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孕楼(虐孕、np、大肚h)

楼主:后青春的诗73 字数:7229字 评论数:14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向来不喜清水文,爱虐爱重口的进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5 20:36:00 发布在 十世
成平二年,景元帝下令,因国内人丁稀少,改以生子数量决定封赏,生子越多,可以领取的赏赐越多,平民可以做官,官员可以进爵,于是国内上下掀起了一阵生子热。因女子怀胎数量有限,男孕遂成主流,男子怀孕,少也有三胎,多者则无上限。于平民而言,生子只能靠自己,但是对于有权有势的人来说,他们可以不停的找人来给自己生孩子,孕楼就此诞生。孕楼中除婢女与**ao外都是孕夫,是朝中达官显贵的生育基地,生子有风险,孕夫一旦踏入孕楼,吃穿自此不愁,但是生命也同时交了出去。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5 20:36:00 发布在 十世
一、
“唉哟卢大人,真是稀客啊——”一声拉的极长的女声响起,只见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正满脸堆笑的招呼着一位刚踏入楼中的官员,官员身后还跟着两位家丁,“最近我们这孕楼啊可是又招了一批孕夫,各个身怀绝技,几月前兵部的李大人来,可是叫那孕夫一次怀了五胎呢,这不,马上就要生了。”
“哼,他倒是厉害。”卢大人冷哼一声。
“哎您瞧我这脑袋,忘了您跟他有过节了,该打,该打。”那女人说着就去掌自己的嘴,却被卢大人一把抓圌住。
卢大人道,“陈妈,你刚才说,从李大人那儿受圌孕的那孕夫马上就要生了?”
“正是,李大人可上心着呢,三天两头就往这里跑。”被叫做陈妈圌的人答道。
“好,今日我就要这个孕夫了。”
“这……”陈妈圌的脸上露出了难色,“大人,若是出什么意外,我们可担待不起啊。”
“少来这套,谁不知道这是个吃人的地儿,不出意外倒不正常了,若是孩子丢了,只能怪他命不好,赶紧去将这孕夫给本大人找来。”卢大人脸上露出怒色。
“是……是……”陈妈被吓的连连点头,“大人请随我来。”
卢大人被带进了一间厢房,只见里面一个挺着巨腹的男子正神色痛苦的扶着桌子,不停的捶打着自己的腰圌腹,嘴里还哎哟哎哟的叫个不停。
见有客人来了,那男子连忙说道,“陈妈,我这几日就要生了,不能,不能再受圌孕了。”
陈妈连忙上前佯装生气的甩了他一巴掌,“你个小东西瞎说什么,知道这位大人是谁吗,礼部的卢大人,好生伺候着,你这肚子里应该还能放不少呢吧。”陈妈拍了拍他的大肚,然后又转头笑着对卢大人说,“卢大人,您请,要是您这次能命中啊,按照这孕楼的规矩,这李大人的孩子可就得陪着延产了呢。”
“呵,不必延产,我这就让这孕夫将他的肚子给我腾出来。”卢大人将陈妈赶出了厢房,让家丁在门外候着,然后上前捧住那孕夫的肚子。
“大人……奴家就要生了……求大人让奴家,将肚子里的孩子先生下来吧。”孕夫绝望的说道。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5 20:40:00 发布在 十世
“好啊,本大人这就让你生。”卢大人将那孕夫的衣裳一把扯下,让他整条身子都赤果果的露了出来,只见那孕夫穴圌道中还紧紧圌夹着一只晶莹剔透的玉势。
“这是何物?”卢大人上前握住那玉势。
“回大人……这是楼中用来扩张产穴的……陈妈说,我这一胎胎儿养的大了些,怕最后不好生养。”男子瑟瑟微微的说道。
“有本大人在,还用得着这种东西。”卢大人看着那孕夫挺着巨腹,小圌穴一张一合的含圌着玉势,缝隙中已有汁圌液淌出,早已按捺不住自己的兄弟,上前将那玉势一把抽圌出,将自己的粗大冲着那洞圌穴就顶了进去。
“啊!!!大人!大人啊!!”那孕夫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一条腿被卢大人高高抬起侧抱在怀中,滚烫粗圌长的玉器不断的向前顶入,“大人!顶到孩子了!顶到孩子了!”
孕夫的巨肚被圌干的在空中上下飞舞,卢大人一次次的冲击快要将他的肚子捅破,粗张的玉器顶入胞宫中与胎儿打起了架,孕夫痛的急呼,“大人,我要生了!要生了!啊啊啊!!!”
“把孩子生下来,将肚子给本大人腾出来,怀本大人的孩子。”卢大人在他的产穴中狠狠抽圌插着,每次都将自己的玉器顶圌进他胞宫最深处。
那孕夫在他怀中拼命挣扎,腹中又疼又爽,脸上已经的流下了热泪,“好深啊!啊啊啊!!!顶死了!顶死我了!!!”
卢大人让孕夫扶在床边,从背后扶着他的屁圌股就向里冲刺,“还不生,还不生吗!”
“呃啊!!! 别插了!大人!饶了奴家吧!啊!!!!”那孕夫痛苦的嚎叫着,卢大人的粗圌长在他的小圌穴中进进出出,他能很明显的感受到孩子已经在往下坠了,“孩子要出来了!出来了!啊!!!!”
孕夫惨叫一声,只听啪的一道破裂声,大片透明的液体从他的产穴中冒了出来。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5 20:40:00 发布在 十世
卢大人让那两个家丁上前固定住孕夫的四肢,自己将两条手臂伸进他那狭窄的产门,抓圌住胎儿的两只脚就狠狠往外一拽,意料中,胎儿的双圌腿被拽了出来,但是腿部以上还紧紧的卡在里面,“呀……你这是要难产……”卢大人无奈的说道。
“啊!!!!!”卢大人粗暴的手法叫那孕夫发出了一声异常凄厉的惨叫,虽然四肢被紧抓着,但还拼命的挣扎,“疼死我了!肚子!肚子啊!!!大人!我求求你!让我生吧!孩子是无辜的!啊!!!!”
卢大人一巴掌甩到孕夫的脸上,孕夫嘴角瞬间流出了鲜血,“好一句孩子是无辜的。”
“呜呜呜呜……”孕夫疼的哭了出来,“我要生……我要生……”
这时房门被打开了,只见陈妈跑到卢大人身边,“大人,够了,够了,再这样下去,这娃可是要被您折腾死了,李大人怪圌罪下来,奴家可担待不起啊!”
卢大人脸色一怒,“哦?那我怪圌罪下来,你就能担待的起?”
陈妈被吓的不轻,“大人,您就行行好吧!算奴家求您了!”
“事已至此,就算让他将孩子生下来,你觉得李大人会放过你吗?现在我跟他尚算平级,我还有余力保你,倘若他凭着这孕夫腹中的孩子升了官儿,压我一级,到时候,我可就帮不了你了。”
“这……”陈妈脸上犯了难色。
“不如……”卢大人贴到陈妈耳边不知对她说了什么,陈妈顿时一惊,看了孕夫一眼,慌慌张张的冲他说,“大人,这位可是我们这孕楼的招牌啊。”
“那,你是要为你着想呢,还是为他着想呢?”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6 19:27:00 发布在 十世
之后会加入一些科幻元素,比如胎儿速成药啊,膀胱产子之类的。。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6 19:31:00 发布在 十世
三、
陈妈迟疑了许久,看了卢大人一眼,又看了那孕夫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怜悯,但很快便又消逝,然后走到孕夫身边,一只手从下面抬住他腰圌腹,一只手在他的肚子上摩挲着,“来,好孩子,听陈妈圌的,乖乖把孩子生下来。”
孕夫在空中摇晃着,双手紧紧抓圌住绑着他手腕的白绫不停的向上挺肚,“陈妈,救救我!帮我找个接生婆吧!孩子卡住了!!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陈妈看了卢大人一眼,示意他可以动手了,卢大人走到孕夫身边,抬起孩子露在外面的两只脚,“这样是生不出来的,得先正正胎位。”边说着,然后边将孩子已经出来的部分又狠狠的推了回去。
“啊!!!!啊啊啊!!!!!”那孕夫抓着白绫几乎要跳了起来,绑着手腕的白绫一下子绷断,上半身重重跌到地上,只剩两条腿还被吊在空中,产穴向空中昂扬着,“肚子!我的肚子!啊!!!!!疼!疼啊!!!让我生!让我生!!”
卢大人将手探入孕夫的产穴,一只手抓拖住胎儿的脚,一只手摸圌到了胎儿的脑袋,然后使出浑身解数,将胎儿在胞宫里调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孕夫将嗓子都喊哑了,一双眼肿的没了人样,身子被倒挂起来,再加上巨腹的的阻挡,两手根本摸不到产穴,只能无助的在巨腹上拍打着,“要生啊!要生啊!!”
见白绫已经断了,卢大人索性将剩下两条也斩断,孕夫一下子摔倒地板上,再也顾不得满地的狼藉,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嘴里不停的哭喊着,看模样甚是可怜。
“孩子,胎位正了,能生了,能生了!”陈妈赶紧上前扶住他。
“帮帮我!帮帮我!”孕夫苦苦哀求着他们,一双眼睛不知该看向谁,“再不出来,孩子会死的,呜呜呜呜,我要生出来,生出来……”
陈妈将孕夫搀扶到床边让他双手撑在床沿上,屁圌股朝向众人,然后将手伸入到他的产道中,摸圌到了在最外侧的胎儿那巨大的脑袋,然后抓着孩子的头,慢慢的拽了出来,直到孩子的脑袋尽数出来后,陈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了卢大人,似乎是在等下一步指示。
胎位放正以后,只要有外力帮助,孩子很快就可以生下来,眼看着孩子头已经出来了,肩膀却还卡在里面,孕夫心急不已,挥着双手向产穴伸去,想将孩子拽出来,无奈根本摸不到孩子的头,孕夫焦急的崩溃大哭,“我要生!我要生啊!!”然后托着床沿,撅着屁圌股,想拉圌屎一般的向外用力着,“嗯……呃呃呃!!!!!嗯嗯嗯呃!!!!”
“大胆,竟然敢背对着大人做这种事情。”一个家丁冲他吼道,然后掏出一根粗圌长的戒尺,向孕夫的屁圌股上狠狠抽去。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7 12:51:00 发布在 十世
孕夫吃痛,产穴紧缩,将孩子紧紧圌夹住,一时间靠外力也拽不下来,那个家丁继续抽着他的屁圌股,在雪白的皮肤上留下道道血痕。

孕夫早已哭喊不止,孩子生不下来卡在产穴中,只觉自己股缝几乎要撕裂,腹中撑圌涨难忍,五个成熟的胎儿早已想迫不及待的破体而出,“别打我!啊!!!肚子涨死了,涨死了呜呜呜呜!憋死我了!!”
“我要生!我要生!”孕夫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屁圌股,任凭戒尺打在手上,然后屁圌股不停的撅动着,想将孩子靠用力生出来。
被卡了太久生不出来,胎儿的脑袋早已发紫,卢大人见状,上前将胎儿的脑袋顶圌住,任凭孕夫如何使力,孩子丝毫没有下降半分。
“呃!呃!!!我不行了!我不行了!!生不出来!呜呜呜……”孕夫疼的哇哇大哭,用头不停的撞着床沿。
见那孩子脸色越来越紫,卢大人这才缓缓的将那胎儿抽圌出,“没用的东西,孩子都已经没气了。”
听到这话,孕夫彻底崩溃,像发疯一样嚎叫,“我不生了!我不生了!”
“这可是你说的。”卢大人拿起之前从孕夫产穴里抽圌出的玉势重新塞了回去,将那张开的穴圌口一瞬间填满,连液体都漏不出一滴。
孕夫跌坐在地上,两条腿在地上不停的踢打,腹内早已炸开了锅但却无处可发泄,哭喊着求卢大人放过他,最后慢慢的喊不出了声,整个人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到死都保持着张开双圌腿生孩子的姿势。
见他没了气息,卢大人命两个家丁上前将玉势抽圌出,将他腹中剩下的四个胎儿拽了出来,孩子早已如母体一样没了声息。
“待李大人前来,你就说,孕夫生孩子难产,母体跟孩子都没抱住。接生婆自知接生不利,也已畏罪自杀了。”卢大人阴恻恻的看了陈妈一眼。
陈妈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只得连连点头,唯唯诺诺的回应到,“是……是……”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7 12:52:00 发布在 十世
把自己的脑洞和大家说的梗汇总了一下,接下来会一一写(请忽略科学性)
1、两个官员比赛,看谁等让孕夫怀的孩子多,然后一个干肚脐,一个干后面,这样两个人就旗鼓相当,最后一个人通过藤管把自己的JY导入到孕夫的膀胱中,然后就可以让他多一个地方怀孕,但是这个地方不太好往出生,结果有些惨烈,到时候再写(加入速成药,当场S进去就可以生)
2、4p情节,嘴、肚脐、后面
3、当众比赛产子,皇帝下令搞了一个比赛,一群孕夫在一起比赛看谁生的多生的快
4、来个双性人,两个地方一起生,然后干一个地方,另一个地方往外掉孩子
我原以为我已经够BT了,没想到大家更甚,甘拜下风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7 18:07:00 发布在 十世
四、
“本大人今日来是来办正事的,去,找一个上档次的孕夫来,要怀的多的。”卢大人正色说道。
“大人请随我来。”陈妈一脸阿谀的笑着,请卢大人走出了房间,然后给在门外守候多时的下人使了个眼色,叫他们进去收拾残局。
这时一个婢女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对陈妈说道,“妈妈,相国大人来了。”
陈妈转头看向卢大人一眼,“大人,您看这……”
“相国大人也算是我的老相识了,走吧,一起去打个招呼。”
卢大人跟着陈妈走到大堂,看到大堂中央一群婢女正围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伺候,立马换了一副笑脸,边走边作揖,“臣参见相国大人。”
男人抬头一看,“哟,卢大人,这么巧,你也在这里。”
“近日家中的姬妾宠夫都无产出,只得来此了。”卢大人无奈道。
“卢大人,来,坐坐坐!”相国向他招呼到,拉着卢大人坐在自己身旁,对他说道,“老夫最近得了个好东西,上次大人在朝堂上帮老夫说话,老夫甚是感动,今日不妨将这好东西分享给大人。”
“哦?愿闻其详。”卢大人好奇的说道。
相国从怀中掏出一只玉瓶,神秘兮兮的说道,“此药乃是我从一仙人那里求来,待那孕夫怀胎后再给他服下,可让胎儿在半个时辰之内瓜熟蒂落。”
卢大人难以置信到,“这么神奇?”
相国哈哈大笑,“今日老夫兴致好,不如跟大人来场比赛。”
“不知相国想与在下赛什么?”
“陛下夸你我二人的产出数量在朝中数一数二,不如今日我们就以这药相助,找一个孕夫,看看谁能让他生更多。”
卢大人连忙起身向相国作揖,“不敢不敢,相国大人身份尊贵,我怎能与您同享一个孕夫。”
相国佯装生气到,“怎么,大人这是不给老夫面子吗。”
“臣不敢。”卢大人连忙赔罪。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8 01:02:00 发布在 十世
“这不就对了。”相国想看向陈妈,威严的说道,“去,将你们这最招牌的孕夫请来,要没怀胎的,本大人可不想自己的种与他人共用一个娘胎。”然后看向卢大人,“当然,大人除外。”卢大人微微一笑,表示感谢相国的抬举。
见一下子来的两个朝廷大员,陈妈已经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见相国发话了,连连点头称是,然后冲身边的婢女说道,“翠儿,快去将花奴带到雅间。”然后看向他俩,“两位大人请随奴家来。”
陈妈带着相国和卢大人到了一间宽敞又奢靡的大房,房圌中满满摆放着各种器具供客人取乐。
“妈妈,人带到了。”婢女领着一个白面小生进来,小生怯怯的向他们行礼到,“小奴花奴,见过两位大人。”
陈妈抓圌住花奴的手带到两位大人面前,“大人,这是我们这里没怀胎的孕夫中最顶级的了,最多的时候一次怀了十胎呢,不知两位大人可还满意。”
相国色圌眯圌眯的看了花奴一样,见这小厮生的唇红齿白,模样甚是俊俏,不由心中大喜,但表面仍保持冷静,“嗯,不错。”
“那奴家就打扰两位大人了,大人若是有需要奴家的,差家丁在门口喊一声就好。”陈妈谄笑着。
卢大人心道不愧是跟命官打交道的人,这女人真是精明的很,甚是会看人脸色。
“你退下吧。”相国命陈妈退了出去,房圌中只留了他二人和那叫花奴的孕夫。
花奴主动将衣服脱去,跪在他二人面前,“奴家恭迎大人的骨血。”
“卢大人啊,你看你是从前面呢,还是后面呢。”相国坏笑着问他。
卢大人不好意思的一笑,“相国大人身份尊贵,当然是您在上,臣在下。不若臣坐在床上,将他抱于怀中,由脐心进入,这样大人就可以享用的他后圌庭了。”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8 01:03:00 发布在 十世
大半夜引个狼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8 01:04:00 发布在 十世
五、
跪在地上的花奴听到他们的对话后吓的脸色都白了,连连磕头求饶,“大人,两个人不行的……放不下的……”
卢大人坐在了床上,解下自己的衣裳,露出了那傲人的武器,相国哈哈大笑,“大人真是好身板。”
“让大人见笑了。”卢大人不好意思的说道,然后看向花奴,厉色道,“难道还要本大人请你过来吗?”
相国大人见花奴犹豫,上前一脚踹到他屁圌股上将他踹翻在地,“还不快去。”
纵使有再多不情愿与害怕,花奴也不敢抗命,捂着屁圌股哎哟的叫了几声,然后四肢并用的向卢大人爬去。
卢大人将他抓起抱圌坐在腿上,对他说,“ 别害怕,我跟我的宠夫经常这样玩儿的。”然后握着自己的武器在他的脐心顶了顶,探寻着刺入的路径。
花奴浑身发抖,捧住肚子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大人……那里太窄了……进不去的……进不去的……”
“哦?你这是不相信本大人吗?”卢大人冲他笑道,将武器对准腰圌腹中央那个幽深的洞圌穴,向前狠狠的一挺,将整个武器没入到他身体中,然后环住他腰身,抱着他卖力的抽圌动起来。
“啊!!!!”花奴被顶的在他腿上上下颠簸,双臂在卢大人背后不停的挥舞,嘴里连连惨叫,“肚子,肚子要捅破了!!不行!不行啊!!”
“卢大人真是叫老夫开眼界了。”相国被他这通操作搞的浑身血液都沸腾了,忍不住夸赞了一句,看着那孕夫在他身上哭喊求饶,自己也不甘示弱的掏出武器,对准花奴的后圌穴狠狠挺了进去,“老夫也进要来了!”
“呃呃呃!!!呃!!!”前面腹痛难忍,肚子仿佛要被捅破,后面却又被圌插入,干的他享受至极,被夹杂在冰火两重天,花奴简直欲哭无泪,一会哭喊着肚子疼,一会又露出享受的表情呻圌吟着,眼里流淌出了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的泪水。
相国托着他的屁圌股,与卢大人配合着同时向他的身体中挺入,频率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大,花奴不停的吟叫着,“肚子!肚子不行了!呃呃呃呃呃呃!!哈……哈……嗯嗯嗯嗯……”
相国只觉得自己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美妙的身体,紧致而富有弹圌性的肉圌壁将他的武器包括的严严实实,每次挺入的摩擦都让他体会到了无与伦比的快圌感,幸福的简直要流下眼泪,“哈……舒服!舒服啊!!”相国嘴里不停的呻圌吟着。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8 11:35:00 发布在 十世
“呜呜呜呜呜……两位大人……奴家……奴家受不住……奴家快要被圌插圌死了……求大人怜悯……”花奴哭泣着求饶。
相国抓着花奴的两条腿抬起,姿势就像给小孩把尿一般,“卢大人,老夫受不住了,先让老夫享受一会儿吧。”然后将花奴抱在身上,从背后不停的刺着他,刺圌激的花奴的洞圌穴不停的淌出汁圌液,“老夫要干圌死你这个贱奴,让你肚子里怀上老夫的种,挺着大肚给老夫生孩子。”
“啊啊啊啊!大人!太深了!太深了!顶到奴家胞宫了!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花奴也不停的叫喊着。
卢大人那边没有达到顶峰,花奴就被这样抱走,顿时难受的在床上打颤,一只手扶住床,一只手抓着自己的武器抖动,“相国大人……快……快……下官也不行了……啊啊啊……要出来了……憋……憋不住了……”
相国已经干红了眼,将花奴倒挂在身上,准备上前让他趴在床沿上,卢大人作势将花奴的头拽到身前,将武器送到了他口中,眼里激动的泛出泪花,“噢噢噢噢!好舒服!好舒服!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呜呜呜呜……”花奴这边没来得及哭喊,嘴里就被塞入异物,只能呜呜呜的哼叫个不停,双圌腿被相国架在腰上狠狠的插入,只能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叫喊着,“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要S了!要S了!”相国红光满面,满脸享受的仰天长叹,使出浑身解数将武器刺向他身体的更深处,在哪里喷薄出了一股滚烫而持久的液体,不知过了多久才将武器抽圌出,浑身颤抖的坐在床上,还没从刚才一次激战中缓过来。
卢大人见相国终于S了,自己再也忍不了,将武器从花奴嘴里抽圌出,重新刺入花奴的脐心中,将蓄积许久的液体尽数释放在他身体里。
“啊!!!”花奴哭叫着,肚子被两个人的米青氵夜灌的满满当当,微微圌隆圌起了一个弧度,待卢大人将武器抽圌出后,花奴摔在地上,抱着肚子痛呼,“呜呜呜呜!肚子好涨!怀上了!怀上了!”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8 11:36:00 发布在 十世
纯肉而刺激的两段,不知道防和谐器能不能顶住,趁被吞之前看吧,下章就可以生了,让他这次怀几个好呢。

后青春的诗732019-06-28 11:36: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