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父皇(古风父子)

楼主:彰显平淡 字数:24542字 评论数:25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新人文笔渣,考研党更期不定,但不坑,暂定短篇,温馨为主,不喜者勿喷

彰显平淡2019-05-13 21:57: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我叫慕容晨宇,父皇叫南风彦,为啥我俩姓氏不同呢?是因为父皇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是自我记事起,便是父皇关心我教责我。父皇对我很严厉,但是我却发自内心的敬服他,没有他便没有如今的我。父皇脾气并不好,当我犯了错的时候打我罚我都是家常便饭,但是几乎没有冤打了我的时候,我也从来不曾怨怼过他,即使他打的再狠罚的再重,我也心服口服。

彰显平淡2019-05-13 21:58: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从五岁起,我便跟着父皇学习治国理政,初学时难免贪玩,虽然父皇讲的比那些之乎者也的老夫子有趣的多,但是五岁的我又怎么能做到老老实实读书练武而一刻都不松懈的呢?父皇之前从未打过我,我的饮食起居他也大多亲力亲为,到我五岁生辰那一天,他送给我的生辰贺礼却是一柄戒尺。就因为这个我还大哭了一场,我以为他不喜欢我了。父皇第一次没有立马哄我,而是给我讲了好多道理,具体的我却记不得了,只记得以后没有以前那种好日子过了。

彰显平淡2019-05-13 22:10: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一:第一次受责
“宇儿,宇儿”好像有谁在叫我,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父皇正看着我,我这是,在父皇讲课时睡着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父皇,对不起,儿臣太困了,所以”我低声解释。“给我个理由,你昨个夜里何时就寝的?”父皇问道。“儿臣昨儿夜里亥时便就寝了,只是迟迟未能入睡,许是因为夜里下雨太吵了的缘故吧。”我避重就轻的回答。“我不管是什么原因,你最好别让我发现你在说谎,否则我绝对不会轻易饶了你。”父皇淡淡的警告。

彰显平淡2019-05-13 22:20: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我身子不自觉的一抖,随即又恢复正常,父皇说的厉害,但从未动过手,即使知道了也最多责骂两句,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父皇的警告我只是当作小插曲听了听,并没有放在心上。最近我迷上了玩骰子,宫人们玩骰子时让我碰见了,我看着很好玩,就让他们带着我玩,要不然我就治他们的罪,他们自是不敢不从,但是我白天要完成功课,练习武艺,没时间玩,晚上我知道父皇总会在亥时前后来看我,所以每天都等到父皇走了之后才玩,第二天自然是困倦不堪。

彰显平淡2019-05-13 22:38: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我没想到事情败露的这么早,第三天晚上我便被父皇抓了个正着!这一日,父皇来的比以前晚了些,呆的时间比以前长了些,但是他还是在亥时末赶了回去,我知道他再怎么样都不会超过亥时回去的,因为母后没有他根本无法入睡,他那么宠母后,怎么会舍得母后熬夜。等到他走了,我和四个宫人又开始掷起了骰子。“大大大”我押上了一两银子,开始等开局结果,“耶!太棒了,我赢了!”连续几把有赢又输,玩的不亦乐乎。“唉!干嘛呢!下注啊!”我背对着门,没有觉察到身后的情况,见他们不动,便开口催促。他们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陛下饶命,陛下饶命。”他们匍匐在地上求饶。我这才反应过来,回身见到父皇面色不善的看着我。

彰显平淡2019-05-14 08:00: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来人,把这几个奴才拉下去杖责五十,发配杂役司”父皇愠怒地开口发配了几个宫人,我虽然感觉到了他的怒气,但还是硬着头皮求情“父皇,他们几个是被儿臣逼的,不怪他们!”“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思替别人求情!”父皇撇了我一眼,说到。宫人很快被拉了下去,而父皇怒气似乎不减,我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家法虽从未动过,但是我一点也不想尝试。没想到父皇却对我说了句“滚回去睡觉!明天咱们一点一点的把账理清楚!”虽然他说的很吓人,但是我却松了一口气,我觉得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只是吓唬吓唬我而已。所以我乖巧的应了,明天?那肯定是父皇的托辞而已。

彰显平淡2019-05-14 08:13: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果然第二天父皇只字未提昨夜之事,该讲课讲课,该检查检查。直到晚膳时分他也没有提那件事,我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用晚膳的时候他也没有丝毫异样,我不觉得他会当着母后的面提那件事,于是心安理得的用膳。晚膳后他悠然开口,“宇儿,你先回去吧,好好完成功课”“儿臣告退。”我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不显。他晚膳后要去批奏折,还要陪母后散步,自然是没时间罚我,昨夜的话果然是吓唬我。我哼着小曲回到了东宫,完成自己的功课。可是,不多时,父皇来了,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父皇,您怎么来了?”我装作疑惑。“昨晚的事你以为我是在吓唬你?你觉得我不会动手是不是?”“父皇,儿臣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我讪讪的开口。“你是觉得我给你准备家法当摆设?还是觉得我好脾气到一直纵着你!你五岁前我不动手是因为你小,现在才发现我不动手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我的仁慈心软才纵得你撒谎赌博不务正业!今天我要不给你扳过这个毛病来都对不起你喊我一声父皇!”他声色俱厉的说到,吓得我一时呆住了。还未等我消化过来这段话的内容,我便见他抽出了那柄戒尺——一柄三指宽,半米长,一指厚的紫檀木戒尺。

彰显平淡2019-05-14 11:03: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他抓起我就往内室走,把我按趴到床上,就要去扯我的裤子,我反应过来,死死抓着裤子,哀求道“父皇,儿臣真的知道错了,不要,求您了父皇,求您”父皇不为所动,还是ba了我的裤子,我的脸瞬间变红,羞愧的无地自容,“啪—”一声清脆的声音伴随着钝痛炸开在臀上,随着戒尺落下的是父皇的斥责“我之前警告过你,撒谎是决不允许的,今天第一次打你,算给你正式立个规矩,以后挨打自己退了裤子趴好,否则我便用戒尺打的你脱!还有撒谎这件事,今天第一次就罚你二十下,不用你报数,以后再敢撒谎直接掌嘴。再说一下挨打的规矩,不许躲不许挡不许求饶不许自伤,违反一次加三下,违反三次重来,你听明白了吗?”我迅速消化着这段规矩,“啪—”“听见没有?”父皇直接用戒尺打断了我的思绪。“明白了。”我认命般的回答。话音刚落“啪啪啪啪啪”,一连五下不间断的落下,疼的我冷汗直冒,我却不敢真的去挑战规矩,父皇从未如此严厉过,我觉得他这次或许真的不是开玩笑。

彰显平淡2019-05-14 11:21: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啊!父皇,疼!”我终于忍不住了,毕竟我才五岁,狠厉的板子砸下来岂能不疼,可是父皇依旧没有怜惜,用更为狠厉的一板子打断了我的话,我的泪伴随着斗大的汗珠滴落在床上,二十板子打完了,我只觉得tun上像是被刀子割了一样,一碰就疼,我恨不得把pi gu切掉,也好过疼的全身难受。可是,更令我绝望的是父皇接下来的话“撒谎的账算完了,我们再来谈谈你玩物丧志的事情。”

彰显平淡2019-05-14 15:57: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父皇,您不喜欢宇儿了吗?”我绝望的望着他,他仍然不辨喜怒,“若是如此,我不会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为何别人都可以玩,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儿臣却不可以。”我不服气。“因为你是太子,是储君,你便没有任性的权利,你必须比别人优秀,比别人努力。”他说的那么理所当然,那么不容置疑。“这次我不多罚你,十板子,以后记住自己的身份,记住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时的我只剩下满腹委屈和难以接受,我只怨他太强势不讲道理,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挨过这十板子,亦或是根本就没有挨完,因为我昏过去了。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只有宫人在身边。我很委屈很不理解,父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只知道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我忽然想起了宫人的传闻,我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我之前问过他,他说宫人胡说八道,现在看来似乎宫人的传言不是空穴来风。

彰显平淡2019-05-14 19:28: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有人吗?没人就不发了。。。。

彰显平淡2019-05-14 20:34: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有人的话今晚再发一段

彰显平淡2019-05-14 20:37: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炸一下潜水的,看看有几个人,楼楼百忙之中准备了粗长的一段啊!!!

彰显平淡2019-05-14 21:01: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tun上的伤已经上过药了,但是父皇不在,许是宫人给我上的药吧,我自嘲地笑了笑,越想越觉得父皇定是因为我不是亲生儿子才这样对我。可是我却怨恨不起来,若真的不是亲子,那么这五年的疼惜都是我赚的了,又有什么立场去怨恨。还有,我的亲生父亲呢?他都不管我,父皇有什么义务管我。胡思乱想着,我又昏睡了过去。待到我再醒来时,发现父皇趴在我床边睡着了,似乎之前的一切严厉都是梦境,只有tun上的刺痛提醒着我那不是梦,父皇真的打了我。感觉到了我动了,父皇立马睁开了眼睛,“醒了?饿不饿?”他轻声问道。我的眼泪却再也抑制不住的喷涌而出,那个温柔的父皇又回来了。“父皇,呜呜,好疼啊。”我挣扎着起身要抱住他,他赶忙坐到床榻上,抱住我,任由我哭的昏天黑地。“父皇下手重了,是父皇不好。”他边给我揉着伤边说到。“父皇,儿臣还以为,以为父皇不要儿臣了,不疼儿臣了。”我委屈的很。“胡说八道,你是父皇唯一的儿子,父皇怎么会不要你。”“那父皇怎么打儿臣打的这样狠。”我不服气。“你不该打吗?撒谎赌博,打你算轻的。以后父皇宠你爱你,更要管教你,你是太子,你有自己的责任,知道吗?”“那父皇爱儿臣吗?”“当然!若不是因为爱你疼你父皇才不会浪费时间和精力管你呢。正是因为你是父皇的儿子父皇才有义务管教你,而不只是纵容你。父皇要教你成人,教你成才。”“儿臣明白了。”

彰显平淡2019-05-14 21:31: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文笔不好,凑合着看

彰显平淡2019-05-14 21:35: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本想开个夫妻为主的帖子,但是梧桐不让发,没办法只能把我写的那个文的番外当作正文发出来了

彰显平淡2019-05-14 21:46: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偷偷跑来发一段

彰显平淡2019-05-15 09:16: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自那次受责以后,父皇对我的要求严苛了许多,课业方面,若是做的不好挨完手板之后翻倍补过。行事方面,但凡有丁点行差就错便免不了一顿捶楚。但是在生活方面,父皇却给予了我更多自由。在多次打磨之下,我的行事越发沉稳,性格越发内敛。对于之前自己幼稚可笑的情境不免有些好笑。对于父皇,越加恭敬佩服,但是却比儿时少了一份依赖和亲近。父皇也不在像儿时一样在我挨完打之后给我上药诱哄我,不在像儿时一样陪我用膳,在我入睡前来看我。我,真的长大了。

彰显平淡2019-05-15 09:16: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
二:一巴掌的委屈
父皇对于我来说,不止是父皇,还是恩师,是我难以望其项背的高山,我虽自小跟在他身边,却仍是摸不清他的心思,在外人眼里我是文武双全的奇才,可是我却连他的十之一二都远不能及。他对我的严厉自是不用说,该打的该罚的都从不手软,但我却不惧他,虽然随着我长大我不在像儿时一般亲近他,但是我心里清楚,他仍然是我的引路人,是我的父皇!我深知他的底线,他最不喜的就是没大没小,跟长辈顶嘴是他最厌烦的,我鲜少因此受罚,毕竟我没有与他顶嘴的理由,他罚我的我也从来心服口服,毕竟他的赏罚无不有理有据。只是,那一次,他只打了我一巴掌,我却委屈的无以复加,因此顶了嘴,而他也破天荒的没有因为我顶嘴而罚我,反倒跟我说了好多话——好多功课以外的话。这种情况在近几年已经很少有了。

彰显平淡2019-05-15 16:00:00 发布在 梧桐西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