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清霜,不是为了怀柔月光

楼主:我错吧 字数:62383字 评论数:903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题记:作者试图邀请一场清霜去诠释生命中的某些无奈,用一枚松儿籽的掉下的意象表达命运的偶然性。

秋风哗变,一片红叶劫持了枫林
远山作为幕后策划者,表情很冷漠
此时,必须有人站在高处
手里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刀锋

落日突破齐刷刷的高粱地
满地清霜,候鸟集体投奔了南方
我在银杏树下数着流年,流年不语
丢下一个扫落叶的人,不慌不忙

既然承载不了整个麦田
就举起一粒麦芒儿
我知道,有一些背影会渐渐的隐去
不妨留住自己的指纹

其实,写清霜不是为了怀柔月光
而是为了包扎大地分娩的疼痛
有些路,有些人不能绕过
就像绕不过自己的影子一样

阳光经过瓦楞时,麻雀抖了抖羽毛
一枚松籽掉下,砸在松鼠的头上
我眯着眼睛看天,天看着我
我错吧2019-06-04 21:45:26 发布在 寓言格言


第25章 怅然若失(四更)
方墨认为既然要演,那就演的像一点,来到阳光会所的附近神识就扫到了王静柔,只不过还看到了一个脸色苍白眼神满是阴鹜的青年男子。
我错吧2019-06-05 00:47:56 发布在 寓言格言

此时皮肤已经泛红的凌落然竟然已经开始自己撕扯自己的衣服,原本就被乔康欣赏过的上半身,已经完全呈现在了方墨的眼前。
就连连杀几人心里都没有起半分涟漓的方墨此时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尽管自己曾经是方家大少,还有后来的沈清曼,再加上融合的记忆,全部加一起,方墨也逃不过是一个未经人事的男人。
我错吧2019-06-05 02:34:09 发布在 寓言格言

“我马上就到,保护好现场。”吴洁最终还是不能放下,她想要去看看。
只不过到了现场,吴洁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客厅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具尸体,还有卧室一名赤裸着上身,面部扁平的青年死者,更让她不可思议的是八具尸体,无一例外,致命的伤全部是眉心,初步怀疑是针孔。
我错吧2019-06-05 02:40:12 发布在 寓言格言

而杀死他们的竟然只是一枚小小的金针。
如果是一个乔康,被人轻易杀死倒还说的过去,但是古骇是什么人?那可是古武修炼者,即便是如今华夏十几个一般的特种兵都不是古骇的对手。
可是就是在这样一个高手的保护下,乔康依旧死了。
我错吧2019-06-05 03:28:25 发布在 寓言格言

一进门方墨就用神识扫了进来,这么大的一个屏风,呈门字形影在门口,而且两边都是木质的,只有中间是一块整体的山水画,不过屏风却是中空的,而且手法很是巧妙,山水画看似是一个正面一个背面,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它中间还有将近一尺的间隔,方墨知道,这是通过一些光学处理就可以做到的。
而且屏风的两侧下面看似是两个实木的支脚,其实却是正好能够蹲下一个人,而且那上面还有几个装饰用的孔,如果不注意,是绝对不会发现那正好可以观察到整个大厅。
“啪啪啪。”见三人进来,中年人看似懒散的斜坐在沙发上拍了拍手用着倭国语说:“々あアaいイiうウuえエeおオoかカkaきキkiく”
我错吧2019-06-05 05:47:30 发布在 寓言格言

鼻青脸肿的中年人一瘸一拐的见方墨停下身紧走了两步缓了缓气儿说:“兄,兄弟,你,你等等,你让我喘口气儿。”
那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更是一脸疲倦的弓下了身子,不停的大口大口的喘息。
“你们别跟着了,我又不是肉包子。”方墨翻了个白眼儿,心说跟那啥似的,这么执着的跟着我干嘛?
我错吧2019-06-05 06:55:15 发布在 寓言格言

佐良说完立刻跟司机说:“把钱交给司徒老大吧,我们立刻就走。”
司徒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还不知道方墨不是寻常之人,也立刻起了结交的心思。
“本人司徒,姓司,名徒,也算是这里一个小小的帮会老大,还没请教兄长大名。”
我错吧2019-06-05 14:20:12 发布在 寓言格言

虽然看方墨的年龄不大,但是他还是称呼方墨为兄长。
“我叫方墨,以后想在银龙待一段时间。还请阁下多多照顾。”
方墨心想这个司徒既然是这里的地头蛇,一会儿还要问问这个青灵藤是在哪里弄来的,而且自己也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和这些地头蛇打好关系自然是乐意的。
我错吧2019-06-05 14:20:39 发布在 寓言格言

“哎?那太好了,如果方兄有什么琐碎的事需要处理,尽管直接找我司徒就好了,这节青皮根我就直接送给方兄了,当个见面礼。”司徒说着话推了推司机送过来的一箱子钞票说:“佐兄,不好意思,这些钱,你拿回去吧。”
“哎?这怎么行?都说好了,这是我送给方兄弟的,哪能不出钱?”佐良立马不高兴的说道。
“司老大这钱你就收下吧,毕竟你手下这么多兄弟,人吃马喂都是要钱的。”方墨见两人争执不下,便开口说道。
我错吧2019-06-05 14:21:08 发布在 寓言格言

不过随即又对佐良说:“佐兄要这节青皮根有什么用处么?”
从之前佐良的表现,方墨就猜测这笔交易应该对他很重要,现在他要了这佐良的东西,便出言相问,毕竟方墨是承了佐良的人情。
佐良一听方墨问起,立刻叹了口气说:“哎,不瞒方兄,是因为我儿子在九岁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变得痴呆了起来,这几年也不知道跑了多少医院,请了多少专家,可就是查不出原因,后来一位我家世交的老中医说用青皮根来泡水喝,兴许能够治好我儿子,随后到处打听,这不听说银龙有一段,我立马就赶了过来。
我错吧2019-06-05 14:21:36 发布在 寓言格言

本来我三叔半个月前在范阳遇到一位神医,据说只是一枚金针就连他就醒了。可是第二天我赶去的时候,却是再没找到,那位神医连我三叔的病都能治,我想应该也能治好我儿子,可是我也知道这种神医全靠机缘的,我却错过了。
不过这青皮根一不一定就能治好我儿子,方兄拿去无妨。”
“范阳?金针?”方墨心想,莫非就是自己救得那个老人?
我错吧2019-06-05 14:22:01 发布在 寓言格言

“是啊,据说当时还遇到一个蛮横的警察呢,居然我三叔当做了碰瓷的。哎,想想就可气,现在的警察啊..”佐良说着话摇了摇头。
方墨不由轻笑,看来这范阳神医就是自己了。
我错吧2019-06-05 14:22:31 发布在 寓言格言


第45章 住处
方墨没想到竟然与佐良一家子人挺有缘,如今又承了佐良的一个人情,于是便说:“佐老哥如果信任方某,不妨给我留给地址,到时候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便过去帮你家小孩看看。”说完顿了顿又说:“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中医怎么会知道这青皮根会有治疗小儿呆痴的功效,不过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青皮根不要说冲水喝,就是整个嚼着吃了,也不会有半分效果。”
我错吧2019-06-05 14:22:57 发布在 寓言格言

倒不是方墨蒙骗佐良,这青灵腾虽然属于灵木,其中蕴含灵气,但是对治疗痴呆一类的症状确实没有半分效果。
“啊?”佐良一怔,随即欣喜的一把拉住方墨的手说:“方,方兄弟,你,你真能治好我家佐建?
方墨微微一笑,抽出手说:“应该没有问题。”
我错吧2019-06-05 14:23:24 发布在 寓言格言

“好,好好好,我信,我当然相信方兄弟,太好了,太好了。”说着话佐良拿出一张精致的名片递给方墨说:“方兄弟,这是我的名片,我家的地址电话都在上面,那,那就拜托方兄弟了。”
佐良可不认为方墨在骗他,不说今天看到了方墨的手段,他也感觉得到,方墨不是一个会说假话吹牛的人,毕竟人家可是奇人,根本就没有必要去骗他,而且通过这一天的接触,方墨这个人虽然话不多,为人办事却很稳重,是一个值得交往值得信任的人,以他的手段就算是强行拿走这截青皮根,谁又能奈他何?
方墨看了一眼地址说:“客气话就不用说了,我这边的事情办完就会去,不过很可能要一年半载,甚至更长。”
我错吧2019-06-05 14:23:50 发布在 寓言格言

范阳距离燕京不过是一城之隔,俗话说城到城六十里,所以他暂时还不能去,他可不相信乔家能放弃对他的追查,这个时候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没事,没事,只要方兄弟记得就好。”佐良倒是没有丝毫不快,相反是非常高兴,不要青皮根不能治疗自己的儿子佐建,就是能治也要好几年,而看方墨的意思,似乎十拿九稳的事,他哪里还能不高兴?
他没指望方墨立刻就能跟他去,毕竟在他的眼里,方墨就是一个奇人,高人也有自己的事,再有像方墨这样的人,没事往边境这边来干嘛?他佐良可不是第一天出来混,他觉得方墨一定是有自己的难处,不过作为朋友不用每件事都用来询问。
我错吧2019-06-05 14:24:16 发布在 寓言格言

“哈哈,方兄,今儿这天色已晚,你们也一路劳顿,我这就让人准备酒菜,咱们一醉方休。”
司徒听方墨要留在这里一段时间,本来就有心结交,自然高兴异常。
正当许涵露焦急的时候就见方墨和佐良还有司机已经走出了木楼,后边还跟着一个长相不错的短发男子。
我错吧2019-06-05 14:24:41 发布在 寓言格言

一顿饭宾主皆欢,不过无论是佐良还是司徒,都对这个穿着朴素脸色平淡的方墨尊敬有加。
许涵露席间更是表现的坐落大方,一群土匪简直惊为天人,自然而然的就把许涵露想成了方墨的….
许涵露倒是娇羞未语,方墨虽然解释了一下,不过,众人假意恍然,佐良也是一直笑而不语,弄得方墨有些啼笑皆非。
我错吧2019-06-05 14:25:10 发布在 寓言格言

当晚几人在司徒的盛情下便住了下来,一夜无话,第二天佐良事了便要告辞,许涵露有心留下,可是一时间找不到理由,又不知道该去哪里,有心询问方墨的事情,却又有些难为情,最终还是听了方墨的话,随佐良一起走了。
“方兄真是好福气,许小姐貌若天仙和方兄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看着远去的车子司徒羡慕的说道。
“有在这八卦的功夫,还不如去给我找个僻静的住所。”方墨无语的摇了摇头,不想解释,心里却说:这半路捡来的丫头,怎么就成了我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了?不过话说,这丫头长得确实有点妖精,不知道便宜那个小子了。
我错吧2019-06-05 14:25:38 发布在 寓言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