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十六卦(现代父子)

楼主:落笔绝封 字数:11833字 评论数:38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原贴被吞了,重发。

落笔绝封2019-06-05 05:53: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1】

陆三京是中原大学宗教系大三学生,专研究道教方向,学霸光辉碾压全系。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读典籍写论文,活学活用,闲着没事儿就出门给人算命挣零花钱。本来只是图个玩乐,结果副业发展下来,别说学费生活费,bao养【xiao姐】都绰绰有余了。

然而,有道是行舟走马三分险——阴沟里翻船是常有的事儿。

只是比较不幸的是,今日这翻了船的,正是陆三京他自己。

果然啊天意难测,凡人岂可知。

陆三京抿抿唇,再次扫了眼坐在他对面的那个男人。

世上就会有这样的人,无论怎么看都是个寻常普通人,甚至面相温和儒雅,但他浅笑着看你的时候,寒意会从你的脚后跟窜到天灵盖。

陆三京不是没遇见过其他砸场子的。大金链子的,三五一群膀大腰圆的,但从来没像这个男人一样让他心悸过。

他的眼眸很黑,定定看着陆三京,“本来报警就可以了。但坤明说,他是自愿的,而且你算得挺准。”

男人口中的[坤明],就是几天前来光顾过陆三京生意还忒大方支付宝转了他五万的VIP级顾客。而此刻,这位坤明VIP,正站在男人身后,左脸青红发肿,显然吃了好几记的耳光。

嘶,真狠。陆三京敢笃定揍了沈坤明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既然如此,那您来是?”

那人挑了挑眉,表情能够说得上是不以为意,“我不为难你。按行情来,该多少是多少,剩下的钱还给他。”

陆三京微微睁大眼,“先生你在说笑?”

那人凉凉地笑出声,“你觉得呢?”

陆三京深深吸了口气,忍住爆粗的冲动,好声跟他解释,“没有这样做生意的啊。成了的买卖,如果不是商家的质量原因,概不退货!您晓得伐?”

“有意思。”那个人抬起头,盯着陆三京似笑非笑。陆三京愣了一下,紧接着像是本能地躲闪了目光,避开和他的视线交错。

“也就是说,如果你算得不准,这钱你就会退了?”

陆三京闻言,当即点头。然后瞥一眼猪头脸的沈坤明,后者冲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大概也是觉着自家长辈过来要钱的做法不妥当。陆三京没理他,收回目光看着那个人说,“不过不可能不准的。”

“哦?”

“沈坤明让我算的是,能不能追上他一直暗恋的那位妹子。当时的卦象是地天泰卦。”陆三京歇了一下继续说,“天地交泰之卦,小往大来之象,吉也。我当时就跟他说,能成,而且短期内不会分手。”

站在一边的沈坤明很仗义地点头,“二叔,真叫他算准了,我……”

那人头也没回,开口说了不是很重的一声“闭嘴”,就叫沈坤明身体一震,嘴上立即像被贴了胶布似的一句话也不敢往下讲了。

陆三京眨了眨眼,原来是叔侄啊,还以为是父子呢。“你让他闭嘴也不管用。总之就是这样,我没有坑蒙拐骗,那五万块钱也是后来他追上了意中人之后,又回过头来给我的。”

那人看着陆三京,脸上的表情并无变化,“可据我所知,他和那女孩已经黄了。”

陆三京惊道,“不可能!”他一拍桌子,整个人都差点从凳子上窜起来了。

那人掀起眼帘瞥他,淡淡道,“怎么,想跟我动手?”



落笔绝封2019-06-05 05:54: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2】

陆三京一怔,有些抓狂的心态在情绪中徘徊了几秒,按捺着顺平了气后,才又悻悻地坐回来,脸色冷淡地看向那人,“你讲清楚,什么叫【已经黄了】?”

那人嘴角牵了一下,轻描淡写地说,“算是人为干涉,家里人不同意他谈恋爱。你给他算的时候,没同他讲这一遭吗?”

陆三京立刻皱起眉看向沈坤明,“不可能?什么时候的事?你爸妈不同意?”

别说陆三京这会儿一连串的疑问,身为当事人的沈坤明此刻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这事儿出的目前也就他二叔沈词知道,挨了他二叔三四个巴掌就被带这儿来要钱了,还没给他爸妈通过信儿呢。

再说他爸妈要知道他交了一女朋友,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不同意?

沈坤明I思忖片刻后,小声地开口询问,“二叔,那个……我爸妈没提起过这事儿啊?”所以应该不存在人为干涉的情况。这人算得真的挺准,咱能不要这个钱吗?区区5万块,又不是掷不起。

沈词没有理会沈坤明,只看着陆三京,目光深得令人畏惧,继而极淡地嗤笑一声,“他父母同不同意这段恋情我不知道。就眼下来说,我是不准的。”

陆三京觉得自己真要被气炸了,冷笑道,“那您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即使被嘲讽了,沈词脸上的表情也是淡淡的,透露出事不关己的冷漠,“你这是技术不精恼羞成怒了?”

“你大I爷的,到底是我技术不精还是有人胡搅蛮缠?”陆三京气急了,声音猛然拔高,引得路边的人纷纷侧目。

沈词抬了抬眼,环视了下周边,又重新看向陆三京,脸上的表情诡秘难测,嗓音淡淡的,“话我都同你讲尽了。年轻人,不要太贪心,别把自己往死路上逼。”

陆三京皱紧眉头,冷冷道,“中年人,我也劝你: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世上仗势欺人反砸了自己脚的也大有人在。”



落笔绝封2019-06-05 05:55: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听到从陆三京嘴里吐出的【中年人】三个字,沈坤明差点破音笑出声来。不计较真实年纪,他二叔看着明明也就三十出头,跟【中年人】完全不搭边好么。

沈词久久地望着陆三京,忽然哼笑了一声,人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也不说是什么态度,便丢下沈坤明开车走了。

他这一走,陆三京憋着的气儿就更大了,火蹭蹭蹭往上窜,也不顾路上行人微妙的目光,一拳头砸在面前的摆摊桌上,整个人I弹了起来,大声骂道,“我靠,这哪儿来的煞神,跑到我这儿摆谱来了!我去你大I爷的!”

一旁被沈词扔下的沈坤明怪不好意思的,“对不起啊,陆学弟,我二叔一直在国外刚回来,不懂咱中国行情,你放心,这五万我铁定不问你要。只不过……”

还算沈坤明识相拎得清,说话语气不像他那位二叔一样不客气,否则,陆三京真得同他干一架了。他深吸口气,抚平了自己的心情,冷静下来说道,“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我二叔那人能耐大,我爸妈也听他的,他如果真想对你做什么……”沈坤明咳了一声,“你恐怕真会吃亏的。”

陆三京怔了一怔,“他……做什么的?”

“在国外开公司的,人脉广,赚老多钱了。”

陆三京迟疑了一下,又问,“很有钱?”

“对啊。”

“那他还抓着我不放?”

“主要他是觉着我让人给骗了。”沈坤明龇龇牙,指了下自己的脸,“一听说我算个命花了好几万,连抽了我三四个耳光。”

陆三京挑挑眉,“啧,你二叔不仅崇洋媚外还非常暴力啊。”

“所以啊,我跟你讲,千万别惹他。咱们商量一下呗,过几天我再把我二叔约出来,你当着他的面转我五万,事后我还你,这事儿就一了百了了,免得他真让我跟我女朋友分手。你看行不行?”

陆三京想了想,最终点头道,“行。不过,你先告诉我,你二叔怎么知道你在我这儿花了五万的?”

沈坤明羞赧地挠了挠头,“这个,我这不是刚交了女朋友嘛,就……一激动发了个朋友圈,只屏蔽了我爸妈,然后我二叔来问我,就……不小心说漏了嘴嘛。”

陆三京:……

落笔绝封2019-06-05 05:56: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陆三京绕开杂物,踩着落在巷子里的阳光飞快地钻进一幢楼。楼道有些昏暗,他轻车熟路地爬上五楼,在左手边的那扇门前摸出了钥匙。

这片居民区的建筑很老,是上个世纪70年代的职工房。他转动钥匙,铁门发出尖锐的声响,窗帘在风里摇晃,往洒满日光的客厅投下斑驳不定的影子。

“姥爷,我回来了。”陆三京走进门,眼睛瞟见门廊边上的鞋架放了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他一边换鞋一边问,“姥爷,来客人了?”

里屋的水声一停,陆三京把头扭过去,就看见沈坤明那位凶神恶煞的二叔,走了出来。

即使背对着光,那个人也太过鲜明,照例带着淡泊的戏谑和嘲弄。

陆三京头个反应就是见鬼了,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眉头紧皱着,眼睛在屋里扫了一圈儿,再落回那人身上时,已经是杀气腾腾了,“你对我姥爷做什么了?”

“呵。”那个人久久地不做声,这会儿冷不防的哼笑一下,目光好像又回到陆三京身上了。



落笔绝封2019-06-05 05:56: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3】

夕阳直射I进屋内,落在眼皮上有种热烫的焦灼通向心里。

沈词挑眉瞧着陆三京,眼里依旧是下午时看他那般的讥讽。然后缓缓开口,声音清冷得像山间的风,从压抑的空气中生生撕开一道口子,“你觉得我会做什么?”

陆三京咬着唇不说话,冷冷地看向沈词,胸膛的起伏微弱得几乎不存在,只是垂在两边的手啊此刻已经用力攥紧,像极了紧盯猎物伺机而动的野狼。

沈词看他这副样子,嘴角牵了一下,笑容淡淡的,带着嘲弄和揶揄。

陆三京顿时炸了,“我警告你啊,脾气这玩意儿,我也是有的。你最好老实交代,为什么会在我家,我姥爷呢?”

“我如果不回答呢?”

回怼的声音几乎是同时的,“那我就请你吃拳头!”

沈词眼睛眯成一条缝,露出一丝诡秘的笑来,慢条斯理地朝陆三京走过去,在他面前站定,“来,拿我试试。”

陆三京听完这人的话,心里像被戳了一下,连他语调里那轻飘飘的笑意都没心思去厌烦了。怎么还有人上赶着挨揍的吗?他直直地朝那人望过去,那个人也坦荡地迎接他的视线,眼神平静淡漠,“磨蹭什么?”

陆三京抿了下唇,眼睛微微眯起,神情中攒起一股子狠劲儿——他陆三京,堂堂一位大老爷们,从来不是个只会死读书、手无缚鸡之力的娘人。丢下算盘,扔下笔杆子,跟人干架的事儿不是没做过!“这可是你自找的!”

话音未落,握拳压肘,招式干净利落朝沈词袭去。

不曾想沈词动作更加干脆,不退反攻,像是料准了,一拳冲陆三京颈前而去,分明是要锁喉。

陆三京大惊,连忙以右臂格开,却不料左臂被他擒住,自他背后扣起。发力之间,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便结结实实摔在地上,全身一阵酸痛。

他咬着牙翻身坐起来,抬头看向那个人。那人就在他跟前站着,高高俯视着他,起初神情冷淡,见他看过去,便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再来?”

“来就来,我怕你喽?”明知故问,蓄意挑衅!倒以为我怕这个?陆三京龇龇牙爬起来,不过到底刚吃了个教训,知道眼前这位不好惹,大意不得,得谨慎小心。这么想着,他开口叫了那人一声,“喂。”

沈词看他一眼,“我不叫喂,我叫沈词。”

陆三京“哦”了一声,说道,“沈词先生,你身手不错,练过的吧?”

“怎么?”

陆三京佯装无害地笑了笑,“我是想说,你这么厉害,介不介意让我拿个家伙跟你打?”

沈词抬了抬眼皮,偏回目光瞧他,眼睛弯出一道讽刺的弧,愣是将陆三京瞅得忐忑吊起一口气,才缓声道,“可以。”

很明显的,陆三京瞬间松了口气。沈词自然察觉到了,于是笑了起来,是调笑孩子长不大的那种笑容,但也不再多说什么,慢悠悠地让开一条道。

陆三京很快地从卧室里出来,手里拎着一根他小时候玩过的儿童迷你台球杆,四五十厘米左右,杆质一般,抽人身上,疼是疼,但不至于伤及筋骨。

沈词回头,目光落在他身上又移向他手边,紧接着缓慢地、无言地勾起唇角。

陆三京并未注意。眼下他只想着自己手上有了武器,底气壮得立赛往常,说话时打横跨过一步,跟沈词站了个脸对脸,“沈先生,我要是赢了你,那么等会儿我问什么你都得一五一十地回答我,好伐?”

沈词轻笑一声,不置可否。一如既往的戏谑笑容里晦暗不明,“你必须得赢。”

陆三京一愣,“欸?”

“否则,后果会很惨。”



落笔绝封2019-06-05 05:57: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4】

陆三京听见这话,脾气顿时冲上天灵盖,冷笑道,“你这个人很有意思嘛,吃定了能打赢我?是,我是没练过一招半式,打架只凭蛮劲儿。但恕我直言,任何人跟莽夫打架,都有鱼死网破的可能。你别瞧不起人!”

沈词盯着他看了几秒,嘴角微微翘I起,笑了,“倒没有瞧不起。我年纪大了,不像你们小年轻随随便便就敢请人吃拳头。”

还说没有!这似是而非的语气冷嘲热讽的表情,骗鬼呢?陆三京气得血压直往上飙。

这人也太欠揍了,从头到脚都是!

他眼神往沈词身上瞟了一眼,下个反应就是持握台球杆去攻沈词的下盘,以为是出其不意的一招,不料却被沈词立刻闪开了,几乎是瞬间膝盖上挨了沈词一脚。

落笔绝封2019-06-05 23:41: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落笔绝封2019-06-05 23:46: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沈词挑了挑眉。

这一次陆三京明显调整了策略,没有主动出击,却也不至于一味地后退防守。

然而,即使在这种沈词都没用上台球杆对付他的情况下,他的出手路数依然是让沈词全程控制着,距离角度算得丝毫不差。

陆三京被这种全面压制的局面逼得无路可走,脸上开始有汗接连往下滴,心里也渐渐不似起初那么平和。

他发了狠似地朝沈词出拳,可没想到这一次,沈词没有理会那个即将到达的拳头,而是突然降低身位牵制陆三京的腿,缠上以后用力一绞,顺利地把陆三京扑在地上。

紧接着,他一只手拎住了陆三京的后领,另一只将他挣扎的双手反剪到背后,不轻不重地踢了一脚膝弯。陆三京腿一酸,跪在了地上,差点没给沈词磕了个响头。

“服气么?”沈词问他。

陆三京却是个属倔驴的,就这样了,还梗着脑袋叫嚣,“我服气你大I爷!”

沈词轻笑一声,按在陆三京肩膀上的手拍了一拍,“有胆魄。”

落笔绝封2019-06-05 23:48: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谢谢夸奖。”陆三京用力挣了一下挣不开,已经在心里把他千刀万剐了,“喂,抓够了没,光I天I化I日的……”

沈词缓缓笑了笑,“不够。陪你玩了这么久,总得讨点彩头。”

陆三京愣住了,心跳猛地彪上来了,“你……你什么意思?”

“你为鱼肉我为刀俎的意思。”沈词淡淡说着,一把拽起他顶在茶几上。

陆三京双手被他扣住,只能生生被这股力气撞得几上茶盏相碰,小腹一阵作痛,气得他恼火骂道,“我靠,沈词你大I爷,你脑子瓦特了?”

沈词眼皮抬了抬,凉凉地笑了一声,显然对陆三京如何气得跳脚毫不在意,“送你两句话,觉得有道理就听。”

陆三京哼了一声,头往旁边一偏,并不配合。

见状,沈词挑了挑眉,毫不客气地钳着他的双手从腰口往背上压,将陆三京上半身子死死地紧扣在了茶几的玻璃上,然后随手将拎着的台球杆往旁边一扔,也不见他怎样动作,三两下便扒了陆三京的裤子内I裤,露出了白I嫩嫩的屁I股,和两截同样白得出I水的大I腿。

打死陆三京都没想过沈词会这么对他!


落笔绝封2019-06-05 23:50: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他拼了命地想要顶开沈词压在他背上的手,然而沈词看着温文儒雅,手劲儿却一点也不小,始终稳稳地压制着他。“啊啊啊,沈词你个变I态,你要对我做什么?!”

沈词扯完他的裤子,右手便腾出空来,又重新拣回了台球杆。赶巧了,陆三京的话刚好在那时传过来,他眼皮抬也没抬,一顺手就甩过台球杆抽在了陆三京的屁I股上。

啪啪啪!连着极重的三下,都打在了同一个位置。

陆三京臀I峰上顿时以肉I眼可见的速度弹起一道红中带青的印痕。

落笔绝封2019-06-05 23:51: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更文累,发文累!

听到你们叫我大葱哥,更累!

请让世界多点爱,谢谢!

落笔绝封2019-06-05 23:58: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5】

台球杆一抽在屁I股上,陆三京全身寒毛都竖起来了,一面是疼的,一面是臊的。

从小到大,他几时被人这样按着打过?顾不得手腕被沈词控制住,身体一个紧绷,背部使劲往上撵,想要撞开沈词。

沈词眉锋微挑,挺好脾气地笑了一笑。紧接着把台球杆扔了,拿起茶几上装着四五个苹果的白色塑料袋,咣咣咣把里面苹果全部倒在了几上,声音大得将陆三京都吓了一跳停止了挣扎。

见他暂时乖顺下来,沈词嘴角弯了一下,把袋子一边递到左手,另一角右手抻直,绕过陆三京左右手腕将他绑了起来打了个死结。

这种塑料袋没有弹力,绑紧了会在手腕上抽I出一道勒痕。

“喂,你要干嘛?你给我松开!”陆三京吃痛皱眉,火气随着沈词的动作一寸一寸往上拱,“你有没有一点法律意识?知不知道随便绑人打人是犯法的?”



落笔绝封2019-06-11 22:11: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闻言,沈词上挑的眉锋微微舒展,似乎心情不错,动作却毫不留情,在陆三京手上稳稳地扎紧缠了两圈后,才皮笑肉不笑地劝了一句,“你最好别乱动,否则我一个失手,保不准会给你摔个狗吃I屎。”

“……”之前硬碰硬都不是这人对手,何况这会儿连手都让人绑了。所以即使被警告了气得牙痒痒,陆三京也不敢再嘴硬说个一二三来刺I激这个疯子。

“知道了,我不乱动。”他黑着脸光屁I股趴在茶几上,老实说,这滋味并不好受,于是语气很识相地软了下来,示好道,“沈大I爷,你刚刚不是说要送我两句话吗?咱动口就别动手了行不行?”

“呵,这会儿我又不想说了。”

“……什么意思?耍我呢?”

“确实乐在其中。”

陆三京怒急,“你要实在闲着没事儿,可以读书看报遛弯儿养鸟,睡到人间饭熟时。何必找我晦气?当我跟你一样清闲吗?”

他在那儿气得跳脚,不料沈词应付这一套却是从容,只做没听到的向他很客气地笑一笑,“家里有笤帚吗?”

他这话锋一个圜转,倏忽间原先那种讽刺语气就一丝也无。陆三京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接了,语气还挺礼貌,“有,在厨房门后面。”

沈词道了一声谢,便松手往厨房去了。



落笔绝封2019-06-11 22:12: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陆三京起先还没反应过来,直到看见沈词从厨房回来,手倒拎在靠近帚头的位置,留出一长截帚棍,一看就是要打人的姿势,他顿时有些气血上头。

沈词毫不避讳,迎着他打量过来的目光扬了扬眉,左手揣裤兜里,闲庭信步地走到陆三京身侧,抬起帚棍敲了敲陆三京圆挺挺的两瓣屁I股蛋儿,“你敢给人算命,说明眼力见儿应该也是有的。对于一个陌生人出现在你家,你的情绪是不是太淡了点?还是说,已经猜出我是谁了?”

陆三京瞳孔缩了一缩,脸上的表情随着沈词的这句话逐渐淡了下来。

确实,在屋里看到沈词的时候,他就留心了——首先,门口没有被撬的痕迹;其次,沈词的鞋子在鞋架上摆得很整齐,如果是入室行窃这就多此一举了;最后,茶几上还放着一些待客用的瓜果和茶水——

他家情况比较特殊,别说平时,逢年过节都不一定有人来。可眼下,沈词却出现在他家里——陆三京几乎可以确定,他就是姥爷说的——

不过,那又怎样呢?他就非得赶上去喊人吗?

陆三京垂下眼,掩去眼中温热汹涌的情绪。

沈词抬起眼睛瞧他,看着他一言不发将情绪压在心底什么也不说,说没有感触是假的……原本还想着他年纪轻轻就跑去给人算命准备好好教训一顿……罢了,来日方长。



落笔绝封2019-06-11 22:13: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正打算给他松绑,不想陆三京倒先他一步开了口,“你是谁自己没有点数吗?你个老龟毛,你以为你脸上没有皱纹,冒充自己三十岁,就可以掩盖自己那苍老龌龊的心吗?你以为你装的风度翩翩,温文尔雅,我就看不出你满肚子坏水吗?”

沈词顿了一下,想来是没算到都到这地步了陆三京还敢这么横。紧接着他便笑了,望着陆三京的眼神颇有深意,“老话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年轻人这么沉不住气可不行啊。”

陆三京冷冷一笑,神情是一脸的神鬼不惧,“那要看跟谁。”



落笔绝封2019-06-11 22:14: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听见这话,沈词脸上笑意更深。转到陆三京身侧,毫无先兆、陡然出手,帚棍夹风落下,横贯着咬上陆三京两片臀I瓣,登时带起一道白色愣子。

陆三京全无防备,吃不住一声痛呼,整张脸都白了一瞬,好一阵子才缓过劲来。

“小陆同志,话不要说得这么绝对,”沈词调整了下姿势,笑得有些冷淡,“人和人总是需要时间相处磨合的。说不定过会儿,刚才那番话,你就会后悔当着我的面说了。”



落笔绝封2019-06-11 22:16: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帚棍力道生猛,打下来砸在皮肉上还能压着余力往回弹,虽然只挨了一下,火热的疼痛却已从屁I股一路烧起来。但还远没到能逼得他陆三京求饶的程度,甚至不比他预计中的强烈。

“我说的话多了去了,你指哪一些?哈,不会是我骂你老龟毛那几句吧?我告诉你,我……啊!”

他逞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词狠狠呼过来的一棍子截断了。啪!屁I股上两片肉疼得一抖,压着之前挨过的几下落在臀峰下方,弹起一道红青色的愣子。

沈词没有罢手,借着余力第三下又极重地带过去。这一次他有意控制在陆三京左边臀I瓣上,左I臀I肉被狠狠拍扁,紧接着弹起来,待帚棍离开,伤痕才钝钝地疼起来,厚重的痛感全包裹在皮下。

“啊啊!”被这样逮着屁I股打,陆三京真真是头一次。而沈词明显是来真的,下手记记极狠极重,不等陆三京回过味来,右I臀又是一记重击,直打得他一口气噎住,脊背僵直。

屁I股尝到了苦头就禁不住害怕,下一棍风声才起,陆三京便下意识地臀I肉收缩绷紧。沈词见状,帚棍携着风声急拐,抽在不设防的腿I根上,力度不减反增,打得陆三京惨叫出声。



落笔绝封2019-06-11 22:16: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其实写完第一章我就在想,【陆三京】这个名字可能会是个坑。
因为一旦亲切地叫他小名就比较尴尬:小三-_-||……小京-_-||……三三-_-||……京京-_-||……
好像都挺难听的

落笔绝封2019-06-11 22:36: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6】

陆三京腿I根处白I皙嫩软的皮肉顿时如花I苞绽放般撑出一道硬鼓鼓的肿痕,疼得他一口气挤在嗓子眼里,可还没喊出声来,啪啪啪!又让沈词揪准了这块肉连着狠狠抽了三下。

力道之大,连带着腿I根上方两团圆I滚滚翘挺挺的臀峰尖也一块儿往下轻I颤颤地抖动。

“嗷!”陆三京双手反剪在背后,肩膀被迫打开,即使疼极了也只能胸口以上部分微微往上挺,整个人根本无法挣脱,甚至连躲闪都非常困难。

自己下的手,沈词心中有数,并不怕打坏他。

呵,这才哪到哪儿。

他将帚棍抵在陆三京臀I尖上轻轻敲了两下,在第三下时猛地往上一抡,呼得一声戾响,帚棍携风落下,用力地拍在臀峰上后又抬起,啪啪啪!……连着在陆三京臀峰周围打了二十来下,像是要把这块肉震碎了似的拍扁。

臀I肉卡着帚棍深深地凹陷进去,再随着帚棍瞬间弹出,两三秒后,被打过的地方似乎被吹肿了皮一样弹起一片深红色印子,鼓起一道道鲜明的棱子来。

尤其是臀I尖至臀I腿这一块,几乎就光挨在这儿了,整片青紫肥肿不说,还褶起了带有一小条一小条血丝纹路的青紫色硬块。

硬块的重量囤积在臀I尖下方,将臀峰上两团肉吊着一荡一荡地抖。

“嘶—啊!”陆三京头猛地向上一挣,整张脸都疼得白了一白,脖子上的青筋凸出一个骇人的高度又缓慢地耷I拉下去,上半身被帚棍砸过来的冲力带的向茶几上面偏了偏,屁I股也从抵着几沿的位置撅到了茶几上。

撅得很赶巧,正好咯到了他裆I部私I密的那根玩意儿,被两腿夹着紧紧挤压在茶几上。这下真是痛得陆三京眼泪都要飙出来了,拼命去挣脱束缚,手腕被塑料袋勒出深深的血痕,发现依旧挣不开,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啊!沈词,你给我住手!嘶……要…要断了!”

虽说那位置委实私I密,但耐不住沈词那双眼实在太毒,又是个人精儿,听见陆三京这么一说,目光立即往他裆I部带了一眼,反应过来了。

他一把拽起陆三京,放下扫帚替他松绑后,才悠悠然笑了一声。

陆三京正背对他安抚着自己的小兄弟,突然听见沈词这么不加掩饰的嘲笑声,心口顿时堵起一股无名火,三两下穿好裤子,转身恨恨地瞪着他。

沈词戏谑地挑眉,“检查好了,把没断吧?”

陆三京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控制住自己没爆发,不是不想说话,是怕自己一张口就忍不住想骂人。

就在这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俩人同时朝门口看去。这么一侧脸并排站着,倒是能看出陆三京身上确有那么几分神似沈词的地方。

紧接着门开了。

没有意外,来的是他姥爷陆鸿姜。陆鸿姜手上还拎着一篮子菜,显然刚从菜场回来。瞧见陆三京与沈词一齐站着,惊诧了一下,“京京,沈先生,你们这是?”

京京?沈词唇角弯了一下,似笑非笑地看了眼陆三京。

笑得陆三京余火未消,又添新乱。在这之前,他还从没这么看不得谁笑过,顾不得回答他姥爷的话,冷冷地看着沈词,“怎么,你对我小名有意见?”

沈词摇头否认,“没有。”接着又补了一句,“还是你觉得不好听,想我让给你换一个?不喜欢‘京京’,‘三三’怎么样?”

陆三京气得眼都红了。

瞧见他俩这相处模式,陆鸿姜笑了笑,正准备走过去,倒是没想到沈词先一步过来接他手里的菜篮子。他忙推开沈词,“沈先生,使不得使不得,我……”

“陆叔,这话哪里说起。”沈词拿过他手里的篮子,语气温和,“先不说您帮我带大了他,单以辈分关系算,也是使得的。”

陆鸿姜叹了口气,“沈先生,当初那件事我已经和京京说过了……这其中或许有各方面原因,但最后如果不是陆城出了那档子事,小西也不会和你分开,甚至不会这么年轻就……唉,是我们老陆家对不起她……”

听见姥爷提起这件事,陆三京瞳孔缩了一下,嘴唇抿起没有吱声。

沈词和他I妈妈I的事,不久前他姥爷已经跟他说过了。

最深的矛盾无非是两家条件不相当,沈家看不上陆家。确切的说,是陆三京没见过面的那位亲奶奶瞧不起他I妈妈,但知道做不了沈词的主,背着沈词暗搓搓地给他I妈妈施压,要她离开沈词。

他I妈妈自然不肯答应。可偏偏那时候他舅舅出了事,赌博欠了一屁I股的高利贷,还不上钱,陆三京他奶奶就拿这件事作梗,以帮他舅舅还赌债要挟他I妈妈离开沈词。

又以她家家庭生活混乱只会拖累沈词、不识相离开莫非就是为了贪图沈家钱财为由,加上他舅舅也一直求他I妈妈帮忙,一步步逼得他I妈妈主动和沈词说了分手,搬了家,和沈词删除了一切联系。

据说当时沈词已经在筹备他们的婚礼。

也是在离开沈词之后,他I妈妈才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可那时她已经患上了抑郁症,在生下他后就跳楼自杀了。

故事就是这么老套狗血。

.

陆三京的目光瞥向沈词,他半阖着眼,收起了一贯调笑姿态,神情晦暗不明。

昏黄的光线下,那个人身上的斑驳痕迹更显现出一种难言的色彩。

过了几秒,陆三京才见他微微抬了下眼,先是朝自己望了一眼,然后才转向他姥爷,“陆叔,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多说无益。”

陆鸿姜愣了一下,才附和着连连点头,语气带着一点讨好意味,“是是,京京也一直这么跟我说。我现在什么也不指望,就盼着他好好的好好的……诶?瞧我,正事都忘了说,京京就是……”

“我知道,我托人问您要过照片。”

听见这话,陆三京蹴然惊愣了一下。这么说沈词在街上就已经认出他了?

陆鸿姜没看出他的神色异常,只当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生父亲而拘谨。于是走到他身边,碰了碰他,“京京,怎么不叫人?你之前不还嚷着要会会……”

“姥爷!”见陆鸿姜要将他前几天讲的犯二的话当沈词面捅篓出去,陆三京当即喊了一声截断了他下面的话,耳根微微发红。

沈词看着他,饶有兴致地笑了一笑,却也没揪着这话茬不放,提着菜篮子往厨房走。陆鸿姜也赶紧跟着过去,待沈词将菜篮子放好,便将他请了出来到客厅坐着,还喊陆三京给他爸爸倒茶。

真多事。陆三京抿抿唇腹诽了一声,还是拿来水壶给沈词重新冲了一杯龙井,边倒水边看着沈词问,“在街上你就认出我了?”

“看着点,水都倒外面了。”沈词淡淡提醒了一句。陆三京一看还真是,连忙收起水壶,又从旁边抽了几张纸巾将茶几上倒出来的水擦干净。

“是认出你了,说实话还挺意外的。”至于意外什么,沈词却是没说。陆三京正想问,他已接着往下讲了,“算起来,坤明还是你哥,那笔钱,你老实点还给他。真缺钱用,可以问我拿。”

陆三京沉默了一下,他倒不是非那五万块钱不可,“他的钱我会还,你的钱我不要。”

沈词意外地多看了他一眼。



落笔绝封2019-06-16 22:17: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