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馆幽话》之第二卷 (坑,慎入,坑品无下限的鱼留字)

楼主:瞌睡鱼游走 字数:673449字 评论数:12383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咚---咚----咚”

随着密集的鼓点,狐狸三皮跳到桌上,一连九九八十一个后空翻,随后稳稳当当的落在那张布满梅花印记的花梨木桌面,手里上牙板一打,红口白牙,眉飞色舞,字正腔圆。
“上回书说到神捕向青鸾在老魔岭中大战妖兽天伏翼,只斗得飞沙走石,日月无光。不料天外乍现一把无赖美工刀,只听得‘咔嚓’一声,诺长的一回书顿时化作残篇一章,台下看官嘘声一片......”
话没说完,一旁飞出一只长柄酒勺,正中三皮脑门,顿时砸得他眼冒金星,瘫倒在桌面上。
猫妖明颜一溜小跑奔到桌边,朝面前的一众酒客看官侧身道了个万福,而后扯住三皮的蓬松尾巴,一路拖曳,朝后堂去了,口里犹自嘟囔:“这废材狐狸,白话许久也不进正题,早知如此,也不叫他出来现世......”
台下又是嘘声一片。
不多时,鱼姬自柜台后转将出来,走到堂中朝众人微微欠身,施了一礼:“去年仲夏,因一些特别缘由,不得已腰斩《青鸾》,而后闭馆半载,人去馆空,好不冷清。幸蒙鱼馆诸君不弃,仍不时进来探视,鱼姬铭感五内,终于决定厚着脸皮再开鱼馆,菜微酒薄,不成敬意。”
名捕龙涯早抱坛而出,为诸位酒客一一添酒,而后将酒坛放在桌边,对众人抱拳一礼:“各位吃好喝好,有事无事常来坐坐,洒家无任欢迎~~~~~~~~”
三皮挣扎而出嘶声吼道:“你这个混六扇门的,这倾城鱼馆几时轮到你来白话,本大仙才是男一号!”
“什么男一号,第一卷第一话最先出场的可是洒家,你小子也就二三话漏漏脸,第四话时候就已经被发配在外,直到十一话《竹夫人》里才灰溜溜的逃将回来避祸,啊,对了,十、十一话目前还未与各位看官见面,区区一个只占了几篇页面的小角色,居然有脸来认男一号,你喝糊涂了吧?”龙涯面露鄙夷之色,翻翻白眼。
明颜冒出来说道:“别理他,继续,继续。”说罢架住呼天抢地的三皮奔后堂去了。
鱼姬颇有尴尬之色:“如此胡闹倒叫各位见笑了,话入正题,而今的第二卷,和之前的第一卷,可以说是有着直接的联系,也可以说是各自独立的篇章,人物虽还是原名,但所指的已不全是当初鱼馆里的故人ID,三皮不是那个三皮,龙涯也不是那个龙涯,而故事的格局也不再是当初的信马由缰......”
龙涯闻言一惊,转头道:“掌柜的,怎生龙涯也不是那个龙涯了,洒家不是一直都在这里么?NO1啊NO1”
鱼姬叹了口气:“看来和男人这种生物说道理似乎是不通的了。”说罢闭目拍拍手掌.
只听得一声呼啸,那只屡建奇功的长柄酒勺有飞将出来,击中龙涯的脑门,自是阻断了他的絮絮叨叨,磨磨唧唧。
明颜拍拍手上的灰尘,踱步上前来到鱼姬身边,开口笑道:“掌柜的,白话得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

被明颜架住双腿拖向后堂的龙涯气若游丝的对一众看官喊道:“这般全凭情绪,过河拆桥,坑品无下限的女人,大家一定要多加小心......”

“咚---咚----咚”

密集的鼓点又在响起,堂中只剩鱼姬一人,依旧是笑容可掬。
瞌睡鱼游走2011-03-05 13:25:45 发布在 莲蓬鬼话

《鱼馆幽话》第二卷之第一话

《宿马驿》

岁末朔寒。

一更天,夜有细雪。

奈何汴京人气旺盛,温度也不算很低,是以飘飘摇摇的雪屑刚一落地,就融为雪水,染得街头一片泥泞。

街头上行人已无,而街边的店铺内还有些许晚归的客人。

倾城鱼馆中灯影稀疏,唯大堂中央的大铜火盆炭火旺盛,印得堂里的人肤色红艳。桌上自然是几味适宜下酒的菜肴,荦荦温香,不时的挑逗着人的味觉,更有红泥小炉上烫着的酒水,使得堂里的味道带上几分醉人的馥郁。

一到寒冬,明颜就不可避免的整日犯困,这会儿歪在火盆边的座椅上,半合星眸微寐。

龙涯面带微醺,看着火盆里跳跃的火苗在对面鱼姬温润的面颊上带起的或明或暗的光影,不由得有些失神,许久微微的叹了口气:“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是一年了。”

鱼姬抬眼浅笑道:“今日龙捕头怎生如此感慨?”

“……嗯……嗯……吃错药了……”睡梦中的明颜的呓语很是煞风景的冒了出来,也不知道又在梦中拿什么人开涮。

“死丫头。”龙涯表情甚是无可奈何:“这话接的真是时候,也不知道究竟是真睡假睡。”

鱼姬哑然失笑:“龙捕头休得和这丫头一般见识,她睡着了都还不忘开罪的自是另有其人。”

话音刚落,酒廊后的厨房就传来一声脆响,想必是一早被打发去后面洗碗的三皮又出了纰漏。

鱼姬清清喉咙:“三皮,做事呢就上心一点,别老是竖着耳朵东听西听。打碎的东西可是要从你工钱里扣的。”

听到这话,埋在成堆的杯盏碗碟中的三皮少不得喋喋不休的抱怨个没完,直到鱼姬慢悠悠的来了句:“犟嘴是吧?双倍赔付!对了,今冬正少一件御寒的狐尾围脖……”

此言一出,便如祭出了杀威棒一般,厨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很是麻利的洗涤器物的水声。

瞌睡鱼游走2011-03-05 13:31: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龙涯在一边笑得打跌:“真有你的,掌柜的。六年前才遇上的时候,洒家倒不知道你这般厉害。”

鱼姬叹了口气:“龙捕头又来取笑于我,好似我当真是个恶性恶相让人生畏的母夜叉。”

龙涯摇头正色道:“不敢不敢,便是有心取笑,可天下又上哪里去找这么漂亮的母夜叉来?只不过当年多少是有些走眼就是了。”言至于此,端起手边的酒杯一饮而尽,神情若有所思。

鱼姬看看龙涯的面庞,顺手又给他面前的空杯斟满酒浆:“龙捕头可又是想起那时候的事了?”

龙涯叹了口气,笑了笑道:“看来什么事都瞒不了掌柜的。一晃六年过去,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样了。其实想想,世间之事不如意者十常八九,要是过于执着,反而是作茧自缚。只是人往往是不走到最后那一步,也看不清楚前面的魔障……”言语未尽,目光却落在街面飞舞的细雪上,难以释怀。

他记得,六年前也是这样的小雪天,只不过地点不是在繁华的汴京城,而是在边塞苦寒之地雁门关外……

瞌睡鱼游走2011-03-05 13:52: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5#作者:倾慕E抹茶 回复日期:2011-3-5 14:35:00
先留爪~~恭喜鱼,开新帖~~

╋╋ ╋╋ ╋╋ ╋╋ ╋╋ ╋╋

虽然新帖的沙发板凳给了素不相识的小广告,但是看到地板上的抹茶MM,连忙搀将起来,虎摸一下:)
瞌睡鱼游走2011-03-05 15:37: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对于作奸犯科的独行大盗麻七来说,被汴京第一名捕盯上,不得已逃离宋境其实是明智的,也是唯一的一个选择。只是很可惜,对他而言,那是相当倒霉的一天。

即使是出关百里,麻七到底还是没能甩开追踪而至的龙涯。

在如困兽斗一般的生死相搏之后,麻七的血溅上了龙涯的宝刀,从此六扇门发出的通缉榜上,又少了这样一号神憎鬼厌的人物。

而千里追凶格毙凶顽的龙涯却不得不踏上白雪皑皑的来时路,重入雁门关回京复命。

单骑披风沐雪而行,难免有些冷清,直到他发现在这片广漠雪原上居然还有同路人。

前方十丈开外,有一女子,罗裙拽地,莲步姗姗,右手挽了个竹篮,上面搭了块浅色的花布,也不知道是盖了些什么要紧的物事。

在荒郊野外,一个单身女子出现已经有悖常理,更何况是在这辽人的地界做宋人打扮。

然而最为奇怪的是,这样的寒冬腊月,便是龙涯这般身体强健的习武之人尚且加了一件皮裘大麾御寒,而那个女子却衣衫单薄,似乎全然不把这冰天雪地放在眼中。

龙涯心中奇怪,于是催马前行,转眼依然追上那名女子,定眼一看,却是个年约二十五六的美貌女郎。

若是寻常女子,在这荒野之地遇上陌生男子,多是因循男女大妨,埋首赶路或是避在一旁。而那女郎却只是驻足抬眼微微一笑,神情甚是坦荡,倒把龙涯愣在当场,一时间不知如何言语。

瞌睡鱼游走2011-03-05 15:40: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待到龙涯回过神来,那女郎已然又走在了前面,于是慌忙促马跟了上去开口言道:“这位姑娘,为何在这冰天雪地的荒野衣衫单薄,且孤身上路?”

那女郎也停下脚步,抬头看看他头上的乌纱冠自是知晓他是公门中人,于是答道:“有劳官爷相问,小女子是取到雁门关回宋土。”说的却是一口官话,正宗的汴京口音。

“原来姑娘也是汴京人氏。”龙涯翻身下马抱拳言道:“洒家是京师刑部衙门中人,在这里遇到也算有缘。姑娘一介弱女孤身行走荒野,只怕有些不妥。这里离雁门关还有三四十里地,如果姑娘不介意,不妨与洒家同行一起过关,沿路也有个照应。”

那女郎闻言开口言谢:“多谢官爷好意。只是怕耽误了官爷的行程。”

龙涯心想这姑娘想必是怕洒家是那图谋不轨的轻薄之人,是以婉拒,但此地苦寒,一个孤身女子长途跋涉终是不妥。反正这匹马也是麻七所留。不如就将这马儿与她,代步自行回国,这样自己帮人之余也算避了嫌疑。

于是龙涯开口言道:“姑娘到底不似洒家这般身体强健,不如骑了这马早早入关,也免再受此间的寒气。”

只听一阵窸窸窣窣,那女郎的竹篮的花布下钻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却是一只遍体黄毛的小猫。

那猫也颇为奇怪,两眼望定龙涯,不发喵咪之声,而是嘴角上翘成一个甚是夸张的角度,便如在笑一般发出“咕咕”两声。

猫也会笑?

龙涯心想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却特变多,正想开口说话,有听得一阵车马之声,转身一看,只见身后远远的来了一队人马,约有百人左右。

为首的是十余名手执旗幡开路的军事,而后是三骑施施然而行。

两者并辔而行,看上去身形雄壮,而一个看似文弱的中年文生则挽缰尾随那两人之后,神态甚是谦恭。

这三骑之后是一辆颜色绚丽的包绣马车,想来车里的定是那三人的家眷。马车后数十名军士护卫列队而行。

看着一行人的旗帜衣冠,俱是辽人打扮,出自官府之列。

瞌睡鱼游走2011-03-05 16:45: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10#作者:自莋゛多情 回复日期:2011-3-5 19:01:00
前排,哎呦,想死鸟~~~,嘿嘿,vip~~

╋╋ ╋╋ ╋╋ ╋╋ ╋╋ ╋╋

欢迎,欢迎,老主顾轻车熟路,雅座看茶:)
瞌睡鱼游走2011-03-06 10:46: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11#作者:feijingling110 回复日期:2011-3-5 19:38:00
我来了 55555555 来晚了~~~

╋╋ ╋╋ ╋╋ ╋╋ ╋╋ ╋╋

你啊,你啊,什么时候脱去马甲上真身呢?
对了,明天是你大寿,提前道一声生日快乐:)
瞌睡鱼游走2011-03-06 10:48: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13#作者:尉迟醒 回复日期:2011-3-6 0:26:00
爬来看文~~~~~~


╋╋ ╋╋ ╋╋ ╋╋ ╋╋ ╋╋

这位是新朋友,欢迎走来,跑来,跳着来,飘着来。唯独是这爬着来有些那个啥了,俺这里还要做生意呢:)

瞌睡鱼游走2011-03-06 10:51: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龙涯心想来时路上人烟少见,这时候倒是热闹得有些过分。于是将手里的缰绳塞在那女郎手里:“姑娘还是快些入关的好,那队辽人人数不少,虽貌似带有家眷,不是那边塞之上抢掠的游勇。但辽宋之争时有,避一避也少些麻烦。”说罢便要转身离去。

那女郎笑道:“你就这样将马儿借我,我便是上得马背,也不见得拉得稳缰绳。不如还是和官爷一路的好,免得被这马儿甩下鞍来。”

龙涯心想,得,开始还在忌讳男女之妨。现在见了契丹人,倒是不推迟了。这姑娘倒是心眼活络。

罢、罢、罢,

既是同路,堂堂第一名捕给你做马倌也权当是怜香惜玉,倒也不算丢人。

于是伸手将她扶上马背,牵马而行,虽未回头,又听得那篮子里的猫儿“咕咕”两声,尤自纳闷那小东西偏生这等古怪。

那队辽人倒是没有追赶,依旧是有条不紊的前行。

龙涯转头回望,心想看来那班辽人也是取道雁门关,这等阵仗,也不像是押送商队货物,算算时间,也是岁末朝宋的时候,说不得那便是辽主派出的使臣。

自百年前神宗年间宋辽修订檀渊之盟以来,虽边境之上偶尔也有战事冲突,但并无大规模的进犯兵戈,而每年都有辽使受命至宋土朝拜,实际却是索要钱币财帛之物,若是给的少了,来年边境之上自是不得太平,若是所得颇丰,也就可相安无事,便如那专门讹人钱财的泼皮恶霸一般。

龙涯啐了一口,抬眼见马上的女郎也在回头观望,若有所思。

龙涯心想莫非你还识得这班辽人不成,正要开口相问,却觉得路上朔风忽而紧了起来,而且方向不定,原本细盐般的雪屑片刻之间顿时大了起来,被大风刮得旋个不停!

龙涯久历江湖,自是听过这雁门关外“旋毛风”的厉害,倘若这时节再加上暴雪,只怕是目不能视方向不明,运气不好便,迷失荒野,葬身雪中。

于是伸手揭下身上的皮裘大麾盖在那女郎身上,沉声道:“抱紧马脖,咱们得赶快找个地方避一避!”说罢勉力辨明方向,拉了马匹前行。

那马儿何时见过这等阵仗?自是吃了惊吓裹足不前。奈何龙涯手臂千钧之力,那畜生自也拗不过去,唯有亦步亦趋。

瞌睡鱼游走2011-03-06 11:02: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的样子,地上的积雪早已没过小腿!

龙涯心中暗叫不好,寻思再不找个安全的所在,只怕要糟糕。

忽而远远看到一点灯光,于是赶紧拉了马匹直奔而去,到了近处。确实一处貌似寺庙的庄园。

龙涯将马牵近门廊下避风之处,方才伸臂将那女郎扶下马背,再抬眼看那庄园,只见房屋半旧,门上匾额上书“宿马驿”,上面一排辽文,下面稍小的字体却是极为方正的宋体小楷。

门前还有破损的石雕佛门灵兽,想来这所驿站本是由寺庙改建而成。

虽是辽国的驿站,但也可留宿与人方便。

龙涯心头一宽,伸手去拍那门上的铜环。只是拍了许久也没人来应门,而门廊外风雪呼啸,遮天蔽日,甚是怕人!

龙涯暗中寻思,遇上这等鬼天气,只怕那班长居寒地的辽人也少不得要吃些苦头,正在思索之间,果见那队人马东倒西歪而来,到了近处,却发现人数少了小半,想必已然折在那风雪之中!

马车自是不见了,就连原本骑马的三人,现在也只有先前见过较为高大的两人还牵着马。

那文生却抓着一马的鞍蹬,举步维艰的跟在后面。

另一匹马上还伏着一个女人,一身白色狐裘盖住全身头面,想必是那牵马之人的妻房。

这么多人挤上前来,原本宽阔的门廊顿时水泄不通。

外有寒风呼啸好似怪兽狂吼,而进了门廊的辽人自不比得龙涯知礼叩门,而是连踢带打喝骂连连。

很快,门外的吵闹惊动了驿站里的人,大门扎扎扎的一阵闷响,总算开了半扇,众人早一拥而入,把门后的那个前厅填得满满的。

瞌睡鱼游走2011-03-06 12:11: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开门的人身着杂色狗毛皮袄,面上缠着一些灰色布条,只露出两只眼睛和鼻孔嘴唇,背心微驼。

但即使如此,也不觉如何矮挫,想来伸直了腰背,应与龙涯相去不远才是。

只是肩膀颇窄,显得有些单薄,身后还跟着十来个打杂的小厮,大多也不过十二三岁年纪。

而为首的那两个辽人果真是身形魁梧过人,比之龙涯还高出半个头来。

一人只顾照顾妻房,另一个却神情倨傲无礼,一路呼呼喝喝,说的是契丹语言。

龙涯对契丹语也只是粗通,听得那人在像另一人抱怨,说什么要不是带着那婆娘误了行程,也不会遇上这“半月愁”云云。

而被埋怨之人却不理会,只是柔声安抚妻子,说的竟是不甚地道的汉语。

虽腔调古怪,但神情语态甚是温柔。

龙涯见状心想,这鞑子对妻房倒是爱护有加,如此看来,莫非那身披白裘的女子是宋人不成?

想到这里,自是多看了两眼,一转头,见身边的女郎披着自己的皮裘大麾,只露出半张脸来,神情颇为凝重,想是遇上这等天气,吃了些惊吓,有些忐忑不安。

正打算宽慰几句,却见那面缠布带之人迎上前来,对众人施了一礼,开口便是颇为流利的契丹话。

“小的是这‘宿马驿’的驿丞,唤作老曾。三日前已然接到通令,说南院枢密使耶律不鲁耶律大人、燕京节度使萧肃萧大人以及礼部文书卓国栋等三位大人要经雁门关出使宋土,故而早做了安排。三位大人莅临小处,‘宿马驿’顿觉蓬荜生辉。”

只是声音甚是嘶哑,想来已然上了年纪。

瞌睡鱼游走2011-03-06 14:16: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33#作者:倾慕E抹茶 回复日期:2011-3-6 15:58:00
得利个飘~得利个飘~~沙里格发~~~

╋╋ ╋╋ ╋╋ ╋╋ ╋╋ ╋╋

抓住抹茶,熊抱:)

瞌睡鱼游走2011-03-06 17:09: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35#作者:wzcw 回复日期:2011-3-6 16:41:00
鱼儿,什么时候把去年未连载完的千年白蝙的故事贴完??????

╋╋ ╋╋ ╋╋ ╋╋ ╋╋ ╋╋

惊见wzcw,欢迎,欢迎:)
话说那把无赖美工刀目前还架在鱼脖子上的,等过段时间成书上市了,才可以补上啊。无地自容的捂脸飘过.....
瞌睡鱼游走2011-03-06 17:11: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龙涯乍然听到那三人的名字,心里一凛,虽然他一直在汴京当差,但也对这三人颇有耳闻,只因七年前那场宋辽之战。

七年前辽军犯宋,领兵之人便是当今萧太后亲侄,受封平南大将军的萧肃。

而随同监军的正是大辽皇室宗亲耶律不鲁。

当时辽军兵强马壮,一路南下,直至雁门关前受阻。却是雁门关守军拼死抵御,双方对峙一天一夜,各有损伤。

而雁门关守军死伤殆尽,终难挡辽人铁骑,雁门关一度失守,辽军长驱直入,边城一带惨遭屠杀洗劫,就连负责监造防御工事的工部侍郎苏念梅也被虐杀当场,尸身悬于城楼之上五天五夜,惨状触目惊心……

然而这场浩劫之中,原本身居雁门关刺史之位的卓国栋却不知去向。而后便有传闻,说此人早投了辽国,如今一见足见传闻不虚。

龙涯眼角余光瞄了瞄先前那犹自惊魂未定的文生,心想那两个辽人倒是罢了,毕竟两国相争,各为其主。

但这等贪生怕死卖国求荣之辈,既然在此间亮了本相,便不能轻饶了。

姑且等明日风雪停了,先将那姑娘送走,再赶在这般辽人入关之前,横竖是要那厮吃些零碎苦头,也算告慰那些阵前枉死的英灵。

那卓国栋自是不知此刻已有人盯上了自己的性命,逮到恭维那两名大辽贵族的机会,也自把先前所受的惊吓抛在一边,自动上前哈腰引见:“这位便是南院枢密使耶律大人,那位是燕京节度使萧大人和萧夫人贤伉俪,你等可要小心伺候,万万不可怠慢!”

那耶律不鲁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应答。

而一旁一直照顾妻子的萧肃却转过头来微微颔首,龙涯一眼望去,只觉萧肃虽身形魁梧,但形容却不似那飞扬跋扈的耶律不鲁一般粗豪,眉目之间倒是颇为爽朗利落。

那萧夫人此刻已揭下盖在头上的皮裘帽檐露出脸来,只见二十五六年纪,生的甚是俏丽清秀,绝非辽地异族女子可比,只是神情委顿,似有病在身。

瞌睡鱼游走2011-03-06 17:16: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老曾忙赔笑道:“卓大人放心便是,小的这里虽是粗鄙,但各位有什么吩咐,相信也可办到。要酒有上好的马奶酒,要肉有现宰的肥羊羔,要歇息,大小厢房也有数十间,被褥炭炉一应俱全,包管各位称心如意。”

说罢转眼看到龙涯和那女郎,于是言道:“两位看样子是宋人,小的这里虽非宋土,倒也可作出宋土的菜肴,高粱浑酒也酿有一些。”

这番言语,却又是地道的宋语,只是其中隐隐带有些蜀地口音。

龙涯正想夸他伶俐,蓦然心念一动,心想蜀地离此间何止千里,这人莫非也是宋人不成。

本要开口相问,便听得那耶律不鲁大声喝道:“哪来那么多废话?!有好酒好肉只管做出来,管得我等便可,不相干的宋狗又何必去理会?!”

龙涯听得那耶律不鲁这般无礼言语,心中颇为不快,若是平日早已发作起来,然而此间乃是辽国的驿站,若非形势所迫,也不必困在这里,倘若闹僵起来,自己一人来去自如,若是连累了同来的那位姑娘,倒是不妥。

寻思之间一转头,见那女郎眼带几分感激,对自己微微一笑,一时间那一腔闲气也不知消散到了何地,索性便当作没听见先前的无理言语一般。

老曾见状只是赔笑,向龙涯告了一声失陪,又招呼小厮准备茶点招待两人,便亲自引了一干辽人向厅后去了。

瞌睡鱼游走2011-03-07 12:01: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这驿站依山而建,层层递升,前厅之后便是一长排石阶,石阶之上是一处院落,主要是驿站中人的住所和厨房、饭堂之类。

饭堂颇宽,可容纳百余人用膳,却是原本的大雄宝殿改成。正中那尊大佛还在,只是早已斑驳了面上的金漆。

饭堂后又是一长排石阶,上去之后又是一片院落,便是平日里安排过往商贾或使节亲随留宿的客房。

大大小小也有三四十间,素墙灰瓦,也算古朴整洁。辽使的一干随从都被安置于此,自有小厮前来伺候。

再后面又是一排石阶,石阶尽头是一所两层的“回”型四方阁楼,修得雕栏画栋,颇为精致,和下面的房舍不可同日而语。

阁楼临渊而立,背后便是数十丈的山崖,而对面的几座山却如屏障一般围合。此地难以攀爬入侵,只有前面石阶一条道路,端的是安全无忧,乃是专为上宾所设。

阁楼内有一正方天井,正中一个井口般大小的圆形池子砌得甚是光滑润泽,池子里白气蒸腾,温汤动荡,却是一眼热泉,是以任凭天井处如何雪花纷飞,那池子方圆两丈之外都不见积雪。

阁楼一楼东面进口是一处花厅,两侧各有一排通往楼上的木梯,南北两方各是一间不太宽敞的客房,而正对花厅的西面的那间乃是专门供客人洗浴用的浴场,面积足有那客房的四倍大小,内设浴房若干,各自封闭并配有青铜镶边的浴池,自有暗渠接引那热泉之水入池,衣架、浴巾、木勺、香炉、无患子等洗浴用具一应俱全。

瞌睡鱼游走2011-03-07 18:11: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42#作者:倾慕E抹茶 回复日期:2011-3-7 14:42:00
搂紧~~,再次杀一个发!

╋╋ ╋╋ ╋╋ ╋╋ ╋╋ ╋╋

:)

瞌睡鱼游走2011-03-08 11:09: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43#作者:尉迟醒 回复日期:2011-3-7 16:24:00
咕噜 咕噜噜~~~ 滚来看更新 这样好吧~
53#作者:尉迟醒 回复日期:2011-3-7 22:25:00
就像盗墓笔记的录像带里吴邪那样爬来爬去多有爱~

╋╋ ╋╋ ╋╋ ╋╋ ╋╋ ╋╋

好吧,好吧,门槛全拆了,喜欢滚着来也好,爬着来也好,悉随尊便咯:)
欢迎。欢迎:)

瞌睡鱼游走2011-03-08 11:12: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
46#作者:wzcw 回复日期:2011-3-7 19:07:00
报到,报到,准时来报道.
还有鱼儿,如果出书前要停止更新,要早点预告一下哦~~~~
还有新书在哪里有卖啊?我也上当当买一本. MUA~~~~~

╋╋ ╋╋ ╋╋ ╋╋ ╋╋ ╋╋

才挖的新坑,离出书神马的距离太遥远了哦。

从去年闭馆到现在,都是在伸长了脖子等第一卷出版上市,每隔几个星期就去斑斑那里墨迹,估计都要被人讨厌了,555555,等待的感觉很辛苦的说.....

所以提前开第二卷,算是转移一下注意力,免得脖子等长了就收不会来了。
瞌睡鱼游走2011-03-08 11:17:00 发布在 莲蓬鬼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