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Baek|19.07.07|转载|不良(都市轻喜)

楼主:幽梦爱上草莓 字数:11422字 评论数:18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灿白镇楼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7 18:15: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原作者@三分之一温凉-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7 18:16: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1⃣
八月的S市,是火热的S市。
吴世勋有些年没回来了。一下飞机自己有家不回,二五八万的直接晃悠到朴灿烈家,照例拿钥匙开了门,鞋也没换就一头扎在冰箱里找水喝。
夏天嘛,就是要喝冰可乐才对味。
咕咚咕咚一瓶下去了大半,吴世勋发觉好像有道目光在注视着他。
朴灿烈在家的吗。
一转头猛然跟身后的人来了个激情对视。
我靠。
“你谁?”
“你谁?”
两人同时开口,谁都没有先回答,很默契的用眼神上下扫射着面前的人。
不是,这小子哪冒出来的?在朴灿烈的家?还穿着睡衣?
吴世勋想着应该是什么他没见过的朋友,长得倒是人畜无害的,就想逗逗他,“我叫吴世勋,朴灿烈他男朋友。”
那人听了也没什么表情,哦了一声就伸手把吴世勋从冰箱前扒拉到一边,自己拿了听啤酒,转身就走。
哦?哦就完了?
“哎哎,等会儿,我说完了,该你了。”
“边伯贤。”
“嗯,你跟朴灿烈啥关系?”
“我是他爹。”
“……”
.
朴灿烈晚上回到家看见沙发上并排坐了俩人,一人手里捧着一桶冰淇淋,吃得不亦乐乎。
“回来啦。”吴世勋随意的打着招呼。
“嗯。”朴灿烈走过来摸摸边伯贤的头发,后者也没理他,埋头继续吃着。
“你来怎么也不说一声?”这话是对吴世勋说的。
吴世勋气结,我哪次来是说了的?现在想起来问我了?
“别吃那么多凉的,又该胃疼了,”朴灿烈拿过边伯贤手里的冰淇淋,扣上盖子,“吃饭了吗?”
“没。”
“想吃什么?”
“随便。”边伯贤揉揉肚子,“快点,饿了。”
一旁的吴世勋瞠目结舌,这厮是在命令朴灿烈给他做饭吗!关键是朴灿烈没有一点不乐意的样子!
“你也别吃了,过来帮忙。”朴灿烈强行收走吴世勋死死抱着的桶,俩不省心的货碰一块了,这日子可咋过。
吴世勋撇嘴,指着四仰八叉躺着看电视的边伯贤道:“你怎么不叫他帮忙?”
“他阿,他吃累了,你过来。”
“……”
很好,我不是你最爱的宝宝了,老子失宠了。很好。
.
厨房内
吴世勋神经兮兮的凑过去,“哎,什么情况,那货谁啊?”
朴灿烈把面条丢进锅里,嘴角带笑,“你没问他吗?”
“问了。”
“咋说?”朴灿烈饶有兴致的挑眉。
“他说他是你爹。”
朴灿烈的笑容僵了一下。
“不过我看他也没说错,你看看你从一进门,你眼神从他身上移开了吗,哎对对对,就这眼神,望穿秋水阿,玻璃门都快射穿了,你这么瞅过你爹吗你,***做饭阿,老往外面瞅啥瞅?”
“别叨叨,把蛋煎了。”朴灿烈好容易收回视线,专心煮面。
吴世勋继续喋喋不休,“你俩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什么人物能把你朴大爷降成这样?你给我说说呗…”
“闭嘴。”
嘁——
吴世勋煎了三个蛋,最糊的那个端端正正的摆在朴灿烈碗里。
看他把那个黑得跟炭似的蛋放进嘴里,吴世勋心里暗爽,叫你让老子做饭,叫你疼边伯贤不疼老子。
开心。吃口面。
卧槽。
朴灿烈煮了三碗面,其中一碗放了五勺盐。
行,你狠。
合着只有边伯贤的是最正常的,不过他没吃两口就说饱了。
吴世勋一看,蛋没了,面没怎么动,瞬间又来了精神,“看见了吗?还是老子的蛋好吃。”
朴灿烈白了一眼没理他。
“那个,边伯贤,你不吃了吧。”
“嗯。”
吴世勋端过边伯贤吃剩的面大口开造。
“喂,我吃过了。”边伯贤皱眉,一天了难得主动跟吴世勋说句话。
他不是很习惯朴灿烈之外的人吃他的剩饭,感觉怪怪的。
吴世勋护着碗,嘴里还含着面条含糊不清道,“怎么着,你不吃还不许我吃了。”
要不是老子的面咸的跟掉盐缸里似的,谁稀罕吃你的。
他有点被边伯贤抢怕了,白天为了最后一个巧克力冰淇淋俩人差点打起来,想不到这家伙看着瘦小瘦小的,劲儿还挺大,吴世勋硬是没抢过。
现在吴世勋认定了边伯贤是又想和他抢面条,惊慌的加快了速度,把面吃的震天响,末了得意得扬扬手里的空碗,眼神带着一丝挑衅。
.
有毛病。
边伯贤不再理他,继续回沙发上看着不怎么好笑的娱乐节目。
朴灿烈吃完就颠过去在他身边坐下,非常自然的把边伯贤搂在怀里,让他枕在自己肩上。
“过分,太过分了。”吴世勋一边洗碗一边碎碎念,“你俩在那你侬我侬,居然让老子洗碗,我是来你家当佣人的吗…”
.
吴世勋回到客厅的时候,这俩人还是维持着那个欠揍的姿势,边伯贤闭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我说,跟我讲讲你俩的故事呗。”
吴世勋的八卦之心早就蠢蠢欲动,这会儿终于按捺不住喷发出来。
“什么?”朴灿烈玩着边伯贤的头发,随口答着。
“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阿,我给你起个头阿,就先从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开始吧。”
看我的眼神,看见熊熊燃烧的八卦小火苗了吗。
.
怎么认识的啊。
该从何说起呢。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7 18:16: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二章
要说朴灿烈和边伯贤,也是孽缘。
边伯贤一独居网文写手,宅到不能再宅,平时闷房间里一个月都不出门的主儿,怎么正巧去楼下超市买泡面,就碰上朴灿烈这位神仙了。
他们刚认识那会儿,朴灿烈确实是神。还是边伯贤一想到就幸福得冒泡的神。边伯贤喜欢男人,这事儿天知地知,他知,他基友都暻秀知。
用都暻秀的话说:管他男人女人,你赶紧找个人过日子行不?要不就你这死宅,哪天真死家里了,长毛了都没人给你收尸。
过日子的人,哪是说找就能找到的。边伯贤相信缘分这事急不得,可死宅也有空虚的时候。
边伯贤的排解方式就是把对另一半的幻日积月累的,人物形象不知不觉就丰满起来,高大帅气,穿白衬衫更帅,身材匀称有腹肌。爱笑,笑容干净明朗,有品位,细心专一,体贴入微。会做饭,会做家务,任劳任怨,最好还多金。
边伯贤越写越担心这样的人真的存在吗,就算存在能看得上自己吗。
对于幻想中的人期望值太高,现实中遇到的
人就越发看不上眼。
边伯贤觉得可能这辈子也就这样孤独终老,不过上天对他还是挺好的,让他抱着三盒泡面准备结账的时候看见酸奶货架前认真挑选的朴灿烈。
边伯贤第一反应:这不是我小说里的人吗,
怎么出来了?显灵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我喜欢你只是因为那天阳光耀眼,而你恰好穿的白衬衫想都写进书里。
看看,多美的句子。
实际上那天阴的很,朴灿烈一身黑色运动服搭配的是炫酷透明人字拖,走起路来啪啪响的那种。
可还有句话说的好阿:每个人在没有遇见那个对的人之前都有很多的标准,但当他遇见那个人之后,所有的标准都不是标准。
太对了。可现在不是文艺的时候。
眼看那人拿着酸奶都走出门了,边伯贤行动先于大脑:不管怎么着,先搭上再说。
“哎哎,先生,请等一下,还没付钱呢。
收银员拦住抱着泡面往外跑的边伯贤。
干啥玩意儿,那么没眼力见儿呢,没看见我在追求幸福呢吗!
来不及了!帅哥就要走远了!边伯贤忍痛丢下心爱的泡面,对不起!明天一定把你带回家
尾随着朴灿烈出门,边伯贤才发现自己怂的只能在后面悄眯眯的跟着。
走着走着,嗳?这帅哥跟我一个小区阿,边伯贤心中暗喜:看来以后要多出门转转了。
再走一会儿,怎么离家越来越近了?
卧槽,一栋楼的!
上帝啊,你是我亲爹!
鬼使神差的,边伯贤两手空空跟朴灿烈进了同一部电梯,早就没了出家门时的初衷。
“几楼?"朴灿烈按亮了12楼的按钮,转头问边伯贤。
长得挺阳光的,没想到是个低音炮,毫无违和感。
我喜欢。
“几楼?“见他没反应,朴灿烈又问了一遍。
啊?啊,11楼,谢谢。"边伯贤摸上自己的脸,别红啊大兄弟,没跟帅哥说过话吗。
“你在我下面呢。朴灿烈嘀咕一句,又问,“以前没见过你,刚搬来的吗?”
刚搬来吗搬来两年了…边伯贤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觉得宅好像也不是个好事。
平时不太出门,所以…边伯贤说着,肚子突然叫了起来。
密闭的空间,两个人,边伯贤仿佛听见了回

真…踏马尴尬。
朴灿烈笑:“没吃饭吗,正好我也有点饿了。去我家吧,我做给你吃。
电梯在11楼停住了。
边伯贤没下。
故事也就这样开始了。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7 18:17: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3⃣
朴灿烈是个非常精明的人,感知能力不是一般的强。
在超市挑酸奶时就感觉有道灼热的目光要把自己的运动服射穿。
余光撇到那目光的主人是个挺可爱的男孩子,有意思。
不过他还没想做些什么,直到那人和自己一同进了电梯。朴灿烈觉得,这大概就是天意了吧。
大学学了四年心理学,朴灿烈怎么会看不出边伯贤那点小心思。纯情小宅男?这对付起来还不跟玩似的。
喜欢?那就处处呗,又不吃亏。
.
朴灿烈家里很干净,装修风格也是边伯贤喜欢的,低调,简洁。
边伯贤四处打量,好感度蹭蹭蹭往上涨。
“随便坐,先喝点酸奶垫垫肚子吧。”朴灿烈顺手把酸奶递给他,自己打开冰箱找食材。
边伯贤捧着酸奶美滋滋的,这是普通的酸奶吗,***是定情信物。
“对了,我叫朴灿烈,你呢?”
“边伯贤。”
“边伯贤,”朴灿烈重复了一遍,转向他,“你有不吃的东西吗?”
“呃…没有。”初次见面怎么能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个挑食怪呢。
朴灿烈点点头,拿着两根黄瓜进了厨房。
边伯贤眉毛抖了抖,如果说别的东西是挑食不爱吃,黄瓜真的是连看都懒得看。
.
3⃣(下)
约莫十分钟,朴灿烈端着两碗卖相不错的炒饭出来了。
“过来啦。”朴灿烈招呼着,“今天先随便吃点,改天再给你展示我真正的厨艺。”
还有改天吗,边伯贤心里放起了小烟花。
“你不吃黄瓜?”
这么快就被发现了?边伯贤咬着牙吃了两块,还是受不了那个味道,就小心翼翼的避着。
“呃……”
朴灿烈端过边伯贤的饭,认真的把黄瓜一块一块挑到自己碗里。
边伯贤看着这个耐心迁就自己挑食的男人,怎么办,好帅。
“还好没有切的太小…给,没有了。”
“阿,谢谢。”边伯贤接过来,没有黄瓜的炒饭,味道果然好多了。
“平时自己做饭吗?”好像是看到他抱着几个泡面来着,不知道怎么没有了。
“呃…不怎么做。”
根本没做过。边伯贤家里连锅都没有。
“哦,那有空的时候就来我家吃饭阿,我晚上一般都在家。”朴灿烈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有空啊有空!不光晚上有空,白天也有空啊!
边伯贤内心毫不矜持的咆哮,出口只有蚊子大的一声,“好…”
.
边伯贤有日子没吃顿正经饭了。他挑食,他还懒。一年里出去吃饭的次数一个巴掌就数的过来。经常半夜三更饿到受不了才想起吃饭,又懒得等外卖,泡面陪着他过了一天又一天。
这会儿有人做好了端到面前了,吃的连渣都不剩。
等他为了展示自己的贤惠,洗完拼死要洗的碗之后,朴灿烈开了瓶红酒在沙发上等。
“洗好了?”
“嗯。”边伯贤觉得自己特能干,洗的干干净净不说,居然也没摔碎,这可是人生头一遭。
想到从前在家住的时候,破天荒的洗次碗,摔了一大半被亲妈赶出厨房,边伯贤发现自己长大了。
朴灿烈憋着笑,两个碗洗了快二十分钟,还一脸自豪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来点?”朴灿烈往杯里倒酒,红艳艳的有点好看。
边伯贤绞着手指,“我…不太会喝酒。”
一喝就醉,一醉就不干人事。
“没事,这酒度数很低的,不醉人。”朴灿烈塞了一杯在他手里,“喝点,聊聊。”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7 18:17: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首发字数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7 18:19: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4⃣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打在窗上,是让人安心的声音。
边伯贤没喝两杯就迷糊了,不知怎么想起上次醉酒啃都暻秀脑袋的事,自己乐开了。
“笑什么?”朴灿烈继续往他杯里倒酒。
“别…别倒了…”边伯贤眼神闪烁,“再喝就醉了…”
“没事,醉不了。”朴灿烈的声音听起来,倒是比酒更让人沉醉。
“不行…不喝了…我喝醉了不干人事…不能,不能破坏我在你心中的形象…”边伯贤一脸纠结。
朴灿烈心想我跟你认识多久啊,你能有个屁形象。
“那你和我说说,怎么不干人事了?”
边伯贤傻笑着,神秘兮兮的凑到朴灿烈耳边,“我跟你说啊,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嗯。”
“我喝醉了…咬人脑袋…嘿嘿嘿…”边伯贤笑得跟朵花似的,“你都不知道…第二天起来,暻秀,哈哈…暻秀脑门上全是牙印…哈哈哈哈…”
“……”是个狼人。
边伯贤摇摇晃晃的,坐都坐不稳,朴灿烈把他扶正,有些好笑的问,“那你想咬我脑袋吗?”
“不…”边伯贤脑袋晃的跟拨浪鼓似的,“我想…”
“想什么?”
“我想…亲你…”
朴灿烈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可美人投怀送抱,哪有不要的道理。
“亲吧。”朴灿烈半开玩笑的闭上眼,把脸凑过去。
一张俊脸在眼前无限放大,在边伯贤只要稍往前凑就能碰到的距离停下。
“不行…”边伯贤盯着那张好看的脸看了好一会,还是皱着眉躲开,“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
“不会。”朴灿烈答的干脆,“你亲吧。”
“那…好吧…”边伯贤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你把眼闭上。”
朴灿烈听话的闭眼,然后听见咕噜咕噜的声音。
偷偷眯起眼看:边伯贤把剩的半瓶酒都喝了。
“你…你…准备好了…吗…”
“……嗯。”朴灿烈一脸黑线,我有什么好准备的。
下一秒,一个柔软的东西碰到他的唇。
……
朴灿烈以为这厮最多也就是亲脸。可酒壮怂人胆,边伯贤一口干了半瓶酒,觉得脑瓜子都通透了,然后,像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一样,吻上了那张好看的唇。
两唇相碰,谁都没有深入。
边伯贤是不会,朴灿烈是不想。
他风流惯了,怕自己一不小心收不住手。纯情的,慢慢玩才好玩。
过了几秒?十几秒?或者是一分钟,边伯贤滑下,醉的像一摊烂泥。
朴灿烈把他拉进怀里,软软的,抱起来很舒服。
“伯贤?”
“嗯…”边伯贤头晕的厉害,在睡着的边缘徘徊。
朴灿烈找了个听起来挺合适的理由,“下雨了,别回家了。”
.
而实际上边伯贤家就在楼下,朴灿烈家也有多余的房间。
不意外的,两个人,还是躺在了一张床上。
边伯贤睡得不省人事,睡相倒是挺好,不打呼噜也不磨牙,这点朴灿烈很满意。
单身也有些日子了,有个喜欢自己的人陪着,倒也不是个坏事。
.
一个赤诚以待,一个只想玩玩。
感情嘛,先动心就输了。
这一点,后来的后来,边伯贤深有体会。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7 20:1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5⃣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清晨,一声嘹亮的哀嚎划破天际,惊走了几只无辜的小鸟。
“鬼叫什么呢,出来吃饭了。”朴灿烈听见声音拿着个铲子走了进来。
“我我我,你…那个…”边伯贤结结巴巴,自己也不知道该说点啥。
看他手足无措的样子,朴灿烈好心解释道,“你昨天喝多了,我就留你在家住了。”
“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衣服呢?”
“你自己脱的你问谁?”
边伯贤的眼睛和嘴巴一起张大。
“昨天你说穿着睡不舒服就脱了,我早上闻着有酒味就给你洗了。”
朴灿烈这话,半真半假。边伯贤是喜欢裸睡没错,可醉了酒,手脚不利索,拽了半天也没拽动,所以他那身衣服,几乎是朴灿烈脱下来的。
边伯贤剩个小裤衩又嫌冷,夜里睡觉一直往朴灿烈怀里钻,蹭的朴灿烈都有点想了。
.
“先穿这个吧。”朴灿烈在衣柜里翻出身衣服丢给他,“洗手间在那,收拾收拾出来吃饭。”
边伯贤稀里糊涂的套上衣服,好嘛,朴灿烈的大裤衩子穿他身上都快到脚踝了。
到洗手间一看,牙膏都挤好了。
这是什么感觉。
这是过日子的感觉。
边伯贤拍了两把冷水在脸上。不是梦。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他做了什么好事老天送了这么个宝给他?
.
早饭很简单:培根煎蛋,烤吐司,热牛奶,还有一碗醒酒汤。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样的,就煎了半熟,七分熟,还有全熟。”
朴灿烈一个一个指着介绍,边伯贤半天没动筷。
“怎么了?不喜欢?”
“不是…”边伯贤感动的有点想哭。“是因为…”
朴灿烈认真的等着他的下文。
“我已经好多年没吃过早饭了。”
“……”
孩子活这么大不容易呀。
边伯贤大学就有黑白颠倒的趋势,毕业后当了写手,职业自由,更是把修仙发挥到了极致。
早饭是什么?我们夜精灵不需要,把夜熬穿才是永恒的使命。
可现在一份简单的早饭摆在眼前,边伯贤的胃说:多少年了,你最需要的就是这个。
“先把醒酒汤喝了吧。”朴灿烈朝他推了推碗。
一碗下肚,酸酸甜甜的,食欲上来了,脑子似乎也清明了些。
边伯贤捧着碗,有些犹豫的开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你不记得了?”朴灿烈饶有兴致的反问。
“什么?!”
看他惊慌的样子,朴灿烈笑,“先吃,不急。凉了就腥了。”
边伯贤第一筷子伸向了半熟的蛋,朴灿烈默默记下了。
而很快他就发现边伯贤不是爱吃才吃,纯粹是饿的。桌上的东西一会儿就造没了。
“好吃吗?”
“好吃。”
“所以你喜欢煎成什么样的蛋?”
边伯贤仔细回味一下说,“我喜欢那种蛋白完全凝固,蛋黄未凝固而不流动的离全熟差那么一点的蛋。然后调味料的话,我喜欢椒盐或者番茄酱。”
……啥也别说了,朴灿烈为没能达到边大美食家的标准感到抱歉。
“当然你煎的也挺好吃的…”边伯贤末了补上一句。一个人闷惯了,人际交往什么的,果然是不太行。
朴灿烈扶额,那真是…谢谢您的肯定…
.
吃饱喝足,边伯贤又纠结上饭前的问题。
朴灿烈:你仔细想想,昨天喝完酒你干什么了?
边伯贤在他热切的目光下很有出息的短路了。
“你昨天亲我了。”朴灿烈点点自己的嘴唇,一脸良家妇女被祸害的样。
“……!!!”
“既然亲都亲了,那你要对我负责。”
“怎…怎么…负责…”边伯贤一紧张就结巴。
“还能怎么负责,过来和我一起住呗。”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7 21:30: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6⃣
要说朴灿烈是怎么想的,最大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边伯贤软软的,抱起来很舒服。
朴灿烈是对生活质量要求极高的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对家务样样精通。
换句话说,他很爱自己,希望最大限度的把自己置于最舒服的生活环境。
而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他的睡眠质量不大好。
可昨天搂着边伯贤睡那一晚,奇迹般地改善了。
朴灿烈隐隐感觉,其实他是需要个人陪了。
.
边伯贤站在自家门口的时候,还是一脸懵。
“愣什么呢,开门。”朴灿烈懒懒的倚在门框上。
“既然要我对你负责,为什么不是你搬来我家呢?”进展速度快是一方面,边伯贤还真有点舍不得自己的小狗窝。
“嗯…”朴灿烈沉思一下,“你的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
“……租的。”
“我的是买的。你搬过来,还可以省房租。我们俩人过日子,不该花的钱,就别花,知道不?”
过日子吗。
就因为亲了一下?
这理由……我喜欢。
.
朴灿烈矗立在客厅中央,脑子里还是那个想法:这孩子活这么大不容易。
倒不是像他想象的,脏衣服乱扔,外卖盒子成堆。
相反的,因为只有几件必要的家具,显得有点空旷。
而且他转了一圈,没看见一点能吃的东西,冰箱里只有几瓶矿泉水。
“我说,你平时是喝露水吃树叶吗?楼下那两颗秃了的树是不是你啃的?”
“啊?”边伯贤拖出一个大行李箱,因为太久没用,上面落了一层薄灰。
“昨天不是去买泡面了吗?”
边伯贤直接去吹上面的灰,尘土飞扬迷了眼睛。慌忙去揉,结果迷的更厉害了。
“哎,别揉,”朴灿烈拉开他的手,这厮真是没轻没重的,眼睛都红了。
“这只眼哈,我给你吹吹。”朴灿烈翻着边伯贤的眼皮,轻轻吹了口气。
边伯贤眨眨眼,灰尘跟着眼泪流了出来。
“好了?”
“嗯。”
眼睛还是有点红,水汪汪的。朴灿烈看着,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刚才不是说买泡面了么,面呢?”因为这个小插曲,两人离得很近,边伯贤能清楚的感到朴灿烈的鼻息。
意识到现在的姿势有些暧昧,边伯贤伸手去推,没推动。
开玩笑,爷的铁是白举的吗。
朴灿烈靠的更近了,嘴唇几乎贴上边伯贤的耳朵,“问你话呢。”
“…没…没买。”边伯贤觉得自己脸肯定特红。
呸,没出息。
“该不是昨天为了追我,没时间结账了吧?…嗯?”朴灿烈在他耳边轻笑,声音蛊惑,挠的边伯贤心痒痒。
“你都知道了还问什么。”边伯贤小声嘀咕。
“你说啥?”
“……走开啦。”边伯贤又是一推,这次朴灿烈很给面子的后退两步。
.
摸摸羞红了的脸,边伯贤随便扯出件衣服,像是在叠似的团了两下,塞进箱子。
朴灿烈看不下去,把衣服拿出来,整整齐齐的叠好,重新放进去。
“你去弄别的吧…泡面没买正好,以后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别吃那种不健康的东西了。”
.
阳光照在朴灿烈认真收拾的侧脸上,整个人都显得柔和起来。
皮肤白的有点透明,睫毛很长,还有点卷卷的。大大的杏眼,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张好看的唇,自己吻过的唇……
要和这个人一起生活了吗。
梦一样。
.
好期待啊。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8 10:5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7⃣
“等等…我们…睡一起?”边伯贤伸手指着另一间卧室,“那不是有房间吗?”
“羞什么,又不是没睡过。”朴灿烈忙着在衣柜里腾出一片地方。
“你是说…昨晚我们睡在一起?”边伯贤目瞪口呆。他醒来的时候朴灿烈早就起了,他一直认为朴灿烈睡的是另一间。
“怎么才反应过来?”朴灿烈一件件往衣柜里码着衣服,“昨天你非拉着我的手不放,没办法就一起睡了。”
“……这…”一起睡了,他还裸着?
老脸呦,没地儿搁了。
“不过感觉不错……”朴灿烈又笑出两排白牙,“哎,你别那种眼神看我,我可什么都没干。我说的是,你抱起来的感觉。”
.
“可是…我们的进展是不是…太快了点…”
从相识到接吻再到同居,多久?24小时都没有吧。
现在觉得快了?早干啥去了?
朴灿烈拉他坐下,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吧。”
边伯贤红着脸点了点头。
“那就不快。人生苦短,珍惜当下。”朴灿烈拍拍他的肩膀,“饿吗,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边伯贤看着他的背影,鼓足勇气,“那你喜欢我吗?”
朴灿烈回头,“你说呢?”走了出去。
边伯贤自然理解成:你说呢,当然是喜欢阿。
不喜欢为什么老老实实让他亲?
不喜欢为什么吵着让他负责还要搬到一起住,睡一个床?
不喜欢干嘛给他做饭洗衣服照顾得面面俱到?
当然是喜欢啊。
.
很久很久以后,边伯贤再回忆起这个场景,才明白,朴灿烈当时,可能不是这个意思。
怪谁呢,是他自以为是的揣测罢了。
.
.
晚饭过后,边伯贤坐在电脑前码字。
这两天的经历能写成小说吗?小说都不带这么写的。
朴灿烈削了个果盘端进来,“吃点水果。”
边伯贤又感动了。
朴灿烈惊:这孩子不会是好多年没吃过水果了吧。
也没那么夸张。
都暻秀倒是会时不时提点水果零食啥的来看看他死没死。
可是好几种水果削好切好摆的漂漂亮亮的,还配个小叉子搁在跟前,他妈都没这么干过。
朴灿烈插了块苹果吃,顺带喂边伯贤一块,“最喜欢什么水果?”
最喜欢的吗,芒果和荔枝。
可因为讨厌果汁弄到手上粘粘的感觉,最喜欢的,倒成了最不常吃的。
“草莓。”
“嗯,明天我下班买回来。”又递了块梨过去。
朴灿烈自己吃着,也留意着边伯贤,看他嚼的差不多就喂下一块过去。
手都不用的感觉,爽爆了。
“我还不知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边伯贤眼睛盯着屏幕。
“就普通上班族阿,朝九晚五,上五休二。周末可以在家好好陪你。”朴灿烈绕着弯子答。
边伯贤也没在意,埋头继续码字。
.
夜深了。
朴灿烈在打了第五个哈欠后终于忍不住开口,“快十二点了。”
“哦。”
“该睡觉了。”
边伯贤手指在键盘上飞舞,“不行我灵感刚来。”
“熬夜会脱发,还有可能猝死。”朴灿烈挡在电脑前,“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作为二十一世纪拥有新思想的进步青年,我认为你最起码应该拥有规律的作息时间。”
朴灿烈才不会说是因为他自己想睡了。
边伯贤嘴硬,“我有我自己的规律。”
熬夜熬到鸡打鸣,睡觉睡到自然醒。饿了吃泡面,渴了喝凉水。
特别规律。
朴灿烈不想听那一套,都说了他是个非常追求生活质量的人。
并且不择手段。
“你听话,乖乖睡觉,明天早上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朴灿烈突然凑近,对着边伯贤的耳朵吹气。
他早就发现,边伯贤的耳朵特别敏感。
果然,边伯贤一句废话没有,乖乖关上电脑。
.
有时候,能和一个人特别融洽的相处,不是因为你们真的合得来。而是因为,对方比你聪明的多。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8 15:01: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任你依靠ლ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9 13:07: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9⃣
都暻秀一脸严肃的坐在朴灿烈家的沙发上。
抛开其他的不说,装修倒是蛮有品味。
嘿嘿嘿嘿嘿…”边伯贤干笑着,狗腿子的给
都暻秀递了杯水,就势想在他身边坐下。
“你一给一我一站一好一了!
是!"边伯贤一秒立正,继续赔着笑脸,“都大人,您先喝口水,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都暻秀从小受的良好的家教告诉他,要保持风度,不能打人。
这叫什么事?边伯贤不干人事系列之我和邻
居同居了?
还是刚认识就同居了?
都暻秀顺了口气,“他叫什么来着?”
报告都大人,叫朴灿烈。
几岁?
…没问。
“做什么工作的?
不知道
恋爱史?”
都暻秀暴走。我可去他‖妈‖的风度。
哎哎,别打脸…别锁喉呀呀呀呀…我不能呼吸了…咳咳.
经过一番激烈的教育,边伯贤体无完肤的瘫在沙发上,破罐子破摔的作死挑衅,“都暻秀…你狠,你有本事你杀了我呀.
都暻秀活动活动伸展开了的筋骨,边伯贤立马以手抱头的姿势缩成一团。
所以,除了他的名字,你还知道什么?
边伯贤想了一下说,“我知道他这房子是买的
……
“哎……我不是看上他房子了阿……都大人……饶了我吧……
那个.
朴灿烈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表情有些许复杂的看着面前热情的表演近身搏斗的两人。
“灿烈阿?"边伯贤有些尴尬的松开都暻秀的
头发,“你怎么回来了?
今天下班早。“朴灿烈答着,目光落在都暻秀身上。
“这我朋友,都暻秀。”
“嗯。“朴灿烈上前理了理边伯贤凌乱的衣服,“去买几瓶饮料吧,暻秀今天在这吃晚饭
边伯贤面露难色,放这俩人,单独,在家?
他不太放心。
“我喝可乐。"都暻秀面无表情道。
好吧!既然你们两个都这么强烈要求了!
边伯贤准备撒丫子开跑。
等会儿,"朴灿烈去卧室拿了件外套。边伯贤什么衣服放在什么地方,他更清楚点。“外面冷。
都暻秀嫌弃的看了边伯贤一眼,这厮是脸红了吗?
丢人。
朴灿烈目送边伯贤出门,然后冲都暻秀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打从一进门,看见地上的两袋东西,再看纠缠在一块那俩人,没一下是真打,他也就明白个大概了。
把边伯贤支走,也是为了更好说话一点。
你好,我是朴灿烈。“很简单的开场。
“嗯,知道。"知道,且仅知道的信息,只有名字而已。
“伯贤和我提前过你呢。”
暻秀暗暗高兴,想不到这**玩意儿还有点良心,应该是说了自己平时怎么照顾他吧,
“说什么?”
“他喝醉了啃你脑袋
…"混‖蛋玩意儿。
朴灿烈点了支烟。都暻秀讨厌烟味,但是出于礼貌,他是不会开口说别抽了。
然而朴灿烈仅仅是点燃,还没递到嘴边就按
灭了。
都暻秀想也许是因为他无意识的皱了下眉?
可朴灿烈根本没看他阿。
想不明白还是拣重要的问吧,“咳咳…那个,你和伯贤.呃,你是认真的吗?
朴灿烈想了一下答,“我跟他才认识几天阿,我要是现在跟你说我爱他,没他活不了,你肯定也不信。
都暻秀点点头表示赞同。
“同样的,要让他现在离了我就浑浑度日孤独终老,也不大可能。我没那么大魅力。现在这个阶段,不过是两个孤独的人,看对了眼,就抱在一起相互取暖。
都暻秀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朴灿烈一句漂亮话没有,说得过于坦诚。又真实的无法反驳
“那……你们相互取暖到哪一步了?”
我们睡在一起


**玩意儿(;≥皿≤)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9 14:15: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吞了?!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9 15:1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好了吗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9 15:1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有8吗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9 21:50: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哎,,Ծ^Ծ,,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9 23:11: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吞了……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9 23:1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9 23:16: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好了咩⊙▽⊙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09 23:16: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四月的天,有时不像林徽因笔下那般美好。
边伯贤走在路上,庆幸自己穿了外套。
外套是谁让他穿的呢?
路人纷纷侧目,诡异的看着这个拿着一提可乐突然傻笑的男人。
晚饭是朴灿烈和都暻秀一起做的,还算丰盛,边伯贤吃得不亦乐乎。
相反做饭的人吃得倒是不多,朴灿烈忙着给边伯贤剥虾,择鱼,擦嘴。
中午饭他也做了虾,回来一看一个没动起先还以为是不喜欢,晚上顺手剥了一个给他,吃得那叫一个满足。
“喜欢虾吗?
喜欢呀。
朴灿烈有点明白边伯贤的尿性,很多东西不是不爱吃,是稍一麻烦就懒得吃。
都暻秀呢,就忙着看他们。
朴灿烈的细致,还有边伯贤那一脸幸福的傻样,怎么看也不能是装出来的。
看着看着…怎么看怎么配
我呸…
晚饭过后,都暻秀也没多待,两人送他到门口,朴灿烈像是想起什么,说了句等一下又进了屋。
都暻秀得了个空问,“你和他睡一起了吗?”
边伯贤:“对啊。”
睡一张床可不是睡一起么。
朴灿烈再出来时手上多了个精致的小袋子,“没有合适的盒子,随便找了个袋子装的,觉得你应该会喜欢。
¨谢谢。”
都暻秀在电梯里拆开看:是一个海贼王的手办。限量版,原先放在客厅的玻璃柜上,他
不过多看了两眼。
边伯贤那二了吧唧的人,找个洞察力这么敏锐的男朋友,是好事吗。
回味一下做饭时朴灿烈和他说过的话:我发现我好像比昨天更喜欢他了,所以我也要努力对他好,让他更喜欢我才行。
也算是个承诺吧,算的吧。
反正他说这话时眼底的温柔是挺动人的。两个人谈恋爱,其他人再亲近也是外人不是么
傻人有傻福吧。
都暻秀摆弄着那个手办,事实上是他找了很久都没买到的一款。
特别喜欢,谢谢。
你和暻秀说什么了?"边伯贤张嘴接过一颗草莓。
他感觉出去一趟回来,屋里的气场都不一样了,都大人的杀气明显淡了。
“没什么。”朴灿烈喂的专心。
嘁,爱说不说。”边伯贤一翻身躺下朴灿烈腿上。
躺着吃不怕噎着吗。"朴灿烈这样说,倒还是喂了一颗给他。
边伯贤眯着眼睛,一脸无所谓我躺着舒服噎死我也愿意的表情。
灿烈阿边伯贤躺着也不老实,跟个虫子一样蠕动,“以后别健身了。”
“干嘛?
边伯贤捏了捏他的腿,“软一点躺着舒服。”
“是吗?那你让我躺会儿。“朴灿烈说着想把腿抽出来,却被边伯贤死死抱住。
不要。”
“躺一会儿能掉块肉吗?我都给你躺了。
“我还没躺够呢,"边伯贤蹭着朴灿烈的腿耍赖,“再等一会儿
朴灿烈被他蹭得无名火嗖嗖的窜,“你再乱动,后果自负。
边伯贤起先没明白朴灿烈什么意思,一抬头对上他眼睛里燃烧的小火苗。
***不是动物世界里…求爱的眼神?!
边伯贤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那个我突然饿了,我上个厕所哈…
朴灿烈丢了颗草莓在嘴里。
早晚都能吃到嘴的东西,不急的。

幽梦爱上草莓2019-07-10 15:51: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