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将军的心尖宠》亡国太子受x敌国将军攻 by我超直的

楼主:撒野OST 字数:19733字 评论数:100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我萧桉要护的人,即便是当今圣上也碰不得他分毫!
我萧桉要娶的人,即便是整个天下我也替他打下来!
老婆嘛,就是用来宠的!
地牢、卧房、水池、山野、金銮殿,天为被地为席,走到哪宠到哪!
赤燕国破,华容太子宁曦成为敌国俘虏,领兵者正是敌国大将军萧桉——那个曾经信誓旦旦要护他一生的人。
曾经鲜衣怒马一骑绝尘的少年,而今却成了助纣为虐之辈!
不仅亲手将他推入虎穴,险些失身;还将他囚于地牢,施以酷刑,日夜鞭笞!
宁曦白天做鬼,晚上做娼,结果最后他却与旁人成了婚……
萧桉:“君命难违啊。”
宁曦:“……”
萧桉:“妻令如山!只要你开口,我现在就能反!”
(图片源自网络,侵权删)



撒野OST2019-06-01 18:31:00 发布在 耽美
dd

撒野OST2019-06-01 18:34:00 发布在 耽美
发不出去,说是内容不当,我就发图了…


撒野OST2019-06-01 18:39:00 发布在 耽美
dd

撒野OST2019-06-01 18:57:00 发布在 耽美
第三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宁曦作为俘虏被押解到了敌营之中。
醒来时,他双手仍被绑着死结,身上穿的里衣被划成破烂布,全身上下肉眼难见一处完整的皮肉。
帐外传来声响,有太医入内。
宁曦被人架到床上,胸口大敞,嘴里呜咽喊着:“别碰我……”
耳边忽远忽近飘来几句男人的骂声,声音很熟悉,像是在哪听过,宁曦一时间却不大想得起来,只听那人道:“我看你是把圣上的话作耳旁风听了!人要出事了你担当得起么?!”
“将军这么激动干嘛?”忽烈的声音:“圣上体贴你俩自幼相识的情谊,怕你下不去手,这才嘱咐臣下在对待华容太子这事上可越权执行。怎么,将军难道要以权谋私,护着他不曾?”
“我与他的情谊自小便断了,你大可不必往我头上乱扣帽子!”男人冷声道。
“既是陌路之人,还望将军日后莫要插手臣下行事。”忽烈道:“以免隔墙有目歪曲了将军的心思,这事若传到圣上耳边,那可是要论罪的!”
宁曦昏昏沉沉睡下了,中间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的全是小时候的事,那时父皇母后都还健在,赤燕尚且国泰民安,他随使节一同往大隋进贡。月朗星稀的夜下,有人星眸熠熠,对他承诺:只要我在一天,就一定护你赤燕太平……
如今,赤燕亡了,当初发誓承诺要守护的人,却成了此次征伐的主帅……
画面一转,宁曦又梦到了大监,大监说:大隋的军队全是冲你来的,赤燕会变成今天这样,全是拜你所赐……
一瞬间,哭声、笑声、指责、怒骂跟潮水般涌了来,耳边轰鸣如雷,宁曦在恐惧惊吓中醒转,额头冒出层层冷汗,嘴唇也跟着发白。
片刻,有人入帐,一手端汤,一手拿了崭新的衣袍。
他同伺候宁曦歇息的人说:“一炷香时间,给他换好出来,一个时辰后启程回京!”
宁曦全身虚弱无力,想要抵抗却半点劲都使不上,如同一只提线木偶般任人摆布。
很快,他就穿戴整齐被人架出了营帐。
营地上一排排兵整列有序地站着,最前边有人在发号施令。阳光很刺眼,直落落地射下来,宁曦微微眯了眯眼,余光里有健硕高大的马,还有身披铠甲的勇士。
为首的那个,宁曦再熟悉不过了。
即便是被厚重的铠甲遮了身,即便是距离十丈远,他也还是能一眼认出来。
大隋将军,此次征伐的主帅,萧桉。
人在马上,身形高大,宁曦不禁回想起了第一次见他时的场景——那时,萧桉也是骑着这样一匹马,冲在人群里,伸手说要带他上马兜一圈……
突然,两边的侍卫押着他胳膊往前倾,嘴里催促:“走!”
宁曦被押到了萧桉的马下。
马上之人威风赫赫,器宇轩昂,一袭铠甲穿戴整齐,胸前勾的麒麟纹跟他人一般威凛,不出声便已经逼煞四方。他脚腕一跨,轻盈下马,看着宁曦说:“把他押上车。”声音波澜不惊,语气淡默。
没等侍卫动身,忽烈突然喊道:“慢着!”
萧桉循声看过去,忽烈甩过来一圈麻绳,对侍卫道:“将他绑上。”
侍卫相视一眼,畏畏缩缩着没敢动身,没有萧桉的令,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忽烈咧着嘴笑了:“怎么,萧将军有异议?”
萧桉神色看不出变化,半晌后说:“绑上吧,出了事忽将军负全责。”
就在他想要转身上马时,身边的人突然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哽咽着声问:“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撒野OST2019-06-02 08:19:00 发布在 耽美
第四章:我错信你了
萧桉脚步一顿,嘴角扯出笑:“我怎么你了?”
宁曦抬头看着他,两行泪滚烫地划向脸侧,眼底是说不尽的悲伤:“为什么是你?”
萧桉没答上来。
吞吞吐吐,闭口不言,这不是萧桉的风格。
宁曦疯似的拉着他问,“为什么要灭我赤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不是承诺过么?为什么!为什么不守信!为什么要骗我!”
一连五个为什么,问得萧桉心口胀痛。
他将手腕从宁曦手中拽出,一挥衣袖,面冷如常道:“本将军何时说过这话,太子殿下怕是听岔了吧?”
宁曦万般错愕地看着他,萧桉忽的一笑:“我儿时是与你交好不错,但如今年岁已久,我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自己都不记得了,就算言语有失,也不过稚子玩笑罢了,也容你记到今日?”
他的话就如一把锋利的镰,不遗余力地剜在宁曦心口处。
正要转身上马,宁曦一把拉住他:“站住!”
像是不甘心,他澄澈的双眸盯着萧桉问:“你当真不记得自己曾说过什么?”
萧桉眉梢轻轻一抬,眼神中满是戏谑,轻描淡写道:“不记得了。”而后推开他的手,又说:“你若有心多提,本将军也不妨在这容你说个清楚,反正时间还早,晚半个时辰上路也行。”
萧桉的漠不关心让他心寒,宁曦忽的一声大喊,拔了身边侍卫的剑抵在他脖子上。
动作算不得快,却是一气呵成。
眼见周围的人纷纷拔了剑要来对付他,萧桉喝令一声:“退下!”
所有人的动作都顿住了。
他们眼见武艺超群的将军被一个身量纤纤的敌国俘虏给架住了脖子,心里登时想到了四个字:自不量力。
萧桉保持着一贯的冷静,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手指摩挲在剑刃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口:“你要杀我?很好,动手罢,莫要错失了这难得的机会。”
鲜血从锋刃的剑尖一路顺下来,流进宁曦的指缝,血是冷的,却化不去他心里的火。
宁曦将剑划上他的咽喉:“你当真不怕?!”
萧桉冷然道:“世人都怕死,我也不例外,我只是仗着你下不去手罢了。”他一面说着,一面用手指摘去那利刃:“机会我给过你了,是你自己没把握住。”
剑从手中滑落,宁曦冲过去在他淌血的手上狠狠咬了一口。
萧桉本能地想要自卫,挥出去的拳在空中一绕,顺利逼开了他的腰腹:“嘶——”
宁曦这一口是发了狠劲的,萧桉常年使剑,手掌上起了不少茧,却也还是疼得咬了牙。直到虎口处见了血,宁曦心口的火气消下去不少,方才松口。
他上下嘴唇印着殷红的血印,加上眼圈内长久不散的血丝,这一刻的宁曦看上去有些魔化。
萧桉用手护着虎口处的伤,旁边有人递给他纱布包扎,他没接。
他看着宁曦:“这就完了?”
宁曦两眼失迷,跟没听见他说话似的,兀自喃喃地说:“……我信错你了。”
萧桉偏过头,翻身上马,也没去管那伤口,眼神往忽烈那一瞥,示意他看着处理,继而马鞭一扬,走了。
宁曦被人绑住双手,栓在了忽烈的马背之后。
人走远了,忽烈还说着风凉话:“没想到啊,萧桉这小子看着人畜无害,却也是个剜人心的主啊!”
话毕,驾地一声策马而去。
宁曦脚都没来得及站稳,整个就被他拖进了沙尘之中。

撒野OST2019-06-02 08:20:00 发布在 耽美
更啦!感动!还以为没有人呢!没想到……呜呜呜,想哭

撒野OST2019-06-02 08:21:00 发布在 耽美
dd

撒野OST2019-06-02 11:44:00 发布在 耽美
自己顶楼

撒野OST2019-06-02 11:44:00 发布在 耽美
dd,顶楼

撒野OST2019-06-02 14:47:00 发布在 耽美
呀,谢谢大家帮我顶楼

撒野OST2019-06-02 19:19:00 发布在 耽美
更啦,楼楼自己顶楼……

撒野OST2019-06-03 08:43:00 发布在 耽美
你们要有空多帮我顶顶楼也好呀

撒野OST2019-06-03 08:44:00 发布在 耽美
发了又没人看……扎心了

撒野OST2019-06-03 10:35:00 发布在 耽美
呜呜呜终于放出来了,昨天发了群号,然后就被关小黑屋了…还以为我的贴也没了呢还以为再也不能说话了…

撒野OST2019-06-04 15:44:00 发布在 耽美
这就是为什么你们没看到我更新的原因…

撒野OST2019-06-04 15:59:00 发布在 耽美
要加的直接搜文名《将军的心尖宠》,括弧也有哦!

撒野OST2019-06-04 16:03:00 发布在 耽美
第六章:带他下去
不知在地上躺了多久,顶上又飘来忽烈的声音:“浇下去!”
没等宁曦反应,一桶水瞬间沿着他的头顶泼了下来,将他淋了个满身。
接着伤口开始隐隐作痛,像有千万条虫拼了命地往里钻。
很痛。
痛得他满地打滚,双手不断地撕扯着衣服和喉咙,像是想试图缓解伤口处带来的剧痛,他把脖子跟手臂都划出了大道的指痕。
伤口迸出鲜血。
指甲渗入皮肉,也剜出了血来。
宁曦痛得大叫,嗓子下一秒仿佛就要失声。
从小到大,他还没受过这么重的刑罚,皮开肉绽的滋味让他几度想要咬舌自尽。
只是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在没弄清楚之前,他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宁曦的大喊没招来人,忽烈心里很不爽,刚才侍卫来回话说萧桉在营帐内不好惊动,所以他这才来了这么一出,势必要把萧桉给逼出来!
方法果真奏效了。
萧桉换了常服,步伐悠悠地从营帐内走了出来。
忽烈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待萧桉走近了才客套起来:“萧将军这么晚还不歇息,可是有什么事?”
萧桉眼眸一垂,目光落在宁曦身上,眼底闪过一丝吝色。
宁曦面部涨红,脖颈处青筋突暴,不过两日,那张姣好的皮相就腾满了各种伤痕,地上拖的,石头钻的,绳子捆的,利器划的,每一道都猩红地让人透不过气。
萧桉很快挪开眼,压着声音道:“不出来看你演这出戏,今晚能歇息么?”
忽烈笑了,指着宁曦:“末将正问话呢,不想竟扰了将军清梦,实在是罪该万死。”
“问话?”萧桉冷声道:“问什么话非要将人折磨成这样?你惩罚他无非就是冲我来的,阴暗怪气手段歪曲的下流胚子,竟敢拿我胡做文章,我看你是忘了自己什么身份!”
虽然的确是想碰他这根刺,但当刺开始蜇人时,忽烈还是免不了有些犯怂。
他讪讪道:“末将是承皇上口谕,对待赤燕一众不可心慈……”
萧桉捡着他的漏处说:“你在影射本将军疏忽职守?”
忽烈急忙垂下头:“末将不敢。”
萧桉觑了他一眼:“量你也没这胆。”说着,一挥袖,朝诸位将士道:“华容太子是赤燕余孽不错,但皇上交代了,要将他活着带去京城。要是在行军路上被咱们这位忽将军折磨死了,谁也担不起这责任!”
他声音高亢,气度逼人。话刚落低,周围人便你一眼我一眼地看开了,但凡涉及到自身利益,他们总能很快倒戈。前一秒还在围观忽烈施暴的人,后一秒都开始了对他的指责,妄想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见没人敢站出来公然反驳他,萧桉决定率先腰斩了忽烈这出荒唐的戏码:“来人,把华容太子先带下去处理伤势,没本将军的命令,谁也不能对他处以私刑,连同忽将军在内!谁若敢公然违抗军令,就别怪本将军不客气!”
此话一出,周围更没声了。
人群外陆续跑来几个军医,先给宁曦粗略地看了下伤势:“被泼了盐水,伤口正往外翻,须得尽快医治!”
萧桉压着情绪道:“带他下去。”
眼见华容太子要被带下去,忽烈赶紧拦了他们的去路:“慢着!”
萧桉没了耐性:“起开!”
忽烈不避:“末将说了,是带他来问话的,如今话没问明白,人又岂能走?”没等萧桉开口,他双手一合,连击三掌,目光越过萧桉往他身后看去:“把东西带上来!”

撒野OST2019-06-04 16:04:00 发布在 耽美
dd

撒野OST2019-06-04 16:04:00 发布在 耽美
更啦!来个人顶我

撒野OST2019-06-04 16:20:00 发布在 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