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纪实】“我陪你长大”(纯兄妹)

楼主:迪迪雾 字数:273440字 评论数:1957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光阴流转,几多时载,很庆幸生命里有你,很庆幸做你的家人,很庆幸得到你最诚挚的爱。
何德何能拥有你,哥哥。

迪迪雾2016-08-02 15:5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在贴吧里看到一些纪实的兄妹文,感受到了很多细腻的情感和温暖。
感谢那些温暖和回忆,让我在远离哥哥的日子里,还有一丝欣慰
楼主目前在雅思集训,明年一月就要出国了,肯定很久见不到我哥了,话说我对他,几乎比对爸妈还要亲,毕竟管得多哈哈,想写写曾经的那些事儿,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呀~

迪迪雾2016-08-02 15:5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爸妈说我出生后,会说的第一句话,不是爸爸妈妈,是哥哥。
对于这个我显然是不信的,尤其是当我看到爸妈跟我说这件事时哥哥一脸得意的样子,更加,不想相信。
如果观念传统一点的话,第一胎是个儿子,并且儿子相当优秀,那么估计连生第二胎的想法都不会有,更别说检测出来第二胎是个女儿了。
但很庆幸,我降生了。
更庆幸的是,爸妈很疼我,尤其是我爸,百依百顺,都说女儿富养,我爸妈都是真真的做到了这一点,宠得不像话。
我爸说我妈总想要个女儿,使劲儿打扮她,天天给她换一套衣服,让她陪着自己逛街,两个人手拉手,然后他就在后面给我们拎包付钱,哦对了,还有我哥。

迪迪雾2016-08-02 15:5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在我的记忆里,我对哥哥的第一印象(什么玩意儿先叫和哥哥啥的我真是不记得了),就是他把我放在秋千上,很轻缓地摇着,有别的小孩儿想来荡秋千都被他挡了回去,他倚在秋千的支架上,一只手帮我荡着,一只手护着我,怕我仰过去,我不记得他当时的眼睛到底是怎样的温柔,我只记得那天的秋千,我玩了很久很久。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哥哥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家人,更是是朋友,是师长,是我前进路上的引领者,他教会了我太多做人做事的道理,或温柔或严厉,但永远不变的,都是他对我的爱,对这个家的爱。

迪迪雾2016-08-02 16:0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哥哥从小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长得好,时喜静时好动,会温文尔雅也会豪情嬉闹,爸妈管他不多,但他永远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有计划有效率,该完成的永远超额,他的素质和涵养完美体现在交际和谈吐,可以和很多人处的来,却也有真的很要好的三五好友。
然而,这么一个人,和你在同一个屋檐下。
我。。。。。所有的智商都被他遗传走了嘛
情商也是嘛
他长得都比我好看

迪迪雾2016-08-02 16:1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不过爸妈从小就没有想过把我们两个相比较,那种你看看你哥之类的话我更是从来都没听过,不过他们也从不是把我惯成什么纨绔子弟娇小姐,只是他们对我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楼楼小时候接触过很多东西,画画舞蹈播音主持朗诵钢琴笛子写作奥数balabala...但是爸妈大多都是让我由着性子来,学不下去没兴趣就不学了,除了钢琴。
除了钢琴!!!!!!
这个我真的是够了,楼楼从小就没啥音乐细胞,爸爸唱歌好听得很,妈妈不行,我就是遗传了我妈!我哥简直就是低音炮,跟我爸一个样,哎呦不说了一把辛酸泪,考10级的时候就是我哥拎着棍子站我旁边这么打过的,我学钢琴的时候我哥10级过了好几年,钢琴不怎么弹了,他家里琴音已经不准了,放的时间也太久了,就买了个新的,据说当时我妈一眼就相中了白色的三角琴,然后就花6万买了。
当年,6万,买钢琴。
简直就是斥巨资投资!
这能不学吗

迪迪雾2016-08-02 16:2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哥哥第一次跟我生气也是因为钢琴,我学钢琴换了一次老师,不过不是我把老师气走的是老师工作被调动了!第一个老师年纪相对大一点,她是当年哥哥的老师,上课相对枯燥,我这个性格,小时候还比较乖,老师面前不怎么敢造次,但是钢琴这种东西,你让一个六七岁 正是动若脱兔年纪的孩子天天放学写完作业还不能出去玩不能看电视,得在它面前一坐俩小时,看那些弯弯曲曲的小蝌蚪,指法节拍乐理都得注意,这实在是很难。
如果爸妈在家,我就好好练一练,如果爸妈不在家,那就疯了,不把钢琴砸了都不错,当时哥哥已经高二了,就算他学习再怎么好,也是得上晚自习天天10点多才回来,家里有时候有保洁的阿姨,有时候就我自己,开始曲子简单我偶尔练一练还能交差,后来谱子篇幅开始变长,开始复杂,我就hold不住了,它越难我还就越不愿意练,爸妈在家我也应应付付。
到了周末要去上课,我直接就慌了,几乎什么都没练好,只能是从早上起来就嚷嚷着肚子疼疼得受不了,哥哥休月假,本来想多睡一会也被我吵起来,看我这个样爸妈又担心成那个样子,他先是走到我旁边来,坐在我床上,帮我把硬挤出来的眼泪和装作打滚流出来的汗擦了
问我“很难受吗翼儿,昨天吃坏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哥哥的眼睛马上就有点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说“我也不知道,要疼死了,哥哥我疼”
说完我就钻进哥哥的怀里不看他的眼睛,哥哥拍拍我的背,“那我带翼儿去医院好不好,你看爸妈都那么担心了”
我突然就哽住了,小孩子嘛,还不怎么会撒谎,一听说去医院最害怕的肯定就是要被拆穿了,我抱着哥哥就僵住了,双手下意识地就把哥哥搂的更紧了,“啊...嗯...”
哥哥这下什么都懂了。
“爸妈,我今天反正放假,一会我带翼儿去医院看看吧,然后看要时间来得及就带她去上课,反正老师我也好久没见了,来不及我就亲自登门请个假。”
这下我连装病都忘了。
“那行吧,看好你妹妹啊,给她开点药回来,不行就别去上课了。”我爸说。
“哥哥...”我还装着捂着肚子拉哥哥的衣角,“不去医院好不好...我不想打针...”
哥哥一把把我从被窝里捞出来,“换衣服,我陪你去。”
“那也成,不是爸妈陪着去好歹被骂了爸妈不会念叨。”当时的我,这么想。
而后我才知道,大 错 特 错。

迪迪雾2016-08-02 17:0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哥哥收拾好了就带我出门了,一路上他一手牵着我的手,一手帮我拎着书,我的整个手被哥哥握拢在手心里,哥哥的手很大,干燥而温暖,掌心有常年运动而留下的茧结,手指也有因为写字而磨出的茧,这不是哥哥第一次牵着我,可我确实第一次觉得哥哥手上的茧甚是磨人,我的手心也在不停地出汗,温度也在不停地下降,哥哥什么都能看出来,但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他带我去马路拐角的药店买了一盒健胃消食片,向店员反复确认没有副作用以后才又带我离开。一路上,哥哥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我学钢琴的事,我连句话都不敢讲,几次张口欲说真话都没能说出来。眼看着离老师家越来越近,才想起来我最爱的目的是不上钢琴课!不是对哥哥讲实话!
我连忙拉住哥哥“哥哥...我们还去医院吗...”
哥哥蹲下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还疼呀,看你没事了啊”
我忽然发觉我竟然又忘记装了,我一下捂上肚子,哭丧着脸“疼...”
哥哥无奈地摇了摇头,在我屁股上轻拍了一下“别装了昂。”然后就站起来拉着我的手就往前走,我扯住哥哥“哥哥 哥哥 我们等会再去嘛...好不好...”
哥哥停下了,看着我,“没练好?”
“我...不是...我肚子疼嘛...”我已经带上了哭腔。
“肚子疼啊...我都给你买药了现在就给你吃,吃完进去上课。”说罢哥哥往我嘴里塞了一片健胃消食片。很小就听说过没病吃药就会生病,我把药片含在嘴里吃吃不肯吞下去,就算这个药片很甜。
我眼泪洋洋地看着哥哥,觉得嘴里的药片马上就要化了,心里开始打鼓。
“咽下去。”哥哥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我瘪着嘴咽了下去,眼泪流了出来,一方面是怕真的会生病,一方面是看来不得不去上课了,还有一方面,从来没见过哥哥这个样子。
哥哥一把抹掉我的眼泪,“进去上课。”口气不容置疑。

迪迪雾2016-08-02 17:2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我最终还是到了老师家,哥哥跟老师亲切地攀谈,我听到老师还说我学得也很棒,好好练练可以赶得上当年的哥哥,我坐立难安地在一旁,眼泪也不受控制地往下掉,倒是老师看出了异常,抚着我的头温和地问“呀这是怎么了呀,不舒服吗”
我低着头不敢说话,只知道用手擦眼泪。
“奥,王老师,翼儿今天早上肚子疼得厉害,我坚持让她来上课,小孩儿就有点委屈了,不想惯她这毛病。”哥哥突然说到。
我猛的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哥哥。
“哎呀你这个孩子,小翼不舒服就别让她来了。我上周给她布置的作业也挺难的,我觉得她一周也练不好,今早还寻思着要不要推一节课呢。”
我突然觉得无地自容,心里难受得越来越厉害,手紧紧抓着裤边,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老师瞧您说的,家里这不还有我呢嘛,以后翼儿的练琴我亲自盯,到时候包您满意。”哥哥笑道。
“哎你难道不是高二了吗,难道不是快要考大学了吗,你哪有时间啊,还是得靠小翼自己呀”老师把我往她的怀里揽了揽。
“我可以啊,我那么聪明,可以两边都兼顾的,可以让翼儿...”
.........
后面的话我再也没听见。
到底是没有弹琴给老师,老师说怕我再不好受就让哥哥带我回家,也给我充足的时间练作业,哥哥推托了几次也就答应了。
我不记得老师跟哥哥是怎么结束了对话,不记得是怎样跟老师说的再见,不记得是怎样从老师家里出来。我只记得我满脸是泪地想去拉哥哥的手,哥哥甩开我,一个人在前面大步地走,我在后面小跑跟着他。
上午十点钟,老师家的胡同里没什么人,阳光也不是很烈,却让我的心躁动难安。
我在后面小跑着,想擦干眼泪却发现怎么也擦不干,我紧跑几步到哥哥身边说“哥哥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哥哥连看也不看我。
彼时的哥哥已经一米八五,我不过高过他腰际一点,断断续续的小跑已经让我开始喘,眼泪也顾不上擦了,眼睛越来越模糊,这时候迎面过来一辆自行车,我没听到它的铃响,也不知道躲开,它就从侧面撞了过来。

迪迪雾2016-08-02 17:5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我感觉我一下子腾空了,随即我就听到哥哥的吼声“你不知道看着路吗你!”
我刚想出言反驳,就听到另一个声音“是你家小孩儿不看路的,我都那么摁铃了!”
原来哥哥说的不是我。
我正被哥哥捞在怀里。
我紧紧抱着哥哥不撒手。
哥哥看我没有下来的意思,也不欲在外人面前不给我面子,不再与那人争论,便抱着我离开。
“哥...我错了...求你别不理我...求求你了...”我把头紧紧埋在哥哥的颈间,已经抽搭地话都说不连贯了。
“刚才伤着了没?”
“没有。”
“那就好。”

迪迪雾2016-08-02 18:0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回家以后,爸妈留了条子去参加了妈妈单位一个很要好同事孩子的婚礼,本来想带我上完钢琴课一起去,结果正好哥哥带我去了两人就提前去帮忙了。
哥哥一路抱我回的家,把我放下来后,用纸帮我擦干净眼泪,说“满意了吧,总算是没上成课”
“哥...”
“去把老师给你留的作业弹给我听听”
“哥哥...”
“快去。”
我一溜烟蹿到钢琴前,把谱子摆好琴盖打开,哥哥站到了我旁边,我抬头看了哥哥一眼,看到他不容商量的眼神,立马把头低过来,找了半天才找到该在哪弹,本来就没怎么弹过,现在还处在这种情况下,直接整个人都不好了,手也因为紧张害怕而出汗打滑,除了第一个音是对的后面都不知道在弹些什么,断断续续,几个音突然蹦出来,谱子太复杂看不出来就胡乱摁过去,我感觉身旁的气压越来越低,可是哥哥不喊停我也不敢停,到最后我实在是弹不下去了,转头跟哥哥说我不会了。
我看着哥哥已经怒容明显的脸心里越来越害怕,哥哥拿起琴上的谱夹子对着我胳膊就是一下,“这就是你练的?我看你这样再给你一个星期也不够吧。”
我哇的一声哭出来,“太难了嘛,我真的不会”
“这可是最初级的练习曲,一个星期你好好练最起码能顺下来三分之二!”说罢哥哥又给了我一下。
我捂着胳膊哭着看着哥哥,“可是我真的不会...”
啪。一下打在我捂着胳膊的手上,“你不会?你不会不知道问?而且这只是写的很繁琐并不是多么复杂,节拍也是很简单的四二拍,你用点心能这样?”
我哭的更厉害了。
“不许哭!”哥哥吼了一声,顺带着又给了我一下,这下明显比上几下重很多,我的胳膊已经红了一片,很疼却在哥哥的怒吼中生生止住了哭泣。
哥哥看着我地胳膊,把谱夹子放下,跟我说“你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吗?”
“我不该不好好练琴...不该为了不去上课撒谎...”
“还有呢”
“我...我...我应该...我...”
啪。哥哥重新拿起谱夹子又打了我一下。
“啊...哥哥不打...哥哥我错了我错了”哥哥从小就没对我发过脾气,今天突然来这么一下,怎么受得了,更别说爸妈了,更宠着我。
“错哪了”
“我......我应该好好练琴的...”哥哥抬手又要打,我抱着胳膊使劲儿往钢琴上缩,哥哥晃了两下没下去手,把谱夹子扔在琴上。
“跟哥哥说,说实话,你真的觉得它很难,你弹不下来吗”
“其实...其实我看过它...”我嗫嚅这说不出话。
“不是特别难对吗”
“嗯...有些...可以弹...”
“明明可以,却因为麻烦退缩,这样对吗翼儿?”
“不对...”
“你看,你今天就算完不成,但是只要你努力了,老师就能感受到,她也不会说你对吧,说不定还会夸你。”
我抬起头看着哥哥。
“今天哥哥帮你在老师那帮你挡着,是想再给你个机会,希望你不要辜负你自己。”
“哥哥...对不起...”
“在练琴这件事上,除了你自己,没对不起任何人,除了你自己,你也不需要对得起任何人,重要的是,明明有能力完成的事你却不去完成,这样是你辜负了你自己。”
我哭着点点头,“知道了哥哥。”
“但是在撒谎这件事上。”
我把头使劲儿低下,不敢看哥哥。
“爸爸妈妈怀疑你了吗,显然没有,为什么,因为他们信任你,他们知道翼儿是个好孩子,虽然有时候会调皮,但是绝不会欺骗他们。”
我哭的更厉害了,气都上不来了。
“你这样利用他们对你的信任,你看到今天早上他们多么担心了吗,他们担心真的是给你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们甚至会自责,今天我们出门之前,他们千叮咛万嘱咐我一定要带你好好检查,他们说你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愧疚与负罪感已然席卷了我的整个内心,我感到心里一抽一抽地疼,也觉得自己特别混蛋。
“为了逃避其实本能做完却因为懒惰和怕麻烦而没做完的事,逃避因此可能受得指责,所以你就撒谎,你自己说,该不该罚?”
“......嗯...该...”
“那你真的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哥哥我知道了...对不起...”
“好,那跟我过来。”

迪迪雾2016-08-02 19:1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我从琴凳上站起来,拽着哥哥的衣角跟他到了卧室,心里是真的认识到自己错了,心甘情愿受罚,却还是对将要到来的惩罚感到恐惧。
我站在哥哥床边,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指,哥哥去书桌上拿了一把塑料尺子。
“翼儿,过来。”
恐惧使我挪不动自己的脚,我看向哥哥的眼神里带了祈求,然而哥哥并不为此而心软,“过来。”
在哥哥的语气里,我听不到商量的余地,我走了过去,看着哥哥,哥哥坐在床上,一只手握住我的肩膀“翼儿,哥打你是希望你记住,也是想让你知道,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我点了点头,“哥哥,我知道错了,能不能不打...”
“不能。”
“哥...啊...”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哥哥拉倒在了腿上,裤子也被退了下来,我伸手想去拉裤子,哥一尺子打在了我手上,我疼的叫了一声缩回了手。当时小也没想到什么不好意思,而是真的觉得没有裤子会更疼。。。
“不准躲,不准挡,否则就打手,如果你不介意手疼着弹钢琴。”我立马把手紧紧攥起拳头埋在头下面。
啪。第一下猝不及防地打了下来,“啊!”我没想到会这么疼。
啪啪。接连两下没有喘息地落下来,我紧紧地咬着牙,尽量不让自己喊出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塑料尺子一下接一下地落下来,我疼得蹬腿,“哥哥...哥哥我错了...别打了...哥...”
然而哥哥并没有停下的意思。
“做人如果什么都想逃避,什么都想着投机取巧,那这个人一定是个失败者。”哥哥说着,尺子也不停歇,六七岁的小孩儿屁股能有多大地,二十几下就全打了个遍,再打就只能痛叠痛。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疼啊...哥...疼...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撒谎了哥”我哭喊着,却尽全力蹬直腿,使劲儿攥着拳头不伸手去挡。
“爸妈和哥都不奢求你能成为一个多么优秀的人,只希望能给你一个健康安定的环境让你平安快乐的长大,希望你做一个真诚而正直的人,不是今天这个样子。”啪啪啪啪...尺子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屁股已经尺痕遍布,有的重叠的地方已经出现了血点,我实在受不住了,用手去挡了一下,哥抓着我的手,狠狠地给了手心五下,“我说过不许挡了?”我哭着点点头,“可是太疼了,太疼了啊哥哥...我知道错了别再打了...”哥哥按住我的腰,小小的人在他的大手下动弹不得,啪啪啪啪啪啪...尺子的每一次落下都伴随着我的哭喊,却没得来哥哥一丝一毫地手软。
“哥哥...别打了别打了...我真的知道错了,真的,我记住了我记住了,啊啊啊”
我感觉身后像撕裂一般疼痛,也感受到身后的灼热,我开始乱动,想躲避哥哥的责打。
“手。”哥哥一句话让我不敢造次,我却迟迟伸不出手去。
“手。”哥哥重复了一遍,我抽噎着把手背过去,哥哥按着我的手强迫我手心张开狠狠打了几下,“啊啊啊!”我把手拿回来时发现已经肿了,然而身后的责打依然在继续。
啪啪啪啪啪。“我不希望我的妹妹在品质上有任何差池。”
啪啪啪啪啪。“我不希望我的妹妹是个在问题面前不想着解决而是想着退缩的胆小鬼。”
啪啪啪啪啪。“我希望我的妹妹能够做一个对自己行为负责的人。”
三句话,五下一组,我破天荒地一句都没喊。
结束。

迪迪雾2016-08-02 19:5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我疼的浑身都是汗,责打停止后我趴在哥哥腿上大口地喘息,哥哥把尺子放在床上,问我,“站的起来吗?”我想用手撑着站起来,却因为手心的肿痛而跌回到哥哥腿上,还牵动了身后,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又哭了出来。哥哥连忙扶住我怕我摔下去,然后用手帮我把额前被汗沾湿的碎发整理好,慢慢把我扶了起来,安置在床上,他把纸巾拿来帮我清理干净一脸的鼻涕眼泪,“小丫头,水做的。”
我继续抽搭着不去理他,哥哥见状一巴掌拍在我屁股上,“还委屈你了?”
我哇的一声又哭出来,“哥你怎么还打!”
哥看我的样子直接就气笑了,“我打你打错了?”
“...唔...没有...”
哥扬起手来“那你横什么横”
我捂着屁股不让哥打“哥哥我错了别打了,好疼...”
哥的手没落下来,收了回去,哥的手因为常年弹钢琴玩吉他而修长,因为打篮球而有力且骨节分明,这是一双温柔起来叫人沉醉的手,也是一双严厉起来让我恐惧的手。
“我去给你找点药,别乱动。”
哥出去以后,我回头看我身后的惨状,已经是深红色,有几处泛着青紫,有交错的棱子,交错处有血点,红的发亮。
我伸手去碰,烫的吓人,疼痛让我缩回了手,乖乖趴着等哥来上药。
哥哥拿来了用凉水浸泡的毛巾,他在上面涂满了药,敷在了我身后,冰凉缓解了我的疼痛,哥哥坐到我身边。
“疼吗?”
“疼...”
“那就记住。”
“哦。”
“一点都不会安慰人。”我腹诽。把头埋在了臂弯里。
“啊对了!!!”我突然从胳膊里把头抬起来,用力过猛把毛巾震掉了,疼得我又开始嘶哈,哥无奈地笑笑,帮我把毛巾重新放好“毛毛躁躁,干什么啊。”
“哥哥...你逼我吃的是啥药啊...我会不会真病啊”
哥哥戳了戳我的脑袋,“小傻瓜,那是健胃消食片,顶多就是让你早饿一点,不会病的,哥问了半天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的,放心好了。”
“呀,哥,你好坏,你这样不好的。”
哥哥一下子就笑了“那你装病就好了,我就是想让你知道,谎言无论如何都是会被拆穿的。”
“唔...我知道了...对不起嘛...我就知道哥哥不会真让我生病的。”
哥哥宠溺地笑了笑“手还疼吗?我看看”
我乖乖把手交了出去,哥哥轻轻揉着上面的肿痕,再一次把我的手握拢在他的大手里,依旧温暖干燥,让我安心。
“哥哥,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告诉爸妈好不好呀。”
哥没说话。
“哥哥...”
“嗯?”
“别告诉爸妈嘛...”
哥又不说话了。
“哥哥...理我理我理我理我嘛...不要告诉爸妈嘛...求求你了...”
“放心,我都把你打成这样了,爸妈现在只会怪我,不会怪你了。”
“可是哥...我不想让爸妈知道我挨你打了...”
“怕丢人?”
“不是...我是觉得...爸妈就算不怪我了,也会对我挺失望吧...我骗他们...”
哥哥揉了揉我的头发,笑着跟我说,“我只会跟爸妈说我是因为你下课以后不好好练琴打你,别的我不会说,至于你肚子疼到底怎么样了,我就说你吃多了,买了健胃消食片就好了。”
“哥哥...”
“怎么?”
“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不会了。”
“我知道。”
“真的。”
“好。”

迪迪雾2016-08-02 20:4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翻我妈的照片,妈妈太美了,美死了我姥姥是回族,姥爷是汉族,所以妈妈就有了回族特有的高鼻梁深眼窝,然而,这一切,无一例外的,遗传给了我亲爱的哥哥我就笑笑不说话
我爸年轻的时候唱歌玩吉他跳霹雳,我妈什么什么运动都是第一,如此平衡协调的肢体,无一例外的,遗传给了,我亲爱的哥哥我就笑笑不说话奥还有前面说的乐感和音乐细胞 我爸全给我哥了
我爸上学的时候全国奥赛一等奖 我妈天天上课看小说考试也能考前三 如此智商 无一例外的 遗传给了 我亲爱的哥哥
我就笑笑不说话哥你给我剩下了什么

迪迪雾2016-08-02 23:1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爸妈回来以后,哥哥按照跟我说的跟他们解释了原因,看我被打成什么样以后爸爸气得还捶了哥哥两下,妈妈心疼得不行不行的,两个人忙前忙后围着我转了半天,哥哥一脸“果然小丫头你才是宝”的吃醋样无奈地听着数落,我心里还真挺过意不去的,趴在床上拉了拉哥哥的手,攥着他的一根手指头,眼圈红红的也不说话,哥哥蹲下来捏了捏我的脸,跟我说“以后乖一点儿”我把哥哥的手枕在脸下面,眼泪顺着脸流到了他的手上,“哥哥对不起,我以后会听话会好好练琴的,会乖的”
一方面是愧疚,一方面是真的被打怕了, 哥哥就属于那种对我从来都是不轻易动手,一旦动了手,那真是下狠手,让你记一辈子为什么挨打。
哥哥一个月才有一次的月假,全陪我练琴了,他怕我疼让我坐在他腿上,抱着我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顺,他拿着铅笔在乐谱上勾勾画画,告诉我哪里该强哪里该弱,如果我总在一个地方错他就会拿铅笔敲敲我的手指。
经过昨天这么一出,我今天全程注意力高度集中,比什么时候都认真,在哥哥的帮助下不到两个小时竟然磕磕绊绊顺下来一半,只欠多练几遍加强熟练程度了。
叮叮当当了那么久,哥哥看差不多了就叫我休息,捏着我鼻子说,“我看你就是欠揍,揍一顿马上开窍”我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松手,他小心翼翼地抱起我,手避开我的伤痛,在屋子里带着我转圈,据说爸妈看到了还说了一句果然只有我哥能治我。

迪迪雾2016-08-03 16:4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哥哥考大学的时候,我是真的见识到了什么叫拼命,每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哥哥早就已经到学校了,妈妈告诉我哥哥在家已经学了一个多小时才去的学校,等晚上他放学还要在学校学一个小时,我就几乎很少可以看到他。哥哥是理科生,有时候周末我会多玩一会睡得晚就可以看到哥哥一本题集一本题集地写,爸妈说经常哥哥两点之前就没睡过觉。仅仅一个高三,哥哥写完的笔芯,就足足一小箱。当时我有时候很想跟他一起玩,可我不敢去打断他,那时候的哥哥,眉目间总有淡淡的倦意,但是他的眼睛是明亮的,他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是应该做的。
有时候难得能跟哥哥打照面,我都会上去抱抱她,环着他的腰告诉他我很想他,哥哥这时候都会把我一把抱起,问我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在学校有没有好好表现,我都会吃吃地笑着把脑袋顶在他脑袋上告诉他我最近很好,我也希望他能够多休息,注意自己的身体。
周末的时候我会帮妈妈给哥哥端一杯牛奶过去,哥哥总会在我额头落下一吻说谢谢宝贝,接着他就把我抱在他的腿上,一手抱着我一手做题,我看着因为认真而皱起的眉头总有一种为他抚平的冲动,却又不敢去打扰他。我总是坐一会就晃荡着要下去看电视,哥哥都会宠溺地对我说一句要早睡觉哦。
那时候的我,经常调皮不知上进,却在这一刻总是想,我要成为哥哥这样的人。

迪迪雾2016-08-03 18:0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哥哥考完大学的那个暑假,很多人来家里祝贺、送红包,我整天黏着他,干什么也要他陪着。那时候早上哥哥出去健身或者打篮球,他六点半出门,我就八点半多起床去小区门口等他,他回来就带我出去吃早餐,那个暑假哥哥几乎带我吃遍了附近街上所有可以吃早饭的地方,下午如果哥哥在家就陪我写作业,坐在我旁边时不时指点我一两次,如果觉得我完成得很好晚上他就骑车带我去离家不远的地方看电影,或是晚饭后带我去广场的冰激凌店吃冰激凌火锅。
他跟同学出去旅了一次游,走了一个多星期,他回来以后我就抱着他说啥也不撒手说我想死他了有时候晚上想得都哭了,之后再有同学的出游邀请,他全部都推掉了。
8月中旬,爸妈带我和哥哥去马尔代夫度假,一路上哥哥都充当了翻译,他的英语相当流利,甚至在沙滩上结交了几个外国朋友,到现在都保持联系。在海边的时候,我在浅水滩扑腾,爸爸兜着我,哥哥在不远处的躺椅上晒太阳,我看到有人在海边拍婚纱照,就满身是水的爬到哥哥身上,“哥哥有一天你也要跟我一起拍那个。”
“哪个?”
“就那个漂亮姐姐跟一个男人在拍的。”
哥哥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噗嗤一声笑出来,“那是婚纱照啊翼儿。”
“婚纱照?不能和哥哥一起拍吗?”我当年真的只是觉得那个姐姐穿着白裙子很美,她老公西装革履也好好看的样子而已。
哥哥用浴巾裹住我,帮我擦擦头发,“当然可以,等你长大,哥哥和你一起拍婚纱照。”
他说,当然可以。
他说,等我长大。

迪迪雾2016-08-03 21:0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如此美好的一个暑假,却在尾声迎来了它悲壮的片尾曲。
在哥哥只要有时间就陪我一起写作业的情况下,我半个月就把所有作业都写完了,没有考级的压迫我每天只练一个小时钢琴,剩下的时间,就都是疯玩了。
离开学还有五天,吃过晚饭我正在沙发上抱半个西瓜用勺子挖着吃,哥哥需要去置办一些开学用的东西和妈妈一起去商场了,爸爸在我的指点下调着电视的频道。
“啊呀不看这个。”
“这个也不看。”
“这个动画片不好看!”
“这个节目不好笑。”
“不不不要不还是刚才那个吧。”
“算了不看了再找找吧。”
爸爸在一旁哭笑不得,“给给给你自己找。”
“啊呀我没手嘛我要吃西瓜!”我拍拍手里的西瓜告诉爸爸我要用两个手吃。
这时候电话响了,“爸爸接电话。”其实电话就在我旁边,爸爸撇嘴白了我一眼,就过来接电话了。
“快快快,你同学,找你的。”爸爸跟我说。
“哎呦谁啊!”我不情愿地放下西瓜,爬到沙发扶手上接过电话。
“翼儿你作业写完了吗?”电话那边是我当时很要好的一个同学。
“早就写完了呀,有我哥在哈哈哈。”
“那你英语写完了吗?”
“英语?”我好像意识到了点什么。
坏了。
“对啊,我看了看,特别特别难,不是咱们这个阶段的。”
“奥...”
“你写完了吗?”
我抬头看了看,看到爸爸不在客厅了,才压低声音说道, “我...我忘了还有英语作业了...”
“你忘了?!”
“嗯...那怎么办呀你现在写肯定来不及了,我今天给你打电话是想问问你几个我实在是不会的。”
“我...我也不知道...”我握着听筒的手开始出汗,时刻警惕着有没有人过来。
她沉默了,我也沉默了,我觉得我的体温开始下降,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着也许该对哥哥说实话,他英文那么棒,在他的帮助下写完应该不是大问题,但又担心如果对哥哥说了实话会不会换来哥哥的责怪。
“哎对了!”她突然大喊一声,一下子把我从思考中扯出来,吓得我一机灵。“我突然想起来,当时英语老师不是让你帮她送一摞东西到办公室结果咱们去的时候已经锁门了,然后你又怕丢了就把那些都抱回家了吗,我妈妈有老师电话就跟她说了一声。”
“对...对啊”我现在整个都处于懵逼状态。
“你说,那里面会不会有答案,作业的答案。”
“你...你怎么...怎么知道...”我有点被她清奇的脑洞雷到。
“不知道,我就猜的。不过你想啊,老师那天也是刚拿到作业,老师肯定会拿到答案...她因为开会被叫走才没时间拿教具,不过她后来知道你带回家以后也不急着要,估计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答案对她来说...不就可有可无吗...反正也不讲...哎呀你去看看吧。”
现在想想,简直就是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
“好那你先别挂,等下啊。”我放下电话一路小跑到房间里,在书包的夹层里找到了英语作业,英语作业是最后布置的,老师来的也匆忙,我把老师那些教具带回来怕弄坏什么的就放在了抽屉里,平时也看不到,加上暑假疯得不轻,英语作业忘的干干净净。
我拉开抽屉翻着那些教科书,紧张得手一直在抖,翻起来差点打翻了桌上的笔筒。
果然。
我找到了。
白色的纸质封皮,英语暑假作业答案。
我一路小跑到电话前,“喂,真的有。”
“我就说吧!快快快,告诉我15页那个填空怎么写...”
两个人打电话打了得有半个多小时,我一直处于警戒状态,中间爸爸出来也只是跟我说了一句怎么还在打电话啊也没再说别的。
“我哥哥快回来了你快点儿啊,我告诉他没有作业了的。”我看着一分一秒过去的时间战战兢兢。
“嗯好好好,再有那些你开学借我看看吧,交之前写完就好。”
“嗯嗯行。”说罢,我挂了电话。
从沙发上蹦下来,拖鞋都没穿好就往屋里跑,“爸爸我睡觉了啊!我累了!”
“啊去吧,怎么这么早。”
回到卧室里,我马上关上门,关上灯,把书桌上的台灯拧到最暗,开始抄答案补作业。

迪迪雾2016-08-03 23:0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我快要被雅思虐死了亲爱的们,昨天背单词写作业到凌晨,正确率还低得要死,不想活了

迪迪雾2016-08-04 13:0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我一直竖着耳朵听着门外,由于灯光很暗,我心思也不在此,字母都写的歪七扭八,但是也顾不得了,写完比什么都重要。
我听到妈妈和哥哥回来地声音,赶紧把作业塞到抽屉里,关上灯,连滚带爬地上了床。
“爸,翼儿呢?”我听到哥哥问。
“小丫头说她累了,要早睡觉。”
“真难得,她早睡比什么都难得。”听到这句话我心里不由得一紧,哥哥面前我向来撒不了谎,我很怕他进来看看我,这样我一定演不下去。
“我还给她买了蛋糕想叫她吃。”哥哥说。
“你别老让她大晚上的吃这些这么甜的东西,对牙不好。”爸爸带了点埋怨的口气。
“好好好,明天吃,我放冰箱里去。”我听着哥哥去厨房的声音,使劲儿闭着眼,背对着门,怕他进来看到我。
我警惕地听了好久哥哥的动向,破天荒的,他这次竟然没进来看。
我把头埋在被窝里,只留了耳朵在外面,用来勘探“敌情”。我就这样在床上窝了两个小时,等一家人都去睡觉了,我才小心翼翼从床上爬起来,拧开台灯,把光调弱,开始补作业。
由于补得太入神,眼看着就要写了一半,我连哥哥半夜起来去喝水都没听见。那段时间哥哥卧室的空调制冷功能不太好,就只能一直开着才比较凉快,导致房间里很干,他可能是因为喉咙太干渴醒了。
哥哥这一出来,整个家里都是黑的,即使我房间的亮光真的很微弱,在一片黑暗中也看起来非常明显,他以为是我因为太困了忘记关灯,有亮光肯定睡不好,就想着进来帮我把灯关了。
直到门推开的那一刻,我才听到了动静。
“翼儿?”
我当时吓得心跳都快停止了。
我手忙脚乱地把答案和作业合上,打开抽屉想要放进去,却被已经走过来的哥哥一把抓住。
“这是什么?”哥哥看着我,表情十分严肃。
我不敢说话,抬起头看了看哥哥,不肯松开已经被哥哥夺去一半地作业。
“放手。”哥哥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淡泊低沉。
我还是不肯松手,咬着嘴唇想把作业从哥哥手里夺回来。
哥哥看我不肯松手,另一只手使劲儿把我的手从作业上拨下来,力气很大,手背都有些泛红。
“...哥...哥”我小声叫着哥哥,手还是想把作业夺回来。
哥摁着我的手站直身子,哥的影子所形成的高大阴影,在微弱的灯光下,把气氛渲染得十分压抑。
哥哥拧亮灯光,看到作业和答案的封皮他就全明白了,哥哥翻着我的作业和答案,脸色越来越不好,我心里一阵阵发怵。
哥把作业合上低头问我,“这是作业?”
“嗯...是...”我抬头看着他,心里不住地紧张害怕。
哥哥的眼睛里充满了怒气,“可以啊你,这都学会了?”
“哥不是的...我...”
刺啦。我话还没有说完哥哥就把作业上我写完的那几页撕了下来。
我直接就被吓傻了,恐惧和惊慌让我不知所措。看着被撕掉的作业,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补救它,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平息哥哥的怒火。
我甚至忘记了哭泣。
哥哥把作业和答案全部拿走,看了看已经显示两点的时钟,一把拧灭台灯,“现在回去睡觉。”说罢便关门走了。
只剩我一个人在黑暗中发愣。
作业,被哥哥撕了。那我怎么交作业?
那是的我还在想,如果我明天主动跟他说实话,那后果应该不会特别严重吧...他应该会听我解释的吧,毕竟我真的不是故意忘记的。
我很天真。

迪迪雾2016-08-04 13:1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