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重生——为你而来(主鼬鸣,微我鸣\/佐鸣\/会有其他CP)

楼主:smile狸月 字数:7117字 评论数:32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度娘万受无疆。。。。。。不要坑我文~

smile狸月2013-10-09 15:07:00 发布在 鼬鸣
忍者大战结束15年了,忍界恢复了和平,晓灭亡,自己成了火影一直尽心
尽力的打理着木叶。而自己一直追逐的身影虽然依旧没有回归木叶,去做了
音忍的音影,但这样的结果对鸣人来说已是知足了。至少,他们不用作为敌
人,至少。。。。他们都还活着。。。。
站在火影岩上看着早已经从大战中休整回来的木叶。心里是欣慰的,这表示他的努力没有白费。一切都看起来那般祥和。。。只是,心中的那抹失落
又从何而来。。。。



smile狸月2013-10-09 15:37:00 发布在 鼬鸣
一阵风吹过,火影袍迎合着飘起,带起鸣人随意绑在身后的金色长发,绑
带上那只银铃发出一阵轻悦的声响。早已褪去青涩的男人迎风站在那里。以
往湛蓝色的双瞳专注的盯着岩下那一派祥和宁静的村子。
“鸣人,”不知何时,鸣人身后站着一个男人,男人一袭白衣,长儿浓密
的黑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英俊的面容看着像是跟鸣人一般大的年纪。只是
那双仿佛看透世间的沧桑的双瞳,和那嘴角的邪笑却又让人感觉他的的真实
年龄与外表不符。。。。
“恩,我知道了,就一下下,斑叔,我想记住这个给我太多欢乐和痛苦的
地方。。。。”没有转身,眼睛直直的看向下方的木叶,冰蓝色的双瞳里透
露出一丝哀伤。他就要离开了啊,毕竟,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你该知道,你的身体。。。。唉,随你吧。。。。”斑想说什么,又看
着面前的人那眼睛的哀伤而住嘴。。。。想他曾经叱咤整个忍界的宇智波斑
现在居然会甘愿呆在面前这个小P孩身边。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他只知道,
那次大战他被他亲手杀死,不,确切的说是被他打的进入假死状态。当他再
次醒来的时候,第一眼见到的还是他。他看到那个孩子见到他醒过来的欣喜
表情,那样的表情,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对了,是那个人,被他挖去双眼的
人,他的亲弟弟。或许,也是因为站着孩子身上找到了弟弟的身影,他才会
带着赎罪的心理一直呆在他的身边吧。。。。只是。。。真的是这样吗。。
。。。或许,他早已被这孩子的那份坚,那份纯真所俘虏。。。。
“我知道,这个身体撑不过两年了,所以,我才要走。斑叔叔,我知道你
是为我好。但是,最后的这两年,就当是让我自己出去散散心吧。”鸣人转
身面对着斑说道。至大战结束后斑便一直以暗部的身份留在自己身边,他本
打算让他走,毕竟他曾经做过许多坏事,他救他只是因为他感觉的出他那残
忍背后的哀鸣。。。他不想让他死,他想让他接受这个世界,相信这个世界
并不是那么残忍的存在。只是没想到斑一直留在他身边,知道他中毒后寻遍
了所有解毒的方法,虽然一直未见起效。但他们的关系也算是亦师亦友了,
他教他忍术,讨论工作,可以说他教了他很多,不然,在纲手奶奶把木叶的
摊子丢个他的时候他可能就受不了落跑了。
“唉~我知道了,从答应你帮你瞒着你那些同伴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你去吧,木叶我会帮你打理好。真是的,为什么我一大把年纪了还要摊上
这么个烂摊子。纲手那小娃娃都知道丢给你,为什么我要自讨苦吃啊。碰上
你真是我人身的悲剧。”隐藏好眼里的悲伤,语气幽怨的对着男子说道。想
他一百多岁的人了,还得搞这些,他能不怨吗。
“呵呵,斑叔,没办法,鹿丸虽然有颗聪明的脑袋,但是有你在我更放心
点嘛~”一改刚刚那张透着忧伤的表情,一脸笑嘻嘻的且两眼放光的看着面前
虽然长得跟他年龄差不多的脸真是年龄却是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的
男人。也就只有在面对亲近的人时才会露出如以往的天真笑容。
“行了,行了,赶紧走赶紧走~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得。你也
不嫌丢人”近乎撒娇的语气实在让斑有些招架不住。这孩子,也是三十多岁
的人了,居然还跟个孩子一样。完全没有平时工作时那样认真严肃的表情,
不过,这十五年来,也苦了他了。为了打理好这个木叶,他从什么都不懂到
现在把木叶治理的有条不紊,都是一样一样学,一样一样做,也确实不容易

“是是是,麻烦你了斑叔。”说完一脸笑意的转身离开。
斑看着渐渐隐如森林的身影,收起刚刚一脸不耐烦的表情。转过身看着下
面的木叶,眼神里有些无奈。
鸣人,你的未来,或许才刚刚开始。。。。。。

smile狸月2013-10-09 15:39:00 发布在 鼬鸣
呃,今天没了,没办法,还有一堆工作没做~~~明天更,灭哈哈哈哈哈~~~~~

smile狸月2013-10-09 15:44:00 发布在 鼬鸣
好吧,我无耻的说一句。。。。文还没写。。。。。哀家还在兼职中阿。一天要忙十四个小时。。。。。各位抱歉啊,,,,要不哀家以死谢罪


smile狸月2013-10-10 21:58:00 发布在 鼬鸣
再睁眼,入眼的是一片灰白,不大的房间,没有什么家具。起身走向门边的镜子,映出的是一张熟悉到让他恨不得再死一次的脸。金色的短发,湛蓝的双瞳,因为显少照到阳光而略显苍白的皮肤,脸上熟悉的六条像胡须的胎记。瘦弱娇小的身体,一看就不过三四岁。鸣人再次闭上眼,快速在脑海里理清思绪。首先他记得他离开木叶后去了很多地方,熟悉的,不熟悉的,他用两年的时间来度过了他人生最向往宁静的生活。因为他记得,他曾经答应过某个人,趟若他们能有解开一切束缚获自由的那一天,约定一起环游世界然后过平静的一生。鸣人忘了那个人是谁,但他一直记得那个约定。最后他上了波之国,那个祥和的国家,在那安静的生活,然后安静的死去。而现在却又回到了自己时候的身体里。再次睁开眼,看了镜中娇小的身体叹息一声,果然,命运还是跟他开了个玩笑吗,,,,想起自己上一世的经历,一直在追逐别人的身影一直在为了别人付出。他决定,这辈子,他要为自己而活,,,

smile狸月2013-10-29 18:45:00 发布在 鼬鸣
艾玛,爪机字好难打,,,

smile狸月2013-10-29 18:47:00 发布在 鼬鸣
吓~


我记得帖子不是被系统删了吗?原来还在

smile狸月2014-03-09 00:29:00 发布在 鼬鸣
菓咩菓咩~俺明天就回来更新~~~~~~

smile狸月2014-03-09 00:30:00 发布在 鼬鸣
随意感知了一下周围,恩,监视的人还真不少。虽然都充满的敌意,两拨人的气息却明显不一样啊,啧,团藏和三代爷爷吗。嘴角勾起一股嘲笑的弧度。果然,人柱力到哪都不受欢迎啊,偏偏是他两世为人都逃不开的命运。感觉身体有些站不住了,鸣人伸手握了握拳,微皱了下眉头,这个身体,好弱。以前的自己原来真的这么弱小吗,竟然决定为了自己而活,那么就必须要有保护自己的力量才行,不然,在这个力量决定一切的忍界里根本没办法生存,跟何况他还是个人柱力。。。。边想着拖着身体走向床边躺下。他需要休息,如果他没记错,再过一段时间他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想着想着,渐渐闭上了双眼,他需要休息。。。
再睁眼时已是晚上,也是鸣人的推测而已,这里是地下室,白天黑夜都是一片昏暗。鸣人撑起身伏在床边上的窗户上看向外看,嘛~说是窗户其实也就是一个摆设而已,这里是地下室有窗户也没啥用处。运行查克拉大概了解了一下这副身体的虚弱情况,在感知了一下周围暗部的气息,微微叹口气,
多此一举
鸣人从新爬回床上躺下,利用体内不是很稳定的查克卡做了一个小小的结界,开始调理体内蓄乱的查克拉。如果没猜错,他在这里的时间不会太长了,如果没记错,三代爷爷会在他五岁时放他出去,让他独立。这对他来说是个机会,得到自由的机会。但他不是从前的漩涡鸣人,他明白出了这个密室就等于脱离了三代爷爷的保护。而那些想要他命得到他力量的人绝对会蜂拥而至。虽然三代爷爷还是会找人保护他,但他明白。迫于团藏和村民的压力,即使他有心也无法一直护他周全,所以他必须现在看是储蓄力量。思及此鸣人抛开心绪认真调理起来。

smile狸月2014-08-01 20:38:00 发布在 鼬鸣
先这点吧- -,我已经快困死了,明天我再更。写的不好请随意批评,洒家承受能力相当强

smile狸月2014-08-01 20:40:00 发布在 鼬鸣
现世
“斑,两年了呢”扎着冲天马尾的男人望着窗外熙攘的人群说道。
“是啊,两年了呢,那小鬼大概已经走了吧。”坐在旁边沙发上看文件的男人随口回答道。嘴角微不可查的翘起了一丝微小的弧度。
“你有事瞒着吧,关于鸣人的。放心吧,知道你不会说,我也没打算逼问你,啧,真麻烦。。。”依旧看着窗外,思绪却不知飘向何方。。。
“喔?!为什么”斑挑眉,他知道这个木叶新一代的天才虽然是出了名的懒,但对同伴的事却总是很上心。尤其是对鸣人,虽然嘴上总是说着麻烦却是一直不留余力的帮助着。而现在知道他对鸣人的事有所隐瞒却不追问。
“你不会害他”因为你爱他,比我和宁次对他的爱更深沉。后面那句没说出来,没那个不要。都是明白人,不需要把话挑的的太明。
“呵。。果然是个麻烦的小鬼”不置可否的回答,但双方都已明白。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因为,他们爱着同一个人。。。。
音忍
“报告音影大人,你要属下查的事查出来了。今早从波之国传来报告说。。说。。。”幽暗的房间里,一位身着黑色忍装的忍者单膝跪有在地上,低着头向端坐在前方高台上的男人报告着情况,但说道后面却有些犹豫。
“说”冰冷阴寒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但那浑身散发的冰冷气息还是不禁让跪在地上的人浑身一颤。
“报告说,前两日有一名叫鸣的金发男子在波之国的达兹纳家中。。。。去世。据说曾收留他的那家人说,他叫。。。。他叫漩涡鸣人。死曾经拯救那个国家的恩人。。。。”忍者战战兢兢的报告完,便听骨头碎裂的声音,他惊恐的抬头看着还一手掐着的他喉咙的男人。还来不及反应便死去了。
男人一脸嫌恶的把尸体随手丢向一边,几个黑衣人便瞬身出现,拖着尸体消失在原地。
“鸣人。。。。你不会就这么死了吧。。。。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当时下的毒并不重,他只是想他来求他,到他身边来。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宁愿死也不愿到他身边来。为什么一个两个都选择弃他而去,真当他宇智波佐助是垃圾不成!漩涡鸣人,我不管你是死是活,你永远也别想逃离我。。。。
(果然从二柱子走上鬼畜路线之后洒家就不待见他了,- 。- ||| 淡素。。。。看到他那伤心的样儿洒家又有些于心不忍了肿么破,到底还虐不虐?【群众:虚伪!拍飞ing】


smile狸月2014-08-02 19:33:00 发布在 鼬鸣
==============================现世分割线===================================
不知过了多久,鸣人睁开眼,看了看依旧昏暗的房间,撤了结界。空气中飘来一丝食物的味道,鸣人转头看向房间里出了床之外的唯一一件家具——一张凳子上哪碗。不用想也


猜得到里面其实只有一个馒头喝一杯看起来就不怎么干净还飘着黄色不明物体的水?鸣人也不管那么多抓起馒头慢慢吃起来。他没有挑剔的可能,而且他现在的力量有限,又何必


故意去惹那些人招来麻烦。边吃着边听着周围暗部用暗语交流的话鸣人表示很无奈,就算他还是个孩子,就算他们以为他听不懂暗语。淡素,作为一个暗部,你们就不能专业点吗


。他都听到了好吗!!
“本,你看那妖怪今天居然这么听话的的就把那脏馒头和污水吃了呢。平时总是大吵大闹的。还真稀奇呢”暗部甲
“哼!那个妖妖。给他吃的都算不错了。要不是火影大人让我们一定不要让他饿着,我连脏水斗不舍得给他喝”暗部已
“就是就是”暗部丙丁XX的附和声。
鸣人无语的在心里翻第N个白眼,有的第N次埋汰三代爷爷和团藏那老头子到底都怎么训练这群能跟市井大妈有的一拼的暗部“精英”的啊、、、、他了口气,不予理会的爬上床


睡觉,没办法,这地下室实在小的可怜,一张床就占了房间的四分之二,再加上那张凳子就更没多大空间可言了。而且,他还有很多思绪没有理清。虽然便面上看起来他是中毒死


亡了然后莫名其妙的重生回到了自己小时候的身体,单细想的话还是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斑,他记得当时快死的时候听到小九更他说过什么,但因为他那是已经快要没有意识了,所以说的什么已经记不清楚了。但他更不明白的是,九尾明明在大战之时就已经跟他身体结合了,九尾不可能还有意识。而且他如果不是他没了九尾他也不会被佐助下了一点毒就那么快死了。对,他一直都知道毒是佐助下的。而佐助对自己是什么感情他也知道,只是,知道归知道,他对佐助从来没有那样的想法。他对他,只有兄弟之间的感情。他不能回应什么,所以他选择逃避,即使佐助对他他也不愿骗他,即使。。。是死

smile狸月2014-08-02 20:05:00 发布在 鼬鸣
好,今天的量搞定。明天继续,洒家先去忙别的事去鸟~

smile狸月2014-08-02 20:08:00 发布在 鼬鸣
答应要艾特的,差点忘了,不过我是个艾特废,看看能不能一次成功@愛在左情在右

smile狸月2014-08-02 20:09:00 发布在 鼬鸣
日子在鸣人修炼吃饭睡觉中一天天过去了,鸣人算了算也差不多三个月了,看着那个从穿回来三个月便没见过第二个人的地下室里进来的人。再次见到三代鸣人还是激动地,这个人,是第一个给予他关爱的人。就算有太多的无奈,但护他成长的一直是。,而想起上一世三代的死,鸣人不由的皱了皱眉头,或许,自己这一次依旧我发抽身而退。他有他想守护的东西,即使重生后也一样。。。。鸣人抬头望了望天花板,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鸣人。”三代看看着对面那个从他进来看了他一眼便一直对着天花板发呆(其实是在翻白眼)的孩子叫道。真稀奇,平时只要他来这孩子就会一直为主他打转,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几个月没来小家伙生气了?【三代爷爷你真的想多了。。。。
“恩,三代爷爷好”鸣人本着自己是个有修养油素质的好孩子,礼貌亲切的叫了声三代爷爷。却是没想到是这个反应,看了一眼对面本来已经坐在凳子上却在听到他的话后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的某老人。后者又用一副受了莫大惊吓的脸看向他,鸣人表示不高心了。转身躺下继续睡觉。经过三个月的调理,他的身体不再那么孱弱,虽然还是无法修炼忍术,但查克拉的控制却好了很多,他本身的查克拉就很多,加上九尾溢出的,他的身体还这么小,根本无法控制。那么庞大的查克拉在体内混乱无法调理也只有自损而已,也难怪他刚回到这个身体是身体这般孱弱。不过现在他能好好控制查克拉的话,那对以后修炼忍术也很有帮助,而且上一世的能力那不可能忘得掉,只要出去稍微锻炼一下也就能恢复个七七八八。
“好了,鸣人,过来。爷爷有话跟你说”三代有些无语的看着鸣人说道。这死小孩,刚刚突然叫他爷爷,虽然他很高兴啦。平时小小孩总是死老头死老头的叫,害他差点惊吓过度。
鸣人听过的起身坐在床边看着三代目,并没有像三代目靠近。其实这也算是他上一世养成的毛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喜欢别人触碰他。也许一直就有着习惯,只是那是的自己压抑着而已。

smile狸月2014-08-05 19:37:00 发布在 鼬鸣
“鸣人,你,,,,想出去吗”想了半天还是开口问道。
“。。。。”鸣人没有立刻回答他,他只是盯着地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灰暗不明。出去,他当然向,任谁从出生便呆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密室而且一天二十四小时呗监视着。但以他现在还软弱的身体,出去就等于送死。团藏那老头绝对不会放过他,但。。。。。。鸣人默默的扫视了一下四周。。。。。
“我要出去”尼玛,这破密室太寒碜人了,死也不待了。
“那好,今天先休息,明天爷爷来接你”三代等了半响,听到鸣人的回答,叹了口气说道。他知道现在放他出去有多危险,但他没有别的选择,他是火影,有太多的无奈。而且,这个孩子不该一直待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一辈子,他有他的人生,他无权干涉。抬手想摸摸记忆中那一头柔软的金色,在看到鸣人微皱的眉头时便放弃了。收回还僵在半空的收,叹了口气,他和村名欠这个孩子的,永远也还不清。。。
鸣人没有在说什么,再次和衣躺下,背对着三代。清亮的瞳孔里一闪而逝的无奈与悲伤。随即闭上双眼。
“爷爷,鸣人,从未怨过你”
最后还是忍不住说了,声音不大,却也足以本已走至门口的三代听到,脚步一顿,继而走了出去。
===================================================================================
熟悉的黑暗,滴水的声音,漆黑的甬道,以及空气中飘散的绝望气息,鸣人环顾四周。随即跟没事人一样往前走去,没走多久前面便出现了个比较大的房间,大的铁栅栏。。以及。。。一只狐狸。鸣人看着对他一脸藐视的九尾,心里有些好笑,果然不管过多久,这只臭狐狸永远是这么拽啊。。。
“你不是那小不点,你是谁?”九尾看着面前的小人说道,这个小鬼给人的感觉明显跟以前的那个不一样,而且,就在刚才不久,他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很多画面,嘈杂的声音,像是成千上万的人在嘶吼。悲伤绝望的气息居然连它这个活了几千年而且还是一切怨念愤怒结合体的他有些喘息不过。但是很快,当他准备细看那些画面却又消失了,甚至连那心底所透出的灭顶的绝望与哀伤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让他有种他只是做了个噩梦的错觉,但是它清楚明白的知道,那不是梦,因为九尾从不做梦。那是那个少年的内心,眯着双眼盯着一脸淡然的少年,九尾第一次对人类产生了兴趣。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鸣人不语,径直走向铁栏中。站在九尾腿部的下方,整个人扒拉上去抚着橘红色的毛,动了动嘴唇,说了什么。随即便两眼一闭,睡了过去。
“小九,还好。。。你还在”
九尾有些震惊的看着躺在他皮毛上的人儿,刚刚的话他听到了,那样的口气,那样的毫无防备,就像是认识了很久很久,彼此到了深信不疑的程度才能做到的事。但是,他千百年的记忆中并没有与他相识的记忆,虽然大多数的记忆已经随着时间淡忘了。。。他为什么这么说。九尾头一次觉得烦躁,有些郁闷的甩甩头,却又在看到躺在他皮毛上的小鬼时停了下来。但是这却让他更加郁闷。他堂堂九尾,为什么要去在乎一个小鬼。更为了他一句话而在这烦恼半天。他很想把身上的人儿甩出去,但努力了半天却终究没有那么做。更是把尾巴扫到小鬼身边给他当被子盖上。九尾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这么做。他试着用灵识去窥探小鬼的内心,却是被挡了回来。结界!不可能,九尾打量谁在身上的小鬼,这副弱小的身体根本就是没练过忍术的样子,而且,它在他身体里四年,也就是说,这个孩子才四岁,四岁,连查克拉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smile狸月2014-08-05 20:01:00 发布在 鼬鸣
@愛在左情在右

smile狸月2014-08-05 20:06:00 发布在 鼬鸣
我我我我。。。。。我晚上就更。。。。。。。
【我能告诉你们我又差点忘了这个帖子咩。。。。。。

smile狸月2014-08-19 12:28:00 发布在 鼬鸣
不知过了多久,鸣人醒来朦胧的双眼环顾了一下四周,还在九尾身上啊。看了一眼依旧该盖自己身上的尾巴,嘴角翘起一丝弧度。扒开尾巴,走到九尾面前大概十步远的地方站定。看着已经醒来盯着他的九尾。火红妖娆的双眼配在那医生橘红的皮毛身体上,明明是给人一种危险十足的感觉与压迫感,却硬是被鸣人瞧出了几分。。。。可爱?
“噗”想到这不经让鸣人笑出声来。小九听到他这么说非炸毛。后似有想到了什么,收起笑意,带着一丝严肃的看着九尾说道。
“久烈,漩涡鸣人在此立誓,如若你愿意陪我走这一遭。百年之后定还你自由。你愿意跟我走吗?”
“。。。。”九尾震惊的看着鸣人,他怎么会知道他的真实名字?!千万年了,千万年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了,连他自己都快要遗忘了的东西。。。。眼神凛冽的看向面前弱不禁风的小孩,想从中看出一丝虚假和惊恐。它却突然发现自己失败了,那双比天空更澄清的双瞳透露出的是让人信服的坚定以及目空一起的傲然。让他想去相信。
“好,我就陪你走完这一遭”说完后又觉得好笑,对方只是三四岁的孩子,有什么能力帮他。对方大言不惭的说那段话它居然就信了。真是愚蠢直至。自嘲的一笑趴下脑袋准备继续休息。也就没有注意到听到他的回答明显松了一口气的人。
鸣人得到想要的回答,嘴角再次挂上了好看的弧度。转身想铁门走去,抬手结了几个印,。
而这时外面一直暗中监视鸣人的暗部发现鸣人周身突然闪过一丝微弱白光似是一层膜贴近鸣人的身体包裹着他。而这白光转瞬急逝,一个暗部瞬身来到鸣人身边抬手似是在检查什么后又像是没发现什么一样转瞬又躲回暗处。
结完印,确定等会儿的动静不会惊动外面的那些人后,鸣人试了试脚下的触感,抬脚顺着铁栏一步一步向上走,想来刚刚是想试试他的能不能很好的控制查克拉让他能走上去。
本来是想小九托他上去的,也省点体力。不过往铁栏里闭眼假装睡觉的大块头,即使不知道原因,鸣人也猜到那家伙肯定又钻牛角尖闹别扭了【俗称傲娇】。叹了口气,算了,还是自己上吧。
走到封印前,看了一下上面的封印术式,咬破手指准备解开封印。
“你在干什么!”九尾有震惊的对鸣人吼道。九尾有些暴走,哪儿笨蛋,难道不摘掉解开封印自己会死吗!居然这么鲁莽的就去解封印。他到底是不怕死还是根什么都不知道!后又有些惊讶自己的反应怎么这么激烈,人柱力的生死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干嘛要提醒他,让他解开封印那家伙死了他不就自由了吗。
“小九还是那么温柔呢。。。”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对方的大吼大叫,鸣人笑的一脸灿烂。
“切,谁管你,本大爷只是怕你死了我也跟着死了。。。。”听到对方的调笑,九尾感觉自己脸红了,不过那么厚的毛隔着也看不到。然后扭头继续趴着。切,臭屁的小鬼,谁管他。
鸣人笑的跟灿烂了。小九,果然很善良呢。随后抬头继续结完印后手向封印伸去,刚触碰到封印一阵如雷电般的电流送鸣人的指尖袭来。鸣人痛苦的闭眼,那触碰封印的手却是没有半分要收回的意思。
“啧,混蛋小鬼,快收手!你会死的!”九尾有些惊恐的大声吼道,这小鬼不要命了吗!
“唔。。。。”鸣人痛苦的呻咛,忍着毁灭心脏的疼痛睁开有左眼,继续慢慢的向封印的靠近,把手指一根根伸向封印上的五个孔。一根、两根、。。。三根。。。。。四。。。。根。。。。五。。。。根
“封印!解!”
封印一解除眼角瞥见一抹红色向他重来。鸣人只觉得眼前一黑变沉入了无边黑暗
“唔。。。”恍惚间觉得有人在轻轻了抚摸他的头发。明明最不喜欢别人触碰的,但他现在一点都不排斥,更似乎有些贪恋这样的温度,好温暖。。。。
“醒了?”

smile狸月2014-08-19 23:15:00 发布在 鼬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