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纯生男男生子

楼主:烟雨成楼 字数:8309字 评论数:6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两辆马车停在名叫梦春楼的门前。首先是前面的马车跳出一名男子然后第二辆马车又里走出一位男子,腹部的弧度已经让他看不见脚底了。可是他依旧,倔强的避开,紫衣男子的手,绕到另一边,想自己跳下来。
还没有开始跳就被紫衣男子抱进来梦春楼。
他在怀里不断挣扎可是,终究还是抵抗不了男子有力的肩膀。
店里的小儿看见有客人来,连忙上前招呼。
“二位客官,里面请。”
紫衣男子倒没有理会小二,直接擦身而过。
“落落姐,客人来了。”小二倒没有觉得尴尬,只是觉得这个人不大有礼貌待。
只见木梯上站着一位,身材妖娆的女子,没有胭脂水粉却能突出五官和皮肤的精美。
她就是这家店的老板。
梦春楼看似只是一家客栈,实则是一家接生楼。梦春楼保密和安全都很有保障。
“知道了。”她吩咐小二拿纸和墨水来,在这家店接生是要留下个人信息的。
她向紫衣男子看过去。
这对夫夫怎么这么奇怪,都进店大半天了也没有看见他们说过一句话。
接过小二拿过来的笔,向他们走去。
“填一下表。”紫衣男子在表里填下了自己的名字。
落落偷瞄了一下,冯隐。
冯家大少?不是吧!他不是要和李家的大小姐李舒琪成亲吗?
看来又是一个人渣。
收回视线,她摸了摸那大的有些可怕的的肚子。
“双胞胎!”落落并没有太惊讶,毕竟他肚子这么大,也不奇怪。
男子纤细的手指摸了摸肚子,满脸的慈爱。
“嗯,他们都比较活跃呢?”
“两个,在里面打架吗?”
“应该吧。”肚子里的小人不满意的踢了踢。肚子的表面鼓起一个小小的包。
冯隐把笔递给陆白,陆白连看都没有看他就直接接过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陆白?
陆家嫡出的儿子,陆家似乎不太重视这个儿子吧?
一个宠爱一生将要成为,冯家的继承人,还有一个背负骂名,即将穷极一生的人,啧啧啧。他们的关系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冯隐瞪了落落一眼。
一个习武之人怎么可能不会察觉到落落想这一点 再加上那炽热的眼神好像要把他们两个人看透。
收回之前炽热的目光,他说的也是,不然他们怎么会来这里产子,毕竟这里的所有资料都是完全封闭的。
可是毕竟是这家店的老板,被客人如此批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没好气的把他们带到相对应的房间里,她就逃之夭夭了。


烟雨成楼2019-05-10 17:42:00 发布在 十世
之前格式不对,重发一下

烟雨成楼2019-05-10 17:43:00 发布在 十世
只剩下两个人呆在房间里,房间并不是很大,可是却安静的可怕。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陆白坐在床前,玩弄着手指,好像并没有把冯隐放在眼里,当他是空气。
突然,隔壁传来一声尖叫。
冯隐向发声原看去,不悦的邹起眉头。
再看向陆白的时候,陆白捂着肚子,额头也冒出来冷汗。
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好像受到了惊吓,不停得踢着他的肚子。
冯隐吓得连忙跪在他面前,用手抚摸着,踢得有些变形的肚子。
“宝宝乖,不怕,不怕,爹爹在这里,不要踢爹亲了,爹亲会痛的。乖”
眼睛里带着慈祥。陆白心下一动,如果一直这样就好了,可是…过了明天他就要和李家的李小姐成亲了。
他的孩子也和他一样,会没有人疼的吧!
那为什么还要生下他?
不,他要生下他,因为只有这样,他就不会这么孤独了,孩子请原谅我的自私,让你生下来就没有爹爹。
在冯隐没有注意的时候,他用衣领拂去眼角是泪痕。
没有人能注意到他,他本身就已经低微到尘埃里去了。
孩子似乎感觉到来自爹爹的爱,慢慢的也停了下来。
因为时间太久了,冯隐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双脚早就开始发麻了。
刚刚起来的一瞬间,就向陆白倒去。
为了不让陆白受到伤害,他就把手分开了。
陆白被他压在床上,他的双手放在他的两侧。
两个人的动作及其暧昧。
陆白的脸红了红,及后叫到“起来!”
冯隐有一些惊喜,自从知道陆白有孕之后他就没有搭理过他,甚至有时候把他当作空气。
刚刚好自己想让他吃醋,父亲又刚刚好给他找了自己的青梅竹马说是定过娃娃亲现在都已经成年了也应该成家了,他就答应下来。
反正到时候他再解释咯。
可是他没有想到,陆白对于这件事无动于衷。
从那次以后,他们几乎天天吵架,他都已经忘了解释了。
慢慢的他和李家千金的事就成了定局,传遍大街小巷。
冯隐快速的站起身来,怕压到陆白。
可是在陆白的眼里却是另一个感觉。
他是在嫌弃他吗?
他掩饰住眼睛里的暗淡,站起身来。
冯隐怕出什么问题,就把落落叫过来了。
落落在办陆白检查,当她要把陆白的裤子脱掉的时候,冯隐出声阻止了她接下来的动作。
“你想干什么!”
“大哥,当然是办他检查咯,难道你会?”落落不耐烦的回答。
“你!”冯隐被她问的说不出话,习武之人,会的大部分都是如何处理骨折之类的,哪有生孩子这一类。
可是他气不过,接着就对后面的小二说到:“你们梦春楼,只有一位接生婆吗?”
小二回答到:“有两位,可是一位去洛阳游玩去了,估计…”
还没有回答,刚刚检查完的落落抬起头打断到:“明天就可以生了,你想让染染回来再生是不可能的。”
“明天才生?不行,今天可以吗?”
落落想骂他生孩子的时间不是他能决定的。
可是一旁的陆白就坐起来说到:“明日是你大婚之日,你明天打可不必来看我,我会叫我的朋友过来的。”
“你还有什么朋友?在这里你除了我,还有谁是你的朋友?”他是孩子的亲生爹爹,他不看着孩子出生,还让他所谓的朋友看?
陆白抬起头看了看他,接着说到:“这个孩子不是你的!”
陆白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知道他有了孩子的那天晚上就在他碗里下了打胎药,那一碗粥是并不是他亲自端来的,是他贴身丫鬟端来的,在他要喝下去的时候,丫鬟还是阻止了他,并对他说那一碗粥里下了打胎药。
这样的人怎么配当他孩子的爹爹?

烟雨成楼2019-05-10 17:44:00 发布在 十世
“我怎么就不是孩子他爹了,只要你是孩子他爹亲我就是孩子爹!”
冯隐似乎怒了,自从他怀孕之后,他们几乎天天吵架。
看见冯隐怒了,陆白更是火上浇油。
“眼不见心不烦,看见你我就生气,冯隐我就拜托你赶紧走吧,以免我难产。”
“你!”这次冯隐似乎是真的生气了,甩了甩衣袖打开门就走了之后还特别用力点甩上门。
门墙上裂开了一到缝。
小二走过去看了看,心里佩服得五体投地,这墙可是采用晋城最好的材料,这得多大力气啊。
落落摇了摇头,看着把被子盖住头的陆白。
明明不想人家走,那为什么又要赶人呢?
落落走了随便也把门轻轻带上。
听见关门的声音,陆白才忍不住抽噎了起来,他纤细的手紧紧抱住肚子。
肚子在和冯隐吵架的时候就已经可开始疼了,只是他忍住了,即使他说了又有谁会在意低微的自己?
陆白疼得有些迷糊。
那天自己发现了这个孩子的存在,高兴的去到冯府上,可是他见到的不是冯隐,而是冯老爷。
那天他清楚的记得他在太阳底下跪了整个上午,在他即将晕倒的时候冯老爷把他叫进来屋子。
可是他依旧是跪着的。
“你不适合我们家冯隐,冯隐他将来会成为我们冯家的家主。是要发扬我们冯家的人,而你,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嫡子而已。”苍老的声音却及其有力,传遍了整个屋子。
陆白仿佛听到了下人的指指点点。
“对啊他怎么配!”
“我们家少爷这么优秀他怎么配!”
……
陆白的肩膀抖的有些可怕,不知道是因为羞辱,还是害怕。
“可是,我们俩是真心相爱的。我会做好他身边的官人。”
陆白说到,他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想到肚子里孩子的爹爹,他就有了诉说的勇气。
“呵,首先我先不是你的身份,你想想看,你一个男人身怎么给冯家接后,除非你是清水人,不然不可能产子,其次,小隐他早就有婚约在身,他只不过是玩玩你而已。”
陆白早就颤抖得不成样子了,眼角慢慢滑落下来的泪划过脸颊。
早有婚约在身为什么还要来招惹自己?
冯家老爷趁热打铁:“知道李家大小姐吗,那才是小隐最好的选择,而你,只不过是小隐玩剩的玩具而已。”
突然他感觉周围的环境的变得漆黑一片,又突然出现一到光,他向那里跑去,可是他看见冯隐拉着李舒琪的手慢慢的离自己越来越远。
“陆白,你个**,给我醒醒!”

烟雨成楼2019-05-10 17:45:00 发布在 十世
你们猜一下这个人会是谁

烟雨成楼2019-05-10 17:45:00 发布在 十世
突然被摇醒的,有些不耐烦,肚子似有似无的痛更加明显。
已经是早上了,阳光透过窗透射进来。
陆白有些睁不开眼。
肩膀上的晃动越加明显,陆白挣脱开肩膀上的手。
他已经完全清醒了,他看见刚刚在要晃自己的人。是一位自己不认识的女子。
明明自己都不认识那个人,为什么她知道他的名字,刚刚还出言辱骂自己?
“你是谁,小姐我好像不认识你吧!”陆白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口。虽然刚刚被她骂,和吵醒,但是陆白还是很有礼貌。
“我是谁?呵呵,陆白你怎么会不认识我我可是把你铭记于心呢?”李舒琪笑得有些讽刺。
门口的小二赶紧跑了进来:“小姐,请您立即出去!”
李舒琪没有理会进来的小二,继续叫到:“陆白,你个不人不鬼的东西,你凭什么把我的冯哥哥抢走!你一个身份低贱的下人,怎么配的上我的冯哥哥。”
陆白的脸色接近透明。
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觉得他配不上冯隐,他只是爱他而已他没有错啊,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李家大小姐李舒琪吧!至于冯隐,他今天便要和你成亲,李小姐这个孩子不是冯隐的。”他淡淡的说到。
“呵呵,他今天和我提出来退婚,请帖已经发出去了,呵,我将成为晋城的笑话,你开心了,哈哈,陆白,你说为什么没有被伯父的打胎药毒死,为什么你现在还活着!你就应该去死!”小二看见李舒琪的神色越来越激动,他连忙上前把他拉住,可是此时的李舒琪早已经向陆白扑过去了。
小二把李舒琪拉起,陆白被她压在地板上,刚刚她压到了他的肚子。
陆白捂着肚子,疼得冷汗浸满全身。
把李舒琪交给门卫时,小二赶紧跑了过来查看陆白的情况,只见陆白下半身不断淌出血,小二吓坏了,赶紧把落落叫了过来。
陆白疼得意识已经不清醒了,可他依旧记得,刚刚李舒琪的话,给他下药的不是冯隐,说明冯隐是真的喜欢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他退了,是为了自己吗?那他之前都做了什么!
冯隐你在哪里!
迷迷糊糊的听见几声,可是都不是冯隐的声音,冯隐我错了,你赶紧回来好不好。
“去煮药,把药单给了小二。”落落邹着眉给陆白检查,此时的陆白已经昏迷不醒了,下半身不断涌出血。
宫口还没有开,羊水就已经破了。
陆白铁定会难产。
她在穴位上插了几根针,现在必须让陆白清醒。
似乎慢慢开始奏效,陆白捂着肚子呻吟着。

烟雨成楼2019-05-11 07:36:00 发布在 十世
你们说,冯隐会不会出现

烟雨成楼2019-05-11 07:36:00 发布在 十世
“啊……不要,冯…隐,宝宝……不要离开我!”陆白抱着肚子呢喃着,但是因为声音小,根本就没有人听到他在说什么。
在说另一边,冯隐手里拿着两串冰糖葫芦。
昨天他冷静下来后才开始慢慢后悔,陆白快生了脾气不好也很正常。
想通后天就连夜到京城赶到李家,向李家解除了婚约。然后他才发现李舒琪并不是在李家,而是冯家,而解除婚约事情重大,就飞鸽传书通知李舒琪解除婚约的事。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李舒琪。
冯隐就先走了。
在回来的路上他看见了小贩在买冰糖葫芦,想着他喜欢吃就买了几串。
当他再次踏进梦春楼的时候,被门口的小二告知:“今天早上有一位小姐来找白公子,好像起了什么争执,白公子被推到了,从今天早上疼到现在……”当小二还想继续叙述的时候,冯隐早就不知踪影了。
打开门,一股血腥味冲入鼻孔。
双手脱力,冰糖葫芦落在地下。
当他看见陆白在床上犹如一条离开水的鱼即将濒临死亡,他呆住了,明明这个人昨天才和他吵架的,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为什么今天会变成这个样子。
闹子一瞬间的空白,而后他向陆白快速走过去。
“啊,孩……子,不要,啊,好痛,冯隐你在哪里!”肚子已经痛到他失去理智了,衣服早就被冷汗浸透。
双手无力的在空中晃动。
冯隐走过去抓住他的手。
“我在这里陆白,我在这里。”语气里带着着急。
陆白疼得有些迷糊,可还是听见了冯隐的声音他以为因为太疼了出现了幻想。直到那双温暖的手握住看他,他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冯…隐,不要走…我…啊啊啊…”宫缩频繁让陆白再叫起来,太疼了,痛到想死。
手指尖端触碰到冰凉的液体。
“不、要、哭,我没事,啊~”
他看见那个一直很坚强的男人看了,是为了自己。
一旁的落落早就知道冯隐会来,可是没有想到他一来就哭。
陆白现在的情况已经比之前要好很多了。
“啊,好痛,我…不要…啊啊。”孩子一直在往下走,抵着他的盘骨。
“好痛……啊,呵,啊~孩子不要。”陆白一直摇着头。
“小白,没事的,等你生下孩子,我们就结婚。”冯隐不停亲吻着他的额头。
落落检查了一下宫口,已经可以生了。
“陆公子,可以用力了。”
“你、说的,是真啊…”
“是真的,我爱你,陆白生下我们的孩子好不好。”
“啊,好痛啊…啊,不要……啊~”
手里的被子已经被他揉搓得不成样子。
“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用力,加油,看见孩子的头了,加油。”
他感觉下半身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不要啊啊啊啊~”
“哈,哈,哈,冯隐啊…把我啊啊啊肚子剖啊啊啊吧,我受不了,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
陆白不停摇着头,额头几楼碎发被汗水打湿沾在额头。
“不,小白,你一定可以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的。”
“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孩子不啊啊啊啊啊啊要啊~”
“用力啊。”
“啊啊啊哈,哈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
“啊~”随着最后一声惨叫还子下地了。

烟雨成楼2019-05-11 13:48:00 发布在 十世
大宝下地啦

烟雨成楼2019-05-11 13:50:00 发布在 十世
更新了

烟雨成楼2019-05-11 16:07:00 发布在 十世
可是宫缩并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强烈。
把刚刚出生的宝宝交给小二处理,落落的视线回归到陆白身上,他下半身出血已经很严重了,孩子必须马上生出来。
“啊啊啊啊啊,为啊啊什么还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
“小白,没事的我们还有一个孩子,生下来就没事了。”看到没有看刚刚出生的孩子,他只想让他好好的。
“啊啊我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啊啊啊啊啊了,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冯……隐我,我啊啊啊啊……生不下来啊啊~”
“啊啊啊帮我啊啊啊,冯隐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啊啊~”
陆白用手压着肚子,冯隐马上阻止了。
“小白,别这样,我会陪着你的。”
“用力,如果孩子不出来会有危险的。”落落着急的开口道,下面出血已经很严重了,再这样下去,陆白也会有危险的。
“啊……孩……子不能啊啊啊有啊危险啊啊啊。”听到孩子可能会有危险,陆白更加用力。
突然孩子的一只手从宫口探从,落落看着用力点陆白连忙叫他停下来。
“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用力了,胎位不正。”
冯隐当场急了:“怎么会胎位不正,小白,你们必须救他。”
“哈、嗯哈、哈~”宫缩还在继续。
“现在必须把孩子推回去,然后再把胎位推正。”
“不,我们不要这个孩子了。”
冯隐已经忍不住了,哭的像一个小孩。
陆白勾了勾唇,用手擦干了他的泪。
“小白,我们已经有一个了,我们不要了,好不好,我只想让你好好的。”
那将近透明的脸摇了摇。
“推哈,把!”
“小白,小白。”
经过陆白的同意,落落把小孩的一只手推了回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
落落在他的肚子里上下慢慢推着。
陆白因为疼痛生理泪水涌了上来
“啊啊啊啊啊……孩子……快……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
“可以用力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哈,哈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哈,嗯啊啊啊啊啊,好痛,不要啊~”
“糟糕,陆公子脱力了,把摧产药拿进来。”
“给我吧!”接过小二的药。
“小白,喝下去就好了,我们很快就可以见到我们的宝宝了。”
陆白疼得已经快失去意识了。
冯隐给陆白喂了一口。
“快点喝,他已经脱力了。”落落受不了他们这么磨叽,在一旁说到。
听到落落的话,陆白忍着肚子里的翻涌,一口喝完了。
药效马上就起效了,宫缩回到了之前,不比之前更痛。
“啊啊啊啊啊,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啊~啊啊~不!!下面好像裂开了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
“用力,这个孩子头比较大,只要用力就行了。”
“啊啊哈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
“啊~”
小孩子哭声响起。
陆白也晕了过去,他的下半身依旧在流血。
落落忙了好久,血才止住。
陆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冯隐哄着孩子,看见陆白醒了,把孩子放在他的旁边。
“小白,我们成亲吧。”
陆白有点呆,可是看着冯隐脸上的那一抹红霞,他笑了。
“孩子我都给你生了,你说呢。”
冯隐听到他的回答,把他拥入怀抱。

烟雨成楼2019-05-11 16:08:00 发布在 十世
你们还想看甜的还是虐的

烟雨成楼2019-05-11 16:12:00 发布在 十世
忘了写孩子的性别了,哈哈哈

烟雨成楼2019-05-11 16:13:00 发布在 十世
你们想生多少个

烟雨成楼2019-05-11 17:27:00 发布在 十世
咦格式又错了

烟雨成楼2019-05-12 11:34:00 发布在 十世