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班级】【原创】当时只道是寻常

楼主:宇玉之歌 字数:5578字 评论数:3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大家好,我是讲故事的彭彭。


宇玉之歌2019-05-12 16:36: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大家好,我是讲故事的彭彭
第一章
云层很低,街上熙熙攘攘的人低着头,无灵魂的人走在这冰冷的魔都。头顶的乌云随着人群而移动,淅淅沥沥的小雨盖住了杂吵的汽车声给予了这所城市片刻的宁静,潮湿的空气夹杂着车尾气,这是魔都独特的味道。
酒店套房里,红酒柜、高尔夫、智能家具彰显着主人的地位。面具,这是王一歌在圈里的名号。名如其人,王一歌每次在实践的时候都会带着一个精致短小的面具,遮住自己的鼻子、眼睛和额头,久而久之这名号也越叫越响。面具在圈子里,出手大方,身份神秘,贝贝也是过手不过心的主(也就是只玩纯实践),虽然高冷但是止不住圈子里的贝贝成批成批往上扑啊!就像现在,一歌只是在群里发了时间和程度,就有很多贝贝按捺不住自己发去私聊。最后一歌选了圈里出了名的重度贝约来酒店实践。不过生活最终还是对一筝下手了,饶是一歌叱咤商海多年也不足以面对今天的情况。现在门口站着就是自己的亲生妹妹!
一周前家里人刚刚从X市找到失散22年的王千紫。一歌脑中快速分析:群里那个人在魔都的圈子里出名多年,而千紫是这一个周才到魔都,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想到这里一歌暗暗松了一口气。但是千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也是圈子里的人吗?她对今天的事又知道多少?我带着面具她能认出来是我吗?一系列的问题在一歌的脑子里炸裂,只能静观其变了。
反观千紫,除了进门的一愣,很快整理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她太清楚对面站着是谁。自从来到新家,家里人呵护备至,衣食住行无微不至,只是这个姐姐和我接触时总是有一种小心翼翼的感觉,不如爸妈自然,所以也就对这位姐姐多了些关注。今天姐姐出门穿的就是这身禁欲的立领小西服,看起来这是还没去上班就来实践了。咦?她这一脸装作不认识我的别扭表情是什么鬼,这场实践怕是哪里出了问题。没办法,既然你不想把问题说清楚,我就陪你玩到底。
王千紫清了清嗓子:“没想到,魔都出了名的贝贝是这排场,当真是吓着我了!”说着走进来房间,坐在沙发上,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穿的这么严整,澡洗了吗?”
王一歌两侧的太阳穴以肉眼可见的程度突突的跳着,脖子青筋也是渐起,作为主的气场喷薄而出,低气压笼罩着整个房间,深吸一口气,压着一腔怒气,故作糊涂道:“这是贝贝作死的新手段吗?”说着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长鞭,挥向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千紫看着鞭尾在眼中放大,鞭尾抽中那滋味想都不敢想,如果一个侧空翻也许可以躲过,但是不就暴露了会功夫吗?权宜利弊后,千紫生生的挨了这鞭子,鞭子咬在小臂上,留下了淡粉色。趁着胳膊上痛感没扩散,千紫左手从包里抽出鞭子,反手就挥了出去,角度刁钻,一歌虽然接住了鞭子,但是鞭尾还是在一歌的脖子上留下了痕迹。千紫震惊,她从来不知道一歌也会功夫,虽然一歌隐藏的很好,但是这单手接鞭子足以证明她过硬的基本功,看来我这个姐姐真的是不简单。
一歌和千紫一站一坐拉扯鞭子,暗自较劲。这时门铃响起,两人立即收起鞭子,恢复常态。小人儿推门而入,看着一歌:“你好,你就是面具吧~”一歌点头示意。小人儿又转向千紫:“你是法老吧~”千紫有样学样的点点头。一歌忍着怒火,挤出两个字:“解释!”小人儿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我怕你们一个满足不了我,所以约了两个,我这个月没其他时间了…….”话还未说完就被一歌扯向卧室。
一歌手里拿着鞭子边走边问到:“你选左边还右边?”
千紫悠悠的喝了口茶,回答道:“左边。”
一歌实践很快,前三鞭子小人儿还在隐忍没出声,接着五鞭子小人儿喊到嗓子嘶哑,最后两鞭子又没有声音了,应该是晕了过去。千紫走了进去,右边屁股上皮肉翻在外面,惨不忍睹,这都可以算是刑讯的手段了,埋怨了一句:“这让我怎么玩?”
一歌冷冷的回道:“凭本事。”
千紫戳了戳小人儿的屁股,小人儿惊醒,看到是千紫松了一口气,当然千紫也没有让小人儿好过,拿着小红,抽了五十下,结束后左边的屁股比右边的肿的高出两指。床上人倒是没有晕,但是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千紫出来的时候,一歌还没有走。一歌收着东西,桌子上放下了一万现金。千紫不屑的怼到:“你的做法真的很讨厌!”一歌回道:“你是在仇富。我送你回家。”千紫不甘道:“我自己回去,你上班去吧。”
一歌:“我是你的姐姐。”一语双关,占尽了千紫的便宜。千紫吃瘪,撇撇嘴懒得搭理。

宇玉之歌2019-05-12 16:38: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第二章
千紫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魔都似乎什么时段都是高峰期,这车似乎永远不可能开顺畅,也可能是小城市住习惯了,适应不了大都市的生活。而所有故事的开始要从这个小城市说起。
一个月以前,青帮的势力达到了成立帮派以来的最大值,秦岭淮河以北、漠河以南,西至巴丹吉林沙漠,东到雅鲁藏布江;重要省市包含东三省以及西北五省。千紫应用历代先祖们的积累,短短四年时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一举创下如今的盛世。千紫今年才22岁,雄心壮志远不自此,下一个目标就是盘踞在南方多年的洪门!
在X市千紫结束了青帮第二阶段的战略部署,舒展一下颈骨,瘫在椅子上,心中发出一阵哀号: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啊!
艾桢嬉皮笑脸的跑过来:“老大老大~两件事,你先听哪一个?”千紫不耐烦的给了个暴栗:“又欠揍!”
艾桢可怜兮兮的摸着头:“第一件,我们最近发现有人在调查你?”千紫垂死梦中惊坐起:“官家派人了?不应该啊,我一直都隐藏的很好,自认为没有露出什么马脚啊!我只是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而已啊!”
艾桢摸着下巴,慢悠悠的说:“我们调查过了,不是官家派来的,只是一个有点名气的私家侦探!”
千紫又是一个暴栗:“一次把话说完能死啊!”
艾桢摸摸头:“哎吖吖,我给你慢慢说,这私家侦探,前期在收集你的头发和唾液,我们都给掉包了,这个你放心。现在他在调查你的作息和喜好而已,没有发现咋们青帮。老大我们会一直盯着的。”
千紫揉揉太阳穴:“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如果有异动,你自己看着办吧。第二件是什么事?”
艾桢掏出手机:“阿姨来电,至少打了三四个,你自求多福。”接着一溜烟小跑,消失在会议室。手机也再次响起。
接过电话,妈妈遮遮掩掩的语气让千紫狐疑,驱车回到家中,家里端坐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从千紫一进门,老人便拿着手中的照片与千紫对比:“像!真像!”
待喝过一盏茶后,千紫才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原来老人多年前丢了外孙女,女儿便思念成疾,最近抑郁加重有了自杀趋向。老人便耗时耗力,通过软件复原出22年后孙女的模样,又通过软件对比在全国范围内寻找,最终锁定了相似度高达百分九十八的千紫。桌上放着亲子鉴定书,千紫便也猜出了那位私家侦探的雇主。
老爷子开出的条件:“假扮我一年的孙女,陪在我女儿身边。一年后解决千紫的工作问题,并许诺千紫可以在任意一座城市选购一套房子,并给现金100万。”
千紫父母为了千紫光明的前途,犹豫许久后方才点头。千紫思虑许久,心中有了自己的小算盘:魔都作为洪门的重要据点之一,能在魔都生活一年可以掌握足够多的资料,也对青帮第二阶段的推进增加了大把燃料。就这样千紫在大学毕业之际,迎来了自己魔都一年游。
成人的世界就是这样,各有各的利益,争取利益最大化,最好的局面便是达成共赢。反观现在,千紫万万没想到,这个名义上的姐姐竟然和自己有着一样的爱好,没有利益交互的她们相处也更加变扭。
千紫坐在后排,一歌摘下面具,心不在焉的开着车:“你胳膊上的伤没事吧。”千紫懒得回话。一歌自顾自的说道:“后备箱有我的外套,一会回去穿上外套遮着点。怕妈问东问西,你招架不住。”
千紫反击道:“你脖子上的更加明显,你先找好说词吧,不用担心我。”
一歌眼帘低垂,低声说一声:“她是不会在意的。”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还是说给千紫。
车还未到车库,就看到门口站着焦急等待的王夫人,一歌将车停到门口,拉下车窗:“妈,我将千紫给您送回来了。”
王夫人未理会大女儿,拉开车门,牵出千紫,上下大量一番,看着胳膊上发紫的鞭印:“啊~就出门一会,怎么搞成这样。”
千紫还是挺不好意思的,自己二十多了还被当成小孩子,挠挠头:“刷了一辆共享单车,骑车的时候被树枝划了一下。”
一歌看着自己的妈,嗔怪道:“妈,您怎么在门口站着啊?不放心千紫你可以给打电话啊!”
王夫人一脸疼惜,想碰一下那条鞭痕又不敢的碰的:“千千好不容易交到新朋友,刚刚出去我就给她打电话,让她的朋友笑话。对了,你们怎么在一起啊?”
一歌狡猾的一笑:“千紫迷路了,打电话给我,我给送回来。”千紫瞅了一眼一歌。
王夫人将千紫牵着走向室内,别走别叮咛:“以后去哪里让李叔送你去,你看你出去又迷路,还骑单车,多危险啊。赵姨啊,把咋家的医疗箱拿过来啊…….”
声音越来越小,一歌站在车旁,看着远去的妈妈妹妹,多久没有这样的日子,普普通通真好,千紫谢谢你。

宇玉之歌2019-05-14 21:18: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被吞的第二章已经申请回来了,放心看吧

宇玉之歌2019-05-15 22:53: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
第三章
王一歌又回到了那一天,那个房间,那个位置,那个时刻,抬头太阳刺眼,那个男人再次出现,王一歌努力的睁大眼睛要清楚那个人的脸,可惜依旧是一个黑色的轮廓。黑色越来越近,越来越大,胸口呼吸越发困难,王一歌在阴暗的房间中惊坐起,睡衣也早已被汗水打湿,这个梦纠缠了她二十多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的罪行。王一歌起身喝水时,王夫人推门走了进来。
王一歌震惊,二十几年来王夫人没有踏入自己的房间一步,虽自己从小在母亲“身边”长大,但是妹妹丢后,这个母亲也是形如虚设,前几年一直在外面找丢失的妹妹,身体拖垮后便自顾不暇了,哪里有时间去看看身边的大女儿,王一歌是被无视的人,在家里就是透明人。现在王夫人就站在卧室门口,王一歌反而不知道如何相处,呆站在原地。
王夫人失笑,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儿:“已经这么大了。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聊聊了。”
王一歌倒了一杯热水:“妈,喝点水,我这里没有茶叶,您将就一下。”
王夫人看了看手中的茶杯,盯着王一歌手中的电热壶:“在家里,需要喝什么,我会让赵姨送上来。我从来不知道卧室里会有人装厨房的。”王夫人环视房间,这不是一间卧室,确切的说更加像单身公寓,家人在她眼里难道只是邻居?
王一歌当初为了避免家中压抑的气氛,更愿意把自己关在屋里。王一歌试着躲出去过,离开这栋别墅后,自己的心又被妈妈牵挂着,所以才出此下下策。王一歌没有和妈妈独处过这么长时间,眼睛都不知道该看哪里:“妈妈不喜欢,我可以换掉的。”
王夫人喝了一口手中的白水,看着手中的茶杯:“二十二年前,千千满月时,家里很热闹吧。”不等王一歌接话,自顾自的说着:“当时来了那么多人,你当时玩的开心吗?你在哪里?那天在干什么?”
王一歌低着头,掩藏着表情,声音尽量平和:“很开心,有很多小朋友一起玩,别墅里很热闹。”
“嗯,看起来你外公把你教的很好。回答很标准。”王夫人抬头,眼神犀利,仿佛能看穿王一歌一般:“我问的再明白一些,千千丢的时候 你在哪里?在干嘛?”
王一歌极力的克制自己颤抖的手,热水溅到手上也浑然不觉:“我……..我当时在…….”
王夫人将一张发黄的照片扔在桌子上:“你最好看完这个再来回答。”
照片中央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左上角是六岁的王一歌抱着王千紫站在别墅的后门,她们对面站着一个黑衣男子,黑衣男子欲接过王千紫,而照片男子只有一个背影,无法看清面庞。
王一歌撑着桌子,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太狼狈,结结巴巴的说:“当时…….只是想着妹妹把妈妈抢走了,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嫉妒这个词,只知道每次妈妈陪着妹妹,我胸口就好难受。千千过满月那天,就图片中那个人主动接近我,了解到我对妹妹的嫉妒。便对我说他是小精灵,拥有法术可以将妹妹带走,只要我将妹妹带到后门就行。后来,妹妹真的从我的世界消失了,我的世界也从此崩塌。那时我才知道我犯下了弥天大错,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弥补。”说到最后,王一歌解脱一般,蹲在地上抱着双膝,痛哭不止,嘴中重复着对不起,像一只受伤的白天鹅,却依旧有着自己的高贵。
王夫人很平静的品尝着手中的白水,就像在喝琼浆一般享受,并为阻止地上的人。
渐渐恢复理智的王一歌,看着发黄的老照片,没有怀疑非常笃定:“您早就知道了是我干的。”王夫人没有否认,王一歌不可思议:“22年了,整整22年。您为什么现在才来?”
王夫人幽幽的说出:“我已经丢了一个女儿,不能再失去一个女儿了。可是,这个女儿我也弄丢了。这些年我也有恨过你,怨过你。我无法直视你,只要你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会忍不住想到千千。我躲着你,无视你,努力忘记你和千千,不知不觉冷落了你那么久。想来这些年你也是过的不容易。你要补偿千千,我也应补偿你,不是吗?”再次环视了一圈房间后:“我今天来不是兴师问罪,是来负荆请罪的。接受这个迟到的道歉。”
“对不起。我没有做到一个母亲应尽的责任。”
王一歌已经坐在地上,挂在脸颊上的泪珠又再次连成线,一道暖流从心口流向四肢,这才是活着。困扰自己多年的心魔也终于烟消云散了。
王夫人:“二十二年来,你也为自己的错误受到应有的惩罚,我不会用你们圈子里的方式让你放手。无论以后你抱着什么心态与千千相处,我打算以后把公司交给千千来打理,你来处理洪门里的事情。千千过几天跟着你去了解公司,给你一年时间把她带出来,可以吗?”
圈子?哪个圈子?妈妈知道些什么?天哪!王一歌努力收拾好心绪,还没思考王夫人的话,嘴巴已经乖巧的答应了:“全听您的安排。”
突然,千紫风风火火的推门而入,一歌心中汗颜,有其母必有其女,你们都不会敲门的吗?千紫还未看清房内局势:“王一歌,我工具袋落你车里了。你别私吞,那些可不••••••便宜”
王夫人急忙喝下最后一口水,狐疑的问:“什么工具袋,很重要吗?妈妈陪你去拿。王一歌车钥匙呢!”
王一歌很淡定的说:“你在车上不是说送我了吗?抵车费。”
王夫人:“千千看起来很急,怎么可能给你呢?不要闹了,车钥匙拿来。”
王千紫嘴角抽动着,努力带笑给王夫人说:“妈,我记错了,那个姐姐喜欢我就送给她了,我再买一套去。”
王一歌满意的笑笑,一脸得逞。
沉寂多年的别墅终于又飘出了脆脆的笑声,冷清的空气仿佛融入了暖流,到处都是千紫的身影,都是她的笑语。

宇玉之歌2019-05-18 14:53:00 发布在 蜗牛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