一般喜欢在月初行动,再过十几天就是下个月的月初。至于行动地点……不出意外的话她下一次应该会出现在庭水城。”

“庭水城啊……和我现在待的这座城是可是邻居,只是那然那里有些麻烦,该怎么向她交代呢……”林纱抚摸着下巴作思考状,突然她想起了一个问题,“你能认出白霏吧?我可不认识她。”

“当然。”系统很自信。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林纱缓缓地抻了个懒腰。

“明天再说吧,回去睡觉。”

再不回去,那然怕是已经等着急了。

慘綠青年w2019-07-19 19:35: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

第二天清晨,灰霾殿。

灰霾殿通体深灰色,如同冲淡了的墨,在晨光的照耀下,像是披上了一件淡金色的外衣。

一名青年站在大殿门口,正跟着门前的侍女说着什么。他白发如雪,黑衣如墨,长得清俊儒雅,带着一种随性潇洒的气质,如同不可捉摸的风。

“不是我不同意。”那侍女笑得无奈,“是我们家殿下真的不见客,您再怎么求我,也是白搭啊。”

“我知道。”那青年笑了笑,“所以我也有带东西来。”语毕,他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张叠好的纸条朝前递去。

“白术姑娘身为白殇殿下的贴身侍女,替我传个消息总是可以的吧。“青年说,“劳烦白术姑娘帮我将这张纸条递给你家殿下,她看了这张纸条之后,自然就会愿意见我了。”

见他说得认真,名叫白术的侍女也不忍心拒绝。“那好吧。”她答应道,“我替你将纸条送上去,至于我家殿下愿不愿意见你,那就看你的造化了。云公子,还请稍候片刻。”

“好,多谢。”青年弯眉一笑。

白术点了点头,身影消失在了灰霾殿的大门里。

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她便返了回来,神情颇为古怪:“我家殿下同意见您,云公子还请随我来。”

语毕,她又瞟了两眼青年。心下思忖,这云公子好生奇怪,她竟然看不出他是什么妖物化成的人形。

青年微微一笑。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

灰霾殿的后院其实是一个果园,高的是梨树,矮的是樱桃,爬藤的是葡萄,地里的是西瓜,各种各样的水果充斥着眼球。这后院从前一直被荒废着,直到后来小殿下白霏一时兴起,移栽了不少果树进来。一到秋天,整个院子弥漫着的都是水果的香气。

如今正是草莓成熟的季节,粉红色的草莓点缀在翠绿的叶片间,煞是好看。白霏拎着个水壶,一边哼着歌,一边细心地给草莓浇水。

白霏的容貌着实不错,眼睛很大,皮肤细白,再配着圆圆的娃娃脸,身形娇小的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她声音甜美,哼出来的歌谣带着令人愉悦的魔力。

“白霏。”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甜美的歌声蓦地停止。

“白殇姐姐,你怎么出来啦?”她转过身甜笑道,“客人已经走了吗?”

在白霏身前的一颗梨树下,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那里。那人身着一件白大褂,及腰的墨色长发高束,脸色苍白得吓人。她这身装束与亿辰大陆的着装风格完全不同,仔细来看,倒是有些像林纱前世时医院里那些给人看病的医生。

她就是令林纱毛骨悚然、谈之色变的白殇。

“嗯。”白殇轻声应道,“草莓……要熟了罢?”

“是呀是呀。”白霏高兴地说道,“再过十几天就可以采摘了,那时候正好还是月初,这回我就扮演一个卖草莓的贫女吧,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是不错。”白殇说道。她伸出手缓缓抚向了身旁叶丛中一颗半熟的草莓,轻轻地摩挲,圆润的指甲在粉红色的表皮上顿时便划下来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这草莓,也着实不错。”

慘綠青年w2019-07-20 15:40: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那你什么时候走?”林纱问道。

“明天就得出发了。”那然坐了回去,继续用筷子扒拉着没吃完的菜,“我要去的地方有些远,得赶时间。如果去晚了的话,时机就错过了。”

“既然赶时间的话,你完全可以再早几天就出发。”林纱说道,“何必耽搁到现在,弄得这么着急。”

“我知道啊。”那然笑道,“我知道早几天出发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她话风一转,“如果我早几天走的话,我离开筱纱的日子就会多了几天,我见不到筱纱的日子也会多了几天。一想到这一点,我就会不舍得。”

“……”

林纱依旧安静地低头吃饭,并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她的整只耳朵都已经红透了。

见林纱一句话没说,那然也不恼。她只是笑了笑,伸出手将林纱一缕散出来的碎发给别到了耳后。

在接下来的时光里,两人相对无言,只是默默地吃着饭。吃完饭后,她们一反常态地没有出去玩,而是缩在了客栈里,说着不为人知的悄悄话。

第二天很快就到来了,那然在收拾了一些必要的东西,又给林纱留下了可以互相传递消息的木镯后,便离开了这个已经住了两个月的客栈。

“在这里等我回来哦,筱纱。”那然挥手告别。

“好。”林纱站在了客栈门口,朝着那然淡笑。

黑色的身影,渐行渐远。

恐怕那然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和林纱的这一次告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竟是永别。

慘綠青年w2019-07-20 15:42: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

离客栈门口不远处的一个角落,一个穿着脏兮兮衣服的娇小身影正缩在那里。乍一看上去,竟像是在经常城市里游荡的乞丐。

白霏扯了扯身上皱皱巴巴的破衣服,嫌弃地皱起了眉头。

都怪那个姓云的家伙,不知道为什么来到灰霾殿跟白殇姐姐说了些什么。他说什么她倒不管,但是因为他的一番话而让白殇姐姐为她增加工作那就很令人不爽了。

明明下个月月初才是她的换装时间,结果白殇姐姐非让她在今天换上这么一套破衣服,去偷窥一个人。

啊啊啊啊啊啊烦死啦!白霏想要咆哮。

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白霏从身后的破袋子里掏出了一个木簪子,然后插在了跟鸡窝一样的头上。

木簪子里蓦地传出了一个清冷的声音。

“找到了?”

“找到啦找到啦。”白霏懒洋洋地打着哈欠,“也多亏了那个姓云的给的地址还算准确,要不然找到这个地方,还真是得费我一番功夫。”

“我说,”白霏继续碎碎念,“你以前不是对宠物什么的嗤之以鼻嘛,怎么现在突然想要了?你要是想要个宠物,我那里有很多啊。何必大费周章,抓一个野的?野的可没有保障呦。”

“这与你无关。”对方冷淡地回应道。

“好好与我无关与我无关。”白霏无奈,路过的人都对她投来了同情的目光,估计以为她是个自说自话的疯子,“白殇姐姐难得对我提出要求,身为小妹的我怎么也得让姐姐满意不是嘛。只不过——”她瞟了一眼站在客栈门口一身黑衫的林纱,蓦地舔了舔嘴唇。

“虽然是野的,但是你的这个小宠物……着实不错嘛。”

慘綠青年w2019-07-20 15:42: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

灰霾殿。

一袭白衣的人正站在窗边,修长苍白的手中握着一根粗糙的木簪。听着木簪里传来的调皮语言,她浅樱色的嘴唇难得勾起了一丝弧度。

“当然不错了。”白衣人说。

在她心里,她永远都是最好的。

慘綠青年w2019-07-20 15:43: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THE FOURTH LOCK:美味的草莓

十几天后,庭水城。

在妖族地域上,一共有二十四座城池,且大多数城池的占地面积并不大。在最初的时候,妖族种类繁多,实行的是部落制,以妖尊为尊,一个部落便代表着一个种族。那时人族与妖族还没有达到水火不容的境地,没有外界的威胁,妖族的内部纷争很是剧烈。

越强大的种族,便可以争抢到越丰厚的资源,从而促进本族的繁荣与强大。而越弱小的种族,得到的资源就越少,便会一直衰弱下去。长此以往,强者越强,弱者越弱。随着时间的流逝,弱小的种族便会被这个世界所淘汰,走向灭亡。

也许是因为比起人族,化形而成的妖族更多了一份兽性,所以便将弱肉强食这份原则贯彻得更加明显。

后来,由于发生了一些事情,妖族与人族逐渐地走向了对立面。为了能够使妖族比从前更加统一一些,妖尊提议,要效仿人族的做法,在妖族也建立起城池和联盟。

但是妖族的生存制度是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怎么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间便轻易地改变?妖尊的提议顿时受到了大多数的反对。后来,妖尊无奈,只能退而求其次,只建立城池,不建立联盟,而城池的数量也比人族的要少得多,只建立二十四座。

二十四座城池大多数都建立在了人族地域与妖族地域的交界处,城主由妖尊亲自委任,基本都是他手下的亲信。处理城内的事务是城主的日常,但是如果涉及到了杀妖放火之类的重大事情,城主便没有权力去处理,必须向上一级报备。

刚开始,妖族都很排斥建立城池,二十四城里几乎都没有几只妖。但是过了一阵子,有妖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去看了一圈,蓦然觉得原来城里也很有意思。于是他们有的便在城里安家落户,有的在城里开店营业,有的把城池当作了娱乐的地方。只知道一味抢夺的他们突然发现,原来喜欢的东西不用进行任何争斗,也可以用一种名为“钱币”的东西去交换;原来生活,还有另一种过法。

在妖尊的引导下,二十四座城逐渐朝着繁荣发展。各个种族之间的争斗越来越少,而交流越来越多。

庭水城,便是妖族二十四座城之一。当年建造这座城的时候,正巧将一个小湖圈在了城内,妖族灵机一动,便把这座城取名为庭水城。

林纱不断回想着系统给的信息,在街道上缓缓地走着。她看似漫无目的,实际上却一直留意着街道两旁的动静。

目标,暂时还没有出现。

在那然走之后,她又在客栈里多待了几天。直到林纱确定了那然不会再返回,她才动身,前往了庭水城。

这几天,她一直在熟悉城中的环境。

她现在走的这条街道,是庭水城中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两边分布着许多店面。每到逢一和逢六的日子,是庭水城中赶集的时间。许多居住在城外的妖族便带着各种小玩意来城内摆摊销售,本就繁华的街道在这天更是摩肩接踵,看上去好不热闹。

今天是初一,正是赶集的日子。也是……目标出现的日子。

思虑再三,林纱最终还是选择了这个方法。

她不是没有考虑过别的方案。灰霾殿再怎么封闭,也不可能与世隔绝,肯定有负责日常出去采买物资的侍女。她完全可以处理掉侍女,然后喝下易容缩骨的药水,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去。

但是很快,这种方案她便放弃了。

林纱现在的身体状况很糟糕,非常糟糕。而易容缩骨的药水对身体的负荷和伤害都非常的大。这种方法,以她的身体状况,根本就支撑不了。

她可不想那然一回来,看见的就是她的尸体。

所以最终,她选择了另一种方法。

林纱缓缓地行走着,眼神不断地在扫着两边的小摊。

这条街上的妖实在是太多了,即使她想快点儿走,也做不到。

突然,前方传来了激烈的骂声。

“小贱蹄子,皮痒了是不是?这里是你摆摊的地方吗?!”

林纱听到后,连忙快走了几步,挤过人群,然后看到了这一幕。

一个化形成中年大叔的妖族,正站在一家水果店的门口对着一个小姑娘破口大骂。那小姑娘衣着破破烂烂,宽大的兜帽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她手臂上挎着一个草编的篮子,篮子里是新鲜的草莓,草莓又大颜色又正,看上去就令人很有食欲。

那中年大叔还在破口大骂着,骂的话也越来越污秽,越来越不堪入耳。而小姑娘只是跪坐在地上瑟缩着,一句话也不敢反驳。

“唉,这小姑娘也很是可怜。开集市摆摊不是很正常嘛,至于被骂成这样?”

“她要是在其他地方摆摊什么事儿都没有,偏偏要在这里摆摊。看见后面那水果店没?那是这位大叔开的。他向来小气得很,只要是在他家摆摊的,都被他给撵走了。”

“可真是个吝啬鬼……只不过,他这次直接撵走不就行了?何必要一直这么骂呢?”

“这我哪知道。估计是这小姑娘在他水果店门前堂而皇之地卖水果,让他更生气了吧?”

慘綠青年w2019-07-20 15:44: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

四周不断有妖族在窃窃私语着,但是无论他们怎么讨论,都选择了冷眼旁观,没有一只妖去上前帮助那个可怜的小姑娘。

而那中年大叔显然骂还没骂够,居然要去伸手抢夺小姑娘手中的篮子。

“在我家门前摆摊,那可是要收费的!我看你这一篮子草莓倒是新鲜,不如就孝敬给我好了!”

而一直瑟瑟发抖的小姑娘,在大叔抢夺她草莓的时候,突然开始反抗起来。

“不!”她双手死死地抓住了篮子,蓦地抬起了头。由于她动作太过剧烈,兜帽被甩到了脑后,一直被遮着的脸也终于全部显露了出来。

四周的妖族在看到了她的容颜之后,顿时安静了下来。就连林纱,也不由得惊讶了一瞬。

真是漂亮的一张脸呢。她想。

圆圆的娃娃脸上镶嵌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细腻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她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精致易碎的娃娃,令人忍不住想要将她捧在手心里好好地宠爱。

而小姑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容貌给周围的妖族造成了多大的震撼,她依旧执拗地抓着篮子,向中年大叔恳求道:“求求你……求求你行行好……如果我空手而归的话,阿娘……阿娘她一定会打死我的!”

而中年大叔在看到小姑娘真容的时候,眼中也划过了一丝惊艳。他嘴角挑起了坏笑,显然是想到了更加恶劣的主意。

“大叔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妖,想要我放过这篮子草莓,自然也可以。只不过……”他故意拉长了声音,朝着小姑娘走来。

四周妖族在看见大叔的动作后,内心中的同情更甚,可惜还是没有妖愿意上来拯救这个可怜的姑娘。

毕竟他们大多数,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为小姑娘分出一点点的同情,在他们看来就已经仁至义尽了。

而小姑娘依旧在愣愣地注视着大叔,并没有意识到即将发生的危险。

就在这时,一位黑衣女子挡在了小姑娘的身前。

“怎么……你想护着她?”中年大叔阴阳怪气地说道,“姑娘,我可提醒你一句,多管闲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先生您误会了。”林纱笑得真诚,“我不是要帮助这位姑娘,而是要来帮助您啊。”

“我?”大叔狐疑。

“没错。”林纱笑道,“庭水城主对城市的治安秩序向来注意,在赶集这种混乱的时候想必会更加重视。您对这位姑娘做了什么是事小,但是如果惹了城主不快,那就不好了。”

说完,她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沉甸甸的袋子,悄悄地递到了大叔的手中。

而中年大叔在打开袋子看了一眼之后,顿时喜不自胜。

只要是带点儿脑子的,都能听出林纱的话只不过是托词而已。庭水城主日理万机,怎么可能关心这种与他利益无关的小事。

但是即使是托词,被林纱打着“为你好”的旗号说出来之后,也令所有妖无法反驳。

中年大叔生性吝啬。他本就不是一个好色的妖,方才对于小姑娘的邪念也只不过是一时兴起。现在有人向他送上了大笔的金钱,即使是再大的邪念在财富的安抚下也早已消失无踪了。

“好吧。”他连忙将袋子收了起来,朝着林纱摆了摆手,“我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既然如此,我这次就放过她。”

“多谢。”林纱微笑点头。

而四周围观的妖族发现事情并没有像他们想象中的那般发展之后,便都觉得无趣,渐渐地散开了。

慘綠青年w2019-07-20 15:45: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林纱走到小姑娘的身前,将她扶了起来。

这几年在大陆上行走,她攒了不少积蓄。刚才那种问题她其实有好多种方法去解决,但是林纱为了节省时间,还是选择了最快的一种方法。

毕竟她又不差这点儿钱。

将小姑娘扶起来之后,林纱转身便要离开。但是小姑娘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她的衣角,对着她轻声说道:

“这里太拥挤了,我们去一个僻静的地方。”

语毕,她不管林纱是否同意,拽着她的衣服便开始走。

林纱无奈,知道姑娘这是想要感谢她。她虽然不在乎对方的感谢,但是到底也不忍心拒绝姑娘的好意。

小姑娘估计是经常来庭水城卖水果,对于城里的地形十分熟悉。只见她左拐右拐,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便领着林纱拐进了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里。

“今天真的谢谢姐姐了。”小姑娘朝着林纱深深地鞠了一躬,“如果不是姐姐帮我,恐怕我今天……”她的脸上露出了忧伤的神色。

“不用谢。”林纱道,“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况且……我最见不惯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被欺负了。”

小姑娘的脸突然红了红。

“对了,”她连忙问道,“还不知道姐姐叫什么名字呢?”

林纱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隐瞒自己的真名。

“我叫筱纱。”她道。

“姐姐的名字真好听。”小姑娘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可以叫你小纱姐姐吗?”

“自然是可以的。”林纱虽然心里觉得这么叫有点儿肉麻,但是她又不可能表现在明面上,只能答应了。

“那你呢。”林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啊。”小姑娘勾起了一个甜美的笑容,“我叫白霏。”

“小纱姐姐,叫我霏霏就好。”

慘綠青年w2019-07-20 15:46: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THE FIFTH LOCK:谁在蛊惑谁?

想当初,林纱在与系统达成约定的时候,除了那些已知的条条框框,系统其实还给了林纱一个额外的小福利。

在系统眼里,林纱现在实在是太弱。让她一个姑娘手无寸铁地去对付九蔷薇,显得他像是在欺负人似的。所以作为一个“公平”的系统,他提出,要暂时赐予林纱一项特殊的能力。

在林纱与系统的约定期间,她可以随意使用这项能力,使用能力的代价由能力的强弱程度来决定。只有林纱本体死亡或者是林纱完成了约定,这项能力才会被收回。

至于具体是什么能力,系统十分“大方”地交给了林纱来抉择。

送上门的能力,不要白不要。即使林纱明知道系统不怀好意,但还是欣然地接受了。

于是林纱再次感叹,系统这厮,可真是个老油条。

林林总总地算下来,系统在她面前一共列了能有几十种能力,而且个个看上去都很厉害的样子。即使知道系统来历不明十分强大,但是他这一手,依旧让林纱小小地震撼了一下。

不过不管系统自身有多少秘密,林纱一概不关心,也不想去关心。毕竟好奇心太重了不是什么好事,她连与系统达成约定都是在不得已之下做出的选择。只要系统能够好好地遵守他们之间的约定,保住自己这条小命,林纱就已经很满足了。

而在系统列出的几十种能力里,林纱在仔细斟酌之后,最终选择了“蛊惑”。

太过逆天的能力使用时付出的代价也太大,并不是林纱的首选;而随随便便的小能力虽然使用起来很方便,但是对于九蔷薇来说仿若蚍蜉撼大树,一点儿作用也没有。

所以林纱便选择了比较适中的“蛊惑”。

蛊惑,是一种精神系能力,可以在不经意间改变他人的思想和选择,而被改变的人却感受不到任何异样,记忆也不会有任何受损。即使被改变了思想,他们也会觉得理所当然,甚至会对施术者产生依赖的情感。

当然,这种改变基本上都是比较小的改变,比如今天要吃什么或者是要带谁回家。但是更大的譬如涉及到生命安全的改变,林纱就无能为力了。

即便如此,林纱对于这个能力也很满意。

蛊惑的施展媒介是双方的眼睛,林纱只需要注视着对方的眼睛,便可以达成她想要的目的,施展起来很是方便容易。而使用能力时付出的代价也不大,就是比较耗体力而已。

所以林纱在再三思虑之后,还是觉得这个能力最合她的心意。

她现在本来就身体不好,不适合打打杀杀,那些战斗系的能力她看都没看。反倒是“蛊惑”这个能力,在不动声色的时候可以控制他人的精神,听起来就很有用。

听起来很有用,用起来……那就更好用了。

在得知了林纱的选择之后,系统遵守约定,还真的给了她“蛊惑”的能力。虽然不知道系统是用了什么方法让她拥有了这项能力的使用权,但是她这人向来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目的已经达到,其他的……她都不会管。

在上一个“青蔷薇柳痕”的任务中,“蛊惑”起了很大的作用。既让她完美地完成任务,又能够全身而退,没有受到任何危险。

于是林纱对这项能力的满意程度直线上升。

所以这次,她依旧准备使用“蛊惑”。

慘綠青年w2019-07-20 15:47: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根据系统给的信息,她决定从灰霾殿的小殿下白霏下手。在她出门乔装成穷人的时候给她点恩惠搭上话,然后在说话时偷偷地使用“蛊惑”,改变她的思想,让她心甘情愿地带着自己去灰霾殿,然后再寻找杀掉白霜的时机。

至于被带过去的理由以及去灰霾殿后可能会受到的质疑,林纱准备都交给白霏去处理。用蛊惑控制着她,让她为自己打个掩护,绰绰有余。

系统曾经对林纱说过,白霏经常喜欢在每个月的乔装之后带人回灰霾殿。不知道她带人回去是要做什么,只知道,她带回去的那些人,都是有去无回。

即使这样,林纱依旧不想退缩。她决定好的事情,岂能是随意更改的。

每个月初一,是白霏行动的日子。而这次她行动的地点,则是在妖族的庭水城。

林纱看似漫无目的地在集市上闲逛,其实暗中却一直留意着可能出现的目标。

直到——

“小贱蹄子,皮痒了是不是?这里是你摆摊的地方吗?!”

前方传来了激烈的骂声,林纱连忙挤过熙熙攘攘的妖群去观看。

一个中年大叔正对着一个小姑娘破口大骂。

就在这时,系统突然在她的耳边轻声道:

“那个丫头就是白霏。”

眼前的矛盾越来越被激化,中年大叔在看到白霏的容貌之后,竟然起了歹念,妄想着要轻薄她。

虽然知道白霏肯定会有能力解决眼前的纠纷,但是林纱依旧调整好了面部表情,隐藏住眼睛里不必要的情绪,走上前去。

毕竟只有好人才能够获得白霏的奖励,她怎么着也得表现一下,自己可是一位“好人”哪。

她心底隐隐算计着,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她挂在脸上的温柔的笑容。

——目标,终于出现了。

慘綠青年w2019-07-20 15:47: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

“我叫白霏。”少女甜甜地笑道,“小纱姐姐,叫我霏霏就好。”

林纱被白霏的坦诚精神小小地惊讶了一把。姑娘您出门在外,难道都不会给自己取一个假名吗?

但是这又关她林纱何事,不管少女是用真名还是假名,她只要知道,眼前的这位姑娘名叫白霏,是她的目标,便足够了。

白霏长得甜,笑起来更甜:“阿娘说过,接受了别人的帮助要说谢谢。我现在手上也没有什么可以答谢你的东西,不如,就把这一篮子草莓送给你吧!”

“这……”林纱迟疑。

看见林纱的神色,白霏还以为林纱这是不愿意,于是她连忙道:“这草莓是我今天刚采的,可新鲜了!我知道对于您来说,这些草莓不算什么,但是……还是给我一个表达感谢的机会嘛……”

方才林纱掏钱给中年大叔的那一幕她也有看到,那么多钱送出去,林纱一点儿也没有不舍得的表情,看来……人家还是位有钱人呢。

“我知道这一篮子草莓寒酸,怎么可能配上您为我做的事情。但是……还是请您收下,改日,我会准备更隆重的礼物来答谢您!”

白霏又朝着林纱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双手奉上了装有草莓的篮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纱连忙扶起了白霏,“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你的家庭本来就不太好,我要是收了你的这份礼物,那才是真正违背了我的初心。如果不想让我这位帮助你的人为难,就收回这份礼物,可以吗?”

林纱盯着白霏的眼睛,满目真诚。

“这样啊……”白霏的目光渐渐地黯淡了下来,她有些失落,“只不过,作为谢意的表达,小纱姐姐尝一个草莓,总是可以的吧?”

“这……”林纱愣了愣。

“小纱姐姐放心啦。”白霏甜甜地笑道,“这草莓是我今天新采的,可好吃啦。”

说完,她从篮子里随意地挑出了一个较大的草莓,捏着梗子,便要朝着林纱的嘴里送去。

“我自己来就好了……”林纱想要推开白霏的手。

可是这小丫头竟然十分地执拗,任林纱怎么推也不肯收手,显然是铁了心思要将这颗草莓喂到林纱的嘴里去。

林纱无奈地叹息一声,只好张开了嘴。

反正就只是一颗草莓而已,尝尝也无妨。

白霏挑选的这颗草莓又大又红,表面的露水未干,反射着淡淡的光泽,看上去就很是诱人。只不过,草莓的侧边有一道浅浅的划痕,破坏了这份美感。

可能是不小心被树枝刮到了吧,林纱想道。

她张开嘴,将整颗草莓都咬了下去。

牙齿划开薄弱的表皮,酸甜的汁水在口中绽开。看来白霏这点倒是说得没错,这草莓,着实是又新鲜又好吃。

而在吃草莓的期间,林纱一直在紧紧地盯着白霏的眼睛,一刻也没有停止。

慘綠青年w2019-07-20 15:48: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在林纱的注视下,白霏眸子里灵动的光芒渐渐消失。虽然她依旧笑得甜美,但是双眼却有些黯淡无神。

“小纱姐姐,好吃吗?”白霏问道。

“很好吃。”林纱点点头,摸了摸白霏的脑袋,温柔道,“只不过,小纱姐姐还有一个请求,请问霏霏可以答应吗?”

“姐姐何必与我如此客气,您是我的恩人,我为您做什么都是应当的!”白霏依旧笑着,除了眼睛有些无神,其他地方都看不出来任何异样。

“那……”林纱的声音温温柔柔,带着一股子蛊惑的味道,“姐姐想去霏霏的家里看一看,拜访一下你的亲人,可以吗?”

“这……”白霏迟疑了。

“放心。”林纱温柔道,“姐姐只是想去霏霏家坐几天客而已,不会做其他的事情。所以,求求霏霏了,好不好?”

“可是……”白霏想要拒绝。

“想不到霏霏竟然是这样的人呢。”林纱故作伤心状,“说什么我是你的恩人,为我做什么都是应当的。可是如今,我想去你的家看一看,你都不同意。”

“小纱姐姐,别这样。”看见林纱伤心的样子,白霏焦急了,连忙道,“小纱姐姐别难过,我带你回去,我带你回去就是了。”

“霏霏果然是个好孩子呢。”林纱夸赞道。

在听到林纱的夸奖之后,白霏笑得更加开心了。

“那霏霏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好不好?”林纱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姐姐要回去收拾一下行李,收拾好了,立刻便来这里找你,可以吗?”

明明知道白霏已经中了她的“蛊惑”,如今肯定会乖乖地听她的话,但是林纱还是不想让她看见自己收拾东西的过程。

“自然是可以的。”白霏点头,“我在这里等姐姐!”

“好。”林纱笑笑,“不用担心,我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回来。”

“嗯!”白霏重重地点了点头。

如今,林纱说的所有的话语,都带着蛊惑的味道,她将蛊惑的意念传达到了白霏那里,在不经意间悄悄地蛊惑了她的思想与选择。

林纱缓步朝着小巷外走去,在快要接近巷口的时候,她突然停止了脚步,又回头看了一眼。

白霏倚靠在墙上注视着林纱离去的背影,眸子里满是期待。看着对方清亮的目光,林纱突然有了一种心悸的感觉。

是错觉吗?

林纱捂住自己的心脏,将头转了回来,满面不安。

白霏……她好像什么都知道。

慘綠青年w2019-07-20 15:48: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